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這世界全部的漂亮(簡體書)
  • 這世界全部的漂亮(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48422
  •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作者:默默安然
  • 裝訂/頁數:平裝/282頁
  • 規格:24cm*17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20/06/01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87235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異國機場的免稅店裡,他們錯拿了彼此的手機,初見時的第一眼,她好似五彩斑斕的世界裡一抹純淨的白,帶著輕微得如同幻覺的花香,悄然綻放於鐘聞心上。

氣氛微醺的深夜酒吧,歌手Amber熟練地掌控著麥架,一身黑色朋克裝,聲音清淡慵懶,猶如能夠狙擊人心的暗夜精靈。擦身而過的一瞬間,鐘聞卻聞到了她身上同樣的香氣。


於陳覓雙而言,她將夜晚時放縱自我的Amber活成了一場夢,一個秘密,一個不存在的影子。天亮之後,她依然是那個冷靜自律,禮貌而疏離地對待每一個人的陳覓雙。

突如其來的鐘聞,揭開了她從未被認出的面具,讓她的人生開始充滿不確定。

讓她驚慌失措,更讓她悸動不已。


如果命運真的存在,那麼一切的機緣巧合,或許都是為了讓他們相愛。

她終於在這個不甚完美的世界,攏住了一點漂亮的光。


默默安然,天津作協正式會員。生日處於摩羯座的最後一天,兼有水瓶座的特質,時而有跳脫的火花閃現。將寫作視為與世界接觸和向世界訴說的窗口,永遠相信文字的力量,相信美,相信愛,相信自己。堅持寫作近十年,常年在《花火》《愛格》等期刊穩定供稿,短篇常被各刊物轉載和集結成冊。

長篇代表作有《只留舊夢守空城》《以“聲”相許》《天生寵愛》等。


Chapter1 風和日麗

Chapter2 無人區玫瑰

Chapter3 華氏溫度

Chapter4 夏木之夢

Chapter5 燃燒的城市

Chapter6 恒河約定

Chapter7 尼羅河花園

Chapter8 一千零一夜

Chapter9 玻璃紙之夜

Chapter10 雨後當歸

Chapter11 事後清晨

Chapter12 致命溫柔

Chapter13 奢靡之光

Chapter14 今夜或不再

Chapter15 海角心痛

Chapter16 像你的人

Chapter17 愛之聖器


在巴黎待了三天,幾乎去了所有知名建筑“打卡”之後,鐘聞一行人準備起程去南法,第一站是尼斯。因為對路況估計不準,到達巴黎奧利機場時距離登機時間就剩半個多小時了,包括鐘聞在內的幾個男生只想找地方癱一癱,女生卻爭分奪秒地要進免稅店。

“喂!你們差不多就行了啊!免稅店哪裡都有,你們不能走一路買一路啊!”鐘聞雙手揣著兜,無所事事地看著機場的塗鴉壁畫,兒童畫一樣略帶扭曲的筆觸畫出了機場的分布與動態,不遠處的化妝品店裡,紀小雨拿籃子買東西,他忍不住提醒,“再說了,要買也回程再買,背著多重啊!”

“你別廢話了,快過來幫我排隊!”

對購物上頭的女生實在聽不進去勸,紀小雨拼命朝鐘聞招手,他翻了個白眼,還是拖著懶散的步子走了過去,剩下的男生發出鄙視的嗤笑。

這次來法國旅行的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大多是大學同學,只是不見得同專業同級,其中像鐘聞一樣已經畢業的占大多數,也不知是誰組的局。反正鐘聞是被紀小雨忽悠來的,認識的人中不乏認為他和紀小雨是一對的,他也懶得解釋什麼。只要他和紀小雨心裡清楚他們只是“兄弟”就成,平日裡就是互相嫌棄,說話沒好氣。不過該幫的忙鐘聞還是會幫的,謙讓女生,助人為樂嘛,這是他的美好品德。

“別買了!你的信用卡還分著期呢!”從紀小雨手裡接過籃子,鐘聞也不清楚這堆東西價值幾何,但想來總不會很便宜。

“你怎麼比我媽還?唆……知道啦,知道啦,你先去排隊,我去找瓶香水就過去。”

“你在這兒買什麼香水啊!我們之後不是要去格拉斯和普羅旺斯嗎,那邊有的是香水,還便宜!”

紀小雨用嘴撕著指甲上的毛刺,嘟囔著:“是啊……”

“小雨,小雨……”

有女生在後面的貨架旁邊召喚她,她忙不迭地跑過去,對鐘聞擺手,說:“快去吧,我們馬上來!”

