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遊戲結束之前02:支配禁止
  • 遊戲結束之前02:支配禁止

  • 系列名:輕世代系列
  • ISBN13:9789863619062
  • 出版社:三日月
  • 作者:草子信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20/09/30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 促銷優惠:2021三民動漫祭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生存守則②:
敵人和朋友,只有一線之隔。

高智商玩家╳偏執系犯罪者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作者草子信懸疑力作第二彈
特邀新銳繪師日々繪製精美封面

隨著鑰匙爭奪任務開啟,
島中隱藏的陰謀也逐漸顯露獠牙。
玩家「盟友」的意外邀約,
神祕敵人的殘酷追殺,
當死亡的腳步不斷迫近,
左牧只能依循紛亂線索的指引,
來到一座無人的廢棄之「巢」……

而等待在前方的,
究竟是敵,抑或是友?
「你不應該太相信別人,左牧先生。」

草子信

喜歡跳脫框架寫故事的臺灣作家,有著時時刻刻都能萌生新坑的能力,但由於靈感太多手不夠用,所以每天都在幻想自己能長出N隻觸手來增加挖坑速度。

繪者簡介
日々


畫圖的。
最近剛還清無人島的債款。

楔子
規則一:玩家集會不受規則限制
規則二:罪犯可以殺害玩家
規則三:一般罪犯可以任意更換搭檔
規則四:允許搜刮無人「巢」的物資
規則五:夜晚只有「面具型」能自由行動
規則六:AI不會偏袒任何玩家
規則七:毒氣由島中心向外擴散
規則八:失去面具型罪犯的玩家可重新起步
規則九:罪犯與玩家之間無身分差異
規則十:死亡是玩家的解脫方式
後記

