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8
滄狼行20:世道蒼茫 (*第一輯完)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歷經了二十多年的飄泊,李滄行再次踏上武當,卻是人事全非,只怪世道蒼茫,命運弄人,許多驚人的真相一個個被揭開,武林敗類也一一浮出水面,當他發現當年殺死師父、陷害自己的人竟是小師妹沐蘭湘的父親黑石長老時,他與小師妹的感情還回得去嗎?
※李滄行本是武當山上的修行弟子,憑著努力與天賦,儼然有未來一代宗師的潛力,卻不想捲入師門的權力之爭,遭逢劇變,從此浪跡天涯,成為江湖中傳說的一匹孤狼!從武當的大師兄到鬼見愁的錦衣衛殺手,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事?又背負了多少血海深仇?中原的武林爭霸竟藏著驚人的巨大陰謀?
※本書內容涵蓋漠北的神秘教派,東南的倭寇寶藏,苗疆的奇蠱異事,中原的武林爭霸,漢代的千年古墓,層層謎局引出一個佈局四十年的驚天秘密,故事曲折離奇,高潮迭起,情節瞬息萬變,絕無冷場,喜愛燒腦追劇的讀者一定不要錯過!
※作者指雲笑天道特別強調:「本書是歷史,並不是武俠!」,作者以節奏明快的風格敘事,看似有武俠風,實則是以主角的視線把大家代入明朝這個時代中,嘉靖一朝,皇帝分裂群臣,乃至皇帝和錦衣衛,都紛紛在江湖上明裏暗裏扶持肯聽命於自己的門派,以江湖的形式來反映人性的貪婪與正邪的拉鋸,精彩可期。
飽經人世所有滄桑,嚐遍人間酸甜苦辣;
三股勢力錯綜複雜,平靜江湖從此多事!

這一瞬間,他突然想起許多往事,
體內的生命之火也變得越來越黯淡,
模糊起來。

塞上牛羊空許約,人間愛恨幾多仇,
前世的恩怨糾纏,今生的巨大陰謀,
中原的武林爭霸,漢代的千年古墓,
漠北的神秘教派,苗疆的奇蠱異事,
四十年驚天秘密,一生的層層謎局!
他是大漠中的一匹孤狼,身負血海深仇,
他是謎樣的錦衣衛殺手,一生為情為夢!
歷盡滄桑 尋尋覓覓 濯足滄浪 狼行千里


當一樁樁懸案終於被李滄行抽絲剝繭地揭發,許多不堪的往事也一再被提起,原來屈彩鳳的師父林鳳仙是被楊慎和嚴世蕃聯手所殺,只為了爭奪那個號稱吃下後便可吸取高人功力、從此長生不死的金蠶蠱蟲!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屈彩鳳竟是林鳳仙的親生女兒!鳳舞與沐蘭湘則是親生姐妹,因而能結為閨蜜,更同時愛上李滄行!驚人的是太祖錦囊從頭到尾只是個騙局!究竟後面還有多少令人咋舌的內幕呢?

◎【江湖大事】楊慎――楊廷和之子,文學家,明代三大才子之首。字用修,號升庵,後因流放滇南,故自稱博南山人、金馬碧雞老兵。正德六年狀元,官翰林院修撰,豫修武宗實錄。嘉靖三年,因大禮議受廷杖,謫戍終老於雲南永昌衛。終明一世記誦之博,著述之富,可推為第一。著作達百餘種。後人輯為《升庵集》。
指雲笑天道,閱文簽約作家,酷愛武俠、歷史,願提三尺筆,書寫一個心中的武俠世界,代表作《滄狼行》,作品發佈後深受讀者喜愛。另著有《東晉北府一丘八》、《隋末陰雄》等熱門暢銷作品。
第一章 官場奧秘
第二章 血手神掌
第三章 迴光返照
第四章 當局者迷
第五章 幕後首腦
第六章 末日來臨
第七章 世道蒼茫
第八章 罪有應得
第九章 恩怨分明
第十章 重回武當

李滄行譏刺道:「小閣老,我想你們還是先解決一下金蠶蠱蟲到手之後如何分配的問題才好,不要說沐王爺了,只怕就是那冷天雄,還有萬蠱門主,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你們修仙得道的,尤其是那個萬蠱門主,他既然可以黑了楊慎,自然也不可能對你小閣老付出真心,對吧。」
