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野蠻娘子求生記(上)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518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任務出包不說,還被扔下深不可測的懸崖,
嚇!怎麼來到古代了,還變成了洗‧衣‧工……
文創風878《野蠻娘子求生記》上
大難不死的顏末,意外穿越到了大瀚朝,
在這男尊女卑的古代,為了活下去,只好先混進國子監浣衣舍,
卻因緣際會,幫了大理寺卿邢陌言的忙,得以晉身當個小跟班,
這對前世是警界霸王花、蟬聯三屆全國散打冠軍的她來說,
還真是適得其所呀!不就是換個地方打擊罪惡嘛!
但是顏末想錯了,掌管司法的大理寺可不是好混的,
除了要忍受同儕的嘲諷猜忌,還得應付那些不時來找麻煩的王公貴族,
至於那個邢陌言更是冷酷狡詐,不但強迫她每天練字練到手痠,
還老是揪住她的小辮子,似乎等著要拆穿她的底細,
而且,說話就說話,時不時就湊到她耳根子邊說話~~
等等,不是聽說他極討厭女人,根本不近女色嗎?!
為何卻三番兩次半夜到她房頂上溜達,揪著一起吃宵夜、看月亮……
甚至,說要獎賞她協辦有功,可怎麼竟是找她去泡溫泉……
垂天之木
女,網路作家。喜歡追綜藝、看小說、擼貓。寫作時,常沉浸在自己的想像裡,覺得這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喜歡甜文、爽文,但也喜歡狗血虐文;在探案解密的文中若是穿插甜甜的戀愛,更會讓人看得過癮。寫作內容不拘一格,喜歡嘗試各種風格。
序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一章
  年關將至,京城出了一件大事,國子監的一位學生被分屍,在豬舍發現時,屍體已經殘缺不堪。大瀚朝文啟帝震怒,下令大理寺協同刑部一起查案,七天之內必須查出結果。

  國子監敬字型宿舍
  顏末抱著足有半人高的木桶,跟在小司後面,去收宿舍門前掛出來的待洗衣物。
  「咱們國子監浣衣舍只收敬字型監生的衣服,博字型和修字型那些監生大人們,他們的衣服從來都不用我們洗。」
  啪嘰,又有兩件衣服被扔進了木桶裡。
  顏末用腿將木桶往上蹭了蹭,蹭到只露出一雙杏仁眼的高度,問:「為什麼?」
  小司嘖嘖兩聲,語氣微微上揚。「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也對,你才來不久,不知道也正常,咳,那我告訴你,國子監博字型宿舍是給皇族子弟住的地方,修字型是給官僚子弟住的地方,不過他們並不住在這裡,這兩個宿舍常年都是空的,至於敬字型住的監生,都是從各地選拔進來的……」
  聽聽這未竟之意,顏末懂了。「平民?」
  「那可不。」小司看了看左右,湊近顏末,小聲提醒。「博字型和修字型那些監生大人們都有專人伺候,用不著我們,所以我們浣衣舍就專門伺候敬字型住的監生,不過你可別小瞧他們,能進國子監的平民,才華學問,哪個不是頂尖的,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而且人家雖說是平民,有的可是富甲一方呢,就衝這個,博字型和修字型那些監生大人們,也和這些人交情不錯。」
  「那家境貧寒的呢?」顏末想著這兩天蒐集的資訊,試探道:「會不會被欺負?」
  宿舍劃分都如此階級分明,才華學問在這裡頂尖又有什麼用,沒背景還冒出頭,不就是個活靶子嗎。
  「那肯定會被欺負,沒權沒勢的,在這裡可不就得……」小司反應過來,自知失言,連忙停頓下來,敲敲顏末抱著的大木桶。「你問這個幹嘛,和你又沒關係,不過話說回來,你一直抱著這麼大的木桶,不累嗎?」
  「不累,我力氣大。」顏末雙手抱著木桶,又往上提了提。「小司哥,郭賓鴻家境並不好,他平日裡沒少受欺負吧。」
  小司狠狠吸了一口氣,瞪大眼睛看著顏末,臉色都白了。「你突然說起……說起他幹什麼?!」
