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D殺人事件,背後真正的可怕【致敬江戶川亂步現代版短篇集】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炫目的奇幻 X 邏輯性的解謎 X 衝擊性的結尾
歌野晶午 全新詮釋 江戶川亂步 七篇經典!

★日本推理年度排行榜冠軍作者 歌野晶午 絕佳致敬傑作!

【故事簡介】
歌野晶午 X 江戶川亂步──
七篇經典故事,將置換到「現代」這個舞臺!

【椅子?活人!】
作家原口涼花收到了昔日戀人渡邊明日路的電子郵件。大意是他要對拋棄自己的涼花進行,並採行某項計劃,那就是涼花最愛的椅子中……

【和智慧手機去旅行的男人】
造訪長崎的「我」,受到偶然相識的男子邀約一起觀光。男子似乎是想用智慧手機的視訊功能,讓女朋友看一看長崎的風景。他說女朋友是偶像團體其中的一個人,「我」覺得很懷疑。畢竟那位偶像是……

【D殺人事件,背後真正的可怕】
在涉谷的道玄坂上,發現一名心臟停止跳動的女孩,她的身分是藥局老闆的女兒。女孩背上出現一些蕁痲疹。興信所調查員的「我」剛好就在對面餐酒館裡,所以便和小學生聖也一起飛奔到現場……

【讀了《阿勢登場》的男人】
懷疑妻子外遇,並因照顧患有失智症的岳父而精疲力竭的太郎,看了亂步的「阿勢登場」想到了一個計劃。只要使用小說中裡的手法,就能佯裝岳父是意外死亡的……

【紅色房間翻修得如何?】
以亂步的詭計短篇小說「紅色的房間」為舞臺劇上演的劇場為舞臺。然而,飾演被槍擊身亡一角的演員真的被槍擊,令演出者們騷動起來。觀眾有一名警察官,他命令所有人都不準離開,開始進行搜查……

【陰獸幻戲】
佯裝成優良教師的「他」,對女性懷抱著異樣性欲。某天開北歐雜貨店的老闆娘由貴找他商量事情。原因是她的推特收到了一則危險的留言。留言的人似乎在監視著由貴……

【從非人之戀開始的故事】
對男友不滿的女性某天硬闖男朋友家中時,發現了男方的祕密……

歌野晶午
一九六一年生於日本千葉縣,東京農工大學農學部畢業。
一九八八年以名偵探信濃讓二系列第一作《長屋殺人》(暫譯)出道,一般視為新本格派第一期成員。
二○○四年以《櫻樹抽芽時,想你》獲得第五十七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第四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椅子?活人!
和智慧手機去旅行的男人
D凶殺案真正的可怕
讀了《阿勢登場》的男人
紅色房間翻修得如何?
陰獸幻戲
從非人之戀開始的故事

