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9432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自給自足、回歸自然。
手作的日常,是創作也是生活!
---------------------------------------------------
播撒種子、編織生活、吃野菜、掛蚊帳……
手作人一家分享與自然共生的16年……
重要的不是活過幾十年,而是像春天的野草那樣,活在每一天!
早川由美是日本知名織品藝術家,她與陶藝家先生小野哲平以及兩個小孩,從城市移居鄉野,在高知縣山裡的谷相村過著自給自足的半農半創作生活。
本書是作者的創意手繪生活日誌,以春夏秋冬24節氣為脈絡,分享一家人和自然共生的山野日常:耕田播種、編織布作、摘採果實、製梅干、做味噌、燒柴生火、與丈夫燒窯製陶、和家人一起旅行……這種與自然、土地、宇宙萬物共生共存的簡單與美好,在在傳遞著手作人的喜悅與快樂。書中獨創的美味食譜、布藝作法、祛寒指南……搭配近100張可愛的原創手繪圖和照片,暖心暖胃又健康,為讀者展現了「另一種生活」樣貌,是在城市的你我也能效仿的日式山居生活。

 

早川由美
日本知名織品藝術家。以亞洲手紡、手織布,蓼藍、黑檀果、蟲漆等草木染、泥染的布,山岳少數民族生產的布、柿染布、立陶宛麻布等為材料,手工縫製成衣服,在各地展出。為陶藝家丈夫小野哲平的柴窯做燒窯幫手,耕田播種,植樹育果,探尋亞洲布品,與家人一起旅行。除個展之外,還分別與丈夫小野哲平、陶藝家小野結郎(小野哲平父親)舉辦過雙人展。

小米呆
1970年代初生於湖北,於東北求學,現旅居日本。譯作有《做衣服:破壞時尚》(山本耀司著)、《好物100》(松浦彌太郎、伊藤正子著)、《養器:致用一生的日本廚具護養術》(日野明子著)、《遠鄉的手,以及手作》(三谷龍二著)、《深夜食堂嚴選之味》(飯島奈美著、安倍夜郎繪)等。
前言
生活於此的喜悅,春夏秋冬。
  「小時候,總是盼著春天,等啊等啊等不及。」谷相村的重磅人物,公認的村長小松淳平先生憶起當年。那時的谷相村,待漫長而寒冷的冬天結束,春天剛一露頭,森林這座食物寶庫就開始甦醒,孩子們會用套索捉鳥、採樹莓、摘桑椹、挖野菜,在森林中遊戲玩耍,人們過著狩獵採集的飲食生活。高知縣偏僻山村的這些陳年往事,說起來距今不過才五六十年的時間。
  原來,生活在這裡,最令人開心的是春天的到來——被稱作「春夏秋冬」的「自然巡禮」的開始。某種強大的自然力量使得季節更迭。山中的景色、村民的田間勞作都隨著四季的輪迴而循環往復。生活於此,可以讓人第一次體會到人類與「自然巡禮」的春夏秋冬融為一體的感覺。
  是誰讓磅礴浩渺的大自然得以循環?是什麼樣的力量,讓花懂得盛開,讓樹木知道發芽呢?自從搬到高知縣的山上居住,開始和村民們一樣與四季共同生活,我才明白與自然的交融能夠帶給人心滿意足的平和之氣。
是的,這個能使大自然隨季節而變幻更迭的巨大力量,就是宇宙的力量。使春夏秋冬循環運作起來的是叫作「氣」的宇宙能力。
  換言之,大自然當中的植物和人類的活動,都是由天體的運行以及宇宙的節奏驅使。種子應該何時發芽、何時開花、何時結果,人類何時排卵、何時分娩,所有一切都受到日月星辰活動的影響。這就是我身體中被稱為野生的自然。
  所以,自然的神靈、山神就活在谷相村村民的生活之中。在鄰村伊邪那岐式的精靈信仰中,會有巫女祭司向精靈詢問,人類可否進山,可否居於此地。人們堅信,以人類之渺小和自然之博大,前者須徵得後者的許可才能生活。然而,在如今的社會中,精靈或者神祇已經隨著時代的流逝而被人們漸漸淡忘。
  並且在過去,農村勞作以互幫互助、協作生產的「結」的形式為主。村民們你即是我、我就是你,像個大家庭一樣共同生活。待人如待己,友愛而又慈悲,我覺得這種急他人之所急,凡事不分彼此的精神正是人情淡薄的現代社會所需要的。
  第一次過上山村生活的我們,起初對祭拜山神的執事、村民集會、路邊除草等各種鄉村事宜茫然不知,到現在,終於可以像個合格的村民一樣從容熟稔。這裡至今仍然保留著神明、精靈與村民之間相互連結的傳統,讓我感覺這樣的村落也許是未來社會的一種存在形式。我願成為谷相村的弟子,如果能夠將村民教給我的生活智慧以及與自然相連的方法傳達出去,我將感到由衷的幸福。但願某一天,可以用這個小小村莊裡的點滴日子建造出一個美好的世界。

