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超度的怪談:鬼神的種種情義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作者說「我最清楚明白「靈魂世界」,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闖入『靈魂世界』的空間,確確實實,我感應到,覺受到,親自體驗。」本書命名為「超度的怪談」,其內容就是以「靈魂世界」為主,其中有很多因果牽纏,足以警惕世人,呈現在讀者面前的,有輪迴的風貌,有佛法的勸世作用,有真如的判白。各個都是真實的案例,希望能讓讀者感受確有靈魂世界的存在。
本書書名為「超度的怪談」,顧名思義其內容就是以「靈魂世界」為主,作者以其親眼所見,加上精通的道法、密法可以一一對治鬼魅的真實故事,告訴世人因果輪迴的真實現象。然而也告訴世人,法能治世間生靈,能度幽冥之苦,卻不能撼動因果業力!作者苦口婆心的勸世,信不信就由你了!

書內附贈作者創作之複製畫一幅
蓮生活佛盧勝彥,西元1945年生於二戰下憂患的台灣,
現旅居於煙雨微微的西雅圖,每日修行、寫作及繪畫,
以實證和慈悲勾勒度眾的文字,如月河流水閃耀智慧的光環。

是真佛宗創辦人
平易親切、慈悲為懷的開解病難憂苦,獲得千萬弟子的景仰皈依。

是一位演說家
深入淺出、幽默風趣的闡述佛法哲理,具有獨樹一格的講演藝術。

是一位畫家
天賦異稟、微妙觀察的書畫自然景物,成就自在任運的揮毫創作。

更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
多元題材、精勤撰寫的抒發心境體悟,紀錄親身經歷的數百冊文集。
1967年第一本創作《淡煙集》問世。
1992年5月完成《第一百本文集》。
2008年5月出版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

他是當代能將佛法與藝術結合的第一人,精進與毅力不同凡響。
序 超度的怪談(序)
對於中陰(靈魂)的世界,我自認,最是清楚明白。
按照經典中說:「生前死後一直到生後死前的這一段時光,所受的陰形,名為中陰。」
靈魂的世界,在佛經中,諸說不一:
俱舍論―有靈魂。
大乘宗―又有又無不定。
成實宗―無靈魂。
說「有靈魂」或「無靈魂」,暫且不去論之。但,大家可以看看一部經典,此經名「中陰經」,是姚秦,竺佛念譯的,經文中說明「釋迦牟尼佛」入靈魂世界,集合靈魂世界的靈魂,說超度的大法,大放光明度幽冥。

還有中國人七月的普度,是根據「目蓮尊者」入地獄救母,演變成齋僧普度。
佛法中有:
施餓鬼法。
施燈光明法。
施食法。
瑜伽焰口。
中陰聞教得度。
........................。



我說,我最清楚明白「靈魂世界」,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闖入「靈魂世界」的空間,確確實實,我感應到,覺受到,親自體驗。
自從我開始學佛,直到今日,我做「超度」的法事,不知凡幾,可以說,處處超度,時時超度。我明白,常作施食超度,釋迦牟尼佛說,可以得到五福報:第一、形像慈悲,第二、法力增長,第三、壽命延長,第四、無災無難,第五、辯才無礙。
另外,福德增長,死後往生佛國。

我發覺「靈魂」有幾個共同點: 
一、意生身――是只有意念所形成,非精血所形成,所以是意生身。
二、求身――靈魂們很迫切的想得到身體,最喜尋求附體,如同人掉入海中,想捉住浮木一樣。
三、行動迅速――由於只有意念,故其行動極快速,意識特別的敏捷。
四、食香――喜香味。但不一定有標準,有一些靈魂,以臭為香。
五、五蘊――由「意生身」所產生的五蘊,特別強,比肉身強得多,因此鬼神皆有超能力,只是能力大小不一定相同,小者是鬼,大者是神。



這本書的書名是「超度的怪談」,其內容當然以「靈魂世界」為主,其中有很多因果牽纏,足以警惕世人,呈現在讀者面前的,有輪迴的風貌,有佛法的勸世作用,有真如的判白。
我學佛近三十年了,弘法行跡遍全世界,所以文中所寫「人物」、「地點」、「時間」,我不想寫得太詳盡,「人名」盡量用假名,避免無謂的困擾及無端的猜測爭執。
但,我可以如此說――
一切真實。
讀者信也可以。
不信也可以。
信不信由您。