規則一:玩家集會不受規則限制

博廣和這次召集所有玩家的集會,屬於玩家之間的私下互動,並不受遊戲規則限制,但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將自己的搭檔留在距離帳篷三百公尺左右的地方。
雖然把梟跟兔子留在那裡很讓人擔心,可左牧也沒辦法,不照著做,就等於和其他玩家為敵。
他有必須待在島上的理由,說什麼也不能在這種時候引發問題。
當他進入帳篷後,立刻被衝過來的黃耀雪緊緊抱住。
「小牧!」
「噗嗯──」
左牧差點因為他的撞擊而吐血,加上他對自己的親暱稱呼,簡直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很快地,他就成為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連正一也吃驚地看著他。
「嗚哇啊啊啊,真的是小牧!廣和先生說你會來是真的!」黃耀雪開心不已,根本沒把其他人的目光當回事,在左牧面前嚎啕大哭起來。
「等等,你、你……你幹嘛?」左牧被他搞得好混亂。
明明之前遇到黃耀雪的時候,他不是這種個性啊!
難道是因為從鬼門關走過一回,所以性格大變?
正一看到左牧慌慌張張的模樣,趕緊過來替他把人推開。
黃耀雪很不高興,硬是巴著左牧不放。
「你幹嘛?別打擾我。」
「我是看左牧很困擾……」
黃耀雪噘嘴反駁:「老子可是小牧的好兄弟。」
正一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左牧,左牧急忙搖頭否認。
「哎呀,你幹嘛害羞?」黃耀雪直接把左牧的頭壓住,開心地揉亂他的頭髮。
就在左牧的忍耐閥值已經快到極限時,黃耀雪被人從後面揪住衣領,拎了起來。
「你在做什麼有趣的事情呢?」
笑盈盈地用充滿威脅的口吻提問的,正是這次的集會召集人──博廣和。
黃耀雪一看見他臉都綠了,急急忙忙掙脫,躲到左牧的背後。
「別碰老子,你這大魔王!」
「這是對救命恩人說的話?」
「救我的人是小牧,你也只是想要討好他才會幫忙。」
「嗯──你說的沒錯,不過你可別忘記了,沒有我的幫忙,你根本活不到現在。」
這雖然是事實,但從博廣和的嘴裡說出來,就格外討人厭。
左牧本來沒有打算引人注目,可在這種情況下,實在有點困難。
而且他從鑰匙爭奪任務之後就沒有和黃耀雪聯繫,誰知道他會變成自己的瘋狂粉絲,還親暱地叫他「小牧」。
要是兔子看到現在的情況,肯定會發瘋吧。
「拜託你們別鬧了,今天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討論?如果你們再繼續浪費時間,我馬上走人。」
這句話果然讓黃耀雪和博廣和安靜下來。沒想到左牧一開口,就讓兩人乖乖聽話,正一倒是相當意外。畢竟博廣和不久前還打算殺死他們,現在表現出的態度,卻與之前大相逕庭。
正一不由得佩服起左牧,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有馴服野獸的能力,不管是傲慢的毒蛇還是噬血的兔子,全都被他緊緊套牢。
「這新人說得沒錯,廣和,我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來的,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一名玩家臭著臉走過來,將手搭在博廣和肩上,但博廣和瞬間轉過頭,用陰冷至極的表情盯著對方,差點沒把人給嚇死。
那名玩家冷汗直冒,下意識將手收回,甚至還能看見他有些顫抖。
這才是面對博廣和時應該有的反應啊,左牧不禁在心裡這麼想。
「人應該已經集合得差不多了吧?那就不應該再浪費時間,每個玩家在這座島上的時間都是很寶貴的,更不用說這裡還是毫無掩體的平原,萬一真有人打算把我們一網打盡,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你不用擔心,周圍有我的人鎮守,我敢跟你保證,就連一隻松鼠都進不來。」
同樣的,這表示也沒有任何人能夠離開。
左牧沒把他的話當成玩笑或耳邊風,正因為是博廣和,所以他說出口的話絕對不能片面解釋。
博廣和對待這名玩家的態度和對待左牧完全不同,他臉上雖然堆滿笑容,卻感覺不到一絲善意。即便沒有不懷好意,也依舊令人冷汗直冒。
「你昨天通知我的時候聽起來很急切,再繼續浪費時間,對我們都沒有好處。」
左牧想盡快離開博廣和身邊,說實話,待在他身邊太令人窒息了,感覺只要稍一分心,就會被他反咬一口。
他特地選在集合時間的最後幾分鐘才到場,就是想不浪費時間,想趕緊結束集會。
「沒錯,這件事確實很緊急,或許也是所有玩家目前最大的危機。不過,僅止於在場所有人──」
玩家們的目光早就已經聚集在他們身上,博廣和也趁著這機會,直接宣布此次集會的重點。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就算能理解博廣和的意思,還是會為了他發號施令的姿態而感到不爽。
「你的態度真讓人討厭,要不是因為覺得合作比較好,恐怕包括我在內,沒人想跟你聯手。」一名皮膚有些黝黑的玩家雙手環胸,十分不快地冷哼。
