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一世清歡(上)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男主:我家娘子柔弱膽小,溫順善良,還請諸位莫要欺她。
女主:我家大王溫潤如玉,兄友弟恭,你們莫要說他壞話。

薛清歡柔弱膽小,溫順善良,卻是白吃黑。
對大王溫潤如玉,兄友弟恭,卻是黑切黑。
有道是無恥腹黑一相逢,便勝人間無數。
毒計還沒有開始實施之前就被一一點破,前世的豺狼虎豹今生鬼哭狼嚎,慘不忍睹。
手段被人看透,薛清歡沒有絲毫惱怒,反而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因為這是大王!
她最敬佩尊重的人,大王是天,大王是神,這世間沒有任何事可以瞞過他。
大王無論身處何時何地,都是最閃耀的那一個,作為頭號粉絲,與有榮焉!

 

花日緋
江南人。
    喜歡看書,喜歡碼字,喜歡美食,喜歡旅行,喜歡下雨天坐在陽台看雨。
    生活中大大咧咧,但也有文藝敏感的時候。看不得煽情的文字,很容易被書中     角色感動,三觀正且相信愛情,筆下的人物大多圓滿結局。
    寫出感動自己和他人的故事,是我堅持不斷的追求,肯定有不完美,但我仍在努力。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
★ 暢銷作品:花語娘子、天定福妻、嫡妻在上、悠閒富貴美娘子、王妃有點甜、偏寵卿卿、吾家有福

 

