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特殊傳說Ⅲ vol.01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人氣作家 護玄╱暢銷大作 特殊傳說Ⅲ,磅礡登場!
★首刷特別加贈:特級美味特典.《晝夜循環 01》
「踏上沉淪許久的幻獸島嶼,
少年們的全新冒險,由此出發!」
那場牽動守世界與原世界的戰爭過後,
大肆侵略的鬼族再次隱沒,獄界鬼王勢力重新洗牌;
七陵黑白共生術法進入了世人眼前,同時引來關注與攻伐,
而漾漾也開始學院、獄界兩頭跑的升級忙碌狀態。
就在一次殊那律恩交付的鍛鍊任務中,
沒想到那件四千年前的遺憾,重回眾人眼前。
已被世界遺忘的孤島迎來了退潮期,
漾漾與夏碎學長的簡單任務意外遭遇隱藏版敵人,
身上武器、靈符全被破壞,幻武兵器直接失去連繫,
夏碎更被危險的存在做下糟糕標記!
千鈞一髮之際,解救他們的卻是看似武力值0的獨角幻獸?
夜之語言引領歸途,
一條突然出現的海洋通道緩緩在漾漾等人面前開啟。
他們說,死亡帶走的,僅是軀體⋯⋯
特別收錄
番外.倖存者
《特殊傳說》是人氣作家護玄的成名大作。
爆笑又緊湊的情節、青春嗨翻天的想像力與迷人設定,在不可思議的誇張校園生活中,漸次鋪陳各個角色自我成長歷程。
《特殊傳說Ⅲ》是「特傳」系列的最後一部曲,我們將跟隨明顯成長的角色們進入更廣闊的世界探索與體驗。這是主角們揮灑淚水與汗水的冒險物語,也是屬於我們的特殊傳說!
護玄(離玄)
6月2日、雙子座。
老巢:http://windslie.pixnet.net/blog(夜貓鳥宿)
職業腐屍。
喜歡音樂、電影、書籍與鳥。
畢生願望就是將自己所想的故事都能寫完。
不論哪種創作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希望每個人都能愛護自己心中的創作小小人,讓他們茁壯更美好。
護玄作品集
特殊傳說0.5
新版.特殊傳說(學院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Ⅱ亙古潛夜篇(全四冊)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Ⅲ(陸續出版)
8 .Floor(陸續出版)
兔俠(全十冊)
因與聿案簿錄(全八冊)
案簿錄(全九冊)
異動之刻(全十冊)
十年.踏痕歸
「妖師!後面!」

聽見大喝聲時我回過頭,正好和一隻撲過來的鬼族打了個照面,被打個稀巴爛的低階鬼族腦門在五分鐘前遭受過重擊,現在呈現凹下去、雙眼爆開的兒童不宜狀態,更別說滿頭黑漆漆的詭異腦漿了。
我用了一秒捕捉鬼族的低語,然後直視著它:「跪下。」
鬼族僵住,帶著滿頭腦漿咚的聲雙膝著地,表情痴呆地看著我,雜亂的邪惡詛咒這瞬間被捏熄,只剩下茫然的空白。
「弱雞,左邊。」小飛碟嗡嗡地轉了個圈,在我右邊和老頭公打出一面盾般的防護壁,正好讓一支射過來的黑矛嵌在上頭,劇烈的力道差點崩碎防禦,驚險攔下凶器。