  「我覺得他挺可憐的。」顏末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如果他沒有被人分屍,成績那麼拔尖,未來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小司明顯忌諱這個話題。「人都死了,還死得那麼慘……」
  這時,外面傳來腳步聲,明顯朝著敬字型宿舍而來,小司連忙扯著顏末走向角落。
  從圓形拱門進來三個人。
  「這裡就是敬字型宿舍。」說話的是國子監祭酒夏敏,五十多歲年紀,臉色看起來有些憔悴,國子監出了如此駭人聽聞的大事,他難辭其咎。「陸大人、鍾大人,郭賓鴻的宿舍就在前面。」
  陸鴻飛點點頭,往旁邊看了一眼。「那兩人是誰?」
  鍾誠均順著陸鴻飛的視線看過去,挑了挑眉。「呿,好一個小矮子,力氣竟然這麼大。」
  顏末一聽臉都黑了。
  大木桶遮住了顏末大半個身體,只露出半個腦袋和半截小腿,遠遠看去,活像個木桶人。這副造型,想不惹人注意都難。
  夏敏皺著眉,沉聲道:「你們二人過來說話。」
  小司何曾與這些大人物說過話,嚇得腿都軟了,不由自主的扯住顏末的袖子,被顏末帶著走了幾步,這才反應過來,偷偷看了顏末一眼,見他隱在木桶後的臉一點都沒有慌亂,不免有些佩服。
  這小身板,不僅力氣大得驚人,膽子竟也很大,小司突然覺得可以放心依靠顏末……
  如果他知道顏末其實是個女的,估計就不會這樣想了。
  顏末不清楚小司的想法,她一番心思都在前面三個人身上。
  這是顏末穿越到大瀚朝之後,第一次正式和朝廷官員有所交集,國子監祭酒夏敏,她認得,遠遠看過一次,夏敏旁邊兩個年輕男人,她沒見過,但對兩人的身分也能猜出一二。
  如今國子監禁嚴,案件未查明之前,監生不得無故外出,外人自然也不能隨意進來。
  在這麼敏感的時候,突然出現兩個生面孔,還要看死者郭賓鴻住的宿舍,那肯定是來查案的,所以這兩人應該是大理寺或者刑部的人。
  而且看夏敏對這兩人略微小心翼翼的態度,就知道他們的身分絕對不低。
  走近之後,顏末咚的一聲放下手中的大木桶,和小司一起行禮。
  鍾誠均揮揮手,讓兩人起來,他有些好奇的伸手捏住木桶邊緣,往上提了提,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不由得嘖嘖稱奇。「還以為這木桶也就看著重,沒想到還真是實心的,你天生力氣這麼大?」
  「回大人的話,吃得多,力氣就大。」顏末垂眸答道,更下定決心不能暴露自己是女人的事實。
  「你們二人是浣衣舍的人?」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陸鴻飛打量著顏末,沉聲道:「是誰讓你們來這裡收衣服的?郭賓鴻的宿房在這裡,若有什麼線索被破壞,你們二人脫不了干係。」
  「大人饒命啊!」小司嚇得立即跪了下去。「今天是給各位監生收衣服的日子,小人們只是按規矩辦事,絕對不是想破壞什麼線索。」
  夏敏開口呵斥。「這不是你想不想破壞的事情,我不是已經下令關閉敬字型宿舍?連住這裡的監生們都暫時搬到了其他宿舍,你們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這……這……」小司猶豫的看了眼顏末,咬了咬牙,低頭回答道:「是……是我們看敬字型宿舍外面仍舊掛出了待洗的衣物,所以才……」
  「大人,是我讓小司哥過來收衣服的。」小司跪下去的時候,顏末也跟著跪了下去,此時截斷小司的話,直言不諱道。「郭監生的屍體在豬舍被發現,第一案發現場就算不是豬舍,也絕對不是他住的宿舍,畢竟人多眼雜,殺人分屍動靜太大,凶手若在宿舍行凶,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
  「第一案發現場?這倒是個新奇詞。」陸鴻飛清雋俊朗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但笑意卻並未達到眼底。「你的意思是,敬字型宿舍和郭賓鴻的宿房並不用在意,所以你們才無所顧忌的出現在這裡?」
  「不是。」顏末搖頭。「小人的意思是,第一案發現場不在這裡,若從郭賓鴻的宿房下手查找線索,可能收穫不大,但凶手可能出自敬字型宿舍,可從衣物上著手,因為殺人分屍,凶手身上必定會殘留大量血跡,而各位監生們的衣物是統一訂製,且有標號,如果有人的衣物突然少了……」
