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第163屆直木賞得獎作品
銷售突破260,000冊,日本2020年讓人最想珍惜的話題小說!

每當遭受命運捉弄時,
最大的絕境,
是放棄相信有人會無條件愛你……

★長踞日本亞馬遜暢銷書即時榜,千名讀者4.4顆星高分評價。
★登上紀伊國屋、東販、e-hon、丸善&淳久堂各大書店「2020年度百大暢銷書」榜。
★日本長青作家馳星周,獻給這個時代最溫柔的傑作。

在無盡的黑夜裡,
那些受傷、孤獨與迷茫的人依偎的──是一隻狗。

2011年秋天,距離那場導致家破人亡的大地震已過去半年。
住在仙台的和正因為震災而失去工作,母親的痴呆症也日益嚴重,
為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他不得已開始從事犯罪工作。

有一天,和正在超商前撿到一隻瘦弱的流浪狗──多聞。
多聞既聰明又善解人意,和正很快就決定領養牠。
當和正在夜裡竊盜時,總會帶著多聞,
只要有多聞在,事情都神奇地進行得非常順利,
牠就像是守護神一般,冥冥之中帶來好運。

偏偏,人生中的好運與厄運總相伴而來。
多聞之所以與處在艱困時期的和正相遇,似乎不只是偶然。
眼神時常凝視南方的牠,彷彿在追求著什麼……

多聞不斷與不同的人相逢,見識了各種人生中的哀愁與苦痛,
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些人身邊?最終又要去到哪裡呢?

? ? ?

日本暗黑小說大師馳星周,擅長描繪社會底層的灰暗暴力面貌,
以出道作《不夜城》打響文壇知名度後,7度入圍直木賞,
到澈底的轉型之作《少年與狗》,以充滿真摯情感的人狗故事,獲得直木賞殊榮。

在這個故事中,馳星周寫出社會上不同身分各自面臨的困難景況,
每個人的生活都充滿無法迴避的現實,
每個表面上的錯誤選擇可能都始於無可奈何。

六個人物,故事情節一次次翻轉,命運帶給他們難以預料的事與願違,
而從頭到尾沒有一句台詞的多聞,卻具有一股神奇力量,
僅是透過純粹眼神,便得以接住破碎的人心。

原來真正的治癒,發生在感受到被愛著的時刻。


讀者★★★★★好評:
.這是我讀過的許多小說中最喜歡的一本!原因不只是覺得狗狗很可愛或很可憐,而是我喜歡本書描寫人們在悲傷的生活中感受到狗帶來的溫暖這部分。在這樣的一個年代,很感謝有這本小說溫暖我的心。

.從頭到尾沒有多餘的一句話。本書強調了生活中充滿無法迴避的現實,且這樣的現實還在持續發生,但是我們仍然必須生活下去。

.文字雖簡潔,每個場景都表現出滿滿的感情,讓人一口氣讀到了最後。

.遇到了很棒的書!多聞為了達到目的地,在旅途中貼近孤獨的人們。在電車裡讀著讀著就流淚了……

.好有愛的小說啊。明明一次也沒有把多聞的心情擬人化寫出來,卻能傳遞出多聞之心的溫柔故事。

.多聞為了某個目的,花了五年漫長的歲月持續旅行。途中也曾被各種人飼養,經歷了各式各樣的事件,到了最後一章終於明白多聞之旅的目的時,我深深地被多聞的溫柔、睿智和堅強所打動了。

馳 星周

1965年生,北海道人。畢業於橫濱市立大學。
1996年以《不夜城》一書步入文壇,獲得第18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日本冒險小說協會大獎等。1998年更以《鎮魂歌──不夜城Ⅱ》榮獲第15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1999年以《漂流街》榮獲大藪春彥獎。2020年以《少年與狗》獲得第163回直木賞。
另著有《生誕祭》、《復活祭》、《夜光蟲》、《恣虐的樂園》、《神之淚》、《暗手》、《蒼嶺》、《下雨之森的狗》等作品。


明綺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曾赴日本上智大學新聞學研究所進修。
譯作有《初戀》、《我要準時下班!》、《蜜蜂與遠雷》、《漣漪的夜晚》、《14歲,明日的課表》、《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等。

