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一生一世江南老(簡體書)
  • 一生一世江南老(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50470
  •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作者:墨寶非寶
  • 裝訂/頁數:平裝/302頁
  • 規格:24cm*17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20/12/30
人民幣定價:48元
定  價:NT$288元
優惠價: 87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高人氣暢銷書作家墨寶非寶經典兩世情緣代表作!《一生一世美人骨》姊妹篇。

墨寶非寶有《蜜汁燉魷魚》《一生一世美人骨》《十二年故人戲》等多部代表作。《一生一世江南老》為作者經典兩世情緣代表作之一,人氣口碑俱佳,與《一生一世美人骨》共同構成“一生一世”系列,作者說:“美人骨的遺憾,都補在這篇裡了。”

★新增未公開過的後記。

2020年10月17日逢作者寫作十週年,作者想對筆下人物、讀者說的話都在這篇後記裡。

★知名設計師操刀設計。8P彩插含精美長拉頁,裝幀精美。

大氣水墨江南風格,特邀知名畫師加盟。外封精選大地高白紙,紋路極具質感,內文附8P精美彩插含目錄長拉頁。內文選東興象牙白紙,每章含定制小圖,裝幀充滿美感、藝術感,極具收藏價值。

★沈策&昭昭,作者的心頭愛,讀者的白月光。一切生死,因有輪迴。陰晴圓缺,皆是成全。

他們相識於家族祭祖,論輩分她叫他哥哥。那年她十幾歲,初到江南,看到的是雨下的灰牆古樹,這牆下、樹旁沒半個影子,四處空空。她總覺少了什麼,很失望。
她不知,這江南年復一年等著北來的大雁,他也在日復一日靜候她。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
你若不歸,我不會老去。

墨寶非寶

高人氣暢銷書作家。
既懷中還有烈酒,倒不妨就此,一醉到白頭。
已出版作品:《蜜汁燉魷魚》《密室困遊魚》《一生一世》《一生一世美人骨》《十二年故人戲》等。

沈策,昭昭。提起來這兩個名字我心裡就湧起一股暖流。江南有情,人亦暖。

——知乎讀者

 

墨寶一生一世系列我全都看過了。《一生一世江南老》與《一生一世美人骨》屬於同系列。作者文筆細膩得像江南煙雨一樣,書中描寫兩人的纏綿悱惻、旖旎深情太動人了。

——微博讀者

 

這本寫親密戲寫得非常撩人,纏綿悱惻都能拉出絲來,明明沒什麼露骨的內容卻看得我臉紅心跳。

——微博讀者

 

楔子今於佛前,自說誓言

第一章千年燕歸還

番外不渡彼岸

第二章步步生前塵

第三章終是輪迴意

第四章塵緣薄如紙

第五章情意無雜色

第六章一叩復相見

第七章再叩君無恙

第八章三叩常相伴

第九章繁花今相續

第十章水墨河山影

第十一章一霎慈悲意

第十二章煙雨落江南

第十三章砂下見名刃

第十四章血中現紅花

第十五章此生參與商

第十六章盡說江南好

第十七章只合江南老

尾聲陰晴圓缺,皆是成全

後記

 

楔子

 

今於佛前,

自說誓言

 

沈昭昭聽到雨聲,像回到柴桑的沈宅。

隱約裡見一個黑影子舉著燈,在乳黃色的光裡,她問:“哥哥過洛迦山了嗎?”

那人掛燈在一旁,並未應答。

是了,哪裡會如此快。她等不到他了。

“將燈滅了吧。”她又說。

漸漸地沒了光,黑暗如漲水的江潮,一點點將她淹沒。她用手摸著錦被的邊沿,滑下去……滑到地上,指腹緩慢沿地面,探尋著何處有裂痕。裂痕的縫隙裡會有香灰,是她命人填的,她喜歡這香氣,和哥哥身上的一般無二。

一切,猶如昨夢。

 

她自幼患有夜盲症,日落後,就算是滿室燈燭,也僅能見模糊暗影,燈若少了幾盞,連影子都瞧不見。幼時和哥哥寄人籬下,生活貧窘,不要說滿室燈燭,一盞都是奢念。夜晚對她來說就是噩夢,要抓哥哥的手,抓不到就慌,慌了只曉得哭,哭多了又要連累哥哥遭人冷眼。後來哥哥想了個法子,讓自己身上帶著香氣,讓她能時時聞到,如此一來他讀書、練劍都能在院子裡。

她是睡,還是在門邊玩耍都不再哭鬧。

哥哥從佛堂拿了香灰,在衣服內揉搓兩下,能勉強混個幾日。日久天長,這香氣成了哥哥獨有的,而她,也練就了辨香的本事。

說是辨香,辨的僅是哥哥在何處。

在她眼裡,這世上的人只有兩種:沈策和旁人。

 

等年齡漸長,她的哥哥成了旁人時常提起的大將軍,後戰功赫赫,受封為王。半壁江山,皆為沈氏所守。更因沈策手握兵權,宮中被冷落多年的姨母重獲聖寵。姨母的親生子也因沈氏的戰功,接連受封,地位與太子等同。沈氏落敗三十年,是他從瓦礫荒煙裡重振家威,光耀門楣。

朝廷人,無不想嫁女入沈氏。

柴桑沈郎,又是多少深閨佳人的心上人?

