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提燈照河山(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522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破雲》《提燈映桃花》同一作者、超人氣暢銷書作家淮上“提燈”系列經典之作。
  ★天才武學少年葉真X武學世家家主顧川,亦敵亦友,強強對抗,點燃以血還血的家國恩仇。
  ★過往累積沉重的血淚,割裂熙攘繁盛的世界;刻骨不悔的家國大義,牽動磊落的赤子情腸。
  ★歷史斗轉,剎那滄桑,何以言頌?以魂骨,以恩仇!
  ★百年斗轉,青史相見,我願,山河人間……
  ★精美雙封設計

 

少年隻身上路,奔赴千里,
只為討還故土三千血仇。

過往累積沉重的血淚,割裂熙攘繁盛的世界;
刻骨不悔的家國大義,牽動磊落的赤子情腸。

歷史鬥轉,刹那滄桑,何以言頌?
以魂骨,以恩仇!

  淮上

  超人氣暢銷書作家。其創造性地將愛情、懸疑、信仰、推理等元素帶入小說之中,將自己獨特的腦洞和人生哲學融入其中,形成了獨樹一幟的“淮上”風格。

 

  已出版作品:《提燈映桃花》《破雲》《破雲2》

  顧川與葉真,都有著帶有陣痛的成長經歷,生到如今,雖然年紀不同,那顆熾熱跳動著的堅毅強大的心和身體卻是相同的。或許黑澤會有受制於家族的無奈與無力,葉真會被年少的衝動與不顧一切所傷,但他們仍舊是彼此最合適的對手,卻不是敵人。

  ——微博讀者拉麵崽

 

  背景很深沉,人物形像很鮮明有特點,有血有肉,劇情也很刺激很帶感,看的過程感覺熱血沸騰。特別喜歡葉真和顧川,龍紀威和玄鱗的故事也非常棒!

 

  ——百度讀者菠蘿

 

  葉十三有點腹黑,也有點賣萌,能對龍繼威和玄麟毫無顧忌的撒嬌,也能對仇家心狠手辣,經歷造就了他的性格,可說到底,他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豆瓣讀者石頭的鏟屎官

  第1 章生死狀

 

  第2 章葉十三

 

  第3 章轉學生

 

  第4 章毛慶熙

 

  第5 章問芳名

 

  第6 章恨難解

 

  第7 章山地仁

 

  第8 章定戰約

 

  第9 章欲除之

 

  第10 章行無處

 

  第11 章廝殺場

 

  第12 章楚老師

 

  第13 章遠方客

 

  第14 章巫疆行

 

  第15 章修此身

 

  第16 章赤子歸

 

  第17 章步征程

 

  第18 章變故生

 

  第19 章向武心

 

  第20 章主控源

 

  第21 章國術興

 

  第22 章貪嗔癡

 

  第23 章血書寄

 

  第24 章不可求

 

  第25 章選擇權

 

  第26 章失敗品

 

  第27 章生死線

 

  第28 章千面狐

 

  第29 章紅桃三

 

  第30 章叛變者

 

  第31 章塵落定

 

  第32 章特長生

 

  第33 章萬物長

 

  第34 章歸去來

 

  第35 章談八卦

 

  第36 章特訓營

 

  第37 章致未來

 

  番外莫回首

 

  第1章生死狀

 

  初冬,寧城。

 

  夜幕緩緩降臨,大街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市中心商業街附近的一家酒吧門口,幾輛黑亮的汽車依次停下,恭候已久的酒吧老闆立刻迎了上去。

 

  “董先生!您可總算來了!這天寒地凍的,咱們快進去,可就等您一位了!”

 

  老闆笑得滿臉開花,從車上走下來的桑國男子點了點頭,操著怪異的月國話問:“山少爺呢?”