Kaoru│「哈日劇」FB粉絲團版主
張西│作家
張維中│旅日作家
喬齊安│百萬部落客、專業書評家
視網膜│「眼球中央電視台」主播
溫如生│作家
蔣亞妮│作家
龍貓大王通信
蘇乙笙│作家
蘇益賢│臨床心理師
──動容推薦

「因311大地震成為流浪犬的狗狗,為了心中堅持的信念,展開了一趟未知的漫長旅程。沿途上與許多不同境遇的人類相遇,與他們一同譜出一段段雖然短暫、卻又刻骨銘心的相處時光。有如天使般守護著每一位與牠相遇的人們,讀完不禁讓人感動到潸然淚下……」──Kaoru(「哈日劇」FB粉絲團版主)

「多聞為何不惜跋涉千里也要向南方前進?牠清澈的雙眼映照出311震災後的眾生相,療癒了無數受創的靈魂。《少年與狗》是馳星周寫給毛小孩最溫柔的情書,更是撼動你我心靈的日本版《野性的呼喚》。」──喬齊安(百萬部落客、專業書評家)

「這是一隻狗與一群人的故事,也是一次『人類為什麼愛狗?』的作答。答案很簡單,因為狗也如此愛著人類。世界之大,滿是人類無法企及的愛,治癒的愛、陪伴的愛、拯救的愛、單純的愛。種種不可能之愛,狗狗都給予。」──蔣亞妮(作家)

「當你深愛一個人,哪怕只能留住瞬間的美好,也願意為他傾注一切。」──楊明綺(本書譯者)

 

第一章 男人與狗
第二章 竊賊與狗
第三章 夫婦與狗
第四章 妓女與狗
第五章 老人與狗
第六章 少年與狗

 

第一章/ 男人與狗

1
停車場角落有隻狗,雖然戴著項圈,卻沒繫牽繩,可能在等待去買東西的飼主吧。看起來頗聰明的一隻狗,身形卻十分瘦削。
是受災狗嗎?這麼想的中垣和正,將車子停在停車場。
那起大地震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因地震和海嘯而失去家園的人們還在避難所克難過活。因為不能帶寵物入住避難所,所以聽聞有些受災者帶著毛小孩以車子為家。
和正走進超商,買了咖啡和麵包,還有香菸。自己沖好咖啡後,走到店外的菸灰缸旁,點了根菸,然後打開麵包袋,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啃麵包。
那隻狗還在,牠直瞅著和正。
「不對啊……」
和正偏著頭,喃喃道。店裡沒其他客人,停車場也只停了一輛他的車子。
「你的主人去上廁所嗎?」
和正問那隻狗。狗似乎聽得懂,隨即走向他。
長得像德國牧羊犬,但體型較小,耳朵和鼻子也比較長,可能是德國牧羊犬和其他犬種的混種。
狗走到和正面前,做了個朝上嗅聞的動作,應該不是嗅菸味。
「這個嗎?」
和正拿起包餡麵包在狗頭上方晃了晃,只見牠流下口水。
「肚子餓啦?」
他撕了一片麵包放在掌心,伸至狗的嘴邊。牠嗅了一下味道,慢慢地吃著。
「原來是肚子餓啊!等等哦!」
和正捻熄菸,將盛著咖啡的紙杯放在菸灰缸上,走回店內,將剩下的麵包一口氣塞進嘴裡。
他買了狗吃的零食「雞肉乾」。那隻狗隔著窗子盯著和正的一舉一動。
「那隻狗的主人呢?」
和正問收銀的店員。店員瞅了一眼外頭,隨即冷冷回答:
「不知耶!牠從早上就在那裡了。想說等一下通報收容所。」
「是喔……」
和正接過雞肉乾,回到菸灰缸那邊。狗不停搖尾巴。
「吃吧!」
和正撕破包裝袋,拿了一片遞向狗,只見牠瞬間吃光。
再給一片,又給一片,只剩最後一片。不到五分鐘就吃個精光。
「看來你很餓啊!」
和正摸摸狗的頭。牠沒警戒,也沒撒嬌,只是看著和正。
「我瞧一下。」
和正觸碰牠脖子上的皮革項圈,上頭還掛了個吊牌。
「多聞?你叫多聞啊?這名字好怪喔。」
想說也許會寫上飼主家的地址或電話,可惜只有狗名。
和正又點了根菸,啜了口咖啡。這隻狗──多聞並未離去,既沒要食物吃,也沒撒嬌,只是站在和正身旁。
像是在謝謝請牠吃雞肉乾的恩情。
「我要走囉。」
抽完菸的和正對多聞說。他只是工作到一半突然覺得有點餓,順道來趟超商。原本任職的水產加工公司因為震災倒閉,靠著微薄積蓄過活的他總算找到工作,可不能丟了這飯碗。
和正鑽進車裡,將咖啡放在杯架上,發動車子,準備倒車。
多聞始終站在菸灰缸附近,望著和正。
想說等一下通報收容所──和正的耳畔響起店員的聲音。
那隻狗要是被帶往收容所,會是什麼下場?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身子靠向副駕駛座,打開車門。
「上車吧!」
和正朝多聞喚道。多聞隨即跑過來,跳上副駕駛座。
「給我老實待著,不可以撒尿哦!」
多聞一副這裡就是我的老位子似地,乖順地趴在座椅上。

