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不可以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不可以,被騙!
但是,你絕對會被騙!


「直木賞」等6大獎得主挑戰讀者腦力極限的「體驗型」燒腦神作!
日本一上市就「重版出來」!《國王的早午餐》引爆熱烈話題!


幻想讓人看見不該看見的東西,
此刻的我已經無法分辨,
眼前所見究竟有幾分真,
又有幾分假……


弓投崖,一座位在蝦蟇倉市的臨海斷崖,那一大一小的尖端宛如小龍蝦的前螯,也有人說它像是一把斷弓,直直朝大海挺出。
這個詭譎的地貌如今成了知名的自殺景點,不僅是當地居民,就連鄰近各縣都有人特地跑來跳海自殺,於是開始有了這樣的傳聞:崖上聚集了無數亡靈,開車經過時只要和亡靈對上眼,就會被帶往另一個世界,所以絕對不可以看向斷崖!
可是對邦夫來說,雖然他小心翼翼,忍住不看向斷崖,卻還是躲不過突然出現的對向來車,他急踩剎車,但已經來不及了……
意識朦朧之間,邦夫聽見有人在叫救護車,沒想到對方駕駛竟然阻止求救,還抓起邦夫的頭髮,將他的頭用力往方向盤撞去。
一次……兩次……對方下手毫不猶豫。
四次……五次……眼中景象逐漸消失。
八次……九次……我就快死了。
邦夫瞪大了眼睛,眼前的男子像是在笑。「我終究還是逃不過弓投崖的詛咒嗎?」此時的邦夫已無法言語,心中卻不停吶喊:不可以忘記……我絕對……不會忘記……
道尾秀介
1975年生於兵庫縣。畢業於玉川大學,出道前曾擔任過推銷員。
2004年推出第一部長篇小說《背之眼》便一鳴驚人,贏得第5屆「恐怖懸疑小說大賞」特別獎。2007年以《影子》獲頒第7屆「本格推理大賞」;2009年以《烏鴉的拇指》贏得第6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10年以《龍神之雨》獲得第12屆「大藪春彥賞」,以《光媒之花》獲得第23屆「山本周五郎賞」;2011年再以《月亮與螃蟹》榮獲第144屆「直木賞」,並成為史上第一位連續五屆入圍的作家。
道尾屬於天才型作家,一部長篇小說往往只需要一兩個月就能完成,篇幅長短也能控制自如,而融合推理和恐怖元素的獨特風格,更受到讀者和媒體極高評價,被譽為「本格推理的新希望」。他從《烏鴉的拇指》開始拓展更多元的寫作路線,包括改編日劇的浪漫愛情故事《月之戀人》,以及探討家庭問題的《喜鵲們的四季》等,不再侷限於固定的類型,卻每每都能交出令人驚喜的成績。
另著有《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骸之爪》、《獨眼猴》、《所羅門之犬》、《鼠男》、《球體之蛇》等書。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我的賽克洛斯》、《大前研一「新‧商業模式」的思考》、《殺人生產》、《蟹膏》、《胚胎奇譚》、《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的設計》、《好想她去死》、《鳥人計畫》、《夜市》等書。


名家推薦:
文善、主兒、唐嘉邦、陳栢青、陳浩基、張渝歌、提子墨、游善鈞、喬齊安、寵物先生 震撼推薦!


我閱讀推理小說很少會再翻,但《不可以》我看了三次,仍不肯定是不是完全解開了謎底!這不是單純的小說閱讀,而是一個推理體驗!
――作家/文善

見到謎底的那一刻,滿滿的感動湧上心頭。
這部小說以圖文穿插的形式製造懸念,全篇散發揮之不去的陰暗氣息。匪夷所思的情節接二連三,一度懷疑自己看的是鬼故事,並努力拼湊散落的故事圖塊。
當拼圖即將完成時,先是被人性的黑暗嚇出冷汗,緊接著又被突如其來的逆轉,感動得熱淚盈眶。
――推理作家.《螢火蟲效應》作者/主兒

四則看似獨立的短篇、四張不明所以的圖片、四個莫名其妙的結尾,串聯構織成一部令人回味再三的推理小說。看完後忍不住往回翻找線索,餘韻十足,讀者能盡情地參與解謎過程。如果還是想不透謎底,再看一次各篇後附的圖片,會赫然發現所有疑惑的解答都在裡面。
――推理作家.《疑案辦:血色芙蓉》作者/唐嘉邦

