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霧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作者的世界與藝術有著不為常人所知的另一面,而你必須正視。
◎經歷福建、澳洲、新加坡和日本等不同地域文化的洗禮,他的視界可能衝擊我們的觀點。
◎作者繼長篇小說《神劍傳奇》、《邊界》後,再一力作,重磅出擊。

包括表題作〈霧〉在內,本書收錄張一弘近年創作的〈西格瑪城〉、〈花水川鐵道橋殺人事件〉等六篇短篇小說,探討人在過去未來時空交錯下的處境。

之前看到景物雖然清晰,但卻是假象。現在這團迷霧雖看不清,但它否定了假象,比假象更接近真實一步。我們有能力忍耐看不清的恐懼,從迷霧中去發現真實的事情嗎?

「從小叔家裡出來時已經入夜,不知從哪裡昇起來的霧,白茫茫地籠罩在一切景物上。路邊的白色路燈,坡道上汽車的紅色尾燈,居民樓排列成行的橙色樓燈,在霧裡亮成一個個模糊的光暈。所有的物體都失去了清晰的輪廓,準確的位置,只有晦澀的隱喻一般的存在殘留著。這霧色彷彿是子萱的心情的倒映。」

年輕的子萱遇見漂亮的男孩俊熙,心生愛慕,但隨後她又遇到有事業有能力的澤宇。一邊是好看的男生,一邊是強勢的男生,她要怎麼做出選擇?

張一弘

1982年出生於中國福建,19歲時隨家人移民澳大利亞。移民後初次接觸聖經,2014年受洗成為基督徒。在澳洲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2016年取得博士學位。2017到2020年間在新加坡和日本的不同大學擔任研究員。現在在日本大阪某國立大學就職。大學時代曾在網絡論壇,文學網站發表短篇、長篇、同人小說。中間十年時間雖無發表,但仍持續創作。2019年起從新開始公開作品。2020年出版長篇小說《邊界》。
舊友來訪
仙女棒
離開的方法
西格瑪城
花水川鐵道橋殺人事件