嚴世蕃臉上的肥肉跳了跳道:「好了,李滄行,我也不想跟你太多廢話了,只想問你一句,楊慎死時,體內的那隻蠱蟲有沒有被他消化?還是他反過來被那蠱蟲控制和吞噬了?」
李滄行一下子反應過來,嚴世蕃之所以要和自己聊上這麼久,根本原因便是想知道那金線蠱是否被楊慎消化掉,好決定他們以後煉製和吞食金蠶蠱的辦法。
李滄行賣著關子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件事?你能給我什麼好處嗎?小閣老?」
嚴世蕃咬牙道:「本座剛才說過,可以跟你化敵為友,今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本座可以放你離開。我想這個條件對你來說,應該足夠了吧。」
李滄行微微一笑:「要是我不想說,而是想要殺出重圍,或者先把你小閣老拿下,扣為人質呢?」
嚴世蕃勃然變色,周身騰起一陣淡淡的黑氣:「李滄行,我覺得你是個聰明人,才會跟你談判的,你不會真的以為你可以在冷天雄和我的手下到來之前把我抓住吧。」
李滄行眼中神芒一閃,周身紅氣一現,雄獅般的頭髮無風自飄:「小閣老,我還真想試試呢!」
嚴世蕃和沐朝弼不由得後退了半步,沐朝弼手按劍柄,威喝道:「李滄行,你可別亂來,驚擾到了冷天雄,對你對我們都沒什麼好處!」
李滄行「嘿嘿」一笑:「只怕這會兒冷天雄也在豎直了耳朵想聽我們談話的內容呢。也許我還可以把這金蠶蠱的事跟這位魔教教主說說,我想他對此一定很感興趣的。」
嚴世蕃額頭沁出汗珠:「李滄行,別做損人不利己的事,咱們老相識了,凡事好商量嘛!」
李滄行站住腳步,周身的紅氣也隨之退去:「小閣老這話我愛聽,所以咱們最好還是互相交換一些情報,這樣你我都不吃虧,如何?」
嚴世蕃咬牙道:「交換情報?你想知道什麼?」
李滄行道:「首先,你告訴我,萬蠱門主,也就是沐傑,是不是就是武當派的黑石長老?」
沐蘭湘編貝般的玉齒緊咬著下脣,手也微微地發著抖,緊張地不敢聽下去。
嚴世蕃看了眼沐蘭湘,嘴角勾了勾:「李滄行,你確定要知道嗎?就不怕你的小師妹受不了?」
李滄行冷冷地道:「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師妹遠比你想像的要堅強,無論是什麼結果,她都能承受得了,只是,如果你說的有半句虛言,嚴世蕃,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嚴世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沉聲道:「好吧,想必你也從楊慎那裡聽到了什麼,想從我這裡得到證實,也罷,此事也沒什麼必要瞞著你,不錯,沐傑正是沐元慶,也就是黑石道人,嘿嘿,沐女俠,你可千萬要挺住啊!」
沐蘭湘兩眼一黑,身子搖了搖,一邊的屈彩鳳趕忙扶住她的胳膊,沐蘭湘臉色慘白,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屈姐姐,我沒事!」
李滄行面沉如水,說道:「當年落月峽一戰,乃至在紫光師伯和林鳳仙林前輩身上下金線蠱,也都是沐傑所為嗎?」
嚴世蕃點點頭:「紫光身上的蠱是沐元慶偷偷下的,他不敢給武當的前輩高人下蠱,所以就下在自己同輩的紫光身上,一養幾十年。至於林鳳仙身上的蠱蟲嘛,是楊慎下的,不過下蠱辦法是沐元慶告訴他的,要算也可以算在沐元慶身上。」
李滄行繼續問道:「既然如此,那落月峽之戰,沐元慶又怎麼可能被向天行打得全身骨斷筋折?難道他為了隱瞞自己的身分,就要把自己徹底弄成殘廢嗎?」
沐朝弼哈哈一笑:「李滄行,你太低估了你這位未來的岳父了吧,他的武功其實不在當年的向天行之下,又怎麼可能被向天行打成廢人呢?萬蠱門有一種蠱藥,服下之後,可以暫時堵住自身的經脈,甚至扭曲骨骼,作出經脈盡斷的樣子,即使是高人檢查,也看不出什麼端倪,而只要服下解藥,蠱蟲自退,就可以恢復正常,這些年來,沐元慶正是靠了這蠱蟲,一直在床上裝病,連他的親生女兒沐女俠也被蒙在鼓裡!」
