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別再那麼努力把自己弄壞了!
現實世界的確處處皆是絆腳石,人也時時刻刻在犯錯,但小失誤並無妨,反而能讓我們更趨向正常。

20世紀最了不起的心理學家之一――阿德勒
一系列精神官能症案例分析與治療
對人生的意義給了答案

阿德勒認為所有精神官能症患者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虛構目標」――想成為一個完美的人。因此,每一個精神官能症的案例,都可以理解為患者努力想擺脫自卑獲得優越感。

精神官能症的病人面對生命中的問題時,典型的反應是擔憂自己會失敗,甚至不斷放大這股恐懼。精神官能症狀都是源自於對失敗的恐懼,即使表面上看來好像是因生命中不可抗拒的因素而妥協,然而事實上,病人是因為強烈自覺矮人一截,才決定停下腳步脫離現實、逃避面對問題。

阿德勒從各種形式的精神官能症到更嚴重的精神病狀況,提供了一系列的案例研究,聚焦在精神官能症的原因以及如何治療,讓人們得以了解精神官能症的運作機制,同時也為實務上的精神治療指引明確的道路。
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
奥地利的精神病學家,維也納醫學博士,精神分析學派代表之一,同時也是個體心理學的創始人,人本主義心理學先驅,現代自我心理學之父。曾追隨佛洛依德探討神經症問題,但也是精神分析學派內部第一個反對佛洛依德心理學體系的人。阿德勒一生主張「心理學要為生活和生命服務」,對後續的西方心理學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序――正統醫學承認精神疾病的歷史回顧
精神分析的興起――身體與靈魂必須一起治療
精神官能症與器官缺陷的關聯
精神官能症患者的虛構目標――成為一個完美的人
精神官能症患者努力想擺脫自卑獲得優越感
深入觀察、接觸所有生命的心境

I 追求優越感失敗的靈魂
不應該過分強調遺傳理論
生命風格――面對生命的一套固定態度
精神官能症狀都是源自於對失敗的恐懼
所有的夢都會創造出心境
案例:
1 焦慮、害怕做決定的少年
2 「什麼也不做」的三十五歲男性
3 事業成功卻想自殺的四十歲男性
4 贏不過姊姊而壞掉的二十七歲女性

II無法處理人生三大問題的靈魂
利用自己的脆弱來讓別人注意
躁症病人會對自己施壓
案例:
5 強勢卻嫁給軟弱男人的憂鬱女性

III缺乏社群情懷的靈魂
社群情懷並非一出生就有
罹患精神官能症的三種兒童類型
男性傾慕――當前文化賦予了男性特權
案例:
6 以內疚作為神經質優越感的次子
7 認為身為女人就是失敗的二十六歲女性

IV無法面對愛情與婚姻的靈魂
社群情懷對愛情的重要性
真正了解人生原型才能解決問題
愛情與人生優越感目標的關聯
案例:
8想用愛情與婚姻主宰妻子的男人
9利用頭痛催促男方結緍的女孩

V神經質靈魂的心理治療
過度男性主義下的影響
找出病人是否無法解決他正面臨的問題
千萬不能用強迫的方式來治療病人
有社群情懷的人面對人生總是怡然自得
案例:
10 自認是先知的十五歲男孩
11無法面對人群講話的四十歲商人
12透過酒精逃避日常責任的男人
13 以自殺吸引媽媽注意力的醫科學生

VI把情緒當武器的靈魂
神經質病人常利用真理來輕視他人
案例:
14 以憂鬱作為優越感手段的五十歲男性
15 生命風格如同乞求者的三十六歲男性
16 用乞求藝術成為「國王」的五十四歲男性
17 罹患公共場所恐懼症的五十三歲男性
18 拒絕母親轉而投向父親的男性

VII從家庭星座墜落的靈魂
長子必須面對次子出生的挑戰
次子試圖超越長子
次子為革命者
么子容易受到過度縱容或刺激
獨生子女常是甜美可人的孩子
更多關於獨生子女的災難性案例
姊妹中長大的男孩與兄弟中長大的女孩
案例:
19 害怕吞嚥的男性
20 無法超越哥哥又被保母寵壞的次子
21 整天都在清洗自己的次女
22 幻想自己罹患癌症的么子
23性倒錯的男孩
24不斷留級的女孩

VIII在記憶中迷失的靈魂
身陷危險的記憶
案例:
25「看」成了強迫行為的男人
26 有好動特質的病人
27 罹患臉紅恐懼症的學生

IX最病態的靈魂
以傷害他人來成就優越感
白日夢是對現實的雙重脫節
用嫉妒為手段來建立優越感關係
案例:
28 罹患恐紅症以自殺告終的三十二歲男性
29 有紅髮自卑、吞氣症的四十五歲男性
30 與近親結婚的四十歲男性
31 從富裕落入貧困的偏執狂
32 嫉妒引起心臟精神官能症的女性
33 被未婚妻背叛的三十八歲男性
34 有同性戀傾向的十四歲男孩
35 排斥性生活的二十歲女性