看也不看地往左邊開了槍,我轉動米納斯,直接更換成狙擊槍,對準約兩百公尺外的黑色魔獸一槍打去,子彈在沒入魔物額頭的瞬間炸開,經過小飛碟威力加強的突變版濃硫酸往四面八方噴濺,周圍的邪惡魔物集體嚎叫起來,忘記隱藏自己,到處逃竄。
「還要多久?」站在另一邊的白袍朝著他的同伴大喊,吃力地連續布下更多保護陣法,頂住螞蟻大軍般不斷擁過來的低階鬼族。
真不是我要說,這些低階鬼族大概沒兩千隻也有一千九百九十九隻,精神連繫亂得跟打結的毛線球一樣,再加上一籮筐蜂擁魔獸,讓我考慮了幾秒要不要放生這幾個袍級被咬死算了。
「三十秒。」蹲在破碎大圖陣前、握著水晶修復的紅袍,咬著一小片維持神智的藥草,一手摀著左腹,大量鮮血不斷從他指縫冒出,顫抖的右手更努力地刻著黑色石面上缺損的痕跡。
他傷勢太重,即使經過米納斯一輪治療依然效果甚微。
防禦陣法又被衝破一個。
「鬼門快完全開啟了。」哈維恩從層層鬼族中翻身跳回我們這邊,身上還有沾黏到的腐臭黑血。他皺起眉,甩掉骯髒的外袍,重新拉出件乾淨的黑衣套在身上。「我們可以不要保護白色種族隨便他們去死嗎?這樣可以快速撲滅敵人。」
「不可以。」我看了眼後頭受傷失去意識的紫袍與努力修復古代陣法的紅袍,召回所有小飛碟。「二十秒,把儲存的力量灌到我身上。」
魔龍和米納斯身影乍現,在我身邊左右各自拉出了黑與水色的圖陣。
黑暗力量開始回流到我身上時,我釋出最大的精神力,恐怖氛圍降臨到鬼族大軍身上,霎時大半黑壓壓的低階鬼族失去聲音,全體僵在原地,就連那些不斷撞擊防禦結界的魔獸也都停止動作,一臉痴呆地集體定格。
「站住。」
我冷眼看著瘋狂想要擠進這個狹小山谷的鬼族大軍,開口:「聽見我的聲音,就給我全部滾回去。」
智商比較高的幾隻魔獸發出哀鳴,夾著尾巴逃跑,沒智商的低階鬼族愣愣地往後退開,不知道要怎麼滾回去,有的真的捲成一團「滾」,更多的是左右相撞,或是踩到已經跪在地上的同伴,場面瞬間亂成一團。
「完成了!」腸子都露出來的紅袍歡呼了聲,手上水晶破碎的同時,復原了的古代陣法重新轉動,一旁的白袍見狀,立刻輸入更多白色力量,促使陣法運轉,微弱的光立刻明亮起來。原先被定住的低階鬼族驚醒,所有精神連結被斬斷,在後方操縱一切的妖魔從遠處發出憤恨的詛咒,接著速度極快地往我們衝來。
始作俑者出現時,我們才看清楚那是隻鬼魔,頂著一根犄角,有著覆滿深綠色長毛的皮膚與兩個成年男子高度的壯碩身體,踩著亂七八糟的低階鬼族,行走時帶著滿地的黑血直接撞破我們最後幾個法陣,高聲嚎出殺傷的咒語,打算在古代陣法完全啟動之前把我們殺光。
我試圖壓制鬼魔,不過因為精神力已經透支,腦袋一痛,鼻血跟著流了出來。
哈維恩擋在我們前面,揮出彎刀擋下攻擊。
沉默森林的菁英戰士眉頭一皺,左腳微退一步卸掉過大的衝擊力,另一手勾出六靈刀,迅雷不及掩耳地在邪刀開始咆哮時斬掉鬼魔往我們伸過來的手臂。
鬼魔超級不爽地大吼,被砍掉的斷臂噴出大量蜈蚣毒蟲,黑色毒霧炸開,鋪天蓋地地往我們這群人噴來。
連開三槍調動米納斯與老頭公設下結界,突如其來的騷動聲讓我轉頭一看,受重傷的白袍與紅袍正聯手重開防禦,驚險地擋下無聲無息冒出來的另外一隻大妖魔――我們居然沒察覺到有這東西的氣息,幸好情報班眼力很好,及時捕捉到偷襲,否則我們就會像最開始那名紫袍一樣。
所以說,為什麼一個偵查任務會搞成這樣啊?