縱使他在市井傳聞中皆是性情暴戾、喜怒無常的惡人,又常被文臣詬病,為讀書人所不齒,也無法阻止宗親貴族們聯姻的念頭。

 

娶她,自然也是拉攏沈策的一條捷徑。

在姨母的授意下,從她十四歲起,民間就開始流傳著一些話,有關沈策胞妹的容貌。姨母想藉此鋪路,為她定一門好親事,助力沈家。在她看來,卻是誇大其詞,同哥哥比起來,她僅是“尚可”。

 

很快,這傳聞便消失了。

她聽沈策的督軍們說,是他帶軍途經一郡,在茶樓裡稍作休息,恰巧聽到姨母的侍衛喬裝成說書人在茶樓講書,開口便是:“沈氏有女,名喚昭昭,國色天姿,貌若優曇之花……”

沈策離席而去,茶樓被封,說書人當街被斬。

三日內,此事傳遍十一郡四十二城。從此,再無人敢在私下議論沈策胞妹。

這些閒話,他從不說。

 

時隔三月,她意外摔了一跤,摔破了相。

他連夜從軍營趕回,險些將一眾郎中婢女斬了,被她攔下,說是自己不慎所致,怪不得旁人。後養了半年,左臉上還是落了一塊不大不小的紅印子,天熱時、情緒起伏劇烈時,那塊紅極明顯。

其後,她每每見人都要用厚粉遮掩。除了沈宅的人,無人知曉此事。

臨近年關,沈策派人送信來,要陪她守歲。

她欣喜不已,命婢女找出各樣式的燈燭,擺了一屋子,又找出存香的木箱。

沈策料定自己殺孽重,送給她的東西都很考究,件件有辟邪功效。香全要請高僧加持,定期送入沈宅。慢慢地,她集滿了幾大箱的加持香。

平日捨不得用,全要等他回家時燒。

 

除夕夜,從白日等到黑夜,日頭落下,沈策方才現身。

本想趁著天明能看看他的樣子,這願望也落了空。

兄妹倆在屋里相對坐著,她眼裡只有他模糊的影子。他鼻樑上有一道舊刀傷,白皙的臉因為這道傷,多了幾分陰鬱。

“從小守歲,我就看不清。”她不無遺憾。

永遠在除夕夜看不清身邊的人。

 

“晚上東西不干淨,看不到也好。”沈策的嗓子和臉一樣,都受過傷。是十五歲那年領了一路騎兵披著沾濕的蓑衣,穿過冬日里火燒的林子,突襲敵軍落下的傷。濃煙過喉,嗓子壞了,形容不出的音色,粗糙、啞,低,卻不沉。

婢女們總說,郡王說話的聲音讓人害怕,尤其在夜裡。

她不覺得。

他的影子在動,是上身在動,伴隨而來的是清脆的聲響,啪的一聲,啪的又一聲,她凝神聽著。

“手給我。”他說。

她笑著,掌心往他的黑影前湊。

掌心落下了幾粒已煮熟、曬乾的果核:“夷人進奉的。”其中夾著他的體溫。

她的心像被灼了下。

 

“臉過來,讓我看看傷。”

她將案幾推到一旁,靠到他腿旁,左臉朝向他。

那一塊紅在左臉下方,不大,但因為她臉小,顯得很刺目。皮膚上沒有疤痕的猙獰,只是紅,因為傷過,皮膚癒合後變得薄了,所以才紅。

有多久了,兩人沒這麼安靜地對坐著,他沒如此認真看過她的臉了。

“我聽人說,你殺了一個說書人?”

“誰說的?”

不好提是誰說的,怕他震怒要怪罪旁人。

哥哥沒追問。

她卻像坐在燭火上,渾身要燒著了似的,臉也在發熱,一旦臉紅,這塊傷會更醒目,怕被他看穿,倉促別開臉:“養得差不多了。小傷而已,不要緊。”

“不要緊?”他笑的聲音也是沙沙的,“你若不嫁人,倒不要緊。”

“我也沒想嫁人,誰能娶得起沈策的妹妹。”她咕噥了句,是在撒嬌。

他又在笑。

怕是這一年的笑,都在今晚給她了。

 

沒多會兒,剝果殼的動靜再次響起,像更漏,節奏和頻率都很整齊。

讓她想到幼時倆人在屋子裡,那時還沒想到用香灰的法子。她被黑暗圍攏著,怕得慌,沒多會兒叫一聲哥,沒多會兒又是一聲哥,他怕答應多了,被主人家嫌棄,讓她不要說話,看著書,用指時不時叩一下木地板,為她驅散心中懼意。

……

 

