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定  價:NT$1440元
優惠價: 71008
可得紅利積點:30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古韜龍劍論集三部曲》一代武俠宗師,古龍奇書,百家品評!
古韜龍劍論集之1:品鑒古龍-古龍名著 光焰萬丈
古韜龍劍論集之2:賞析古龍-古劍龍吟 名家會評
古韜龍劍論集之3:神交古龍-曠代古龍 天涯知己
※著名學者龔鵬程、林保淳、甯宗一、著名文化評論家陳曉林、武俠評論家陳墨、古龍長子鄭小龍──熱血推薦
古龍奇書,百家品評。一代宗師古龍武俠小說論述集
擁有獨特俠情魅力的古龍,全球華文世界的經典著作
讀古龍的武俠小說,猶如喝下一杯濃冽的醇酒,其滋味難以言喻
時而令人熱血翻騰,時而令人如沐春風,時而又令人回味悠長
※《品鑒古龍》為評論者對古龍小說展開宏觀的檢視及分部的品評,每讀一次古龍的傑作,都是對人性內涵的一次重新發現。本書集結古龍武俠名著導讀,由多位名家深入評析,逐一品鑒。
※《賞析古龍》對古龍作品進行多視角的學術性分析精闢的評介,讓一代奇才之作展露無限鋒芒。
※《神交古龍》為長期喜愛並關注古龍的民間研究文章,古龍小說就像一座跨世紀的寶藏,等著讀者去探索和挖掘。
※集結<古龍精品集>全導讀品評,另獨家收錄未曾出版的中期名作導讀及相關總論。
※特別收錄台灣、香港、內地出版古龍著作封面彩圖若干,含真善美出版社、春秋出版社、南琪出版社、漢麟出版社、萬盛出版社、華新桂冠出版社、風雲時代出版、武俠春秋出版社、武林出版社、玉郎出版社、武俠圖書雜誌出版社、環球出版社、天地出版社、港澳翻印本、港台連載刊物. 大陸早期簡體本、珠海出版社、太白文藝出版社、朗聲圖書公司、讀客圖書公司..等
※《古韜龍劍論集》
百年奇書 世代迴響
一代宗師古龍武俠小說論述集

寶靨珠璫春試鏡
古韜龍劍夜論文

少年讀古龍,熱血沸騰,志氣凌雲
壯年讀古龍,洞察世途險惡、人生風霜
熟年讀古龍,峰迴路轉,見山還是山

本套書集結古龍著作導讀及評賞
由多位名家深入評析,逐一品鑒
涵括兩岸三地研究古龍之名家論述
解析古龍個人風格及小說精細微妙處
近十餘年來民間古龍研究的優秀之作
讓你更深入理解和體悟古龍小說的內涵
讀古龍的小說文本,總是使我們聯想到世界上眾多名著,在一貫的狂放和恣縱中總有著一貫的人性溫情和美感風韻。而這正是古龍在用自己的語言系統向我們揭示靈魂受到壓抑和發生衝突時的境況。它令我們驚愕,也迫使我們領略到人生宇宙的神秘。它們的共同特點都是表述人與命運永遠處於矛盾和衝突之中。──著名學者 甯宗一

◎筆者策畫緣起:
這一套《古韜龍劍論集》正是為廣大讀者,尤其為未來研究者提供不可或缺的資源和素材:第一冊《品鑒古龍》,由台灣知名文學評論家秦懷冰主編,是對古龍小說展開宏觀的檢視及分部的品評;第二冊《賞析古龍》,由台灣師大中文系教授、著名武俠評論家林保淳主編,是對古龍作品的某些重要理念、風格、技法進行學術性的討論與分析;第三冊《神交古龍》由大陸資深的古龍版本研究專家、「古龍武俠研究」網站版主程維鈞主編,是邀集一些長年來在網路上熱切議論古龍生平、研討古龍作品的朋友們分別撰文,藉以顯示古龍及其作品受到民間各方重視與研究的概貌。

※【古龍簡介】
為現代武俠小說「別開生面」的重量級作家,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文筆與意境,將武俠文學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峰。古龍的作品永不褪流行,以獨闢蹊徑的文字,寫石破天驚的故事。他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的三巨擘。
本名熊耀華的古龍,豪氣干雲,俠骨蓋世,才華驚天,浪漫過人。名作家倪匡說:「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他以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超過了一百部精采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的新路,是現代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多姿多采的英雄人物的綜合。金庸則說:「古龍慷慨豪邁,跌蕩自如,變化多端,文如其人,且復多奇氣。」俱見對古龍惺惺相惜之情。

一些武俠小說家認為「武俠小說畢竟沒有多大藝術價值」,「最好不要與正式文學相提並論」。
古龍並不這樣想:「我總希望能創造一種武俠小說的新意境。」
「武俠小說寫的雖然是古代的事,也未嘗不可注入作者自己的新觀念。」
「為什麼不改變一下,寫人類的感情、人性的衝突,由感情的衝突中,製造高潮和動作。」
「總有一天,我們也能為武俠小說創造出一種新的風格,獨立的風格!讓武俠小說也能在文學的領域中佔一席地,讓別人不能否認它的價值。」
◎策畫人簡介:
陳曉林,資深媒體人,文化及社會評論家,美國哈佛大學碩士,古龍生前摯友。曾獲國家文藝獎散文首獎,佛光山真善美傳播獎特別貢獻獎。著有《青青子衿》、《劍氣簫心》、《學術巨人與理性困境》,譯有《西方的沒落》、《歷史研究》等書。主編《古龍作品全集》、《古龍精品集》等。

◎主編簡介:
秦懷冰,資深媒體人,知名文學評論家,對古龍作品素來深有研探。著有《吟罷江山》、《壯歲旌旗》等書。
林保淳,台大中文系博士,師大中文系教授,台灣武俠文學會會長,著名武俠評論家。著有《俠客行》、《傳統文化中的任俠思想》等,與葉洪生合著《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

盧亮延,台灣師大中文系博士生,研究旨趣以武俠作家、作品為中心。

程維鈞,江蘇張家港人,群眾文化副研究館員,古龍武俠論壇總版主,資深古龍研究專家。二○○五年起研究古龍小說版本,開古龍版本學之先河,尤擅文本鑒別和代筆考證,花費十餘年寫成的專著《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先後在台灣和大陸出版。

◎作者簡介:
龔鵬程,當代著名文人學者,曾任淡江大學文學院院長,並為美國歐亞大學校長、南華大學及佛光大學創校校長,現任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曾任中華武俠文學學會理事長、中華禪武協會理事長、中國古典文學研究會理事、中國歷史文學學會理事長等職。旅行講學兩岸三地,博涉九流,學術著作七十餘種,曾獲中山文學獎、中興文藝獎章。著有《中國文人階層史論》、《經典與生活》、《唐代思潮》、《知識與愛情》、《龔鵬程四十自述》、《大俠――俠的精神文化史論》、《武藝――俠的武術功法叢談》、《九州心影錄――遊必有方》、《九州心影錄――龍行於野》、《九州心影錄――時光倒影》等百餘部作品。

南方朔,本名王杏慶,一九四六年生,著名文化評論者。曾任中國時報專欄組主任、副總編輯、主筆等職,與王健壯等人共同創辦《新新聞》週刊,並擔任總主筆。著有《憤怒之愛》、《另一種英雄》、《語言之鑰》和《新野蠻時代》等著作。曾替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時事評論及文化評論,成為「最用功的民間學者」是他對自己的期許,終日埋首於閱讀與寫作,並樂此不疲。南方朔極具知識份子的風骨,昔年中美斷交時,愛國心強烈的他選擇放棄美國大學獎學金,拒絕出國留學。後經《聯合報》報導,獲當時的總統蔣經國召見,但他婉拒政府的職務安排。畢業後,成為新聞記者,後有感於記者生涯短暫,遂自我進修,廣讀群書,朝學者之路前進。他針砭時事,以一個知識份子所能發揮的最大力量關懷台灣。不畏權勢,不求名利,只求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其餘作者有:龔鵬程、南方朔、陳曉林、甯宗一、歐陽瑩之、羅立群、卜鍵、陳墨、葉洪生、林保淳、李榮德、李明生、吳為東、胡正群、覃賢茂、葛迺瑜、竺金藏、林清玄、翁文信、呂茭晨、薛興國、方忠、王立、隋正光、余曉棟、周益忠、李亞旭、李軍輝、梁子軍、蘇姿妃、湯哲聲、楊照、睢力、張軟敏、劉巧雲、陳康芬、盧海英、李如、陳曉林、陳潔、龔敏、劉穎 肖天久、陳舜儀、邊城不浪、程維鈞、李智、堯吉、花無語、楚同塵、握刀多年、閔大白、顧臻、于鵬、月息、夜公子、純黑白、許德成 、黃猷欽、等

