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0
中國文學史(下)
定  價:NT$600元
優惠價: 79474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文學史之作,不外乎以歷史為經,以作家作品為緯,
故文學史的方法應注意研究作家、分析作品。
至於如何研究與分析,則非單純方法能詳辨。

臺靜農先生撰寫《中國文學史》,不僅表達其個人性情學養所及,對歷代文學精神之深切體悟,與其間顯現之文化歷史流變,作真知灼見之詮釋,可謂:「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撰述期間幾近二十餘年,且不斷增補修訂,已完成先秦以至金元部分。其稿本與抄本長期在弟子間傳閱未得出版,一直至身後因遺稿由家屬捐贈臺大圖書館,臺大出版中心乃敦請中文系何寄澎教授主持整編加以出版,一代學人平生所蓄的心血結晶終能公諸於世。本書依時代分篇,上册包含先秦、秦漢、魏晉、南北朝隋篇,下册包含唐代、宋代、金元篇,並附〈中國文學史方法論〉一文,乃先生以文學史家的眼光分析作文學史的方法,願有識者共賞之。

 

臺靜農(1902-1990) 本名傅嚴,後改名靜農,長期寫作,精於書法。幼年時受傳統私塾教育,後閱讀嚴復的西學著作而萌發改革的思想。中學時與同學合辦《新淮潮》雜誌以響應五四運動。曾和魯迅同組未名社,倡新文學。離開了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後,便歷多校教授中國文學。1945年來臺任教於臺灣大學,擔任中文系主任達二十餘年,奠定了該系兼容並蓄自由活潑的開放學風。早年的治學重心在小說創作、研究評論、散文和整理編輯民歌集,又是著名的文學家和文學史家;他的一生幾乎橫跨二十世紀,目睹舊中國的變遷,西潮東漸,經歷了革命、五四學運、抗日戰爭,最後落腳於臺灣。然而不論時局如何變遷,臺先生堅守學術崗位,一生治學,文學、書畫、經史,卓然為一代大師。


臺大出版中心二十週年紀念選輯總序/項潔
導讀:文學史書寫的典型/何寄澎、許銘全
出版前言/柯慶明
編序/何寄澎

第一篇 唐代篇

第一章 唐代士風與文學
  第一節 唐初的風氣
  第二節 進士科與士風
  第三節 文士與朋黨
第二章 唐代古文與傳奇的發展
  第一節 古文
  第二節 古文與傳奇文的興起
  第三節 韓愈與柳宗元
  第四節 傳奇作家
    一、王度
    二、沈既濟
    三、沈亞之
    四、陳鴻
    五、李公佐
    六、李朝威
    七、白行簡
    八、元稹
    九、傳奇專集
第三章 唐代詩歌的發達 
  第一節 唐詩興盛的原因
  第二節 宮廷詩人及其成就
  第三節 四傑的新風格
  第四節 漢魏風格的詩人陳子昂
第四章 唐詩極盛時期的各派別 
  第一節 王維、孟浩然
  第二節 李白
  第三節 杜甫、元結
  第四節 韋應物
  第五節 高適、岑參
  第六節 韓愈、孟郊、賈島、李賀
  第七節 白居易、元稹、劉禹錫
  第八節 張籍
  第九節 杜牧
  第十節 李商隱、溫庭筠、韓偓

第六篇 宋代篇

第一章 宋代的散文
  第一節 緒言
  第二節 古文初期作家
  第三節 歐陽修、曾鞏
  第四節 王安石
  第五節 蘇氏父子蘇氏父子
第二章 宋詩 
  第一節 緒言
  第二節 宋初詩風
  第三節 宋詩代表作家
    一、歐陽修、梅堯臣、蘇舜欽
    二、王安石
    三、蘇軾(附張耒、秦觀)
    四、黃庭堅(附江西詩派與呂本中、韓駒、陳師道、晁冲之、晁補之、陳與義)
    五、陸游、楊萬里、劉克莊、范成大
    六、姜夔
第三章 宋詞
  第一節 從選詞以配聲與由樂以定辭看詞的形成
  第二節 唐五代詞
    一、花間派
    二、《花間》之擴大
  第三節 敦煌《雲謠集》
  第四節 宋詞作家
    一、晏殊、晏幾道
    二、歐陽修
    三、張先
    四、柳永
    五、蘇軾
    六、賀鑄
    七、周邦彥
    八、黃庭堅
    九、秦觀
    十、朱敦儒
    十一、辛棄疾

