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6
飛越鬼神界:密教妙法度化群迷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本作者所紀錄的數則鬼神的故事。早期,作者因為宿緣,早已通靈。又逢高明師父,傳授密教,其攬密法而?習之,法術玄妙,道達無餘的地步,此境界確實非一般人可以知道的。而為救人之故,而知道許多鬼神境界,因是之故,早期作者在台灣,暴得大名,找他的人相當多,為此應接不暇而四處搬遷,因為人們認定他,必為仙人,否則豈有神算如此靈驗者!他將故事寫出,告訴世人一切的因緣果報,但憑用心而已。
走走走,遊遊遊,
無是無非度春秋,
談神說鬼話人間,
信也好,
不信也好,
也沒煩惱也沒憂。
這世間啊!
醒來世事一筆勾。
作者述說真實的鬼神故事,提醒世人,一念善,一念惡,念念分明,禍福無門,唯人自召。

書內附贈作者創作之複製畫一幅
蓮生活佛盧勝彥,西元1945年生於二戰下憂患的台灣,
現旅居於煙雨微微的西雅圖,每日修行、寫作及繪畫,
以實證和慈悲勾勒度眾的文字,如月河流水閃耀智慧的光環。

是真佛宗創辦人
平易親切、慈悲為懷的開解病難憂苦,獲得千萬弟子的景仰皈依。

是一位演說家
深入淺出、幽默風趣的闡述佛法哲理,具有獨樹一格的講演藝術。

是一位畫家
天賦異稟、微妙觀察的書畫自然景物,成就自在任運的揮毫創作。

更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
多元題材、精勤撰寫的抒發心境體悟,紀錄親身經歷的數百冊文集。
1967年第一本創作《淡煙集》問世。
1992年5月完成《第一百本文集》。
2008年5月出版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

他是當代能將佛法與藝術結合的第一人,精進與毅力不同凡響。
序 談神說鬼話人間(序)
有人問我:
「蓮生活佛盧勝彥,你談鬼神何其多?」
我答:
「不多,不多,永遠也說不完。」
「何以故?」
「昔日,因為宿緣,早已通靈。又逢高明師父,傳授密教,我攬密法而?習之,法術玄妙,道達無餘的地步,此境界確實非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鬼神境界,何以知那麼多?」
「救人之故。」
是的,這都是為了「救人」的緣故。當年我在台灣,暴得大名,找我的人相當多。我首先住「進化路」,後來搬到「精武路」,再搬家到「宜欣社區」,第四次搬到「樂群大廈」,最後搬到「精武別墅」。
這搬來搬去,為何?
只因為我名氣太大,眾生認定我,「此必仙人也,世人豈有神算如此靈驗者!」
每日找我者眾多。
我搬來搬去,就是因為避開找我的群眾,我每搬一次家,住不了多久,便被人找到了。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迫得我再一次搬家。
有一日,我到「日月潭」,夜晚十二時歸家。
見家門口,車輛大小五十部,人潮洶湧,人人期待我的出現,最後我拒絕不成,只好站在牆頭,解釋我以一人之力,實在無法面對萬人。(平生第一次站在牆頭演講。)
又說,重要事情,請明日早到。
我又在牆頭上,給大家加持。
如此,人群才漸漸散去。
我有一段時間,每日會客三百名,都要事先報名排定日期,早上大門一開,人如潮水湧入,任何疑難雜症我都問,我只要精神一集中,就可以回答眾生的問題,解開很多人的結。其中「鬼神」的問題多矣!
我曾問瑤池金母:
「我術如何?」
「至神至妙!」瑤池金母答。
「為何又有怨謗呢?」
答:「有人要找你,找不到,自然生怨。你名氣如此大,救人如此多,密法高深,嫉妒你的,當然一定會誹謗的,這是自然的道理啊!」
「如何避免?」
「唯遠遁而已。」
我從台灣台中移民美國西雅圖,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我在美國,從三十八歲到今年五十餘歲,在這期間,我亦然「救人」無數。
很多人來找我,都是飛機來,飛機去的,也幾乎每日都有遠方的稀客。



現在,我已經把自己知「鬼神」事交代清楚了,在這天地之間,恐怕無如我者了。
這是:
走走走,遊遊遊,
無是無非度春秋,
談神說鬼話人間,
信也好,
不信也好,
也沒煩惱也沒憂。
這世間啊!
醒來世事一筆勾。
蓮生活佛盧勝彥
寫於美國華州雷門市真佛密苑 一九九九年一月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 S. A.
序 談神說鬼話人間(序)
001 花之魂
002 美人觀音
003 遇見七爺、八爺
004 向青蛙說法
005 湖中廟
006 干犯天條
007 鼻上一痣
008 唱戲的女子
009 回歸者言
010 死去的小花貓
011 蓮生活佛開示「尊勝佛母法」
012 戊寅年阿彌陀佛超度大法會蓮生活佛開示
013 深圳遊記•蓮花珮嘉
014 高王觀世音真經
001 花之魂
台灣中部,地名「花壇」,其實並沒有花。
有花,種花的花畦,是「田尾」也。
我曾經去過,那「花畦」一畝畝,用絲網圍著,花卉無所不有,看花的人甚多,這真是:
「梅標清骨,蘭挺幽芳;茶呈雅韻,李謝濃妝。杏嬌疏雨,菊傲嚴霜;水仙冰肌玉骨,牡丹國色天香。玉樹亭亭階砌,金蓮冉冉池塘;芍藥芳姿少比,石榴麗質無雙。丹桂飄香月窟,芙蓉冶艷寒江;梨花溶溶夜月,桃花灼灼朝陽。山茶花寶珠稱貴,臘梅花馨口芳香;海棠花西府為正,瑞香花金邊最良。玫瑰杜鵑,爛如雲錦;繡毯郁李,點綴風光。說不盡千般花卉,數不盡萬種芬芳。」
我喜歡的詠花詩,是:
名花綽約東飛裡,
占斷韶華都在此;
芳心一片可人憐,
春色三分愁雨洗。
又有落花詩:
連宵風雨閉柴門,
落盡深紅只柳存;
欲掃蒼苔且停帚,
階前點點是花痕。
那「田尾」的花農,也就是:「小小茅屋花萬種,主人日日對花眠。」
我個人喜歡花,喜歡花的姿容,花的清逸,花的瀟灑,花的異香,愛花惜花,盡情欣賞。