※「序言」
天涯一旦成知己:且看古龍小說的美感、俠情與魅力
著名文化評論家 陳曉林

從上世紀中葉到本世紀初期,在波濤洶湧、大落大起的兩岸三地華人社會,武俠小說風靡過至少三個世代的讀者。如今,雖然由於網路的興起、動漫的普及、網遊及手遊產業的勃發、奇幻與玄幻作品的流行 …種種因素交相衝擊之下,傳統意義的武俠小說,無論就市場趨勢或讀者熱度而言,均呈現大幅式微的狀態;然而,若謂武俠小說業已成為昨日黃花,則分明言之過早。
事實上,儘管通俗文學及娛樂產業的多元化早已蔚為大觀,但有目共睹的現象是:在華人世界,無論影視、網遊、手遊,也無論玄幻、科幻或奇幻,題材與情節中早已都浸淫著武俠的元素。不僅如此,現在普為華人影迷追捧的西方科幻傳奇如蝙蝠俠、蜘蛛人、鋼鐵人、X戰警等出自美國好萊塢的超人形象與故事,其實儼然都可視為類同於武俠形象與武俠想像的「漫威版」。因此,與其說武俠式微,不如說武俠的理念和元素業已融入到當代各類型小說、影視、遊戲的敘事套路之中,成為一種相當普及化、日常化的「情節要素」了。

古龍武俠作品的特色
另一方面,在通俗文學和娛樂產業多元化之後,武俠小說的市場固然被稀釋了,但真正具有鮮明風格、恆久趣味、文學魅力的優秀作品,卻因為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已逐漸在潮流激蕩中被有識之士及廣大讀者肯定為經典或「準經典」的地位。從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的發展看,金庸與古龍被大多數評論者推尊為武俠小說的領航人,他們的作品被視為通俗文學的經典,應非過譽。當然,所謂金、古、梁、溫、黃五大名家的說法,也不失為面向廣大讀者而凸顯武俠多元風味的一種品題。

說武俠作品的理念和元素已經在人們的閱聽生活中普及化、日常化,並非誇張之言。舉例而言,隨著他們的作品深受大眾喜愛和傳誦,金庸的「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固然膾炙人口,古龍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同樣引發共鳴;而且,兩者往往在無意中形成奇巧的對照。正如金庸筆下的俠客每常關涉到王朝氣運、廟堂興盛,而古龍筆下的俠者則始終聚焦於江湖風濤、浪子情懷;前者依託歷史軌跡,敷陳俠者事蹟,屬於所謂「宏大敘事」; 後者則撐大虛擬空間,挖掘人性深度,正可為華文小說史、文學史的所謂「抒情傳統」別開生面,拓展出一片奇特而亮麗的風景。

許多人都感覺到,讀古龍的武俠小說,尤其讀他那些成熟時期的優秀之作,猶如喝下一杯濃冽的醇酒,其滋味難以言喻,時而令人熱血翻騰,時而令人如沐春風,時而又令人回味悠長,總之,是與閱讀其他作家的小說迥然不同的感覺經驗。而不少較資深的讀者更認為,若是細品古龍的若干名篇,自會覺得猶如面對一個意氣相投、深心相契的好友,青少年讀時有目眩神搖、嘆為觀止之感,中壯年讀之,對世態炎涼、命途悲歡會有更深一層的體認,而從壯年到暮年讀之,於繁華落盡之後回顧平生起伏升沉,對人生最重要的感性根柢,即友情、愛情、親情,更會有一番別有會心的覺悟。
筆者個人認為,讀之如飲醇酒,如晤好友,正是古龍作品的流行能夠歷久不衰、受到一代又一代讀者喜愛的深層原因。

開風氣之先的古龍
當然,古龍小說之所以重要,絕非僅止於受到讀者喜愛而已,更在於他的作品在形式上和內涵上都有領先時代、帶動潮流的若干特色。筆者曾在多年前一次武俠學術研討會後公開指出,「古龍作品領先時代半世紀之久」,當時媒體多有報導,但有些執著於傳統看法的學者則不以為然;如今看來,筆者此一預言似乎已然成真。

首先,古龍以其敏銳的文學直覺,毅然採取以「短句」,乃至「極短句」為敘事主體的寫作方式。雖然海明威以簡短句型、精簡用字寫作小說在先,成名亦早於古龍,但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海明威被尊為純文學、現代文學的宗師,一生也只寫出不超過五本傑作,而以《老人與海》為神來之著;相形之下,古龍在華文世界首創短句敘事模式「古龍體」文章,寫下超過七十二部、二千萬字風靡讀者之作,帶動了當時華文寫作的新風尚,其對文風的敏銳直覺,儼然直接預兆了網路時代「極簡書寫」的大勢。
如今無論中西,包括臉書、推特、微信、LINE……使用者都須以極短句來表意,而古龍在半世紀前即已堅持此種精簡之風,並以此創作了偌多光焰奪目的「古龍體」精采作品,誰說不是寫作界開風氣之先的卓異人物?

猶有進者,古龍小說常見迅快的節奏、躍動的場景、緊湊的對白,以及蒙太奇的跳接、大力度的扭轉,從而使得情節的推進不時予人驚心動魄之感,但效果固力求出人意外,其實又每在情理之中。這樣的寫法,突破了既往寫實文學作品的模式與窠臼。回看過去幾十年來各有多種譯本的所謂「世界文學名著」,印刷字體既小,譯筆又常僵硬,動輒長達四五頁不分段,密密麻麻難以卒讀,有些人親歷當下的網路文學作品,回顧從前那些冗長不分段的文學名著,甚至會油然省覺到古龍的文風其實在不知不覺間帶動了某種「文學革命」。相形之下,金庸的表述固然優雅流暢,卻仍是傳統文風。
節奏、場景、對白、跳接、扭轉,是古龍作品極具「現代感」的外在表徵;但古龍作品之所以迥異流俗,而具有獨特的風格與悠遠的價值,是因為這些外在表徵在古龍的敘事結構中很自然的匯合為一個有機整體;並且,古龍從不是只以「把故事說好」為滿足,他一方面不斷要求新求變求突破,另方面又始終堅持要以被視為通俗文學的武俠小說,來發掘、呈現具有普遍意義的美感與俠情。

正因如此,用心細閱的讀者往往可以感受到,在古龍那些最具魅力的名著中往往潛伏著一種「必要的張力」(essential tension),而據當代著名科學史專家孔恩(T.Kuhn)的論述,「必要的張力」乃是科學理論上重大突破的前提,然則,古龍作品竟亦浮現「必要的張力」,可見作為古龍嘔心瀝血的成果,其創作過程之艱辛實與科學家的重大研發有異曲同工之妙。

俠義情懷與美感境界
古龍作品中揭示與呈現的美感,俯拾皆是,觸處可見,然而與一般以寫景抒情、尋章摘句來表現美感不同的是,古龍著重生動的、實感的、悠然的美姿與美境,例如《陸小鳳傳奇》中花滿樓所說的:「你有沒有聽見過雪花飄落在屋頂上的聲音?你能不能感覺到花蕾在春風裡慢慢開放時那種奇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風中常常都帶著種從遠山上傳來的木葉清香?」
至於俠情,古龍作品除了以整體佈局和主要情節來呈現、發掘、拓深「俠義」二字的底蘊之外,還常在敘事主軸之外植入特別感人的俠義人物與事蹟,例如小李飛刀故事中,義僕鐵傳甲與中原八義的恩怨;陸小鳳故事中,山西雁與市井七俠的行徑。古龍筆下這些用以側寫江湖俠義行徑與事蹟的插曲,於他的作品中層見疊出,對西洋文學理論和作品相當熟悉的他在刻畫這類次要人物、甚或小人物的俠情俠行時,動用的是所謂「故事中包故事」的技法,看似閒閒落筆,實則刻意經營,恰恰透顯了古龍對於揄揚和闡明俠情俠行,一直念茲在茲,從不只以寫出眩目譁眾的武俠傳奇為能事。