第七篇 金元篇

第一章 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諸宮調
  第一節 金人漢化北劇轉盛
  第二節 諸宮調的體製
  第三節 今存的《劉知遠》與《董解元西廂記》
第二章 南戲
  第一節 南戲的發生
  第二節 南戲的體製
  第三節 南戲北曲相互的關係
  第四節 南戲作品及其文學價值
第三章 元雜劇 
  第一節 元雜劇的時代背景
  第二節 元雜劇所承受的影響
    一、宋雜劇
    二、金院本
  第三節 元雜劇的體製
  第四節 元雜劇所反映的思想與社會生活

附錄 中國文學史方法論
  第一講 中國原有之文學方法要籍分類
  第二講 形式的研究:體製、意境、詞藻
  第三講 作家的文學環境研究
  第四講 社會環境
  第五講 傳記的研究
  第六講 年譜的研究
  第七講 作品的研究

 


第一章 唐代士風與文學(摘錄)

第一節 唐初的風氣

奠定唐三百年帝業的太宗李世民,十八歲便隨父親李淵在軍中,從事於激烈的戰爭,三十歲即承繼大統作了皇帝。當他二十多歲為秦王時,便立下了不可一世的武功,同時還「銳意經籍,開文學館以待四方之士,行臺司勳郎中杜如晦等十有八人為學士,每更置閣下,降以溫顏,與之討論經義,或夜分而罷。」(《舊唐書》卷二〈太宗本紀〉)所謂十八學士者,為杜如晦、房玄齡、于志寧、蘇世長、薛收、褚亮、姚思廉、陸德明、孔穎達、李玄道、李守素、虞世南、蔡允恭、顏相時、許敬宗、薛元敬、蓋文達、蘇勗等。(《舊唐書》卷七二〈褚亮傳〉)這十八人不是出身於南北朝的世家大族,便是出身於世代顯貴之家,在當時都是有極高社會地位的人。其中如薛收是薛道衡之子,姚思廉是姚察之子,又都是文學世家。而虞世南在陳時,為文即祖述徐陵,陵亦言世南文能得其意。(《舊唐書》卷七二本傳)不在十八學士之列的則有袁朗、令狐德棻、李延壽、顏師古、庚抱等,同是知名於前代的文士,其地位也不下於十八學士。

這些身列新朝的陳隋文人,對於新帝國的文學,卻沒有足與新帝國的精神相配合的貢獻,他們所帶來的只是六朝的遺緒而已。而一代英主李世民,雖說愛好文學,所作的〈帝京篇〉也還有些氣象,究竟脫不了六朝的風習,未能給他的新帝國灌注以新的精神。

太宗死,高宗即位,武則天專權,上官婉兒參與宮廷政治。婉兒為上官儀的孫女,儀是承襲六朝風尚的五言詩人,其詩以綺錯婉媚為主,時人謂為上官體。(《舊唐書》卷八十本傳)儀死時,婉兒尚在襁褓,然婉兒後來的詩風,猶沿其祖的風格。當她被武則天所親倖時,居然挾宮廷勢力,領袖詩壇,但她所倡導的,仍是宮體遺風。《舊唐書‧上官婉兒傳》云:

婉兒常勸廣置昭文學士,盛引當朝詞學之臣,數賜遊宴,賦詩唱和。婉兒每代帝及后、長寧、安樂二公主,數首並作,辭甚綺麗,時人咸諷誦之。

而這種宮廷的浪漫生活,與陳後主同一群狎客們飲酒賦詩的情調,已無二致。

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賦詩,群臣應制百餘篇,帳殿前結綵樓,命昭容(婉兒)選一首為新翻御製曲,從臣悉集其下,須臾紙落如飛,各認其名而懷之。既進,唯沈、宋二詩不下。又移時,一紙飛墜,競取而觀,乃沈詩也。及聞其評曰:「二詩工力悉敵。沈詩落句云:『微臣彫朽質,羞覩豫章材。』蓋詞章已竭。宋詩云:『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猶陟健舉。」沈乃伏,不敢復爭。(《唐詩紀事》卷三)