 

  “哦,哦,比賽就要開始了,山先生已經就座了,讓我出來等您呢。”

 

  董京男大步走進酒吧大門,酒吧老闆搓著手跟在後邊,幾個桑國保鏢一色黑西裝,關上車門魚貫而入。

 

  水晶玻璃的高大旋轉門再次關上,又過了十幾秒,一個中學生模樣的清瘦少年從街角探出頭,張望了幾下,慢悠悠地走過來。

 

  這麼冷的天氣,那少年只穿著一件白襯衣,外邊套了一件黑夾克,下身一條牛仔褲,腳上一雙破了洞卻刷得乾乾淨淨的白運動鞋,彷彿完全感覺不到冷一般,晃晃悠悠地走到酒吧門口。

 

  他又低頭看看汽車的車牌,再次確認過後,伸手推開了酒吧大門。

 

  迎賓小姐從前台抬起頭,習慣性微笑著問:“幾位?”

 

  話音未落,她看著那少年清寒簡陋的打扮,不由得驚異了一下。

 

  “一位。”少年左顧右盼,視線轉回小姐臉上,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極不好意思。

 

  這少年身板極瘦,臉色又非常蒼白,乍看上去像營養不良一般,但是他五官長得很招女孩子喜歡,笑起來的時候,格外讓人心動。

 

  迎賓小姐心跳漏了一拍:“您是有預約還是……”

 

  少年很有禮貌地打斷了她:“請問,剛才那幾個桑國人往哪裡去了?”

 

  “哦,負一層的舞池……,您是來找人的?”

 

  少年道:“是,我跟他們有個預約。”

 

  迎賓小姐還來不及說什麼,那少年已經揮揮手,很快鑽進了燈紅酒綠的人群中。

 

  與此同時,酒吧負一層。

 

  觀眾席上已經滅了燈,擂台上的大屏幕輪迴播放兩個拳手的勝負記錄,周圍一片鼓掌哄叫,氣氛high到頂點。

 

  酒吧老闆親自帶領董京男一行人來到VIP席上,對首座一個年輕男人九十度鞠躬:“山少爺!”

 

  山地崇摁熄煙頭,欣然道:“董君總算來了,比賽都已經開始了呢。”說著示意他坐下。

 

  董京男道了謝,坐在正對擂台的VIP席上,說:“在醫院耽擱了點工夫,但是關於宋島被打的事件,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打聽出什麼來了嗎?”

 

  “是的!聽了月國警察的報告,宋島還是記不起兇手的樣子。”

 

  山地崇挪了挪身體,皺眉道:“怎麼會?兇手是當著他的面走過來的……”

 

  “是的!但是當時夜市裡光線昏暗,人流擁擠,宋島又喝多了……他只記得有人擠到他身邊,狠狠撞了他肩膀一下,緊接著胸前心口的位置一痛,其他的就什麼都記不清了。”

 

  “醫生怎麼說?”

 

  “哦,宋島的胸前心口有五個破口,很像人的五根手指迎面插進去所形成的傷口。肌肉被貫穿,肋骨有輕微骨裂,如果不是宋島功夫精湛,反抗及時的話,說不定連心臟也……”

 

  山地崇冷笑道:“功夫精湛又怎麼會被人迎面一掌掏心?!”

 

  董京男立刻起身鞠躬:“對不起!”

 

  “罷了。”山地崇揮揮手,說,“連宋島也無法反抗的功夫高手,如果有機會的話,真想跟他切磋一番……”

 

  擂台上扭曲的光映在他臉上,表情格外陰冷森然,那眼神讓人看了簡直不寒而栗。

 

  就在這個時候,擂台上“叮”的一聲,藍方選手橫飛一腳把紅方踢出了兩米之外!這一踢的重量起碼有四百公斤,裁判“嘟”的一聲哨響,飛奔到紅方拳手身邊開始讀秒。

 

  “十、九、八、七……三、二、一!”

