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與妳的寂寞花火
  • 與妳的寂寞花火

  • 系列名:PO小說
  • ISBN13:9789869923033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作者:希澄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10/21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 促銷優惠:新書特惠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妳在十七歲時,喜歡過某個人嗎?
那個人……也是女生嗎?

★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作家,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
★一段傷痛淚水譜寫的青春樂章,一場義無反顧的青澀戀愛,一次後會無期的相識分離
★實體書獨家收錄未公開近兩萬字番外《夏夜與橘貓》

「我絕對不會喜歡上妳。」
「那就好。」

轉學到新班級的第一天,
我就認識傳聞中的程南了。

聽說她是來者不拒的渣女,
只要女生跟她告白,她都會接受。
曖昧對象包括學妹、學姊,甚至是補習班老師……

我無法理解程南的愛情觀,本應該離她遠遠的,
但她不僅幫助我通過司儀選拔,
更主動在課後教我游泳,
我不禁懷疑,眼前溫暖微笑的女孩,
與傳言中戲弄他人感情的渣女,
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雖然拚命告訴自己,無論她是怎樣的人都與我無關,
朋友也勸我遠離程南,才能避免受到傷害,
但愈是了解她,我就愈在意她的一舉一動――

或許與程南的相遇,就是要我在眼淚中學習喜歡,
而所謂的喜歡,是不問值不值得、後不後悔的……

*內容特色:
1. 本作為青春校園背景的GL故事,描述一段惆悵遺憾的青澀同性戀愛
2. 作者希澄為高人氣百合作家,曾以小說《煙花燦漫的日子》在PTT被推爆,具知名度與討論度。
3. 作者希澄出版書籍,皆於上市第一天勇奪各大網書榜單前三名。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作者知名度:
★ POPO原創人氣排行榜常駐超人氣百合作家

大雨過後,校園一片清亮。

一身全新純白制服的方朝雨站在公布欄前,在轉學生名單尋找自己的名字,最後視線落在名字後的二年七班。

看了看校園位置圖後,方朝雨便邁往辦公室找班導報到。走進教學大樓,她一階一階地往上走,內心感到忐忑。

「報告。」

聽見聲音,張老師抬起頭,見一名陌生的女學生朝她走來,面上帶著些許不安,她瞭然於心,放下手上資料,站起身朝那名學生一笑,「方朝雨嗎?」

女學生點點頭。

「那好,妳在這等我一下,我待會帶妳去班上。」

方朝雨站在原地,等待期間她左顧右盼,無意間看到張老師桌上的資料。

那疊散亂資料上,其中有張寫著她的名字,方朝雨忍不住好奇地看了看,便見到自己名字上方二字:程南。

「我好了,我們走吧。」張老師的聲音從旁而來,順著方朝雨的視線看去,隨即失笑,「妳很好奇還有誰嗎?」

聞言,方朝雨趕緊斂起視線,略尷尬地一笑,搖搖頭,趕緊跟著張老師離開辦公室。

走廊上,張老師閒聊道:「這學期班上的轉學生只有妳,不過……還有一個復學生。」

方朝雨輕輕地嗯了聲。

師生二人走到二年七班門口,在進入教室前,張老師側頭對方朝雨說道:「等會進教室後,要先麻煩妳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不用太緊張,我不會讓妳做自我介紹,等妳在班裡待了一陣子,自然就會跟班上同學熟了。」

方朝雨點點頭,不用自我介紹讓她鬆了口氣。

走進教室後,方朝雨走到講臺上,背對躁動的同學,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一筆一畫寫得端正清楚,張老師滿意地點點頭。當方朝雨放下粉筆後,張老師對著全班說道:「朝雨是這學期的轉學生,大家要多幫忙。」隨即指向靠窗邊的位子,讓方朝雨先入座。