  陸鴻飛的視線挪到顏末旁邊的木桶上,微挑了下眉。「所以你來這裡收衣物,是為了找線索?」
  顏末在心裡嘆了口氣,她在現代是一位警察,穿越到這裡遇上命案,實在忍不住想偷偷調查,但沒想到才開個頭,便被人揪到了小辮子,如今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
  「大人,小人以為,身為國子監一分子,出了這樣的大事,自然也要盡一分力。」顏末神色認真,並未有一絲敷衍。「人命關天,儘快尋得真相,才能早日讓死者安息。」
  陸鴻飛盯著顏末看了會兒,才繼續開口問道:「那你為什麼說凶手可能出自敬字型宿舍?據我所知,與郭賓鴻有恩怨的那些人,可都是修字型宿舍的。」
  夏敏小聲抽了口氣,心想陸鴻飛這位大人可真敢說。
  要知道與郭賓鴻有恩怨的那些人,身分可都不低,一個個還能牽扯出身分更高的人,甚至涉及皇親國戚,所以皇上才如此震怒,下令嚴查,限期揪出凶手,就為了讓案件快些解決。
  否則這次案件拖得越久,帶來的動盪影響就越大。
  郭賓鴻被殘忍分屍,大家最先想到和懷疑的,一定是與他有恩怨的那些人,但沒有切實證據,誰也不會多嘴,就怕引火上身。
  可這位陸大人……
  但也難怪,陸鴻飛年紀輕輕就坐上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還是左相之子,後臺強硬,就算在當事人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估計也沒人敢給這位陸大人使絆子。
  「大人,修字型宿舍的監生們,沒有理由這樣做。」
顏末閉了閉眼睛,道出殘忍的事實。「說是有恩怨,其實是單方面的,從郭賓鴻的角度來看才算,若是從……」
  若是從那些修字型宿舍監生的角度來看,郭賓鴻對他們而言,不過是個小玩意兒罷了,根本談不上什麼恩怨,更別說用殺人分屍這樣殘忍的手段去對付郭賓鴻。
  但也不排除有某種變態心理的人,不過顏末從目前蒐集到的資訊來看,這樣的可能性非常小。
  顏末的話沒有說完,但話中未竟之意都聽得明白。
  夏敏驚詫的看著顏末。「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顏末點頭。「回大人,是小人自己想出來的。」
  鍾誠均和陸鴻飛對視一眼,眼神交流間,不知交換了什麼訊息。
  「將這裡的衣服全部收好。」陸鴻飛頓了頓,看向顏末。「然後你親自送到大理寺去。」

  大理寺正廳,一件件白色學子服被整齊疊放,袖口標號全部置於最上端,清晰明瞭。
  「隨衣服送來的還有一份核對名單,陌言,要看一下嗎?」陸鴻飛看向坐在主位的男人,忍不住露出一絲調侃笑意。「你讓我和誠均表面上去查郭賓鴻的宿舍,暗地裡不動聲色去收繳衣物,沒想到還是被人捷足先登,而且竟不是刑部那些人。」
  鍾誠均補充道:「我們有派人暗中監視和觀察那個顏末,這人在收繳衣服的時候,確實一點小動作都沒搞。」
  邢陌言伸手接過核對名單,一邊查看顏末寫的內容,一邊皺眉。「這是什麼字?鬼畫符般歪七扭八,還缺筆少劃,簡直不堪入目。」
  「咳。」鍾誠均想起探子彙報時的描述,忍住笑意。「這已經是很認真寫的結果了。」
  邢陌言不想再對這字作任何評價,將名單看完後,神色略有舒緩。「這個顏末的心思果然敏銳機巧。」
  陸鴻飛點頭。「沒錯,他發現收繳的衣物和敬字型宿舍所有監生都能對得上之後,竟還能立即想到從郭賓鴻的衣物上著手。」
  鍾誠均指著被單獨放在一旁的學子服。「這幾件是袖口標號有磨損的衣物,他在核對名單上也有標記。」
  「去找老經驗的繡娘,看看這幾個袖口標號上的針腳走向有否差異。」邢陌言吩咐完,又將話題轉向顏末。「派人去調查他。」
  陸鴻飛道:「已經叫人去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1上市的【文創風】878《野蠻娘子求生記》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