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向精神科醫師輕鬆傾訴,
療癒內心的千瘡百孔,
不再「強顏歡笑」!
○對於無法控制的事,再怎麼煩惱也沒用。
○偶爾自我感覺良好,有助於提升自信心、重視自我。
○你給自己打幾分?接受不完美,別要求自己100分。
○把自己當成水蚤,覺得自己渺小,也沒什麼不好。
○在意別人的眼光沒有錯,但過於在意,就會把自己逼入絕境。
○逃避不可恥,當情況危急,先行撤退,再重新整裝出發。

心靈感冒了,來找只在夜晚看診的「貓頭鷹診所」吧!
「不想讓周遭的人知道自己來看精神科……」
「正因為要去看精神科,所以才不能不去工作……」
「如果去看精神科的事情曝光,自己可能會被開除……」
你和絕大多數的人一樣,就算內心再怎麼痛苦,只能選擇忍耐嗎?
有情緒困擾、內心糾結的一般人,想要走進精神科,門檻是很高的。傷風感冒頭痛肚子痛都可以光明正大請假去看醫生,唯獨心理問題不敢求助精神科。最主要原因是害怕他人眼光,唯恐走進精神科會被貼標籤。
現代生活型態造就了越來越多心理疾病,但是東方文化缺乏求助精神科與心理諮商的習慣,那些感到「活著很痛苦」、「世界之大卻無自己容身之處」、「無人可以傾訴煩惱」的人,只能暗自痛苦,甚至自殘自傷。
本書作者徹也醫師認為,白天有工作的人無法接受診治,通常都是不想讓旁人知道自己在看精神科。因此,若能選在下班後再過來,並且是在不太容易注意到,像是隱密場所般的地方的話,肯定會有許多人因此獲救。為了降低普羅大眾進入精神科的門檻,他創立了:貓頭鷹診所。
「貓頭鷹診所」佇立在越夜越美麗的大阪熱鬧繁華街上業,目的是想為了這些無人照顧的患者,營造一方精神上的綠洲;選在夜晚開業,是因為這樣不影響病人白天的學業或工作,不必專程為了看精神科請假,也就沒人知道自己正在精神科就診。
有別於看診沒幾分鐘就結束,只開開藥的醫院,「貓頭鷹診所」看診時間是初診1小時,複診30分鐘,徹也醫師會引導患者找出自己關注的生活重心,與患者建立朋友一般的熟悉與信賴感,把精神科諮商當做日常的談心,傾訴心中煩惱。

從晚上7點到深夜11點,宛如深夜食堂版的精神科診所
「貓頭鷹診所」的看診時間為晚上的7點到11點.白天有工作的人可以不用特別請假,只要下班後再過來即可。和一般小診所只有一名醫生駐診也很不同,「貓頭鷹診所」一週看診4個晚上,夜夜由不同醫師值班,共有8位醫師、心理諮商師輪值,大家白天都有各自的專任工作。雖然只是一家小診所,卻已經協助過4,000位病患。
熱血的年輕精神科醫師,以他對現代人心理困境的專業觀察與行醫信念,為社會提供了另一種關注精神科醫療的新視野,書中分享的案例也讓讀者窺見他人內心世界的痛苦無奈,透過醫師的治療過程,一同受到啟發:
˙ 慘遭職場霸凌而罹患憂鬱症,住在老家的失業單身女性
˙ 家庭環境複雜,反覆暴食與自殘行為,從資深美容師成為性工作者
˙ 因為發展障礙,在工作中頻頻打瞌睡的女性網路工作者
˙ 逃避現實又遇上資遣,特種行業上班的苦難姊妹花
˙ 因親友過世而罹患憂鬱症,藉由旅行找回自己的速食店單身店長
˙ 輾轉於特種營業場所,無法戒掉藥癮的前牙科助理
˙ 常去同志聚集地,而罹患適應障礙症,已婚的雙性戀男子
˙ 因壓力過大犯下偷拍惡行,是大企業的課長,也是當地名門的入贅女婿
˙ 反覆整形,無法停止暴飲暴食後催吐,罹患醜陋恐懼症的女性
˙ 夫妻接連發病,罹患憂鬱症,在知名企業工作的菁英夫妻


本書特色 
 「日本NHK」、「朝日新聞」特別報導,各大媒體熱烈討論!