對於方朝雨的加入,同學們竊竊私語、議論紛紛,最後是張老師出聲喝止才讓班上恢復秩序並開始上課。

國文課結束後,本要直接離開的張老師被幾個學生圍住,她無奈一笑,「怎麼了?」

「老師,聽說我們班還有復學生喔?」八卦在學生之間總是流傳得迅速,張老師頓了下,道:「這又是從哪裡聽到的?」

「就聽隔壁班老師說的啊!」另位學生繼續問道:「是不是之前休學的學姊?」

面對學生你一言、我一語的追問,張老師感到有些頭疼,擺擺手,「好了好了,總之之後就知道了。」

張老師欲蓋彌彰的回答反而激起大家好奇心,在她走後,討論更甚,也給坐在附近的方朝雨全聽見了。

「嗨。」

在方朝雨的座位前方忽地多了兩個人,方朝雨一抬頭,便見到兩個笑容滿面的女學生站在她面前,「不好意思啊,妳有想參加什麼社團嗎?因為我是學藝,要將大家的社團名單交到學務處。」她一邊說一邊將社團列表放到方朝雨桌上,「妳慢慢看,中午再跟我說,或是直接去學務處跟訓育組長說也可以。」

「好,謝謝。」

接過學藝遞來的紙張,方朝雨瀏覽了一遍,一時之間也選不出自己想參加的社團,於是她決定中午到學務處詢問各社團情況。

上課鐘聲響起,同學回到各自座位上。方朝雨前面坐著方才那群纏著老師的學生。趁著老師還未進教室的空檔,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關於復學生的事。

其中,一個綁著馬尾的女生煞有其事地說道:「我聽我姊的朋友說,那個程南這學期應該升上高三,但因為她休學一年,所以才會在我們班上。」

「知道程南為什麼要休學嗎?」另個短髮的女生好奇地問。

「原因不清楚,不過我姊朋友說,程南滿渣的,只要女生跟她告白她就會答應,完全沒在挑,誰都可以。」

「真的假的……」

幾人的竊竊私語在下堂課老師走進教室後便中止。方朝雨看似寫著講義,實則一字不漏地聽了。

一個早上過去,只有幾個人與方朝雨搭話,這讓方朝雨不禁鬆口氣。本就不擅交際的她,在進班之前是有些擔憂,生怕大家會繞著她問各式各樣的問題。不過,因為有這位神祕的復學生分散了大家注意力,這才讓方朝雨不至於成為焦點。

中午用完餐後,方朝雨便離開教室到學務處。一踏進學務處,方朝雨便看到訓育組長正在位子上與另名女學生聊天,很快地,他注意到有些手足無措的方朝雨,便問:「同學,怎麼了?」

方朝雨將自己情況說了遍,語畢,那名女學生搶在組長前,興沖沖地說:「可以加入春暉社啊!」

「喂,妳讓她自己選好嗎?」訓育組長無奈地瞪她一眼,後者摸摸自己的後髮,不滿地咕噥:「給個建議而已嘛……」

瞧她一臉委屈,方朝雨失笑。

「目前的話,就這幾個社團還沒滿人。」訓育組長指著自己電腦螢幕繼續說:「春暉、愛心、校刊還有游泳社。」

那名留著及胸長髮的女學生湊到方朝雨旁邊,眼睛眨啊眨的,不放棄地繼續遊說:「妳來春暉社有我罩妳!」

「喂喂喂……」

方朝雨輕笑幾聲,直直地看著眼前活潑的女孩,想了想,道:「好,那就春暉。」

「呦呼!」

「真的?」

一句話引來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訓育組長不可思議地看著隨興的方朝雨,再問一次:「真的?妳不用因為這小孩決定社團,妳的意願比較重要。」

「什麼小孩!」女學生抗議著,「是姚媛!有名有姓的好嗎?」

姚媛……方朝雨看了眼她,再看向訓育組長,點點頭,「嗯,就春暉沒關係。」

「太好啦!」姚媛開心地低聲歡呼,「這樣以後社課我有人陪啦!妳是轉學生對吧?七班?我五班,我跟妳說我們學校……」

方朝雨被姚媛拉著走,聽著她喋喋不休地介紹校園,嘴角弧度微微上揚。

這所新學校似乎……沒有方朝雨想得難熬。


                                   


