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1/1
庫存 > 10
特殊傳說Ⅲ vol.0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人氣作家 護玄 特殊傳說Ⅲ,磅礡登場!
「成人,抑或成神?
成長之路,荊棘遍布!」
驚險從幻獸之島撤離,漾漾等人暫時退回海上組織的臨時據點,
但即使有層層堅固結界守護,夏碎依然被狂信徒找上。
邪神標記難除,夏碎又三番兩次被邪惡存在糾纏,
魔龍所說「這小子才是真正的麻煩」,究竟代表何意?
為徹底解決邪神問題,千冬歲打算強硬帶回兄長,
卻沒想到最大的危險根本來自自家!
神諭觀禮在即,祭禮主角被囚,白袍搭檔無故失蹤,
不知何人的犬式神現身漾漾幾人面前,
不僅打開了尋人捷徑,
更讓眾人直面一場十多年前便開始的精心布局⋯⋯
「是不是謊言,今天說清楚。」
特別收錄
番外.向死而生
《特殊傳說》是人氣作家護玄的成名大作。
爆笑又緊湊的情節、青春嗨翻天的想像力與迷人設定,在不可思議的誇張校園生活中,漸次鋪陳各個角色自我成長歷程。
《特殊傳說Ⅲ》是「特傳」系列的最後一部曲,我們將跟隨明顯成長的角色們進入更廣闊的世界探索與體驗。這是主角們揮灑淚水與汗水的冒險物語,也是屬於我們的特殊傳說!
護玄(離玄)
6月2日、雙子座。
老巢:http://windslie.pixnet.net/blog(夜貓鳥宿)
職業腐屍。
喜歡音樂、電影、書籍與鳥。
畢生願望就是將自己所想的故事都能寫完。
不論哪種創作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希望每個人都能愛護自己心中的創作小小人,讓他們茁壯更美好。
護玄作品集
特殊傳說0.5
新版.特殊傳說(學院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Ⅱ亙古潛夜篇(全四冊)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Ⅲ(陸續出版)
8 .Floor(陸續出版)
兔俠(全十冊)
因與聿案簿錄(全八冊)
案簿錄(全九冊)
案簿錄.浮生(陸續出版)
異動之刻(全十冊)
十年.踏痕歸
叩叩……
叩……

昏沉無夢,從一片黑暗中緩緩恢復意識時,首先聽見的是外頭隱隱約約的敲叩聲響。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還敲出了熟悉的節奏感。
我掙扎幾下,終於打開沉重的眼皮,昏暗的光線中第一眼就看見頂在玻璃上的鳥嘴,可能也發現我醒了,站在另一端的鳥姿態優雅地微抬起頭,藍色的眼睛和我對上,接著發出連串優美的音樂聲音。
「啊……等等,等我一下……」摀著幾百公斤重的腦袋,我翻過身甩甩頭,發現暈眩沒有我想像中嚴重,全身上下反而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清爽舒服,看來在失去意識這段時間被人非常妥善照顧過了,精神完全恢復,身上連一小塊瘀青都沒有,醫療班真的有夠偉大。
不過現在先不說醫療班,我從床上爬起來才發現窗外站了好幾隻白色大鳥,背景是還沒完全天亮的暗藍色天空,可能是清晨四、五點左右,領頭的晴空鳥歪著腦袋脾氣很好地等我從床上掙扎爬起。
「麻煩你們稍等了,我去拿食物。」雖然不知道這艘船有沒有自助餐,不過袍級或海上組織肯定也要吃飯的,說是晴空鳥要吃的應該就更容易拿到食物。我想想,先把落地窗打開……我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在間不小的船艙套房裡,有加大床、有小客廳,還有個陽台,陽台欄杆上站著六、七隻晴空鳥,領頭的是敲我窗戶的那隻,翅膀果然與其他同伴不同,有半透明的淡金色雲紋,和我以前遇到過的晴空鳥團體很類似,不過是不同的早餐團。
白色大鳥看我打開落地窗,很悠閒自得地直接跳進來,舉止優雅地往沙發上一蹲,舒服得半瞇起眼睛。
接著跟在後面也有兩、三隻跳進室內,而且還帶著某種東西掉在地板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我低頭一看,看到陽台前被丟了好幾條手臂長的魚,金色的,帶水的魚鱗閃閃發光……這個早餐團居然還自備食材!