 

  觀眾席上一片歡騰,事先買定藍方贏的賭徒們瘋狂地跳了起來。

 

  “經過三分五十八秒的苦戰,我們的藍方拳手'推土機'以一記迅猛的側踢結果對手,贏來了他職業生涯的第四十場連勝!第四十場連勝! ”尖叫和歡呼聲中,主持人的聲音簡直稱得上聲嘶力竭,“到目前為止,'推土機'已經以破竹之勢掃平了本地排名前十的所有拳手!讓我們在大屏幕上再一次回顧他的精彩動作!”

 

  這家酒吧明面上經營迪廳和KTV,實際上卻是本地最大的黑市拳集中營,每個星期總有一兩個晚上,黑拳經紀人會把各自的拳手帶來,賭徒們聞風而至,在鮮血和暴力中尋求財富和刺激。

 

  當然,能在市區開上這麼一家店,黑白兩道通吃是少不了的,這裡的老闆在當地極為有名。也正因為如此,桑國久負盛名的投資財團二少爺山地崇剛剛抵達這裡,就听說了當地黑市拳擊的大名。

 

  董京男看著擂台上人聲鼎沸,不免有些蠢蠢欲動,山地崇把他那樣子看在眼底,不由笑道:“你也想上去玩玩嗎,董君?”

 

  董京男笑道:“不,我受命保護二少爺,怎敢……”

 

  “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可以的嘛!依你看,那個藍方的身手跟你相比如何?”

 

  董京男立刻道:“他怎能跟我相比?!”

 

  “那不就對了。”山地崇揮揮手,輕描淡寫道,“快去快回。”

 

  酒吧老闆陪坐在一邊,聞言不由得看了董京男一眼,這桑國人看上去高高大大的,但是論身材,絕對比不上肌肉發達的專業拳手,他怎麼能自滿到毫不猶豫地宣稱“他怎能跟我相比”的地步?

 

  董京男整整衣領,脫掉西裝外套,居高臨下地對酒吧老闆吩咐:“請安排我跟那個拳手打一場。”

 

  老闆的第一念頭是拒絕:“這樣不好吧,董先生可是貴客,擂台上拳腳無眼,萬一……”

 

  董京男大笑道:“無妨!如果我輸了,我給他五萬……十萬獎金!但是如果我贏了,我要輸家任我處置!你看怎麼樣?”

 

  幾個桑國保鏢都哄笑起來,顯然對那個姓董的信心極足。

 

  老闆遲疑片刻,心道:這桑國人看上去也沒什麼特別的,打贏了就有十萬塊錢,對拳手來說實在是天降橫財。再說就算輸了也沒什麼,說是任人處置,又能怎麼樣呢?最多挨一頓打,了不得了。

 

  他招手叫來一個侍應生,對他吩咐了幾句,末了又低聲道:“告訴'推土機​​'下手別太狠,董先生可是貴客,來咱們市投資大商場的!下飛機時上頭都來人接機了!”

 

  侍應生點點頭,領命而去。

 

  “推土機”被經紀人領著在後台休息喝水,聽到這個消息也愣了一下,以前也有過被人挑場子的紀錄,但挑戰者大多是同行,要么就是武館裡的教練,沒聽說過有客人看到一半,親身下場試水的。

 

  黑市拳這個東西,雖然近幾年來有所控制,死人的事情幾乎都見不到了,但是畢竟有很大的危險性。擂台之上拳腳無眼,專業拳手的殺傷力又不比普通人,萬一磕著碰著,那可是能落下殘疾的事情!

 

  他本想拒絕,但是一想起十萬獎金,又不由得遲疑了,要不是為了錢,哪個拳手願意跑來拼命?十萬塊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卻是他四十場連勝才能得到的獎金的大半了。

 

  他爽快地點頭對侍應生道:“告訴老闆,我這就上場。”

 

  再上場時,氣氛已經有所不同,觀眾席上的情緒幾乎一邊倒,不時有“幹掉那個桑國人”的吼聲。

 

  董京男擺了個空手道的起手架勢,臉上表情非常冷靜。裁判一吹哨,他先盤桓了幾步,沒有立刻搶攻。

 

  “推土機”試探幾下,見那桑國人全都輕鬆躲過去了,心里大奇:難道還是個練家子不成?

