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 紐伯瑞文學獎金牌獎作家杰瑞.史賓納利經典之作
★《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
★《家長好書》金牌獎得主
★《出版家週刊》年度最佳讀物
★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

*關於紐伯瑞文學獎:
1922年美國圖書館學會為了紀念「兒童文學之父」約翰.紐伯瑞而成立的兒童文學獎項。

她的與眾不同,讓每個人都深深著迷。
她的格格不入,讓每個人避之唯恐不及。
星星女孩捲起天翻地覆的風暴,讓人重新思索,
在「平凡」與「不凡」之間,該如何抉擇?

星星女孩讓人捉摸不定。
她是仙人掌花所散發出最淡的花香,是一隻姬鴞飛掠而過的影子。
我們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式看待她。
我們想把她當成蝴蝶,釘在軟木板上,
但大頭針刺穿木板,她飛走了……

開學第一天,星星女孩來到寂靜的邁卡中學,帶來聲音和色彩。
她用一個微笑擄獲了里歐的心,她的歡呼喚醒了全校的學生,
每一個人都深深為她著迷。
直到有一天,突然間,她的與眾不同成為人人排斥她的原因,
在同儕與初戀之間難以取捨的里歐,向她提出一個要求,
希望她能夠成為「平凡」的女孩……

名人推薦
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宋怡慧
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創辦人│李苑芳
作家│楊婕
心動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好評推薦
珍惜身邊獨特的人,別讓她變得很一般,也別讓她消失。這是從《星星女孩》得到的深刻感悟。
──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邱慕泥

《星星女孩》是本難得嘗試捕捉變化莫測民意的青少年小說,那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瞬間,是每個孩子摸索、拓展、抗拒、學習個體與群體邊界的過程,更是自我認同的建構經驗,人生雖不是非黑即白,但終究得做出自己的選擇。
──親職溝通作家與講師 羅怡君