〈霧〉

大二的時候,子萱的好朋友佳怡忽然決定要出國,去荷蘭。佳怡和子萱初中時候就認識,可以說是無話不說一起長大的。不過即使如此,子萱還是不大能理解佳怡出國的理由。那天佳怡告訴子萱說要去荷蘭的時候,她已經準備了幾個月了,護照都辦了,簽證的申請材料都寄出去了,才跟子萱說。這段時間子萱沒看出佳怡有什麼不正常的,只不過剛和男朋友分手,心情不大好。子萱問佳怡,那麼和男朋友分手是佳怡出國的理由?佳怡說,算是一個契機吧,其實最大的原因應該不是和男朋友分手,而是在她自己,她自己想出去看看。子萱笑說,你一句當地話不會,就這樣跑去一個親戚朋友都沒有的地方嗎?佳怡說,你不覺得到一個沒有認識的人的地方,重新開始一種人生,是挺有意思的事嗎?像你我這樣剛二十歲,如果就決定了一輩子的人生都要在這個小城里度過,想想你不會覺得委屈嗎?佳怡這麼說的時候,瞳孔里閃着光。子萱不禁想用手摸一下佳怡的額頭,看看她是不是發燒了。認識這麼些年,子萱沒聽過佳怡講過什麼遠大的夢想,要去看看世界什麼的,這時她忽然這樣說起大話來,一定是害了什麼病了。
佳怡出國很久以後子萱也沒能理解佳怡的決定。太奇怪了,出國有什麼好呢?好好呆在老家,有親戚有朋友,有吃的有玩的,想要的東西樣樣不缺,人還能有什麼不滿足呢?子萱認為自己很幸運,從小到大被父母寵着,很少覺得缺什麼過。子萱父母是做生意的,雖然說不上大富大貴,家底也還殷實。小時候子萱想要衣服,想要玩具,父母都二話不說掏錢就買給子萱,從不會保留。可能是因為從小喜歡看書,物慾沒有那麼強,子萱倒也沒養成亂花錢的習慣,只是要是想到一個父母管不到她的地方去獨自生活,沒有父母這個靠山,子萱會覺得很恐懼。因此子萱從小學上到大學都沒離開過老家那座小城,最遠的大學離家不過三十分鐘的車程。大學畢業後,子萱進了一家外資的大公司工作,也從父母家搬出來,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間小公寓生活,表面上可以說獨立了,是新女性了,但如果不是想到父母在同一座小城里,打個車十幾分鐘就能回家,子萱的精神是支撐不下去的。搬出來生活兩年了,每天子萱一早出門去上班,到下午五六點下班回家做飯吃,看手機看電視,跟親戚朋友微信,週末回家陪父母,這樣的生活,對子萱來說如果有什麼不足的,可能只是缺一場戀愛?在大學的時候,子萱喜歡過一個學長,是學生會會長,很有魅力的一個男生。子萱給這個學長寫過情書,但是這個學長不缺追求者,後來他找了一個條件樣樣比子萱好的女生做女朋友,子萱就放棄了這段感情。不過雖然工作兩年了她也沒談過別的戀愛,她相信這種事時間到自然會發生的。
然後就到了今年年初的時候,這天子萱去參加一個高中的好朋友的生日宴會。這個女生叫可穎,她和佳怡和子萱和另外一個女生,高中經常四人湊一堆,和子萱雖然不像佳怡那麼親近,但也稱得上好朋友。可穎還和她父母住在一起,所以生日宴也是在老家辦的,參加的人親戚朋友都有,來了十幾個人。席間吃飯聊天是沒什麼可說的了。吃飯的時候長輩坐一桌,可穎的同輩晚輩坐一桌,子萱就在這桌和可穎坐着聊天。子萱心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同桌有個男生一直在瞄她,她和可穎說話時,這男生就直直地盯着她看。一會兒忍不住了,子萱轉向可穎說:「這位小哥是你的……?」可穎看了那男生一眼,說:「噢,這是我的表弟,叫俊熙。」俊熙表弟聽了朝子萱一笑。可穎對子萱說:「你猜他幾歲?」子萱仔細看了看俊熙這張臉,眉清目秀的,神情里有些稚氣,像個小孩,便說:「十六?」可穎大笑兩聲說:「他就比我們小兩歲,看不出來吧。」俊熙看着子萱說:「我是娃娃臉,一般人猜不中。」子萱說:「是嗎?還真看不出來。」然後大家都岔開話題聊別的了。
吃完飯有人提議去做足浴,四、五個人贊成,可穎也說要去。子萱覺得不那麼感興趣,便以第二天還要上班為理由先走了。從可穎家出來,不知怎麼,子萱覺得心裡有點慌,腳下邁着快步,走出幾百米後,一摸口袋,才發現手套忘在可穎家了。她剛轉身,就看見後面有一個人朝着她走過來,在路燈下可以看出是剛才的俊熙。俊熙走到子萱面前,把手套遞給她,子萱接過抓在手上,笑說:「謝謝。我正打算回去拿呢。」俊熙說:「你和我姐關係很好?」子萱說:「我們是好朋友。」說完兩人站在路燈下,有大約半分鐘誰都沒說話。然後俊熙掏出手機說:「能加你微信嗎?」子萱聽了掏出手機,說:「好啊。」加了微信後,兩人又是一會兒沒說話。然後俊熙說:「不知怎麼,今天本來應該是我第一次見你,但我感覺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你……」子萱聽了打斷他說:「不好意思家里還有事得趕快回去,改天再聊吧。」說完她也不等回答,轉身快快地走了。
