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剛上任的日班住院總醫師禹明,暴脾氣遠近聞名,
經典名言是「談戀愛耽誤老子時間」。
不料突然被塞了個要他帶的小學妹舒秦,
眼看耐心指數和暴躁指數要持續背道而馳,
好在這小學妹學習認真、做事仔細踏實又為人著想,
帶起來也不是真的讓人嫌煩,還有點令人……心動。
問題來了,之前負面分刷得狠了,這下要怎麼扳回來?

為了提前碩轉博,遇上這麼個學長,舒秦認了!
雖說脾氣讓人不敢恭維,卻是名符其實的學神,
專業與工作能力一把抓,教人還不藏私,
就算當他的小跟班,學到的也遠超過書上所學。
但平日安排她(工作)行程也就算了,連週末也要管?
她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喜歡她了。
可是喜歡一個人會是這種表現?
喜怒無常,時不時發點「神經」?

《花重錦官城》、《鹿門歌》作者現代言情之作

論氣度,他可是提得起地球的男人,
但論追女朋友──
求問!急!線上等!
凝隴,晉江金榜人氣作者,三部作品均廣受歡迎,代表作《花重錦官城》獲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年度網路作家大獎。
第一章
早上七點,舒秦還在洗頭,爸爸已經來敲過兩回門。
第一回問:「秦秦,起了沒?」
沒多久又來敲第二回:「禮拜一路上塞,咱們早點出發,第一天去科裡報到,可千萬別遲到了。」
舒秦頂著滿頭泡沫,睜眼都有點困難,聽爸爸催得急,無奈應道:「爸,我知道啦。」
舒秦是濟仁醫大七年制本碩連讀(本碩連讀:指大學讀完直接進入碩士階段學習。)的學生,讀到第五年,馬上要進入臨床實習,今天是正式到附屬一醫院報到的日子,爸爸比她還緊張。
她吹乾頭髮,把要帶的東西細細整理一遍。
大件行李前幾天就已經送去了一院的宿舍,剩下些小的隨身物品,全塞在一個大書包裡。
收拾好出來,舒連海把一袋熱好的菜包子塞女兒手裡:「拿著路上吃。」
包子是香菇餡的,一口咬下去,鮮濃的香氣頓時溢了滿口,舒秦幸福得直瞇眼睛:「爸,您這廚藝又見長了。」
舒連海樂了:「週末要是有空回家,爸爸再給妳做。」
走到門口,舒秦左右看看:「媽呢?」
「昨晚被他們醫院叫走了,四點多才回來。」說話時聲音下意識壓低,顯然心疼壞了。
舒秦沒言語,媽媽在本市一家小醫院腎內科上班,幾年前競聘上了護士長,本該不用再上晚班,可越小的廟事越多,每逢年輕護士鎮不住場子的時候,科裡都會把媽媽叫過去幫忙,幾年下來一家人早都習慣了。
出來上了車,舒連海沉默了十幾分鐘才再次開口:「秦秦啊,實習不比見習,專業既然固定了,接下來在科室一待就是兩年。」
舒秦點點頭,從書包裡找出見習時做的筆記,一頁一頁翻著。
「這是個複雜的人生階段,妳一隻腳還留在象牙塔,另一隻腳卻踏入了社會,除了學習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還要正面接觸社會了。」
她再點頭。筆記上記錄了她當時見過的病例,密密麻麻寫了一個本子。
「患者啊、家屬啊、科裡的老師啊、同門學長姐啊,妳都要學會打交道。醫院裡人事複雜,不比在學校,遇到問題妳得學會自己處理了。
「妳不是想提前轉博嗎?名額有限,競爭那麼激烈,要是實習期間表現不好,可就別指望你們科主任推薦妳……」