毋庸諱言,將自己獨創的節奏、場景、對白、跳按、扭轉等敘事手法,匯合為能夠凸顯美感和俠情的故事架構之後,古龍真正想要發掘的,是與俠情有關的人性深度。從自己的生命經歷中,古龍其實冷觀過世間百態,發現許多夸夸其談的大人物動輒翻臉無情,故而他儘管對俠義事蹟一往情深,古龍筆下的某些「大俠」卻往往是言不顧行、反覆無常的人物。事實上,古龍對於俠情,關注的是飄萍無依的浪子,或飽受壓抑的武者、或含冤莫白的草民,在遭遇紛至沓來的壓迫,乃至面臨生死未卜的「極限情境」時,如何爭取人身自由、維持人性尊嚴的題旨。

一般武俠小說對行俠仗義的抒寫,通常著重在受害與報復的各種形式;但古龍很早就揚棄了「復仇模式」,而轉向自由與尊嚴的追求。在楚留香系列中,香師陷入蝙蝠公子的圈套,明明自身難保,卻為了要幫瞎眼的難女奪回一個鼻煙壺,不惜驚動強敵,冒生命危險,只因為這鼻煙壺事關那難女的最後一點人性尊嚴。在《天涯‧明月‧刀》中,妓女周婷明明走投無路,卻絕不肯動傳紅雪的銀子,在最後時刻,為了維持人性尊嚴,她竟不惜捨命手刃強欲以金錢壓榨她的肉舖老闆。這些敘事,乍看是閒閒一筆,其實卻是古龍對於俠義理念、人性尊嚴鍥而不捨的關注與拓展。

超人與俠客:自由與尊嚴的追求
古龍將俠義理念與人追求自由、尊嚴的願望連接在一起,當然使得原來主要建立在「報復的正義」訴求之上的俠義理念,添加了明顯的現代化意涵和動力。在這方面,古龍所強調的堅持尊嚴、絕不低頭的俠情,確實與海明威標榜的「人可以被摧毀,但不可以被打敗」是相互映照的。也可以說古龍既然以堅持人性尊嚴來詮釋俠義理念的宗旨之一,往前追溯,確實可以看出他受過以硬漢小說成名的海明威影響。依古龍自述其受過影響的各家名著:「《戰爭與和平》寫的是一個大時代中的動亂,和人性中善與惡的衝突…《老人與海》寫的是勇氣的價值,和生命的可貴。這些偉大的作家們,用他們敏銳的觀察力,豐富的想像力,和一種悲天憫人的同情心,有力的刻畫出人性,表達出他們的主題,使讀者在悲歎感動之餘,還能對這世上的人和事,看得更深,更遠些。」「這樣的故事,這樣的寫法,武俠小說也同樣可以用,為甚麼就偏偏沒有人用過?」

古龍既發出這樣的詰問,自然就表示他對於《戰爭與和平》、《老人與海》等世界名著所呈現的大時代動盪中,人性的衝突,以及勇氣的價值、生命的可貴,感到心有戚戚,立意要在自己的武俠寫作中借鑑這些理念和價值,作為拓展俠情底蘊的資源。事實上,由於曾經身處卑下環境而心懷宏大志向,為尋求思想出路,古龍早年多方刻苦自學時,即已受到尼采哲學中「超人」理念的影響,但尼采哲學畢竟過於抽象,而經過托爾斯泰、海明威作品對於人性善惡、勇氣、尊嚴的抒寫作為中介,古龍對於超人概念與武俠理念的融合始有了自己的想像空間。他後來在成熟期寫出一連串光彩奪目的名著,證明他將俠義理念、超人境界與人性深度相銜相融的寫法,的確取得了輝煌的成功。

靈光所照,即生異彩
除了受到尼采、托爾斯泰、海明威等一流思想家、文學家的啟發和影響外,古龍自己才華橫溢、觸類旁通的天賦,更是他的作品能夠出類拔萃的主因。當年著名詩詞學者繆鉞在討論民初一代學界才人王國維時,直指「其心中如具靈光,各種學術,經此靈光所照,即生異彩。」故而繆氏認為若要研究王氏的作品,要闡明他何以在學術上、文學上能有種種非同凡響的貢獻,則對於此種能夠產生「靈光」的「超特敻異之才性」,亦應加以研究。就筆者看來,古龍在抒寫他那些充分透露出美感和魅力的主要作品時,其心中亦是「如具靈光」,他書中各種曲折離奇的情節,亦是「經此靈光所照,即生異彩」。

而除了從各個層面、各種角度抒寫俠義情懷與行徑,作為武俠小說的本務,古龍在對此既出色當行,又常翻空出奇之外,其他無論寫友情,寫愛情,乃至寫親情,亦都是「靈光所照,即生異彩」。對於高水準文藝作品的創作,南朝藝評家謝赫在《古畫品錄》中曾提出六法,而尤以「氣韻生動」居首;王國維在其《人間詞話》中論古今詩詞之境界,以「不隔」為高;而在當代華人寫作界,作品也深受讀者喜愛的科幻名家倪匡形容古龍作品寫得活龍活現,說是「人物簡直一個個個要從書中跳出來」,這其實也正是「生動」「不隔」的形象化說法。而能寫出這樣「生動」「不隔」「跳出來」的情景和人物,應即是因為古龍心中的「靈光」在創作時發揮了功能所致。

筆者曾指出:古龍作品不但造句清麗,詩意盎然,而且往往具有一股只可意會、難以言傳的靈氣拂面而來,令人眼前一亮。究其原委,或亦正是由於心中有此「靈光」之故。進而言之,古龍作品之所以不時閃現出靈光或靈氣,除了他從尼采的超人理念及海明威的冰山理論汲取了屬於生命哲學的「強力意志」作為內在憑依之外,更有他對禪宗哲理與美學的深刻體會,與之折衝融合,相輔相成。尼采的超人「遠離時代和人類八千呎」,然而畢竟總要回歸大地,回到人間;於是,從人間世的視角觀之,禪宗以超脫而又入世的美感之眼看待萬事萬物,「拈花微笑,盡得風流」的意趣,便順理成章地成為古龍的詩情,持以調節超人理念或硬漢意志過於陽剛的片面性了。

禪意美感與超人理念的互補
《多情劍客無情劍》中的一幕,足以顯示古龍對禪宗理念的體會與契合:在兵器譜上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傲然道:「我手中雖無環,心中卻有環!」境界較他高出一籌的李尋歡懂得箇中機巧,故在上官要他出招時答以「我刀上雖無招,心中卻有招!」顯示其心靈境界高出一籌;然而,排名第一的孫老人卻明示兩人的武道境界仍未臻最高明:「要手中無環,心中也無環,到了環即是我,我即是環時,才差不多了」,他進而緩緩說到:「真正的武學巔峰,是要能妙參造化,到無環無我,環我兩忘」!這裡可以明顯看出古龍對禪宗「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三重境界的體悟和化用。但這樣的體悟和化用,分明是對禪宗哲理作過極深入省思之後才可能達臻的心靈境界,於是,古龍作品中何以常能兼具磅磚的超人氣勢與悠遠的禪意美感,並能使兩者相輔相成,便也可想而知了。

俠情、友情、愛情、親情、畸情
或有人提出,古龍寫俠情,寫友情,誠然氣韻生動,感人至深;唯似乎不擅於或不樂於多寫愛情,美女在古龍小說中往往只居陪襯的地位,未免有些美中不足。其實,這可能是讀者粗心,或只圖看熱鬧,不求看門道的浮面觀感。但凡情節發展有必要,古龍是不吝濃墨重彩地刻畫男女愛情之悲歡離合、難分難捨的際遇,或歷經磨難、恆久相思的情節。前面提到周婷與傳紅雪的悲愴之愛,即是一例。蕭十一郎為了拯救風四娘,不惜當場解下唯一可仗以與對方廝拚的割鹿刀,等於毅然為她交出了自己的性命,又是一例。這些場景,古龍採取的是海明威「冰山理論」技法,只寫出八分之一露出表面的情節,而讓居八分之七比率的強烈而深刻的內心活動,凝而不宣。
古龍寫友情,更是他許多作品中常為人津津樂道的亮點。他筆下的一些生死之交,諸如沈浪和熊貓兒、楚留香和胡鐵花、陸小鳳和西門吹雪、高立和秋鳳梧、孟星魂和葉翔、高漸飛和朱猛、小方和卜鷹、郭大路和王動、燕七、林太平…這些人彼此間的情誼及互動,型態都各不相同,但「朋友相交,貴相知心」的寓意,都以某種沁人心脾,感人肺腑的情節呈現。即使在常以抒寫江湖兒女熱血情誼見長的俠義小說源流中,古龍這般鍥而不捨地揄揚和謳歌友情,並以細緻的情節鋪墊、高明的藝術手法來刻畫和凸顯,仍屬戛戛獨絕。

