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定  價:NT$540元
優惠價: 79427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好」小孩不代表一切沒問題
「壞」小孩也有不想說的祕密
★金鼎獎暢銷童書作家王文華★第一套家庭議題作品
深刻描寫高風險家庭小孩的內心風景

你的身邊有沒有這樣的同學?
 她是時光小學的薇薇安:
獨立自主,體貼又乖巧,會自己設鬧鐘起床,記性比媽媽還要好,功課不用人擔心而且經常換髮型。
可是,她有一個絕對不想說的祕密──爸爸有新的家人了!

 他是時光小學的朱毛毛:
上課不專心,成天東張西望,作業常常沒寫,把衣服弄得髒兮兮,被罰站還跑到後校園找獨角仙。
遇到經常被點名的麻煩人物──你會遠離他,還是試著了解他?

《時光小學:爸爸,不住在我家》說的是薇薇安的故事:
我有一個特別的家,爸爸不住在那裡,只有媽咪──媽咪很迷糊,出門忘記帶鑰匙,煮咖哩差點火燒房子,工作還被炒魷魚,我們只好搬到有大露臺的公寓頂樓……
我放學後的祕密基地就是媽咪的辦公桌下,我在那裡寫功課、睡午覺、玩遊戲。等媽咪下班,再一起回到另一個祕密基地──沒有爸爸的祕密基地。
我記得爸爸的手很大,我可以坐在爸爸肩上逛夜市、撈金魚,爸爸還讓我坐在他的肚皮上練仰臥起坐。
我最生氣的是,他走的那天──為什麼連「再見」都不說?
我喜歡媽咪,但也好想念爸爸。

《時光小學二:我的便利貼媽媽》說的是朱毛毛的故事:
同班同學梅拉拉說:「我媽說你爸死了,所以你們被趕出去了對不對?」
爸爸以前在昆蟲園工作,他一定是騎著獨角仙飛上天堂了。
阿媽帶著我去借錢,可是伯母邊哭邊吼:「沒有錢,沒有錢,我們家怎麼會有錢?」
媽媽常常留下便利貼給我,要我自己去小7買早餐和晚餐。
房東奶奶來敲門,媽媽趕緊關上燈,要我別出聲;我們在玩「假裝不在家」的躲貓貓。
老師每天都會念一次:「營養午餐費剩朱毛毛還沒交。」這個月只剩下我。上個月也是我。
可是,媽媽才剛找到賣房子的工作,還沒有領到錢啊!

如果,你的同學身上被貼了滿滿的標籤,你會怎麼看待他呢?
如果,你的同學失去了最愛的親人……你可以試著――
透過他的視角和感受,理解他的生命故事。

這是個讀起來心痛痛的故事,從孩子的觀點出發,卻觸碰到許多真實生活的殘酷。
推荐給所有家長和孩子一同閱讀,可以用來拓展與孩子對話的空間,
一起討論諸如親人死亡、校園霸凌,或是怎樣才是心目中的「乖」小孩?
──簡永達|自由記者.作家
★附注音
王文華
 住在一個靠近日月潭邊的小鎮,風景很美,但他挺忙的,一邊管淘氣的學生,一邊寫出有趣的故事。他很喜歡到麥當勞看小朋友幸福的吃東西、玩遊戲,那時他特別有靈感,可以寫出很多特別的故事。
 曾獲金鼎獎、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等獎項。著有《看漫畫學論語》、《可能小學的愛台灣任務》系列等書。
 國語日報可以讀到的王文華的精彩作品:《時光小學:爸爸,不住在我家》、《可以開始了嗎?》、《藍鯨灣不能說的祕密:木瓜之城抬魔神》、《躲貓貓,讓你們永遠找不到》等書。
 最後,歡迎光臨臉書「王文華的童話公園」,來聽他說故事吧!


王秋香
 是個愛畫畫的大孩子!畫畫之餘,也喜歡和孩子一起到大自然觀察蟲蟲……跟獨角仙一樣,喜歡晚上時光,愛在晚上思考、捉靈感……
 在國語日報的插畫作品有《時光小學:爸爸不住在我家》、《怪咖教室4》、《我的爸爸是棒球》、《禮物森林》、《貓頭鷹法官》等。