舒秦聽得頭皮一陣發緊:「爸,第一天呢,能不能別給我那麼大壓力。」
舒連海嘿嘿笑著,將車慢慢駛向變向車道,路況比他們之前預想的要好,再轉一個彎就能看到一院的綜合樓了。
舒秦透過車窗玻璃往外張望,老遠就看見一群學生模樣的人往醫院門口走,等爸爸停好車,她忙解開安全帶:「爸,我好像看到我同學了。」
舒連海本來還有話要囑咐,只得順手從後座撈起女兒的背包:「一院電梯出了名的擠,要不要爸爸送妳進去?」
「行了吧,我都多大了。」舒秦笑著跳下車,「而且這地方可不好停車,一會該被開罰單了。」
她關上車門,緊跑幾步,眼看要進大門了,扭頭一望,爸爸還坐在車裡微笑望著她,晨光照在他日益稀疏的鬢角上,烏髮裡隱約摻雜了幾縷銀絲。爸爸頭兩年還可以瀟灑地剃板寸,今年因為家裡診所生意不景氣,老了許多。
她跑回車邊,趴在車窗上,笑得可甜了:「爸,您剛才說的話我都記得呢,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舒連海一怔,笑咪咪摸摸女兒的頭:「週末要是沒有班,別待在宿舍裡,有什麼想吃的,回家爸爸給妳做。」
舒秦正要乖巧點頭,舒連海突然握緊拳頭來一句:「Fighting!」
舒秦心裡那點感傷頓時一掃而空:「爸您這畫風變化也太大了,平時在家少看點韓劇,再這樣下去連我都受不了了。」不等爸爸接話,轉身往裡跑去。

誠如舒連海所言,偌大一個電梯間烏壓壓擠了上百號人。
大部分是著急上班的本院職工或學生,也有患者家屬,因為人流量太大,即便十臺電梯同時運行,仍有不堪重負之感。舒秦好不容易擠上電梯,汗氣從身前身後湧上來,熏得人直噁心,她看了又看,始終沒能在人堆裡找到剛才那兩個眼熟的同學。
一院的綜合樓足有四十五層樓,手術室在二十五樓,電梯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層層攀升,直至腹地。
終於出了電梯,教研室門口站著三個學生模樣的人,一男兩女。
舒秦知道他們也是七年制的,因為不是一個班的,彼此認識但也算不上很熟。
男生叫吳墨,長得又白又胖,站在那活像個白麵饅頭,他目光在舒秦明麗的臉龐上停了一瞬,主動開口:「老師們在裡面早交班。」
女生們也在打量舒秦。
高個子的那個叫盛一南,一七五的紙片身材,短頭髮配白襯衫,有點像男生。
矮一點的叫王姣姣,平時在年級裡就挺活躍,她今天穿了條鮮綠奪目的連身裙,站在盛一南邊上,顯得小鳥依人。
舒秦跟他們簡單交流幾句,復又回歸沉默,醫學生的通病,再漫長的等待也有十足耐心。
四人各占一邊,儼然有四足鼎立之勢。
好在沒多久側邊的一扇門開了,一個濃眉大眼的高大男生走了出來:「等很久了吧。」
應該是剛交完班,他裡面穿著綠色無菌服,外頭卻套著白袍。舒秦記得他叫林景洋,是科裡的科教祕書,選專業時她來科裡拜訪導師,提前就跟這人見過一面。
王姣姣顯然是林景洋的同門學妹,連忙迎過去:「林學長好。」
林景洋笑了笑:「你們帶了這麼多東西啊,今天暫時沒有更衣櫃空出來,要不我先帶你們找地方放東西。」
他領著大家換好鞋,轉了個彎,往左手邊的走廊走去,一邊走一邊耐心解釋:「本來今天該由住院總負責接待你們,但白班住院總在準備一臺肝移植,夜班住院總要回值班室休息,所以就由我來帶你們提前熟悉環境。」
盛一南人高腿長,走起路來比吳墨還快:「林學長,現在科裡誰當住院總?」
