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衣服之王:優衣庫掌門人柳井正(簡體書)
  • 衣服之王:優衣庫掌門人柳井正(簡體書)

  • ISBN13:9787515827056
  • 出版社:中華工商聯合出版社
  • 作者:張斌
  • 裝訂/頁數:平裝/239頁
  • 規格:24cm*17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20/04/01
人民幣定價:58元
定  價:NT$348元
優惠價: 87303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講述了柳井正以及優衣庫的成長史,分為十一章,從“懵懂的青春期”“起飛的優衣庫”“夢想照進現實”“蛻變成蝶”“打造優衣庫王朝”“主宰優衣庫”“在挫折中前進”“進退維谷”“梅開二度”“新時代的革命”“中國夢和未來心”幾個方面全面展示了柳井正及其優衣庫令世人矚目的成長過程,多角度剖析了優衣庫獨特的商業模式、企業文化、技術研發與資本運作。

張斌,勝者企業管理集團董事長,勝者愛心教育基金創始人,北京巴黎婚紗攝影集團董事長。他所帶領的團隊累計服務企業5000多家,影響受眾20多萬人次。潛心企業戰略思維實踐,用事實說話,被冠以“中國總裁領導力實戰培訓領袖人物”,被譽為培訓行業的“企業家”。

第一章 懵懂的青春期

從童年說起 / 002

向老爹學習 / 004

正太也有煩惱 / 007

離開父母 / 010

混沌的日子 / 013

接手西裝店 / 016

經商是種快樂 / 019

第二章起飛的優衣庫

興趣在哪裡 / 024

一次新鮮的嘗試 / 027

小插曲 / 029

華麗的誕生 / 032

成功與尷尬齊飛 / 035

兩個問題 / 038

叫我“優衣庫” / 041

第三章夢想照進現實

偷師香港 / 046

發展加盟店 / 048

遇見安本隆晴 / 051

德魯克主義 / 055

三年目標 / 058

認清銀行 / 060

最後的準備 / 063

第四章蛻變成蝶

掙錢才是硬道理 / 068

終於上市啦 / 071

100萬日元的獎勵 / 073

先過質量關 / 075

失敗乃成功之母 / 077

從ABC開始改革 / 081

工作的真諦在於付出 / 084

第五章打造優衣庫王朝

來吧,年輕人 / 088

只有人是不可代替的競爭力 / 091

廣告戰略 / 093

原宿店的奇跡 / 096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 098

經商之道 / 101

第六章主宰優衣庫

輸出“匠計畫” / 106

店長是王道 / 109

終極目標 / 113

雙贏模式 / 116

死板的人先死 / 119

“領頭羊”意味著身先士卒 / 121

優衣庫的半邊天 / 124

第七章在挫折中前進

搖粒絨“負”效應 / 130

倫敦開店 / 133

進軍中國市場 / 136

宏偉藍圖 / 138

多行業試水 / 140

柳井玉塚模式 / 142

第八章 進退維谷

接受預計的失敗 / 148

在中國捲土重來 / 151

沒有任何成果的經營,就是失敗 / 154

優衣庫不是便宜貨 / 156

重掌江山 / 160

新的領導班子 / 162

與東麗合作 / 165

第九章 梅開二度

東京銀座上的綻放 / 170

Heattech色彩奇跡 / 173

打造自選罐裝UT / 175

救世主佐藤可士和 / 178

扭轉紐約的敗局 / 181

失敗的併購 / 183

低價牛仔褲風暴 / 186

第十章 新時代的革命

廣告新戰略 / 192

超國界傳播 / 195

借力娛樂時代 / 197

歐洲理想不死 / 200

吉爾·桑達潮流 / 204

新首富與接班人計畫 / 207

女性內衣的革命 / 211

第十一章 中國夢和未來心

上海只是個開始 / 216

牽手馬雲 / 219

造勢臺灣 / 221

佈局亞洲棋盤 / 223

公益優衣庫 / 226

英語,是一張通行證 / 232

美好的憧憬 / 235

後 記 / 239


[第一章]

懵懂的青春期

從童年說起向老爹學習正太也有煩惱離開父母混沌的日子接手西裝店經商是種快樂

從童年說起

1949年,是二戰結束後的第四年,作為柳井家的四個兄弟姐妹中的長男,柳井正出生在日本山口縣西部地區名叫宇部市的銀天街。那時,銀天街在宇部市屬於首屈一指的繁華商業街,直到柳井正考上早稻田大學去東京之前,18個年頭的人生都是在這裡度過的。

