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顧曉軍小說04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943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大陸作者顧曉軍所著系列小說之第四部,共五十則短篇小說,量大質優品高,媲美世界三大短篇小說巨匠。
◎前衛的思想、鮮活的形象,寓哲理於情節敘述中,大陸同行無出其右。
◎筆墨簡潔、亦莊亦諧、宜雅宜俗,可做範文模本,更可增識益智消遣。

情節韻味無窮,猶如用一枚枚漢字畫就的《清明上河圖》。
讀顧曉軍小說,知中國社會真實現狀,懂小人物的艱辛、命運和心靈。

顧曉軍是中國著名作家,也是思想家,還是個傳奇式人物。有人說,他筆下的小說,可謂大陸社會轉型期的世態圖。更有人說,他的小說,美則美得要死,俗則俗得讓人心驚肉跳。

他追求小說的意蘊深厚、雋永與韻味無窮,講究語言的洗練、犀利、乃至刻薄;塑造人物,則著意立體、豐滿、多面與呼之欲出。情感豐富而幽默,其作品不是讓人忍俊不住,就是讓人悲痛欲絕。

當今世界,國成聯合國,村變地球村,共性大潮消泯個性風骨,高頭講章掩埋文學精品。當此之際,中國當代思想家、著名作家顧曉軍先生繼奉獻其短篇小說精選集(一)(二)(三)和長篇小說《天上人間花魁之死》之後,又向讀者捧出《顧曉軍小說【四】》,繼續為世界文學和中華民族增光添彩,為平民百姓揚眉發聲,為掃除人寰及網絡的魑魅魍魎盡一份自己的心力。

一樣的精美絕倫,稍異於(一)(二)(三)者,這《顧曉軍小說【四】》多了些微型佳構,多了些寓言哲理,多了些異域風情,多了些畸人軼事,再一次顯示了顧曉軍先生的文學體驗之扎實、深入,文學想象之奇崛、寬廣,文學構思之敏捷、睿智,以及爐火純青的對小說這一文學藝術形式的駕馭本領、創造能力。為了保鮮你對現實人生的感性認識和審美個性,選讀文學精品是較好的途徑,為了透徹認識現實人生裡的中國社會和世界思潮,選讀顧曉軍小說,包括這本《顧曉軍小說【四】》,不但是較好的途徑,而且是一條捷徑。

這本《顧曉軍小說【四】》,字字珠璣,篇篇精品,而且是有個性風骨可雅俗可共賞的文學精品。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
顧曉軍(1953年8月12日-),中國著名作家、思想家,已出版長篇小說《天上人間花魁之死》、《顧曉軍小說》【一】、【二】、【三】與《顧曉軍談小說》及《大腦革命》、《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貿易戰》、《中國新民運》、《九月隨想》、《打倒魯迅》等。他人出版書籍有《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顧曉軍主義之淺探》、《顧曉軍及作品初探》等。
引言

01 國際範兒
02 政治家與士兵
03 狗眼人眼各不同
04 先來半拉地球
05 門道
06 光棍節收到的來函
07 雪藏
08 找幾個美女強奸他
09 五十歲的時候
10 總算沒有被中紀委帶走
11 山村少女
12 女大學生宿舍的偷窺者
13 調戲
14 那特殊的日子裡
15 狗崽子們掌權以後
16 民主與段子
17 老將軍的傻兒子
18 荒唐
19 老街
20 韓寒的入黨申請書
21 錯位
22 「向陳水扁爺爺學習!」
23 黃昏之後的意識流
24 大忙人
25 奶媽
26 和警花姐姐的故事
27 當公猴學會手淫
28 顛倒
29 獨幕話劇
30 發老婆的前前後後
31 人類毀滅以後
32 這日狗的顧曉軍
33 你知道的太多了
34 小小的故事
35 好花插在牛糞上
36 炸泡屎給鬼子吃
37 遭遇婚外性
38 偷盜魯迅墓
39 高手
40 不看春晚
41 賣淫合法好不好
42 陌陌
43 猴子的遭遇
44 中國總統與美國總統的對話
45 都不是好東西
46 人不如狗
47 動物世界的陰謀
48 都市裡的村莊
49 套路
50 難道你爹媽不是狗?

