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我有一座恐怖屋03:怪談協會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三星新場景終於迎來挑戰者,
對於專程前來「參訪」的鬼屋同行們,
作為東道主,陳歌當然要熱情招待。
連熟悉的輕蔑也勾起陳老闆懷念的回憶──
他就喜歡這麼大膽的遊客!

什麼樣的人會和窮凶極惡的病患扯上關係?
第三病棟十號病房場景裡發現的奇怪傳單,
那所謂的怪談協會竟用血紅大門當標誌,
與血門有關的事陳歌都不敢輕忽,
只是連他也沒想到,這個詭異的神祕協會,
竟就藏身在他曾到訪的大樓裡!

凌晨才能前往、不存在的二十四樓,
十名神祕成員黑袍罩身、面具遮臉,
參加者講述親身經歷的怪談,等待評判。
混在四名「新人」中,等著陳歌的,
是成功通過考驗,還是淪為盤中晚餐?
答案,即將揭曉。

數名危險的病患依然在逃,
十號房場景裡卻驚現奇怪傳單!
用血門當作宣傳的「怪談協會」,
與第三病棟究竟有何關聯?
我會修空調,真名高鼎文,憑藉本書獲得二○一八年起點新人王,其創作風格獨樹一幟,極具想像力,擅長描繪荒誕場景,烘托驚悚懸疑氛圍,同時又不失人性的溫暖,兼顧搞笑和驚悚,帶給人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
第三部:怪談協會
走在黑夜中,
我就是這座城市最恐怖的怪談。

第一章
恐怖屋門口,一人一貓大眼瞪著小眼。
任陳歌喊破嗓子,白貓也不願意下來,僵持了幾分鐘,陳歌也不強求了。
「這貓還真有靈性,中午吃飯的時候就自己跑過來了,剛才一看在收拾背包,立馬往外竄。」望著大樹,陳歌有點無奈,背著包離開了樂園。
搭計程車來到芳華苑社區,此時天色已黑,進入社區的人很少。
「上次來的時候忘了跟高醫生打聽,這座社區修建的時間不算短,也不知道裡面有沒有發生過什麼異常的事情。」陳歌在手機裡找到警方給的資料,上面只提到了二號房病人最後一次出現是在芳華苑社區,並沒有透露那人的具體地址。「這就不好辦了,警方用編號代替每一個病人,我連她名字都不知道,只憑一張照片很難有所進展。」
芳華苑在九江屬於中檔偏高的社區,前半部分是六棟老樓,樓層都比較低。後面還有三棟新蓋的高樓,每一棟都超過了二十層,當初王欣一家就住在後面新蓋的高樓裡。
「還是問一下保全吧。」他來這裡主要是為了完成磁帶厲鬼的心願,將其雇傭為恐怖屋員工,這也是今夜的首要任務;不過既然來了,他也會順便調查一下第三病棟二號房的病人。
來到警衛室旁邊,陳歌打開手機,找到警方資料裡附帶的那張照片:「請問一下,這個女人你們有沒有印象?」
二號房的病人,五官單個拿出來都可以說很完美,拼合在一起卻總感覺怪怪的。
保全不僅沒有回答陳歌的問題,反而很警惕的盯著他,那感覺就好像是發現了可疑人士一樣:「你不是社區裡的住戶吧?」
「不是。」陳歌如實回答。
「那我們就沒有必要回答你的問題了。」保全從屋子裡走出:「如果這個人是我們社區的,我們不會洩露住戶資訊;如果她不是,我肯定也不知道有關她的資訊。」
陳歌被這保全說得一愣,對方有點不按套路出牌。
「小顧,不要惹事。」屋子裡還有一個六十多歲的保全,他剛脫下制服,換上了便裝,笑呵呵的走出警衛室:「年輕人火氣盛,今天因為一點小事,他剛被訓了一頓,心情不太好。」
「我心情好得很,老王你趕緊下班吧,這交給我就行。」年輕保全不耐煩的說道。
「交給你,我怕你明天還要挨訓,你小子真是記吃不記打,每次跟人說話都那麼衝。」老王搖頭嘆息:「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們就是保全。多點頭,少說話,不管人家說得對還是錯,都不要去隨便評價。」
「沒事,我倒是挺欣賞他這種性格的,耿直,不做作。」陳歌趕緊開口,他是真覺得這個年輕保全挺有意思的:「這位怎麼稱呼?」
「顧飛宇,你叫他小顧就行,他是我們這的夜班保全,膽子大,人很好,就是說話不過腦子。」看得出來,老王其實很維護顧飛宇。
「夜班保全?是晚上也要在社區裡巡邏嗎?」陳歌的注意點根本沒在顧飛宇這個人身上,他慢慢將話題朝其他方面引。
「我們保全要全天二十四小時保護業主的安全。」老王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對了,你剛才是想要找人嗎?跟我說名字,我在這幹了十年,大部分住戶都認識。」
