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歐麗娟品讀古詩詞(全2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98元
定  價:NT$588元
優惠價: 75441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1,餘光中、蒙曼、方文山一致推薦的臺大人氣名師歐麗娟獻給大家的經典人文可 2,一本書收獲人生必備詩詞修養 3,封面折頁設計,裸脊裝幀,呈現中國文學之美


本書是一本詩歌賞析書,也是一本中國詩歌史。從神話、詩經、楚辭、樂府、唐詩、宋詩跨越七個時代,解讀47位詩人,涵蓋20個主題,旁征博引200餘首詩歌。幫我們厘清文學史對部分詩歌的誤讀和偏見:中國文學的發展脈絡是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嗎?日本為什麼稱為“扶桑國”?楊貴妃真的終老日本嗎?除了“窈窕淑女”,我們還能怎樣稱頌美人?織女竟然出軌,移情於通西域的張騫?……充滿人性溫暖的詩歌鑒賞方法:《古詩十九首》中感悟生命的短暫,及時行樂的暢快;從《上邪》中感悟愛到世界末日的浪漫;或與孟浩然一起渡過求之不得的中年危機……通過這本書,我們將充分感受到臺大優秀教授的獨特魅力。

歐麗娟: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自2012年在台大開放式課程陸續開設《紅樓夢》《中國文學史》以來,廣受海內外華人歡迎,讓讀者重新認識古典文學的精髓。2015年榮獲全球開放教育聯盟“傑出開放教育獎”(The Open Education Awards for Excellence)的“教學者獎”(Education Award)。著有《杜詩意象論》《唐詩的樂園意識》《李商隱詩歌》《唐詩選注》《歷代詩選注》《詩論紅樓夢》《紅樓夢人物立體論》《大觀紅樓》等。
余光中、蒙曼、方文山一致推薦的台大人氣名師;網易雲音樂 經典人文課;音頻課基礎上,增加近一倍內容;寫的比講的更詳盡,更精彩餘光中、蒙曼、方文山一致推薦的台大人氣名師;網易雲音樂 經典人文課;音頻課基礎上,增加近一倍內容;寫的比講的更詳盡,更精彩餘光中、蒙曼、方文山一致推薦的台大人氣名師
1,餘光中、蒙曼、方文山一致推薦的台大人氣名師歐麗娟獻給大家的經典人文可 2,一本書收穫人生必備詩詞修養 3,封面折頁設計,裸脊裝幀,呈現中國文學之美

中國是一個“詩”的國度,早在三千多年前,黃河流過的大地就已經傳唱著許多美麗動聽的詩歌,接著從華北到江南,整個中華民族都籠罩在詩歌扣人心弦的韻律裡。

這種情況,和西方文學以敘事文類為主的發展很不一樣,屬於兩種不同的文學主流。所謂敘事文類,指的是說故事、有人物情節的文學作品,西方最早的敘事文類作品就是古希臘的神話、史詩和悲劇。古希臘時代的史詩(Epic),雖然叫作“詩”,但其內容實際是糅合了神話傳說,講戰爭中英雄的故事。盲詩人荷馬(Homer,約公元前9世紀~公元前8世紀)所寫的《奧德賽》《伊利亞特》就是最早也最著名的兩部敘事詩,“木馬屠城”的情節到現在大家都還是耳熟能詳,可以被用來做類似情況的比喻,是一個著名的典故。當然,就像中國明朝時的幾部長篇小說,是在歷代數百年口傳的基礎上,再由高才的文人加以整編定版,而誕生了杰作一樣,希臘史詩的這些故事最初應該也是民間流傳的口頭文學,荷馬很可能是最後做整理、定型工作的那位功臣,好比吳承恩之於《西遊記》、羅貫中之於《三國演義》、施耐庵之於《水滸傳》。