***

「那隻狗是怎麼回事?」
忙著數錢的沼口一臉疑惑地看向副駕駛座。多聞瞅著和正。
「我新養的狗。」和正回。
「你哪有閒錢養狗啊!」
沼口將錢塞回信封,叼著一根菸,和正趕緊遞上打火機。
沼口是和正的高中學長,在校時就是出了名的流氓,畢業後沒找份正經工作,而是混仙台的黑幫。雖然不是幫裡名正言順的老大,實力卻不容小覷。
他正在搞贓物買賣交易。
眼看就快坐吃山空的和正向沼口哭訴,因而得到這份運送差事。
「因為一些事……」
和正含糊其詞。要是說出是在運送途中撿到的,肯定挨揍。
「畢竟才經過半年,有親戚、朋友沒辦法養狗也不奇怪啦!」
正在吞雲吐霧的沼口回頭。這裡是仙台機場附近的倉庫街一隅,往東邊瞧,可以眺望太平洋。震災前林立著大大小小的建築物,轉瞬間全被海嘯吞沒。
「雖然這一帶比半年前好多了,但還有得努力喔!」
雖然歪斜、下陷、滿是瓦礫堆的道路總算修整好,四周卻仍舊一片荒涼。沼口租借的這間倉庫本來是運輸公司的倉儲,無奈災後無法經營下去。聽聞沼口以非常便宜的價格承租。
「不如訓練牠只要條子一靠近,就會吠。」沼口說。
「這種事應該沒問題吧?」
「當然啊!牠是狗啊!而且看起來挺聰明哩。」
「那我試試看。」
「嗯。對了,還有一件事要問問你。」
「什麼?」
「要不要試試賺頭多的工作?你以前不是參加過SUGO的卡丁車賽嗎?」
「那是小屁孩時候的事啦!」和正回。
和正一直到國中,每逢週末都會去SUGO的卡丁車賽車場。儘管夢想有朝一日成為F1賽車手,但他知道自己沒這才華,國三那年夏天決定放棄,從此再也沒握過卡丁車的方向盤。
「你不是說自己以前是這方面的老手嗎?鈴木很驚訝呢!前陣子你不是載過他嗎?」
「是啊。」
鈴木是沼口的手下。約莫兩週前,和正開車載他去仙台車站。
「加減速、轉彎都很順,鈴木還錯覺那輛破車是勞斯萊斯呢!」
不知如何回應的和正搔著頭。
「就算不是卡丁車,你的駕駛技術也是一流呢!」
「沒啦!只是比一般人好一點吧。」
「所以想借重你這項長才。」
「什麼意思?」
沼口用手彈了彈變短的菸,隨手扔掉。
「有個外國人竊盜集團找上我們幫忙,拒絕不了啊!」
「竊盜集團?」
「小聲點啦!笨蛋!」
被沼田敲了一記頭的和正趕緊摀嘴。
「在那些傢伙幹完一票後,送他們回巢穴。」
和正舔脣。如果只是幫忙運送贓物、收錢,勉強還能辯稱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和犯案後的竊賊搭同一輛車可就不一樣了。一旦被逮,肯定被視為共犯。
「報酬可不少哦!」
沼口用右手的食指與大拇指比了個圓,和正彷彿瞧見圓的另一頭浮現母親與姐姐的臉。
「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嗎?」
「行啊!但別拖太久,對方要我們這禮拜之內回覆。」
「知道了。」
和正的視線從沼口移向車子。有如雕像般一動也不動的多聞直瞅著和正。