「白班老總叫劉琳,你們叫她劉學姐或者劉老師就行了,晚班老總麼,對了,你們誰是羅主任今年招的學生──」
舒秦舉手:「我。」
林景洋笑了:「那現在的夜班老總正好是妳學長,因為他也是羅主任的學生。」
舒秦點點頭,她聽說過這個學長,比她高三屆,一畢業就因為各方面綜合素質出色留了校,前幾個月這位學長似乎還在美國做實驗,沒想到一回國就當了苦逼「老總」。
林景洋笑笑:「夜班老總是個很累的活,女性幹不了,歷年來都由男性擔任,前年的晚班老總轉氨酶(轉氨酶:主要存於肝細胞內,是肝功能測試的重要指標。)一度飆到一五○多,去年的晚班老總累出了心肌炎,今年的夜班老總底子總算不錯,目前為止身體都沒出毛病,就是有點『內分泌失調』,脾氣特別暴,你們乖乖的,沒事別惹他。」
說話工夫路過好幾扇緊閉的房門,林景洋隨手拿起脖子上掛著的門禁卡,「滴」的一聲刷開一扇門:「你們把書包先放在這個房間,明天我再跟護理部那邊的同事要衣櫃鑰匙。」
門大剌剌打開,幾人抬腿就要往裡走,誰知裡頭有兩個人在說笑。
其中一個已經換好自己的衣服,正坐在長凳上低頭看手機。
另一個直挺挺站在衣櫃前,離門很近,他上身無菌衣已經脫了,露出整片勻稱結實的脊背。
也不知說些什麼,這人笑盯著櫃門,手懶洋洋地搭在腰間,正要解褲帶。
聽到開門聲,兩人一愣,扭頭看過來。
舒秦一踮腳,正好對上站著那人的臉。二十多歲,平心而論長得挺帥,可惜這人一臉「老子不爽」的表情,再盯著看下去她懷疑他能殺人。
果然她剛識趣地挪開視線,那人抬腿踢上門:「操,林景洋你什麼毛病。」
門砰的一聲,重重在眾人眼前關上。
林景洋這才注意到門口的標示牌,「男更衣室」。
他轉過頭來,哭笑不得:「怪我,光顧著跟你們說話,弄錯房間了。喏,剛才那個就是我說的,你們的夜班老總,禹明。」
舒秦頭頂滾過一個小小的焦雷:「……」
王姣姣紅著臉吐吐舌頭,她轉臉看向舒秦,語氣同情之中還摻著一絲豔羨:「乖乖,妳的禹學長脾氣可真大。」

林景洋領他們到隔壁,有了前車之鑑,這回他開門前特意確認了好幾眼才刷卡:「妳們女生在這放東西換衣服,吳墨跟我去男更衣室,稍後我們到示教室開個會。」
大家點頭。
關上門,仨女生依次取下櫃子裡疊好的消毒無菌服。
盛一南表情複雜:「我認識他。」
舒秦沒在意:「林學長?」
「禹總。」
舒秦和王姣姣同時「哈」了一聲,剛才那個凶神。
盛一南神色深沉:「他跟我表哥是一個國中的,我以前去他們學校玩的時候見過他好幾次。」
王姣姣表情微妙:「這麼久的事妳還記得?」
「能不記得嗎。」盛一南抖開無菌服,「我表哥跟他一個班的,關係還不錯,而且禹明當時是他們學校校草,賣相可好了,就是老打架曠課,比誰都叛逆。」
舒秦被勾起好奇心了:「那他怎麼考進濟仁八年制的?」沒天理啊。
濟仁八年制的分數線跟╳清╳北差不多,還不招重考生,她當年就是因為差了兩分,只能屈居七年制,每一想起這事,她都深悔自己高三時看了太多漫畫。
盛一南低頭繫褲帶,腿太長,最大號的女褲到她身上都成了七分褲:「我表哥說他爸媽鬧離婚,家裡亂糟糟的,他跟匹野馬似的,也沒人管他。」
「國中的時候才十四五歲。」王姣姣表示理解,「年紀那麼小,心智還沒成熟呢。」
盛一南聳聳肩,本來就像男生,這下更像了。
「反正他當時就使勁折騰自己,抽菸啊打架什麼的,統統都幹過,我聽我表哥說,他還紋過身。」
「紋身?」王姣姣誇張地倒抽一口氣。
舒秦迅速回憶一遍剛才更衣室的情形,背上、前胸、腹肌她都看到了,光溜溜的,並沒有紋身。所以,究竟紋在哪了?