除了史詩,對後來影響深遠的古希臘神話也是敘事文學。這些神話講天上諸神的故事,眾多超現實的神靈在另一個美好的世界活動著,有性別的差異,有階級的不同,也有各式各樣的愛恨情仇,戲劇化的程度比起人間故事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後來被古羅馬神話繼承吸收,神話世界就更加波瀾壯闊。更不用說古希臘悲劇了,同樣也是講神話故事和英雄傳說,裡面各種故事往往非常極端,比如俄狄浦斯王弒父娶母的故事,這樣的命運讓人意想不到,也無法調解,帶來極其震撼的效果,讓人靜下心來省思生命的難題與意義。所以希臘三哲人之一的亞裡士多德在《詩學》中認為,悲劇的目的是要引起觀眾對劇中人物的憐憫和對變幻無常之命運的恐懼,由此使感情得到凈化,這對於西方文化與文學影響甚大。

整體而言,西方文學以古希臘的神話、史詩和悲劇等敘事文類為起始,這樣的開頭決定了後來的走向,後來歐洲小說的發達也就可想而知。這與中國文學傳統貶低小說為不入流的情況截然不同。在這樣的差異之下,有學者認為,相較於西方文學的敘事傳統,中國文學可以說是抒情傳統,也就是以詩歌的抒情言志為主的發展方向。兩者方向不同,並沒有高下之別,而是各自發展出文學的豐富內容,都對人類的文明大有貢獻。

如果要認識中國文學的精髓,那麼從古典詩歌切入,最能一窺堂奧。

而詩歌是什麼?詩歌是以婉轉的格律、特定的形式,抒發人們內在心聲的文字曲調。它不是平鋪直敘的口頭表達,而是建立在文字的藝術形式裡,經過了用字遣詞的打磨、感受思慮的沉澱,以精致細膩的文字組織,讓表達出來的感覺更敏銳、心靈更優美,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也更深刻。這一點古人早就認識得很清楚。南朝梁代的昭明太子蕭統在編選《文選》這部中國最早的詩文總集時,就清楚地說:“事出於沉思,義歸乎翰藻。”(《文選·序》)簡單地說,好的文學就是要有沉思過的深刻內容,並且通過美麗的文字形式來展現。大體說來,中國文學史是以廣義的詩歌為主流,也很受精英分子的重視,從《詩經》《楚辭》、漢賦,再到魏晉南北朝、唐代,唐代詩歌的藝術成就到達巔峰,成為接下來一千年的創作核心。

這些詩篇經過漫長時代的洗練,經過了無數精英分子的嘔心瀝血,也出現了不同的形式與內容。例如,《詩經》是以四言詩為主,也就是每一個句子都是由四個字構成,感覺平穩舒緩,所歌唱的主題以婚姻戀愛的追求與苦惱最多;《楚辭》是屈原的心血結晶,為了抒發他那激昂動蕩的大喜大悲,所以詩篇大多是參差不齊的長句,讀起來氣勢磅礴、淋漓盡致,像坐云霄飛車一樣地痛快;而漢賦,則是漢代皇帝最喜歡的一種鴻篇巨制,文人在皇帝的鼓勵之下大量寫作,內容主要是歌功頌德,贊美帝國的偉大,當然從句式到篇幅都更加擴展,是一種非常專門的文學藝術。

東漢時期,民間悄悄地醞釀了五言詩,也就是我們現在最熟悉的詩歌形式,每一個文句都是由五個字所構成。雖然漢賦仍然是文學的主流,但是東漢開始有一些無名的文人默默作了一些五言詩,對後來的詩人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到了魏晉南北朝、唐代的六百多年之間,五言詩大盛,唐代的杰出詩人更是登峰造極,從此以後,五言詩就以最高的質量,成為許多杰作的寶庫,《紅樓夢》裡那些貴族小姐們的吟詩作詩也是以五言詩最多,就可以證明這一點。

至於宋朝,這個階段的代表性文學其實不是所謂的詞,依然還是詩。整個宋代的詩篇創作數量高達二十七萬首,遠遠超過五萬首的唐詩,可見宋代的作家最重視、也真正用心投入的還是詩,雖然詞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在這裡必須特別澄清一下,很多人以為中國文學史是“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的發展主軸,好像這幾個朝代的文學類型不同,各有重點,但這樣的認識是不正確的。其實,詩歌一直都是每一個時代的最大宗,詞、曲、小說只是隨著各個朝代的演化而形成的新文學,它們只是額外的補充,在文壇上偏重於小眾,從來也沒有變成文人創作的主流,抒情詩始終牢牢占據著文學書寫的核心。要了解宋、元、明、清的心靈內涵,詩歌還是最重要、最逼近的窗口,如果我們以為詞、曲、小說代表了宋朝、元朝和明清兩代的文學成就,以為詞、曲、小說可以反映宋、元、明清文人的內在高度,這些古人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會憤憤不平,覺得被無知的後人給大大冤枉了。