盧勝彥活佛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 S. A.
一九九九年一月
序 超度的怪談(序)
001 古鏡
002 萬酒鬼
003 陰人的戰爭
004 冥府律令
005 市虎
006 縊鬼
007 蓋魂的法術
008 大塊黑斑的女人
009 鬼魂自求超度
010 陰陽隱情
011 菩薩魔
012 水子靈山莊
013 大威德金剛護摩大法會―聖尊蓮生活佛開示
014 真佛寶懺
015 皇母的靈驗
016 媽媽菩薩的靈異
001 古鏡
我為一對夫婦,超度其亡女。
這位女子的照片,風姿娟秀,立一櫻花樹下,翩然若畫,其容貌很靈秀。
我召請她,唸她的名字:「姜嘉欣」。
在我的超度法事之中,我往往可以看見亡靈姍姍而來,有某些時候,亡者的親人亦能得見,能見或不能見,全是機緣。


我坐法座之上,猛然覺得身子一冷。
我轉頭問:「怎麼死的?」
夫婦說:「是跳河死的,全身濕透。」
「怎麼回事?」
婦人遞過來一張小紙條,原來是姜嘉欣的絕筆詩,詩甚艷美,但凄涼些:
冬日黃昏雨,
聽雨坐小窗;
相思人未見,
苦戀淚雙雙。



我遙見江河煙霧之中,有一素衣女郎,果然袖裙飄拂而至。
我問姜姓夫婦:「見否?」
婦人說:「眼閉時,見有一河,從波浪中,出來一人,是嘉欣沒錯,但形影若近若遠,掩映在煙霧之間。」
婦人說罷!悲痛欲絕!
我不再說話。

先施食,再虔敬的誦經咒,結印觀想,我奉請本尊觀世音菩薩放光加持姜嘉欣,清淨姜嘉欣,姜嘉欣顯得很安詳。
我領會菩薩旨意。
下座後,兩夫婦問我:
「嘉欣會到那裡去?」
「南海!」我答。
「南海多遠?」
「方寸間。」
他兩夫婦愕了一愕。



這個超度,我個人覺得成效甚佳,我請觀世音菩薩,結果觀世音菩薩駕到,真是瑞靄散繽紛,祥光護法身,雲中現真容,腳踏蓮花座。
而姜嘉欣也不錯,安安靜靜的接受了菩薩手中濟世寶瓶的楊柳枝洒淨。
我一直看到觀世音菩薩祥雲漸遠,霎那間不見了金光才出定的。
我說姜嘉欣去了「南海」!

然而,姜姓夫婦過了幾天,又回來找我。
夫婦說:
「超度不靈!」
「如何不靈?」
「我夫婦超度後均夢見姜嘉欣,見她仍在水底,全身濕透,面有愁容。」
「哦!」我答不出。
「仍然在水底,全身濕透,如何會在南海?這豈不是超度不靈!」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喃喃自問。
「怎麼回事,要問你才知道啊!」

我碰到這樣的問題,覺得非常的尷尬,明明菩薩帶了去南海,怎麼會又在河底,難道去了又回來,還是其中有任何的差錯。
我摸摸頭,想不出。
一般在我的超度中,主事的親人都會做好夢,好夢就是吉祥夢,夢見往生佛國,放金光,乘蓮花,騎天馬,環境優雅,進入光明之城,現出歡容。
而姜嘉欣的父母,卻同樣夢見,水底、濕透、愁容,這豈不是大大不妙。



超度之後,親人產生不吉祥的夢,當然對我十分要緊,在當時,我超度的名氣甚大,諸家奉請,我做法事,盡我的心力,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心去為之,同時,我的禪定功深,法力不凡,這是相當自傲自豪的。
如今,這等事發生,我豈有放任之理,豈有置之不理的事。
我當然緊張。
我對姜嘉欣的父母說:「再超度一次。」
「有用嗎?」
「有。」我堅決的說。

這一次,我用「瑜伽焰口」,此法是「阿難尊者」在樹林中習定時,有「焰口」餓鬼出現,「阿難」無法,去求見釋迦牟尼佛,於是釋迦牟尼佛傳授了「瑜伽焰口」。
我先觀梵字,再起神變。
結印進入「曼荼羅」。

這正是:

南北東西四部洲,百千剎土亦能酬;
須彌頂上安宮殿,大地孤魂脫苦坵。

我頭上頂著五佛冠,這正是「五方五佛大威神,結界降魔遍剎塵,今宵毘盧冠上現,一瞻一禮總歸真。」
這次法事,驚動諸靈,很多靈界眾生來禮拜我,祂們稱我是:
「南無盡虛空遍法界主金剛秘密主登寶座菩薩摩訶薩。」
進入甚深禪定,世間所有我盡見――

我看見:
姜嘉欣孤魂。
我大吃一驚,怎麼她未去南海菩薩處?我果然超度不力,慘了!
我又看到觀世音菩薩現身,看到飄飄萬疊彩雲飛,隱隱千條瑞氣現,菩薩金光爍爍,身上瓔珞如霞,南海菩薩立在孤魂之前。
菩薩對姜嘉欣說:
「妳是誰?」
「我是姜嘉欣。」
「妳不是。」
「我是。」孤魂抗辯。

菩薩也不說話,從身上取出一面「古鏡」,這「古鏡」向孤魂照了照。
但見靈光一閃,翠縷千條細,丹心一點紅,天生體性空,靈妙有奇功。
這一照,姜嘉欣孤魂不見了,卻變成另一女子,這女子面露凄涼及哀怨,很憔悴如秋葉一般。
「妳是誰?」菩薩又問。
「我是溫琴。」她說了又哭。
「不必哭,不要哭,不得哭!把事情真相告訴菩薩,菩薩不會罰妳!」

這時溫琴才說出一切原委:
溫琴也是投河死的,後來才是姜嘉欣,兩魂成了親密的姐妹,誓願常相隨。
姜嘉欣受蓮生活佛盧勝彥的佛力加被之後,被南海菩薩帶去南海紫竹林淨土。
溫琴成了孤魂遊蕩,最後才想出妙法,先變化自己成為姜嘉欣,托夢其父母,由蓮生活佛再施法超度。
期望南海菩薩慈悲,也把溫琴帶去南海,如此,溫琴和姜嘉欣二人,可以常相隨。
溫琴說到此,一切真相大白。



南海菩薩問溫琴:
「何處人?」
「台北淡水。」
「幾歲?」
「今年二十有二。」
「做何事?」
「在台中某某舞廳,花名『梅子』。」
菩薩說:「妳生前艷麗如此,何以投水?」
「母親是一聾媼,母女相依為命,家一貧如洗,無隔宿之糧,只有下海從舞,但我為人不苟言笑,雖外在艷若桃李,而內心冷如霜雪。」
溫琴再說:「後有一恩客至,在我身上投注不少金錢,彼舉止狀態漸漸無禮,我厲色拒之,誰知他在飲料中放藥,令我痛不欲生!」
「後來呢?」
「我言自己是貞潔女子。誰知他告訴我,勿假惺惺作態,我說會死,他訕笑而去。」
溫琴說:「我的人固貧,但苟且之事不為,性子剛烈,想想一生遭遇,又逢登徒子,只有一死以表清白了。」

菩薩聽至此,相當動容。
我欲說話。
菩薩轉頭對我說:「不用多說,你以秘密的法力,將溫琴女子的內在五毒『貪』、『瞋』、『痴』、『疑』、『慢』,將五毒之業轉化成解脫和正偏知的境界。你顯現本尊身、語、意之法力淨化之,並加持之。我觀世音菩薩自然滿足她的願望。」

我是一個真正的瑜伽行者――
一剎那之間一心不亂。
進入本尊、真言、智慧的合一之中。
南摩光無量。
我與溫琴及眾生等同虛空。
(此句最具加持力)
由空性中,所有一切有染全部被淨化。
吽!吽!吽!
不可思議的絕妙莊嚴圓滿成就。

當我修法結束時,南海菩薩即刻帶了溫琴欲回南海。
我說:
「菩薩且慢!」
「什麼事?」
「一物換一物!」我說。
「我幫溫琴修了大圓滿淨化密法。」我繼續道:「如今,我想菩薩應該留下那照現元神的寶物。」
「寶物?古鏡?」
「正是。」我伏拜之:「我當謝菩薩!」
菩薩笑了,菩薩反問我:
「南海在何處?」
「方寸耳!」我答。
「古鏡在何處?」菩薩又問我。
我啞口無言。