第一章  洶洶
大趙成景元年,揚州府,清明時節。童生巷薛家四房的院子裡傳出一聲驚呼道:啊!
聲音是從小娘子房裡傳出的,門外梳著雙包髻的丫鬟阿吉趕緊放下手裡的繡活兒,起身去敲門道:小娘子醒了,奴能進嗎?
房內過了好一會兒才傳出聲音道:進。
阿吉推門,先是往床鋪上看去一眼,見床鋪沒人,才在房間環顧一圈,見小娘子身著單衣站在梳粧檯的鏡子前愣愣的盯著她自己,烏黑的長髮披在肩上不梳自順。
小娘子可好些了?清明時節凍死鬼,小娘子怎麼就受了三小娘子和四小娘子的挑唆下河了呢,縱然妳水性再好,到底也是女郎,底子弱,這風寒得得好生冤枉。
阿吉是跟薛清歡從小一起長大的丫鬟,比薛清歡大三歲,平日裡就跟她娘似的拘著管著她,從前薛清歡最不耐煩聽她嘮叨,現在聽來卻恍如隔世,欣喜若狂。薛清歡回身抱住了前世為了護她而死的阿吉,鼻頭發酸,眼角泛紅。
阿吉在薛清歡背上拍了兩下,驚訝道:小娘子怎麼了?可是奴說話重了?
我沒事。薛清歡吸了吸鼻子,問道:今兒個是什麼天兒了,我爹呢?
阿吉一愣道:今兒個?是今日嗎?小娘子又與碼頭上的人學一些奇奇怪怪的腔調,阿郎聽見又該說妳了。
薛清歡脫口一問,沒想那麼多,土生土長的揚州丫頭自然沒聽過京裡的官話,她在京裡待的時間長了,自己都沒注意口音發生了變化。
今天是清明啊,小娘子本該與阿郎去掃娘子墓的,可妳下河受了風寒,晨起奴在門外怎麼喊妳都不醒,阿郎就一個人去了。
阿吉口中的阿郎是指薛清歡的父親薛冒,提起父親,薛清歡又是一陣鼻酸,她想起來了,十四歲那年清明前,她被人攛掇著下河摸玉,回來就受了很嚴重的風寒,反反復複在床上躺了個把月才養好,等她養好了病,很多事情都變了。
對了,清明!她生了一場大病的清明正是她的母親過世一周年的日子,這個日子……薛清歡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阿吉道:今日可有人來找我阿爹?
阿吉從屏風後取出一套夾薄棉的外衫,聞言點頭道:有啊,大娘子身邊的張嬤嬤來過,說讓阿郎掃墓回來以後就去大房一趟,說是大娘子有事尋他。
阿吉將外衣展開,伺候薛清歡穿上,邊穿邊嘀咕道:真是奇怪,大娘子平時對咱們四房並不過問,今日能有什麼事找阿郎,可千萬別誤了阿郎明年的春闈才好。
薛清歡的阿娘在世時最在乎的就是她爹的學業,連帶身邊伺候的下人也沾染上了這習氣。
她爹學業不算最好但也算爭氣,跟她阿娘成親以後就考中了秀才,薛清歡五歲時他又中了舉人,春闈三年一次,原本她爹三年前就該去參加會試,不料阿娘病了,爹爹不忍拋下她,便錯過了那次,阿娘直到臨死前還在念叨是她誤了阿爹的前程。
果然是這樣。上一世薛清歡落水生病那段時間,大房的伯娘柳氏給阿爹找了個填房夫人,美其名曰:六娘年幼,不可無人管教照料。
呵,好一個無人照料!薛家乃是此地望族,先祖曾出過八個案首,兩個解元,一個狀元,貢士、進士共計二十六人,是本地當之無愧的書香門第。
但隨著時代變遷,朝廷更迭,薛家在朝為官之人漸漸少了,直到薛清歡的二伯父薛董得中探花之前,這一輩的薛家竟是一個在朝為官的都沒有。
薛清歡的父親薛冒是四房,據說是祖父的一個外室所生,祖母開始並不想認,奈何那外室找到了家門口,說要不讓她和孩子進門,她就和孩子吊死在薛家門前,薛家自詡清貴,祖母未免丟人就只能把那外室和孩子接納進府,也就是薛清歡的親祖母和爹爹。
身為外室的親祖母沒享幾年福就去了,薛冒一人在薛家長大,所幸沒有長歪,念書上雖不出彩卻也不算平庸,不高不低,他十幾歲的時候,祖父和祖母相繼過世,十八那年薛冒給自己尋了門親事,也就是薛清歡的母親,一個漕幫碼頭商人的獨生女。
按理說,碼頭商人的女兒是不可能嫁進薛家這種百年書香門第的,就算薛冒是個不受寵的庶子也不行。但薛清歡的娘宋瑛是個女中豪傑,與薛冒相識相愛後就沒想過撒手,知道薛冒的父母已亡,他在薛家無人照管,便乾脆強勢的拉著薛冒在漕幫外祖家就拜了堂,這麼一來,就算薛冒的大兄大嫂不承認也不行了。
薛冒在薛家不受重視,在薛家人看來,他不顧讀書人的斯文非要娶一個漕幫商人的女兒為妻,不惜私定終生,根本就是自取滅亡的行徑,他自己要死別人怎麼拉他?當然了,也沒人真心想拉他,看熱鬧罷了。
可那時候誰也沒有想到,薛冒成親以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接連考中了秀才和舉人,除了子嗣有點單薄,只有薛清歡這一個女兒之外,日子倒是越過越紅火,而原來被薛家人所瞧不起的碼頭商人家也越來越富,短短十年就從小富之家變成了誰都不敢小覷的揚州巨富。
然好景不長,薛清歡的外祖在走船時染病身亡,外祖沒有兒子,只有她母親這一個女兒,外祖的巨額遺產在忠僕的護衛之下,勉強有七七八八落到了薛清歡的母親手中,而繼承遺產之後沒多久,她母親又染上頑疾,母親去世後,嫁妝連同遺產都暫時放在薛家公中保存。
母親去世之後,大房那邊已經來跟薛冒說過好幾回讓他納填房的事情,都被薛冒以守節為由拒絕,這回清明前,薛清歡受了三娘子和四娘子的挑唆下河摸玉,讓她自己生了一場病是小,讓薛冒下決心要娶填房照看她才是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