柳井正在報紙的報導中如此回憶他的童年時代:

“我還是個孩子時,日本正逢經濟高速增長期,商業行情也越來越好,商業街也充滿了生機。煤礦周圍有很多性格粗暴的人,出手很大方,但是那個地方偷盜的人也不少,稍微不注意就有客人拿著襯衫和毛衣逃走了。那時候也經常能夠看見店員在後面追小偷的情景。”(《日本經濟新聞》,2006年10月16日)

在柳井正年幼的記憶中,還有那些脖子上掛著募捐箱,邊拉奏手風琴邊抽籤度日的傷殘軍人,那些穿著破爛、無家可歸的人,還有那些門可羅雀的商鋪,對他而言,是一段內心複雜的時代。好在當時每個人都在努力嘗試著讓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每天早晨,城市的每一條街道,都可以看到行色匆匆的上班男女,拎著皮包貫入各個辦公大樓;晚間的電視節目中也早已找不到任何宣傳法西斯思想的橋段了,娛樂節目開始不斷增多。日本的戰敗,讓民眾們終於回歸了理智。

柳井正的父親柳井等便是這樣一個典型。就在柳井正出生的這一年裡,柳井等在山口縣的宇部市創立了男士服裝零售店“小郡商事”,以販賣和定做高級男式西裝為主。

在這之前,柳井等一直在伯父開的西裝店裡做學徒工。在所有活計裡,學徒工是最辛苦且工資最少的一個工種。那些店主們總是打著教學收徒的口號,實則堂而皇之地使用這些廉價勞動力,不論是端茶倒水還是取信送報,這些統統都歸屬於學徒工的工作範疇。所以學徒工想要學到真正的經商門道,可不是一兩天就能夠悟到根本、抓到精髓的。

柳井等深諳此道,所以在學徒的過程中格外用心。很快,那種從傳統的樓道裡一步步走來的西裝店,其所保留的最古老、最傳統且最死板的經營模式在柳井等的腦海中形成了。於是柳井等漸漸生出了自己開店的想法,作為師父和長輩,其伯父自然不會阻礙他的發展。就這樣,柳井等帶著自己從伯父那裡學到的手藝和經營理念自立了門戶,店鋪就開在了臨近車站的商業街上。

當時,為了節省開支,柳井正與家人就擠在店鋪的小閣樓上,他的“房間”只是一個十分狹小的空間。他每天最高興的事情,就是坐在自己的“小房間”裡去看外面的世界,這看起來百般無聊的時光,卻也充滿了樂趣。因為柳井正發現在他家附近陸陸續續開了很多玩具店和書店,沒有哪個孩子不喜歡玩具和動漫書的,柳井正也不例外。

那個時候,柳井正總是望著那些玩具店,眼中充滿了期待。當時全家人的生計都在父親柳井等一個人的身上,再加上西裝店這一行業的特點在於,可能某一個訂單做成了,取得的盈利就足夠全店鋪的人過上一陣好日子。但往往現實情況卻是,總是需要等好久才能迎來一個比較大的訂單。這不是正常的生存之道,但柳井正一家卻只能靠這種模式來維持生計,因此,生活的壓力可想而知。那些琳瑯滿目的玩具,柳井正只有看看的份兒。在他小小的腦袋裡,漸漸衍生出一個想法:長大以後要開一家玩具店,這樣所有的玩具就都是自己的了。

比起玩具,書籍似乎要實惠得多。於是柳井正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書店裡,沉浸在書中那些他未曾接觸過的領域中。時間一長,柳井正和書店的老闆也熟悉了起來。書店的老闆是一個略微有些禿頂的男人。因為和柳井等的西裝店鋪是鄰裡關係,老闆對柳井正就顯得格外寬容。柳井正喜歡漫畫,所以書店每次有新漫畫上市的時候,老闆總是不忘喊柳井正來先過把眼癮。老闆還時不時地把一些過期書刊贈送給他,這讓柳井正感激不盡。

在這個書店老闆的身上,柳井正感受到的不僅是鄰裡之間的和氣,他似乎更看到了自己期望中的父親的影子,父親應該是和藹的,對孩子們也總是充滿了笑容。可這一切也只能是自己的幻想,因為父親柳井等從未對他這樣和藹過,柳井等的教子之道,只有兩個字——嚴厲。