前言
播種人的工作日曆─春
播撒種子、編織生活
小小農田與小小果園
播種吧、植樹吧、培育果樹吧!
聊聊種子
紅茶的自給自足
春天的野草吃起來
Taneko駕到
成為谷相村弟子。食物的自給自足——做味噌
真帆的「怎麼了怎麼了」事件
稻稻啃稻秧
我的農家飯
播種人的工作日曆─夏
小小果園的驚喜饋贈
家雞與我
縫製農務褲
小狗稻稻;新弟子來到谷相村
穿上防蟲的柿染衣服,與昆蟲為伴
掛起蚊帳的夏日生活
村民自建路與山中獸道
喝流動的水:從小河引水至 love me農場
化身為栗子的稻稻
我的針線工作
播種人的工作日曆─秋
自製豆腐吃起來
採集森林的贈禮——蜂蜜
學習丹田呼吸法,成為播種人、太陽人、樹人
豐衣足食,縫製亞洲農民服裝‧農田禮贈之經濟論
谷相村的稻米真好吃
糯糯汪和阿田喵
與森林共生的人,晴一先生的橡子之謎
動人心魂的美麗手作
我的農家飯

播種人的工作日曆-冬
祭拜山神燒柴窯
用祛寒健康法溫暖度日
小小佛像,小小土偶,祈禱之心
生火的快樂,與柴薪一起過溫暖生活
生活與月亮相伴,身體與月亮相連
夢中策馬遊西藏
種子神、種子市
今年擔任谷相村祭神執事
製作米麴
為節郎爸爸蓋房子①生命的循環骨碌骨碌
為節郎爸爸蓋房子②節郎爸爸的谷相村生活開始了!

我的祛寒健康法
種下心靈之樹:猴麵包樹之旅
做針線、煮飯、耕種,時而旅行──不丹之旅
冬天是增魂的季節:沖繩之旅
西藏拉薩之旅
屋久島之旅:訪山尾三省的家
鹿兒島之旅:訪菖蒲學園
高知縣的寶物──去有機市場逛一逛
高知縣的禮物──牧野植物園①
高知縣的禮物──牧野植物園②
高知縣的禮物──可磨可修的土佐刀具
高知縣的寶物──我鍾愛的店鋪