我聽說,花的品種上千萬,也分佳種及劣種。
例如牡丹花來說,平常的牡丹花是「玉樓春」。而真正的佳種是:「黃樓子」、「絲蝴蜨」、「西瓜秋」、「舞青猊」、「大紅獅頭」。
這些是奇種異品。
對於種花、栽花、灌花、我不懂,我是外行。
曾問行家:
「如何栽培?」
答:「知其僻性!」
我聽了,瞠目結舌,原來花也有僻性!
「如何照顧的好?」
答:「愛它、護它,與花說話!」
我傻了,「與花說話」,有沒有搞錯,每天對著花,和花談天說話?我們是人,花草是植物?
行家如此說:
「花草雖然是植物,但要長得好、長得妙,仍然需要主人的呵護及栽培。主人時時關心它、撫它,用心於它,跟花輕輕的心靈對話,它會長得更好,更嬌更媚。花也有生命,花一切知道的。」
我知道:
植物有生命。
現在我更知道:
花有心靈。



前面提到「花有心靈」,這裡,要記一件奇事――
有一孫夏先生至我處,他奇瘦無比,弱不禁風,幾乎是皮包骨,雙眼下陷。(肌肉萎縮症)
「盧師父救我!」孫夏說。
「當然。」
我凝神定心。
我看見一個人,他手上提著一個破簍子,裡面裝著討來的食物,還有破碗及筷子,這個人是乞丐,他手上還拿著打狗棒。
這個乞丐偷進入一座花園,也許是嫉妒心作祟吧!竟然拿著打狗棒。
打爛了一園子的花。
乞丐打得連花蕊都一隻不留,撒作遍地,甚至意猶未足,又向花中踐踏一回,成了滿地狼籍。
這個景緻一閃而過。
現在,換我猶疑了,孫夏先生來問「肌肉萎縮症」,我閉目禪定一回,見一乞丐打花踐踏花,這算是什麼答案,這種答案會準嗎?我自己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孫夏先生也會莫名其妙,這叫我如何回答?
我坦白告訴大家,以往問事,我只一閉目,便可看見「景緻」,將「景緻」說一說,莫不奇準,十分靈驗。這指示我的高靈,正是栩栩如生的瑤池金母大天尊。
但,「肌肉萎縮症」和「乞丐打花」有何關聯?
我問孫夏:
「你信我否?」
「信。否則不來。」
「我說的話,不介意吧?」
「自管說,不介意。」
「好。你前世是敝衣垢履、頭污身髒的乞丐。」
孫夏笑了:
「前世乞丐,今世富足,前世是前世,今世是今世,這是無所謂的。」
「你這乞丐打落滿園子的花,還用腳踐踏花!」
孫夏聽了,怔了一怔,不說話。
「怎麼了?」換我問他。
「這有些奇怪。」
「如何奇怪?」
孫夏說:
「坦白說,這一生無其他嗜好,最喜歡的就是栽花,只要一聞何處有好花種,心嚮往之,用盡自己的金錢,也想把它弄回家中,目注勾萌,常常因賞花而流連忘返。現在的家中,全是花叢,有薔薇、木香、美人蕉、葵花、天堂鳥、鳳仙、雞冠花、百合、滿地嬌、十樣錦等等。園子裡全是花,家宅內全是花盆。對花,我是依依不捨的,連臥室內,也栽滿花。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這一聽,果然嚇了一跳!我想:
「孫夏先生,前世乞丐,打落一地花。」
「孫夏先生,今世富足,惜花愛花成癖。」
有一點眉目了。
我告訴孫夏先生,我想看看他的家,看看他的花,這當中必然有「因緣」存在。
當我一進入孫夏的貴宅時,著實嚇了一跳,我看見的不是花,而是「花人」:
玉人盡日懨懨地,
猛被我入驚破夢;
乍臨妝鏡似嬌羞,
如今水落破此疑。
我裝著沒事,走了一圈,我把孫夏拖至一旁。
「你要病好否?」
「當然。」
「病要好,當聽我語,是否?」
「當然是。」
「好。你速速將宅地所有的花花草草,請人全部送走,我再將屋宅結界,你的病才會好。」
「這......」他猶疑了。
「不用猶疑,速速辦去。這些花,全不是花。這些花,全是花魂、花鬼、花精。」
「有這種事?」
「你夜間做夢,必夢多位艷絕的女子,個個芳潔可愛,個個香香冷冷,個個異香竟體,個個指膚軟膩,使人骨節欲酥,魂飛魄散,這都是花魂盜氣,再下去,就離死不遠了!」
「盧師父,怎會知道?」
「當然知道。」我說。
「我與花魂,夙無怨嫌,何至賜死?」
「還說沒有,你前世殺花!」
「殺花算什麼罪?」孫夏問。
這一問,我答不出,是的,殺花算什麼罪?殺人當然有罪,殺花在人間,並沒有什麼法律可以制裁的。我真的不知道,佛教徒的五戒,第一條戒律是殺生戒,包不包括「殺花」及「殺草」,包不包括「植物」在內?
然而,我說:
「總之,我認為,愛花惜花的,加之以福;殘花毀花的,降之以災。」
「但,這世我愛花惜花?」孫夏又有疑問。
我答:
「事有先後。」