週三朝會,方朝雨站在班級隊伍最後方,同其他人一起聆聽,偶爾低頭看著鞋子發呆。

冗長且無趣的各處主任致詞完後,輪到主任教官走到臺前,對著底下學生說道:「學期開始,教官室依照往年慣例要來徵選司儀、旗手等等,有興趣的同學歡迎到教官室詢問。這週開始受理報名,請各位同學留意。那麼,今天的朝會就到這,解散。」

聽到這,本來低著頭的方朝雨抬起頭看向司令臺,視線掠過教官,停在身後的司儀身上。

司儀嗎……

在前一所學校,方朝雨也曾留意過司儀的徵選,可上間學校只能由高二、高三的學長姊擔任,連爭取的機會都沒有。現在,方朝雨高二了,面對的卻是全新的環境,這裡的所有一切都令她感到陌生。

這種情況下,她該主動參加徵選嗎……

「朝雨?」

方朝雨回過神,是姚媛朝她走來,「妳怎麼在發呆?」

方朝雨尷尬地笑了笑,搖搖頭。

兩人並肩而走,姚媛問道:「下午就是春暉社第一次社課,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社課教室?」

方朝雨點頭,頓了下,問:「春暉社實際上是在做什麼的?」

說到這姚媛就來勁了,她亮晶晶的大眼含著笑意,滔滔不絕地說道:「春暉社其實就是服務性的社團啦!我記得高一的時候,因為跟學長姊比較熟,所以時常跟他們一起去幫學校協辦各種活動;對外的話像是去淨灘、育幼院參訪之類的,我也幫忙募捐過發票,是很好玩的社團。」

方朝雨點點頭,這麼聽著竟也感到些許期待。

「我想想喔……除了這些以外,大概就是會常跑教官室吧。」姚媛一邊回想高一的情況一邊說道:「像之前教官他們在選司儀的時候,我也有去幫忙。」

聽見「司儀」二字,方朝雨定眼看了看姚媛,有些遲疑是否要問,在她準備打退堂鼓時,姚媛先一步問:「妳是不是對司儀有興趣啊?」

方朝雨一愣,那被看穿的窘迫讓姚媛大笑,「妳好好懂啊!妳好奇什麼儘管問!司儀的話……這樣吧,下午社課結束後我們一起去教官室拿報名表?」

方朝雨淺哂道:「好。」

「不過,妳怎麼會想當司儀?」姚媛疑惑問道。

方朝雨默了會,沉吟半晌,答道:「因為當司儀的話,就不用曬太陽了。」

姚媛哈哈大笑,直嚷道:「我喜歡這個原因!那下午見啦!」

有了下午的期待,方朝雨覺得早上的課程似乎也沒有那麼無趣了。

中午午休結束後,姚媛準時出現在七班。幾個認得姚媛的都一一跟她打招呼,見狀,方朝雨不禁道:「妳人緣很好。」

姚媛有些赧然,食指刮了刮自己的鼻梁,「也沒有啦……走走!我們快點去!」

午休過後,校園彷彿甦醒起來,四處都是社團活動的歡笑聲與吆喝聲。在校風自由的校園中,一學期的六次社課無疑是一項全校性的重要活動。

兩人下樓走到了教學大樓的後方庭院,姚媛介紹道:「春暉社隸屬於教官室,連指導老師都是教官。」她一邊說一邊指著一身軍綠色制服、綁馬尾的女教官道:「大家都很怕繡繡,因為她罵人很凶。」