後記 偏僻山村裡的生活①
   偏僻山村裡的生活②

播撒種子、編織生活
雨水時節育土忙
移居到高知縣的山頂已有十六年了。生活在這裡,最令人開心的就是播種和植樹。在海拔四五○公尺高,梯田縱橫的谷相村,守著小小農田和小小果園,慢悠悠的日子有喜有悲,我的針線手縫事業也在這裡紮下了根。縫紉裁剪、耕田種地、煮飯燒菜,每一樣都是我的工作。
谷相人都是播種者。彌惠自然也是其中一員,她是我的農田老師。彌惠的手指總在窸窸窣窣地撫摸著蘿蔔和小蕪菁的葉子,洗菜的時候如愛撫般洗去菠菜或大蔥根上的泥土。就像是為嬰兒洗澡一樣,輕柔、體貼,又嫺熟。
我家的農田以家庭菜園的規模來運作,供自家人——哲平(我丈夫)和我、象平、弟子田田、真帆、理惠——吃用自然沒問題。可是如果來了客人,自家地裡的蔬菜就供不應求,這時我都會跑到彌惠家的菜園去討。如果說谷相村的生活有什麼讓人心情愉悅的事,那便是跟谷相村村民之間的牽絆。玄關中經常會出現好多竹筍、韭菜、自製的蒟蒻和豆腐、甚至醃菜和燉煮的食物。有時在我不注意的時候放下,經常會搞不清楚到底是誰拿來的,只好在腦子裡將村民的面孔逐個翻過。這讓我深深地體會到一種富足之感。
在谷相村,每年新年一月三日的早上都會有初會,大家聚在一起互道「新年快樂」,還會選出一年的村務幹事。比如今年的村長是小松太,副村長是哲平,會計是阿竹。在會上,每個家庭都會派一名代表發言,參與討論,讓人不禁發出感慨,果然「自由從土佐山間開始」呢。
彌惠告訴我說,二月的農田,要在雨水(二十四節氣之一)那天用鍬將田裡的泥土翻耕一遍。這樣一來,落雨之後土壤上凍,泥土就全都自然鬆散開了,不必多費力氣。多麼神奇。

小狗稻稻;新弟子來到了谷相村。
大暑時節種茶豆
在中田先生的丹田呼吸法集會上,我無意中提起狗狗:「住在山頂的谷相村,最好能養狗來防止野豬破壞農田。」美智子便問:「我家剛好有小狗狗,你想領養嗎?」事情就這樣說定了。她家裡照顧著八隻小狗狗,正在徵詢飼主。我們領養了一隻黑色小巧的公狗,並為牠取名為稻稻。稻稻的工作就是防禦野豬。牠整天跳來跑去精力充沛。家貓阿田有點困惑不安,經常會到我的腿上來待著。完全像一個擔心媽媽被弟弟奪走的哥哥。跟不久之前我家裡的情況一模一樣。
就在同一時期,二十八歲的真帆和二十三歲的理惠也對我的工作表示感興趣,提出想幫我的忙,從東京來到了這裡。兩個女孩子租了一棟房子住,每天都到家裡來幫忙。有些年輕人對我的手縫工作和田園生活十分嚮往,我也很高興能夠吸引他們來到這裡,可是工作不是單憑嚮往就可以持續下去的。其中有的堅持不到一年就放棄了。所以在真帆二人決定移居谷相村之前,關於她們的目的和想法,我們之間進行了很坦誠的對話。兩個女孩子都表示她們想成為手作布藝家。
「怎樣才能成為布藝家呢?」她們經常問我。我年輕時,在傳統工藝領域的染織家門下學習了兩年半。又師從現代美術作家莊司達先生,學習了一年。都是一邊幫工一邊學習。所以我的美術技能不是在學校,而是在個人那裡習得。(對於我的老師們,無以為報,希望我對年輕一代的關照能夠成為對前輩的報答。)其後,我到亞洲各地旅行,偶遇山岳民族的手工紡織、藍染以及黑檀染粗獷結實的布品。後來,就在手工製作家人衣服的同時,我開始辦展覽,手作慢慢成了工作。就這樣,我一邊做東西,一邊構築了自己的事業。
為何我會用做東西這種方式來表達自我呢?狗狗稻稻全身心為了生命而活,而人類卻是懷抱著這樣那樣的夢想而生活。單靠悠哉遊哉地種田和吃飯無法滿足人類的訴求。和年輕人的交談觸及了我的訴求和願望。我想通過自己喜愛的手縫工作與社會相連,點亮生命的喜悅與希望的燈火。我意識到自己想做的就是可以觸動和解放人類靈魂的藝術工作。谷相村的水土、森林和空氣之場的能量是我的手作、繪畫以及寫作的源泉。能夠與弟子們共有這種能量場,我感到由衷的歡喜。