博廣和瞇起眼睛看著這名比他矮小的玩家,忍不住勾起嘴角:「呵,還真敢說。上回你們為了殺掉那個男人,不是被虐得挺慘的?甚至還賠上兩個同伴的性命。」
左牧可以看見那個人因博廣和的挑釁,眉間滿是怒火,就像是要把博廣和碎屍萬斷。
關於上次的鑰匙爭奪任務,他知道的並不多,畢竟那時幾乎都在和黃耀雪他們想辦法逃離守墓人,和其他人相比,簡直是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除了博廣和告訴他,另外兩個死者不是持有四把鑰匙的玩家之外,他什麼都不知道。單就這點來說,和他差不多時間登陸島上的黃耀雪也一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黃耀雪直接切入主題,「我們兩個跟你們這些老手不同,我們可是完全沒有頭緒,今天會來也是因為想知道事情經過。」
「菜鳥就乖乖閉嘴,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博廣和要找你們,但你們根本無法替代死去的那兩個玩家。」一個帶著眼鏡,一副高知識分子模樣的玩家,冷冷地反駁黃耀雪。
黃耀雪當然不可能乖乖讓他這樣說自己,忍不住氣得咬牙回嘴:「你說什麼?可別小看我!」
「哼,有本事的話就讓我看看,別在那裡像條野狗亂吠。」
「野野野、野狗?你這混──」
「冷靜點,他說的確實是實話。」左牧一開口,不只黃耀雪,連眼鏡男也嚇了一跳。
因為他不認為左牧是那種會乖乖承認自己實力弱的人,沒想到情況居然出乎他意料之外。
「小牧,你認真的嗎?臭眼鏡可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裡欸!」
「任誰都不會相信才剛來島上沒多久的玩家會比他們這些老手強。還有別叫我小牧。」
左牧說得很有道理,黃耀雪也無法反駁,只能自己生悶氣。
看著兩人交談的眼鏡男,有些讚賞地推了下鏡框,直盯著左牧看。
這個男人的客觀看法和冷靜思考確實有點看頭,他好像可以明白為什麼博廣和會看上他了。
小小插曲結束後,博廣和繼續說道:「上次聯手失利的事,我想這裡的大部分玩家都知道原因。那個人不但完美迴避你們的進攻,還反過來殺掉兩名玩家,甚至讓所有人負傷,這表明對方手裡有比我們更強大的棋子。」
「他們不知道從哪找來那些面具型罪犯,無論是移動速度還是攻擊動作,都是我們手邊的面具型罪犯應付不來的。」皮膚黝黑的玩家提起這件事的時候,語氣還有點顫抖。
其他人也跟著陷入沉默,氣氛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直到正一開口說話:「我們就是為了調查這件事才會聚集在這裡的,不是嗎?那個人不也清楚表明,會在下一次鑰匙爭奪任務之前把我們全部殺掉。」
左牧靜靜聽著正一說話,若有所思地低頭思考。
「你說過,並不是所有玩家都會來這裡對吧?」他清點完帳篷內的人數,明顯少了幾個人,「其他人是不想和你合作,還是說他們打算自己處理?」
「不。」博廣和垂下眼來,「有些傢伙臣服於對方的力量,甘願當他的小弟,有些人則是選擇旁觀。」
左牧有些意外,那些玩家難道不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被背叛?
不過這麼做也很正常,畢竟和強者同一陣線,自己死亡的機率也會降低不少。
他猜想其中有些人大概已經放棄希望,所以才會選擇這麼做,這樣至少能活得久一點。
這也就表示,他們應該被對方所擁有的實力和力量嚇得不輕。
除去兩名死亡的玩家和許靖傑,和博廣和一樣,仍想殺掉對方的只有包含他在內的九個人,而目前玩家人數只剩下十四名,照理說,他們有人數上的優勢。
「但就算我們人多,也不見得能夠打得贏吧?畢竟上次你們也是多數人聯手圍剿那個玩家不是嗎?」他坦白說事實。這些話傳入其他人耳中,每個人都露出沮喪或難看的臉色,但同時也勾起他們的戰鬥欲望。
「這樣正好,我就想看看那個混蛋打算怎麼幹掉我!」皮膚黝黑的玩家發狂似地大笑,看起來有點中二。
正一苦笑道:「就算沒來,也不代表他們全都成了對方的走狗。」
「無論是不是,他們都會成為很難預判的變數,最好還是調查一下。」
「調查的話,我這邊已經開始進行了。」博廣和說完,從桌上拿起文件,各自交給在場所有人,「你們回去之後再看,利用遊戲之外的時間。另外還有這個。」
他拿出一個像是徽章一樣的東西,圖樣是翅膀,設計還滿好看的,不過這絕對不可能只是單純的飾品。
「這是行動分享器,連線系統是我個人專屬的安全網,不會被發現監聽。彼此聯絡的時候記得使用它,免得被敵人察覺我們的行動。對方手裡也有很厲害的程式設計師,不能大意。」
這年頭每個人都流行帶著駭客嗎?左牧忍不住在內心吐槽。
「距離下次的鑰匙爭奪任務還有一段時間,我們的合作關係在殺掉他之後就會自動結束,屆時這個分享器也會無法使用。另外還有件事──」博廣和垂下眉毛,冷聲道:「萬一我死了,合作關係也算結束。」
從未聽過博廣和說出這種話,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就連左牧也瞪大眼睛。
那條毒蛇竟然會做出這種假設,看來事情比他想得還要嚴重。
他低頭看著手中的文件,沉思不語。
為什麼打從他加入遊戲後,就沒有發生過一件好事?