不少本格推理小說使用列表或地圖來構成詭計,但採用一幅圖畫或照片來揭示真相,手法獨特、大膽而高明,可說是尾勁十足,餘韻無窮。加上透過劇情折射出來的人性黑暗與光明,《不可以》實在是推理迷(不論是否本格迷)必讀之選。
――作家/陳浩基

很高興看到道尾老師漸臻化境。雖然是解謎系推理小說,謎底卻隨著視角轉變,折射出另一個灰階的真相。當四則故事最後交織在一起,我讀到了隱身在罪行背後的人性。
――作家/張渝歌

宛若一座充滿機關的樂高藝術品,本書每個篇章皆如積木般可拆解為個體,幾篇看似以自殺勝地為地緣的短篇作品,卻在最終如快速組合積木般,神乎其技堆砌出長篇小說的全貌。當真相水落石出之餘,也感佩道尾秀介獨特的體驗型推理風格,挑戰著讀者根深柢固的邏輯。這是一場充滿欺瞞的犯罪饗宴,更是一本令人想重讀,尋找更多詭計的精采作品。
――作家.英國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提子墨

出道時便被譽為本格推理最強新人的道尾秀介,在作家生涯15年繳交出這部體裁前所未見、在推特上引發學生讀者熱情討論的神奇小說。每一個看似圓滿落幕的短篇傑作,都能在結局的一張照片徹底顛覆你我的認知世界,逼得我們一遍又一遍地揉眼睛重讀。道尾說,當閱讀族群開始減少時,小說本身必須改變,帶給讀者嶄新的樂趣──這位文字魔術師真的辦到了!
――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喬齊安

本書挑戰某些人「只想等作者揭曉真相」的閱讀習慣,於每篇結尾拋出一張片面(卻又關鍵)資訊的圖片,讓讀者驚覺「或許看漏了」回頭細讀,甚或停下來思考,進而完成最後的那塊拼圖。比起「一張圖顛覆故事」的大逆轉,這更像是為了將讀者拉入解謎行列,所投放的特效藥。
畢竟比起被動接收的文字,自己得出的真相會更有力度,不是嗎?
――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不知道是誰開始說的。
沿著海岸線連接白澤市與蝦蟇倉市的白蝦蟇海岸,順著那條路南行時,絕不可以望向出現在左手邊的弓投崖。
弓投崖是位於蝦蟇倉市東邊的斷崖,一大一小的尖銳前端,就像小龍蝦的螯一樣,朝大海挺出。昔日治理這一帶的一位好戰的主君,在釋迦牟尼的開悟下,明白性命的尊貴,就此折斷戰弓,拋進海中,這傳說似乎就是它名稱的由來。也有人說,宛如小龍蝦前螯的地形,就像斷弓的形狀。
儘管有個如此煞有其事的故事,但現在的弓投崖卻成了當地知名的自殺景點。可能是同音惹的禍吧。不光蝦蟇倉市民,鄰近各縣也都有各式各樣的人來這裡跳海自殺。因為崖上聚集了許多亡靈,開車時要是與亡靈對上眼,便會被帶往另一個世界──所以絕不可以看斷崖。
事實上,在這個地方發生的死亡事故不少。
安見邦夫望著前方的暗處,重新握緊方向盤。他現在行駛在白蝦蟇海岸上。弓投崖就快出現在左手邊。他駕駛的這輛低階車款,是他大學畢業成為教保員那年買下的八年二手車。之後他在蝦蟇倉托兒所工作了十年,在白澤托兒所工作了十年。以年滿二十八歲來說,如果是人類,還算是年輕人,但若換作車子,便是個步履蹣跚的老人了。「和我家的車不一樣」,園童們率真地說出感想,同事們也向他調侃道「可以感覺到一種缺陷」。
弓投崖的黑影從前座的車窗外掠過。當然了,邦夫完全沒看斷崖,視線一直定在擋風玻璃上。
「應該是因為一過斷崖後,就遇上大彎和隧道吧……」
之所以死亡故事特別多,不是因為亡靈。從這裡開始,海岸線會往右來個大彎,接著是蝦蟇倉東隧道入口。在這種地方要是轉頭看旁邊,一定會出事。弓投崖後方,白天是長長一直線的水平線,入夜則有漁火閃爍,景致確實不壞。
「要看斷崖的話,還是開車最適合。」
白蝦蟇海岸靠海這一側,以護欄區隔出一條綿延的自行車道。當初新婚時,邦夫也常和妻子弓子(芹澤弓子)騎這條自行車道。望著斷崖,享受海風呼嘯而過,也別有一番情趣。
通過右邊的彎道,進入蝦蟇倉東隧道。
車窗因風壓而發出聲響。
「──嗯。」
邦夫把臉湊近擋風玻璃,前方有白光閃爍,應該是隧道出口一帶。看起來像是警示燈,但不是黃色。他偏著頭,身體靠回原位,這時,擺在膝上的百貨公司紙袋往前滑。裡頭裝的是他要送弓子的結婚五週年禮物。邦夫急忙單手往前伸,但還是慢了一步。紙袋掉在鞋子和踏板上,他弓起上身,把手伸長,但胸部被安全帶綁住,搆不著。他解開安全帶的扣環,這才搆到了紙袋。邦夫將它擺在他與前座間的手剎車旁。他忙著撿拾的這段時間,前方的白光逐漸朝他靠近。好像是車子的警示燈沒錯。應該是換成白色燈罩的緣故吧。這樣當然違法,但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會做這種沒意義的改造。
「車子故障嗎……?」
那輛車沒靠向路肩,而是整個停在車道上。不過,確認過對向車道後,沒看到對向來車,所以可以切換車道從旁邊通過。邦夫打右轉方向燈,轉動方向盤……
「咦?」
那停住的車輛突然動了起來,車頭往右來了個大迴轉,眼看就要擋住邦夫的前進路線。邦夫急忙將方向盤往回切,同時急踩剎車,但來不及了……要撞牆了……