 年輕精神科醫師的熱血理念,記載著與病患的真實對話。

 貓頭鷹診所接納所有為心理疾病所苦的病人,病患包括一般上班族、單親媽媽、無業遊民、酒店小姐、性工作者以及LGBT族群。

片上徹也
˙ 1984年生
˙ 精神科醫師
˙ 奈良縣立醫科大學醫學部畢業,曾服務於多家醫院
˙ 曾任職於多間醫院,2014年時,在大阪˙美國村開了夜間診所「貓頭鷹診所」,
˙ 並擔任院長一職。距今為止,看診超過4000名白天因故無法就醫的患者。白天在兵庫縣內首屈一指的精神科專門醫院東加古川醫院擔任主治醫師。
˙ 曾被NHK「關西熱視線」、朝日電視台「電視紀錄片」以及朝日新聞等多家媒體報導。
˙ 著有《超級便利貼法,一週只花100日圓就能變成天才》(澪標)一書。


譯者簡介
羊主恩

˙ 曾任出版社編輯
˙ 平凡快樂的地方貓媽。愛書、嗜字、有戲癮
˙ 對翻譯有永恆不變的愛,擅長領域有心靈勵志、健康養生、食譜、親子教養等

【推薦】
鄭光男 光能身心診所院長
林仁廷 諮商心理師
林珮瑜 《罹癌,是我生命中的禮物》作者

前言

1 「只有夜晚看診的精神科診所」就在這裡
現今是任誰都會得到「心靈感冒」的時代
貓頭鷹診所是無處可去之人聚集的場所
診所給人的氛圍,就像學生時代的社團
每天都有不同的心理諮商師提供諮商服務
說我是「搞怪醫生」就是在稱讚我
藉由看診,同步體驗病患的人生
解開錯綜複雜的心結

2 為何要開「只有夜晚看診的精神科診所」?
想要拯救大量的「就醫難民」
降低去看精神科的心理門檻
我喜歡人,所以選擇精神科
先有白天的人前一張臉,才會有夜晚的另一張臉
白天在醫院的工作是學習的寶庫
人稱「夜晚的守護神」
想讓更多的人知道

3 為何堅持經營「只有夜晚看診的精神科診所」?
父母都是醫生,我重考一年考上醫學系
突如其來的大病,經歷十小時的大手術
從蜘蛛膜下出血歷劫生還
醫師看診是一件高強度體力的辛苦工作
只有我才能看的診療

4 「只有夜晚看診的精神科診所」的診療情景
一開始會先詢問成長歷程與原生家庭
與病人建立像朋友般的關係
滿分十分,你給今天的自己打幾分?
「八分」是復原的理想分數
跟病人約定「不可以死」
從「畫樹測驗」窺見心理狀態
必須檢視的地方涉及許多方面
精神科的藥只能治標不治本
利用心理諮商觸摸心靈深處
區別「辦得到的事」與「辦不到的事」
把自己當作水蚤

5 來「只有夜晚看診的精神科診所」就醫的病人們
【案例1】
慘遭職場霸凌而罹患憂鬱症,
住在老家的失業單身女性

【案例2】
家庭環境複雜,反覆暴食與自殘行為,
從資深美容師成為性工作者

【案例3】
因為發展障礙,
在工作中頻頻打瞌睡的女性網路工作者

【案例4】
逃避現實又遇上資遣,
在特種行業上班的苦難姊妹花

【案例5】
因親友過世而罹患憂鬱症,
藉由旅行找回自己的速食店單身店長

【案例6】
輾轉於特種營業場所,
無法戒掉藥癮的前牙科助理

【案例7】
常去同志聚集地,而罹患適應障礙症,
已婚的雙性戀男子

【案例8】
因壓力過大犯下偷拍惡行,
是大企業的課長,也是當地名門的入贅女婿

【案例9】
反覆整形,無法停止暴飲暴食後催吐
罹患醜陋恐懼症的女性案例

【案例10】
夫妻接連發病,罹患憂鬱症
在知名企業工作的菁英夫妻

6 不讓心生病的自我守護方法
心裡有底的人要小心
究竟到什麼程度才算是憂鬱症?
比判別是不是憂鬱症更重要的事
早期發現勝於治療
心靈生病的人通常個性認真、一絲不苟
「孤單」會讓病情惡化
最優先該做的是調整生活習慣
飲食、睡眠、運動為健康三大支柱

7 今後的挑戰
身為處理心理疾病的專家
幫助病人從煩惱中解脫
要去寺廟?教會?還是精神科?
來做有趣的事情吧!