「再後來他家裡出事了,我表哥說他媽媽查出了癌症,沒多久就去世了。哦,對了,他媽媽也是濟仁的醫生,還是什麼科的副主任,反正走的時候還年輕著呢。」
舒秦若有所思,才十五六歲媽媽就沒了,想想怪可憐的。
「後來聽說他跟他爸移民去了美國所以咯,進濟仁讀書後,我明明見過好幾回禹明的名字,也沒往他身上想。」
「咚咚咚。」有人敲門,吳墨在外面問:「林學長問妳們換好衣服沒。」
她們不敢再接著八卦,鎖好櫃子出來。
林景洋手裡拿著張名單:「先去示教室開會。」
四個人隨著林景洋往前走,接連路過幾個房間,全都空蕩蕩的。大概因為過了早交班時間,科裡老師都進手術間做準備去了。
舒秦邊走邊感嘆,她見習的時候在四院,比起四院的手術麻醉科,這裡大了何止一倍。
「你們先坐。」進了示教室,林景洋靠著桌子面對大家,「今年我們麻醉科一共接收了四位七年制的同學,為了歡迎新同學的到來,明天早交班的時候,羅主任會正式向大家介紹你們,不過他未必記得你們每個人的名字,你們稍後記得把自己的簡歷統一交給我。」
「好。」
「羅主任一向很重視碩士博士的培養,為了讓你們盡快適應臨床,頭一個月會盡量安排各自的導師親自帶教,所以,盛一南、吳墨──」
「到。」兩人起身,椅子發出一聲巨響。
林景洋哭笑不得:「別激動。是這樣,你們倆的導師這個月正好都在臨床,所以待會你們進手術間以後直接去找兩位教授。接下來的一個月,你們會由自己的老闆帶教。」
吳墨高興壞了,胖乎乎的臉蛋綻放著兩小團油光。
盛一南也激動地清清嗓子:「好。」
濟仁的學生中流傳著一句話:不想留附屬醫院的學生不是好學生。四個附屬醫院中,以一院綜合實力最強,既然進來了,誰也沒打算簡簡單單混個文憑就走。
導師們見慣了大風大浪,光在複雜病例處理上就比年輕學長姐強上百倍。能由導師親自帶教,是再理想不過了。
「舒秦──」舒秦正暗自羨慕,聽到自己名字,忙坐正身體。
「羅主任平時主要負責科室管理和科研工作,他的學生一般由科裡其他老師帶教,不過他前兩天在外地開會,昨晚才回來,所以目前還沒定下來由誰帶妳。」
「哦,好的。」舒秦微微有些失望,好在她事先就做足了功課,並不十分意外。
「王姣姣──」林景洋最後看向自己學妹,兩人都是章副主任的學生,「我們導師這個月在疼痛門診,下個月才回手術室。」
王姣姣顯然早知道這事,語氣含著撒嬌成分:「那就林學長帶我嘛。」
林景洋撓撓頭:「我是科教祕書,最近在搞三甲複審的事,別的學長姐呢,也都有帶教任務。回頭我帶妳和舒秦去見羅主任,看他對這事怎麼安排。」
說著看看錶:「剛才羅主任在跟醫務部的人商量事情,我估計這會他們差不多該忙完了,走吧。」
舒秦深吸口氣。
不久前的同門宴上,她跟羅主任和大部分同門學長姐同桌吃過飯,這才幾天,馬上要再次見到導師,她多少有點緊張。

主任辦公室設在走道的盡頭,沒幾步就到了。隔著門,裡面有人在說話。
林景洋敲敲門:「羅主任。」
很快傳來「請進」兩個字,擰開門,舒秦往裡一看,靠窗設著一張巨大的辦公桌,羅主任坐在桌前,端著杯子正要喝茶。看學生們進來,他露出和藹的笑容。
舒秦往裡走了兩步,才發現羅主任的對面坐著禹明。
她原本是目不斜視的,聽了之前紋身打架的八卦,這會不免看他幾眼。