「退後。」

熟悉的聲音挾著冰冷的氣息銳利射來,我和哈維恩立刻往後躲開,一根冰刺竄破土地直衝而上,戳豆腐般把鬼魔貫腸穿破腦頂,插成個仰望星空的姿勢,配合寒冰衝高兩、三百公分,形成散發冷冽白霧的冰柱,呈現略帶詭異的藝術感。
黑色鐵鞭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響纏繞上另一頭妖魔的脖子,轉動幾圈,長鞭主人翩然落下,動作輕巧地往妖魔頭上、身軀拍黏幾道靈符,天使文字發出柔和光芒,瞬間箝制邪惡的襲擊。
壓力驟減的白袍、紅袍驚喜地看著援兵,立即退入守護結界,快速替自己簡易治療及將腸子塞回身體裡。
踢開石化的妖魔,穿著紫袍的藥師寺夏碎站在我們面前,遮掩樣貌的蒼白面具調過頭轉向另一隻同樣毫無聲息冒出的妖魔,數張符紙平空拉出十字護盾,將妖魔彈開幾十尺的距離。
這些邪惡也沒有更多進攻的機會了。
帶著火焰的長槍從遠處射來,眨眼貫穿妖魔巨大的腦袋,砰的聲釘到岩壁上,三秒後直接把妖魔燒成焦炭,連烤肉味都沒來得及傳出。
穿著黑袍的史前巨獸落在我們面前,精靈陣法壓下,後方的古代大陣終於甦醒過來,帶著精靈術法高速運轉,原本被毒物覆蓋的土地被急速淨化,陽光穿透妖魔們拉起的黑幕,像幾百束利刃落下,切割這些吐著穢言的妖魔鬼怪。
眼見大勢已去,原本來阻止的鬼族與妖魔發出各式各樣的哀嚎,活像被噴殺蟲劑的蟑螂們往四面八方亂竄,很快地,整支大軍就像來時一樣,迅速退得乾乾淨淨,只留下滿地大量的混亂屍體、屍塊。
古代陣法持續運轉,乾淨的白色空氣慢慢回到土地上,分解鬼族妖魔的殘骸,直到那些東西逐漸散化成灰,消失在空氣中。
「醫療班!」
妖魔退去,將這片土地與外界隔離的詛咒封鎖碎開,被擋在外面的援兵終於可以靠近我們,藍袍的醫療班緊急圍繞過來,替每個人治療傷口。
我看著最先穿過封鎖到來的黑袍與紫袍,露出笑容。
「學長,夏碎學長。」

這是,四日戰爭平息的七個月後。



「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著醫療班把昏迷的紫袍抬出去,收起武器的學長挑眉轉向我。「這是公會的探查任務,你跑來幹嘛?」
我――褚冥漾,對著兩位學長露出尷尬的苦笑:「啊就……我不知道公會在這裡也有任務啦,我是和我們家族裡面的人來的……」
這整件事是這樣的。
今天一大早我收到然的訊息,說白陵家有人要去採集什麼什麼山谷裡面的牧漿草,可以製作成很好的藥物,本來冥玥想來一趟,但是公會那邊有任務派過來所以她得先回去,他幫冥玥帶個話要我如果有過去妖師本家記得拿些藥草回來;我想想反正也沒事幹剛好可以跟著出來逛逛,就跟著家族裡的藥師跑來這座山谷。
結果沒想到公會情報班正在附近執行任務,詳細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他們是三個人一組的探查小隊,不是前線戰鬥隊伍;貌似在統整大戰過後各地受損的古代陣法,而這裡原本有淨化功能的古代陣法遭到破壞,他們才正想回報公會前來處理就被妖魔襲擊。
――這是陷阱。紅袍後來這樣說,然而當他們發現時已來不及反應,當下意識到危險的紫袍擋在兩人面前承受第一波攻擊,整個人差點沒被撕裂,全身骨頭都斷了,幸好沒插穿心臟,但也直接失去了戰鬥力。
第一個發現公會袍級求援術法的是哈維恩,夜妖精本來想裝死不理,結果被我命令說實話,他才臭著臉告訴我,我沒想太多就趕緊跑過來看,沒想到身後的家族藥師們還沒跟上,妖魔就劃出空間封鎖,直接把山谷這一帶與外界切割開。
找到不遠處的公會三人時他們已經受傷很嚴重了,當時精氣神還飽足的我沒想太多,只讓那些妖魔鬼族退開。
發現我是妖師還帶著夜妖精後,白袍很糾結,不過鑒於他們都帶著傷,他只好正式向我求救,沒想到妖魔還有準備後手,打開了小鬼門炸出大量低階鬼族開始車輪戰消耗我們的體力,被圍攻到最後時,紅袍硬著頭皮修復古代大陣,想要用大陣的淨化力量動搖空間封鎖。
幸好最後他成功了,不然我的精神力再消耗下去,可能真的會想要把他們扔著給妖魔當飼料了。
「確實是很危險,妖魔使用的是高級封鎖,應該是魔王等級的存在提供的禁術。」夏碎學長拿下面具,勾起溫和的笑容。「你進步真快,每次見到你都有明顯的不同。」
「嘿嘿~」我有些得意地咧開笑容。
四日戰爭後,每個人都經歷了一段休養生息的時間。
而我在魔龍的指導下努力練習精神方面的操控――因為我的體力十幾年來都沒練過,他完全不期待我可以在短時間內變成武林高手,所以首要就是精神鍛鍊,再同時調整體能武術……這段時間我根本水深火熱!