至於親情,絕代雙驕中抒寫小魚兒和花無缺的兄弟之情,歡樂英雄中抒寫燕七和其父南宮醜的父女之情,王動和其父王潛石的父子之情,林太平和其父母陸上龍王、衛夫人從誤解對立到渙然冰釋的兩代互動…縱然事例不多,卻可顯示古龍自己雖身受父子疏離、家庭崩散之苦,然而對於心所嚮往的親情,仍在不經意間寫入他的俠情故事中,而且一樣是「靈光所照,即生異彩」。
相對於西方學界人物推崇尼采作品的境界「遠離時代與人類八千呎」,筆者只稱古龍作品「領先時代半世紀」,實在已是相對保守的評估。須知,古龍作品在將俠情、美感、禪意表述得出神入化之外,對於當時人們所陌生、鄙夷或迴避的所謂畸形情慾,也作過許多出人意料的發掘和探索。古龍既明言以探索人性為他寫作的一大重點,就不可能對人性的這一側面視而不見,他必須迎難而上,正面看待。

於是,在他最受矚目的楚留香故事中,他深入抒寫了自戀狂如石觀音,並多角度鋪敘了諸般同性戀情,其中男同性戀者如黃魯直,女同性戀者如水母陰姬,雙性戀者如宮南燕,跨性戀者如雄娘子,古龍抒寫這類情節時,筆調既甚鋒銳,卻又隱含同情。甚至,在《畫眉鳥》故事的末尾,古龍竟還側寫了陋庵枯尼的人獸戀事蹟。而在陸小鳳故事中,古龍則對男女兩性的愉虐戀(SM)均有生動的表述,尤以身為天之驕子、被眾人公認高富帥的宮九,竟以挨婢女鞭抽為樂,形象對比極端強烈,後亦以此一癖好而致命,最令人感到驚心動魄 。凡此種種畸情現象,在當今學術界,文化界,仍係兩性研究中前衛課題LGBT及「酷兒理論」所研討的項目,古龍竟在半個世紀前即以恰當的故事情節予以生動呈現,其感性與思維委實不能不說均是特別敏銳,而且真誠。

斷臂維納斯仍是絕美藝術品
然而,時至今日,仍有不少通俗文學評論者及武俠作品喜愛者動輒以古龍早期曾有一些不成熟、有瑕疵的作品,晚期手掌受到刀傷後有少許作品以口述完成,氣勢和力道難免相對衰頹;也有些作品,古龍寫了極佳的開篇,或眼看已將成就又一部別開生面的傑作,卻因故輟寫,由庸手續完,以致前後文的風格、境界之高下判若霄壤。這些略有瑕疵或代筆「爛尾」的作品,甚至成為一些人譏訕古龍的口實。
不過,從另個角度看,古龍早期作品雖然結構尚難稱嚴謹,主題亦不夠明朗,但其行文之優美,節奏之明快,古典今情映照之靈活,乃至個別情節構思之奇倔,其實已在當時武俠創作界諸多各家之上,不容輕估。早年若干極為卓特的作品,如《護花鈴》、《名劍風流》,古龍分明早有通盤佈局,下筆時也煞費心力,卻只因忽遭病痛或困窘,暫時無力續稿,出版社為了自家生意,禁不住讀者催逼,遂逕自匆促找人代筆,只求迅速收結,以致成了虎頭蛇尾。古龍自己當初對出版界如此現實功利也頗多怨言,但木已成舟,他亦無可奈何。他後來聲名鼎盛、大紅大紫,但不願多談早年這些被出版界無視其一時窘境即逕自找人續寫的憾事,可見內心猶有隱痛。

值得一提的是《劍毒梅香》的事例。古龍斷稿時出版社找了年僅十八歲尚在高中的上官鼎續寫,居然前後文互相輝映,合成了一部口碑甚佳的小說,上官鼎兄弟遂從此鼓勁撰寫武俠小說,成為脫穎而出的武俠名家。日後他們以寫武俠的收益為挹注出國留學,全都成為學有專精的博士,且各有一番非同小可的事業。古龍和上官鼎接棒寫作的淵源,遂成為武俠寫作界的一段佳話。當然,這並不是說古龍曾有不少斷稿、爛尾的紀錄,都值得諒解;而是說古龍確實並非對寫作小說缺乏責任感,相反的,他對武俠小說將會在中華文學史上佔有一席之地,始終懷持著念想,對自己的武俠創作之求新求變更是一直充滿了使命感。因此,只憑有「斷稿」之事即大肆貶抑古龍小說的地位與價值,刻意以此來和金庸一再修訂其作品的嚴謹作風相對比,而忽視了在匱乏、困窘中成長的古龍曾有某些不足為他人道的苦衷,其實並不公平。
豈不見,斷臂的維納斯雕像自愛琴海浮出,仍被舉世公認為絕美的藝術品?有些未完本的古龍作品,在既有的情節與行文中已充分展示了卓特的俠情、美感與魅力,在後世何嘗不可能被視為珍貴的文學作品?

古韜龍劍論集的定位
真正閱讀過古龍一些優質作品的讀者,通常會對古龍的才華、靈氣,以及力爭自由、堅持尊嚴的創作主題,兼具俠義理念、禪意美感的表達方式,留下極深刻的印象,自然不會信口貶抑古龍小說。然而,在繁忙而現實的當代社會,網路、動漫和遊戲成為娛樂產業的主流,閱讀書籍的人已成為小眾,其中能有機緣接受武俠作品者更是比率有限;但筆者相信,對文學、俠義、美感尚能有些許嚮往和憧憬的讀者,如果在強調「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金庸作品之外,也能同樣親炙那些彰顯「為情為義,俠之醇者」的古龍作品,則對人性與俠情、自由與尊嚴、公道與正義,當會有另一番深沉的省悟。

因此,澄清對古龍小說的若干扭曲、責難與誤會,讓古龍小說受到應有的評價和品鑒,有其必要。
筆者個人認為,在評價古龍作品時,不妨將多達七十餘部的古龍作品區分為三級:第一級是有資格列入中外文學名著之林的重量級作品,第二級是足以列為通俗文學類型中出類拔萃的優質傑作,第三級是武俠小說類型中自有其地位和特色的作品。而筆者自己的評鑒是:可入第一級的至少應有三十餘部,可而列第二級的應有十餘部,其餘的則均有資格列入第三級。這樣的評鑒,容或只是筆者自己的管見,但未來的通俗文學研究者、武俠文學研究者,及至本世紀前後華文小說史、文學史撰作者,都勢必要對金庸、古龍的作品反覆進行嚴肅的賞析和評價,以期發掘新的美學意蘊,建立新的小說理論,則是筆者可以斷言的發展。

筆者策畫這一套《古韜龍劍論集》正是為廣大讀者,尤其為未來研究者提供不可或缺的資源和素材:第一冊《品鑒古龍》,由台灣知名文學評論家秦懷冰主編,是對古龍小說展開宏觀的檢視及分部的品評;第二冊《賞析古龍》,由台灣師大中文系教授、著名武俠評論家林保淳主編,是對古龍作品的某些重要理念、風格、技法進行學術性的討論與分析;第三冊《神交古龍》由大陸資深的古龍版本研究專家、「古龍武俠研究」網站版主程維鈞主編,是邀集一些長年來在網路上熱切議論古龍生平、研討古龍作品的朋友們分別撰文,藉以顯示古龍及其作品受到民間各方重視與研究的概貌。

當年,為了推廣金庸作品,曾有行銷高手擬出一份精彩的文案,題為「金庸:全球華人的共同語言」,在各媒體刊出後,果然大為奏效。這些年來,關於金庸的專書、集刊、學術討論、專題研究,早已汗牛充棟,影響所及,廣大讀者對金庸其人其書其事固然相當熟悉,武俠愛好者對金庸作品尤其耳熟能詳。相形之下,水準、價值、可讀性均堪與金庸分庭抗禮,而風格、旨趣、象徵性卻恰可與金庸形成對照的古龍作品,則因種種世俗功利的緣故,並未受到本應享有的珍視和研究。其實,以作品的奇倔、優美、深刻和求新求變、多彩多姿而言,早晚會出現「古龍:全球華人的共同話題」的現象,殆是可以預見的大趨勢。