習慣熬夜的原口涼花,每天早上躺在床上目送丈夫上班之後,會像屍體般繼續躺兩小時,然後爬出床鋪,沖澡醒神,灌下在睡前做好的一大壺綠色蔬果泥,這時她才會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接下來就是晨間家事,說是晨間,其實常常已經過了中午,而且所謂的家事其實只是打開洗碗機、洗衣烘乾機、掃地機器人的開關,所以完畢的鈴聲響起之前,她都窩在書房裡,坐在沙發上,把筆記型電腦放在腿上操作。
比起原口涼花,小囃子萌音這個稱謂更廣為人知。她是以《謊八百八十學園》和《你是鈴木我是山田》系列而大紅大紫的才女作家,不過她家門牌上面寫的不是筆名,所以她在鄰居的眼中只是個懶惰的悠閒貴婦。
涼花一向在家裡的書房工作,但她會在夕陽西沉之後才開始寫作,剛起床的這段時間是用來寫E-mai聯絡編輯,還有看社群網站。以前她一有留言就會去看,然後立即回覆或轉發,但是常去的網站增加到三、四個之後,工作漸漸受到影響,因此她關閉了留言通知,規定自己只能早晚各看一次社群網站。
這天早上,涼花又在書房裡操作筆記型電腦。現在交際媒介的主流是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不過她因職業的緣故習慣用實體鍵盤打字,還是覺得筆記型電腦比較好用。
當她正在看從社群網站連結過去的購物網站時,手機響了起來。涼花目前使用的手機不是智慧型,而是功能型。
她收到的不是來電,而是郵件。社群網站普及之後,大家都在社群網站上聯絡或交流,很少再收到手機郵件。
〈妳最近好像越來越活躍了(笑)〉
只有這麼一句話,沒有標題,也沒有寄件者名字,她對信箱地址那排英文數字沒有印象,那用的還是垃圾郵件常用的免費信箱。
但是當涼花瞥見這十來字的句子時,腦海裡立刻浮現某人的臉,幾年間的不悅回憶隨之飛馳而過。直到夜裡,這件事都大大影響了她的寫作心情。
隔天上午,她上網看留言時,手機又收到了同一個信箱發來的郵件。
〈《謊八百八十學園》累積超過七百萬本?啪啪啪啪啪啪!一定是因為角色太有個性了(認真)〉
涼花背上的寒毛都豎起來了。她確信寄郵件的人就是他。不安的情緒濃厚得有如夏天的烏雲,讓她根本沒心情工作。
第三天,不安變成了恐懼。
〈竟然不理我?我是真心來祝賀的,妳那是什麼態度?真是狗眼看人低!〉
烘乾完畢的鈴聲響起,但涼花沒有走向洗衣間,繼續無力地癱在沙發上,過一陣子她才開始用手機按鍵打字,然後刪除文字,就這麼寫寫刪刪將近一個小時,最後只回了短短的一句話。
〈請問您是渡邊明日路先生嗎?〉
不到一分鐘便收到了回覆。
〈這還要問嗎?妳是在跟我裝傻吧?〉
涼花這次立刻回覆。
〈是渡邊明日路先生吧?〉
〈妳是在開玩笑吧?還是在耍我?〉
〈我的通訊錄裡沒有這個信箱,所以我不知道您是哪位。〉
〈妳以為是誰害我不能用原來的信箱啊!還不都是妳封鎖了我!〉
當年的回憶頓時湧出,涼花嚇的全身僵硬,但是對方仍不放鬆。
〈看到情況不利就不講話啦?〉
涼花感到過度換氣快要發作了,但仍強撐著回覆。
〈您忘了答應過的事嗎?〉
〈答應過什麼?〉
〈您答應過不會再聯絡我。〉
〈是啊,我是那樣說過,所以才會消失五年,連賀年卡和暑間問候信都沒有寄。〉
〈我們可沒規定期限五年。〉
〈對啊,既然沒有規定期限,半年左右就差不多了,但我還乖乖遵守了五年,這是十倍的誠意。〉
〈沒有期限的意思就是永遠,這不是常識嗎?〉
〈少蠢了,就算是殺人,過了五年也該出獄了,這不是常識嗎?而我呢,別說是殺人,我連妳的一根指頭都沒碰,妳竟然判我無期徒刑。簡直是惡魔!〉
〈連我的一根指頭都沒碰?別胡扯了。〉
〈是啊,住在一起的時候,妳的十根指頭我都碰過了,加上腳趾就是二十根。但是妳走了以後,我連妳的腳尖都沒碰過,就算我想碰也沒辦法,妳根本躲著不見我,連要跟我談判都叫別人代替。〉
〈即使不見面,您的存在還是對我造成壓力,讓我受到很大的心理創傷。〉
〈「心理創傷」這個詞還真好用。〉
〈請您正經一點。〉
〈男女感情的問題本來就是互相的,我還不是好幾次被妳任性耍賴的一句話搞得心中淌血,不要以為只有妳是受害者。再說,這種男人不是妳自己選的嗎?對了,一開始明明是妳先煞到(好老套)我的。還說什麼受傷,就算我退一百步承認我是壞人,妳自己沒眼光選擇這種男人難道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涼花按著胸口彎起身子,喉嚨每次喘氣都像笛子一樣發出咻咻聲,她連滾帶爬地離開沙發,一邊咳嗽一邊趴在書桌上摸索抽屜,好不容易才找到噴氣式吸入器。