要知道這條魔龍簡直變態!從頭到尾鄙視人形生物,一開始列出來的進度連火星人都辦不到,連米納斯都看不下去,和老頭公一起按著缺乏「正常生物」教學常識的魔龍重新修改訓練方式,我才獲得了合理的鍛鍊課程。
雖然還是很嚴格。
不過操控方面變得比以前好太多是真的,然為了讓我有自保能力,特別允許我可以使用小部分黑暗力量,但是想要控制更高等級或是陰影那些就別想了,而且用了別人也會怕。
四日戰爭後的流言蜚語到現在都沒停過,幸好那些排斥黑暗的人不知道妖師一族的確切位置,外加然的產業鏈與白色種族關係緊密令他們無從下手,不然大概又要打一次戰爭了。
「還有力氣笑就滾過來。」學長收回長槍,白了我一眼,走向運轉中的古代大陣。
我看夏碎學長掏出本子跟過去,立刻爬起身與哈維恩尾隨在後,魔龍和米納斯早早自動回手環裡沒吭聲,我們幾個就聚精會神地聽起學長講解這個古代陣法的構成。
撤去各種阻礙血脈力量的保護術法後,我發現我在學習、記憶這些東西的速度也變快了,偶爾遇到學長他們時,學長也會拽著我和夏碎學長一起學一些古代術法。畢竟鬼才知道學長本人到底會多少東西,他肯講解都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怎樣也要乖乖聽講。
後來發現這件事的哈維恩當然不客氣地跟著蹲講解,寫筆記寫得比我還勤勞。
看我們這邊開啟教學模式,來援的其他公會成員沒打擾我們,安靜無聲地各自收拾山谷戰場,連白陵家的藥師都很有耐性地在外面等待。
「……這樣都記住了嗎?」詳細解說兩遍後,學長盯著我們,其實主要是盯著我,學這些東西我還是比夏碎學長和哈維恩慢很多,常常回去要再請哈維恩反覆幫我講解,幸好夜妖精的興趣是研究這些東西,否則大概會想把我按到馬桶裡然後用馬桶水沖我的腦袋。
「大致上知道了。」我低頭看著被我畫得歪七扭八的筆記本,真心慶幸還好這個古代大陣主要只有淨化功能,而且使用的是比較常見的古老通用語,要是來個三合一享受,咒語構成就會複雜三倍,我的腦袋也會大成三倍。
「褚下午有課嗎?」夏碎學長收起小本子,看著我們兩個。
「我四點有一堂,哈維恩要去七陵研習。」我眼巴巴地看著夏碎學長和學長。四日戰爭後回到學院,被襲擊的學校重新整頓之後再度開課;現在他們已經在上大學部的課程了,和高中部分開,基本上平日很難在學校碰面,只剩偶爾回黑館時會遇到,但我現在因為各種訓練忙碌許多,也不常回黑館……更別說學長最近也很忙。
――忙著追殺那些買內褲的。
雖然當時他說下不為例,大概是因為他被我的大崩潰和夏碎學長的狂怒給嚇到不太敢追究,不過後來他很快把目標放在買家身上,踏著線索去追回那三件他根本沒用過的嶄新物品。
被黑袍追殺有多可怕?
聽說那三個買家整個逃逸無蹤,連他們所屬的家族都不知道他們的去處,學長還是小看了身家實力雄厚的瘋狂粉絲,光是追到第一個人就讓他整整花了一個半月,而且人家還是某個王族公主,不能扁也不能殺……不對,聽說他扁護衛群,而且還燒掉被藏到聖地保險箱的內褲,還好最後公主沒追究。
畢竟爭奪一條內褲搞到種族大戰也是很難看的,最終就不了了之了。
目前學長正在追殺第二個買家。
「那麼明日在『那邊』碰面時,我再帶你需要的符咒筆記給你吧。」夏碎學長說著,順手掏出幾張白色的符紙遞給我:「這是剛剛用的神聖護符,前不久安因先生教授的,你下次去上課前可以試著自己製作看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特殊傳說Ⅲ vol.01》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