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42.8元
定  價:NT$257元
優惠價: 7519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怎麼混都混不紅的三線演員關知意終於聽家裡人的話,乖乖相親了。

唯一一批粉絲知道後,紛紛表示哀痛。

“我愛豆太慘了,賺不到錢只能跑去相親”

“眾籌求回歸!女兒!媽媽養你啊!”

————

後來,為了辟謠網上的浮夸新聞,關知意開了直播和他們見面。

“我不窮,我每天都生活得很好,你們別擔心……”

粉絲哀嚎痛哭:我們的女兒真的太懂事了!那麼慘了都不肯傳遞一點負能量!!

關知意:“……”


窮苦人設經久不衰,直到有一天——

記者拍到關知意下夜戲後開走了停車場一輛全球限量超跑,超跑一路狂飆,飆進了帝都zui貴的別墅區,金融圈大鱷戚程衍家裡。

網友:“說好的勤奮窮苦人設呢?”

網友:“戲演不好就攀豪門去,臉呢。”

網上謾罵滿天,關知意次日默默發了條微博:“那個,我進的是我親哥家,戚總是隔壁那棟……”

幾分鐘後,戚程衍跟評:那你什麼時候願意進我家?

網友:“???”


六盲星,悶騷又大膽的水瓶座,擅長寫甜文,文風清新自然,甜寵無虐,讓人看了少女心爆棚。已出版《如果月亮不抱你》《情深不可醫》等高積分高口碑高銷量的書,其中《情深不可醫》改編的網劇已在芒果TV上線。

混不紅的三線演員關知意總能被自己的粉絲誤解——

被迫相親,粉絲同情;開直播辟謠,粉絲夸贊;住進別墅,粉絲謾罵。

關知意微博澄清:“我進的我哥家,金融大鱷戚程衍住隔壁!”

戚程衍跟評:“那你什麼時候進我家?”

窮苦人設女演員&鄰家哥哥大總裁,我把你當妹妹,你卻把我當老公?

網絡原名《我很有錢呀》


1.人氣口碑作者六盲星超甜力作,極具暢銷實力!

晉江文學網收藏8W+,積分8億+。

微博粉絲20W+,話題閱讀量破百萬!

已出版《如果月亮不抱你》《情深不可醫》等高積分高口碑高銷量的書,其中《情深不可醫》改編的網劇已在芒果TV上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番外


甜不可攀

六盲星/著


第一章

入冬了,踏出門的那一刻就感覺到了刺骨的寒意。

關知意把羽絨服拉鏈拉到了頂端,將半張臉遮得嚴嚴實實。

叮——

電梯到達二十六層樓,門打開後,她走了進去。

下樓的過程中,電梯停了好幾次,陸陸續續有其他住客進來。她伸手拉低了帽檐,垂眸看著手機屏幕。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電視劇《心跳一萬次》的官博,這部網劇是她去年拍今年上映的。這是她第二次擔任女主了,但跟第一次一樣,這部依然是個傻白角色,甚至都不甜。

而且因為劇情老套,劇播出後一點火花都沒有激起來。沒激起來就算了,關知意還要承受原著書粉的抨擊,說她的女主形象是又蠢又笨。

她看著看著也是又無奈又好笑,也不是她非要這樣演呀。實際上她跟觀眾一樣,也覺得女主種種行為很迷惑,但劇本是這樣,編劇要這麼改這麼寫她也沒辦法啊。

關知意嘆了口氣,往下繼續看評論。

熱評最後一條:【一看就是gzy本色出演,純種傻白甜】


看完這個評論,關知意按滅了手機。

屏幕黑了,她透過手機反光看著自己的眼睛。其實她也挺介意自己的長相,經濟公司說她長得過於清純稚嫩,再加上一小圓臉,放在熒幕上就是一標準傻白甜形象。

也因為長相緣故,拍戲以來壓根就沒人找到她演傻白甜、白蓮花以外的角色。

戲路被限她也是一百個不願意,而且以她的知名度,也沒資格挑。

有的演已經不錯了。


嗡嗡——

就在這時,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屏幕上跳出了“爸爸”兩個字。

關知意思緒被抽回,接起了電話。“喂。”