天涯一旦成知己
或許是奇妙的緣分,當年古龍與筆者初次見面,即因話語投機,傾蓋如故,後來更時常蒙邀去他府上飲酒敘談,衡文論藝;主要話題當然是談他的小說,包括構想、情節、技法等,也涉及何以有些作品未能一氣呵成,而被他人代筆續完。在微醺中,古龍輒手持筷子輕敲酒杯,漫聲吟出兩句已譯成漢文的波斯名詩:「兒須成名,酒須醉;酒後暢訴,是心言」,其聲淒清孤寂,撼人肺腑。那時古龍小說雖已聲名鵲起,但尚未因搬上電影、電視而大紅大紫,從他鍾愛這兩句殘詩,筆者頗能察知他對寫作和發表過程中遭到許多窒礙的無奈之感。後來他將這兩句詩援用於當時在報紙連載中的《大地飛鷹》,而且一再反覆回味,可見他內心深處對自己的創作生涯並不順遂,甚至有時遭逢橫逆,感慨是非常深沉的。

世人大多認為古龍嗜酒,常因飲酒過多而誤事,包括後來還因乘酒使氣而發生遭人刀刺手掌的「吟松閣事件」致大傷元氣,影響他後期的創作活力。談到古龍和酒的關係,至少在筆者和他意氣相契的時候,他常說:「其實,我不是很愛酒,我愛的不是酒的味道,而是喝酒時的朋友,還有喝了酒的氣氛和趣味」。那段時間,古龍常邀筆者、唐文標、唐經瀾、薛興國、高信疆、林清玄等藝文界友人喝酒,酒酣耳熱之後,古龍提出各種武俠新題材、新寫法的構想,要大家或尋找漏洞,或添補新意。由此可知,古龍在真正下筆撰寫新作品前,有時是會做足預備工夫的。
在這期間,古龍曾不止一次當著在場藝文界友人的面,鄭重建議筆者伺機設立一個出版社,主要出版有水準的武俠小說,他並承諾如果筆者出面主持出版社,他願意投資,並花時間像金庸那樣悉心修訂他的作品,並將所有代筆的贅疣全部捨去,親自將凡未完成的部分重新寫竣。為了表明他對此議的認真程度,他還一再聲稱,如果到時他真的忙不過來,便要求對其作品讀得極熟的筆者,無論如何要為他完成修訂的工程。但當時筆者因在報社工作,若辦出版社會有利益衝突,故被報社老闆否決,此議只得擱置。

可見,古龍創作小說與他飲酒之間的關係,有時很具建設性,飲酒是他醞釀寫作氣氛的一種過程,甚至一項儀式。正因如此,醇酒、靈氣和俠情烘托下的古龍作品,對於不同年齡層的朋友與讀者,才會引發不同階段的相知、相契與迴響。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歲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岸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這是宋代詞人蔣捷的「蝶戀花:聽雨」。古龍創作的靈感,是否與他酒後微醺時的心智狀態有關,現在恐已無從驗證。但古龍一次在酒後曾經提到,蔣捷寫聽雨的三個階段,固然令人神往;其實飲酒更可以清晰感知到人生的這三個階段,也即心靈的三種境界,所以詞中的「聽雨」如改換為「飲酒」,應也有其意趣。

筆者由此認為,三個不同年齡層的讀者閱覽古龍作品,居然可以感受到三種不同的心境,而且均各有「深獲我心」的契合或共鳴,的確與古龍飲酒微醺時敏銳的移情同感心理有關。誠如前已略提:青少年讀古龍,常會有熱血沸騰,志氣凌雲的感應,對於追求公正與俠義,會有放眼天下捨我其誰的忘我情操。中壯年再讀古龍,會洞察到世途險惡、人生風霜,原來, 想要堅持人的尊嚴、追求人的自由,竟然是連本領超群的俠客高人都未必能夠達到的目標。而熟年到暮年重看古龍,則又峰迴路轉,見山還是山,能將人生回味所得的智慧、情懷、洞識、俠氣、美感、寬容,與書中情節所作出的啟示徐徐對照。在理解了古龍作品是如何兼具超人理念和禪意美感的奧秘之後,便可體會到蔣捷詞中的詩境,與古龍微醺後在小說中透示的禪意,分明是殊途同歸。

滄海他年見此心
可憾的是,在與古龍相知相契,密集往來五年之後,筆者因須赴美攻讀學位,離開了台灣。回來後工作改換,不再主編報紙副刊,加以其時古龍作品在電影、電視界均大紅大紫,港台新馬各路影視界人馬包圍著他,製作人、導演、男女紅星、企業集團老闆、外圍各色幫閒…紛紛視古龍為金雞母,或出重金,或拉關係,或施人情壓力,總之,就是要古龍提供作品或劇本,讓他們去拍攝影片、連續劇。這種情境下,古龍經常忙得昏天黑地,每天都有酒宴應酬,都要喝到酩酊狀態,連寫小說都擠不出時間,又何暇再與無關影視產業、更不涉現實利益的朋友衡文論藝,從容品詩?筆者那時與古龍往來的行跡漸稀,實在是因為不忍再分割古龍的時間和精力。

一幌眼間,三十餘年過去了,古龍乘酒西去,人世物換星移,當年在古龍府上淺斟低酌、衡文論藝的友人如唐文標、高信疆、林清玄等,也紛紛提早離席,更遑論那些大言炎炎的影視老闆、當紅明星?有時午夜夢回,眼簾中兀自映現著古龍書房中那幅由藝文耆老陳定山親筆擬撰的對聯:「寶靨珠璫春試鏡,古韜龍劍夜論文」,心中總有忽忽如狂,惘惘不甘的悵憾。如今,筆者在媒體長期的政論、社論工作告一結束,對於自己於學術上、理論上可能有所創穫的奢望也已止息,且真如古龍所建議的創辦了出版社,而歲月流逝,時不我予,再不實踐當初與古龍雖未明確敲定,卻畢竟已默契於心的承諾,更待何時?
「天涯一旦成知己,滄海他年見此心」。不論有多少正人君子或功利之輩對古龍其人其書,提出過多少莫名其妙的貶抑及譏誚,筆者始終確認,古龍作品經得起時代與潮流的考驗。在推出過「古龍作品全集」「古龍精品集」,為紀念他誕生八十週年而出版「評傳古龍、武學古龍、經典古龍」等三冊,以及「爭鋒古龍、絕響古龍、古龍散文全集」等三卷之後,今次這三冊「古韜龍劍論集」,則是壓卷之作,其出版理念,是以具體的文章、冷靜的論證和真摯的感受,試著為時潮衝激下的古龍作品作一合情合理的定位。
曠代一古龍,古龍讀不盡。現在,讓我們邀請所有對古龍其人其書感興趣的,有情有義的朋友,一起來接近古龍,感應古龍!