專家導讀
青春,就是一場自我個體與群體認同的拔河╱親職溝通作家 羅怡君
每次開同學會,一群人總會在記憶深處挖探過往的各種大小事,用座號清點腦海裡的名字和身影,然而總會有一兩位被稱之為「怪咖」的同學,明明讓人印象深刻卻又非常陌生,只有像剪影般的黑色輪廓、說不出太多細節……。校園小說裡的怪咖總是占盡版面,而在現實生活中,怪咖幾乎毫無存在感,儘管被稱之為「怪」應該會吸引大家注意,然而更殘酷的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冷暴力,讓怪咖成為另一群不受歡迎的人的代名詞。
星星女孩正是這樣的怪咖,不,她甚至更特別、更透徹一點:對著同校但不認識的人在生日當天公開獻唱、奇裝異服、愛問問題、帶著寵物鼠、不用自己原本的名字……,最重要的是她絲毫不在意別人,盡情實踐隨興且熱情的生活哲學。說也奇怪,成天嚷著爭取「做自己」的青少年,為什麼無法容忍如此「個體化」的行為呢?她從怪咖翻身為校園風雲人物,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再次備受冷落,最後以優雅身影參與舞會,當作告別前的歡樂派對;過程中輿論風向是如何形成或改變的?同儕們又是如何「選擇」立場的呢?
《星星女孩》與其他描寫霸凌的校園故事最大不同,是以深度描寫、觀察的方式提供給我們許多線索,讓我們重新回到學生視角,試著去體會青少年們想被看見卻同時需要安全感與歸屬感的矛盾情感,如何影響他們對事物的判斷與看法;對未來無法預期的恐懼與焦慮,又如何迫使他們捨棄絕對冒險、收起稜角,將自己隱入集體樣貌當中。故事中特別舉出一位「校草」韋恩.帕爾作為分析的對比樣本。這位全體學生們的「典範」,我們可以說他集結多數人「應該有」的樣子,卻也幾乎「沒有特色」,每個人都能從他身上找到部分現有自己的投射,也找到可以模仿的對象,不知不覺地就像服從同樣的價值觀,一切令人安心。
那麼校草的社會學習對象又是誰呢?答案是令人哭笑不得的《GQ》雜誌。在企業管理領域裡有一種「鯰魚效應」,意思是在一群魚當中放入一條鯰魚,鯰魚會因為到陌生環境而奮力游動,而原本魚群被擾動刺激產生危機意識,因而打破慣性重新充滿活力。星星女孩就如同那一條外來的鯰魚,在平靜校園中掀起話題,但也漸漸鬆動校園裡的氣氛,在星星女孩加入學校啦啦隊之後,帶起的另類風潮也逐漸成形。
這段「從怪咖到意見領袖」的轉變過程,恐怕是星星女孩始料未及的,她從未想要「爭取」誰的認同,只是專注持續地用自己的方式與這世界連結互動;情節中透過第三者的觀察,提供給我們一些輿論轉向的原因與線索:
「我們用模仿來推崇她……我們給予她的喝采,也像是給予了自己一些什麼……」
「這是一場她領導的革命,一場以開創而非推翻為目的的革命……」
「……看著一度單調乏味的學生群體分化為幾百個個體。你以為四散成許多碎片但一個新集合體又出現了……」
有點諷刺的是,「喜歡星星女孩」轉眼間變成另一種「從眾現象」。
許多人際關係受挫的青少年,往往無法理解這些隱微幽然的變化;書的前半段,作者不斷透過各種細節,帶領讀者思考「個體」與「群體」間微妙的關係。現實生活中的怪咖並非都有機會被接受融入,過程裡其他意見領袖( 如:啦啦隊長)、參與團體活動,是否具有高度自我價值感……等等,都是重要的影響因素。
然而當讀者替星星女孩鬆口氣之際,善變的民意又開始蠢蠢欲動。後半段加入與男孩的熱戀、身為校隊啦啦隊卻替對方加油、主動參與別人的葬禮和家庭生活……星星女孩仍然維持做自己,但似乎跨過了某些界線,空氣中的氛圍逐漸質變。
什麼界線呢?作者精心設計各種事件,暗示的是群眾的「心理界線」與文化默契,這正是每位青少年成長過程中必須不斷「以身試界」的過程,太忠於自己忽略他人的尺度,即使出於好意也可能冒犯他人;故事裡犯了眾怒的星星女孩也無法力挽狂瀾,開始被其他人質疑、冷落、忽視的冷暴力對待。
難道星星女孩不曾動搖嗎?有的,為了她深愛的男孩,星星女孩想要變得跟別人一樣:她重拾蘇珊這個普通名字,跟大家打扮相同,只為了不再讓身旁的人受傷害,畢竟沒有人敢和大家討厭的人談戀愛吧。
相信有同樣煩惱的孩子會急著追問,這樣有用嗎?別人看見嘗試變得平凡的努力,反應又是如何呢?星星女孩後來有得到她想要的嗎?這些未必有答案的大哉問,作者也安排一位智者阿契陪伴著我們解惑:唯有透過自己想知道的「問題」長期觀察,我們才能更認識某個人,而不是從答案裡認識別人。
《星星女孩》是本難得嘗試捕捉變化莫測民意的青少年小說,那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瞬間,是每個孩子摸索、拓展、抗拒、學習個體與群體邊界的過程,更是自我認同的建構經驗,人生雖不是非黑即白,但終究得做出自己的選擇。
杰瑞.史賓納利(Jerry Spinelli)
  美國童書作家,是當代最具天分的現代兒童文學作家與說書人。畢業於蓋茨堡學院,與身為詩人兼作家的妻子愛琳居住於美國賓州。著有許多青少年小說,包括獲紐伯瑞文學金牌獎的《瘋狂麥基》(Maniac Magee)、獲紐伯瑞文學銀牌獎的《小殺手》(Wringer)、《我會做任何事》(I Can Be Anything)、《乳草男孩》(Milkweed)、《贏家》(Loser)等作品。《星星女孩》(Stargirl)是他最知名的作品之一。

梁永安
  台灣大學哲學碩士,專職譯者。譯有《盲眼刺客》、《情感教育》、《大海,大海》等。
豪豬領帶
我小時候,彼得叔叔有一條豪豬圖案的領帶。我認為世界上沒有東西比這更特別了。他會很有耐心地站在我面前,讓我用手指摸過領帶的絲質表面。我一面摸一面隱隱擔心指頭會被豪豬刺扎到。有一次,他甚至讓我把領帶戴上。我一直希望買一條跟那一樣的領帶,但始終沒有找到。
十二歲那一年,我們家從賓夕法尼亞州搬到亞利桑那州。彼得叔叔前來送別時,戴了那條領帶。我以為他是為了讓我可以再看它最後一眼,所以很是感激。但忽然,他以誇張的動作解開領帶,掛在我脖子上。「它是你的了,就當是送行禮物。」他說。
我太喜歡那條豪豬領帶了,所以決定開始搜集同樣的領帶。但搬到亞利桑那兩年後,我的豪豬領帶還是只有一條。理由很簡單:試問在亞利桑那的邁卡城或世界任何地方,哪會有賣豪豬領帶的店?
十四歲生日那一天,我在本地報紙上讀到關於我的報導。家庭版有一篇專欄,專門在小孩生日當天介紹他們,而我媽打電話給報社提供了一些資訊。文章最後這樣說:「里歐.伯洛克的嗜好是搜集豪豬領帶。」
幾天後,放學回到家,我在前台階看見一個塑膠袋。裡頭是綁著黃色絲帶的禮物包,上頭的標籤寫著:「生日快樂!」我打開盒子,竟看到一條豪豬領帶:一共有三隻豪豬,其中兩隻拿自己的刺射飛鏢,第三隻用刺剔牙。
我把盒子、標籤和包裝紙細細看了一遍,都沒看到送禮物人的名字。
我向爸媽和朋友查問,還打了電話給彼得叔叔。所有人都否認知情。
我單純把這件事看成懸案,完全沒想到我是被人監視了。我們每個人都遭到監視了。