菩薩說:「當你看到這個世界的外相時,不要被矇蔽,自然的,它有神奇的內在。天生純潔的自性,就是那照耀的古鏡,進入那天生純潔的自性中,手上就擁有了照妖鏡了,你現在要我的古鏡,我的古鏡就在方寸,你自己也有古鏡。」
菩薩帶著溫琴走了。
我無法抑制自己的驚奇,我自己也笑了。



此事過後,我到某某舞廳。
指名「梅子」。
果然有「梅子」這個舞女,他們說:「這女子完全不知風雅,客人對她好,她竟然去自殺!」


002 萬酒鬼
有一段時日,在夜晚休憩之前,我會喝上一小杯小酒,下酒菜很簡單,只是花生米、小魚乾。
我從不挑選酒,但最常喝的,是「五龍二虎酒」,是中國大陸製作的補酒(藥酒),小小的一杯。
後來,「五龍二虎酒」改了名,叫「五龍二補酒」,這是因為「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的緣故。
「二虎」變「二補」。
哈哈!有意思!

除了「五龍二虎酒」之外,我也喝「竹葉青」、「玫瑰露」、「二鍋頭」、「加飯酒」、「紹興酒」‧‧‧‧‧‧‧。
洋酒方面,「路易十三」、「藍帶」、「XO」、「人頭馬」、「紅酒」、「白酒」、「冰酒」‧‧‧‧‧‧‧‧‧‧‧‧‧。
我喝酒,時而自酌自飲。
時而,蓮香上師作陪。
很多真佛宗弟子知道我喝小酒,於是從世界各地送來美酒(名酒),例如中國的「酒神」(酒中奇珍)、余仁生的「人參酒」、「十全大補酒」、日本的「養命酒」、日本的「米酒」.......。我這一生喝酒,從未出錢沽酒過。

我在此特別聲明:
一、出家人不可飲酒。
二、但酒作為「藥引」的時候,可以開解。
三、在「密教」,酒被視為「甘露」。此「甘露」之義,是指真能受用「酒」的行者。
四、凡是喝酒醉的,是犯戒。
五、凡是酒後胡言亂語、酒後言行乖張、酒後動手互毆、酒後亂性,均是犯戒。
六、喝過量的酒,酒非甘露,而是毒藥。
七、密教行者若不達境界,不得碰酒。
我這樣寫,大家必可意會。



有一夜,天氣相當冷,我一人自酌自飲。
外面天很黑,我只點一盞孤燈,正覺得非常無聊,心想,這時候如果有一知己相陪伴,該有多麼好。
正在這樣想,有一黑形大物,從牆外飛入,自樑上落下,還在空中打了兩轉,不偏不倚的正好坐在我的對面的椅子上。
我這一生,天不怕,地不怕。
但,也使我頓時盹意全消。

眨眼之間,倏忽之時,我的面前出現一位白髮蒼蒼的老頭。我在一時之間,亦呆若木雞。
他說:
「你不要怕,」白髮老頭道:「我無惡意,因見活佛一人自酌自飲,十分孤寂,特來相陪。」
我問:
「貴姓。」
他答:「萬姓。」

白髮老頭提一巨瓶,當然?面全是酒。
「什麼酒?」
「酒鬼。」
「酒鬼是什麼?」
「酒鬼是酒的名字,是中國湖南的名產,虧你也喝酒,連名酒也不知!」
白髮老頭,人雖老,但言語則劇烈,動作很粗豪,取來二大碗,全倒到滿,先一人一碗而盡,大叫:「痛快極了,痛快極了。」

老頭倏的問我:
「你知我是誰?」
「姓萬。」
「姓萬是我告訴你的,我是萬酒鬼,哈哈!酒鬼喝酒鬼,才是名實相符的酒鬼。」  
萬酒鬼指一指我面前的大碗酒:「喝下!」
我舉碗,喝了。
萬酒鬼說:「我不善於勸客,行止惟君所便,你活佛自己喝多少算多少!」



坦白說,像我這種境遇,如果不是有修行,修出極大的定力,換了一個普通人,突然現出一個老人,在漆黑的月夜,和你一起喝酒,又自言是「萬酒鬼」,這種氣氛,不被恐怖嚇死實在已是萬幸了!
膽子大一點的,也許毛骨悚然,能夠戰戰兢兢,結結巴巴說話,已經很不錯的了。
但是,今天我是蓮生活佛盧勝彥,我這一輩子,戰陣見多了,鬼也見多了。我很鎮定,我注視他的臉,他的臉不因為喝酒而臉紅,只看到一片恐怖的青紫色,他的眼睛射出二道陰冷的光芒。

他說:
「活佛果然是活佛,定力足夠,令人欽佩!」
「不敢!見得多而已。」
「為了尊敬活佛,今晚我請客。」
「請客?」
「不錯,某有略略法力,某可攝取食物,不知活佛還想喝什麼酒?」
我沉吟不語,想喝什麼酒呢?