2
和正用拉麵碗裝些在購物中心買的狗糧,放在多聞面前,只見牠吃得津津有味。
「看來真的很餓啊!狂吃猛吃。」
盤腿坐在榻榻米上的他一邊抽菸,看著大快朵頤的多聞。和正時常趁著等紅綠燈時,撫摸趴在副駕駛座上的多聞;雖然狗毛覆著看不太出來,但一摸就知道牠很瘦,瘦到肋骨凸出,身上還有好幾處瘡痂。
「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享用完狗糧的多聞舔舔嘴巴四周,坐在榻榻米上。
「過來這裡。」
和正一招手,多聞便湊過去,被撫摸著頭和胸部的牠滿足地瞇起眼。
沒養過狗,也從沒想要養的和正此刻覺得有毛小孩作伴也挺不錯。
手機鈴聲響起,姐姐麻由美來電。
「怎麼了?」和正接聽。
「沒事啦!只是想說你在幹麼?」
他馬上察覺姐姐說謊。因為照顧母親而累得精疲力盡的麻由美,應是想打電話向弟弟發牢騷,但一聽到和正的聲音就想說算了。
「老媽怎麼了嗎?」
「沒怎麼樣啦……」
麻由美的聲音越來越有氣無力,最後似乎在嘆氣。
母親於去年春天出現早發性失智症症狀,雖然一直以來症狀還算輕微,但自從震災後被迫暫時移居避難所,病情便開始惡化。看來離開熟悉的家園,和許多人一起生活給她帶來相當大的壓力。
麻由美原本住在市區租的公寓,為了照顧病情逐漸惡化的母親,只好退租,和母親一起住在修繕並清理好的老家,這是震災過後兩個月的事。可能是煩心事太多,麻由美越來越憔悴。
明明剛滿三十的她還是芳華正盛的年紀,那張憔悴側臉卻已飄出嬸味。
「對不起啦!姐。要是我爭氣一點,至少能讓你不必為錢發愁。」
「現在時局這麼糟,也是沒辦法的事,你別多想啦!」
「可是……對了,我撿到一隻狗。」
「狗?」
「可能是因為震災的關係,和主人分開吧。看牠乖巧又聰明,就想說養了吧。下次帶牠去找你們。我聽說有什麼照護犬之類的,生病的人、失智的老人家和狗接觸後,情緒會比較穩定。」
「嗯,我也聽說過。你帶牠回來吧。我想媽應該會很開心吧,她一直很想養狗。」
「老媽想養狗?」
「是啊!媽說她小時候,家裡有養狗。可惜爸說我們家不准養寵物。」
「我頭一次聽說。」
「因為那時你還沒出生。媽很失望,但後來知道懷了你,也就忘了養狗這回事了。」
「是喔。」
「那隻狗叫什麼名字?」
「多聞。」
和正回道。他很高興兩人聊著狗的事時,麻由美的聲音又回復了活力。
「這是什麼怪名字啊!」
「項圈掛了個小牌子,上面寫著名字,多聞天的多聞。」
「是喔。反正你趕快帶牠過來吧,已經好幾個月沒看到媽的笑容了。」
「嗯,知道了。」
「幸好打這通電話給你,好久沒這麼開心了。果然有家人真好。」
麻由美這麼說之後,掛斷電話。
多聞將下巴擱在和正的大腿上,酣睡著。牠那安詳睡臉與規律起伏的背部,說明牠很信賴和正。
和正像是怕吵醒多聞似地,將手輕放在牠背上。
感受到多聞的體溫。
心也逐漸溫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