“小五,今天要和華家小公子見面,沒忘記吧。”

電梯到了一樓,關知意走出去,壓著聲道:“還特地打電話來問,就生怕我不去啊……”

“你說呢。”

關知意悶悶道:“我這不是要出發了嗎。”

“那準時點到,遲到了顯得沒禮貌。”

“知道了。”

“你啊,過過正常日子,別一門心思都在那娛樂圈,你又折騰不出什麼水花……”

聽筒裡又在訓話了,關知意嘆了口氣,有些惆悵。


今天她爸關興懷要讓她去見一個人,那人叫華泓希,華氏企業的獨苗苗,眾星拱月的小少爺。

她去見他,說委婉點就是認識個新朋友,說直接點,那就是相親。

她今年才二十三歲,這個年紀在娛樂圈尚屬年輕,怎麼都不是該談婚論嫁的階段。

但在帝都這片利益經濟圈,上層社會那些人家哪一個不是早有了門當戶對的參考物件。而且她爸因為母親的緣故對娛樂圈深惡痛絕,所以一直試圖把她從演藝圈拉回來。


可她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演戲,為了進圈,大一放假期間就偷偷去參加選秀,後來還真被選上了後,直接女團出道。

雖然說這個女團沒有一點水花,但她後來好歹被公司選上,混進了演藝圈。

可是她父親卻很不喜歡,知道她偷偷去拍戲後還跟她大吵了一架,說什麼她不靠家裡怎麼都不可能在娛樂圈混出頭。當年她也夠硬氣,吵架時直接說從此以後絕對不用家裡一分錢,不靠家裡一點的關係,一定要一個人演出一片天。

她爸氣得很長一段時間沒理她,也不允許家裡任何一個人幫她。

而她呢,跟她爸一樣,都是說到做到的倔脾氣。

所以從大二到現在,她學費和日常開銷都是自己接戲賺來的。其實她就是想告訴她父親,她靠自己、靠自己喜歡的事業,完全可以養活自己。

從開始拍戲到如今已經四年了,她確實能夠養活自己。

但遺憾的是,完全沒有演出一片天。


不過這麼長時間下來跟父親的關係也緩和了,只是前段日子在他提及要她回公司,不要再在這個圈子裡浪費時間的時候,兩個人又談叉了。

後來即將崩盤才決定各退一步。

她爸咬牙說再給她兩年的時間讓她去演戲、去鬧騰。但她也必須聽他的話,跟他覺得合適的人交朋友,跟他覺得門當戶對的人談戀愛。

關知意當然不是真的想去談戀愛,但為了穩住她爸,她必須答應下來。因為如果真的徹底把她爸惹毛了,她在圈內是真的可以完全混不下去的。




那位華家小少爺把兩人見面的地方定在了一家西餐廳,關知意到的時候天正好開始下雨,她匆匆從車上下來,小跑到了餐廳門口。

服務員給開了門,詢問是否預約。

關知意點了頭:“有個叫華泓希預約了。”

服務員查了預約單,帶著她往裡進去:“您這邊請。”


華泓希定的位置並不是在包廂,但關知意也不介意,反正很少有人能在路上叫出她的名字,更何況,她今天還包的這麼嚴實。

她等了半個小時,然而約定時間都超了這麼多,華泓希還沒出現。

但關知意越是等越是心情愉悅,她巴不得他不來。


又是十分鐘過去了,關知意覺得差不多了,喜滋滋拿上手機,打算出門走人。然而就在這時,邊上突然有一個人喊了她一聲:“關,關知意?”

關知意愣了一下,轉頭看去。

叫她的人是個完全陌生的女人,此時看到她轉頭過來,那女人先前的猶豫和猜測瞬間都化為了喜悅,她眼睛一亮,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叉子:“真,真的是你啊,你好你好,我是你的粉絲!”

關知意呆了呆,看了眼自己的穿著。她今天為表自己的隨意穿了毫不顯身材的羽絨服,又為了不讓人發覺裹了圍巾、帶了帽子。

講道理,她這種咖位這種樣子絕對不可能被人認出來的,然而現在竟然有人叫出了她的名字?