向老爹學習

在日本的家庭教育上,男孩子和女孩子有著明顯的區別。因為家族的產業最終都會由家中的男孩子來繼承,尤其是柳井正作為家裡唯一的男孩,從小父親對他的態度,不是過分的溺愛,而是過分的嚴厲。比如:女孩子們可以自由地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作為男孩子的柳井正就不可以,他必須按照父親的意願去做。

因為自己沒有受過學校的教育,所以柳井等將希望都寄託在了唯一的兒子——柳井正身上,他希望兒子能夠接受教育,並且有一個好的學習成績。但現實卻事與願違,上了小學後的柳井正學習成績並不理想,至少沒有達到父親柳井等對他的期望水準。因此,打罵成了柳井正的“家常便飯”。

為了躲避來自父親的打罵,每天晚上,柳井正總是趕在父親回來前就上床睡覺。即便睡不著,躺在床上數星星,他也不願意面對父親那張嚴厲的臉。

而在眾人的眼中,只要柳井等在場,柳井正總是會溫順得像一隻綿羊。人人都誇柳井等生了一個好兒子,但只有柳井等自己知道,這個兒子究竟是有多麼讓人操心;同時也只有柳井正自己知道,他是究竟有多麼討厭這個父親。

在這樣的教育模式下,柳井正並不會、也不敢做出什麼出軌的事情來。同樣的道理,他想要獲得區別於常人的成功也是很困難的事情。但好在,在父親的嚴加管教之下,柳井正順利地考上了初中。到了初中,但凡涉及家長、學校和孩子三者面談的情況時,無論多忙,父親柳井等都是親自出席,即使是家訪,也完全是由父親出面接待。

這個時候的日本,在經濟上得到了美國的大力援助。隨著大批資金的湧入和西方商業思想的灌輸,日本開始走上一條通往現代市場經濟的高速路。在大城市裡,高樓大廈遍地而起,人們早出晚歸,出沒於各個高檔寫字樓之間。當市場經濟漸趨成熟之時,銀行業和證券業成為最有吸引力的行業。人們爭先恐後地想要在這兩個充滿挑戰性的行業中謀得一席之地。而在日本,從事銀行業和證券業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每位員工都必須身著西裝,以此給客戶留下足夠的信任度。為此,身處金融、證券等相關行業的員工們,開始在城市內外的大街小巷搜尋上好的西裝店。

快節奏的生活,讓人們已經不能滿足買一件西裝要等上十多天甚至一個月的時間了。如果自己能夠讓人們立刻穿上新的西裝離開,那麼無疑會為忙碌的人們節省下不少的時間。柳井等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於是他將傳統的西裝定制店變成了西裝成衣銷售店,並起名為“小郡商事”。

雖然賣的東西還是西裝,但是在經營理念上卻有了天壤之別,已經從手工作坊走上了商業發展的道路。但任何形式的創業都不是簡單的事情。有人曾經戲謔地說,成功者在艱辛地爬上了大樓後,他總是會先撤掉自己的梯子,然後向樓下的崇拜者們大喊:“飛上來吧,你看我就是這麼做的!”在柳井等沒有經歷過失敗之前,的確小看了“經商”這個問題。

告別了傳統的西裝店,就意味著柳井等放棄了自己一度堅守的、賴以生存的思維模式,開始真正去接觸以販賣為主的經商思維。這種巨大的轉變,最初讓已經不再年輕的柳井等苦惱不已。面對紛繁複雜的競爭環境,柳井等自以為“滿腹經綸”,但終究經不住市場的真正考驗。其實在柳井等這麼多年的學徒生涯中,他只學會兩個詞,那便是情理和道義。他不懂得應該如何去經營自己的生意,更不懂得在做任何買賣之前都要先樹立起自己的經商理念。不同的理念代表著不同的企業文化,沒有理念的經營,如同行屍走肉。

因為不再是定制的西裝,意味著每件西裝都是沒有主人的,柳井等每天最焦慮的一件事情,就是西裝會賣不出去,如果賣不出去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沒辦法生活。所以那時候,柳井正聽父親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沒人買我們的衣服,我們就會餓死。”這種危機感深深地影響到了柳井正,幾乎成為他身上的烙印。

為了能夠儘快從這種困境中走出來,柳井等幾乎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回到家後,與妻子談論的話題也無非是 “今天賣出去了多少件”“今天沒開張呀”,從當天的生意到應繳納的稅金,總也離不開經營。在少年柳井正的心中,一個商人的形象就這樣呼之欲出了。