……
…………
他閉著眼睛。
黏稠之物在他喉中擴散開來,刺耳的耳鳴盈滿他的腦袋。他無法抬頭。全身都使不上力。彷彿沉入一處深邃幽暗的場所。
他勉力撐開眼皮。空氣緩緩旋繞。出現在方向盤後方的,是破裂的擋風玻璃。左邊是被壓扁的前座和水泥牆。右邊可以望見漁火。白光閃爍。
不對──
那是警示燈。
在耳鳴的情況下,有零亂的腳步聲靠近。
──不是我。不是我的錯。
──都是因為你沒看後面就移車。
──他死了嗎?死了嗎?
是年輕男子的聲音。
──移車的人是我沒錯,但阿浩不是說要掉頭嗎。他說想掉頭回去看斷崖。
──可是我沒叫你直接在這裡迴轉啊。
──喂,他動了……
邦夫像要推開方向盤般,坐起身,整個世界嚴重傾斜。隔著右邊的車窗,出現三個人影。
──喂,開門。
某人如此說道,駕駛座的車門發出聲響。
──不行,車門都變形了。
──讓開!
另一名男子動手拉車門,車身一再搖晃。不久,隨著碰的一聲,身體右側突然暴露在外面的空氣下,男子們的聲音就此變大。
聞到整髮液濃重的甘甜氣味。
──喂,你不要緊吧?
──傻瓜,別搖他!
──現在不能搬動他,得趕快叫救護車。
視線彷彿多了好幾道膜,邦夫確實望著他們,但完全看不出三人的長相。
──等等,別打電話。
──咦?
──你怎麼叫我別打電話!
──為什麼……
──你們看,是這傢伙自己不對……因為他沒繫安全帶。
邦夫張著嘴,但說不出話,只能從喉嚨發出「啊、啊」的沙啞聲。
──剛才是這輛車撞上我們對吧?
──好像微微擦到……
──擦到哪裡?
──咦,為什麼這樣問?
──去看看擦到哪裡!
大聲咆哮的,是一名頂著金色頭髮,髮型像掃帚般倒豎的男子。挨他咆哮的男子走遠,從遠處傳來他的聲音。
──保險桿的邊角微微凹陷,再來就是方向燈的燈罩……
──燈罩破了嗎?
──破了。
──快撿。
──咦?
──把碎片全撿起來!阿雅(森野雅也),你也快去撿!
另一名男子馬上遠去。
留在原地的男子望著邦夫。警示燈在他背後持續閃爍,男子變成斷斷續續的黑影。
──順便給我點零花吧。
男子手伸進車內,往邦夫的褲子口袋摸索。從邦夫後方口袋取出錢包,一把拿出裡頭的鈔票,放進自己口袋後,朝他的卡片大致看過後,將錢包拋進車內。
──枉費你大難不死,真是遺憾啊。
對方伸手來到邦夫腦後。
──你引發的是一起個人事故,是你自己開車撞牆。
男子的五根手指一把揪住邦夫腦後的頭髮。
──因為我們還年輕。
他的頭被用力往後扯,臉部重重砸向方向盤。一次……兩次……三次……下手毫不猶豫。就像一再頭下腳上地從高樓上方被推落似的。
──喂,你在幹什麼!
四次……五次……眼前景象逐漸消失。
──……哥!
兩個字,對方的名字是兩個字。
六次……七次……眼前的世界逐漸消失。
八次……九次……聲響和疼痛也隨之消失。
我就快死了。當我隨著幾不成聲的叫喊而瞪大眼睛時,我看到對方的長相。是個噘起上脣,模樣像在笑的男子。他似乎很開心,眼皮往上挑,白皙的臉頰,往上豎的頭髮。我絕對不會忘記。不會忘。不會忘。
男子的臉,成了邦夫在世上最後看到的光景。
……十次。
完全的黑暗籠罩而來。
那是四月五日晚上九點十二分。