話說回來,即使宋代的詞、元代的曲相對於詩處於末流,但是宋詞、元曲仍然都有固定的格律、押韻的要求,產生了更有音樂性的節奏感,內容也以抒情居多,都可以算是廣義的詩。到了明清時代,文人們寫作時采用的還是賦、詩、詞、曲等形式,相關作品更是蔚為大觀,無論是從質和量等方面來說,都比戲曲小說重要得多;相比較而言,戲曲、小說是屬於庶民文學,被視為不登大雅之堂。所以說“中華民族流著詩歌的血液”,這個說法一點也不為過。

三千年來,最杰出的人才留下來這麼龐大的文學資產,對我們現代人的意義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讀文學?為什麼要讀詩,尤其是古典文學、古典詩詞?文學看起來和實際的生活沒有關聯,也不能幫助人飛黃騰達,許多人就因此忽視它,以為那是沒有用的風花雪月、無病呻吟。但是,事實完全不是如此,只要看看世界上文明先進、文化發達的國家,例如法國、德國,它們的政府和國民是如何地重視文學,尤其是古典文學,不但給予鄭重的傳承,整個社會也彌漫著談文說藝的風氣。由此可以知道文學與文化對一個人、一個民族有多麼重要。

表面上,讀文學不能直接增加收入,只是職場上拼搏之餘的閑情逸致,用來調劑一下身心而已;但你可知道,當詩歌與文學進入一個人的內在以後,會對心靈產生多麼深刻的影響?古人早就體認道:“腹有詩書氣自華。”(蘇軾《和董傳留別》)詩書的深度、詩詞的情韻,都會讓一個人由內而外煥發出一種恢宏、優雅的氣質。先秦的思想家荀子也發揮這個道理,說:“玉在山而草木潤,淵生珠而崖不枯。”(《荀子·勸學篇》)只要山裡面埋藏著玉,連草木都會長得特別翠綠滋潤,生機勃勃;倘若水淵中的蚌殼生出了珍珠,外圍的山崖同樣也會感染到珍珠的高潔潤滑,不會幹枯貧瘠並看起來空洞乏味。這都是在說明精神涵養對一個人甚至一個地方的改變。

至於所謂的“三日不讀書,則言語乏味、面目可憎”,則是從反面說明讀書的重要,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多多讀書、多多讀詩,就會言語有深度,連面孔都會優美可愛一點。這種由內而外的改造,讓人充實而有光輝,比起用珠光寶氣包裝自己,其實更是持久,也不會流於膚淺。這麼一來,怎麼能說讀書、讀詩是沒有用的?讀書、讀詩帶給人的,是真正的大用,只是人們短視近利的時候看不到而已。

當然,讀書、讀詩並不只是有美化的功能,甚至還能減輕或解決人生的問題。南朝一位詩歌批評家鐘嶸在《詩品》中便闡述道:“使窮賤易安,幽居靡悶,莫尚於詩矣。”他認為,要讓人在貧窮卑賤的處境中感到平和安定,在孤獨寂寞的時候不覺得煩悶,沒有比詩更有用的了。因為文學、詩歌所碰觸的是人類最內在的心,能讓我們更深刻地了解人生,了解人性最復雜幽微的層次;其他的吃喝玩樂只是表面上暫時地逃避問題而已,時間一久,還是會回到同樣的問題裡,因此不是解決之道。而文學、詩歌所碰觸的人類最內在的“心”,它是一個小宇宙,無所不包,人生的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心”是人類存在的終極核心,即使一個人吃飽穿暖,甚至飛黃騰達,但只要這顆心沒有感到滿足,那麼這個人依然是彷徨的、空虛的、不快樂的,他還是會想要探索心靈的奧秘,想要破解各式各樣人生的困惑。尤其是當一個人面臨極大的精神困境,痛苦得無以復加卻無法從現實中獲得撫慰時,可以讀讀古人的詩篇,這時你就會發現,人竟然可以從古人那裡尋得慰藉,因為你的痛苦古人都經歷過,你對人生的感慨古人都詠嘆過,而且他們的境界比你更深刻,你其實並不孤獨!