「繡繡?」方朝雨對這可愛的暱稱有些疑惑。

「對啊,因為教官叫連繡琪,所以大家都叫她繡繡。」

兩人窩在階梯上正聊天到一半,姚媛的肩膀被拍了下,她一回頭便看到其餘幾個身穿社服的社幹,每一個都瞪著她。

「姚、媛!妳還不趕快換上社服!妳不是副社長嗎!」

姚媛吐吐舌,在方朝雨錯愕的目光下,脫下自己上身的體育服,裡面正是春暉社的社服。

「妳……」方朝雨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敵不過其餘社幹的目光壓力,姚媛只好很快地說道:「晚點再跟妳解釋。」

縱然有再多疑惑,方朝雨也只能吞回肚裡,愣愣地點頭,看著姚媛跟著其他社幹一同走到前方,站到所有社員前。

一身軍綠教官服的連繡琪掃了眼底下學生,用著低沉而不嘶啞的嗓音徐緩道:「大家好,我是連繡琪。今天是春暉社的第一次社課,我沒什麼要說的,接下來的時間,我想就交給社長,要是你們有問題就找他。」

簡短介紹完後,連繡琪便回教官室,而另名褐髮男同學站了出來,「各位好,我是春暉社社長。春暉社以團康、童子軍相關活動為主,除非剛好碰到學校活動,那麼社課時我們就會改去支援。順便說一下,第三次社課我們會與游泳社一起烤肉,那麼,現在我先將大家簡單分組……」