結語 治癒「心理的感冒」不難!
【話說從頭】
我在二○一四年七月三十日,選在我三十歲生日這天創立了貓頭鷹診所。
貓頭鷹診所的看診時間為平常日晚上的七點到十一點(星期二、國慶假日、每個月第三個星期日、年初年末除外)。白天有工作的人可以不用特別請假,只要下班後再過來即可。掛號方式採完全預約制(另附設內科、皮膚科)。
除此之外,為了能夠讓那些容易受到現代社會不良影響的年輕人輕鬆前來,特別選在大阪MINAMI內有著「年輕人聖地」之稱的美國村開設診所。
目前,每晚來貓頭鷹診所就診的病患的平均約有十五人左右。而這五年間累積的病歷表差不多有四千張。
這就表示,有多少張病歷表就代表有多少人因著煩惱和不安而痛苦喘息。
這些病歷表所顯示的,或許就是沒有逃生之路、充滿閉塞感的現代社會縮圖。
除了貓頭鷹診所以外,我還在兵庫縣加古川市的精神科診所及東加古川醫院擔任主治醫師。
當白天在醫院的工作結束,前往貓頭鷹診所途中的這段時間,預約看診的電話總是源源不絕地轉接到我的智慧型手機裡。
「請問是醫生嗎?」
「我是。」
「……。」
「喂?怎麼了?」
「我好想死。」
由於爾偶也會接到這種被逼到極點、無路可走的電話,因此不能掉以輕心。
打開貓頭鷹診所的大門,通過櫃台,位於細長走道最裡面的診療室約莫只有三
疊榻榻米的空間。在此,每天晚上都有許多有著複雜境遇的人們在此進出。
「我只要看到那些看起來好像很幸福的父母與小孩,就會很想殺了他們。醫生,我究竟該怎麼辦?」說出這句話的女大學生一臉認真地看著我。
「我覺得自己的皮膚上好像被貼了一層保護膜,因為感覺太噁心了就用去光水把全身上下都擦了一遍。」對幻覺感到恐懼的服裝店員如是地說。
「我今天突然恐慌症發作,被救護車載走之後,然後來到這裡。」一副不管己事、像是在說別人般,旁邊還帶著年幼的小朋友一同前來的單親媽媽邊說邊笑。
我忘了是什麼時候,曾經有位酒店小姐因沉迷於牛郎店而欠下龐大債務,後來被幾個看起來像流氓的男人帶來這裡,當時她還呈現精神錯亂的狀態。
另外,還有從事性工作的小姐因為反覆割腕的關係,「已經割到沒有地方可以再割了」,全身上下佈滿刀痕來到這裡;還有一位家庭主婦,表示自己「實在太痛苦了,就一口氣吞下十幾顆藥」,然後搖搖晃晃地來到診所。事實上,真的是什麼樣的病人都有。
晚上休診的時間是十一點。家對我來說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通常都是當我搭計程車返家的途中,日期就變了。
至今,我已經被問過無數次,「為什麼都已經到這種地步,還堅持要把貓頭鷹診所開下去呢?」
只要我的體力還能負荷,我就會持續開下去,我會這麼做是有原因的。至於是什麼原因,我希望能夠藉由本書告訴各位讀者。
既然您會閱讀這本書,是否您本身或懷疑身邊的家人、朋友有可能罹患「心理疾病」而感到不平安或擔憂呢?
為此,我將以精神疾患中,任誰都有可能罹患的「憂鬱症」為中心,將各種病症連同病患的故事共同做探討。
其實不限於精神疾病,無論哪種疾病只要提早發現、及早治療,不僅恢復的速度快,治療後的狀況也能很好。希望本書能夠成為您盡早就醫的契機。



【案例】家庭環境複雜,反覆暴食與自殘行為,從資深美容師成為性工作者
初診時,B小姐的故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到現在仍然記得很清楚。
P114
B小姐的妝容非常華麗,身材微胖,穿著胸襟大開的衣服,踩著高跟鞋叩叩叩地踏進診療室。

哥哥和妹妹都是精英
診療時,B小姐始終一副鬧情緒的態度,而且全身都是酒味。似乎平時喝酒就喝很兇。
我在診療中就確定B小姐有自我毀滅的傾向。她不僅經常反覆地暴飲暴食,甚至也會割腕(自殘行為)。我問她:「什麼事最困擾妳,妳希望怎麼改變呢?」她便表示希望能夠改善心情低落、失眠以及無法去上班的困擾。
詢問B小姐的成長歷程與原生家庭,得知她高中時,是在一間女生極端稀少的學校就讀,讓她在人際關係上感到相當艱難。似乎也沒有交到任何可稱為朋友的朋友。B小姐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小孩,跟母親的關係也不好。母親非常重視教育,哥哥和妹妹都很優秀,哥哥是醫生,妹妹則是在大公司工作的女強人。
其實有非常多的案例都跟B小姐一樣,跟母親處得不好,手足又比自己優秀,
讓自己內心相當痛苦糾葛。
二十幾歲的B小姐是職業美容師,此外,她還有另外一個身分是性工作者。
B小姐聲音宏亮,相當健談。只要有什麼想講的,就會一口氣滔滔不絕地全部說出來。幾乎每個病人在診療時,都會慢慢地一次比一次說得更多。B小姐也漸漸能夠講自己從事性工作的事。
我忘了是什麼時候,B小姐問我:「醫生,你要不要來當我的客人?」我果斷回答她:「不可能!」