從孫夏的語氣中,他捨不得這些種植良久的花卉,棄之當然可惜。然而,他也無法可想,他患「肌肉萎縮症」,已遍尋名醫,始終治不好,如今,只有照我的話去辦。
他把「花卉」全送走後,我依約用密教「大白傘蓋佛母」結界法替房子作法。
我結「大白傘蓋佛母印」:左手豎立食指,其他指相握。右手平伸如傘,蓋食指上。
觀想:大白傘蓋佛母住虛空,放出大白光,白光成一傘蓋,其大如屋,緊緊的罩住房子。
持咒:「吽。媽媽。吽呢。梭哈。」
作完法後的一星期,孫夏在熟睡中,一位老太婆在夢中出現,手持一杯茶,要孫夏飲:
「吾佛母也,手持仙湯,你速飲。」
孫夏說:
「不識佛母是誰?如何飲?」
佛母告之:「吾受蓮生活佛盧師尊之託,親手調藥,救你而來,不會害你,勿疑!」
孫夏一聽是盧師尊,才一飲而盡,老太婆才笑著持杯而去。孫夏覺得仙湯溫溫的,有香甜之味,非毒藥,接著感覺全身清爽,氣在全身走動,頓覺有氣力,而且非常寬舒,很酣然的睡去。
醒後,自覺病苦失,肚子甚餓,食量大增,漸漸的體重增加。只一個月的時間,完全恢復如常人一般,孫夏對蓮生活佛盧師尊感激萬分,同時更相信,那位夢中出現的老太婆,一定是大白傘蓋佛母。
孫夏供「大白傘蓋佛母」像,日夜焚香頂禮。
孫夏的「肌肉萎縮症」真的完全好了。
孫夏的奇事,令我想起「花非花」的歌:
花非花,霧非霧,
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不多時,
去似朝雲無覓處。
(這歌詞,不是花魂,是什麼?)



孫夏的事,在當時,很多人知道,嘖嘖稱奇,花有花魂、花妖、花精,人人稱為怪談。然而孫夏的病,確實好了,這也是事實,證據如山。
但,也有某些人有其他的意見,有人說,花有花魂,我們剪下花供佛,算不算「殺花」?
有人說,花有花魂,草當然也有草魂,那割草的人,天天用割草機,豈不是罪孽深重?
有人說,花草都有魂,大樹更有魂了,那些樵夫或是伐木工人,難道沒有因果報應嗎?
還有,連吃齋吃素都有罪,那我們佛教徒吃什麼才好才對?
我個人覺得,世人提出這些問題都沒有錯,只是這些問題都很細碎,要解釋得令人滿意,百分之百令人信服,也蠻困難的。我只能夠如此說:「一切的因緣果報,但憑用心而已。」大家想一想,我這句話。



002 美人觀音
施隱在一家商店買了一尊觀音像。
這尊觀世音菩薩是瓷器,提著花籃,腳踏祥雲,可能是「魚籃觀音」的造型。
這尊觀音的雙眼,似喜非喜含情脈脈,非常傳神,尤其兩彎柳葉掉梢眉,粉面含威春不露。肌膚微豐,身材合中,鼻膩鵝脂,丹朱口唇,體態風騷。其實以這等文字來形容觀音菩薩是不恭敬的,但,事實上,她外型是觀音菩薩,其實造型一副美人體態,鵝蛋臉兒,眼同水杏,唇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確實美麗。
施隱買回觀音像的原因,只有一個,這尊觀音菩薩,實在太美了。
施隱把觀音像,就放在書桌上,對著她看,他看見:
天然一段風韻,全在眉梢。
平生萬種情思,悉堆眼角。
施隱有時看觀音,看得似傻似狂。
他聽說供奉菩薩要開光,他就請去寺廟開了光。他聽說要點香供茶,他就在像前點香供茶。
有人揶揄他:
「又不是佛教徒!」
他答:
「欣賞真善美!」
「是金屋藏嬌。」
「......。」他笑笑,不辯。
一夕,施隱在桌前讀書,書讀了一半,偶抬頭見觀音像,彷彿眼珠子在動,再一細視,美人觀音突然微笑,施隱驚訝的跳了起來。
施隱合掌問:
「是何?」
「正是觀音。」美人觀音走了出來。
「觀音?不可能?」施隱想,明明只是瓷器。
「心誠則靈,這也是難得的機緣。」美人觀音變得跟人一樣大。
「我如何供奉你?」施隱問。
美人觀音不答他的問,又說:
「書房無人,你我正可談談心。」美人觀音坐於其側。
施隱在這個時候,彷彿整個人被迷惑了,神志完全喪失,不知自己的所在。
施隱和美人觀音,不只是談談心,甚至反覆遊戲,廢寢忘食。
「這是秘密,不可對人說。」美人觀音說。
「是。」
「若不聽,我自行去矣!」
「不敢!」施隱很迷戀。
施隱問:「我如何那麼幸運?」
「你被看中了。」美人觀音說。
美人觀音,可以縮小,一直縮到瓷器一般大小,就隱跡進入瓷器之內,如果要她出來,跪而禱之,她就會走出來,漸漸的由盈尺變大。