他說:「有啦!活佛到過山西,中國山西省出了名的汾酒,正是喝酒必汾,汾酒必喝,哈哈!就來一瓶山西省的汾酒吧!」
萬酒鬼一說完,只見他口中唸唸有詞,突然伸手向空中一抓,手上就是一瓶「汾酒」。
我眼睜睜地看見萬酒鬼空手向虛空一伸,就是一瓶酒,簡直是變魔術,其術之奇,使人敬佩。

萬酒鬼說:「有酒無菜,令人掃興!」
「你又要攝取菜?」
「正是。」
「如何攝取菜?」
「請給一空盤子,且一條手巾。」
我準備妥當。
萬酒鬼將空盤子擺桌上,將手巾覆蓋住空盤子,同樣口中唸唸有詞,一手將手巾迅速拉開,喝了一聲:「急急如律令。」
我一看盤子上――
香噴噴的薑片清蒸鱸魚。
我張大了口,目瞪口呆,實在驚駭。
「這是空中取物?」
「這是五行移挪大搬運,鬼也有神通的。」萬酒鬼哈哈大笑。

我們有酒有菜,吃喝得稀里哇拉!很快樂。
萬酒鬼突然又說:「我們有酒有菜,就缺吟詩,我們吟詩吧!」
萬說:「千變萬化穿過牆。」
我對:「帶月和風暗影長。」
萬說:「何事獨酌愁未了。」
我對:「只因度生空自忙。」

又:
萬說:「有緣珍重難再逢。」
我對:「汾酒鱸魚醉晚風。」
萬說:「人鬼相聚緣當盡。」
我對:「多杯不如一杯濃。」
萬酒鬼說:「什麼多杯不如一杯,不對,不對。」
「如何說?」
「應該是一杯不如多杯。」 
我說:「一就是多,多就是一。」
萬酒鬼說:「最後一句,也不要一杯濃,或多杯濃,就改成:一杯一杯一杯濃。」
「如此甚好!」



對於萬酒鬼,依我個人的常識,實在疑惑多多,這位萬酒鬼,自稱是鬼,我觀察其臉氣,確實是鬼物,鬼物是「意生身」,自然到處都可「進入」。

密教的說法是:
鬼(中陰)只有二處不能到,第一是未來母親的子宮,第二是佛陀的金剛寶座。
第一是輪迴境界。
第二是涅槃境界。
鬼只要進入此二境界,鬼就「死」了。

這萬酒鬼進入我的家中與我飲酒,在這方面,我無疑惑。
但,萬酒鬼伸手向虛空拿「汾酒」,桌上變出「薑片清蒸鱸魚」,這就令我大惑不解,空中取物,五行移挪大搬運,這只有神才辦得到,一般的鬼沒有這種法力,鬼沒有呼風喚雨的能力,因為不能使動風神雨神,鬼也不能住大廟,因怕雷神之故。
然而,萬酒鬼如何有大神通?
能「五行移挪大搬運」?

我正在細細的想。
萬酒鬼居然知道,他說:
劍印高矗兼香爐,乾坤艮巽筆峰嵯;
龜鶴琴書坤申地,天門聖地多仙家。
我「啊!」了一聲:
「你得神仙風水地理。」
「活佛好厲害,我只唸這一偈,活佛馬上就知道是地氣使我獲得神通力,厲害!厲害!原來活佛也是風水地理的大明師。」

他這一說,倒使我覺得不應該疑惑他。然而我又想,萬酒鬼喜飲酒,但也能詩也能偈,這又是何等的人物?
萬酒鬼微微一笑,彷彿他又知道我在想什麼?
他說:
「我們四個月後,有緣再見面,到時一切都會明白。」
「你能預知未來?」我大駭,這更神。
「我這酒鬼豈是說謊的。」萬酒鬼的話中,彷彿說了就是,非常肯定自己的能力。
萬酒鬼再飲盡一大碗,乃起身而別,一閃而逝。