再進一步言之,西方思想家曾經贊美說:“詩人是人類的感官。”這真是一針見血!意思是說,詩人比一般人更敏銳,看到的更多、聽到的更細致、品味的更豐富,即使是快樂、寂寞和痛苦這一類的情緒,也比大多數的人體驗得更透徹。

詩人會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例如:他們會看到紅花在燃燒,杜甫就說“山青花欲燃”(《絕句二首》之二),在青山碧綠色的映襯之下,怒放的花就像要燃燒起來似的;於是韓愈就形容桃花盛開時,“種桃處處惟開花,川原近遠蒸紅霞”(《桃源圖》),整個平原陸地遠遠近近彌漫著一片紅色的燦爛,就像天上的彩霞掉落到地面一樣,於是整片大地云蒸霞蔚,無比輝煌。

還有,詩人會聽到一般人聽不到的。例如,在無比寂靜專注的聆聽裡,他們會聽到花開的聲音,甚至還能聽到天上的雲朵飄過時,發出流水的聲音。唐朝的詩人李賀在《天上謠》中就說:“天河夜轉漂回星,銀浦流云學水聲。”星星就像微小的船只一樣,浮在云層水面上漂動旋轉,銀河中還似乎隱隱傳來淙淙的水聲。再有詩仙李白,也曾經聽到“春風語流鶯”(《春日醉起言志》)。當時喝醉的李白才有點兒清醒,懵懵懂懂中“借問此何時”,問現在幾點鐘,春風剛好吹來,聽到李白的喃喃自語,於是把答案告訴了飛過的黃鶯!

你看,詩人帶領我們去看我們原來沒看到的,去聽我們原來沒聽到的,從此學會可以怎麼看、怎麼聽,世界就發生了改變;最重要的是,詩人還可以把我們感受得到卻說不出口或說得不好的體驗,那麼深刻傳神地表達了出來,比我們自己說得還要好,像是直接從我們心裡掏出來似的。譬如“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長歌行》),這樣的後悔莫及,兩千年前的漢朝人就已經給了我們如此言簡意賅的座右銘;到了唐代,王維的“每逢佳節倍思親” (《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道出了天下遊子的心聲,一千多年來,數不盡的讀者在異鄉過節的時候,腦海裡便自動浮現了這一句詩;李商隱的“相見時難別亦難”(《無題》),也把情人之間的難舍難分寫得入木三分,難怪會成為愛情的代言人;而杜甫的“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佳人》),看起來很平易的文字、很簡單的對比,卻是張力十足,洞察了喜新厭舊的人性陰暗面。再看清朝詩人黃仲則所感慨的:“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雜感》)其中有對自己堅守高潔人格的驕傲,也有對於個人力量十分渺小的悲哀,讀了之後,讓人禁不住發出一聲嘆息。

所以說,這些詩歌離我們一點也不遙遠,甚至應該說,這些詩歌其實就在我們身邊,是可以一起談心的知己。

最重要的是,詩人不僅用詩歌告訴我們各式各樣的人生滋味,還讓我們看到,一個人活著,可以有怎樣美好的姿態。當詩人往世界的真、善、美走去,也會帶領讀者一起探測世界的奧秘,詩人通過詩歌的鍛煉,把這個世界的真、善、美打磨得更加晶瑩剔透,甚至連那些令人痛苦的陰暗面,也過濾掉粗糙的成分,煥發出淚的光彩,以至於在現實中讓人苦不堪言、難以忍受的悲哀傷痛,寫進詩歌的時候卻升華了,映照出幾分優雅與美感。而在這個書寫的過程中,那些沉重的傷痛悲哀也獲得了紓解,這就是所謂的文學治療的功能;同樣的,讀詩的人也被帶到那個升華的世界,又因為共鳴的效果,讓自己的重擔卸下來一部分,或者從詩裡面得到了領悟,讓詩人的智能指引一條出路,當下的困惑可以稍稍開解。