1
「你看到她了嗎?」
這是凱文在十一年級開學日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我們正在等待上課鈴聲響起。
「看見誰?」我說。
「哈!」他伸長脖子掃視人群。你從他臉上表情就看得出來,他先前看見了什麼異乎尋常的事物。他露齒而笑,繼續掃視。「你等一會兒就會知道了。」
幾百個學生走來走去,互喊著名字,指著彼此自六月後就沒見過、被夏天太陽曬黑的臉。開學日第一節上課鈴響前的十五分鐘是我們對彼此最深感興趣的時刻。
我搥了一下他的手臂。「你說誰?」
鐘聲響了,我們湧進教室。
我在班上又聽見那句話。當時我們正在念「效忠誓詞」1 ,一句耳語從我背後傳來:
「你看到她了嗎?」
後來,我在走廊又再聽到同樣的話;在英文課堂和幾何學課堂也又各聽到一次:
「你看到她了嗎?」
「她」是誰?一個新生?一個加州來的絕色金髮美女?還是說她像我們大多數人一樣是來自東部?又或是某個改頭換面的女生,在六月離校時還是小女孩的模樣,卻在九月回來時變成一個十足的女人,由此創造了一個十週的奇蹟?
然後,在地球科學課上,我聽見了一個名字:「星星女孩」。
我轉頭望向那個懶散趴在桌上的高年級生。「星星女孩?」我問,「這
是哪門子的名字!」
「沒錯,她叫星星女孩.卡拉韋。這是她自己在教室裡說的。」
「星星女孩?」
「對。」
接著,我終於看見了她。當時是午餐時間。她穿一件灰白色洋裝,裙子長到蓋住鞋子。洋裝的領口和袖口繡著滾邊,讓人懷疑那是她曾祖母的結婚禮服。她有一頭垂肩的淡金色頭髮。她斜背著一樣東西,但不是書包。
一開始我以為那是把迷你吉他,後來才曉得是烏克麗麗。
她沒拿午餐托盤,而是拿著一個很大的帆布袋,上面印著一朵和真花一樣大的向日葵。當她走過時,餐廳陷入一片寂靜。她停在一張空桌旁,放下袋子並把烏克麗麗的背帶勾在椅背上,然後坐了下來。她從袋子裡拿出一個三明治,吃了起來。
餐廳裡一半的人繼續盯著她看,另一半的人開始竊竊私語。
凱文露齒而笑。「我早告訴你了吧!」
我點點頭。
「她念十年級,」他說,「聽說之前一直是在家自學。」
「這就難怪。」我說。
她背對著我們,所以我看不見她的臉。沒有人跟她一起坐,但她周圍餐桌的學生全都兩兩擠在一張椅子上。她似乎沒注意到這種情況。在一片盯著她瞧和竊竊私語的臉孔海洋中,她像是個孤島。
凱文再次露出大笑容。「你現在想的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樣?」
我以大笑容回應他,點點頭說:「『熱椅』。」
「熱椅」是我們校內的電視節目,由我倆在去年推出。我擔任製作人兼導播,凱文擔任現場主持人。每個月他都會訪談一位學生。到目前為止,大部分受訪者都是優等生、運動員和模範市民一類的人。他們只是被一般主流價值認定為突出的一群人,不是什麼特別有趣的人物。
凱文突然睜大雙眼。那個女孩拿起烏克麗麗開始撥動,然後唱起歌來!她一邊彈琴,一邊晃動頭部和肩膀,唱道:「我細看一株先前沒注意的四葉草⋯⋯」四周鴉雀無聲,接著響起一個人的鼓掌聲。我看了一眼。拍手的是餐廳收銀員。
這時她站起來,把帆布袋甩上肩,大步走過一張張餐桌,邊彈邊唱,邊走邊旋轉。大家紛紛轉過頭緊盯著她,嘴巴張大,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難以置信。當她經過我們的桌旁時,我第一次有機會看清她的臉。她不特別美麗,但也不醜,鼻梁上有些雀斑。大致來說,她和校內其他一百多個女生沒什麼差別。只有兩點不同:她沒有化妝,而且有著一雙我所見過最大的眼睛,就像車燈照射下睜大的鹿眼。她快速旋轉著身體經過,揚起的裙襬擦過我的褲管,然後大步走出餐廳。
餐桌中間響起三個人的緩慢拍掌聲。有人吹口哨,有人怪叫。
我和凱文怔怔地看著彼此。
凱文舉起雙手,比出電影院看板的形狀。「『熱椅』!好戲即將上演:星星女孩!」
我一拍桌子。「就這麼辦!」
我們互相擊掌,表示一言為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