後記

引言

您若是金庸、瓊瑤的讀者,請止步;您若是郭敬明、張小嫻的讀者,請繞行。
海外評論家丁小明,在評論文章〈可憐,可悲,可恨,可恥〉中道:「這是一篇超過〈阿Q正傳〉的小說,它刻劃出在……底下生活過的你我的影子,看完它,我不得不仰望蒼天:『天哪,我們還算人嗎』?」「從魯迅的〈阿Q正傳〉到顧曉軍的〈臭不要臉老畜牲〉,中國社會已進入無法解救的……時代。」
雲南大學的語言學家貞雲子,認為:「顧氏早期小說,即具濃郁抒情風格,詩中有畫(油畫),畫中有詩(現代詩),刺激感官,精美絕倫。〈太陽地〉、〈凝重的綠色〉等,單線結構、一個場景(電影動漫效果);〈月亮地〉、〈白色帆〉等,雙線結構,多個場景(蒙太奇手法)。前者好比絕句,後者儼如律詩。顧氏小說,分行書寫,一句或數句一行,數行自然一段,段與段間空行,詩行與詩意,相得益彰。」「與傳統小說平面成像不同,荒誕小說非凸即凹,以『誕』的形式反映『荒』的內容,誇張變形,扭曲陌生,聚焦放大,哈哈特寫。荒誕,並不妨礙結構,〈縫肛〉亦是篇完美的詩體小說……」
作者在《顧曉軍談小說》(ISBN 978-986-358-896-2)一書之中,把莫泊桑、契訶夫、歐•亨利,分析得那叫個透徹;而批魯迅、李敖、張愛玲、錢鍾書、龍應台、莫言等,則毫不留情。
 
顧學研究院文學研究所 2015-4-17


‧‧‧  ‧‧‧  ‧‧‧  

01 國際範兒
——小說‧二百一十六(六卷:一份異域風情)