 

  這麼想著,他瞅准空隙一個箭步衝上去,直接一拳搗向董京男的太陽穴。礙著酒吧老闆的吩咐,這一拳他沒有下十成十的力,還是試探成分居多。

 

  沒想到董京男瞬間翻臉,一掌把他的攻勢架開,接著連番幾掌狂風暴雨一般打了下去!

 

  這一下真是出人意料,別說“推土機”,就連底下的觀眾都沒想到那桑國人有這樣的身手!“推土機”猝不及防,被一拳正中眼窩,當時就狂叫一聲!

 

  然而他發狂的反擊沒有奏效,董京男佔了先機,便像毒蛇一般咬著不鬆口,幾乎是按著他往死裡打!那樣子,已經不是拳賽了,幾乎就像是兩人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拳拳到肉,不死不休!

 

  裁判眼看不對,狂奔上去拼命吹哨:“住手!住手!”

 

  觀眾席上一片嘩然,連賭紅了眼的賭徒們都冷靜下來了,紛紛叫著—

 

  “不是這麼個打法!”

 

  “叫那個桑國人住手!”

 

  “他娘的,來挑場子的是不是?!”

 

  ……

 

  酒吧老闆霍然起身:“​​山少爺,是不是該讓董先生……”

 

  山地崇悠閒地抽著煙,說:“不是說了,輸家任董君處置的嗎?”

 

  “但是我們拳賽沒有這樣的規矩!董先生已經贏了,再打也……”

 

  山地崇臉一板,他手下的保鏢立刻吼道:“輸的人就應該接受懲罰,這是我們桑國的規矩!”

 

  酒吧老闆慌忙上去阻止比賽,卻被保鏢狠狠一推,跌坐在椅子上。

 

  “比賽還沒有結束!山少爺的話,你們應該已經聽到了!月國人,你敢得罪我們山氏家族?嗯?”

 

  酒吧老闆臉色慘白,嘴唇哆嗦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擂台上的形勢卻已經相當不好了,董京男的拳頭打在“推土機”的臉上,竟然有骨骼的輕微聲響,裁判怕出事請,拼命吹哨阻攔,卻怎麼也攔不住。

 

  那個董京男幾乎已經打紅了眼,一腳將“推土機”踹飛出去,又“呀”一聲撲過去繼續打。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斜插進來,只虛虛一扶,便輕而易舉地抓住了董京男的拳頭。

 

  董京男正打得興起,還以為是裁判,揮拳就想把那人甩到一邊。

 

  誰知道那人竟然沒有被甩脫—不僅沒有被甩脫,還神鬼莫辨地輕輕一腳,險些把董京男這樣的空手道高手絆倒在地。

 

  董京男趔趄半步,好不容易站穩身形:“你是誰?!”

 

  他以為那人是裁判,誰知定睛一看,卻是個十幾歲的少年。

 

  其實不僅是他,連裁判和觀眾也很莫名其妙,明明剛才台上還是兩個人啊,那少年是什麼時候跑上去的?怎麼連個影子也沒有?

 

  那少年真是太清瘦了,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可能還要更小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營養不良,皮膚比少女還要蒼白,在擂台上強光的映照下,顯出一種極度細膩的透明。

 

  董京男有點難以相信。

 

  就是這麼個半大孩子,輕而易舉地擋住了他?該不會是這些月國拳手,暗地裡使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吧。

 

  他盯著那少年,少年也盯著他,半晌少年疑惑地問:“山地崇?”

 

  董京男警覺地問:“你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他的中文發音非常怪異,少年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只又確認了一遍:“山地崇?”

 

  董京男既不肯定,也不否認,又重複道:“你想幹什麼?”