施隱和朋友去相命,這位相命師鼎鼎大名,只要一進門,相命師便可以寫出你的姓。
施隱是臨時決定去的,他未預約。他也是臨時起意給看的。
相命師看看施隱,在白紙上寫「施」字。
施隱大吃一驚。
更令施隱大駭的事情是――
相命師注意看著施隱的臉,說了一句:
「你有秘密。」
「什麼秘密?」
相命師很神祕的笑了笑,摒退左右,才說:
「你養什麼鬼?」
「養鬼?我沒有!」施隱堅決的說。
「你騙我!」
「絕對沒有!」施隱說:「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養鬼?確實不知道。」
相命師冷笑:
「你身上有鬼氣!」相命師加重語氣:「這一類的鬼氣,只須三個月,就會要了你的命!」
施隱怕了。不說話。
相命師再說:
「你自己把衣服扣子打開,看看心際部位是不是有黑印,這黑印一擴大,你就死定了。」
施隱走到鏡子前,衣服扣子打開來,拉上內衣,果然心際部位有明顯的黑印,這是以往所沒有的,他嚇到了,果然這鬼厲害。
「怎辦?」施隱發抖。
相命師說:「這位妖魔本領相當高強,不是普通的鬼,幸好,我不是普通的相命師,還有祖傳的破魔祕法,你將一切資料給我,住址、八字等,及與妖魔相聚的因緣,我幫你作法,不出三日,這妖魔一定猝然而逝。」
施隱在這個時候,已完全相信這位相命師的話,尤其看到心際部位的黑印之後,更加嘆服,便一五一十的全盤托出,給了住址、八字,同時交了一筆作法用的料金及謝禮。



施隱回到自己的書房。
他看著「美人觀音像」,觀音像仍然是觀音像,怎會是妖魔呢?他怔怔的發呆。
他想著與美人觀音的纏綿,不覺出了神。
這剎那間,美人觀音出來了,她仍然是笑嘻嘻的,施隱以為她不知道,也就放下了心。
沒想到。
美人觀音突然正色的說:
「你見了相命師?」
「是的。」施隱不敢隱瞞。
「他說我是妖魔?」
「是的。」
「他相命師才是神棍、騙棍、大妖魔呢!」美人觀音恨恨的說。
「是的。」
「什麼是的,是的,是的,現在我問你,誰才是妖魔?」
「我不知道?」施隱講老實話。
美人觀音說:
「我是觀世音菩薩,法力無邊,這小小相命師想跟我挑戰,連門都沒有,我只要一根尾指,隨便一指,便把他的屁股都燒紅了。你看他算得準,還是我算得準,今天夜裡,我燒了他的相命館。」
「你說真的?」施隱驚呆了。
「當然真的。」美人觀音答。
「還有我心際的黑印呢?」施隱臉上顯示不勝煩愁的模樣。
「他說你三個月必死?」美人觀音問。
「正是。」
「這黑印是相命師暗中施的手腳,是取信於你的,三個月必死,是唬你的,我的才準,他的相命館今夜就火燒,不信,你明早去看看。」
「我三個月不會死。」施隱樂了。
「不會。」
施隱抱住了美人觀音。



施隱第二天清晨,去了相命館,走到街口,他的口張得大大的,合不起來。
一排房子,燒了四、五間。連相命館的招牌也燒了三分之二,一堆殘渣。餘煙裊裊。
地上全是消防車噴洒的水。
施隱想:「相命的,相不出自己火燒的命運,還是美人觀音厲害。」
施隱正想離去,卻被一個人叫住。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相命師,一副狼狽的模樣。
「我走了,無法救你。」相命師很誠懇的說。
「怎麼回事?」施隱問。
「你知道的,妖魔非同小可,果然我不是對手,非逃不可,你自己保重吧!」
「美人觀音是魔嗎?」施隱再問。
相命師邊走邊說:
「她的這種行徑,會是觀音?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另外,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可以救你,這個人就是蓮生活佛盧勝彥,你去找他,才有得救。」
相命師講完這句話,突然臉色發青,拔腿就跑,一聲大喊,幾乎天崩地裂一般:
「妖魔來了,救命啊!」