沐蘭湘臉上兩行淚水不住地落下,不停地搖著頭,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李滄行嘆了口氣,密道:「師妹,這只是他們的說詞,真相還是要等到我們親眼查探過才知道,你現在不要太難過,亂了分寸。」
沐蘭湘抹了抹眼淚,點點頭:「師兄,我知道,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師妹知道應該怎麼做。」
李滄行衝著沐蘭湘微微一笑,又對嚴世蕃道:「嚴世蕃,武當內部是不是還有沐元慶的同夥,能幫著吃了蠱蟲,裝成癱瘓的他服食解藥?還有,他若真的是在床上裝殘廢,時不時地還會出來跟你們接頭,這時候他就要一個替身在床上,對不對?」
嚴世蕃微微一笑:「我想差不多如此吧。」
李滄行眉頭一皺:「什麼叫差不多?你想?你難道不知道嗎?」
嚴世蕃兩手一攤:「這些是沐元慶自己的安排,我跟他只不過是個合作的關係,哪會知道具體的操作。你若想尋根究底,去問沐元慶本人就是了。」
李滄行點點頭:「我當然會去問,只是在問他之前,我還想你告訴我,那金蠶蠱下在了誰的身上,何時可以取出?還有,沐元慶並非傻瓜,你們有什麼手段能控制得住他,確保他不會自己獨吞那金蠶蠱呢?」
嚴世蕃獨眼邪光一閃:「李滄行,你問的有點太多了吧,有些我可以回答你,但有些事,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真想知道,就去問沐元慶本人吧。再說了,為了拿出點誠意,你是不是也應該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呢?」
李滄行點點頭:「好,我回答你剛才的問題,楊慎沒有吸收和消化那隻金線蠱,而是被那隻蠱蟲反噬了,就如紫光道長和林前輩一樣,蠱蟲覺醒後控制了他,雖然讓他獲得了巨大的力量,但根本無法自如地使用,最後被蠱蟲吞食掉五臟六腑,暴體而亡。」
嚴世蕃與沐朝弼皆是臉色大變,嚴世蕃還是有些不甘心,追問道:「楊慎真的是被那蠱蟲弄死的嗎?不是死在你的刀下?」
李滄行哈哈一笑:「若是我可以手刃此人,自然是很爽的事情,又何必向你隱瞞呢!所以我才有些問題要問你,就是因為楊慎死於蠱蟲之口,我還有些疑問沒來得及問清楚呢。」
嚴世蕃道:「那麼楊慎還說了些什麼?有沒有說有克制蠱蟲反噬自身的辦法?」
李滄行冷笑道:「弄了半天,小閣老原來是想知道服食金蠶蠱之法啊,但我覺得你可能打錯了算盤,你想想,楊慎自己都控制不了那蠱蟲,又怎麼可能知道控制金蠶蠱的辦法?」
嚴世蕃的臉上表情陰晴不定,一隻獨眼滴溜溜地轉著,沐朝弼也是沉默不語,可以看出兩人都很失望。
李滄行心下雪亮,楊慎博學多才,學貫古今,嚴世蕃和沐朝弼自己沒有吞食蠱蟲後可以安然無恙的把握,所以想從楊慎身上找到答案,之所以一直離得這麼遠,不是因為怕自己察覺到他們,而是怕楊慎真的掌握了強大的力量,自己無法對付,所以乾脆讓自己當試金石,去測試一下楊慎的武功有多強,沒想到楊慎根本就沒有消化蠱蟲,反而被吞噬敗,在慶幸除掉了一個修仙對手之餘,也想套出一些楊慎食蠱的細節,好為自己將來吞食金蠶蠱提供一些參考,至少能少走一些彎路。
想到這裡,李滄行道:「怪不得兩位不自己去問楊慎,大概是怕楊慎的功力大增,你們不是對手,是吧。」
嚴世蕃臉微微一紅,嘴硬道:「我早就知道他無法控制那金線蠱,要不然也不會把這金線蠱讓給他了。李滄行,我還要問你一個問題,那就是楊慎身上的蠱蟲現在在哪裡?」
「嚴世蕃,老規矩,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我再告訴你,如何?」李滄行冷冷地看著嚴世蕃。
嚴世蕃咬牙道:「好,你有什麼想問的,就說吧。」