黑T恤、牛仔褲,白球鞋。頭髮不長不短,側臉嵌在澄燦的陽光裡,鼻梁和下頷的線條堪稱完美。就是坐沒坐相,歪靠著椅背還不夠,膝蓋上還頂著一臺打開的筆記型電腦。
聽到動靜,他抬眼看過來,沒什麼表情。
舒秦隨其他人到了桌前,乖巧地半鞠一躬:「羅主任好。」
畢竟是自己新招的學生,羅主任目光第一個落在舒秦身上。
舒秦瞬間感到喉嚨乾燥。羅主任不但是她今後的導師,還是整個濟仁系統最負盛名的專家之一,此時她何止是緊張,簡直有種近距離接觸偶像的心情。
羅主任笑道:「第一天進科室,還適應嗎?」他聲線很溫和,一開口就舒緩了她的情緒。
她擠出笑容:「嗯,正在努力適應。」
羅主任目光更柔和了,放下茶杯,依次朝其他三個學生看過去:「這個禮拜主要是瞭解日常工作流程,遇到什麼困難,儘管跟老師們提。」
林景洋笑著說:「剛才跟他們說了帶教的事,不知道主任打算安排誰帶教舒秦和王姣姣?」
羅主任愣了幾秒:「哦,王姣姣是老章的學生吧?他這個月在疼痛門診。」
他敲了敲桌面,看向林景洋:「劉琳檢查出懷孕了,白班老總工作量太大,不能再由她來擔任了。」
「劉琳懷孕了?」林景洋訝笑,「待會得當面恭喜她。」
「我和章主任商量了一下,禹明的晚班老總也做了半年了,接下來就由他來接替劉琳的白班老總,晚班老總的工作交給葉戎。這樣一來,禹明完全可以兼任帶教工作,乾脆讓他也負責帶一個七年制同學吧。」
幾個人說話的時候,禹明始終盯著螢幕,應該是在查資料,他神情很專注,聽了這話,他一抬眉毛,露出欠扁的表情:「啊?」
羅主任往後一靠,抱著雙臂:「怎麼了?」
禹明笑起來,語氣不軟不硬:「主任,實驗剛進行到關鍵階段,您這時候丟給我一個沒接觸過臨床的新手,我除了當老總,還得分精力來教她們,哪還有時間盯那邊。」
羅主任穩如泰山:「臨床、科研、教學,這三大塊向來是不能分家的,年輕人不能光顧著搞科研和臨床,遲早要正式接觸教學。這不,舒秦他們進臨床,你正好藉此機會熟悉教學工作。」
大家異常安靜,舒秦默默望著羅主任手裡的茶杯。
羅主任的口吻和思路,完全是在培養未來的接班人。可見傳聞不假,羅主任真的很欣賞這個學生,難怪禹明在羅主任面前可以那麼放肆和隨便。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林景洋學長的左手本來落在身體一側,這時突然不大自在地一抬,插到了白袍口袋裡。
禹明跟羅主任對視一會,敗下陣來:「您說的都對。」
羅主任滿意頷首,隨手朝舒秦一指,本意是想指定禹明帶舒秦,瞥見王姣姣可憐巴巴的眼神,又把手收了回去。這種小事,就讓禹明自己來決定吧。
禹明合攏筆電,歪頭看向舒秦和王姣姣。
舒秦餘光看見王姣姣挺直了腰,第一次體會到了被人當貨品挑揀的感覺。
她其實並不想跟這個凶巴巴的禹學長,但考慮到白班老總工作的特殊性,如果真能由他帶教,她可以接觸到非常多危急重症病例。那可是千金難換的臨床經驗。
想到這,她迎上禹明的目光,綻出這輩子最甜軟的笑容。她機靈勤快肯吃苦,光衝著自己是他嫡親學妹這一點,他也不能選王姣姣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