一次社課有兩節課,總共兩小時。在社課結束後,姚媛蹭到方朝雨旁邊問道:「怎麼樣?不會很無聊吧?」

方朝雨看著明亮的她,輕抬眉梢,「這就是妳拐我進春暉社的原因?」

姚媛大笑幾聲,「對,推薦自己的社團很正常吧?」

「但妳怎麼不跟我說?」

姚媛笑意收起幾分,脣角掛著淺淺的弧度,「我覺得,我並不適合當副社長……當然我還是很喜歡春暉社的。」

方朝雨點點頭,不再問下去,鐘聲也在此刻迴盪校園,兩人並肩離開大樓後方空地。

經過教官室時,姚媛將方朝雨拉進去一邊道:「妳不是對司儀有興趣嗎?走,我們去問問看!」

「欸……」方朝雨敵不過姚媛的行動力,直接被拉進教官室,根本沒有時間猶豫。

而當姚媛踏進教官室,方要出聲,便對上一張熟悉的面孔,她不由一怔。

這個人……

方朝雨隨後跟進教官室裡,順著姚媛的視線望去,有個身穿便服、綁著小馬尾的高䠷女生正站在教官位子前,似乎與教官們正歡談到一半。

很快地,那女生的視線從姚媛身上移開,又與另名男教官聊起天來。一名女教官注意到兩人,出聲問道:「姚媛,有什麼事?」

姚媛回過神,神色自若地道:「我想問司儀的事!」

「妳當司儀還不吵死全校?」不知道是哪位教官出言犀利,教官室內頓時哄堂大笑。姚媛氣得跳腳,狠狠瞪了每一個教官。

方才姚媛臉上的震驚,彷彿像是錯覺一般。

連繡琪不忍再捉弄她,忍笑道:「好好,開玩笑的,是妳旁邊的同學想報名吧?」

被點名的方朝雨抬起頭,目光不經意迎上紮著小馬尾的女孩,短短幾秒便移開了,可對方的樣子,卻印在腦海中。

看著連繡琪,方朝雨應道:「是我。」

連繡琪將報名表遞給方朝雨,「這週報名截止,下週會進行面試,記得來參加。」

「好懷念啊。」一旁的女孩突然出聲插話,引起在場幾人注意。連繡琪看向她,「是誰要休學的?」

方朝雨一愣,那女孩倒是不甚在意地聳聳肩,「沒辦法啊……過陣子會回來上課啦!」

無意聽別人聊天的姚媛拉著方朝雨離開教官室,卻見她若有所思,姚媛便問道:「怎麼了?」

「剛剛聽教官說那個女生休學,我就想到一個人……」方朝雨沉吟半晌,開口問:「姚媛,妳認識程南嗎?」

姚媛愣了下,「妳……怎麼會知道程南?」

見姚媛訝異的表情,方朝雨小心翼翼地說道:「就,聽說她是我們班的復學生。」

話落,方朝雨看向姚媛,見到她神情複雜,抿了下脣,沉默不語。

默了會,姚媛才開口道:「關於她的事情……我只能說,我不太喜歡她。」姚媛像是想起什麼,臉色微變,聲音低了幾分,「可以的話,妳最好也離她遠些,她不是什麼好人。」

方朝雨忽然想起前幾天聽到關於程南的傳言,此刻又見姚媛對程南的厭惡,微微蹙起眉,卻又不禁感到疑惑。

程南……真的是那麼糟糕的一個人嗎?


                                   


期初的司儀徵選辦在星期五中午。

陽光煦暖,令人昏昏欲睡。剛用完餐的方朝雨走出教室,並未直接走向教官室,而是趴在欄杆上發呆。

她真的去爭取了。

在溫暖的陽光下,方朝雨瞇起眼,像隻貓兒般慵懶,恍恍惚惚地想起家裡曾養過的橘貓——

「這隻小貓跟妳的眼睛一樣,圓滾滾的。」在領養家裡那隻小貓時,父親曾看著小貓,再對著母親這麼說:「很美。」

父親的滿目溫柔,如乘載星海,方朝雨至今仍舊記得,記得所有的一切,包括母親的笑容……

「朝雨?」

方朝雨回過神,見到不知從哪冒出的姚媛,愣了下,隨即一笑。

「嘿,妳睡著了嗎?」

對上姚媛帶笑的眼睛,方朝雨嗔她一眼,說道:「我才沒有。」午休的鐘聲響起,兩人互看一眼,姚媛主動挽起她的手,「走吧!我陪妳去。」

方朝雨微愣,隨後笑了笑,點點頭。

兩人一邊小聲交談一邊走向教官室。一下樓,便見到已有一群人在教官室外聚集。
見狀,姚媛說道:「報名的人意外的多啊……記得去年沒這麼多人的。」方朝雨才剛感到忐忑,姚媛便鄭重地說道:「妳一定沒問題的。」

方朝雨一愣,迎上姚媛毫無遲疑的目光,不禁笑了。

十二點四十分,連繡琪與幾位教官一同走出教官室,連繡琪看了看本次參加司儀徵選的學生,開口道:「各位同學好,很高興看到大家踴躍參與這次徵選,現在請跟我到隔壁的彈性教室。」

方朝雨隨著人群走到隔壁教室前,姚媛給了她一個大大的微笑,方朝雨覺得,一切似乎都會很順利。

走進教室各自入座後,連繡琪拿出一個籤筒,站在講臺上道:「講稿分為兩部分,第一,是每週週會與重要典禮上的講稿,第二是隨機講稿,兩段總長三分鐘。唱名到的同學請來前面抽題,同時開始準備內容,準備時間只有三十秒,結束後我會按鈴。以上,有問題嗎?」

連繡琪環視底下學生,見無人提問後她繼續說道:「再來介紹一下今天評審,有我以及另外兩位教官與音樂班老師,最後還有一位學姊。學姊在司儀這方面有相當豐富的經驗,我們特別請她過來一起評分。」