佛龕裡的遺照,朝安見弓子露出溫柔的微笑。
從窗外照進的陽光,將他的笑臉和焚香升起的裊裊輕煙都染成了橘色。跪坐在地的弓子,膝上放著一個超市的塑膠袋,裡頭裝的是她在打工的超市買回來的食材。
她將視線往下移,望向自己身上穿的淡黃色夏季針織衫,是邦夫送她的結婚五週年禮物。位於白蝦蟇海岸前方的那家百貨公司提供的紙袋裡,原本裝著這件夏季針織衫。
要不是去買這個禮物,就不會發生那種事了。
那天晚上,弓子在學生時代的朋友邀約下,到附近的平價餐館用餐。當時邦夫在公寓的玄關送弓子出門,還笑著對她說:「妳就偶爾放鬆一下吧。」
他一定是想給我個驚喜。想趁弓子回家前,買回這件她以前一直很想要的夏季針織衫,讓她驚喜一下。但萬萬想不到,他根本看不到弓子穿這套衣服的模樣。
從那之後已過了三個月。
穿夏季針織衫的季節也快結束了。
悲傷和憤怒都日漸加深。
從邦夫乘坐的車輛前保險桿,發現和其他車輛擦撞的細微痕跡。警方根據這點展開搜查。據負責的刑警所言,在兩個月前,亦即五月初的那個時間點,已鎖定有可能擦撞的車種。為年輕人特別喜歡的RV休旅車,黑色車漆。之後搜查員在蝦蟇倉市內對該車種的車主展開地毯式搜查,但每輛車都找不到擦撞痕跡,到修車廠調查,也沒有這種車送修的紀錄。現在正擴大區域,持續朝鄰近的市街展開搜查。
有希望破案嗎?
遠方傳來竹笛的聲音,咚、咚、咚、咚──就像有人在玩紙相撲似的,傳來細微的鼓聲。有人在練習慶典樂曲。弓子將目光移向掛在牆上的月曆,今天是七月五日。兩天後即將展開蝦蟇倉市主辦的七夕慶典。
七夕慶典是大型活動,連縣內的情報雜誌上也會刊登報導。當天中央商店街的長長拱廊會掛滿燈飾以及手工做的星星和月亮。道路中央會立起好幾根大竹子,每根竹子前端會綁上五顏六色的詩箋。
──NA……
有個聲音混在遠方的慶典樂曲聲中,傳進耳畔。
那是三個月前深夜聽到的邦夫聲音,邦夫在急救病房的病床上徘徊在生死邊緣時,斷斷續續地發出這樣的聲音。她不清楚當時丈夫是否還保有意識,邦夫口中提到一個名字,他像擠出僅剩的力氣般,一再重複說著那個名字。
──NA……O……
玄關門鈴聲響起。
弓子提不起勁站起身,仍坐在佛龕前一動也不動。門鈴聲再度響起──接著又響了一次。
她嘆了口氣站起身,伸手往頭髮輕輕一挽,手指朝哭腫的眼睛輕擦,接著朝貓眼窺望。站在門外走廊上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女性,個子嬌小,樸素的白色女性罩衫,搭上灰色的緊身短裙。厚厚的眼鏡底下,有一對不顯情感的眼睛,眼神茫然的望著大門。女子伸出右手,準備再按一次門鈴,於是弓子自己在門內先應聲。
「……請問哪位?」
站在貓眼對面的女性,突然鮮活地浮現笑容。
「我是十王還命會的人,敝姓宮下。」