這,真愛粉啊。


“啊……你好你好。”關知意連忙朝那人點點頭。

女孩有些激動道:“沒想到能在這裡看到你啊,我很喜歡你的,你微博更新的vlog我每次都看,特好玩。”

當謾罵看多了,偶爾聽到這種夸獎的話,任誰都會覺得高興。

關知意心裡喜悅蔓延,有些不好意思:“謝謝啊。”

“其實我剛才還不太確定是你呢,我看你在這坐挺久的了,你是等人還是……”


“嘿!是你吧。”突然,一個男聲打斷了兩人的交流。

關知意回頭,只見一個穿著灰藍色外套的男生在她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來人皮膚白皙、五官俊俏,眉眼間透著一股狂野不拘,跟她父親發給她的照片一模一樣。

“華泓希?”

“是我。”華泓希上下打量了她幾眼,咧著大白牙道,“哈嘍相親物件。”


“相,相親物件?”隔壁桌那粉絲驚呆了。

關知意一怔,連忙對她搖頭:“不,不是……”

不是什麼呢?好像也沒什麼好不是的。

關知意解釋不出口,幹脆拿起前面的水杯,喝了口水壓驚。算了……她又不是什麼流量大咖,也不是一線演員,相不相親、結不結婚,誰在乎啊。

而華泓希是突然驚覺了什麼,他壓低了聲道,“啊,我聽說你是演員,那咱這事是不是得低調點。”

關知意從水杯裡抬眸瞪了他一眼,這話是不是說的有點遲了。


華泓希卻被她這麼一瞪瞪得愣了愣,他是剛從國外回來的,所以對國內娛樂圈的人都不熟。

前幾天從家裡人那裡看到關知意的照片時這姑娘長得可愛,現在被她真人那麼一瞪……真的是過分可愛啊,眼睛大大的,臉圓圓的,精致瓷娃娃長相,難怪能當演員。

不過,年紀看著很小。

“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車,所以來晚了。”華泓希語氣並沒有什麼歉意的感覺,小少爺讓人等絲毫沒有愧疚感,“嘶……老實說,你真的二十四了嗎。”

“再過幾個月就是了。”關知意說完低聲道,“那什麼,我也不怪你晚來。我知道你也是被家裡逼的。所以咱們見也見了,任務也算完成了,走吧。”

華泓希道:“啊?可是飯還沒吃呢。”

關知意實在不想在粉絲的注視下進行這場相親:“我突然有點事,要不咱們下次再補上?”

“這樣啊……那,也行吧。”


關知意見他同意,轉頭跟那粉絲打了個招呼,立馬往外走去。

遛得飛快。

華泓希一臉懵地望著她的背影……他確實是不想來相親的,所以故意晚到。

不過他是多沒魅力啊,這姑娘看著比他還不樂意。


餐廳很大,關知意從樓上下來後,沿著走道往門口方向。她腳步有些快,拐過走道一個彎時,正好和迎面走上來的兩個男人撞上了。

她壓著帽檐也沒看對面是什麼人,說了聲抱歉,側身就要溜過去,結果溜到一半,後領子突然被人捏住了。

喉嚨頓時被外套卡住。

她呆了呆,伸手就去拽領口,可剛抬手觸上領口時,整個人就被提了回去。

“誒?”


關知意詫異地抬起頭,微帶怒意的視線終於從帽檐內看出來了。

可當她看到眼前的人時,怒意像一縷煙似得,啾一下,散了。

她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關元白。

這是她親哥,因為她很長時間沒回家的緣故,她也很長時間沒見過哥哥了。此刻看他穿著挺正式的西裝的模樣,大概是剛從公司出來吃個飯什麼的……

“你怎麼在這裡。”關元白皺著眉頭問道。


看來哥哥不知道她被爸爸催著出來跟人家相親。

關知意拉開他揪著自己領子的手,訕訕地退了一步。剛想開口解釋一句,眼神突然落到了關元白身邊那個人身上。

視線觸及的時候,她怔住了。


那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但他沒系領帶,襯衫領口隨意地解了一顆扣子,看著沒她哥那麼嚴肅,但卻有著一股子內斂的矜貴感。