像我這種長相,性產業應該還是會需要我
我開了能讓B小姐提高意欲、減輕不安的藥,此外,也請她去做心理諮商。造成她這些病症的主要原因是跟母親、兄妹之間的關係不好,以及認為自己總是差別人一等的自卑情結。
B小姐本身是一位資深美容師,明明這份工作的收入就很豐厚,於是我問她為何還要去當性工作者?她回答:「就算我長這樣,性產業應該還是會需要我。」某種意義來說,算是充滿了自我肯定感吧。個性上帶有自我毀滅性質的人,通常愈會跟A小姐一樣。
之後,B小姐的病情反覆進退。在我面前總是表現得友善親切,但有可能是硬裝出來的。B小姐也是屬於會顧慮別人感受的類型,面對身為醫師的我,會認為必須讓醫生看到自己的病情有變好才行。另一方面,「該不會累積了不少壓力吧?」這部分也是若隱若現。
雖然我曾經跟B小姐說:「不要太勉強,平穩地進行治療就好。」但自從她到新的應召站工作之後,似乎情況就變差了,最近一直都沒有再來。
當客人開始疏遠時,我是可以試探性地問他:「最近都在做什麼呢?」但是,即使這樣問,幾乎也是得不到什麼回應。我沒有試探性地問過B小姐。對於會讓我相當在意,擔心對方「該不會死了吧?」的人,我會直接打電話。
真心希望B小姐晚上能夠安然入睡,並且不再割腕。



【案例】慘遭職場霸凌而罹患憂鬱症,住在老家的失業單身女性
A小姐是跟父母、兄弟同住的三十幾歲單身女性。來診所看病差不多已有一年的時間。現在是一個月回診兩次,憂鬱症的症狀可說是已經穩定了。

上班到一半突然嚎啕大哭
A小姐之所以會來到本院就診,是因為她上班到一半突然嚎啕大哭。
某天,她們公司的同事對她說:「妳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耶。」聽說,她在那一瞬間,情緒如同決堤的洪水般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那時在她身邊的每個人都嚇了一跳,露出「發生什麼事了?」的表情。就連A小姐自己也覺得「我可能完蛋了?!」
A小姐的弟弟聽到這件事,便說:「姐姐,妳該不會是得到『憂鬱症』吧?」據說,她上網查詢後,發現憂鬱症的檢測項目幾乎每個都吻合。
「我才沒病!誰都會有突然放聲大哭的時候吧!」即便如此,A小姐仍然持續否定自己可能已經罹患憂鬱症的可能性。
但是,初診時,我馬上就知道這是憂鬱症沒錯。A小姐表示還有以下症狀:
從好幾年前開始耳朵突然就有耳鳴的狀況,從這個時候開始就深受失眠之苦。持續三年多的時間,到了半夜三點都還睡不著。後來因為失眠的關係,還引發頭痛、肩頸痠痛,最後連全身都痛。假日時完全無法起床,聽說一整天都在睡覺。以前還蠻常跟媽媽一起外出購物,現在連這件事也沒興趣做,就算勉強換衣服要出門,馬上就又躺回床上睡覺。
剛開始,以為只是睡眠不足,所以姑且先這樣過生活,後來終於感到有異,就到住家附近的身心內科就醫。雖然診斷出來的結果是失眠,但是,當她剛吃下醫生開的精神安定劑與安眠藥時就昏倒了。
在那之後,就時常想著「好想死,死了的話就不用痛苦去上班了。」