街上那精致的bar(在意大利、米蘭,人們把咖啡店、甜品店、酒吧統稱為bar;如今網吧、書吧、愛情氧吧等,也叫bar)店裡,一對老夫婦還在,看著報、吃著冰。
老太太把酸味的冰、吃得意猶未盡,呆滯地看著外面,不知是否在回想初戀。
又打這走過,又遇見老太太。如今、她已很有國際範兒了,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或英語。若不是黃皮膚黑眼睛,沒人會想到她是中國人。
且,她還這麼年輕、美麗。衣著也時尚得體,從背影看、沒人不會把她當米蘭當地女孩。
踏著河畔草地、穿過異域風情,她漫步走來。這條河,叫奧隆那河;遠方、她身後,是阿爾卑斯山南麓。慢慢地、靜靜地走,她很想就這樣走到米蘭廣場、一直走進米蘭大教堂。
雖然,她並不信教、也不信天主。
出國已七個年頭了,在米蘭、也已第三個年頭。原先,在倫敦。
她是學時裝設計的。學時裝、不來米蘭咋行?到了這裡才清楚,這裡的元素就是時裝和足球。當然,還有搭訕。在意大利、米蘭,男人和女人、都愛搭訕。
據說,大部分的意大利人、如今都不結婚。他們的人生,就是談一場場的戀愛。在戀愛中,可共同生活,也可不共同生活。當愛情消退,那就是該分手的時候。
他們戀愛,也不需婚介,更不會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們都在大街上或市場裡、搭訕;看到喜歡的,就搭訕。
那精致的bar店裡,那對老夫婦還在。老頭兒,看著報紙;老太太,吃著冰。
歐洲的老太太們、都愛美,高跟鞋、絲襪、精致的妝容……一樣也不能少。歲月,反倒成了她們的裝飾。在意大利、米蘭,都這樣。
在米蘭、在意大利,男性主動與女性搭訕、不算耍流氓;恰恰相反,有時候、還會被視作對女性的尊重。
在中國,男女搭訕、是不提倡的;過去,有授受不親。如今,雖不講這些了,但,搭訕與被搭訕的感覺、還是不好,很容易被人誤解、被看作有非分之想。
她的父親,就因搭訕——問需不需要幫助,被那女孩誤解、叫了起來,結果被群眾扭送到派出所;那時又恰逢嚴打、需從重從快,父親就被判了五年。
她的父親、原是個很有造詣的藝術家。五年後,父親羞于回家,便四海為家、到處流浪去了。
父親如今在哪,她和媽媽都不知道。或許,父親早淪為一個乞丐;或許,早已不在人世間。
父親出事以後,媽媽放棄了成為歌唱家的夢想,在家門口支起了個水果攤,用那美妙的女高音吆喝、招徠生意。
從小,她就沒見過父親。她見到的父親,是在媽媽的影集裡。
小時候,她常夢想,父親、會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
老太太把酸味的冰、吃得意猶未盡,呆滯地看著外面,臉上泛起了淺淺的紅暈……是不是回想起了、少女時代?
老頭兒,還在聚精會神地看報。那張報,應該會不斷更新內容。
媽媽,不相信她父親會耍流氓。父親,是位很有才華、很有品位的藝術家。
後來,誤解的女孩來道歉,願意出庭作證……可,已晚啦!那時,是嚴打,需要從重從快。
就這麼,她的父親、消失在高牆後,又隱沒在人海中。
媽媽用美妙的女高音、吆喝,賣水果;用水果攤上攢來的錢,送她進幼兒園、上小學、讀中學、出國深造……
如今,她已成為品牌時裝設計師,很有國際範兒。但她決定回國,與媽媽相守,照顧她的晚年。
無端地,想起了少女時代,想起初戀、和男友。
其實她只有過一次戀愛。那是高三時,那個男生、幾乎追了她一個學期。
當然,不是沒有其他男生喜歡她,而是她善于拒人千里之外。高三的那個男生,是她唯一、沒法婉拒的一個。
畢業了、要分手,她把自己給了他;而條件,是從此分手、不再往來。
精致的bar店裡,老夫婦還在。
老太太吃著冰,兩頰吃出了淺淺的紅暈。不知老太太是否也想起了第一次?老頭兒看著報,報上大概也有一個個故事。
即便是分手,那男生也要了她。自然,那男生也信守承諾,沒有死纏爛打。
她則遠渡重洋,去倫敦;而後,來到意大利、來到米蘭。
當然,她也知道、那男生沒再愛上誰。讀完大學,就回到父母身邊、管理家族企業。
這是最後一個下午,也會是最後一個晚上;明晨,就要登機了。
她知道,走下飛機時,一定會看見媽媽;但,她不知道會不會看見那個男生、那個把自己給了他的男生。
看不見也不怪他。為了今天,走時、那麼決絕……
如今,已有國際範兒了;無論衣著、談吐、知識、審美、習慣,乃至三觀與內心世界,全變了。但有一樣沒變——想找個男士、一個事業有成的男士。
老頭兒還在看報,老太太還吃著冰。精致的bar店裡,那對老夫婦還在。
歐洲的生活,是一種休閑,人人像在品味人生。
突然,意識到有人跟她搭訕。
從遐想中退出、回到現實,還那搭訕的人、一個歉意的微笑。之後、才發現,眼前、是位意大利小夥。
意大利小夥跟她說了什麼,記不清了。只記得,跟著他進了另一家精致的bar、喝了杯咖啡。
喝咖啡時,他說了些什麼,也記不清了。只記得,買單時、她堅持要AA制。
而後,就跟著他進了一家很乾淨的家庭旅館、開了房。
再而後,就是那些事了……
此刻,她只記得、他說了很多很多;覺得,那就是愛、濃濃的愛。所以、對他說,你可以做對其他女人做的一切。
很直接,又那麼溫柔,反倒顯得她太投入、太瘋狂了。
記不清了。剛剛、才一會的事,已記不清了。
只記得,那傢伙好大、好長……比,是沒法比。只記得,意大利小夥很懂女人,也很體恤女人……
走過米蘭廣場、走過大教堂……怡然,漫步在滿目的異域風情中。
街道,乾淨、整潔,沒有灰塵、像被抹布擦洗過;建築,都是幾百年前的、曆史的。不奢華,人也少,鴿子在街邊散步……天空,也比國內更藍。
不知那對老夫婦還在不在。
高三的他,跟她一樣、都是第一次。記得,當時他嚇壞了……
當然,第一次不等于不懂做功課、不會算經期;她,是不可能懷著孩子出國、留學的。就像今天,備著女用避孕套、也不是為……
懶懶地、靜靜地走,享受著靜悄悄的感覺。
老太太還在那吃酸味的冰?還在想少女、初戀、第一次……老太太有沒有過、搭訕,而後……
就像在bar、喝咖啡……她問自己,這、也是AA制嗎?自然,她回答不了。
四周沒有喧嘩,沒有大媽們在街頭成群結隊跳舞。懶懶地、靜靜地走,享受著靜悄悄的感覺。
寧靜,也是歐洲的特色,也是種城市文化。
明天就要走了,要回到喧囂中去。不過,她慶幸,有了國際範兒,也有了份異域風情。
當然,這些、不會對誰說。而會像那老太太、找個合適的去處,吃著什麼,慢慢地品、細細回想。
 