古韜龍劍論集之1:品鑒古龍-古龍名著光焰萬丈
◎彩色圖片集-古龍著作封面大展:台灣主要出版物 (圖片16頁)
序言 天涯一旦成知己:且看古龍小說的美感、俠情與魅力 陳曉林
◎總論:
1.古龍──武俠文壇的巨星 甯宗一 
2.試論武俠小說的「解構功能」:以金庸、古龍、梁羽生為例 陳曉林
3.泛論古龍的武俠小說:隱然尼采之風 歐陽瑩之
4.古龍早期作品綜論:筆底驚濤,出手不凡 陳曉林
5.古龍中期作品述評:開始邁向輝煌 羅立群

◎分論:
*小李飛刀系列──
6.劃破黑暗的小李飛刀:《多情劍客無情劍》 龔鵬程
7.小李飛刀的真正傳人:《邊城浪子》 卜鍵
8.多變的懸念,人性的寓言:《九月鷹飛》 陳墨
9.古龍以詩的心靈寫出高峰之作:《天涯‧明月‧刀》 陳墨
10.飛刀的神話:《飛刀,又見飛刀》 陳墨
*楚留香傳奇/新傳系列──
11.從技法的突破到意境的躍升:《楚留香傳奇》 陳曉林
12.喜劇與悲劇相疊的名作:《楚留香新傳:借屍還魂》 南方朔
13.視覺影像的高峰之作:《楚留香新傳:蝙蝠傳奇》 南方朔
14.浪漫傳奇的示範之作:《楚留香新傳:桃花傳奇》 南方朔
15.俠情與友情的淬煉:《楚留香新傳:新月傳奇》 南方朔
16.一部非常獨特的作品:《楚留香新傳:午夜蘭花》 南方朔
*蕭十一郎系列──
17.求新求變話古龍:《蕭十一郎》兼及《火併蕭十一郎》 葉洪生
18.蕭十一郎的原型:《劍.花.煙雨江南》 陳曉林 
*陸小鳳傳奇系列──
19.王朝之謎,江湖之險:《陸小鳳傳奇:金鵬王朝》 林保淳
20.美人如玉,險劫如濤:《陸小鳳傳奇:繡花大盜》 林保淳
21.一劍西來,天外飛仙:《陸小鳳傳奇:決戰前後》 林保淳
22.奇詭江湖,盡付一笑:《陸小鳳傳奇:劍神一笑》 林保淳
23.局中有局,天外有天:《陸小鳳傳奇:銀鉤賭坊》 林保淳
24.重重詭秘,步步驚心:《陸小鳳傳奇:幽靈山莊》 林保淳
25.隱形的人,神秘之局:《陸小鳳傳奇:鳳舞九天》 林保淳

*七種武器系列──
26.精采紛呈,寓意深遠:《七種武器:長生劍》 李榮德
27.完成轉折,另類創新:《七種武器:霸王槍》 李榮德
28.能悲能喜,大師手筆:《七種武器:孔雀翎》 李榮德
29.春風駘蕩,渾然天成:《七種武器:碧玉刀》 李榮德
30.行雲流水,渾然天成:《七種武器:多情環》 李榮德
31.大師手筆,信手拈來:《七種武器:離別鉤》 李榮德
32.險中求勝,奇中逞奇:《七種武器:七殺手》 李榮德
33.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拳頭》 李明生

*中期作品系列──
34.古龍獨特的追求與品位:《情人箭》 吳為東
35.武道與江湖的傳奇:《浣花洗劍錄》吳為東
36.泣血的大旗,輝煌的生命:《大旗英雄傳》 羅立群
37.「文藝武俠」的開路之作:《孤星傳》 胡正群
38.試尋武俠新方向的力作:《湘妃劍》 胡正群

*驚魂六記系列──
39.「驚魂六記」與求變的創意:《血鸚鵡》 陳曉林
40.驚魂的故事反映幽微的人性:《吸血蛾》 陳曉林

41.大章法、大寫意、大象徵:《流星‧蝴蝶‧劍》 覃賢茂
42.復仇的路有多長:《白玉老虎》 卜鍵
43.突破武俠窠臼的浪漫傳奇:《武林外史》 葛迺瑜
44.風格的形成是艱苦的:《絕代雙驕》 卜鍵
45.藏在霧裡的劍:《三少爺的劍》 龔鵬程
46.明暗雙線,畫龍點睛:《大人物》 竺金藏
47.破繭之作,露業奠基:《名劍風流》 胡正群
48.古龍小說的第一神品:《歡樂英雄》 覃賢茂
49.浪子、人傑與梟雄的命運之搏:《大地飛鷹》 卜鍵
50.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碧血洗銀槍》 陳曉林
51.以復仇始,以情愛終的詩化武俠:《風鈴中的刀聲》 李明生
52.神秘而美麗的變奏:《圓月彎刀》 陳曉林
53.江湖世界的表象與真相:《七星龍王》 陳曉林
54.古龍後期最重要的作品:《英雄無淚》 陳曉林
55.古龍的遊戲之作:《神君別傳》  陳曉林
56.別開生面的神來之筆:《絕不低頭》 陳曉林
◎特載:
57.人在江湖 夜訪古龍 龔鵬程
58.訪古龍談他的《楚留香新傳》 林清玄
59.古龍的最後境界與願望 林清玄
60.古龍天才燦爛的光芒 覃賢茂 
61.古龍名著在,光焰萬丈長 陳曉林

※古韜龍劍論集之2:賞析古龍-古劍龍吟名家會評
◎彩色圖片集-古龍著作封面大展:香港主要出版物 (圖片16頁)
序言 充滿現代精神的古龍小說:《賞析古龍》是多視角、多面相的集粹 林保淳

※賞析:
1.作家古龍研究綜述(呂茭晨)
2.握緊刀鋒的古龍(薛興國)
3.古龍武俠小說創作史論(方忠)
4.古龍小說中復仇模式及其對傳統的突破(王立、隋正光)
5.存在主義思想對古龍武俠小說創作的影響(余曉棟)
6.深談古龍武俠小說中的俠者(周益忠)
7.論古龍後期小說的俠義精神(李亞旭)
8.論古龍作品中的孤獨意識(李軍輝)
9.古龍的「劍道」與「人道」:《陸小鳳傳奇》 (林保淳)
10.試析《多情劍客無情劍》中的自我辯證與情欲焦慮 (翁文信)
11.楚留香研究:朋友、情人和敵手(陳墨)
12.藏於葉後的花:重讀〈邊城浪子〉(梁子軍)
13.從獻身武道到優雅的暴力:古龍新派武俠的武學內涵(翁文信)
14.仗劍江湖載酒行:古龍的生命歷程與其創作風格(蘇姿妃)

※對比:
15.英雄與美女:古龍小說的創新和危機(湯哲聲)
16.系譜的破壞與重建:試論古龍的武林與江湖(楊照)
17.新派武俠小說的中興:論古龍的武俠小說(睢力、張軟敏)
18.正言若反:論古龍武俠小說的特色(劉巧雲)
19.抽象化的江湖世界:人性煉獄的試金石(陳康芬)
20.論古龍武俠小說的現代性特徵(盧海英)
21.俠之大者與俠之風流:論金庸和古龍之異同(李如)
22.奇與正:試論金庸與古龍的武俠世界(陳曉林)
23.金庸、古龍武俠小說比較論(陳潔)
24.從梁羽生、金庸到古龍:論古龍小說之「新」與「變」(龔敏)
25.世界觀的歧出一古龍武俠小說「世俗英雄」的文化/ 社會意義 (陳康芬)
26.金庸與古龍小說計量風格學研究 (劉穎、肖天久)

※古韜龍劍論集之3:神交古龍-曠代古龍天涯知己
◎彩色圖片集-古龍著作封面大展:內地主要出版物 (圖片16頁)
序言 一座跨越世紀的寶藏:《神交古龍》收掇了散落的珍珠 程維鈞

◎新視角:
1.古龍‧斷章‧小札:《多情劍客無情劍》 (邊城不浪)
2.古龍‧斷章‧小札:《歡樂英雄》(邊城不浪)
3.古龍‧斷章‧小札:《邊城浪子》(邊城不浪)
4.冰山下的古龍世界 (李智)
5.諸神之殿 (堯吉)
6.大風堂的悲歌――從《白玉老虎》解讀古龍的江湖 (堯吉)
7.劍道的極限──淺析葉孤城與燕十三 (花無語)
8.關於《英雄無淚》的斷章(楚同塵)
9.叮鈴鈴的愛情狂想曲(握刀多年)
10.碧血洗銀槍――特殊制度引發的江湖浩劫 (閔大白)
11.古龍「海外」別樣紅 (顧臻 于鵬)
12.「港古」溯源――香港三大武俠雜誌與古龍小說 (顧臻 于鵬)

◎新向度:
13.古龍的美學三論 (月息)
14.四個層次的《離別鉤》 (陳舜儀)
15.由對林仙兒的刻畫淺談古龍的女人觀 (夜公子)
16.來過,活過,愛過──評古龍眼裡的桃花劫 (純黑白)
17.失蹤多年的《劍氣書香》重新問世始末 (許德成?)
18.蒙太奇手法在古龍小說中的運用-以《英雄無淚》為例 (程維鈞)
19.淺談古龍語言的獨特審美價值 (程維鈞)
20.古龍小說代筆分析及考證 (程維鈞)
21.機械複製時代的傳奇:楚留香 (花無語)
22.古龍五個時期的武俠創作 (陳舜儀)
23.古龍.楚原.變──1970 年代港台古龍武俠電影美術設計初探(黃猷欽) 
※附錄:
談我看過的武俠小說 (古龍)

古龍──武俠文壇的巨星 
著名文化評論家 甯宗一

在廿一世紀展開序幕之際,我讀到了海峽兩岸文學界的有心人士精心規劃、撰述的《古龍武俠作品全集》。於是,我又有機會向本世紀武俠文壇閃爍著最明亮的巨星之一古龍走近一步。
古龍之於我,說他像頭頂上空的一顆恒星絕非妄言,因為至今他的武俠精品仍向我們輻射出精神的熱能。一遍遍閱讀的過程,也就是一次次從他的小說話語中聽到他的(也是自己的)內在深沉的心聲,感受到一種向上的意念,一種生命的熱力,領悟到悠悠天地生生不息的脈動。
事實上,多少有水準的讀者,每讀一次他的傑作,都是對人性內涵的一次重新發現,一次人格精神的重塑,當然也就是一次「自我發現」──將現有的「自我」同應該的和希望的「自我」在潛意識層中做一比較。我想,這就是古龍小說精品體現的文化哲學意味之內蘊所在吧!