此事過後,我未把見「萬酒鬼」的事向他人提及,就算提及人家也不一定相信。
我一直是忙忙碌碌的,很快的,把四個月後的約會早就忘得一乾二淨。
四個月後的一天中午,有一個年輕人來求見我,要我一定為其亡父超度。
年輕人拿照片給我看,嘿!正是「酒鬼」。
我問:
「你姓萬。」
「是的,萬宗仁。師父怎知?」
我沒答,我只是說:「我一定幫他老人家超度!」
到了超度那天,供桌上擺了很多供品,其中最明顯的,竟然有「汾酒」及「薑片清蒸鱸魚」。
「你怎供?」我還沒問。
「家父夢中指定兩樣供品一定要,一是汾酒,二是薑片清蒸鱸魚。我們不知為何要這二樣,但,夢得很清楚,只有照辦!」
「這酒鬼……。」我唸了一句。
「是的。」萬宗仁說:「家父生前嗜酒如命,外號就是萬酒鬼。」
「他在世時,是幹什麼的?」我問。
「國學教授。」
「哦。……」我一切都明白了。


003 陰人的戰爭
我在法座上。
唱偈:
稽首最勝大日尊。
無盡三寶聖觀音。
我今依教濟幽冥。
惟願慈悲垂加護。

我用心力召請:
「一心召請,金烏似箭,玉兔如梭,想骨肉以分離,睹音容而何在,初爇名香,初伸召請,孫氏靈魂,惟願承三寶力,仗秘密言,此夜今時來臨法會,受此無遮甘露法食。」
結秘密「召勾印」。

唸召請真言:
「嗡。步步帝利。伽哩哆利。怛他耶都耶。」
孤魂聞召速來臨。
我這唸「召魂咒」,結「召魂勾印」,用心意去召魂,靈魂一定會到。

我的眼睛半開半閉,在幻觀中:看見天上掛著一輪清涼美麗的月亮,淡淡地銀光輕撒,照在平靜的大地上,使大地染成了一片銀白。
有一影子踏月而來,這踏月而來的孤魂,一定是孫氏孤魂,是「孫齊」沒錯。

然而,正當此時,突然一陣叱吒聲,一陣尖銳的叫嘯聲,原來是一個巨大陰靈,兩眼閃著恐怖青光,手上持著利刀,對著孫齊殺來。
孫齊嚇得拼命逃跑。
可是這大陰靈卻像狼一樣敏捷的追得很緊,孫齊大叫「救!救命啊!」
孫齊無路可逃,只有躲在我的身後。

這巨大陰靈,奔到我的面前。
這回我看清楚了他。是一個長得粗壯的男子漢,五官凶惡,全身肌肉凸起,手握利刀,怒目而視。
「還孫齊來!」
「你是誰?」
「我是毛公。」
「孫齊和你有怨?」
「哼!我毛公佳城,他不避去,久佔舍下,我恨之久矣!」

我好言勸他:
「今夜是孫齊的後人辦法事,我蓮生活佛盧勝彥主壇,孫齊孤魂自當受享甘露,受菩薩三寶灌頂加持,早離惡道,也早超生。」
毛公大叫:  
「不對,不對,孫齊佔我佳城,每回法事,是我受享才是,而不是他。」
「是孫齊。」我說。
「不是,是我毛公。」

我坐法座之上,自覺今夜的超度是有麻煩,孫齊與毛公相持不下。論超度,今天的功德主是孫家,自然要為孫齊超度才是。
但,來了一位毛公,頗不講理的一定要享受香火,要趕走功德主,又說孫齊霸佔了他的佳城。這一時之間,也無法明白誰是誰非,我是相當難為,左右為難了。
我想了想,道:
「今夜,我當護孫齊。這是我的責任。」

毛公怒吼:
「法師,勿怪,我脾氣火爆。」
毛公提利刀,一招「華山蓋頂」就劈了下來。
我急急結印,二手內相叉,十指仰上。化出一個大火輪,向上飛起護頂。
我唸咒:「發吒!發吒!發吒!」
那利刀一碰上大火輪,「剋剎」一聲,竟斷了。