2014-6-3~4 南京


‧‧‧  ‧‧‧  ‧‧‧  

02 政治家與士兵
——小說‧二百四十一(七卷:職業與對話)

某政治家,一不留神、輸了,被投進了大牢。
某政治家享有盛名,對手給他的待遇也很高,他一個人、享受著一套監房。
當然,他見不到其他人,每天、只能與看守他的士兵有接觸。
久而久之,士兵一有空、就會過來跟他聊聊天。
這天,士兵又跟他聊了起來——
士兵問:「你父親是幹什麼的?怎麼死的?」
政治家道:「我父親、是政治家,為了理想、坐牢,死在牢裡了。」
士兵又問:「你祖父是幹什麼的?怎麼死的?」
政治家道:「我祖父、也是政治家,為了理想、坐牢,也死在牢裡了。」
士兵再問:「那你曾祖父呢、是幹什麼的?怎麼死的?」
政治家道:「我曾祖父、還是政治家,為了理想、坐牢,更是死在牢裡了。」
士兵道:「如果我是你,就決不再搞政治。」
政治家問:「那你父親呢、是幹什麼的?怎麼死的?」
士兵道:「我父親、是軍人,打仗、戰死的。」
政治家又問:「你祖父是幹什麼的?怎麼死的?」
士兵道:「我祖父、也是軍人,還是打仗、戰死的。」
政治家再問:「你曾父親是幹什麼的?怎麼死的?」
士兵道:「我曾祖父、同樣是軍人,更是打仗、戰死的。」
政治家,笑了;士兵,也笑了。
士兵想了一會兒,道:「你能不能發明一種政治,輸了、不用坐牢?」
政治家道:「你能不能發明一種戰爭,打仗、不會死人?」
士兵,又笑了;政治家,也笑了。
也許,一百年之後,會出現一種政治,輸了、不用坐牢。
也許,再過一千年,真會出現一種戰爭,光扔炸彈、就是不死人。
 
2014-9-2 南京


‧‧‧  ‧‧‧  ‧‧‧  

03 狗眼人眼各不同
——小說‧一百七十(五卷:人道理與狗道理)
 