施隱其實並沒有馬上來找蓮生活佛盧勝彥,而是他尚在考慮相命師的話,是真是假。一個被迷惑的人,往往身處其中,沒有多大的理智去分辨,是非善惡的辨識能力早已失去。如果有一個人,對一切事理皆能清楚透澈,而又能置身事外的話,這個人早已是一名「先知」。
施隱不是「先知」,他只是一個凡夫,凡夫是活在貪、瞋、痴煩惱之中的人,眾生的思緒,是忽然清明,忽然糊塗的,這種人往往是受了一些教訓,才會明白些!
施隱讀了一本書,是「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他唸到:「若有眾生,多於淫欲,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欲。若多瞋恚,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瞋。若多愚痴,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痴。」
他覺得有些不對。
美人觀音與他的淫欲,比多還更多!
他問美人觀音:
「觀世音菩薩要我們離欲!」
美人觀音答:
「度眾生有多方,經書是離欲,沒錯,但度化你,要多於淫欲!」
施隱又迷糊了。施隱本人多於淫欲,這美人觀音一樣多於淫欲。
施隱一直到了狀況危急的時候,才來找我,他的狀況是,頭暈目眩,臉色鐵青無血色,全身乏力如同虛脫,腎虧嚴重,見色流精,四肢無力,氣脈均非常微弱,已毫無一絲英雄氣概。他經常一瀉千里,什麼補品都吃了,並無起色,簡直是等死。
而美人觀音並不放過他。
施隱找我時,我閉目禪定一回,我說:
「是胡三妹!」
「胡三妹是誰?」
「胡三妹就是美人觀音。當你購入魚籃觀音時,胡三妹已隨之而往,你一供奉魚籃觀音,而胡三妹已入魚籃觀音身。這胡三妹不是別的,是狐狸精。」
「怎會如此?觀世音菩薩怎可如此?」
我哈哈大笑:
「這不能見怪觀世音菩薩,這是你自己的欲念所召,人的念頭正,感應正神來住,人的念頭邪,感應邪神來住,所以說,一念善,一念惡,念念分明,禍福無門,唯人自召,這是太上感應篇的第一句話。」
「如今怎辦?」施隱很惶恐:「胡三妹會放火把你的精舍給燒了!」
「她燒不了!」
「為什麼?」
「因為她要燒我的精舍,她要通過四大天王、二十八星宿、金剛力士、密教護法神。小小狐狸精,有多大能耐,她如果敢抗我,只要五雷正法,一聲霹靂,她就形神皆滅了。」
我又說:
「領我法旨,把美人觀音請到舍下,一切由我處理即是。」
「她會害我。」施隱發抖。
「不用怕,法旨在,五雷正神在,胡三妹不敢動!」
「如果她逃了?」
「不會。我已佈下天羅地網,上有天羅,下有地網,她根本逃不掉的。」
「我的身子怎辦?」施隱問。
我(蓮生活佛盧勝彥)暗暗好笑,這種男子,要罰他一罰,我說:
「禁慾三年。」
他一臉苦瓜相。
我再畫一道:「尚羽鬼氣符」。此符一下,精氣馬上提住。專治遺精、漏精、夢洩、失精等等。(此符立竿見影)
我告訴他:
「要有正念。」



美人觀音(魚籃觀音)被施隱很順當的請到寒舍,她果然不敢逃走。
我請她出來,她豐姿洒落的走出來,乃二十許絕世美人也。那種美,帶一點妖,是媚得出奇,只一窺之,會使人失魂落魄,馬上神魂顛倒。
我問:
「何不逸去?」
「活佛之前,豈敢!」
「諒妳也不敢。」我有這樣的自信。
其實我有自信,自然是法力神功蓋世,這世間已不作第二人想。更加深信她(胡三妹)不會逃的,正是她的大姐「胡大妹子」,二姐「胡二妹」,全收歸在我的手下,她這一來,三位姐妹全是我的手下。
胡大妹已有絕世姿色,嬝娜嫵媚,但比起胡三妹,卻略遜一籌。
胡二妹,也有三分姿色,但稟性恬淡,喜愛藝術,頗為安靜,喜修持。
至於胡三妹,她是姣俏得無法形容,宛然絕代之姝。
胡三妹說:
「久聞蓮生活佛盧勝彥盛名,固已相知已久,同時大姐、二姐全皈依在你的名下,今日我來,也盼垂青。」
「你有何本事?」
胡三妹答:
「小技而已,見笑!」
胡三妹走到一花盆前,這花是菊花,已有殘花瓣及枯枝,她對花葉吹了一口氣,這花原本要凋零了,竟然顏色轉艷,花瓣豐盈,那枯枝轉綠,就像變魔術一般。
我大奇之。
「不要奇怪,我得『花畦祕本』。」
「還有呢?」
「我懂按摩,可侍奉師尊。」
我不回答,只是笑笑。
我告訴胡三妹:
「這天下之物,各有其性,也各有各的因緣,我們修行人要走中觀之道。要知道,積則招妒,好則生魔,凡事不可太偏,則無事可生。」
胡三妹微笑:
「不懂!」
又說: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何害?」
我教育她:「這生命只是時聚時散的泡沫,也是輾轉輪迴的。其實快樂的事,一樣轉瞬消失,急行追逐,畢竟無快樂可得。比如情欲,完全是幻事而已,變來變去,全是假的,全是空的,皆虛幻不實。」
我說:
色如聚沫。
受如水泡。
想如陽燄。
行如芭蕉。
識如幻事。
我大聲呵叱:
「你輪迴『胡』還不夠嗎?還要去造作一切惡因緣!你難道不想生死永斷,自然不受一切苦厄。」
「是想!」胡三妹答。
「什麼是觀世音菩薩?」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她背心經。
「正是。」我說:「諸法空相,就是觀世音菩薩。」