樓梯間的書房

  很久以前,就想寫薇薇安了。
  薇薇安是個小女孩,從小跟著媽媽從這個城流浪到那個城。
  她的個子不高,喜歡讀書,每天到學校,第一件事就是去圖書館找書,學校的老師都知道這孩子,任著她看書,愛看什麼給什麼,她想看的書,如果學校沒有,我們想辦法編經費買;連經費也沒有時,就由同仁認捐,總而言之,大家都喜歡她,喜歡她的好學,喜歡她的善良。
  薇薇安一天能看很多書,五本、十本的往書包裡塞,只要書包放得下,再重再厚的書她也不怕扛。
  背著書,她快樂的跟著路隊走去媽媽的店。
  說是媽媽的店,其實媽媽只是在那裡當店員,賣衣服,老闆沒來的時候,薇薇安可以趴在店裡的小椅子上寫功課、看故事書;老闆來的時候,她會識相的拿著書,爬到一樓往二樓的樓梯間,點亮二十燭光的燈炮,安安靜靜做她自己的事。等到夜深人靜,媽媽下班後,她再讓媽媽載著回家。
  那個樓梯間我去過,那是去家訪的時候,窄小的樓梯轉角,她擺了兩張小板凳,一張是自己的座位,一張放著書或作業,她看書時還好,能靠著牆,把書放在燈下讀;她寫字時,就得用一種很不自然的扭曲方式寫字,那樣狹小的樓梯間,她竟能待六年,不吵不鬧,自律得讓人心疼。
  問起爸爸呢,薇薇安的回答總是:「爸爸去工作了,工作很忙,沒空回家。」
  其實多半的老師也都知道,爸爸很早就丟下她們母女,消失了,走了,不回來了。年輕的媽媽不想帶薇薇安回娘家,怕回娘家被鄰居說閒話;她們也不願住原來的小城,因為認識的人太多,再見面大家會問起另一半的問題,於是,輾轉來到了這個小城。
  薇薇安媽媽的個子嬌小,但是面對生活的壓力,她卻從不喊苦的,別人忙著申請什麼福利,她沒有,一樣都沒有,薇薇安讀書時,我們幫她申請了獎學金,媽媽還來學校阻止,說是社會比她需要的人更多,她還可以。
  在我們生活週遭,其實就有很多這樣的孩子,故事裡的薇薇安,遇到好多好心人,有了大家的幫忙,她才能幸福快樂的成長。
  陽光無法照亮社會每一處黑暗,透過你我,卻能照顧到更多的角落,我們除了替薇薇安慶幸,她有了這麼多人協助,那換個角度想……
  我們能不能從現在起,也做個好心人,也對每個需要關懷的孩子,伸出熱情的手?

內文1 一、 上學咯!
  鈴鈴鈴鈴,我揉揉眼睛,鈴鈴鈴鈴,我睜開眼睛……
  陽光很安靜,小花貓很安靜。
  爸爸不在家了,媽咪一定還在睡覺。我起床,刷牙洗臉換制服,跑到媽咪房間,拉開媽咪的棉被:「我要去上學了。」
  「上學?」媽咪連忙坐起來,「哎呀,來不及了。」
  媽咪慌慌張張拉開棉被,咚的一聲跳下床,咚咚咚跑到浴室刷牙洗臉。
  「薇薇安,快快快,把衣櫥裡的制服拿出來,你的書包……」啦啦啦,她吐掉牙膏泡泡說,「還有鞋子,你的鞋……」
  她終於有空看我了,眼睛睜得好大。
  我兩手舉高,轉了一圈,我連書包都背好了。
  「我們可以去上學了嗎?」我拉著媽咪的手時,她發出一聲慘叫!
  「啊!我昨天晚上忘了買早餐……你去樓下便利商店……」
  我把書包打開,裡頭有一個御飯糰,一瓶優酪乳。
  「我昨天就買了,媽咪,可以去上學了嗎?」
  媽咪牽著我的手:「今天是薇薇安開始讀小學的日子,哇……時間過得好快。」
  咚,她關上大門:「好像昨天才在媽咪肚子裡,今天就要去讀一年級了。」
  砰,她把紗門關上,媽咪邊走邊說:「記得以前哪,我讀一年級還是阿公帶我去的。」媽咪的聲音啞啞的,眼眶紅紅的。
  出了公寓大門,她找到摩托車:「來吧!薇薇安,我們向小學出發。」
  我歡呼著跳上媽咪的摩托車。
  「不對,忘了幫你照相。」媽咪開始找皮包,想要拿相機,我急忙提醒她,「快來不及了!」
  「對對對,回來再補拍,薇薇安讀一年級是大日子,一定要拍照。」
  她笑著在皮包裡翻,我坐在摩托車上等。
  她繼續翻,我把貓熊安全帽戴好。
  安全帽被太陽照得燙燙的,她還在翻翻找找,最後把皮包裡的東西都倒出來,梳子、鏡子和一堆東西,然後她說:「不會吧?」
  我有不好的預感:「鑰匙?」
  媽咪搖著頭:「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記得出來時還在。」
  「鑰匙留在家裡?」
  媽咪轉身跑回公寓:「還有家裡的鑰匙也在家裡。」
  我根本來不及喊她,咚咚咚咚,媽咪跑上樓了。
  太陽慢慢的越爬越高,雖然我們家住五樓,我還是可以聽見媽咪的腳步聲上了三樓,四樓,五樓,然後,砰砰砰,我知道,她在拍門。
  爸爸不在我們家了呀,門裡頭根本沒有人!
  我記得很清楚。
  媽咪忘了嗎?
  咚咚咚咚,她又從五樓,四樓,三樓一路跑下來。
  「薇薇安,那個鑰匙……」對呀,家裡的鑰匙鎖在裡面了,她跑上去也拿不到。
  「我們坐計程車去嘛!」我提議。
「但是,」媽咪不安的說,「我皮包裡忘了放錢。」
內文2 一、心,痛痛的