那一晚,涼花本來和丈夫約好要出去吃飯,但因不停喘氣只能取消。
雖然她身心俱疲,對方卻還是不肯放過她。隔天一大早涼花就去了醫院,回家之後,她坐在沙發上休息,手機又收到了郵件。她已經把手機切換成靜音模式,不過還是看得到來信顯示的LED燈在閃爍。涼花本來不想理會,不過每次看到燈光亮起,她的心臟都會隨著閃爍的節奏狂跳,最後只好拿起手機。
〈妳還是老樣子,看到情況不利就裝死。〉
涼花瞄了一眼,就關掉訊息,但是沒過十分鐘又再打開,拇指按起手機按鍵。
〈請不要再發郵件給我了。〉
回覆立刻來了。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都是我不對嗎?妳完全沒錯嗎?〉
〈或許我也有些不夠周全的地方。〉
〈講得真好聽,不愧是作家。(笑)〉
〈我們不要再聊下去了,我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拜託您了。〉
〈妳昨晚沒有去旬華秀稻耶,那間餐廳要提前三個月才預約得到吧?好不容易才等到的,真可惜。要保重啊。〉
涼花頓時全身冰涼,氣管出現了收縮的徵兆,她趕緊去找噴氣式吸入器,不等到發作就先把吸入器拿在手上。
〈您怎麼會知道旬華秀稻的事?〉
之前都是在一分鐘之內就會收到回覆,但這次等了五分鐘還是沒有下文。她去了廁所,煮開水泡好紅茶,還是沒看到回信,她開始考慮「是不是該再傳一次郵件」,不斷地打開手機又關上,彷彿是在調侃她的心焦似的,電子鈴聲終於響起。
〈妳不是說不要再聊了嗎?〉
涼花把剛才寫的內容稍作修改,送了出去。
〈請回答我的問題,您怎麼會知道昨晚的事?〉
〈因為愛的力量。〉
〈請正經地回答我。〉
〈我說真的啊,只要發揮愛的力量,就算相隔千里,我也看得到心愛的人。〉
〈你別再跟我開玩笑了!〉
〈妳終於恢復正常了,太客套會讓我不舒服。〉
涼花本想故作冷淡保持距離,結果還是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你老實說,為什麼你會知道我要去旬華秀稻?〉
〈妳想知道嗎?〉
〈真噁心,快告訴我。〉
〈我不告訴妳,因為妳說我噁心。〉
〈你闖進了我家嗎?〉
〈我想闖也沒辦法啊,妳家有保全系統耶,不愧是上流階級。〉
〈為什麼你連我家有保全系統都知道?〉
〈喂喂,這種事連小學生也知道,妳家門口和車庫都貼著保全公司的貼紙嘛。〉
〈你在竊聽我的電話嗎?〉
〈現在的通訊機器都數位化了,我要怎麼竊聽啊?〉
〈你在我家裡裝了竊聽器嗎?〉
〈冷靜一點,我怎麼可能溜進那樣戒備森嚴的住宅嘛。〉
「你叫我怎麼冷靜得下來啊!」
涼花忍不住大吼。
〈用什麼方法都好,重要的是我對妳的心意啊。〉
〈用什麼方法都不好。〉
〈妳外出的時候,我偷偷跟在後面,聽到妳向朋友炫耀排到了旬華秀稻的預約。〉
什麼時候?在哪裡?跟誰見面?她正在搜尋記憶時,郵件又來了。
〈可能是這樣,也可能是從妳用來占位的包包裡摸走了行事曆。〉
〈到底是哪一種?〉
〈或是把惡意程式傳到了妳的電腦。〉
〈電腦病毒?〉
〈只要有心,這點小事當然查得出來,如果不在乎錢,也可以請偵探。〉
〈不用講解了,快告訴我真話。〉
〈妳也太不機靈了,我說這點小事當然查得出來,意思就是說這些不重要。我剛才也說過,重要的是我對妳的心意啊。〉
〈別說了,我們之間早就沒有關係了。〉
〈只要有過關係,永遠都有關係。〉
〈別開玩笑,我們已經分手了,我們的關係早就結束了。〉
〈妳是說柏林圍牆倒塌以後,柏林圍牆曾經存在的歷史也消失了嗎?〉
〈不要狡辯,如果你還把我放在心上,就不要做這種事惹我討厭,也不要再糾纏我。我們早就講好了,還有白紙黑字為證。〉
〈妳要告我違反約定嗎?〉
〈如果你再糾纏我,我就不得不這樣做了。〉
〈那妳去告啊。〉
〈我可不是在威脅你。〉
〈別這麼衝動嘛。〉
〈那你就別再纏著我。〉
〈我的意思是,如果打起官司,傷腦筋的可是妳喔。〉
涼花皺起眉頭。