那聲音宛如刻意加上音調起伏的人工合成聲音。女子提到的團體名稱,弓子曾經聽過,但一時想不起來是什麼。弓子轉動門鎖,在依舊掛著門鍊的狀態下,微微打開一道門縫。
「有什麼事嗎?」
「太太,我為您帶來您需要的教義。」
女子突然從門縫裡塞進一本薄薄的冊子,B5大小,封面以柔和的筆觸畫著相視而笑的一家人。冊子上以長尾夾夾著一張名片,上頭寫著「十王還命會  奉獻部  宮下志穗」。
看到十王還命會這幾個字,弓子終於想了起來,是在蝦蟇倉市設有分部的宗教團體,舉辦「演講」、「奉獻會」的通知,常會放進公寓信箱裡。分部的建築位在平常不太會路過的道路上,但記得某年春天邦夫開車路過那裡時,發現那裡的前庭種了許多櫻花。
「相信您看了之後,就會對我們的活動或是我們所追求的世界有大致的了解。不過,請容我為您稍做說明。因為分部就是特地派我來為您解說。」
明明音量不大,但音調卻很高亢,就像是從小型喇叭裡發出的聲音般。
「我不需要這種東西。」
弓子將冊子遞還給對方,但那名姓宮下的女子就像沒看到似的,自顧自的接著往下說。
「太太,想必您也知道,我們十王還命會在蝦蟇倉市設立分部,很快就已經六年了,會員數也穩健成長,現在已超過一百二十人。」
「這和我沒關係。」
將冊子遞回去的弓子,不知不覺朝手上使勁。冊子的邊角被宮下罩衫下的腹部頂回來,就此被壓扁。
「所謂的十王,是以閻魔大王為中心,決定人們死後去處的十位大王。人死後會分別轉生投入六道,亦即地獄、餓鬼、畜生、修羅、人、天這六個世界,而十王就是負責判斷人們該去哪一道。依據死者生前的行徑,將其送往六道中的一道。但這是佛教的教義,我們的教義不一樣。不論死者生前的行徑是善是惡,我們都會透過祈禱來與十王交涉,讓死者能再次降生在人道。這才是正確的道路。」
宮下說到這裡停頓一會兒,嘴角怪異的往上揚。
「不就是這樣嗎?當心愛的人前往遙遠的另一個世界時,會祈禱對方能再次投胎為人,降生在這世上,這也是理所當然吧?所以我們會幫助各位實現這個願望。透過我們的教義,愛人的靈魂會回到人類的世界。並再次與世上的親人見面……」
「請妳回去!」
待回過神來,弓子已將冊子丟向對方肩膀,她這還是第一次對別人做這種事。她轉動門把,關上門,聲音的殘響還沒結束,她已直接癱坐在混凝土上。她感到鼻腔內一熱,淚水自下眼皮滿溢而出,猛一回神,才發現自己前額緊抵著門內,低聲嗚咽。
「妳怎麼可能懂……」
這種心情不可能會懂,旁人是不會懂的。
眼前的報箱發出咚的一聲。
是冊子塞進裡頭發出的聲響。

---

神秘的傳說、詭異的宗教團體、一籌莫展的刑警,以及心死莫過於一笑的未亡人……燒腦的內容必定讓你讀到欲罷不能,不管讀幾次都會覺得非常有意思。請小心!這本書是活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