毛公盛怒,趨前,雙手要揪我脖子。
我雙手翻掌當胸,伸二食指,張開,微微搖扇。
我唸:
「嗡。哇日拉。拏恰啊吽。」
手印上的「吽」字,飛出一團大火,這一團火,直燒得毛公吱吱叫,不支逃遁。
我對身後的孫齊說:「不要怕,一切無事了,你出來吧!」
孫齊的身子不禁發抖,這孫齊的相貌倒像個讀書人的模樣。
孫齊說:「多謝活佛今夜相救,沒齒難忘!」



做完了法事,我下法座。
孫齊的後人趨前。
「活佛,沒事吧?」
「有什麼事?」我反問。
孫齊的後人說:「是這樣的,我們以前請法師幫忙超度,做法事的法師屢屢出狀況,有的在法座上就頭暈不支,有的在法座上鼻涕直流,有的甚至病了,法事只做了一半,更嚴重的,我們不敢說。...............」
「說吧!不要緊。」
「有一位法師做完法事,回去不久竟然死了。」
「有這回事?」
「是的。」
「哼!這毛公也太兇狠了!」我暗暗的想。

孫齊的後人又告訴我:
自從孫齊過世後,家?式微,經常有事故發生,我們得孫齊托夢,言狀況不佳,是得不到衣食,常常被他人搶去。
又說,墳墓有不對,我們請「風水師」去堪輿過,也找不出不對的地方,請了多位「風水師」,每人說的不一樣,此事也不了了之。
孫齊的後人,後來聞「蓮生活佛盧勝彥」之名,才專程來請我主持法事。

我聽完他們的細述,自己覺得,此事果然其中有些干戈,看來要化解此事,非我莫屬。我自思,我只是做超度,法事一完,我就無事,不想再惹事。
但,這種事在我身上,我若不管,我若不去化解,這天下間,又有誰能化解?
猛然間,我又當仁不讓了。
我告訴他們,剛剛法座上發生的事,我說:
「這事包在我身上。」
哇!他們好高興,他們茫不自覺,手舞足蹈。
我問:
「毛公是誰?」
他們搖頭。「不知!」
我說:「有可能孫齊的墳墓,侵佔了毛公的佳城,此事要親自堪輿才知道。」



孫齊的墳墓在東山之側,那?是個大墓園,大家擠得滿滿的。
我想起悟達國師的「詠花詩」:

花開滿樹紅,花落萬枝空;
唯餘一朵在,明日定隨風。

這「詠花詩」雖是指花,何嘗不是指人,看看花開花落,看看人生人滅,滿山的墳頭,這也是落花處處!

我們走到孫齊墓前。
我信心十足的對他們說:
「注意前後左右的大小墳墓,一定有一位『毛公』的,找出來就明白原因了。」
「是。」他們分頭去找。
他們和我展開地氈式的搜索,連野草堆都翻起來看,連很小很小的墳頭都查了,愈查範圍愈廣,五十公尺內的墳墓全查遍了。
百家姓都有,就是沒有一個姓「毛」的。

我不相信。
再找,仍然沒有。
他們望望我。
我的臉紅得很難看,汗流夾背。
找不到「毛公」佳城,看來我的邏輯必然錯了,但,怎麼會錯呢?實在想不透。

我站立當地,茫茫然。
後來,我對他們說:
「我在附近找一個地方禪定!」
「禪定是什麼?」
「就是坐一下,靜靜的思維!」
「好吧!我們也累了,大家坐一下!」

我找了一棵樹,樹下頗陰涼,我閉目靜坐,漸漸的進入甚深禪功之中。
禪功之中,身體處於休憩狀態,心靈也暫停活動,此時無狀無形,精妙至極,無法描繪說明。
我雖然是我,但卻不再是一個受限的單位,而是知覺中,如豆的光亮變成廣闊繽紛的光池,擴展方圓百里之內全是光明圈圈。
沉浸在大光明圈,身心舒泰,卻能認知光華的喜悅,在若即若離的意識層之中,我想「毛公」二字,總之,自我意識大大擴展,和光明相依並存,同體而生。