雖然柳井等這一步“棋”走得有些艱難,但這總比一輩子像上一代人那樣固守不合時宜的經營模式要積極、奏效得多。作為這一過程的見證者,柳井正從那個時候就明白了一個道理——經商的能力不是從店鋪中學來的,只有真正地去接觸市場,去靠自己大量的實踐經驗,才能最終摸到自己的經商門道。

對於晚輩而言,沒有什麼比“言傳身教”來得更加實在和有用。柳井正對他父親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這些失敗的經歷。這讓柳井正意識到,一個經商者首先應該有一顆具備商業思考模式的大腦。如果經商者始終站在自家店鋪的門檻之上,就永遠無法摸清時代變化的脈搏。

不管父親的經商過程艱辛與否,潛移默化地,都對柳井正發揮著啟蒙的作用。如果沒有受到父親的影響,今天的柳井正不一定能夠走上經商這條道路,並且走得如此輝煌。父親的這些經歷成為無數在成長中不斷回憶和體味的片段,最終繪成柳井正心中的一個標桿,時刻提醒著奔跑中的自己,不僅是抵達,更是不斷地超越!

正太也有煩惱

當西裝店的生意開始有了起色後,柳井等雇了幾個打雜的學徒夥計。每天早中晚飯的時候,大家都會坐在一起吃。當時店鋪裡通行的準則是在吃飯的時候不允許說話,如果不快點把自己的飯吃完,就必定會被責駡。

所以每一次吃飯,柳井正都感覺像是要逼自己上刑場一樣,可惜柳井等似乎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對於父親的苛刻,柳井正起初並不能理解。他更不能理解父親總是對他說的那句話:“要做第一名,不管是在什麼方面,只要給我拿回第一名就行!”

這句話在已經是個中學生的柳井正聽來十分刺耳。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孩子了,而是一個有思想的少年,他也有著自己的夢想,可現實是他總是被父親掌控在手中,這讓柳井正十分不快,甚至產生了逆反的心理。

這種心理最具體的表現,就是學習成績的下降。在一次考試中,柳井正考出了全班倒數第五的成績,他不敢將試卷拿回家,就拿著試卷滿大街轉悠,並故意將試卷弄丟了。原本以為可以這樣躲過一劫的柳井正為此高興不已,卻沒有想到,有人撿到了他的試卷,並交還到了老師的手中。這一次,柳井正不僅遭到了父親的責駡,老師也狠狠地批評了他。

此時父親對柳井正而言,更像是一個敵人,而不是親人。他在自我臆想中把父親看成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不服氣的柳井正信誓旦旦地說,自己一定要做出一項值得驕傲的事情來,讓父親從此對自己另眼相看。

在他看來,父親是因為不喜歡自己才會用如此苛刻的要求來對待自己。於是,柳井正開始認真學習起來,幸運的是他遇到了一個不錯的老師,不但對柳井正進行了特殊的關照,每次在考試前,還會專門給他補習功課。在老師的幫助下,柳井正的學習成績終於過了及格線。從來沒有表揚過他的父親,此時破天荒地對他說了一個“好”字。

儘管這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表揚,但對柳井正來說,這一個“好”字就抵得過千千萬萬。他得到了父親的承認,這成為年幼的柳井正敢於正面生存、面對一切的最大動力。

同時,柳井正的人生也在悄悄進行著轉變。隨著服裝店日益走上正軌,柳井等已經不滿足於在服裝店上的“小打小鬧”了。他做了這輩子最大的一次冒險——涉足建築行業。實際上這樣的選擇與柳井等的哥哥柳井政雄密切相關。他在二戰前就混跡於社會,戰後搖身一變成為企業家,後來又從宇部市議會議員升到了山口縣議會議員,是當地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柳井等能夠把那些閒散的社會年輕人組織起來而建立的土木建築公司都與哥哥有著直接關係。

西裝店的經營雖沒有掙到足夠豐盈的鈔票,也算是站穩了商業腳跟。此時,柳井等又悄悄地把目光瞄向了建築業。這是兩個幾乎不相關聯的行業,隔行如隔山,他究竟能不能做好這一完全沒有涉足過的行業,最初就充滿了疑問。然而,柳井等依舊選擇了冒進一把。

這個時候,柳井正已經讀到了高中。柳井等也步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在人生的中年還敢於選擇冒險一搏,著實需要無比的勇氣。日後的柳井正,在將優衣庫發展到如日中天之時,也敢於向蔬菜行業小試身手,和其父親當下的所作所為極為相似。