  我記得那一天,那時我讀一年級。
  天氣很好。我拿著挖蟲鏟,跟著爸爸、媽媽去山上。爸爸大大的鞋子,像兩艘大大的船,它們在山路上,一左一右蹦蹦跳。
  風涼涼的,樹香香的。心,痛痛的。
  想到那一天,我的心就會痛痛的。

  那天,還沒走到半山腰,我的腳痛痛的。
  爸爸蹲下來說:「毛毛,山上有獨角仙,不去看了嗎?」
  「我的腳痛痛的。」爸爸幫我揉揉腳,媽媽從後頭跟來,她問了爸爸一句什麼,我沒聽清楚,爸爸說沒問題,然後他又低下頭來搓搓我的頭,「去看獨角仙吧!」
  「遵命!」我在山路上跑起來。
  獨角仙像變型金剛,是昆蟲界的大力士。這是爸爸告訴我的。
  爸爸有個昆蟲園,什麼昆蟲他都懂。
  媽媽卻說:「你爸爸只是那裡的管理員,照顧獨角仙和蝴蝶,他買不起昆蟲園,連一隻海力克斯大兜蟲都買不起。」
  雖然媽媽這麼說,但我不相信。
  因為,爸爸開口閉口都是:「我們園裡的大笨蝶今天羽化了二十隻呵!」
  「星期天,我們昆蟲園很忙,有很多小朋友來參觀。」
  爸爸總是這麼說,所以,我也這麼告訴薇薇安:「星期天帶你媽媽來我們家的昆蟲園玩。」
  「我可以摸牠們嗎?」
  「你膽子太小,我們家的螳螂脾氣很壞,怕你被嚇哭了。」
  她有點失望。
  「不過,你可以讓大白斑蝶停在手上,我們家昆蟲園的大白斑蝶不怕膽子小的女生呵。」
  薇薇安笑了,她跟我打勾勾,「說謊的人是小狗。」
  我沒說謊,但是她一直沒來我們家的昆蟲園。
  就像那天,我們一直沒走到山頂。
  那天,我本來走在最前面,爸爸和媽媽卻越走越慢。
  「你們那麼慢,獨角仙都跑了啦!」
  爸爸那時倚著一棵樹,朝我笑了笑,揮揮手,要我先走。
  媽媽在旁邊扶著他,看了我一眼。
  爸爸怎麼走這麼慢呀?他還要帶我去挖獨角仙的幼蟲啊!
  我開始跑,山路雖然陡,我還是跑很快。
  等我跑到大石頭邊,很喘很喘,回頭,看不到爸爸和媽媽。
  「走得好慢呵。」
  「爸爸像個老公公。」
  我坐在石頭上等,因為很無聊,低頭就看到草叢裡有隻黑色的昆蟲。
啊!
是獨角仙!
我用一根草葉逗牠,再把牠抓到手臂上,牠搖搖晃晃向上爬。
也不知道過了有多久,突然,傳來一陣很吵、很亂的聲音,媽媽朝我跑過來,她的草帽掉了,聲音很尖,「毛毛,快來,快來。」
「你看!」我把手臂上的獨角仙秀給她看。
媽媽不由分說,拉著我往山下跑,「你爸爸……你爸爸……」我踉踉蹌蹌的跟著她,前面有幾個人抬著什麼往下走,我沒看到爸爸。
「快,跟著。」媽媽拉得太用力,獨角仙掉下去了。
那天,剩下的時間,我都在哭。
是哭那隻沒抓到的獨角仙嗎?
還是……
反正只要想起那一天……
心,就痛痛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