我觀看物體――
附近東山的外貌,很清晰,如樹枒花葉,如綠茵,或墳頭,一一退去。
我正處於天眼擴大的現狀之中,現正透入大地之內,去尋覓「毛公佳城」,連地底下,均如太陽下一樣的清晰,這雖然是心的一種內在變化,但很鮮明,我看見那位毛公了,這一切發生得如此唐突且難以置信,我看見他躺著,由於我心的力量,我知道他就是毛公。
而毛公的上方,我再一瞥,內心一震,原來上方就是孫齊的墳頭。
我無法把天眼移開,眼前的景像,難使人相信,我定定的看,又仔細看,楞楞地望向那片光景,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天眼之所見。
我出了禪定。

我對他們說:
「當初你們葬孫齊,這塊地早已有毛公葬在先,只是棺木葬得很深或者年久下陷,你們找地時,以為是無人下葬之地。你們挖土,並未碰到毛公的木棺,所以你們把孫齊葬了,如今孫齊在上,毛公在下,大家住的,如現代公寓一樣了。」
他們一聽,也楞住了。
「有這等事?」
「是有。」我肯定的說:「這回是我親見!」
「親見?土中?」
「是的。」
他們搖頭。

其中有年長者道:
「今天,已是無法可想了,不如就姑且相信活佛一次,這也是最後一次了,如今又如何做?」
我說:
「孫齊與毛公,干戈已久,如今兩全其美的方法,先將孫齊之墳墓掘開,撿骨起來,找一個風水好的地方,再重新遷葬。至於毛公,也一樣幫他撿骨,在原地方,修一個樸素的墳頭給他,如此兩者不虧欠,如何?」

「真的有毛公的軀殼在下方?」他們仍然不信。
「這回我們打賭。」我火了。
「打賭不必,相信活佛就是。」老者說。
他們商議。
後來同意照我的意思去做。



約一星期後的動土良辰吉日,他們僱了工人上山。
工人們一起動手。
很快的孫齊的棺木打開了,六年後果然化的差不多,很好撿骨裝罐(金斗)。
工人收拾工具。
「且慢,還有一具!」他們說。
「在那裡?」
「就在這破棺木下!」
「真的?」工人懷疑。
「是真的。」
「埋葬法,未有上下重疊的!」工人覺得稀奇。
工人再向下挖。
「媽啊!果然還有一具棺木!」
我心中舒了一口氣。

他們心中有數,這底下的棺木,一定是毛公。他們臉上的表情透著驚異,轉過臉看看我。
「毛公」的骷髏,同樣裝「金斗罐」。
如今,就是二個「金斗罐」。

這孫齊的後人,相信我的話,祖先的靈魂安詳,陽世的人業障會減輕,同時蒙祖先護佑,福報也會大。他們依我的話,遷葬風水好的地方。

後來孫齊後人,果然有福報――
事業順風,成立了大企業公司。
生了幾個乖巧的男丁。
有久病的似覺得舒服很多,像減輕了,痊癒了。健康的,都是長壽。
一切順遂,彷彿人人都聰明了。
孫齊的後人,全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以前在台灣,逢年過節必送來大批禮品。
「謝謝聖尊!」
「不必謝,應該的。」



至於「毛公」,孫齊的後人沒有食言,請工人建了一個小墳,還立了一個「毛公」佳城的石碑。
據說,「毛公」不是沒有後代,只是後代搬家搬到很遠的地方。
這「毛公」後代,曾經回來找墳墓拜祭,最先怎麼找都找不到,彷彿消杳了。
經過幾年,「毛公」後代又回來找,這回他們大吃一驚,原來「毛公」佳城竟然出現了。這「毛公」的後人,也莫名其妙,不知怎麼回事,也沒有人告訴他們怎麼回事。
我從側面聽到一個信息,「毛公」的生前,原是一名屠夫,殺豬的。



曾經有人對這件事有疑問:
「法師超度孫齊,孫齊每次均得不到超度,原來是毛公拿刀追趕孫齊。」
「問題是,毛公拿刀追孫齊,何不一刀斬了孫齊?要等到蓮生活佛來超度,才算了結此案。」
我的回答是:
「也許毛公追趕孫齊,拿利刀只是嚇唬孫齊的,並非真正的要殺他,毛公只是欲得到超度的供品而已,殺了他並沒有用。」

另外的答案是:
「靈魂的境界,是『意生身』的境界,這裡是另有陰律約束。何是生?何是死?此生則彼死,此死則彼生,生生死死無了期,亦可多死多生,大家看看地藏經就可明白靈魂死生與生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