看著被牠們越丟越多的金色活魚,我連忙走向房門,打算隨便找個袍級說明狀況找食物,沒想到一打開門,和正要進來的哈維恩撞個正著。
夜妖精愣了下,幸虧他反應比我還快,直接側身退後一步,手上的餐點才沒有打翻。
「我要很多、很多的早餐。」我接過哈維恩手上的托盤,側身讓他看房間裡面的狀況,夜妖精馬上理解,轉身消失在走廊盡頭。
沒多久就來了一批人端來各式各樣的早餐,中式日式西式都有,那些金色活魚也被他們收走,一會兒各種魚類料理陸續往房間送來,清蒸紅燒乾煎煮湯都有,十幾種不重複的料理手法呈現極高誠意。
我小心翼翼地邀請這群晴空鳥一起用餐,白色大鳥果然音樂般地鳴了幾聲,儀態優雅地享用起早餐,後方的晴空鳥也跟著開始吃飯。
不知道是不是食物充足,陸續又來了幾隻晴空鳥,房間、陽台裡裡外外算起來,最後一共有十五、六隻,而且在首領鳥的示意下,我和哈維恩也陪牠們一起坐下來吃飯。航行在海上,不管袍級還是海上組織都很明白晴空鳥的地位,所以沒人多問句什麼,餐點毫不手軟地不停放送,直到每隻鳥都徹底吃飽,跳出房間整理翅膀羽毛。
領首的雲紋晴空鳥在沙發上順毛,低鳴了幾個好聽的聲音。我不懂鳥語,不過牠的反應看起來不像在嫌早餐難吃。
「請稍等一會兒。」站在旁邊的哈維恩突然開口:「你們的同伴正在往這邊過來。」
同伴?
沒反應過來哈維恩的意思,很快地,房間外面已有人走進來。
一看,是黎沚,手上還抱著一隻晴空鳥。
我這時候才意識到這隻晴空鳥是我們在海上長廊救回來、被永恆術法冷凍的那隻,現在對方明顯已經解凍,而且精神很好,看見自己的同族就發出連串溫柔的水晶音樂,雲紋的首領鳥也馬上友善回應,來回幾次,黑袍手上的晴空鳥便張開翅膀,飛往自己的同類旁邊,然後回過頭對著我們也叮叮噹噹地鳴叫了幾聲。
「不用道謝啦,有空再來玩喔。」似乎能聽懂牠們溝通的黎沚露出大大笑容,接著想了一會兒,又開口:「請將這邊的事情傳給晚上的霸主們,我想近期這片海域應該不會平靜了,大海沉寂近萬年,現在開啟路徑就表示未來有所變動,孤島裡尚有蠢蠢欲動的異靈,災厄或許還未結束。」
晴空鳥又鳴叫了幾聲,接著紛紛展開翅膀往藍天方向離開。
那隻被我們從孤島帶出來的晴空鳥深深環顧我們一眼,讓我有種錯覺,牠好像是想用力地把在場人記住,深深地放入牠的記憶裡,隨後牠也張開雙翅,瀟灑地跟著同伴們飛向天際了。
來訪的晴空鳥一離開,在外協助供餐和整頓的人員們將房內快速整理後立即撤走,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就只剩下我、哈維恩和黎沚三人。
「真是有點熱鬧的早晨啊。」黎沚抬起手,輕輕地轉動手腕,清涼的微風掃過室內,將最後一絲食物遺留的氣味捲出,只餘下乾淨的氣息。「我就知道今早晴空鳥們得到消息,會來找回夥伴。」
「其他人都還好嗎?」我邀請黎沚先坐下,本來想倒杯茶給他,不過才一動,哈維恩立刻走去房間的小吧台煮茶水,十足自動,很快便端上香氣撲鼻的三杯紅茶。我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感嘆好像有時間應該要幫他找個好婆家了,這夜妖精家事越做越順手,有夠可怕。
「有些甦醒的幻獸聽到倖存者們還在人世,急著要走,所以式青帶著部分清醒的永凍者們先行離開。其他人的話可以放心,這次我們帶來的都是前線醫療班,這兩天好好休息就不會有問題,包括哈維恩也不會有筋骨痠痛的後遺症喔。」黎沚露出友善的笑容,繼續說道:「不過夏碎可能得特別注意,畢竟被邪神碎片盯上,最好是別再觸碰到相關的事情,稍後我們打算深入祭壇處,徹底封鎖那個古老祭所,避免再度被邪惡利用。」
根據黎沚的解釋,那個邪神祭壇果然就和我們之前猜的差不多,原本是打算用在當年孤島戰爭上,不過被當時島民強硬地砸入不同維度的空間裡,及時制住祭壇啟動,否則當年的死傷可能更加慘重,不可能會有散落在外的倖存者。
後來祭壇因緣際會下被黑術師發現並佔據,幸好上頭的封印夠牢固,致使黑術師搞了漫長的時間,才弄出一點碎片,沒有把整個邪神呼喚到守世界裡。
後來公會得到這邊的消息,派出大量前線作戰袍級,已經把正想離開的黑術師和在外面亂竄的小灰影扣下來,祭壇也暫時穩定住,幾隻食魂死靈都在第一時間銷毀,也算是在釀災之前根除潛在的危機了。
另外,我們雖然在孤島裡只待了約莫一天多的時間,不過外面已經過了七天,也就是說我再次逃課一個禮拜。
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再次深深感受到人生真難,幸好還沒錯過千冬歲的邀請函時間……啊,還得接受回去之後千冬歲的訊問,他哥這次又出包,感覺他可能又要精神緊張了。
我決定先逃避現實好了,等遇到千冬歲再用學長模式處理,與其讓他們來找我這個無辜者,不如讓他們集中精神去處理當事人,完美!