關知意看著他的時候,他也同樣在回視著她。西餐廳光線幽暗,昏黃的燈光落在他的臉上,似給他渡上了一層光,也似給他那雙清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層紗。

尤其好看的一個男人。

而且,陌生又……熟悉。


愣了幾秒,關知意心口巨震。她匆匆看了關元白一眼,驚訝地指了指他身邊的男人:“哥,哥哥,他……”

關元白還沒回答,那男人就已輕笑了聲。

很淺的笑聲,低沉悅耳,氣定神閑。

有了笑意後,男人眼底的輕紗似散開了。緊接著下一秒,關知意就聽到他淡淡問:“小五,這是叫誰哥哥?”


2

關家在帝都名聲不小,當年關知意的爺爺關鴻在這建立起關氏集團時,雷厲風行的手段和決策在如今看來都是一個個教科書般的例子。而關氏再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如今在許多行業上都是翹楚,實力不容小覷。

關鴻現已老邁,退居二線。如今關氏在他兒孫手底下運作著,他有三個兒子,長子給他生了兩孫子,次子底下有個千金。

三子則生了一兒一女,關知意就是那個女兒。

她前面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在家排行老五,所以家裡親戚從小都是小五小五的喊她。

但親戚之外,幾乎沒有別人會這麼叫她。

除了……


“怎麼,幾年不見,還不認人了?”男人笑意微斂,眸深如潭。

關知意呆呆地看了他幾秒,心底清晰的喜悅和莫名的委屈在意識到眼前人是誰時瞬間齊刷刷地涌了上來。

她自然是認得眼前這個人的。

戚程衍,從她有記憶開始就已經認識的人。他是她哥哥的好朋友,也是看著她長大的人。

記得她還小的時候,戚程衍就喜歡這樣逗她:到底是要關元白這個哥哥,還是要他這個哥哥?

小時候關元白對她就嚴格,而戚程衍每次見她都帶她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所以她自然回回都說要他當哥哥,不要關元白。

時隔八年了,當初她還在上初三的時候戚程衍出了國,很突然。而她那會聽說他不會再回來後,還傷心了很久……

本來都快遺忘了的。

但他現在一句話,似乎就把以前的記憶都扯了回來。


“哥哥是你啊,你是……回來了?”關知意問道。

“還知道叫,看來還記得。”戚程衍打量了她一眼,“回來了。幾年沒見,你長得倒沒什麼變化。”

關知意:“沒有吧……我長高了。”

“也就個頭長了點。”

關知意微微瞪圓了眼睛。

她有沒有變她不知道,但戚程衍跟幾年前比肯定是有變化的。

如果說剛才見到的華泓希是給人一股子桀驁大男孩的氣息,那麼戚程衍給人的第一感就跟華泓希相反,是完全成熟的男人氣息。


“還沒說你怎麼在這,一個人來吃飯?”此時,關元白問道。

關知意搖頭:“不是,還有一個人。”

“跟誰。”

“就……朋友。”

關知意不想說實話了,她突然覺得在戚程衍面前說自己在相親還挺不好意思的。

然而,她才這麼說完,就聽到華泓希的聲音在後面響了起來。

“程衍哥!你今兒也在這!”關知意回過頭,只見華泓希一臉驚喜地走了過來,“你們怎麼都站這呢,知意,你也認識我表哥啊?”


表……哥?

這麼巧?

關知意嘴角微微一抽:“我,認識。”

“對哦,哥你以前在國內跟他們家挺好的吧。”華泓希伸手勾在了戚程衍肩上,“那用不著我介紹了,哥,這就是我那個相親物件。”


“什麼?”

“什麼?”

戚程衍和關元白同時轉頭看向華泓希。

華泓希渾然不覺有什麼不對勁,直接道:“對啊,前兩天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媽讓我去相親。”


“小五。”關元白微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沉了。

關知意看關元白這眼神就慫,她眨了眨眼,小聲道:“你這麼看著我幹什麼,是爸安排的啊。”

“爸?”