 

  VIP席上的山地崇想說什麼,然而又忍住了,目光陰沉地在擂台上逡巡。

 

  少年安心了,覺得自己找到正主了,於是退後半步,道:“我要向你挑戰。”

 

  說話聲音不高,還有些少女一般的斯文和安靜,然而看台之下的觀眾卻聽得清清楚楚。

 

  董京男自然也聽清楚了,然而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憤怒,而是覺得好笑。

 

  一副難民般風吹就倒的樣子,還是個半大孩子,竟然要向桑國一流的空手道高手挑戰?

 

  “你說什麼?月國人,你說要向我挑戰?”

 

  少年有點疑惑,心想:這桑國人難道聽不懂嗎?於是又加重點點頭,說:“嗯。”

 

  酒吧老闆緊急招來侍應生:“快去打聽打聽那孩子是什麼人!”

 

  山地崇也招來保鏢,皺著眉問:“那是什麼人?”

 

  少年似乎對四面八方的好奇視線沒有反應,口氣淡淡地問:“桑國人,難道你不敢應戰?”

 

  這話說得相當慢,一字一句非常清晰,董京男的血立刻就衝上了天靈蓋,暴吼道:“你說誰不敢?!你要戰便戰!如果我輸了……”

 

  “如果我輸了,我也沒有錢給你,只有這條命。”那少年打斷了董京男的話,慢慢脫下黑色夾克,十分珍惜地疊好放到腳邊,又說,“如果你輸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說這話的時候神情很放鬆,卻有種讓人不得不正視的威嚴。

 

  董京男臉色變了,只聽那少年道:“如果你輸了,我也要……取你性命!”

 

  觀眾席上一片轟然!

 

  董京男嘴唇抖動了一下,說:“月國人,你這是要簽生死狀了,是不是?”

 

  生死狀!

 

  早幾年的黑市拳擂台上,舊有冤仇的拳手遇上了,也會簽下這樣的生死狀,在擂台上往死裡打,萬一發生不測,家人不可尋仇,更不可報案。

 

  在這樣的規矩下,曾經發生過不少傷及人命的事件,一概被厚厚的鈔票掩蓋了。

 

  但是後來連續幾次掃黑,整個行業風聲緊了,也就沒人敢讓拳手簽這樣的東西了。在平常的比賽里,連普通的流血事件都要盡量避免,何況是出人命。

 

  所以董京男此話一出,酒吧老闆整個人都僵了—他雖然面子大,但是所有的關係人情都是靠鈔票砸出來的,不出事情還好,萬一出了事情,那些鈔票堆出來的情面還值幾分,誰又說得準?

 

  他正要大吼阻止,山地崇霍然起身,對手下喝道:“去!準備生死狀!”

 

  “山先生……”

 

  “告訴那小子,我們桑國人不怕他!要打就堂堂正正地打,決出勝負,生死論之!如果我們輸了,要死要活隨他!如果他輸了,我們也絕對要他的命!既然敢挑戰我們山氏家族的尊嚴,就要有用命來償還的覺悟!”

 

  手下吼道:“是!”緊接著飛跑下去準備文書。

 

  酒吧老闆眼前一黑:“山先生,千萬不可啊……”

 

  山地崇瞥了他一眼,非常輕蔑:“你放心,連累不到你身上。”

 

  酒吧老闆只得徒勞地勸:“董先生是貴客,萬一有個閃失可怎麼辦?”

 

  “放心,那人竟然挑戰董君,明年的今天,就必定是他的忌日!”