這就難怪德國詩人荷爾德林(J. C. F. Holderlin,1770~1843)領悟到:“人充滿勞績,但還詩意地棲居於大地之上。”在勞苦之中,人仍然還是可以詩意地以美好的姿態存在於人間。而白居易讀了李白、杜甫的詩以後,更深深贊嘆道:“天意君須會,人間要好詩。”詩人用好詩把天意帶到了人間,人間只要有好詩,人們也就可以領略到神秘莫測的天意,也就是宇宙萬物人生的奧妙。這麼說來,詩歌簡直泄漏了天機,詩人簡直就是天神的代言人。

總而言之,中國古典詩歌歷經了三千年的累積與篩選,累積的藝術含量、情感含量都十分飽滿,才會產生出這麼多杰作;又因為三千年的篩選,在時間極其嚴格的考驗下只留下最好的珍品,讓後人不必尋尋覓覓、浪費太多過濾的時間,處處都是寶藏。以“取法乎上”的原則來說,聽聽中國古代的詩歌在唱什麼,可以說是一條通往藝術與性靈的快捷方式,一路風光無限。


神話為什麼這麼吸引人

因為神話飛躍的想象力,創造出意想不到的時空,表面上看起來那個超現實的世界似乎天馬行空,突發奇想,卻又有著某種特殊的內在思路。神話雖然看起來不合乎現實的邏輯,但其實一點也不荒誕。經常會有一些人說,神話都是胡編亂造的,讀起來一點用都沒有,那是因為他沒有掌握到神話的表達方式,以及其中的象征寓意。

給大家舉幾個例子,比如《莊子》裡面有一位中央之帝“渾沌”。《山海經·西山經》對渾沌的描寫是:

又西三百五十裡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湯谷。有神鳥,其狀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無面目,是識歌舞,實為帝江(hóng)也。

在天山湯谷這個地方,有一只神鳥,渾身火紅,有六只腳、四張翅膀,它懂得歌舞,叫作“渾敦”,也就是“渾沌”,最主要的特征是“無面目”,沒有臉孔五官。到了《莊子》這本書裡,保留“無面目”的這一個特征再加以變化運用,進一步改裝成寓言,也就是寄托著教訓或道理的故事,於是形成了“七孔鑿而渾沌死”的寓言。在《應帝王》這一篇中說:

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倏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倏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天下最大的中央大神,叫作渾沌,他對兩個比較小的地方神很好,一個是南海的神,叫作“倏”,一個是北海的神,叫作“忽”,這兩個地方神也感恩圖報,兩個神就彼此商量,想要回報渾沌給他們的恩德,討論了很久,想到人人臉上都有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這七個孔竅,才能去看、去聽、去聞、去吃,享受各種快樂,渾沌卻偏偏沒有,這不是太沒有樂趣了嗎?於是兩個神就好心地給渾沌鑿出了七孔,沒想到卻讓渾沌因此死去了。

這個神話真是充滿哲理。首先,請你注意,這兩個地方神的名字,也就是“倏”和“忽”,兩個字合起來就是“倏忽”,這個詞本來就是代表瞬間、時間很快的意思,例如一轉眼,倏忽就到了年底。那麼,為什麼這兩個地方神要叫作“倏忽”呢?原來,莊子是要暗示我們,這兩個地方神就像一般人一樣,用眼睛、鼻子、耳朵去看世界,也注重享受各種感官的快樂,但這些都很表面、很短暫,他們自己以及他們對世界的認識就非常有限了,有限到稍縱即逝,所以才會把它們叫作“倏忽”。

但是反過來說,那位中央之帝沒有眼睛、鼻子、耳朵,一點兒也沒有損失,因為各種感官的享樂根本不重要,反倒因為不停留在表面,所以能夠深入到表象之下,也擴大到看不見的世界,於是更廣大、更深刻,它也就代表了真理。