「名字我也不知道,不過我這裡有一張她的照片。」陳歌點開圖片,將自己手機遞了過去。
「有照片那就更好辦了。」老王接過手機,低頭向下看去,在視線移動到螢幕上的一剎那,臉上血色全無,差點把陳歌的手機摔到地上。
「你認識她?」陳歌向前走了一步。
老王把手機塞給陳歌,似乎那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這個女人很重要,她涉及到許多事情。」陳歌在考慮要不要借助李隊的名頭。
「又是這個女人?員警昨天來問過。」顧飛宇是個直腸子,想都沒有想直接說了出來。
「那你們是怎麼跟員警說的?」陳歌更加的好奇了。
老王伸手攔住顧飛宇,眼神複雜:「這女人是個瘋子,昨天員警來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說過了。」
「瘋子?」陳歌站在老王身前:「我看你剛才反應那麼大,應該對這個女人印象很深。」
「其實也沒什麼。」老王這人處事圓滑老道,說話總是留一半:「那個女的姓白,不過我一直懷疑她的身分證是偽造的,照片裡的人跟她本人完全不一樣。」老王眼底藏著一絲畏懼:「我之所以對她印象比較深,是因為在兩、三年前,她剛搬到芳華苑的時候老是被人投訴,她的鄰居說她房間裡總有異味傳出,一到晚上還有激烈的爭吵聲。」
「只有這些嗎?」
「一開始的時候還好,物業找到女人,雙方溝通過以後,女人也承認自己做得不對,不僅賠禮道歉,還主動給出經濟賠償,態度非常好。」
「這也看不出她是瘋子啊?」陳歌在心裡整理線索,女人是四年前從第三病棟出來的,三年前搬到了芳華苑社區,兩年前在這裡失蹤。
「大概過了兩三個月,她住的那棟樓裡出現了鬧鬼的傳聞,有人說在午夜十二點以後,看見樓道裡有白色的影子。還有住戶說,他們在深更半夜聽見自家門外面傳來撓門聲,還有很低很低的女人的聲音,問什麼家裡有沒有人啊?沒有人我就進來了?這種行為非常惡劣,已經超過惡作劇的範疇,我們保全隊開始在大樓裡蹲守。可奇怪的是,每次我們進去蹲守的時候,白影和女人的聲音就不會出現,就好像是在和我們捉迷藏。我們保全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白天晚上連軸轉,守了兩個星期,很多人都撐不住了,最後只好作罷。
往後一個多月,白影和女人的聲音都沒有出現過,我們也放下心來,只不過每天晚上都會安排兩個保全一起進入那棟樓巡視。在第二個月,和我一起值班的兄弟臨時請假,我一個人也不敢進大樓巡視,可偏偏就在那天,我接到了業主的電話,說那個聲音好像又出現了。我拿了警棍,坐上電梯來到出事的樓層,電梯門剛一打開,就看到不遠處有一道白影正趴在某個住戶門口,嘴裡還在低聲念叨:家裡有沒有人啊?沒有人我就進來了?」老王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一直到現在,只要想起那段記憶,他都會感到莫名的恐懼。
「那白影就是瘋女人吧?」陳歌能體會到老王當時的心情。
老王點了點頭,過了半天才緩過神:「電梯打開的瞬間,我真被嚇壞了,腦子裡一片空白。」
「後來呢?那道白影有沒有攻擊你?」
「她看見我後直接跑走了,我至今想不明白的是,她跑動的時候完全沒有腳步聲!」老王的目光不時瞟向陳歌的手機,這些東西是他最不願回憶起來的。
「你會不會是太緊張了,所以沒注意腳步聲?正常來說一個人就算光著腳,在奔跑的時候也肯定會發出聲音。」陳歌怕給老王帶來更深的心理陰影,沒敢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也許吧。」老王自己都沒有搞明白:「白影見了我轉身就跑,我看著她不知道為啥也不害怕了,就在後面追,跑了沒多遠,最後親眼看見她鑽進了女人家裡。等我過去的時候,她家房門已經上鎖。被騷擾的業主報了警,可是等員警撬開女人家房門的時候發現屋子裡根本沒有人,員警後來找到我,這事我根本說不清楚,自從白影鑽進女人家,我就一直守在她家門口,也沒見她出來。
女人是第二天才回來的,她跟員警說她最近一直住在朋友家裡,根本沒有回來過。」老王聲音有些苦澀:「因為這事我還被帶進局子裡關了一晚上,我說的都是實話,但就是沒人相信。」