所以說這年頭果然要好好推行「自己造的孽自己負責」,多棒。
盤算好之後,我回過神,接續剛剛的話題:「我們可以一起去看看邪神祭壇嗎?」既然公會已經接手那個地方,那目前應該沒有太大的危險,我總覺得那個黑術師給我的感覺很不對勁,還是想要自己再去看一次,會比較安心。
「也不是不行啦。」黎沚想了半晌,並沒有阻止我,反而回答:「既然你是關係者,那我擔保你進去吧,趁年輕多看看總是好的。」
「謝謝老師。」我趕緊狗腿地感謝黎沚。
「不用謝啦,除了身為老師支持你們多砸……不是,多閱覽各種不同的遺跡,在羽族方面也是欠了你們人情。」說到這邊,黎沚一反剛剛悠閒的表情,變得很嚴肅:「小流越是月守眾最後的血脈了,羽族一直以為這支血脈已徹底斷絕,沒想到還有人存活,光這點就足夠擔保你們走這一趟了。」
「月守眾?」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羽族有別的稱呼,不由得好奇起來。
「嗯,雖然對外統一稱為羽族或翼族,不過其實根據家族和棲息地不同,還是有分別的,只是我們向來不刻意說明,外界分不出來區別。」黎沚停頓了下,繼續道:「當年帶領家族到瑟菲雅格上的是月守眾最後一支夜行血脈,月守眾擅長守護術法,從人至島他們都能獨立規劃防禦結界,是數一數二在防守上特別有研究的羽族,也是因為這樣,在戰爭時期常成為首當其衝、被邪惡擊殺的目標,漸漸凋零。」
剩下的事情我也知道了,雖然和其他種族一起建立起孤島這個世外桃源,想要避世延續血脈的月守眾恐怕最後還是無法忍受讓外界同族們獨自面臨大戰,帶領自己族人和孤島的種族去支援,進而埋下後來被屠滅的因果。
現在想想,我大概可以理解流越為什麼死都不想離開孤島,如果真的要追究,孤島被屠殺的根本原因就是在於他們離島去幫助外界,後來才會被盯上、曝光,很可能就是這樣月守眾才會愧疚死守。
其實也不能全然怪罪他們,畢竟那是個戰爭年代,即使今天他們不出戰,改日邪惡照樣會盯上那片世外淨土,只是時間的早與晚。
「哎不對,幻獸們現在住的地方還有羽族啊,那些不是月守眾嗎?」我突然想起雲海島還是羽族重新幫忙蓋出來的。
「不是喔,當時瑟菲雅格的羽族是月守眾帶領沒錯,但裡面有一小部分是外系同族,月守眾基本上在那場戰爭裡面全沒了,僅剩逃出來的那幾名都不是他們家族的。」黎沚遺憾地嘆了口氣,吐露出如果當年能再多點人逃出來就好了的感慨:「月守眾最輝煌的時期,曾經三位大祭司聯手支撐守護術法擋下當時的魔王軍團,將魔王軍堵在空間門戶出不來,直到各地援軍到達,奇蹟似地挽救局勢,可惜當年盛況不再,如今竟然只剩下最後一人。」
然而所有的結果已經在幾千年前都底定、結束了,再怎樣悲嘆也無法讓時間倒流,孤島就是孤島,現在能做的只剩有朝一日淨化整座島嶼,讓那些犧牲者們入土為安,還給生者們一個念想。不過這些已經不是我能夠負責的範圍了,就看羽族們將會如何決定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特殊傳說Ⅲ vol.02》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