博廣和召集玩家集會所花費的時間沒有他想像中的久。整體而言,大概才三、四十分鐘而已,原本他以為會耗費更多時間。
這段期間,他們約定好幾個有合作關係的玩家之間禁止殺戮。畢竟自相殘殺沒有好處,更何況,要是再減少同伴人數,也只會讓他們變得更加不利。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因此沒有人否決這個約定。
為了不被黃耀雪纏住不放,左牧稍微花了點時間繞過他,和正一也只是稍微打個招呼後便各自離開。對他來說,黃耀雪的「崇拜」和「信任」讓他覺得十分棘手。
暫時回到「巢」的左牧,拿出了博廣和給的文件資料。
看來他是不想要儲存成數位檔案,畢竟在這個地方,數位的東西安全性令人堪憂。
兔子見左牧回來後就臉色凝重地看著那疊文件,只能小心翼翼地趴在沙發椅背上偷看他。
被人這樣直勾勾地盯著,就算左牧想專心也做不到。
「你就不能去做點別的事嗎?」
他實在受不了被兔子整天黏著。剛才也是,他不過才離開幾十分鐘,兔子一見到他出現立刻衝過來抱住他,然後帶著他屈膝往上跳躍,迅速離開。
可以想像,跟著他的正一和黃耀雪看到那畫面肯定十分傻眼,因為連他自己都想找地洞鑽進去。
就算他可以想到事情的發展,也還是習慣不了。
兔子面具上的兩條帶子就像耳朵一樣垂在兩側,看起來怪可憐的。
「我打算和那幾個玩家合作,你可別誤殺對方,我們之間有禁止出手的條約。」
兔子的眼眸寫著滿滿的不願意,就像一個任性的孩子。
他將平板舉過頭,給左牧看。
「不能殺掉姓博的?」
左牧嘆口氣,就知道他會這麼問,果斷回答:「不能。」
「打斷腿呢?」
「說了不行,不管你問幾次都一樣。」
被左牧再次拒絕,兔子也只能垂頭喪氣地放棄。
總算讓兔子放棄,左牧終於可以安靜地好好研究資料。
可以待在「巢」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總之能看多少就先看多少吧。
在他思考的過程中,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時間一到,他便跟著兔子也離開「巢」,開始他們今天的逃命生活。
博廣和要他們照著平常的模式活動,在下次的鑰匙爭奪任務來臨前,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相信聯盟之外的玩家。
他們現在還是沒辦法確定,其他人是不是都已經跟那名持有四把鑰匙的玩家合作。就算知道有人投靠那名玩家,他們也無法確認對方的身分。
依照現在的情況,加上那個人宣告過會在這之前把他們趕盡殺絕,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小心謹慎。
左牧也同意,現在儼然已經演變成派系鬥爭,而且他們本來就是利用人數優勢,減少成員對他們來說相當不利。
博廣和也說過會去調查其他玩家,確定他們的意向,可以的話就把對方拉攏過來,沒辦法就只能先殲滅再說。
畢竟他們不能再讓那持有四把鑰匙的玩家增加更多戰力。
既然不用理會那些問題,左牧就有更多時間調查失蹤玩家的情報。