聽著連繡琪的話,方朝雨往評審席望去,確實有一位女生戴著鴨舌帽,朝大家微微一笑後又低下頭。

「那麼,三分鐘後開始。」

方朝雨暗暗深呼吸,有些緊張,不知道自己會抽到怎樣的講稿,也令她忐忑不已。剛萌生些許悔意,她不經意抬頭,剛好迎上評審席上女孩的視線。

兩人四目相迎,女孩率先微微一笑,不知怎麼地,方朝雨看著竟覺得有些心安,不那麼緊張了。

「時間到,現在開始。第一位,一年八班,吳詩恩同學。」

要做司儀並非易事,需要一定的穩定性,看到臺下的人不緊張而能正常發揮是最基本的條件,再來聲音須具一定的品質,不能太輕細也不能太粗啞,這些都列為評分之一。

方朝雨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盡力而為。

「下一位,二年七班,方朝雨。」

被唱名到的方朝雨站起身,目光掠過評審席,看見女孩給她一個鼓勵笑容,彷彿也給了她勇氣。

方朝雨輕吁口氣,從籤筒中抽出籤,打開一看,有些愣住。

這個課文……她在之前學校沒有讀過。快速瀏覽了一下上下部分的講稿,方朝雨知道,要拿分只能靠第一部分的講稿了。

「程南。」

戴著鴨舌帽的她聞聲,轉頭看向連繡琪,「怎麼了?」

「這女生就是妳之後班上的轉學生。」連繡琪壓低聲音說道。程南愣了下,定眼看著方朝雨的側臉,微微點頭。

三十秒一到,鈴聲響起,方朝雨手拿麥克風,朝底下微微點頭後,開口念稿。

聽見方朝雨的嗓音,本低著頭的程南抬起頭,放下支著下頷的手看著方朝雨,專心聆聽每一個咬字,在第一部分結束後,她微微一笑。

聲音很好,咬字也清晰,挺好的,程南想。

朗誦第二部分的課文時,方朝雨聲音微顫,嗓音裡有著遲疑,但仍佯裝鎮定地高聲朗誦,兩旁教官皆微微蹙眉,低頭評分,惟程南面色不改,靜靜看著方朝雨。

臺上的方朝雨感覺到了一旁視線,朗誦途中往旁一看,迎上程南平靜的目光,在溫和的視線下,方朝雨念完了她的講稿。

走下臺前,她深深一鞠躬,眼眶有些酸。再抬起頭時,她收起情緒回到座位,仍聽得見自己怦通怦通的心跳聲。

下課鐘聲響起,心急如焚的姚媛一見到方朝雨走出教室立刻湊上前關心,「還好嗎?」

方朝雨有些難過地擠出笑容,「我好像搞砸了。」

聞言,姚媛一愣,眼神黯下,拍拍方朝雨的肩膀。

兩人離開前,姚媛往教室裡頭一瞧,看著評審老師們,內心祈禱方朝雨可以順利當上司儀。而方朝雨仰頭看向晴朗無雲的天空,內心感到有些惆悵與歉疚。

她很想跟母親道歉,因為自己搞砸了這次徵選,沒能成為跟母親一樣優秀的司儀。

那望著天空的側臉,恰巧落進程南眼底。

程南剛走出教室,便見到不遠處的方朝雨與姚媛,她注意到了方朝雨,也見到了她有些悲傷的側臉。

不知為什麼,程南忽然有種想上前的衝動,想告訴她,一切沒那麼糟的。

但是最終,程南並沒有這麼做,只是壓低帽子,轉身離開。

隔週的週一早晨,司儀名單貼在教官室外。

不抱任何希望的方朝雨瞥了眼教官室,欲直接上樓的她,卻被喊住。

「方朝雨。」

方朝雨愣住,往聲源一瞧,一張陌生又熟悉的面容正朝著自己微微一笑。方朝雨遲疑地看著她,「妳……」

「不認得我了?」

眼前身穿制服的女孩比自己高半顆頭,隨興將上衣紮在長褲裡,手放在書包揹帶上,笑彎雙眼。

見方朝雨一臉茫然,她想了想,將一隻手放在自己額前裝作帽沿,方朝雨立刻睜大眼,「妳是那天的人!」

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評審團中的學姊!