柳井正的的高中很理想,是宇部高中,接到通知書時,父親簡單地誇了一句。而高一學習不久,柳井等聽說兒子因為參加足球部而成績下降時,極為惱火。他找到柳井正,下達了明天讓他從足球部退出來的簡短命令,柳井正哭著鼻子毫無二話地去執行。

難得的是,誰也沒有預料到,柳井等在建築行業竟然做得風生水起,甚至比西裝店的生意紅火得多。這麼一來,柳井等就變得異常忙碌,無暇兼顧多項生意。在日本,人們把這樣的公司稱之為“土建公司”。為了能有更好的生意,在柳井等的日程簿上少不了迎來送往的應酬。讓柳井正印象最深的是,這段日子中他幾乎很少見到父親。每個夜晚,還沒聽到父親回來的腳步聲,柳井正已然沉沉地睡去。而第二天一覺醒來之時,父親早就出門工作去了。

做建築業,不同於自給自足的西裝店經營那般清閒。但既然開了建築公司,不論有多少困難,都得硬著頭皮頂上去。從不斷開會、不厭其煩地商討方案到最後決策,這樣的經商方式一改柳井等受到的傳統思維灌輸下的經營理念,取而代之幾乎成為他生活的全部內容。柳井正自然懂得父親的艱辛。有一次,他無意中聽到父親說:“如果我早一點從事建築行業的話,說不定就能比現在的西裝店還要辦得成功呢!”這句話在現在品味起來,似乎正是柳井等對傳統經營模式的一種自省。

做夢,就要做大一點!

從事行業的改變,使柳井等完全改變了行事風格。因為整天需要和政客們以及各個公司的老闆打交道,柳井等逐漸養成了寵辱不驚的性格。任何事情到了他的手中,他皆能夠從容不迫地處理,直到呈現出最完美的狀態為止。這一點,對日後柳井正經營優衣庫的影響非常大。

正處於青春期的柳井正能在正常作息時間內見到父親一面,的確顯得彌足珍貴。在員工面前,柳井等是一個好老闆。但在兒子面前,他則是一位嚴父。柳井等對柳井正的要求極為苛刻,每一件事情都要求到近乎完美的地步,也許,這正是一個傳統日本男性身為父親,對兒子本能的一種教育要求吧。柳井正青春期的反抗情緒也因此而滋生,只是他還不敢在父親面前耍脾氣。

雖然柳井正並沒有抱怨父親什麼,只是在他逐漸成長的青春期中,對父親的嚴加管教產生了更深層次的反感。他覺得,父親管得越嚴,就讓他感覺自己越像是個循規蹈矩的傻子。那時的柳井正,在父親的身上看到的只有艱辛,卻沒有他渴望看到的成功。因為柳井等嚴厲的教育模式,讓柳井正總是產生抵觸情緒。他不敢將這種情緒在父親的面前表達出來,可由此而形成的叛逆性格卻足足影響了柳井正一生。

離開父母

因為建築公司在業績上有了很大的發展,柳井等的野心也膨脹了起來。他還順勢投資了茶樓和電影院,這讓年少的柳井正多少獲得了些許的自由。這一時期,柳井等的人生和事業雙雙進入最輝煌的時期。這個家族,在當地已經成為人們羨慕的物件。

柳井正也堂而皇之地步入了富二代的行列中。做個富二代,柳井正或許並沒有產生過這樣的意識,但大海的潮流已經把他推到了最前沿。這一切根本由不得他去抗拒,並在不知不覺中已然變成了現實。

人有錢了,思維似乎就會顯得大膽。下海經商這麼多年,柳井等成功的經驗確實累積了不少。但不論是西裝店還是建築業,永遠都和傳統商業分不開。此時,柳井等卻突然對時尚前衛的東西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也想在時尚界試試身手。以自己豐富的經驗和足夠的資金作為支撐,柳井等大膽地開了一家時尚物品店。

這種做法不但冒險,更是冒進。可對柳井等來說,這件事情的意義完全不一樣。柳井等已經積累起足夠的資本來讓自己“瘋玩”一把。他只是在玩,賠了賺了都不用放在心上,自己高興才是硬道理。