“對啊,不信你去問。”

關元白皺眉,他知道父親一直有意給關知意安排個合適的物件,讓她能收收心,可他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這個物件。

關元白看了華泓希一眼。

他沒見過他,但從戚程衍口中聽到過他這個表弟,華家的獨生子,華泓希。身家背景倒是可以,就是不知道人品。

“難道你是關元白?”華泓希牢記家裡要他跟關家打好交道,見此連忙伸出手,“元白哥你好啊!久仰大名。”

關元白心裡不快,但表面還是給了點面子,伸手跟華泓希握了一下:“嗯。”


“小五都到了要相親的年紀了。”戚程衍說了句,大有感慨的意思。

關知意窘了:“也不是……就是我爸比較著急。”

“我不也沒到相親的年紀嗎。”華泓希搭道,“哥你可比我還大幾歲啊,你都沒結婚,怎麼就輪到我了。”

戚程衍睨了他一眼,神情略嚴肅:“還不是你在舅舅那沒個正型?”

“我很正經的好不好……”

“行了,那你們倆現在是吃完飯了?”

關知意生怕華泓希說沒吃,立刻道:“吃完了!”

華泓希:“咳……算吃過了吧,正打算回家呢。哦對了,你開車了嗎,送我一程。”

“你自己沒開車?”戚程衍說完看了關知意一眼,很明顯,意思就是跟女孩子出來吃飯竟然沒有要送人家回去的意思。

華泓希卻接受不到信號,直白道:“本來之後還約了跟朋友玩,讓他來接我的,結果他放我鴿子了。”

戚程衍:“小五呢。”

關知意:“我?我自己回去。”

“沒開車?”

“她開什麼車,上路就慌。”關元白道。

戚程衍笑了一下:“那行,坐我車吧,我送你回去。”

關知意看向自家哥哥。

戚程衍微微挑眉,伸手在她額上敲了一下:“你哥等會還有事送不了你,怎麼了,我送你不行?”


熟悉的動作,跟小時候一模一樣。

關知意摸了摸額頭,一時間竟覺得熟悉感都回來了。

“當然行了。”她怔怔道。

“那就出去吧。”

“嗯。”


關元白確實還有應酬要去,出門後,他去開了自己的車。華泓希和關知意則跟著戚程衍去了他的車旁,華泓希走到副駕駛位旁,想開門,結果被戚程衍拉開了。

“坐後面去。”

華泓希剛想吐槽,但轉眼看到跟在戚程衍後面的小姑娘,紳士風度又復活了:“對對,女士優先,知意你坐呀。”

關知意說了聲謝謝,坐進了副駕駛。


“住哪裡。”車開上路後,戚程衍問道。

關知意說了地址,然後就看到戚程衍輸入導航。

這麼多年沒回來,他對這個城市是不是有些陌生了?

關知意偷偷瞄著他。

戚程衍的側臉棱角分明、線條漂亮,車內的燈光下,清冷而柔和。她想,他應該會覺得陌生吧,這七、八年來城市變化很大,高樓林立,道路萬千,早就不是原來的模樣。


“看什麼。”突然,戚程衍側眸看了她一眼,淡笑著問道。

關知意立刻收回了視線:“沒什麼,就是覺得有點神奇。”

“嗯?”

“沒想到哥哥你還會回來,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

戚程衍握著方向盤,目視前方:“大概是這兩年國內更有發展空間吧。”

“所以你是要一直呆國內了嗎。”

“嗯。”

不可否認,關知意聽到這樣的話心裡是高興的。因為不管怎麼樣,戚程衍對她小時候來說就是一個很親很親的人,當年關元白在她心裡都沒比得上他。


“聽你哥哥說,你這兩年一直在拍戲。”

關知意:“嗯。”

“你爸和你哥都不喜歡你當演員吧。”

“是不喜歡。”關知意說起這個有些不高興,“我也沒讓他們喜歡,我自己喜歡就行了。”

戚程衍似是又笑了下:“跟小時候一樣倔。”

“不是,我是真的喜歡,爸爸和哥哥都不支持我。但沒關係,我也不需要他們支持,反正我管自己認真做這行就好了。”

“挺有志氣。”


戚程衍說話的時候是淡淡的,乍一聽會讓人覺得有些漫不經心和冷漠,但關知意是知道的,他一向都是這樣口氣,他人不冷,至少她小時候覺得他特好特溫柔。

“但自己一個人在那個圈子裡,不太好走吧。”

關知意愣了下:“啊?”