X害怕死亡的靈魂
職業生涯的選擇受人生原型的影響
從睡姿中了解人生的態度

XI器官失能與自我欺騙的靈魂
性功能障礙――拒絕人際關係
夢境帶來陶醉感――徹底抗拒現實生活的邏輯
案例:
36 把焦慮當成控制丈夫的武器
37 拿耶穌基督來評判別人的女性
38 想報復父親的女性
39 只與已婚男人發生性關係的女人
40 認為妻子不愛他而頭痛的男人
[5] 強勢卻嫁給軟弱男人的憂鬱女性

有一位四十六歲、冰雪聰明的女人,八年前來找我時已經罹患憂鬱症三年了。她在十六歲時結婚,前十年的婚姻中沒有孩子,於是就收養了一個,但她並沒有告訴這個孩子自己不是他的生母,這種情況通常會導致孩子日後的不快樂,後來這個女人連生了兩個女兒。她婚後就在丈夫的事業中工作,也因此對他的事業瞭若指掌。接著,她的丈夫在幾年後邀了一位合夥人加入,她的重要性隨之降低,所以也就不願跟丈夫一起工作了。她在父親病倒前就與那位合夥人爭執不斷,接著她為了照護父親而退出了丈夫的事業,父親康復後,她就被診斷出憂鬱症了。她開始懷疑丈夫對她隱瞞了事業上的事,如果他沒有立刻告訴她每件她想知道的事,她就會哭泣。她想控制丈夫,而哭泣是她設法征服對方的手段;哭泣通常被視為是一種對他人的指控。其實她丈夫的生意在財務上運作良好,因此,她也沒有必要了解所有生意上的運作細節,但是如果她無法得知一切,就會感到自己被排除在外、屈居下風。

  她是個堅定強勢的女人,因為想控制對方而選擇與一個軟弱的男人結婚。當然,選擇一個相互對等的伴侶通常也顯示著更高層次的勇氣,對於兩個為了寬慰與豐富彼此人生的人來說,下定決心結婚、共同生活是個正面而有益的任務。而當有人選擇一個較為弱勢的伴侶(社經階級較低,或是有惡習如酗酒、嗎啡癮、怠惰等),希望能「拯救」伴侶,那麼這個人算是背叛了他自己內心潛藏的優越感需求。這個女人呈現出真正的憂鬱症所具有的主要症狀,她的體重持續穩定的減輕、難以入眠,而且早上總是比晚上更感覺到憂鬱。此外,她也擔心、害怕全家都將陷入飢寒交迫的困境。

  在處理此案時,我的首要目標是協助她與丈夫和解,我試圖向她指出她的丈夫正逐漸衰老,她不應該因此生他的氣,而應該以更溫和委婉的態度對待他。我解釋道:要讓丈夫順從,有比哭泣更好的作法,而且弱者總是會做出某種反抗,畢竟沒人能忍受持續不斷的被控制,人們若想和諧地共同生活,就必須平等對待彼此。

  我一向都盡可能用最簡單與直接的方法治療精神官能症病人,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告訴她「妳是個專橫霸道的女人,現在正試圖藉著疾病來控制人」是毫無效果的,因為她會覺得被冒犯了。我必須先贏得她的信任,盡可能地站在她這邊。每個精神官能症病人都有某方面會是對的,如果這個女人沒有因年齡增長而感到自己失去價值(這是我們當今文化中婦女的真實困境),那麼她就不會以這種不得體的方式強撐起自己的威望。然而,只有按部就班,我才能帶著她面對她自己所作所為的真相。

  該病人於此同時也產生了一種內疚情結,這種情結通常就是會在這種情況下發生。她記得約在二十五年前曾連同另一個男人欺騙過丈夫,在這二十五年間,這件事對她的生活沒有什麼影響,但這時她突然對丈夫坦白,也開始指責自己。如果以佛洛伊德的解讀,我們應該會誤解這種所謂的內疚情結。這位女性的所作所為,顯然是對不再順從的丈夫做出的一種攻擊,表示她可以藉著坦白出軌和自責來傷害他。在四分之一世紀之後,才揭露驚人的真相,誰會單純地認為其目的只是想說出真相而已?真相往往是可怕的攻擊武器;真相可以用來撒謊,甚至是謀殺。尼采以最敏銳的眼光,採取與個體心理學相同的觀點,他說內疚感不過就是邪惡。
  
{ 此外,在大多數精神官能症的案例中會有一種現象,就是病人會利用內疚情結將自己固定在生命中無益的那一面。 }
  
  我們通常能在說了謊的孩子身上這種現象,孩子說完謊後,他會陷入這種情結。藉著這麼做,他就能成功扮演一個相當無能的角色,如果他連一個小謊都煩惱的話,那麼每個人都會被他的誠實打動。

  讓我們回到間接治療法,對憂鬱症的個案我會特別建議此療法。當我跟病人建立了共感的關係後,我會分兩個階段建議他改變自己的作為。

  在第一階段,我會建議:「只做那些讓你感到愉悅的事。」

  病人通常會回答:「什麼事都不會讓我感到愉悅的。」

  我會這麼回應:「那麼至少不要如此努力地做那些使自己不快樂的事。」

  為了改善病況,病人常常被要求去做各種他不想做的事,所以當病人這時發現我的建議有著相當討喜的新意時,或許就可能改善他的行為。

  在這之後,我才會開始暗示第二條行為準則,我會對他說:

  「下一步就困難許多了,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夠遵循。」

  我會在說完後,沉默又懷疑地看著病人。如此一來,我就能激發他的好奇心,也能吸引他的注意力。接著我又會繼續說道:

  「如果你能遵循第二條準則,那麼十四天內就能治癒了。這條準則就是偶爾去思考如何讓人開心。這樣做很快就會讓你入睡,也會一掃所有悲傷的思緒,你會開始覺得自己既有用又有價值。」

這項建議得到過各種回覆,不過每個病人都認為實際奉行很難。如果回答的是:

  「當我自己都不快樂,又要如何讓他人快樂?」

  我會以這樣的說法寬慰他對此的設想:「那麼,你得花上四週了。」

  還有種更淺顯直白的回應是:「誰又要來讓我快樂呢?」

  我會以也許是這場與病人交鋒中最大的一步迎上前說:「也許你最好這樣訓練自己:就只是想想你能如何讓別人快樂,光想就好,實際上你不用去做。」

  「噢,這很簡單。我一直都是這麼做啊!」

  這麼回答的憂鬱症個案,他們有可能是為了想在人際關係中占上風而對他人施予善意。我會問他們說:

  「你認為,接受你善意的人們真的因此感到開心嗎?」

  我有時也會讓步,承認在那當下要他們實行確實太難了,畢竟病人需要實作與訓練。為此,我會以這樣的說詞帶出一個較溫和的作法:

  「把你在晚上時的所有想法記住,然後在第二天通通告訴我,這樣就能讓我快樂點。」

  第二天,當問及病人他昨晚有什麼想法時,他可能會回答「我睡了一整晚」,儘管之前才失眠了好幾天!不過醫師也得謹慎而為,以免病人太早獲勝。醫師應該繼續勤奮地蒐集所有用得上的資訊,並重建病人的生命風格。

  我治療這些個案的過程中,從未有任何病人自殺(這是經常發生的不幸),我相信這是因為這種間接治療緩解了病人的極度焦慮。不過,也必須讓身處病人周遭的人都了解到他們不能責罵、強迫或批評病人,而是得協助病人進入一個更認同他的處境。憂鬱症是一種讓身邊的人都遭受到比病人更大痛苦的疾病,有時親朋好友實在無法忍受這種壓力的時候,我的建議是:

  「在你感覺自己再五分鐘之後就無法控制病人時,請讓一到兩個人隨同照顧他。」這種時候病人有自殺的危險性。

躁症病人會對自己施壓

躁症與憂鬱症和那些更嚴重的精神官能症一樣,是病人為阻擋自己接近真實的生命事務而建立起來的阻礙,有時躁鬱症還會發展成精神病。正如我們迄今所見,在某些緊急問題需要迫切解決,病人卻失去勇氣的時候,心理疾患第一個難關就會出現。

  在躁症中會出現一種克服精神怯弱的方式,病人會對自己施壓,誇張自己的行為,並以非必要的興奮情緒又說又笑。他精神昂揚、暴躁易怒,胸懷遠大的計畫,對自己的能力誇大而感到優越,也會表現出強烈的性欲望。此時,需要照看這些病人,否則他們可能會做出一些傷害的行為,但他們的疾病在這個階段其實比較像是瞬間引燃,很快就會耗盡燃料,接下來會自然而然進入憂鬱症的階段,在這個時期,絕不能壓抑病人,否則他們會因而築起障礙不再跟外界交流。表現出躁症、憂鬱症這種交替變化的病人,他們也會在早期生活中出現相同的模式,他們會在一開始興奮起來,接著迅速落入沮喪憂鬱的情緒中。這種趨勢也會在筆跡中顯現,在他們的筆跡中,單詞的第一個字母會寫得很大,而其他字母的大小會遞減,逐漸低垂至低於底線。在病人的生命中,光明的開始與突如其來的黑暗會反覆不斷地交叉出現。

  躁鬱症和晚年才開始發病的循環性情感症(注1)一樣,可能會在表面上產生類似全身麻痺的症狀,從而混淆診斷。出現這種臨床症狀時,就得藉著檢查脊髓液來輔助診斷。這很重要,因為在躁鬱症的許多狀況中,麻痺都只會發作一次,而在循環性情感症的麻痺是復發性的。我曾經有個這樣的病人,他的躁症很快就止住了。當我到精神病院探望他時,他懇求我帶他回家,因為這裡的醫護人員幾天前粗暴地對他進行治療。他那時已經開始康復,而且病情也持續地在改善中,所以我就帶他回家了。當我們在餐桌旁落座,他滿意地說道:

  「你看,我這輩子都是如此,總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當我只想到他受到的不幸磨難時,他卻只想到自己已經離開了庇護所。這就是一般人的客觀認知跟以「個人理解」為基礎的躁症病人之間的差異了。


(注1)循環性情感症是一種較輕微的躁鬱症,伴隨著時常在歡欣鼓舞與低落沮喪之間徘徊的情緒波動症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