鐘聞無奈,只得提著籃子去排隊,結賬的隊伍也不算太長,但速度有點慢,他向來討厭等待,不停按亮手機屏幕看時間。好不容易等到紀小雨和其他女生回來,鐘聞對紀小雨使了個眼色,徑直繞到了第一順位的面前。那是個白人女士,四十多歲,鐘聞用蹩腳的英文手舞足蹈地說:“這位美麗的女士,我和朋友快要誤機了,能不能讓我們先結一下?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拜托了。”

他長著一雙puppy eyes(小狗眼睛),平時就水汪汪的,裝起可憐來更是不得了,加上他那對哪怕不笑稍稍繃勁就會顯出來的酒窩,讓他一直都是“長輩殺手”。果不其然,對方非常友善地讓出了位置,鐘聞甜甜地說:“謝謝姐姐。”

紀小雨努力控制著自己翻白眼的衝動,心說:姐姐?明明比你媽媽小不了幾歲吧!

但多虧了鐘聞的“美男計”,他成功卡到了最前面。正在結賬的是一個亞洲美女,頭發是現在已經很少見的“黑長直”,中分,秀發垂在兩側,又因為低著頭,臉被擋了個七七八八,不過鐘聞還是對她挺翹的鼻子記憶深刻。等待期間,鐘聞將籃子放在柜臺邊緣借力,手機也隨手倒扣在了柜臺上,女生結完賬之後往旁邊挪了挪,給他空出了位置,他就把籃子蹭到了中間,下意識地把手機放在了自己的右手邊,這是習慣。

等他們結完賬,其他旅客都已經登機了,他們一路小跑著上了飛機,落座後就差不多該關艙門了。鐘聞這才算松了口氣,想給紀小雨發條信息,警告她以後如果再這樣,就幹脆讓她自己改簽下一班,結果手機提示他指紋識別不正確。

鐘聞愣了愣,並沒有急著試,因為他已經發現手機桌面是一張非常古典的插花圖,顯然不是他的手機。但跟他的手機型號、顏色是一樣的,也都沒套保護殼,不過仔細看,這個比他那個用得精心,他記憶裡的幾處劃痕和磕癟都沒有了。

他仔細回想了可能和別人拿錯手機的場合,就只有剛剛在免稅店裡,雖然他當時沒有注意那個女生有沒有把手機放在柜臺上,但思來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當時兩個手機離得近,女生順手拿了他的。

這可怎麼辦啊……飛機開始滑行,肯定是回不去了,再說人海茫茫,他到底要去哪兒找那個女生?鐘聞又試了兩次密碼,當然是沒成功,最後無奈地關了機,把手機扔回了口袋。

他的手機裡倒是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也用了一年多,大不了換一個。但不知道這個女生的手機裡有沒有要緊的東西,要是能換回來就好了。鐘聞下意識抬手蹭了蹭鼻子,突然聞到一絲輕微得如同幻覺的味道。

他仔細聞了聞自己的手指,確實有一種香味在,具體是什麼味道說不上來,但應該是植物的味道,發甜的花香裡混著草木的清新。雖然他能聞出來,但其實這味道對其他人來說根本就淡得不存在。鐘聞又掏出手機,湊近聞了聞,味道果然來源於手機。

應該沒人會往手機上噴香水,再說這味道也過於清幽了,想來是日常沾染到的氣息。鐘聞又想起那個女生閃閃發光的黑發,以及一身淺色的套裝,香味在他大腦的嗅覺中樞裡飄來蕩去,竟然令他覺得愉悅,丟失手機的喪氣也頓時煙消云散了。


然而同樣在飛機上的陳覓雙可沒有鐘聞那麼心大,自從發現拿錯了手機,她就陷進了無盡的焦慮中。她的時間很緊,回到尼斯就要和一家酒店的宴會負責人見面,談宴會花藝設計的合同,而且對方不是總有時間,不然她也不會前一天還在巴黎做婚禮現場,後一天就飛回來。這種時候丟手機簡直不能再糟了,萬一對方打她的電話打不通,很可能就去找別人了。

合同成不成不要緊,但陳覓雙不想因為這點事影響自己的信譽。更重要的是,她討厭不確定因素,討厭事情脫離掌控。

這個手機的桌面是一件球衣,陳覓雙對此一竅不通,只能猜測是個男生的。她隱約記得當時在免稅店,旁邊有個年輕的亞洲男孩,但她沒有特別留意。手機的語言系統是中文,印證了她的猜測,可她反而更擔憂了,萬一對方是要回國,怕是聯系不上了。

陳覓雙並不知道,此刻她的手機就在她身後十步以內。她和鐘聞在同一架飛往尼斯的飛機上,他們之間的距離僅僅是商務艙和經濟艙之間的距離。可惜的是,無論是下飛機還是拿行李,他們都沒有看到對方。

下了飛機,鐘聞一行人打車去酒店,一輛車坐不開,就連攔了兩輛,七手八腳地把行李往後備廂裡塞。他們中大多數人出國經歷有限,又基本不會法語,初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舉手投足都帶著莫名的緊張急切,生怕自己動作慢了招人煩。然而就在鐘聞已經坐進出租車後座,馬上就要關門時,他口袋裡下飛機後重新開機的手機響了。

他驚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打著稍等的手勢,站到了車外。

飛機停穩後,鐘聞就打開了手機,怕機主聯系,只是他沒想到會這麼快。他接起電話,一時組織不好語言,連用什麼語種都茫然,最後只好傻乎乎地說了聲:“Hello(你好)?”