「嗯哼。」程南咧開笑,指了指名單,「妳不看看嗎?」

方朝雨因為程南的話而被勾起好奇心,慢慢走近教官室,遲疑地看著名單,後睜大眼。

她……入選了。

「恭喜。」程南落下恭賀,便走過方朝雨直接上樓。

方朝雨跟上後,踩了幾階灑落地面的細碎晨光,出聲叫住她:「等等。」

程南停下,側過身望著方朝雨。站在暗處的她,神情有些模糊不清。

方朝雨略急促問道:「為什麼?」

程南笑而不語,轉身就往樓上走,留下一臉茫然的方朝雨站在那。

那個笑容……不知怎麼地,讓方朝雨覺得有些溫暖。


                                   


週一,振奮學生精神的不是老師們的教誨,是八卦。

方朝雨一踏進教室,便感覺到陣陣騷動。在班上沒有熟識同學的她只能坐在座位上聽別人談論。

忽地,她聽到後方同學說道:「聽說,今天程南會進班上課。」

「真的?終於啊,開學都多久了……」另個女同學如此說。

原來是復學生的事。方朝雨才正想到姚媛的話,班導張老師便自前門走進教室,全班靜下,不一會,另一位學生跟著走進教室。

方朝雨望向門口,雙眼睜大。

「程南,妳坐那後面好了。」張老師說道。

本來趴在桌上的方朝雨立刻坐起身挺直背脊,不敢置信地看著程南──已有數面之緣的評審學姊,就是程南!

那個被傳戲弄他人感情、誰都可以的學姊……

程南環視班上,迎上方朝雨錯愕的目光,輕輕一笑,後邁開長腿走向最後面的位子。

她一坐下,便感覺到四周的竊竊私語,與不甚友好的視線。離開學校已經一年了,這種情況是她復學前便猜想得到的。

程南視若無睹,感到無趣萬分,惟有那麼一個人的反應,卻讓她覺得有趣──

那便是方朝雨。心事都寫在臉上的方朝雨滿臉驚愕,讓程南不禁失笑。

下課,曾問過方朝雨社團一事的學藝股長照樣走到程南座位前,只是在她開口前,程南便道:「如果妳要問我社團的話,我是游泳社的,也已經跟學務處報備了。」

目的達成後,學藝股長一溜煙地跑走了,各處視線也隨即避開,不與程南對到眼。

一早上過去,程南的討論度稍微降低,可方朝雨心中仍充滿疑惑,而這疑惑,現在只有一個人可以替她解答。

「朝雨。」

聞聲,方朝雨往窗旁一看,是姚媛跑過來找她。方朝雨站起身走往門口,見姚媛東張西望的,她問:「妳是在看程南嗎?」

被說中的姚媛摸摸自己後髮,略尷尬地一笑,「是啊……我聽說程南今天來上課了?」

方朝雨點頭,指著教室後方道:「她就坐最後面,不過現在人不在教室。」

「無所謂啦,我只是有點好奇。不管了!我們去吃午餐。」

話落,兩人便一起走到教室後方走廊的閒置課桌椅上用餐,吃到一半,姚媛班上的女生急忙來找她,「姚媛!」

姚媛一邊收拾餐盒一邊應:「怎麼了?」

「有學妹跑到高二這邊來找程南告白!妳要不要去看?」

話落,姚媛和方朝雨皆是一愣,互看一眼,雙雙拿著餐盒起身走向二年七班。遠遠地便看到一群人站在七班外,三人勉強站到前面,便看到程南與學妹正站在那。

「程南學姊。」

視線匯聚之處,是一個有著一頭甜美微捲髮的學妹。方朝雨正想問她是誰時,便聽到姚媛驚呼道:「那不是杜歆妍嗎?她怎麼……不會吧?」

「怎麼回事?」見姚媛面露訝異,方朝雨問:「她很有名嗎?」

「她是今年剛升高一的學妹,因為長得很可愛,一入學就被討論,我們班也有不少男生想認識她。」姚媛回道。

一雙雙眼睛正盯著程南與杜歆妍,四周盡是嘰嘰喳喳的討論聲,程南置若罔聞,可眼前的陌生學妹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學姊好,我是一年級的,我叫──」