 

  這話說得太狂妄,周圍的觀眾都有點兒按捺不住,紛紛對這桑國人怒目而視。

 

  本來簽了生死狀的人,也有決不出生死的,最多打斷了骨頭打傷了肉,自己忍氣吞聲地回家療傷,不敢找贏家的麻煩,可這還沒開打就口口聲聲要對方的命,而且還是幾個桑國人,這也太過分了些。

 

  那個桑國保鏢很快準備好文書,一式兩份,拿到台上去給兩人分別簽名,又按下手印,董京男簽完字,把筆狠狠一扔,冷冷地道:“你會後悔的,月國小子。”

 

  那少年在簽名的地方認真畫了個圓圈,又按下手印,說:“不會的,謝謝。”

 

  董京男簡直氣瘋了,他覺得一切都荒謬無比,那少年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甚至每一寸頭髮絲,都讓他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巨大的挑戰。

 

  他從來沒有這樣憤怒的感覺,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經都在叫囂著要把那少年狠狠撕碎,踩在腳下,讓他粉身碎骨,付出代價!

 

  裁判叫開始的話音一落,他就立刻撲了上去!

 

  瞬間,觀眾席上響起一片驚呼,因為董京男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並且嚴嚴實實地封住了少年幾個閃避的方向,到底是空手道的一流高手,就算被激得沒了理智,身手動作也不是可以小瞧的。

 

  那孩子到底行不行啊?別真的被人打死了啊!

 

  觀眾席上有膽小的、心軟的,這時候已經真的叫了出來。

 

  然而少年的表情還是很安然,甚至有點兒漫不經心,只輕輕退去半步,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突然從董京男的攻勢裡退出來了。

 

  他動作也不見得多快,卻是真真切切的四個字—神鬼莫測。

 

  董京男心裡一驚,幾個迴旋踢狂風暴雨一般劈了下去,那攻勢凌厲非常,連山地崇都叫了聲:“好!”

 

  然而少年接連幾個閃避,似乎很輕鬆一般,左邊一閃,右邊一閃,腳下踩到他之前放在地上的外套,還輕巧地轉了個圈,接著突然伸手在董京男的肩膀上拂了一下。

 

  如果不是場景不對,對像也不對,他那輕輕一拂,看上去簡直像少女為情人拂去肩上的落葉一般。

 

  然而董京男卻彷彿蒙受重擊一般,身體晃了晃,“啊”的一聲狂吼,被拂到的半邊身體瞬間垮了下去!

 

  觀眾席上一片驚呼,人們紛紛站了起來,大叫:“打得好!打得好!”

 

  董京男眼裡血絲密布,掙扎著要攻擊少年的下盤,卻只見那少年輕巧一躍,單腳在他膝蓋上一點—

 

  董京男心里大叫不好,卻已經來不及了。

 

  電光火石之間,少年單腳踩在董京男的膝蓋上,整個人三百六十度迴轉,凌空一腿將董京男沉重的軀體瞬間抽飛!

 

  那一腳的分量幾乎是致命的,董京男弧線狀飛砸出去,脊椎落地,發出可怕的碎裂聲,幾乎是同時,少年一個箭步將他踩在了腳底,居高臨下地喝道:“山地崇! ”

 

  那一聲怒喝像被加了擴音器一般,帶著震懾人心的中氣,整個建築都彷彿被他狠狠地震了一震。

 

  只見他雙指併攏,微微彎曲,指甲在強光下反射出鋒利的光:“給我去死—!”

 

  雙指裹挾著厲風而去,董京男瞬間發出一聲撕裂喉嚨的慘叫!

 

  啪!

 

  沒人看清山地崇的動作,在董京男倒地的瞬間,他就飛快地翻上了擂台,那一瞬間,他頭腦空白,幾乎什麼也沒有想,只能在最後一秒堪堪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少年雙指直指董京男左肋下肘尖前端,再往下一厘米,便是章門穴了。

 

  董京男還不知道,山地崇卻明白,他已經在生死線上走了一個來回。

 

  熟知月國功夫及門派的他知道月國功夫里有一句話—百會倒在地,尾閭不還鄉;章門被擊中,十人九人亡!

 

  人體周身七百二十穴,一百〇八要害穴,三十六致命穴,九個重門死穴,此道高手輕輕一點,便能頃刻致人猝死!

 

  這少年是個高手中的高手,他今晚,是真正來殺人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