“你好,我是你手裡手機的主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手機也在我這裡。”陳覓雙下飛機後找工作人員借了電話,打給自己的手機。接起來之後對方的發音讓她一聽就知道自己找對人了,幹脆直接講了中文。

“噢噢噢!”也不知是因為找到了自己的手機,還是因為聽到對方說中文,反正鐘聞突然就激動起來,“你在哪裡呀?”

“我現在在尼斯的蔚藍海岸機場。”

“哎?真的假的啊?”

陳覓雙心說這人說話語氣詞怎麼這麼多,我騙你這個有什麼意義:“真的,你在哪兒?”

“我也在這個機場啊,我在T2出口的出租車點,你來找我吧。”

這對陳覓雙來說倒是意外之喜,她趕緊就往出口跑。鐘聞對催個不停的紀小雨擺手說:“這樣,你們先走,我一會兒過去找你們。”

紀小雨有點不放心:“要不我留下陪你吧?”

“不用,不用!快走吧!”他甩上車門,彎腰對司機說,“抱歉,出發吧。”

出租車剛剛開走,鐘聞就看見眼熟的“黑長直”朝自己走來。那女生實在太顯眼,明明是最簡單的打扮,卻能在機場外形形色色的人中脫穎而出,讓人一眼就注意到。她就好像是五彩斑斕的世界裡一抹純凈的白,反而矚目,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雖然矯情一些,但鐘聞還是想到了——氣質卓然。

“這裡!”鐘聞抬起手臂擺了擺,露出了標志性的燦爛笑容。

陳覓雙估摸不出他的年紀,總之肯定比自己小就是了,看著像是國產青春片裡白凈清瘦的男主角。對於比自己小的人,陳覓雙一向都是當孩子看待,態度更加溫和,卻也更加敷衍。她按亮手機屏幕給鐘聞看:“是你的吧?”

“是我的。”鐘聞也和她一樣按亮了屏幕。

“抱歉,應該是我拿錯了。”

“沒關係,‘機緣巧合’的‘緣’是緣分的意思啊。”鐘聞作勢要把手機還回去,卻又猛地抽回了手,“對了,你叫什麼?萬一我還錯了人,也得留個底啊。”

“我叫陳覓雙。”陳覓雙勉強笑笑,她知道男孩在耍滑頭,卻也沒有當回事,只是急著交換了手機。風從他倆中間穿過,鐘聞再度聞到了那股香味,這次更加清晰。他這才確定這味道來自陳覓雙身上,應該不是香水,而是原始的花香,只是他對植物沒有研究。從陳覓雙身上發散出來的香味,比手機上沾染的更明顯,也更甜一點,不過其他人應該還是很難注意到。

“我還有事,先走了,謝謝。”

拿到自己的手機後,陳覓雙立刻打算轉身離開。電光石火間,鐘聞做了一個決定,他唐突地按住了陳覓雙的行李箱:“等一下!”

陳覓雙轉回頭,有些意外地揚了揚眉,但表情仍舊很冷。

“我好像有一張便箋黏在你手機上了,給我看一眼。”

這是個蹩腳的謊言,但一時間鐘聞只能想到這種,陳覓雙舉起手機,來回翻看:“沒有啊……”

就在這時,鐘聞一把將手機從她手裡奪下,順帶揪住了她的手指,另一只手順勢掏出了剛剛在口袋裡偷偷摘下筆帽的中性筆,直接就在陳覓雙的手心上寫起了字。

陳覓雙被嚇了一跳,條件反射般地抽手,掌心立刻被畫上了很長一道黑色印記。但鐘聞沒放開,仍然繼續寫,她頃刻間也冷靜了下來,因為她看出了那是串電話號碼。

鐘聞在陳覓雙的掌心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和名字,才心滿意足地將筆帽扣出清脆的“啪”的一聲,狡黠地笑著說:“我叫鐘聞。我要在南法待好幾天,有空打給我。”

精力旺盛的年輕人啊……陳覓雙在心裡嘆了口氣,什麼都沒說,轉身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鐘聞一直望著她的背影消失,才打車去和伙伴們會合。

他何嘗不知陳覓雙聯絡他的概率幾乎為零,可是他很希望能再見到她,為了這點希望,他總得做點什麼。他一向是這種性格,想到就去做,就算注定失敗也要爭取一下,反正又不要錢。

就算要錢,鐘聞也舍得為了一個衝動千金散盡,他就是這樣的人,他喜歡這樣的自己。

但走遠了的陳覓雙只是著急忙慌地從背包裡翻出濕巾,把手仔細擦了一遍,又去使勁蹭中性筆的印記,硬是擦得不太能看出來才踏實。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