「歆妍學妹。」程南打斷了她,掛著坦蕩的笑容。

聽到程南叫出自己的名字,杜歆妍一面欣喜一面訝異,又聽到程南解釋道:「剛才聽到別人說的。我想直接問妳,是不是想跟我告白?」

杜歆妍一愣,遲疑地點點頭。

程南仍掛著微笑,目光幽深。她靜靜地望著杜歆妍,對方似乎說了些什麼,她有些恍然。

令她回過神的,是熟悉得聽過數十次的那一句話──

「我想跟妳交往。」

程南神情平靜,眼裡毫無波瀾,平聲道:「可以喔。」

沒料到程南真如傳言中的隨意,一時之間,杜歆妍竟語塞。程南又說:「妳喜歡我的話,就可以。」

午休鐘聲也在這一刻伴著兩人的一字一句,傳入了方朝雨耳裡。

「都聚在這做什麼?全部回教室午休了!」不知從何處出現的教官聲音宏亮地驅趕看熱鬧的人群。方朝雨回教室前,往後門一望,迎上程南的目光。

短短幾秒,程南便移開視線了。方朝雨也收回目光,低著頭回教室。

這所有的一切,都超乎了方朝雨所想。不知怎麼地,她總覺得此刻的程南並非那天徵選時的程南。當時給她溫暖微笑的人,與剛剛隨意答應別人告白的人真的是同一人嗎……

方朝雨想不明白。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子?雙方交往,又是如何?

從未對別人產生「喜歡」這種情愫的方朝雨,一下午都在反覆想這些問題。那些關於感情的事情,對她而言,實在太陌生了。

可是,她知道,絕對不該是這樣的。

「方朝雨?」

聞聲,方朝雨停下,往後一看,竟是程南。她有些訝異,但一看到程南掛在臉上的笑容,便覺得似乎是自己小題大作了。

正值放學,學生零星,方朝雨等程南走到自己旁邊後才邁開腳步。程南在旁看著有趣,開口道:「我以為妳看到我會直接走掉。」

聞言,方朝雨疑惑地看著程南,「為什麼?」

沒料到方朝雨會如此反問,程南有些愣住,定眼看了看方朝雨,遲疑地說:「一般人……都會這樣子的吧?」

這話讓方朝雨眉頭微皺,「所以,為什麼?我的意思是,一般人會怎麼樣?」

看進程南的雙眼,方朝雨想起午間的事,愣愣地問:「妳不會是說中午的事吧?」

程南回過神,點頭。但這讓方朝雨更感疑惑,只能試著去推測,「妳覺得妳中午的行為應該會讓我討厭妳?」

薄暮時分,橘橙色的暖光灑在兩人身上,在地上拉出長長的倒影。迎著光,慢慢走向門口。

她的聲音,如此刻的光一般輕薄。

「妳不討厭……才是一件奇怪的事吧。」程南說。

風來雲散,光更加耀眼。

「比起討厭,我更感到不理解。」方朝雨思索著,一邊道:「難道兩人在一起不是為了喜歡嗎?」

程南笑了。

在往後的日子裡,偶爾午夜夢迴間,方朝雨總會恍恍惚惚地想起程南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讓人看得很難過。

「如果今天,不是杜歆妍告白,而是妳的話……」程南停下腳步,望向眼前的方朝雨,笑了笑,「我也可以的,不管是誰我都可以。」

方朝雨一愣,那樣的神情似乎輕視著她,這讓方朝雨感到不快。她板起臉道:「我不會喜歡妳的。」

「那麼,妳喜歡過誰嗎?」

方朝雨皺眉,「沒有,我沒有喜歡過任何人。」

程南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漫不經心的態度讓方朝雨莫名來氣,咬著牙又說:「我雖然沒有喜歡過誰,但絕不會喜歡像妳這樣輕視感情的人。」

程南凝視著她,彎彎脣角,輕道:「那就好。」

方朝雨還來不及細想此話為何,程南便邁開腳步走往校門口,留下方朝雨在後怔然。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