陳歌能理解老王,正常人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會手忙腳亂,自己第一次遇到鏡鬼的時候也有點心慌,後來可能是見得多,慢慢就習慣了。「你有沒有看到那白影的正臉?還有她身體方面有沒有什麼比較顯眼的特點?」老王是陳歌的突破點,剛到芳華苑社區就有了收穫,這次他的運氣不錯。
「我都被嚇傻了,哪還會去注意她的長相?」老王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看著蒼老了很多。
「芳華苑在九江也算不錯的社區,你們這裡的監控就沒有拍到過白影的正面?」陳歌很想看一看社區監控,說不定能在午夜以後的監控畫面裡有意外發現。
「當初那棟樓剛開始鬧鬼的時候,物業跟業主溝通說要在各個樓梯拐角安裝監控,但是雙方因為安裝監控費用問題產生了分歧,物業想要讓業主平攤監控費用,業主斥責物業不負責任,雙方都在扯皮,最後只在女人所在的那一層安裝了一個監控鏡頭。」
「一個就足夠了,這監控鏡頭有沒有拍攝下來什麼奇怪畫面?」陳歌越來越好奇了。
「不知道是技術原因,還是其他問題,這個監控一到晚上經常會莫名其妙黑掉,過十幾分鐘又會自己恢復,現在誰也說不清楚原因。」老王看了下自己的手機:「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昨天員警來的時候我也是這麼說的,天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任誰都看得出老王在敷衍,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稍等,你能不能告訴我那個女人曾經住在哪個房間?」陳歌攔在老王身前。
「我真不是在跟你開玩笑,那個地方我們現在巡夜都不怎麼過去,整層的業主也基本都搬了出去。」老王語重心長的勸說:「昨天員警已經來問過了,在人家調查出結果以前,你最好不要跑去搗亂。」他說完就朝外面走出,只是腳步有些不自然。快走到門口時,老王又招手把顧飛宇喊了過去,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這才放心離開。
「知道了,放心吧。」顧飛宇送走老王,一個人回到警衛室,他看見陳歌仍站在旁邊,眼睛一翻:「我們隊長說了,不能放那些來路不明的人進去。」
「我像是來路不明的人嗎?」陳歌湊到警衛室前:「老王說的都是真的嗎?你們社區鬧過鬼?」
「不知道,我是新來的。」顧飛宇倒也老實,跟他交流,比和老王交流容易多了。
「新來的?」陳歌眼睛轉動:「他們把你招來當夜班保全,那有沒有告訴你上一任夜班保全辭職的原因?你說會不會是跟鬧鬼有關?」顧飛宇原本正在警衛室裡填寫記錄,聽到陳歌這話,停下了手中的筆:「你啥意思?」
「鬧鬼這事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昨天員警過來詢問,老王給員警說的時候我也在旁邊。」
「看來你之前一直被蒙在鼓裡,這社區物業也太坑了,夜班保全就你一個人,他們也不害怕出事?」陳歌感覺自己是一個內心充滿正義感的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那種:「這樣吧,你們有規定我也不為難你,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如果你今晚巡夜的時候遇到異常和危險可以給我打電話。我配合你的工作,也希望你不要拒絕我的善意。」
「善意?我咋沒看出來。」顧飛宇嘀咕了幾句後和陳歌交換了電話。
「今晚遇到危險記得給我打電話。」陳歌說完後,背著包繞到芳華苑後門,旁若無人的走了進去。
老保全有點怕事,不肯告訴他瘋女人的住址,看來還要麻煩王欣的母親才行。陳歌走到新蓋的那三棟高樓旁邊,第一次來的時候他還沒注意,這回再一看,竟有了特別的發現:三棟大樓呈品字修建,布局跟康復中心三座病棟一樣。
陳歌來到三號樓入口,他並不是特意要調查三號樓,而是王欣一家就住在這裡。「三號樓十四層。」天色已黑,陳歌進入大樓,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大樓裡的溫度要比外面低很多。
一樓冷冷清清連個人影都沒有,陳歌站在電梯旁邊,看著電梯顯示幕上不斷變化的數字。整棟樓一共二十三層,但是電梯上方卻有二十四個數字,陳歌也不是太明白多的那個數字代表什麼意思。顯示幕上的紅色數字到13後,停頓了十幾秒鐘,然後又繼續減少,似乎是在十三樓有人進入了電梯。沒過多久,電梯門打開,一個穿著紅色高跟鞋的女人走了出來。