「總之,先從這裡開始調查吧。」
左牧再次來到之前為了躲避守墓人而闖入的那座廢棄已久的「巢」。兔子雖然疑惑,但還是乖乖帶他過來了。
沒有攜帶平板的兔子沒辦法和左牧溝通,於是只能一直盯著左牧看。
「這裡被廢棄的時間看起來沒有很久,而且上次使用電腦的時候,電腦是待機狀態,也就是說,這裡應該有人使用。」
兔子聽到他這麼說,恍然大悟地敲了一下手掌心。
他拉開椅子坐下,檢查電腦的情況。
每個「巢」的電腦系統內建時間,是玩家登陸島上的日期,並且不會隨時間更動。
不過只有電腦如此,GPS定位手表和平板則不會受此限制。
所以想要知道這個玩家來到島上真正的時間,只要打開「巢」的電腦確認就可以了。
而這臺電腦顯示的時間,大約是在兩年前,和他要調查的失蹤玩家登陸這座島的時間相符。
「遺棄半年的『巢』可能找不到什麼線索,但如果使用這裡的資源,就能避開主辦單位的監視調查了。」左牧轉頭對兔子說,「虧你知道哪裡有廢棄的『巢』,不愧是地頭蛇。」
面對左牧的稱讚,兔子很高興的搔了搔頭髮,甚至能夠看見他的身旁冒出好幾朵小花。
左牧沒有理會,而是摸著下巴思考。
「半年前嗎……不是玩家失蹤的時間,這點有些可惜呢。」
兔子歪頭看著左牧,完全看不透他在想些什麼。
接著左牧又轉而問道:「布魯,你雖然說過這些被遺棄的『巢』能夠使用,但這些『巢』最後應該還是會被處理掉吧?」
「是的,玩家離開遊戲後,『巢』會被拆除,每年會有一週的時間,由外來的建築商負責拆除工作。」
「也就是說,拆除『巢』的頻率是一年一次,所以這裡才會被保留下來嗎?」
「是的,順便一提,拆除開始時間是每年的十一月十五日。」
原來如此,所以雇主才會這麼急著找人參加遊戲,就是想搶在『巢』被拆除之前,讓他們有機會調查。
「不過還不能確定這裡之前是屬於哪個玩家呢……」
電腦裡查不到「巢」的所有者,相關資料似乎都被刪除了,只剩下最基本的功能。
上回來到這裡,根本沒時間搜索,於是這次他跟兔子花了點時間,把這棟雙層樓的屋子徹徹底底逛了一遍。
牆壁留下的彈孔、凌亂的擺設,這裡顯然沒發生什麼好事。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沒見到乾掉的血跡,又或者已經被處理乾淨──不,不可能,他不認為主辦單位會這麼浪費時間,跑來這座危險的小島清理血跡。
正當左牧打算打道回府的時候,兔子察覺外面有動靜,迅速拔出軍刀往外衝,沒過幾秒,他就和一名頭上綁著白色繃帶的面具型罪犯撞破玻璃窗,雙雙跌進屋內。
「媽啊!」
左牧差點沒被嚇死,還沒搞清楚是什麼情況,就看見黃耀雪匆匆跑進來。
「小牧!快阻止你的搭檔!」
「咦?你怎麼會在這……」
「先阻止再說啦!」黃耀雪緊張地抓著他的手腕,而這幕卻剛好被兔子看在眼裡。
他轉而將軍刀叼在嘴裡,以飛快的速度逼近兩人,直接掐住黃耀雪的脖子,將人高高舉起。
「唔!」
「喂!快給我住手!」左牧總算回過神,立刻向兔子下令。
兔子的眼神像是要將黃耀雪碎屍萬斷,但再怎麼樣,搭檔也不能拒絕玩家的命令,於是他鬆開手指,讓黃耀雪重摔在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