做父親的高興了,當然也沒有忘記寶貝兒子。

一向被嚴厲管教的柳井正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迎來這麼歡快的一天。他被父親當成了免費的試衣模特,只要有新服裝進貨,柳井正一定是第一個穿上街的人。正處於花樣年華的柳井正,這一次著著實實在同學們面前風光了一把。時尚前衛的襯衫搭配最新潮的運動鞋,這款酷到可以引領潮流的裝扮讓柳井正都不敢相信是父親的贈予。在他的印象中,每當上學的時候,父親總要板著臉看自己的校服是不是沒有穿好,哪怕衣服上有一個褶皺都會引來冷嘲熱諷。現在能夠穿著便裝去上學,尤其是從父親的手中接過來的新潮服飾,柳井正覺得這簡直像做夢一樣。

這也是父親對柳井正恩賜般的驕縱。和日本的傳統理念相符,柳井等雖然對兒子異常嚴格,但他還是要讓兒子來繼承自己的這一份家業。否則,他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店鋪該給誰呢?在柳井等看來,子承父業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儘管柳井正從沒想過要繼承父親的家業,可是這一種傳統觀念也開始潛移默化地深植在他的腦海中。

在這種理念的誘導下,柳井正根本就沒有為自己的未來想過。但是當所有的同學都在討論自己該考哪所大學時,柳井正也開始重視起這個問題來。他的理想是考上早稻田大學,為此在高三的那一年,柳井正像完全變了一個人,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學習當中。他的目標很明確,一定要考上早稻田大學,否則就重新再讀一遍。但是柳井等絕對無法接受兒子成為落榜生,因為柳井正先後報考了上智大學、早稻田大學和慶應大學。結果大大出乎柳井等的意外,柳井正同時考上了這三所大學。最後,他如願以償地進入了早稻田大學的政治經濟部。

考上大學,就意味著要離開父母了,雖然平時對父親的種種管教心有不甘,但真正到了離別之時,心中的那種複雜情緒化作了百般的哽咽。看著父母親遠去的身影,他縱有多少離別之情,也只得強壓在胸口裡,告訴自己像個真正的男人,不能掉下眼淚。

不過,離家的心酸之情很快就被東京的斑斕色彩所取代。柳井正對東京的迷戀,漸漸超過了他對故鄉的留戀。東京是個大城市,對柳井正來說,這裡完全是一個陌生且充滿了各種新奇的世界。年輕人對各種誘惑總是心馳神往,而東京這座城市裡面充滿的不只是誘惑。這個時期的東京,早就已經擺脫了戰時的灰色,完全變成了國際大都市。

雖然進了大學,但這一時期東京城中的各個大學正在興起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這段日子,誰去上課,才真正是讓人覺得稀罕的事情,有的大學甚至被人為地封閉了長達一年多的時間。柳井正突然覺得,在東京繁華的表像下面湧動的,是根本就和自己格格不入的暗流。他來這裡雖不是立志要學出個多大的名堂,但也絕對不是把年少青春耗費在毫無意義的學生運動上的。更何況,柳井正天生喜好偏屬於個人的情趣嗜好,又怎麼適應得了這些猛烈的暴力運動呢?

如火如荼的學生運動愈發激烈,柳井正越發感覺無所適從,他四處為自己所謂的大學生活尋找排遣。電影院、咖啡廳、遊戲廳,都成了柳井正經常光顧的地方,有時候,他還會去搓上兩圈麻將。大二那年,柳井正萌生出了“環遊世界”的想法,當他把這個想法透露給父親時,柳井等居然想都不想就答應了,還立即給他提供了200萬日元的巨額資金支持。有了父親的資金援助,柳井正先後去了北美、歐洲,以及埃及、印度等國家。

此次旅行讓柳井正不虛此行,他看到深受拜金主義毒害的美國人的貪婪與墮落,但同時也領略了正值嬉皮運動,反抗社會體制的部分美國年輕人的積極力量。他厭惡洛杉磯沒有歷史感的人文與建築,但喜歡保留了寧靜與古老街道的紐約。

他看到了過於成熟而缺乏朝氣的歐洲,看到了尚未國際化的法國還對日本人保持著冷淡,看到了全世界的那些努力工作的人,正在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打拼。

旅行大大拓寬了柳井正的眼界,在任何一個國家,人們都是靠著工作去換取相應的報酬,這個不分國家,不分信仰,全部如此。繞了一圈回到東京後,柳井正深深地意識到,想要在華麗的東京站穩腳跟,沒有幾分能耐根本無從談起。這裡是日本各地年輕人的逐夢天堂,大家如潮水般湧來湧去,為這座城市不斷注入新鮮活力的同時,也讓妄想不勞而獲之徒淘汰而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