「那年跟你一起現身巫山派大寨外,以絕快的劍法殺掉林前輩,取出蠱蟲的黑袍人,是誰?是不是你的好師父黑袍?」
嚴世蕃眼中瞳孔猛的收縮了一下,表情也是一變:「你問這個做什麼?」
李滄行還沒來得及開口,身後的屈彩鳳雙刀一錯,厲聲道:「殺師之仇不共戴天,嚴世蕃,識相的話,趕快說出此人的姓名,老娘還可以饒你一命!」
嚴世蕃搖搖頭,對李滄行道:「知道這個人對你沒什麼好處,李滄行,你鬥不過他,我也不是他的對手,別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但是這個人,我沒法向你透露。」
一邊的沐朝弼卻道:「嗨呀,小閣老,都說到這份上了,你還有什麼好隱瞞的呢?這人是誰,告訴李大俠就是,要尋仇就讓李大俠去尋仇罷了,反正又不關我們的事。」
嚴世蕃臉色陰沉下來,充滿了殺氣,讓沐朝弼不覺地收住了嘴。
只聽嚴世蕃冷冷地說道:「若是能說,我早就說了,不需要沐王爺特別提醒。」
沐朝弼勾了勾嘴角:「是我失言,小閣老請勿多心,一切由你決定。」
嚴世蕃轉過來看著李滄行:「你最好換個問題,這個我沒法告訴你,但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這個人不是黑袍,他遠比我那個只想著復國的師父要邪惡可怕得多,你最好不要與他為敵,不然對你絕無好處!」
李滄行哈哈一笑:「想不到天下至惡的小閣老嘴裡,還能說出邪惡、可怕這樣的字眼。沒想到這世上還有讓你這麼害怕的人存在。也罷,你說他不是黑袍,我就信你一回!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他的幻影無形劍術是哪裡學到的呢?」
嚴世蕃沉聲道:「李滄行,不用試圖套我的話,這個人的武功在我之上,也在你之上,非常可怕,此人的事,我不會再洩露一個字,你最好還是換個問題吧。」
李滄行疑心大起,嚴世蕃越是這樣遮遮掩掩,他對此人的興趣越濃厚,反問道:「嚴世蕃,你跟這人交過手嗎?你怎麼知道他的武功是不是在你之上?」
嚴世蕃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此人武功之強,當屬舉世無雙,這點自知之明,本座還是有的。」
李滄行哈哈一笑:「此人就是那華山劍聖雲飛揚吧。嚴世蕃,你貴為小閣老,手下高手如雲,怎麼怕一個江湖武人怕成這樣?」
嚴世蕃那隻獨眼眨了眨:「你為什麼說他就是雲飛揚?」
李滄行冷笑道:「若論武功劍法,這世上能超過你的鳳毛麟角,而峨嵋派的幻影無形劍是不傳之秘,非劍術宗師不可學到,除了雲飛揚的年齡和劍法有這火候,這天下還會有誰呢?」
嚴世蕃笑道:「這回還真是你猜錯了,真正的高手未必要行走江湖的,就好比這楊慎,江湖上誰知道這位名滿天下的才子會武功呢?所謂大隱於市,小隱於野,天底下不知名的高手太多了,又豈是你這個江湖武夫所知道的?」
李滄行搖搖頭:「不,嚴世蕃,江湖中人多年辛苦,練得一身絕學,只是為了揚名立萬,正派人士通過斬妖除魔,邪魔外道可以通過欺凌弱小,真有那種絕世的武功,又有誰會甘於寂寞?楊慎和你這種只不過是因為有了官員的身分作為掩護,不在江湖道上行走罷了,不然以你們的功夫,一定是天下盡人皆知。難不成你所說的這個黑袍劍客,也跟你一樣,是官場中人嗎?」
嚴世蕃那隻獨眼裡,瞳孔收縮了一下,沉聲道:「李滄行,你不用再亂加揣測了,我也不會再透露半個字。你如果想要知道這個人是誰,就自己去找吧,茫茫人海,我相信你能找得到的!」
李滄行微微一笑:「那這樣吧,我也退一步,不問此人的身分,只問另一件事,這人知道金蠶蠱的事吧,那他的武功既然在你之上,為何那天不出手搶奪金線蠱,卻讓楊慎得了便宜?難道說他武功蓋世,對修仙得道沒有半點興趣嗎?」
嚴世蕃「哼」了聲:「此事與你無關,你不用多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