通過這個有趣的故事,莊子要傳達的道理是:人固然因為眼耳鼻舌的感官而領略到各種滋味,包括美食歌舞之類的享受,但這麼一來,人也會失去用心靈去體驗、不被表象蒙蔽的能力,因此失去了真理,渾沌的死就象征著真理的死。例如,我們講究證據,一切都要“眼見為憑”,這固然並沒有錯,但很多時候,真理或者是有價值的東西,卻是眼睛看不見的,《小王子》這本成人童話裡不也是這樣說的嗎?可見,渾沌的故事就是莊子利用神話表達哲理的好例子。

還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如女媧補天、夸父逐日、精衛填海等,我們都通過神話理解到人生的哲理或先民對這個世界的解釋,理解了這些,如果你之後在創作中有一些思想或感受想要表達的時候,就可以借取神話善加運用。

比起西方神話,中國的神話比較貧乏,西方即使到現在,神話故事依然流傳很廣,宙斯、阿波羅、雅典娜、達芙妮、維納斯、丘比特……都可以說是全球化的知識了,而且到了今天仍然還是許多文學、藝術的靈感和素材,連商業廣告都可以用得上。

為什麼我們五千年的文化傳到今天,神話的普及反而沒有西方廣泛呢?主要是因為中國的文化性格著重於現世,而不是超現實世界。早在三千年前,周朝就已經脫離了原始宗教,發展出高度的人文精神,尤其是周公制禮作樂影響最深,禮樂就是人類生活的文化原則,所以現在當我們說一個社會文化低落的時候,就會說“禮樂崩壞”。

周公之後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孔子,他以繼承周公為己任,所說的“敬鬼神而遠之”(《論語·雍也》)、“子不語怪力亂神”(《論語·述而》),就是在強調要把注意力和努力都放在活著的人身上,思考人類社會怎麼才能發展得更好,所以才會那麼注重倫理關係,強調養生送死。也因此,即使之前中國有許多的神話想象與超現實傳說,卻沒有大量地留存下來。

但即使如此,神話還是非常重要的文化遺產,對後來詩歌與文學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在中國這個神話比較不發達的文化裡,保存神話的文獻就更加彌足珍貴,今天如果你讀到《莊子》《楚辭》《穆天子傳》《淮南子》《列子》等,都可以從中找到一些零零星星的神話材料,在分散的狀況下留住一些神話故事的遺跡。

比如說,《莊子》裡面有一位住在姑射山的神,《逍遙遊》中說:

藐姑射(yè)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

這個神,簡直就像一位仙女,那不食人間煙火的脫俗,清朝還有人聯想到《紅樓夢》裡的薛寶琴。

再看《淮南子》,裡面提到了昆侖山,那是中國古代最有名的仙境,《墜形訓》和《時則訓》篇說:

昆侖之丘,或上倍之,是謂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淮南子·墜形訓》)

西方之極,自昆侖絕流沙、沈羽,西至三危之國,石城金室,飲氣之民,不死之野。(《淮南子·時則訓》)

昆侖山丘,也叫作“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以後凡是提到仙境,昆侖山都是大家最熟悉的一個。

既然有仙境,那就有不死藥,人就可以長生不死。《列子》這本書裡說:

珠玕之樹皆叢生,華實皆有滋味,食之不老不死。(《列子·湯問》)

珠玕之樹,它的花和果實都很有滋味,吃了以後會“不老不死”,那不就是青春永駐、長生不死的仙丹嗎?

而且,《淮南子》和《列子》這兩本書裡,都記錄了女媧補天的故事,說古時候天塌了,地也傾斜了,到處都是洪水猛獸,四處都是火災蔓延,百姓苦不堪言,於是女媧就出來補天了。請你注意一下,女媧用來補天的可不是一般的石頭,而是她苦心精煉過的五色石,那其實就是玉石,只有玉石才有資格去補天。補了天以後,天空就回穩了,地面也平靜了,人們又可以安居樂業。所以說,女媧是一位偉大的保護神。後來曹雪芹寫《紅樓夢》的時候,也是用“女媧補天”來開場的,可見這些遠古神話有多麼重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