古龍作品的精神價值
多年來,我讀古龍的內在感覺一再反覆告訴我:古龍作品之所以那樣激越,那樣神氣,那樣富於魅力,原在於他充滿了中國哲學家所說的「三氣」,即「一氣為天,一氣為地,一氣為人」。古龍之所以不朽,正在於他筆下俠義人物的意象符號的系列呈現,把這「三氣」傳導給了我們。我們的心靈,我們的每一根神經,每一條血管,都深深地受到了震撼。這是很多武俠小說難以企及的。
在讀古龍的武俠作品時,命運的張力常常伴隨著讀者的情緒;因為,在那豐富的武俠世界中,讀者儘可以隨自己的理解和愛好,品味其中的蘊涵。
我認為,文化哲學之於古龍的武俠作品,首先是啟示我們的應是對命運的思考。「命運」歷來都是個嚴峻的詞眼,人們對它的思索和抗爭的歷史幾乎與人類自身一樣悠久與古老,一樣的神秘莫測。然而,每個人對命運的理解和採取的行動是截然不同的。英雄和懦夫的分界線,往往就表現在各自對命運的態度上。英雄的信條是:沒有宿命,你要成為什麼人,全在於你自己的選擇。而一個心靈堅強的人即使跌倒了,也比一個站著但軟弱無能的人要崇高些。古龍小說中堪稱傑作者,正是鼓舞人在困境中站起來拚搏的一支響亮號角。

我們眼中的理想英雄之所以偉岸,那是因為我們自己甘於平庸。「站起來吧!」這便是我們從古龍精品傑作和他的小說美學中感受到的最本質的意蘊。正因如此,讀古龍的小說文本,總是使我們聯想到世界上眾多名著,在一貫的狂放和恣縱中總有著一貫的人性溫情和美感風韻。而這正是古龍在用自己的語言系統向我們揭示靈魂受到壓抑和發生衝突時的境況。它令我們驚愕,也迫使我們領略到人生宇宙的神秘。它們的共同特點都是表述人與命運永遠處於矛盾和衝突之中。

例如,《天涯‧明月‧刀》中的傅紅雪,就是一位始終和命運抗爭的人物。他雖然生活在恒長的痛苦與寂寞中,但生命的意志與韌性使他在面對瀰天蓋地的邪惡勢力時,仍然充滿戰勝黑暗的理想與精神信念。《多情劍客無情劍》中,李尋歡最終戰勝上官金虹,也是貫注著古龍這一貫的思想主旨。
是的,人是需要不斷用自己所創造的理想世界來推動、激勵和改善現實世界的。富有智慧和浪漫氣質的古龍所建構的武俠世界,最大功能正在於推動、激勵和改善。所以我讀古龍愈久,愈能逐漸體味出他的傑作乃是對荒誕命運的挑戰、報復和抗爭。事實上,多少讀者,只要一聽到:「天涯遠不遠?」「人就在天涯」;「明月在哪裡?」「就在他心裡,他的心就是明月。」「那是柄什麼樣的刀?」「他的刀如天涯般遼闊寂寞,如明月般皎潔憂鬱,有時一刀揮出,又彷彿是空的!」……真的,我們一旦聽到這些聲音,我們的心就會不由自主地為之顫動、為之共鳴,進而會因為受到一種崇高審美力量的猛然襲擊,而產生心靈的「清滌」與「昇華」。人們讀古龍作品經常出現的情形是,在淚花閃爍中意識到了人的價值、人的尊嚴和人與命運抗爭的意志力。我想,這就是讀者和古龍的生命意識的溝通吧!因此,我們可以設想,古龍地下有知,當會感到幸福的。

我讀古龍作品是由領略其文進而認識其人的。古龍善於用細緻入微的筆調描摹各色人等的心態,又用纏綿細膩的情感去牽引整部小說。而人性關懷則瀰漫在古龍的小說中;他不時通過他的人物,表達人與人之間相知相惜的感情。我想,這應和他的內心體驗有著密切的聯繫。

創造性、超時代的先行者
事實也正是這樣,如以人生旅途作為比喻,古龍乃是一個創造性的、超時代的孤獨者。古龍至今也沒能完全逃脫世俗之見的褒貶。至於簡單化地把他列入一般通俗文學作者的行列之輩,也是到處可見。但是,當人們面對他的武俠精品文本時,便可看出:他確實是精神現象史上的俊傑之士。作為一種獨自屹立的心靈文本,它們明晰地體現了古龍這位「紅塵浪子」頑強而又猛烈的自我意識,也體現了他孤寂的悲劇情懷。在他的生存環境中,作為一個獨有的生命意識,古龍面對的只能是永恒的孤寂,和孤寂的永恒。作為一個思想者,酒與色對他來說都只是表像的。為了打破這個不堪忍受的悲劇命運框架,他只有既歡樂而又悲愴地縱酒高歌。武俠文學之於他,就是超脫,就是創造,就是靈魂的自由和歸宿。他筆下最成功的典型「小李探花」李尋歡和第一快刀傅紅雪,以及構成系列傳奇的楚留香、陸小鳳,在他們的遭遇中所展示的人性光輝,以及那永難言詮的人生隱痛,我幾乎把這些理解為作者的自陳。

古龍的傑出之所在,是他把自己身上揮之不去的煩憂、痛苦、壓抑、搏擊和孤獨感,都轉化成了生命的戲劇、審美的人生,轉化成了小說本體意象,轉化成了內省意象符號與情感空間。正如眾多讀者與研究者早就意識到的:古龍的武俠作品都是沒有具體歷史背景,卻直探人性底蘊的故事,不僅它的內容不包括歷史的背景和線索,而且在形式上也不再拘泥於原先那些武俠文學的敘事模式和約定俗成的文類風格。

從小說美學層次來觀照,古龍應屬於那種用自己的心靈回答人生根源,乃至靈魂世界之重要問題的作家。因此,古龍其實是用他的生命創構了一種既是歷史的、又是現代的,但本質上又屬於中國武俠世界的獨特「詩學體系」。它猶如一面境子,照鑒出的乃是當今時代的面影和精神。古龍以有情勝無情(有情之人必定戰勝無情之劍)的信念,就是人性尊嚴,人性光輝得以貫通古今的表徵;古龍不斷在作品中凸顯對人性的信念,這是一般平庸的小說無法達到的境界。

如果說梁羽生、金庸和古龍是當代武俠文壇的三大盟主,並且他們的小說又都表現出人性透視下的東方倫理;那麼,筆者以為,古龍異於梁、金兩位巨擘之處,還在於他的作品更著意於以詩意與美感的文字,抒發江湖人物心靈世界和心靈處境,從而締造了「另類」的小說藝術。古龍的作品有時幾乎直接針對靈魂,它那些能夠直接打動我們的情節,往往是訴諸我們自身最內在的精神生活。
其實,古龍一生四十八個年頭的精神進展,他的內在生活,他的心路歷程,其中包括由他的各時期作品劃出的曲線,本身就是一部雄渾、偉岸和悲壯的交響詩。古龍的小說詩學的曲線,只不過是他的靈魂、他的心路歷程曲線的回聲、映象和投影折射罷了。我們這些當代人的靈魂和內心世界與古龍的武俠世界及其詩思能夠發生如此強烈的共鳴,其實也是兩條曲線的共振和美感意識的重疊。換而言之,古龍用他那千變萬化的小說思維、小說美學及心靈律動,在廣闊的中華文化背景上,為現代讀者開拓了一片壯美的、浩瀚的想像空間與文學世界。