則天幸洛陽龍門,令從官賦詩,左史東方虬詩先成,則天以錦袍賜之,及之問詩成,則天稱其詞愈高,奪虬錦袍以賞之。(《舊唐書》卷一九○〈宋之問傳〉)

以賦詩為逸樂,以詩人為倡優,直是陳後主、隋煬帝的遺風;而宋之問、沈佺期兩大詩人,竟恬然自居於弄臣之列,此唐初詩人猶在六朝士風影響之下,故不以較優劣於妃妾之前為可恥。

於是公主出嫁,詩人們也得充當吹鼓手,隨同侍候。如武三思的兒子武崇訓娶安樂公主時,武三思竟令「宰臣李嶠、蘇味道,詞人沈佺期、宋之問、徐彥伯、張說、閻朝隱、崔融、崔湜、鄭愔等賦〈花燭行〉以美之。」(《舊唐書》卷一八三〈武承嗣傳〉)而安樂公主「恃寵驕恣,賣官鬻獄,勢傾朝廷。」「又廣營第宅,侈靡過甚,長寧及諸公主,迭相倣效,天下咸嗟怨之。」(《舊唐書》卷五一〈中宗和思皇后傳〉)雖淫侈如此,詩人也得作詩歌頌。如沈佺期〈安樂公主莊〉詩云:

皇家貴主學神仙,別業初開雲漢邊。山出盡如鳴鳳嶺,池成不讓飲龍川。粧樓翠幌教春住,舞閣金鋪借日懸。景從乘輿來此地,稱觴獻壽樂鈞天。

這種詩有什麼內容呢?既無諷刺,又無情志,除了辭藻浮夸,別無所有,然而這便是初唐應制詩的正格。又宋之問〈陪幸公主南莊〉詩云:

青門路接鳳凰台,素滻宸遊龍騎來。澗草自迎香輦合,巖花應對御筵開。文移北斗成天象,酒近南山作壽杯。此日侍臣將石去,共歡明主賜金迴。

李嶠、沈佺期均有〈幸太平公主南莊〉詩,之問此詩應是同時所作;據《唐詩紀事》注云:「之問〈薦福寺〉、〈昆明池〉及此作,都為冠首。」(卷十一)然此作與沈佺期的〈安樂公主莊〉詩同樣的浮豔而無可取,如「此日侍臣將石去,共歡明主賜金迴」,這是多麼卑鄙可笑。又,《舊唐書》卷一八三〈武承嗣傳〉云:

(安樂)公主產男滿月,中宗、韋后幸其第,就第放赦,遣宰臣李嶠、文士宋之問、沈佺期、張說、閻朝隱等數百人,賦詩美之。

公主生孩子,也算大典,居然動員詩人數百人之多,齊來歌頌。正因李唐帝國經太宗銳意經營以後,天下無事,宮廷上下遂以淫樂為務,六朝宮體詩風,頓時復活起來。

詩人既以所作娛樂人主,而人主也因之特加倡導,於是學梁武帝故事,而有類書之編撰。《舊唐書》卷八六〈孝敬皇帝弘傳〉云:

龍朔元年,命中書令太子賓客許敬宗、侍中兼太子右庶子許圉師、中書侍郎上官儀、太子中舍人楊思儉等於文思殿,博採古今文集,摘其英詞麗句,以類相從,勒成五百卷,名曰:《瑤山玉彩》。

武則天又以她的幸臣張昌宗主編《三教珠英》。《舊唐書》卷七八〈張行成傳〉云:

(武則天)以昌宗醜聲聞於外,欲以美事掩其迹,乃詔昌宗撰《三教珠英》於內。乃引文學之士李嶠、閻朝隱、徐彥伯、張說、宋之問、崔湜、富嘉謨等二十六人,分門撰集,成一千三百卷上之。