她打扮得很時尚,身材高?,就好像明星一樣,還戴著口罩和帽子。兩人擦肩而過,陳歌回頭多看了對方一眼,這個女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怪味,不像是香水味,更像是醫院裡消毒水的氣味。
「喂!」陳歌站在電梯門口,朝女人喊了一聲。
停下腳步,女人回頭,帽簷和口罩的縫隙中,一雙美麗的眼睛輕輕眨動,透著不解。僅從眼睛來看,這個女人和警方提供的照片不太一樣,應該不是陳歌要找的二號房病人。
「妳是不是電視上的那個明星?我能跟妳合照嗎?」陳歌承認自己有些衝動,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隨便編造了一個拙劣的藉口。
「抱歉,你認錯人了。」女人的聲音很輕,好像身體不太舒服,說完就朝外面走去。她似乎把陳歌當成了壞人,幾乎是小跑著離開的。
和警方提供的照片不太一樣,不過二號病人患有道林格雷症候群,多次整容,那張臉不能作為判斷的標準,以現在的整形技術,改頭很難,換面卻非常容易。本著寧可錯殺一千,也絕不放過一個的想法,陳歌背著包直接追了過去。
跑出三號樓,陳歌跟著女人進入地下停車場,左右繞了幾圈,那個女人竟然不見了。「跑哪去了?」停車場裡安裝有監控,陳歌怕被保全誤解,沒敢繼續搜查,原路返回三號樓。
坐著電梯來到十四樓,陳歌輕敲王欣家的房門。「有人嗎?」
屋子裡響起腳步聲,有人穿著拖鞋打開了門:「你找誰?」門後是一個穿著黑白裙裝的中年女人,她保養得很好,皮膚緊緻,看起來要比實際年輕很多。
「是我,上次治療王欣……」陳歌沒說完,中年女人就已經認出了他:「陳醫生!快請進,我一直都想好好謝謝你,就是沒有機會。」
「陳醫生?」中年女人的稱呼讓陳歌覺得很怪異,雖然是第一次被人這麼叫,但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我不是專業的醫生。」
「你治好了王欣的病,在我看來就是最好的醫生。你就別謙虛了,你的事情我都跟高醫生打聽過,快請進!」中年女人非常熱情的把陳歌拉進屋內。
「那打擾了,我今天來主要是為了看看王欣的病情,順便再打聽一些消息。」
「茶几上有蘋果、香蕉,稍等一下,我這還有從公司拿回來的茶葉。」
「不用那麼麻煩。」陳歌坐在沙發上,他今天來看王欣是次要的,真正的目的是尋找二號房病人,還有完成磁帶厲鬼的好感度任務。當然這些話他肯定不會告訴王欣的養母,維持形象還是很重要的。
在陳歌和中年女人客套的時候,臥室房門打開,一個瘦弱的女孩走了出來。
一別幾日不見,王欣的氣色好了許多,以前她可是從來不離開自己房間的,現在竟然主動走了出來──她在陳歌面前徹底打開心扉,當時這個女孩抱著筆仙哭訴的話語,至今還縈繞在陳歌腦海中,看到女孩的改變,陳歌發自內心感到高興。
王欣坐到陳歌對面,似乎還是不太習慣和人交流,說話聲音很低,陳歌從高醫生那裡學到了很多和心理疾病患者相處的方法,他沒有去打斷王欣的話,認真傾聽,站在王欣的立場去考慮問題。慢慢的,王欣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心結打開後,這個女孩也積極的想和外界接觸。
等王欣離開後,中年女人將泡好的茶端了出來:「這孩子心裡裝了太多事情,她都不跟我們說。也就是你來了,她才會笑得這麼開心。」
陳歌接過茶杯,不過並沒有去喝:「王欣的病情恢復得很好,治療效果不錯。」他看了看時間,又說道:「其實我今天來還有一件事想要詢問妳一下。」
「你說。」中年女人十分配合。
「我聽說芳華苑社區幾年前曾有一棟樓鬧鬼?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陳歌剛說完,中年女人的表情就變得有些僵硬,她起身悄悄走到王欣房間門口,聽了聽裡面的動靜,然後領著陳歌進入廚房。
關上了廚房門,中年女人這才開口:「陳醫生,我也不騙你,這事是真的。」
「真的鬧鬼?」陳歌沒想到中年女人的語氣會如此的肯定。
「我親眼所見。」中年女人指了指腳下:「當時鬧鬼的就是三號樓十三層。」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