“我看,你爸和你哥都是故意的,想讓你知難而退。”


沒想到戚程衍一下就看透了,關知意道:“我才不知難而退,我要激流勇進。”

“知意,你這態度好,我跟你一模一樣,就不愛知難而退。”後座的華泓希把頭湊上去,“而且你長的這麼可愛這麼漂亮,紅都是時間的事啊。”

戚程衍從後視鏡上看了他一眼:“坐好。”

華泓希眨巴著眼睛,哦了一聲,乖乖坐了回去。


半個小時後,關知意住的小區到了。戚程衍把車停在了路旁,關知意推門下去。

“注意安全。”戚程衍道。

關知意俯身跟他招了下手:“嗯。那,哥哥再見。”

戚程衍點了下頭。


華泓希按下窗戶:“知意,再見啊~”

關知意的視線從戚程衍身上落到華泓希那:“再見。”

“我們微信聯系,下次再約吃飯,或者看電影也行。”

關知意幹笑了兩聲:“……好的。”

說著,轉身朝小區裡走去。


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戚程衍才重新發動了車子。這時,華泓希已經從後座挪到副駕駛來了。

“誒哥,我記得外公之前說過國內娛樂業你也有意去涉及,你這次回來會不會搞點動作?”

“問這麼多幹什麼,你想參與?”

“參與就算了,我忙著呢。”華泓希道,“我就是想說以後要是有什麼好資源你讓我去幫知意,我對她好點,然後就能拉近跟關家的關係……”

“你以為你去捧小五,他們家會感激你?”

“我也不是要他們感激,就是表達一下我的心意嘛。”

戚程衍:“少做這些無用功,他們家在把她往外拉,你還想把她推進去。”


戚程衍深知關元白和他父親對於關知意在這行混有多不滿,他也覺得關知意不會在這裡呆長久。那個小姑娘從小嬌生慣養,沒父兄的幫忙,真正的苦又能吃多少。

現在這麼堅定,也就是年少氣盛罷了。


戚程衍握著方向盤,突然問道:“你是真的喜歡小五?”

“你們怎麼都叫她小五?這是她的小名?還挺有意思。”華泓希笑道,“不過才見第一面也不能就說多喜歡,但這姑娘長的是很水靈。”

“不喜歡就別亂來。”

“怎麼叫亂來,我沒亂來啊,就是約一約,然後……”

話沒說完就被戚程衍冷冽地看了一眼,華泓希噎了噎,小聲道:“這,這都是談戀愛的過程嘛。”

戚程衍收回了視線:“小五是我看著長大的,你亂來我先收拾你。”

“知道了知道了。”華泓希不高興地扣上了安全帶,碎碎念,“怎麼還胳膊肘往外拐呢,我才是你弟弟……”


回到家後,關知意脫去了外套,坐在沙發上發了會呆。

戚程衍的回歸讓她又驚又喜,驚喜之餘,小時候的回憶也隨著人的出現在腦子裡回轉。

戚程衍以前住他們家旁邊,兩家人關係很好。而且他和她哥哥關元白從小學開始就是同學,是一起長大的。

也因為這樣,關知意跟戚程衍很親。

小時候她就愛跟在兩人後面跑,每回被關元白教訓的時候,她還會往戚程衍後面躲。

因為差了六歲的緣故,她上學總跟他們岔開。剛上小學他們就初中了,初中後他們就大學了。不過雖然沒同個學校,但戚程衍經常會應著關元白的忙,來學校接她。

她最喜歡他來接她回家了,因為關元白不許她吃外面的東西,但如果她纏著戚程衍的話,他會軟下心給她買……

關知意想起小時候自己那無賴的樣子就有些好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