隔日再睡醒,她身上蓋著他的狐裘,在泛白的日光裡,案几上有兩個白玉碗,一碗滿滿地裝了剝好的果實,堅硬的果殼則堆滿了另一個玉碗。

“郡王說,你肯定要看看這些果殼,不讓收拾。”婢女在一旁說。

她趴在那裡,盯著它們看。

果實是醬紅色,果殼呈乳白色,昨夜吃了不少,此刻終是見到了它們的真面目。

後來她從下人口中得知,除夕夜,沈策日落前就到了城內,有意等天黑入府。細問下,才知道他是因為受了傷,在肩上,不想讓她看到,有意如此。進她的院子前,怕她看出來綁縛著手臂,又讓軍醫拆了綁帶,沖洗掉身上的血腥氣。

 

不久,沈策再收五城,江水兩岸皆歸王土。

沈宅所在的柴桑乃軍事重地,地處要塞,皇帝擔心沈策日漸勢大,遲早要有反心,下旨讓沈家從柴桑遷到都城。

這聖旨看似是無上榮寵,實則是想把沈家老少扣住,制衡沈策。

沈策不想讓妹妹做人質,領了聖旨,以“軍務繁忙,擇日遷宅”,草草應對。姨母來信數封,勸解一年,最後他將沈宅遷回祖籍臨海郡,算是各退一步,給了面子。

 

回到臨海郡後,沈宅擴建數倍,富貴更勝往昔。

姨母以“祭祖”的名義回到沈家,同她交心長談,要沈昭昭嫁給表哥,也就是姨母的親生兒子,聖上的五皇子。如此一來,既能讓沈氏和皇室更為親近,又能讓表哥得到更多的朝臣擁護,日後取代太子。

沈昭昭搖頭婉拒。姨母苦心規勸,說她是沈策的妹妹,只有賜婚一條路可走,若不早早請旨賜婚,日後就只能聽聖上安排。那時選出來的夫婿,斷不會有表哥這般年紀合適,知根知底。

姨母后來說了不少的話,她沒仔細聽,只記得姨母朱紅色的唇,裡頭冒出的話全是綿里藏著針,針針刺人。

 

姨母走後,這月的一匣子加持香恰好也送到了。她打開匣子,摸了摸香,將手指湊在鼻端聞了聞,想到快要到他二十六歲生辰。

她臨時起意,帶了一隊親信侍衛,離開臨海郡,往柴桑而去。

天大地大,柴桑才是沈家的天下。

 

從入柴桑重鎮開始,關卡守衛見是沈家馬隊,皆下跪恭迎。

軍營在江水畔,和江水一樣,圍牆綿延望不到盡頭,帥旗迎風招展,盡是“沈”字。她策馬營外,翻身下馬,一刻不停歇往營內而去,正見到斬首叛軍。

二十幾個被綁縛雙手的男人被蒙著眼,聲嘶力竭、高聲咒罵沈策。一片寒光過去,兵士手起刀落,二十幾顆人頭齊齊落地。

而沈策就坐在不遠處的高台上。

在江畔的凜凜寒風裡,他和麵前的叛軍首領皆是上半身光裸,長袍丟在地下。沈昭昭知道,這是沈策的習慣,他每每在軍營和同袍慶功,都是如此。今日如此並非慶祝,但今日面前這位叛軍頭領是他十幾年的摯友、兄弟、部下,他橫跨鼻樑的這一刀就是拜對方所賜。

如此相對,是在送行。

他左手持一酒壺,為叛軍首領倒下了一杯送行酒。

 

高台下,是一排領兵的將領,或年輕,或年邁,都在安靜地看著。

那頭領接過酒杯,幾次想求饒,還是硬生生吞了下去,最後將心一橫,仰頭,把酒倒入喉中。一道寒光過喉,不光是血,還有沒吞下去的酒都從喉嚨裡,和著血噴濺而出。

 

沈昭昭站在台下,衣裙和鞋上都被風帶的,盡是點點猩紅。她胸口微微起伏著,看到哥哥手握長劍,緩緩歸鞘,將那一柄劍高舉在前。

這軍營,這江水兩岸的土地,全是他親手打下來的。光是這個念頭,就讓她心潮翻湧,難以自已。

不只是她,眾將士也為此振奮,山呼響應。

沙場男人們的喊聲,震得腳下土地都在顫動,她在人群中,看著他把劍扔給身後人,跳下高台,走到自己的面前。他的臉上還有叛軍的血,赤裸的胸膛上也有,瞳孔裡映著的是日光和她,殺氣未盡。他瞇起眼:“這是哪家姑娘?闖到閻王殿了?”

眾人大笑。

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這便是郡王無盡寵愛的胞妹。

“我來尋……”她在眾目睽睽下,帶著笑,故意輕聲喚他,“柴桑沈郎。”

風刮走了她的話。

除了他,沒人聽得清,因為大家還在笑。

身旁人遞來白巾,剛用冰水浸過,用來擦身上的血。他沒接,用手背擋開,眼中彷彿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又彷佛是她心魔叢生,錯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