太太逛街回來,老漢高興地從沙發上蹦了起來、趕緊換衣服。這時間太好了,可以跑中山陵。這天氣也太好,剛下過雨,氣溫下來了,空氣還清新。
老漢命不好——沒錢吃好的,身體也挺好;剛加了錢,吃點好的、就頭昏,血壓也上來了。他不願吃降壓藥,不願從此成了藥罐子;所以,就長跑、就鍛煉。
上了街,街邊是十多年的法國梧桐,不算曬。到了逸仙橋,一路直到中山陵,全都是民國時代的法桐;那林蔭道,美不勝收,心情自然就更好。
邊跑、邊看,邊想著。突然,一輛轎車在前方停下,老漢收住腳步;車上跳下條小狗,衝著他狂叫。老漢這才看了眼轎車上下來的、狗的女主人——30多點、貴夫人打扮……而這一看,老漢只一個念頭:溜。
為啥?那女子的雙眼、在放電。老漢清楚,自己身上有種特質,懂的人、才能捕捉到。年輕時就有,總會有高雅女性的目光的跟隨。而他、是觀察人的作家,能不懂那目光、是啥意思?
若是高官、富商,怕是巴不得遇上這樣的女子。可這類女子、也不會向權力、金錢低頭。老漢懂,這是種高貴的癡迷、精神的渴望……哪怕是一夜情,也會在所不惜。
年輕時,他想過:一夜情,雖源于情,但本質上還是生理與精神的需求。悟透後、就更不敢了,不能在人家犯迷糊時、做缺德事;要了,咋辦?完事後說聲「拜拜」?也太不負責任了吧?所以,他總是躲、總是溜,幾十年了。
這念頭,只是瞬間。但,那女子也意識到了,開始管狗,吆喝、訓斥它。可,狗不懂、也不識特質;且,它們的眼睛、總看人低。何況,老漢衣著也一般……這、咋能怨它呢?
女子越是呵斥狗,那狗就越是來勁、邀功,好像幫女主人抓到了個老賊,不停吠。這也難怪,高雅女人的厲聲呵斥,又能狠到哪裡去?那狗、大約是當成逗它玩的寵愛與獎勵了。
女子一時管不住那狗,只好朝老漢拋來一朵歉意的微笑;那微笑中,是一遍遍的「不好意思、對不起,很不好意思、非常對不起」。而後,則對那狗發狠:「看我回去咋整治你。」
「不是狗的錯。」老漢忍不住、下意識地道:「人有人的眼光,狗有狗的眼光。」剛說完,老漢就後悔了——不該撩撥人家。不敢停留,老漢還她個「很不好意思」的微笑;而後,啟動腳步,加速離去。
「人有人的眼光,狗有狗的眼光。」一邊跑,一邊還在想。跑著、想著……不知咋的、老漢把原話念叨成了——人有人的道理,狗有狗的道理。
可不是「人有人的道理,狗有狗的道理」?想到「第一個上不算輪奸」,老漢覺得:那第一個上的,當罪加一等。怎麼會是「第一個上不算輪奸」呢?
這究竟是人道理、還是狗道理?據說,打那官司還得走後門:被奸女孩父親給某法官送禮、求重判。法官道:這禮不能收。你要我重判,這不坑人、不是把人家兒子往火坑裡推嗎?反過來,如是你兒子奸了人家閨女、被抓,我倒可以幫忙,這就叫「撈人」。
當然,那「據說」、可能是小說。但,那「坑人」「撈人」之說,不是與「第一個上不算輪奸」一脈相承的嗎?沒有「不算輪奸」之謬誤,又哪會有小說之荒誕?
跑著、想著,老漢就到了中山墓。看著那「天下為公」,老漢想:天下為公,不就是傳賢不傳子嗎?而這,不是典型的封建思想嗎?連封建思想與民主思想都不分清的孫中山、咋就成了民主先驅呢?咱中國人,是不是大腦有毛病?
沒道理!往回跑,老漢想:或許,原本就是自己的錯——就該隨隨便便領著女子去開房……可,這樣、咱身上哪還有啥特質呢?與一般人一樣,哪還會有高雅女子衝咱放電呢?
快到家了,老漢想:這心靈相通的,自然就通了。而沒法相通的,再努力、也沒法相通……或許,這也是——人道理與狗道理。
 
2013-6-4 南京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