〈打官司就代表會把事情鬧大喔,我沒有地位名聲,也沒有財產家人或工作,就算有了前科、被人指指點點,也沒啥大不了的。可是妳有太多的東西要保護了,就算妳是受害者,小囃子萌音的名聲也會變差,先生的工作也會受到影響吧。如果不希望事情變成這樣,我勸妳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因為我很珍惜妳嘛(愛心)〉
涼花再也支撐不下去,她倒在床上,直到丈夫下班的時間都站不起來,只好傳郵件給丈夫說氣喘的情況沒有好轉,請他自己在外面吃飯。她並沒有說謊,但是瞞著丈夫的罪惡感卻更沉重。
天亮之後又收到了郵件,涼花的身體狀況還很不好,但她實在無法不去看。
〈妳好啊,今天工作辛苦了,最近在寫的是《謊八百八十學園》嗎?〉
她自欺欺人地想著只要不回覆就等於漠視,其實她只要讀了郵件就中了對方的計。
〈就算妳不回答,我也知道妳已經讀了。〉
涼花明知對方只是想要引誘她答話,但她在開啟郵件時已經輸了。
〈妳嘴上說得一副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其實妳不是真的這樣想。妳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討厭我,其實心底很想念我。〉
「開什麼玩笑!」
涼花怒吼一聲,像甩巴掌似地闔上手機。但是郵件再傳來時,她還是沒辦法不看。
〈妳叫我不要再傳郵件給妳,但妳如果真的不想收,關機不就好了嗎?難道妳是怕收不到其他人的訊息嗎?那妳只要封鎖我的信箱就好了,就像妳以前所做的一樣。沒錯,妳五年前就是這麼果斷地拒絕我的,但妳現在的拒絕只是嘴上講講,因為在妳的心底其實是很想我的。〉
涼花發出粗重得喘息,她很想把手機摔在地上,但還是勉強壓下脾氣,走進浴室沖澡。她梳好頭髮,重新化妝,打算出去喝個茶散散心,正要把手機放進包包時,又看到來訊通知的燈光開始閃爍。
〈那麼,妳為什麼想我呢?因為妳對自己的婚姻生活很不滿意。這也是應該的,因為丈夫的年紀比自己大了一輪嘛,談起小時候愛看的節目對不上話題,床上的體力也不能配合,正在對丈夫抱怨連連時,剛好收到前男友的郵件,妳一定覺得很懷念,還會埋怨自己為什麼要嫁給那個矮小的禿驢。〉
〈你說夠了沒有!〉
涼花的拇指終於按上按鍵。
〈我就知道,妳沒有關電源,也沒有封鎖我。(笑)〉
〈如果我不回應,結果你直接跑來了,我會更困擾的。〉
〈妳是在暗示我去找妳嗎?〉
〈別開玩笑了!麻煩你不要再打擾我工作。〉
〈對對,說到工作,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妳談。其實我聯絡妳本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可是妳一直嘮嘮叨叨,害我一直沒辦法進入正題。〉
〈你再怎麼裝模作樣我也不會被騙的。〉
〈恭喜妳《謊八百八十學園》系列銷售量突破七百萬本。〉
〈我接受你的祝賀。我現在要專心寫作,所以要關機了。〉
但她在鞋櫃前挑鞋子時又收到郵件,而她還是看了。
〈說是這樣說,但我實在高興不起來,因為最近兩集的品質爛到讓人看不下去。〉
涼花心頭一緊,接下來的郵件更讓她放棄了出門。
〈虹野彼方和蓮沼深海這兩個新角色真是無聊死了,還不如把路人角色的平均水準拉高到四天王的地位。內藤騎士的言行舉止和第一集差太多了,簡直像是變了一個人。這個系列原本最大的賣點是複雜而立體的故事主線,如今卻只是在賣人物設定。走這種路線的人確實不少,但是妳既然要走這路線,不是應該更用心地塑造角色嗎?最近剛開始的新系列《記憶之森的帕斯卦》也有一樣的問題,可見這是妳一直都有的老毛病。妳的文筆本來就很好,當上職業作家,累積更多經驗之後,也漸漸練出了自己的風格,但是妳的情節安排和人物設定一點都沒有進步,這是為什麼呢?很明顯,妳沒有這方面的天份,既然沒有天份,再怎麼努力也是白費。這些話很殘酷,但我說的是事實,如果妳再寫出這種作品,妳的書迷很快就會跑光了,最好趁著銷售量還沒開始下滑時想辦法補救。這種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回到原點,也就是說,妳應該再一次跟我搭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