另一方面,古龍的魅力,是與他的現代意識分不開的。如果說歷史意識是指尊重歷史的真實,且具有厚重歷史感的話;那麼現代意識實質上是作家具有的當代批判精神、悟性和思辯力,包含了對生命的感悟與追求,以及作為一個作家所應有的獨特風格和人文尊嚴。現代意識是那種消除今人與古人之間距離的心理取向。古龍明快地坦言:「武俠小說寫的雖然是古代的事,也未嘗不可注入作者自己的新觀念。」而古龍的小說正是把「古人」的詩情和自己的激情融為一體,於是讀者的心情,隨著作者一起激蕩,一起進入那自由、開朗、奔放的意境中去,而歷史與現實各以其本相交隔呈示。
例如《楚留香傳奇》中,當無花敗於他手下時,楚留香說:「我只能揭穿你的秘密,並不能制裁你,因為我既不是法律,也不是神,我並沒有制裁你的權力!」又說:「等到許多年以後,這樣想的人自然會一天天多起來。以後人們自然會知道武功並不能解決一切,世上沒有一個人有權利奪去別人的生命!」這種觀念,對於傳統的江湖世界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然而這卻是古龍的現代闡釋。因為只有在今天,即具有當代法律意識並身體力行者才能這樣思考。

發掘不盡的心靈花園
武俠小說在古龍的手中,不僅僅是一個個發生在江湖中的傳奇事件,也不僅僅是武林人物和歷史場景的虛擬表述。我所認識的古龍,以及我對他的武俠文學的解讀,乃是著眼於作家的風格、才華、境界和學識的結合,是他跋涉在人生旅途中對現實與歷史以及貫穿其中的人情美、人性美的省思與陳述;質言之,是他借現實考驗而變得深邃的目光對逝去了的日子,所作的藝術性、美學性掃描。沒有現實性的滲透,無所謂武俠文學的精神價值;沒有現實的靈性感悟,無所謂武俠小說家的深刻和氣韻生動。
人生,是古今中外的文學家、藝術家永恒的創作素材和靈感來源。從生到死,中間的那一片開闊地,往往叢生著令人困惑的荊棘。其實,我們無須驚詫於古龍生前曾面對過的困頓和孤獨;用今天的話來說,古龍活得還是蠻瀟灑的,而且有聲有色。他在當時實際上是比別人更早越過了那片困惑之地,到人間走了那麼一遭,玩過了,累了,如鳥雀倦而知返,歸去來也,何其快哉!
古龍的武俠作品已經矗立為一座紀念碑,一座武俠小說史、乃至中國小說藝術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人們已經而且將不斷地從中得到更多的審美認知和生命體驗;而對它所包孕的文化意蘊,文學評論界至今也未能說盡。而隨著人們體驗和感受的加深,審美能力的提高,古龍精神與風格是永遠也說不盡的。如同歌德所說:「人們已經說了那麼多的話,以致看來好像再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可是精神有一個特性,就是永遠對精神起著推動的作用。」作為這個時代中優秀精神產品的古龍武俠作品,也必將對我們的精神境界和思維空間起著拓展的作用。我深信,古龍的作品是說不盡的!

當然,讀古龍的小說也有好幾種讀法:竟夜廢寢忘食手不釋卷,一氣呵成地讀,是一種讀法;細細品味,「不忍卒讀」也是一種讀法;至於喝一口茶,回味一下,再拿出來細細品味,又是一種讀法。然而,我們也發現,對於古龍的小說,已經有了不少儼然像是予以「定位」、「定性」的評論。比如,一般地說,他是新派武俠小說的革新者;比如,對他的武俠意象世界、特異的結構佈局,還有那獨創性極強的對話藝術的稱道等等。可是,如何另闢蹊徑地解讀古龍的小說文本,則仍是一項為人祈望的學術性和審美性大工程。
無須迴避,在「知人論世」的前提下,我是一個「作品本位」的主張者。在我看來,無論古今,從事各種小說類型的作家,得以表明自己對社會、人生、心靈和文學的理解的主要手段,就表現在作品文本之中;這同時也是他們可以從社會、人生、心靈和文學中得到最高報償的手段。因此,我認為,只有從作家創造的藝術世界來認識作家,從作家對人類情感世界帶來的藝術展示和貢獻,去評定作家的藝術、文化地位,才是恰當的切入角度。

另外,我不滿足「文學是人學」的命題或界定,而更看重文學實質上是人的心靈學、性格學,是人的精神活動的主體學。我認為,是心靈世界的誕生,使人類告別了茹毛飲血的生存方式,是心靈使人懂得了創造、美感、理想和價值觀,也是心靈才使人學會區分愛與恨、崇高與卑瑣、獨立與盲從。而一切可以稱之為作家的人物,其最終的關懷、亦無非是人類的心靈自由。作家的歸依往往也是回歸心靈,走向清潔的、盡美盡善的心靈。所以,對一位真正的作家來說,他必定是用心來寫作的,即「我心」的故事。如果這一觀點得到認同,我們就可以指出:古龍創造的武俠世界,若從整體意識來觀照,就是一個心靈文本的世界;或者說,古龍為我們建構的乃是一個精神與心靈的花園。人們在遊覽和欣賞這一獨特的「心靈花園」時,所獲得的將是最大程度的藝術享受。現在,藉由《古龍作品評析版全集》的推出,兩岸文化評論界的同道們,相約對古龍建構的心靈花園進行了一次系統的、完整及深入的導遊。 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大工程,成果令人讚歎。

表述不盡的古龍風格
古龍的小說已經歷經歲月滄桑,穿透兩岸壁壘,走進千家萬戶。但是,大眾的文化品味仍需培養和引導。因此,為名著作嫁,是每位從事名著研究的專家學者義不容辭的責任。
為了使名著(包括古龍的精品)之樹常青,任何導讀都是廣大讀者需要的。無論是傳統的評點,還是現在的章評、回評,都是解讀與導讀的一種形式。而解讀就有了重讀的意味。解讀與導讀者的重讀,意味著不斷的遭遇和對話,視域的不斷融合,以及美感效果的不斷深化;這是避免誤讀和成見的有效手段。當然,名家的解讀、評析和解構、闡釋,也可能出現某些片面性,但若是「深刻的片面」,也許同樣可以給我們以難能可貴的啟示。因為,既然深刻,就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突破和創新,就是尋求意義的實驗,就是對以往的解釋系統的合理延伸和校正。所謂「放言無憚,言前人不敢言」(魯迅語),其是之謂乎?而我理解的「放言」正是解讀成果的結晶,也正是這個偌大評本工程的表徵之一。
需要補充的意見是:古龍的武俠精品早已深入人心,與讀者們形成了一種互動的、對話的關系;每一個讀者都可能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審美感覺,思考古龍的每一部書的問題,並會得出完全屬於自己的結論。在這個意義上,正如先哲所言:「趣味無爭辯」。回過頭來說,古龍作品中存的多義性和多層次意旨,乃是名著的常態;而單一性的文本,在今天倒反而被認為是內涵薄弱了。古人有言:「言有盡而意無窮。」對於名著的解讀和評析愈富有多義性,便愈是閱讀空間拓寬的表徵。而導讀與評析如能引致讀者的積極性思考,就是成功。

進一步說,任何解讀、詮釋和闡明,其所運用的方法都應是開放的、有機的、多種多樣的。 但我認為,將心比心、以心會心,或更準確地說,以心靈誠摯地讀解心靈,殆是一個最重要、也最普通的方式。這是因為對他人的理解,往往來自對自己的理解,心理的洞察往往緣於自我意識。解讀者的功力體現在透過字裡行間,穿透紙背去體驗、把握作家的強悍和脆弱,憤激與孤獨,真誠與虛偽,愛與恨。將心比心,以心靈解讀心靈,是一種真切的體驗,是一種平等的對話關係。它既能貼著自己的人物,逼真地復述出他們的心理流程,又始終與他們保持著根本的距離。這就是中華傳統審美學中的「靜觀」的審視態度。
我希望於讀者的是:當您打開古龍小說精品集時,您將開始的,是一次愉快而又神聖的閱讀經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