胡三妹(美人觀音)被我收歸之後,同其大姐、二姐在一起修心養性,其樂也融融,頗能精進。
有一回,她領我的法旨,奉命辦事。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個佛教界知名的老居士,對我常常批評毀謗,這位老居士自認自己修的很正,也修的很好,其人固執剛強,而且食古不化。
事實很多學佛的人,均有此通病,學了佛就比一般人高大,再加上有些人趨前奉承,就自認是得道了,罵一罵盧勝彥,顯出自己是正,他人是邪。
老居士一句話出口,萬眾響應,把盧某人批判成邪魔,唯恐嫌遲呢!
美人觀音得了我的律令,一聲「遵命。」就飛去了。
美人觀音沒多久,就回來了。
「交旨。」她說。
「如何?」我問。
「不敢說!」
「說也無妨!」
「這位老居士,不同於一般人。......」她吊我胃口。
「是真修行人?」我很驚訝。
「不,二話不說,就餓虎撲羊。」她笑如銀鈴般。
「結果?」
「二三下就清潔溜溜。而且流個不止!」
「現在呢?」
「已得了尿失禁。尿到最後,尿不出來。現在,抬到醫院去了。」
我明白這位老居士學佛是真心的,但只會用「抑壓」的方法,不懂修「身」的堅固法,及修「心」的疏導法,光用戒律來「抑壓」是不夠的,所以我放出「美人觀音」以幻術相戲看看,馬上看出他的破綻。
老居士一下子就破功了。
誰叫他毀謗盧勝彥,好不可惡!
老居士自從得了教訓之後,從此銷聲匿跡,無顏面對自己的徒眾,靜寂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老居士學佛,學到了二個字:
「無能。」
這位老居士真的是「孺子不可試也!」這只試一次,就原形畢露無餘!
「美人觀音」讚揚一人:
「這世界上,有一個人是非常少見的,這個人並沒有很高的地位,他不需要名位,也不想去爭取名位。但他往往靜靜的實地修行,知一切萬法,有時卻裝聾作啞。他一切皆真,一點也不假,其術之奇,使人敬佩,但,有時又像一名平庸的凡夫耶!」
「他是誰?」我問。
「區區盧勝彥。」美人觀音答。
美人觀音向我頂禮:
「師尊,你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表面上是一個凡夫的模樣,但,事實上無法可以形容,這才是覺悟的佛、如來、世尊。我(胡三妹)一點也不後悔皈依學佛,更無折回之想,一切全明白了。」



003 遇見七爺、八爺
有一段時日,我感應到有一些「無形」跟蹤我,這種感應不是神經,而是從空氣中的呼吸,就可以領教這種味道。當然,我不怕,這是因為藝高人膽大的緣故吧!
「無形」我見多了,平時就有「無形」跟隨著我,祂們是我的侍者,也兼護法的工作。
但,「跟蹤」就不一樣,空氣是詭異的,躲躲藏藏的,交頭接耳的,鬼鬼祟祟的,掩掩遮遮的,那氣氛,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氣氛是愈來愈緊張,幾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有人偷偷摸摸的監視。
「誰?」我大喝一聲。
那黑暗處,「咻!」「咻!」二聲,掩映在林木中,有二條快速的身影逸去!
我也不理會,不想追蹤祂們,也不下旨意,請護法神去追這「無形」,我的意思是說,我無所畏,也無所謂,祂們在監視什麼?或調查什麼?或想破壞什麼?在我來說,根本不怕。
我到菜市場買「釋迦果」吃,知道後面又有「人」跟蹤,我丟一個黑色的子,唸一聲:
「嗡媽呢叭達咪吽。咄唎。」
化為一座黑色的大山,阻那「無形」去路。
那二人說:
「怎會有一座大黑山阻路?」
「不能讓盧勝彥跑了,趕快繞山。」
「糟了,山愈繞愈大。」
「慘了,天昏地暗,迷路了!」
我又唸了一句:
「嗡。盧婆爾。梭哈。」
山不見了。
那「二人」趴在地下,半跪半爬。
「怎麼回事?」一個說。
「今天煞奇怪,忽然大山,忽然沒有。忽然天黑,忽然天亮,好像變魔術。」
「盧勝彥就在前面。」
「二人」向前猛追。
恍惚,盧勝彥就在前面徐徐而行,而「二人」疾步追去,就只相距有五公尺來遠,但,「二人」怎麼追,就是「五公尺」,用跑的,用快步的,用走路的,就是五公尺,追死也追不上。
他們喘死了。
我哈哈大笑,一閃而逝!
他們聽到我說:「今天玩賽跑!很開心。」