現在必須馬上離職
A小姐之所以會罹患憂鬱症,是因為受到女同事陰險的霸凌。
「我跟她原本就不對盤。對方動不動就把我當作對手,如果只是這樣我還可以忍耐,只要有看不順眼的地方,不是擺臭臉,就是惡言相向,這些都是稀鬆便飯的事。明明就是同時進公司,不知為何對我總是居高臨下,一副高姿態的樣子叫我做東做西,嚴重的時候還會直接命令我。讓我覺得最不甘心的是,對方趁我休假的時候找我工作上的錯誤,等我一去上班,馬上逐一指出我的錯誤,這樣還不夠,連她自己犯的錯也順勢怪到我頭上。」
聽說對方連輪值打掃廁所都不做,A小姐只好幫她做。由於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這位女同事個性很難相處,因此大家雖然知道這件事,卻也無人想管。
「我已經痛苦到好幾次都想離職,每當這個時候,父母就會告訴我『再做兩年、再做三年,至少要忍到三十歲』,結果就錯失離職的時機。」
A小姐大學畢業後,就進入當地的企業當事務員,一直在同樣的職場工作到現在。與她乖巧的外表相同,是屬於那種會小心不要讓自己太過突出,而且時常會看人臉色的類型。由於長年以來持續壓抑忍耐,累積的負面情緒就以憂鬱症的型態展現出來了吧。
A小姐雖然努力繼續去上班,但每當被同事說了什麼,就會哭出來,而且光是看到那個人的身影,就會緊張得心臟怦怦跳。
我記得我當時是對她說:「那種公司請立刻離職。」

逃跑雖然可恥,但有用
跟A小姐的談話之中,總是頻繁出現句子的有「這樣會給父母添麻煩」「社會觀感會不佳」「周遭的人會覺得我不好」。會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很正常,而從「在意他人眼光」這個面向來看,無論是誰或多或少都會有。
假如每個人都變得不顧忌他人眼光,就無法維持社會秩序。因此,在意別人的眼絕對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只是任何事情都要有個限度。要是過於在意,就會把自己逼入絕境。
透過跟A小姐談話,我覺得她之所以會過度在意他人眼光,或是總是選擇隱忍,容易戰戰兢兢的,是受到父母和祖父母(在世時有同住)很大的影響。她生長在會在意他人眼光的環境,而且在當中生活了三十年以上,這樣的性格是很難輕易說改變就改變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減輕A小姐的憂鬱狀態。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最先提出的就是馬上離職的建議。
幾年前有一部風靡一時的電視劇叫做《逃跑雖然可恥但有用》(TBS電視台),這個劇名簡直是人生的真理。這句話原本是匈牙利的諺語,意思是說「要選擇適合自己的戰場」。要是當前的情況危急,可以先行撤退,再重新整裝出發。
憂鬱症也一樣。每天都要長時間待在公司,若被霸凌壓力肯定很大。要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環境太辛苦了,不如趕快離職。
離職既不是逃跑更不可恥,而是守護心靈健康必須採取的最優先手段。
對A小姐而言,我是建議她首先要先逃到安全的地方,耐心等候心靈恢復後,再重新尋找自己的歸宿。雖然A小姐曾經對辭職這件事猶豫不決,但在初診過後一個半月就離職了,直到現在仍是待業中。
只是,辭職的時候也很有A小姐的風格,完全不提辭職的原因是因為憂鬱症和被霸凌,而是撒了個謊說「有其他想要做的工作」。就連離職後,最關心的還是不想被公司的人或朋友認為是自己不好。

無法擺脫「人很恐怖」的感覺
至今還在回診的A小姐,當我問她有關最近身體和心靈上有什麼變化時,她回答:「如果看到電視上播報有關職權霸凌的報導,即使到現在仍然還是會想起那位女同事。只是比起以前,心情上已經放鬆許多。」
她對辭職一事似乎不感到後悔,但必須消除她對沒在工作的自己感到「很丟臉」的情緒。她還沒有老實告訴朋友自己已經離職。對她而言,沒在工作似乎是一種「恥辱」。因為不想被人認為「沒在工作那都在做什麼,真是好命耶」。
這一點可能就是A小姐難以改變,最基本的思考模式吧。
隨著A小姐的憂鬱症好轉,連帶開始出現「差不多也該找工作了」的焦慮情緒。
所幸,怕生的人還是能夠與人正常交談,即使到了新的工作環境應該也沒問題。只是,可能是在前公司所遭受的霸凌已經造成陰影,似乎很怕被罵,也很討厭對方擺臭臉。總是每件事都看人臉色,她說她總會不小心去想「這個人該不會生氣了吧?」實在非常累。
最大的恐懼是,「很怕在新的職場遇到跟以前那位女同事一樣的人」。或許A小姐到現在仍然無法完全擺脫「人很恐怖」的感覺吧。
我個人是希望A小姐不要焦急,慢慢來就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