自製豆腐吃起來
立秋之前採蜂蜜
某天,玄關放著塊剛做出來的熱氣騰騰的鮮豆腐。是誰送來的呢?我四下張望,看見了正在工作坊下面的梯田中割草的前田英男先生。
「豆腐是英男先生拿來的嗎?」
「一次做了很多呢。」英男先生的太太芳子女士一會兒又送來了豆腐渣。
身材魁梧的英男先生,興高采烈地教了我做豆腐的方法。他還是個採蜜達人,蜂蜜的採集方法也是他傳授給我的。
英男先生說做豆腐很容易,只要把大鍋放在灶上就好了,所以我也想試試看。大豆用的是以前住在谷相村的秀治君種的無農藥大豆。秀治君從關東搬來谷相村,想體驗真實的生活,他在這裡耕種水田和旱田,生活了一年多,之後又下山了。據說為了養好土質,最好先種大豆,所以他種了很多大豆。我家去年的味噌、今年的味噌用的都是他種植的大豆,現在依然有富餘。大豆作為蛋白質的來源之一,在過去就很被重視,大概是容易保存的緣故吧。
最初幾次做豆腐,都以失敗告終。幾次摸索之後,終於做成了。做豆腐最關鍵的是要掌握好做豆漿時候的火候。這時需大火燒開之後,用木鏟子在鍋中轉圈攪拌,以免糊鍋。如果眼看要溢鍋就微調火力,或是添水,然後再開大火,一定要使鍋中一直保持沸騰的狀態,才能做出濃厚的豆漿。火力不夠,豆漿就容易稀,點進滷水也不會凝固。剛做出來的豆腐,是非常可口的大豆味道。每次必有的豆腐渣,也是軟糯香甜,無比美味。因為豆腐渣太好吃,以至家人直接請求「再做些豆腐渣」。可以同時得到鮮豆腐和豆腐渣,真讓人感覺賺到了。每次看到超市裡賣的豆腐,我總是會想,豆腐渣哪裡去了呢?
在谷相村,有當地特產的好吃的豆子,那就是在谷相村留種培育的原生品種茶豆。我把它們種在蘇得樂農場,引得過往路人的交口稱讚。茶豆種子是買不到的,這就意味著必須自己培育留種不使之斷絕。在戰前食物匱乏的時期,茶豆因為綿軟可口,是谷相村民眾寶貴的營養源。我喜歡在田裡種茶豆。這樣我就可以吃到日本的傳統食品,借得豆子的力量,用心工作,認真生活。

種子神、種子市
小寒時節製作全年播種地圖
  在石川縣的能登一帶,流傳著一種供奉農田神、種子神的祭祀活動——饗祭。在十二月五日的傍晚,身穿和服正裝的一家之主,要將看不見的田神背到家中,行為動作完全像是能夠看見神靈一樣,口中不停提醒著「請留心腳下」。田神是種子的化身,傳說是被稻穗刺傷了眼睛而導致目不能視。那天,家人需全體出迎,首先牽著神靈之手引領到沐浴處,一邊留意著「水溫還可以嗎?熱不熱?涼不涼?請慢慢泡」,一邊為神靈擦洗後背。接下來要請到席上,將備好的菜餚貢品一一介紹,請神靈食用。最後引領到就寢的床鋪──草編種子袋那裡,請田神冬天期間在此歇息。一直歇息到天氣轉暖(第二年的二月九日),神靈才回到田裡。是的,饗祭就是這樣一種溫暖人心的種子祭祀活動。
  在谷相村,一年當中也有多次祭拜山神的活動。到了春天,山神下山,成為田神。到了冬天再變成山神回到山裡。供奉給神靈的祭品,都是有著特別生命力的食物。所以村民會一起分享。在谷相村,相互扶助的小型集體至今尚存,而被稱作「頭屋」的家庭則負責做執事守護一年當中八次山神祭拜活動。
  在東京,有現代的種子廟會活動,於冬天開辦種子集市。此前曾經邀請與種子有關聯的採種人岩崎先生和野口先生,召開懇談會。這次又召開了有田口蘭迪、丹治史彥和我共同參加的懇談會。很多想要原生品種、固定品種的蔬菜水果的種子的年輕人出現在會場。最近,東京的年輕人似乎開始對種子產生興趣。在遠離大自然的都市中,懷有危機感的人終於開始意識到,人類離開土地將無法生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