有一天晚上,我故意把「結界」撤去。
「祂們」來了,說:
「盧勝彥,你的事犯了。」
一撒鐵鍊鐵鎖,把我的雙手鎖住,鐵鍊則綁住了脖子,就拖著走。
我一看,這兩位原來是「謝必安」與「范無救」。
「謝必安」就是「白無常」,人稱「七爺」。
「范無救」就是「黑無常」,人稱「八爺」。
我想,原來是這兩位,這兩位是勾魂使者,那我豈不是死了,我死了才會有勾魂使者來勾我。沒想到我的壽命如此之短,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明明知道,自己的壽命沒有那麼短才是,我才開始度眾生,怎麼就這樣死了呢!
「你們帶我見城隍?」城隍是我老友,一定解放,還會請我喝酒吃飯。
「不。我們不是城隍廟的。」
「那是見東嶽大帝?」我想起東嶽大帝,亦有數面之緣,好說話。
「不。我們也非東嶽殿的。」
「那你們是?」
「告訴你也無妨,我們是衡山的。」
「衡山?」
「正是南嶽大帝,人稱南嶽衡山司天始聖大帝,崇黑虎的手下黑白無常使者。」兩位報出名號來了。
我恍然大悟。
怪道是何方人物,莫名其妙的跟蹤不止,原來是南嶽大帝的手下,這南嶽大帝我根本從未打過交道,這下子好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也應該去明白一番,否則會一輩子被矇在鼓裡。
據我所知,五嶽大帝非同等閒,那是神中的神,是大山神也,有大神力、司天又司地,五嶽大帝,正是東嶽泰山、南嶽衡山、西嶽華山、北嶽恆山、中嶽嵩山。
祂們的名稱如下:
東嶽大帝――「東嶽泰山天齊仁聖大帝」、「天齊王」、「東嶽泰山神」、「泰山府君」。
南嶽大帝――「南嶽衡山司天始聖大帝」、「司天王」。
西嶽大帝――「西嶽華山金天順聖大帝」、「金天王」。
北嶽大帝――「北嶽恆山安天玄聖大帝」、「安天王」。
中嶽大帝――「中嶽嵩山中天崇聖大帝」、「中天王」。
這五嶽大帝,均有法力召人魂魄,執掌人的壽命,主宰福貴報應,賞罰善惡,陰陽均能通達。



我被帶到「南嶽殿」,那裡殿閣連雲,窮極華麗,又帶往地偏陰冷處,那裡城廊宏偉,極其廣大,進入一殿,見南嶽大帝。
南嶽大帝很凶悍:
「盧勝彥是何方神聖,竟敢傷害吾輩,你已犯了大重罪也。」
我態度安詳,反問:
「何罪之有?」
「有人控訴!」
「什麼人?」
「祕密。」
「大帝怎可相信此人?」
「此人自家舉發你的罪名,此人乃山神轉劫而來,因是吾輩,所以誠信,你罪不可恕!」南嶽大帝臉黑,心也黑。
我冷笑:
「我以為『南嶽衡山司天始聖大帝』是一位盛素剛直的大神,看來也不過是一位顧著兄弟手足之情,聽片面之詞的世俗之陋的庸夫而已!」
我說話正氣凜凜:
「小小山神,何有誠信,我若有罪,願受雷霆,我自己承受!」
南嶽大帝見我如此神勇,也不敢小看,顧左右判官:
「查盧勝彥的善惡!」
左右判官,查了半天,搖頭:
「查無此人。」
南嶽大帝大怒:「不在人籍,豈有此理,難道在鬼籍?」
我笑了:「我還不想當鬼呢?」
「盧勝彥不在人籍,不在鬼籍,難道他是神嗎?」這使得南嶽大帝心中不免猶疑起來。
「神籍名錄內,也沒有!」祂們搬出一大批名冊,翻查了半天之後,左右判官說。
南嶽大帝一聽,原本猶疑的心,放了下來:「不在人籍,不在鬼籍,也不在神籍內,那一定是漏掉了,速速查明之後,馬上補上,再查他的善惡。」
這時,覆查官站了出來:
「我們早已覆查過了,人、鬼、神三籍皆無盧勝彥者,根本不用覆查。」
「有善惡嗎?」南嶽大帝問。
「本無善惡。」
「本無善惡,如何賞罰?」
這時大家笑了,本無善惡,還賞罰什麼?
南嶽大帝倏的面容嚴肅,但聲音卻變得較柔,他低下頭問我:「盧勝彥,你到底是誰?」
「本無善惡的人。」
南嶽大帝聽了這句話,知道他遇見了高人,內心漸漸寒意冷冷的升起,也起了大怖畏,連椅子也坐不穩了,頓時他矮了一大截!
「你到底是誰?」他聲音不禁有點發抖:「什麼籍?」
我答:
「我無惡意,我只想印證一件事,是誰控訴我?」
「是吾輩。」
「好。你不講,我也知道。」
(這一類檢舉控訴的事,在我這一生中,不知凡幾,不但陽間有,陰間也有。只因為我暴得大名之後,宗教界的諸山長老大大震動。很多查無實據的罪名便全部加諸在我的頭上,諸山長老給我戴帽子,什麼帽子都有,只要人們想得出來的,我全戴過。俗語說:「賊咬一口爛三分。」又說:「蛇咬一口入骨三分。」再說:「一犬吠影,百犬吠聲。」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實在很難洗刷乾淨,一輩子就彷彿跟定你了。我這一生,骨頭甚硬,從來也不屈服,百般的檢舉控訴,愈是屈辱,愈是堅強,我不怕,也從來沒有怕過。)
正是此時,虛空中降下一名持簡的青衣使者,這位青衣使者來自「東嶽殿」:
「使不得,使不得,不可拘捕盧勝彥!」
「為什麼?」南嶽大帝問。
「他是紅冠聖冕金剛上師。」
「上師,有何了不起,世間上師如過江之鯽!」
「他是活佛仁波切。」
「活佛,在我南嶽中,不知審問多少活佛仁波切,活活蒸煮多少了。」南嶽大帝竊笑。
「他不只是活佛,他是無上法王啊!」
「無上法王,只是逞口舌,乃玩弄佛陀之寓言,假無上之名,並無實際神力,這些無上法王通通宜送往拔舌地獄,看看還敢冒充否?」青衣使者仰見南嶽大帝有忿忿之色。
青衣使者不敢再說什麼,只將東嶽大帝的書簡呈上給南嶽大帝看。
南嶽大帝一看,臉色大變。
南嶽大帝馬上站了起來,堆出一臉的笑容,走下階來,雙手親自解開我手上的鐵鎖,及脖子上的鐵鏈,呵叱黑白無常(七爺、八爺),叫祂們向我下跪,弄得七爺、八爺非常的尷尬。
「何不早說?」南嶽大帝合掌詢問。
「祕密耳!」
南嶽大帝臉紅了。
「怪不得不在名籍之內!」
「本無善惡,何有名籍。」
「是、是。」南嶽大帝不住的點頭,在一旁垂手肅立,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我頂透紅光,紅光中坐定一尊寂定相的如來,結妙觀察智定印,身披丹光袈裟,坐於寶蓮華上。這如來呈千萬億夜摩天閻浮檀金色。再放出無量光、無邊光、無礙光、無對光、焰王光、清淨光、歡喜光、智慧光、不斷光、難思光、無稱光、超日月光。
此時「南嶽殿」充滿八萬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此佛光中,又有化佛,多如恆河沙。
南嶽大帝及其部眾全體下跪。
我(盧勝彥),唸了一偈:
自我解脫者,
永生清淨中;
黑暗紛來繞,
智慧光明照。
我唸:「吽」一聲!
已在虛空飛騰,光明一閃而逝!
我只帶走「七爺、八爺」。
七爺、八爺向我求饒恕:
「佛爺帶走我們兩位,是要懲罰我們?」
「你們只是奉旨行事,何罪之有!」
「不然,何不放我們回去?」
「放你們回去不難,只是當初你們用鐵鎖鐵鏈綁我,這就和我有緣,既然有緣在先,何不在我這裡當差,我看中你們的腳非常輕便,無有障礙。」
祂們兩位一聽,心生歡喜,懷著恭敬的心,向我跪下,祈求皈依灌頂。
七爺、八爺,無限的快樂,強烈的祈求,我從自心中,化出七彩虹光,虹光中有喜金剛的九位化身,我用「光色」、「標識」、「莊嚴身」、「佩飾」給兩位灌頂。
祂們歡喜大叫。
我在台灣台中「靈仙精舍」內,最初就有「七爺」、「八爺」的金身,其因在此也。