這些文學之士,都是當時的作家,同時又是張易之的私人。「易之、昌宗皆粗能屬文,如應詔和詩,則宋之問、閻朝隱為之代作。」後來二張被誅,「朝官房融、崔神慶、崔融、李嶠、宋之問、杜審言、沈佺期、閻朝隱等皆坐二張竄逐,凡數十人。」(《舊唐書》卷七八〈張行成傳〉)二張之卑汙,本是當時天下人所共指,而一般大文人皆奔走其門下,甘心供其驅使,唐代初年的士風,於此可以想見了。又如:

(李)迥秀雅有文才,飲酒斗餘,廣接賓朋,當時稱為風流之士。然頗託附權倖,傾心以事張易之、昌宗兄弟,由是深為讜正之士所譏。俄坐贓出為廬州刺史。(《舊唐書》卷六二〈李大亮傳〉)

(顏師古)貞觀七年,拜祕書少監,專典刊正所有奇書難字,……是時多引後進之士為讎校,師古抑素流,先貴勢,雖富商大賈亦引進之,物論稱其納賄,由是出為郴州刺史。(《舊唐書》卷七三〈顏師古傳〉)

義玄少愛章句之學,五經大義,先儒所疑音韻不明者,兼採眾家,皆為解釋,傍引證據,各有條疏。……高宗之立皇后武氏,義玄協贊其謀,及長孫無忌等得罪,皆義玄承中旨繩之。(《舊唐書》卷七七〈崔義玄傳〉)

大學者如顏師古,經師如崔義玄,以及共推為「風流之士」的李迥秀,皆依附權勢,貪汙納賄,以至如此。顏、崔兩人同是服膺儒學的大師,而儒家的出處之義,絲毫沒有影響他們,竟將學與行當作兩回事。何以發生這種現象?一則由於六朝詩人現實的享樂主義,久成風氣,故每多無行,而有風骨者甚少。二則李唐建國之初,並不重視骨鯁之士,即如秦王府的十八學士,皆是六朝末年的豪彊,利用這種人的社會地位作號召則有餘,而希望他們樹立新政權的新風氣,則是不可能的。尤以三百年來所未有的統一的新帝國,王公顯貴生活的豪侈,權勢的宣赫,一般文士既素無出處的觀念,自易向之低頭。故王船山云:「唐以功立國,而道德之旨,自天子以至於學士大夫,置不講焉。」(《讀通鑑論》卷二二)其實當時人又何嘗不知這一群文士的無行?例如武則天為求人才向狄仁傑說:「朕要一好漢任使,有乎?」仁傑曰:「陛下作何任使?」則天曰:「朕欲待以將相。」對曰:「臣料陛下若求文章資歷,今之宰臣李嶠、蘇味道亦足為文吏矣;豈非文士齷齪,思得奇才用之,以成天下之務者乎?」則天悅曰:「此朕心也。」(《舊唐書》卷八九〈狄仁傑傳〉)狄仁傑所謂「文士齷齪」,真是看透了當時文士的人格。

第二節 進士科與士風

武則天理想中的將相之才,既不屬於一般的文士而是另一種所謂「好漢」,足見她早已看出當時文士之齷齪。然她又何以特重進士科,而以此為選拔人才的標準?據陳寅恪云:

李唐皇室者唐代三百年統治之中心也,自高祖、太宗創業至高宗統御之前期,其將相文武大臣大抵承西魏、北周及隋以來之世業,即宇文泰「關中本位政策」下所結集團體之後裔也。自武曌主持中央政權之後,逐漸破壞傳統之「關中本位政策」,以遂其創業垂統之野心。……蓋進士之科雖創於隋代,然當日人民致身通顯之塗徑並不必由此,及武后柄政,大崇文章之選,破格用人,於是進士之科為全國干進者競趨之鵠的。(《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上篇)

所謂「關中本位政策」的人才性質,大抵以經術門第為主,武后則以文章代經術,以進士科推倒東晉以來世族門第的積習。故陳氏云:「唐代貢舉名目雖多,大要可分為進士及明經二科:進士科主文詞,高宗、武后以後之新學也;明經科專經術,兩晉、北朝以來之舊學也。」(《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中篇)武后以後,繼承之君,人才之選,均以進士科為主,自此社會不復重視明經,而讀書人的觀念及社會的風氣,因之大為轉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