在台灣,有通靈者,如是說:
蓮生活佛盧勝彥,已逝世。由於他這後生小輩,標新立異,自創宗派,敢向傳統的諸山長老挑戰,自言是「蓮花童子」轉世,諸佛教大德聽聞,皆搖頭失色,其謬論,聽者皆掩耳而走。
現在,蓮生活佛盧勝彥,簡稱「盧小子」,已被「南嶽殿」黑白無常(七爺、八爺),帶到「南嶽殿」受審問及苦刑。
用石磨,磨他的十腳趾、十手指。
用鋸子,鋸頭殼。
用刀,割其皮肉。
用瘡、疽。令其全身盡腫,血溢盈碗,而無完肉。
盧小子在「南嶽殿」,已遭神譴苦刑,痛不欲生,連白森森的脊骨全露了出來。
這就是「狂傲小子」的下場。
盧小子的狂傲太無狀,自持佛學偏見,未得言得,未悟言悟,諸山長老已口誅筆伐,猶不自悔,所以不能得到宥赦,乃夭其壽數也。
盧小子,死了。
「南嶽殿」苦刑之後,判入鬼籍。
這是當年,宗教界的傳聞。
然而,沒多久――
有人看見:「盧小子在街上走。」
有人看見:「盧小子在報上寫文章,盧小子又出版書。」
盧小子沒死。
謠言不攻自破。



有一夜,夢一使者相招。
「何事?」
「南嶽大帝有請。」
我略一點首,使者與我,均足下生雲,騰踔而上,不知飛行了多少層天。
忽見「南嶽殿」在前,仍然是殿閣連雲。入殿見南嶽大帝,大帝下階相迎,舉手相揖。南嶽大帝相邀至其貴賓廳,烹茗請我,入口之香,嘆未曾有。
又送我「金壺」、「金杯」、「金盤」等等。
南嶽大帝說:
「上回得罪之處,尚請寬宥!」
「無事。」我微笑。
「幸佛爺未奏天庭,我才能還在南嶽。以後若有用我之處,召之必應,無不應也。」南嶽大帝說。
後來,我聽說,原來南嶽大帝自請處分,天庭見我毫無責怪之意,便輕罰了南嶽大帝。原本祂是掌管天上星辰的大山神,便罰祂只掌管河川內的魚、蝦、鰻、龍、龜等等,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