兩天後俊熙發來了第一條微信,是轉發網上一個搞笑的段子,發完後面跟了一句:「逗你一笑」。這時子萱吃完晚飯正躺在床上拿着手機在看,看到俊熙的微信笑了一陣,但沒有回覆。過了半小時俊熙又發微信說:「在幹嘛?」子萱回說:「吃完飯躺在牀上看手機。」俊熙便說躺在牀上看手機對頸椎不好什麼的,兩人聊了幾句。這之後幾天俊熙每天都會給子萱發幾條微信,轉一下網絡段子朋友圈的文章什麼的。他不知道上的什麼班,白天也會不定時地發訊息過來,子萱一概晚上回家後再回覆,平淡地和他聊幾句。這樣過了一、兩星期,子萱正想着俊熙是不是該有進一步表示了,這天就收到俊熙的訊息問她週末有沒有空,說想請她看電影。子萱回覆說「好啊。」
到了週末,子萱在電影院門口和俊熙見了。她是後到的,接近電影院門口時就遠遠看到俊熙的身影,在海報前面。俊熙穿着紫色的羽絨服和牛仔褲,靠着牆壁站着的身形顯得有些憂鬱,好像隨時準備掏出一隻煙來抽的感覺,但是轉頭看到子萱,笑起來的那一刻,又顯得特別陽光。子萱心想,雖然穿着有點土,但是長得好看的男生果然不需要什麼衣服。子萱說:「你久等了?」俊熙笑說:「沒有剛到。」兩人就往電影院裡面走。俊熙到櫃臺前掏出手機取他網上訂的票,然後分了一張給子萱。子萱看了一下說:「我還是有點奇怪你為什麼會選這部《衝鋒號》。現在口碑最好的不是《鐵甲飛龍》嗎?你已經看過了?」俊熙說:「沒有。其實我本來也想看《鐵甲飛龍》,但是《鐵甲飛龍》不打折。這部《衝鋒號》聽說也不錯啊,又便宜。」子萱說:「所以要是有打折的話,你其實會選看《鐵甲飛龍》?」俊熙側過臉嗯了一聲,說:「別管這個了,票都買了,就這樣看吧。」一個半小時看完不怎麼精彩的電影出來,俊熙又說想請子萱吃飯,問她想吃什麼。子萱說她都行,問俊熙想吃什麼。俊熙想了一下說:「現在倒挺想吃包子的。」子萱說:「那去慶豐樓吧。」俊熙笑了一聲說:「慶豐樓很貴的喲。你要是不介意,我們就到前面路口那家小店吃好了。」子萱這時本來想說她可以請俊熙到慶豐樓去吃,但想了一下還是沒說。結果她就讓俊熙請她在路邊小店吃了包子餛飩。
晚上在父母家裡住,父母睡了後,子萱就躺在牀上看手機發微信。她給可穎發訊息,說她和可穎表弟白天去看電影了。一會兒後可穎回訊息說:「是嗎?他約你的?」子萱回說:「嗯。」可穎說:「玩得開心嗎?」子萱說:「還可以。」可穎說:「你覺得喜歡他嗎?」子萱說:「有一點。」可穎說:「我這個表弟沒有什麼特長,哄女孩開心倒是有一手的。」子萱說:「他有女朋友嗎?」可穎說:「不大清楚呢。去年八月見到他的時候還看到有個姑娘和他在一起,不過年底又聽說他和那個姑娘分手了。現在應該是沒有吧。」比起這個,子萱心裡有個更迫切的問題,是和她白天的觀察有關的。她問可穎:「好像聽你說過,他是你姑姑的兒子?」可穎說:「對啊。」子萱說:「你姑姑姑丈是做什麼的呀?」可穎說:「都是普通工人。」又說:「他們都沒有什麼文化,所以也沒怎麼培養我表弟。所以我表弟中專畢業後就出來在社會上混,有時在餐館超市打個零工,有時到他開酒吧的舅舅那裡去幫忙,有時我都說不上來他到底在幹什麼。」接着又一條說:「不是要掃你的興,因為是好姐妹才這麼說,如果你想和俊熙認真交往,可能要多考慮一下。」子萱回說:「嗯,知道了。」
這之後一直到三月初春的時候,子萱和俊熙又約過幾次會。子萱周圍的朋友很多已經知道了有俊熙這麼個男生常常和子萱在一起,但是子萱否認他們在交往。的確在子萱心裡,他們的關係還沒到男女朋友的程度。然後到了三月的一天,這天子萱在上班的時候收到一條加微信好友的請求,說:「王小姐你好,我是陳澤宇」。子萱想了幾秒鍾才想起來這是兩個月前她接待的一個客戶。子萱拉開文件櫃,翻到了那時的資料,這位陳先生是一家科技公司的總經理,那時來是要公司給他的新產品做一個推廣。回想那時的會面,子萱還能想起陳先生的長相,個頭偏矮,還沒子萱的高度,面容算不上好看,特別是有個扁平的鼻子,像猩猩,笑起來又帶着一種猥瑣。但是他應該是個有本事的人,不然怎麼能不到三十歲就有一家註冊資金千萬的公司在手上?子萱把資料放回去,拿起手機打開微信,接受了陳澤宇的好友請求。
加了好友後一時沒動靜,這天晚上過了九點陳澤宇才給子萱發了訊息,說:「在幹什麼?」子萱回說:「正躺着看手機。」沒等回覆子萱又說:「陳先生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陳澤宇回說:「叫我澤宇就好了。」又說:「沒什麼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本來早想聯繫你,但這兩個月一直在忙着新產品的推廣,直到最近幾天才比較閒一點。」子萱回說:「哦。」澤宇說:「陳小姐這週末如果有時間,不知道介不介意和我喝個咖啡?」子萱說:「可以啊。」又說:「叫我子萱就好了。」澤宇問週六上午行不行,子萱週六和俊熙約了去滑旱冰,她想了想說:「週六約了人了。週日早上可以。」澤宇說:「那你把你家地址給我,我週日去接你。」
週六子萱和俊熙出去玩了一天,也沒提澤宇的事。週日早上子萱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時候,澤宇給她發訊息說到她樓下了。子萱就換了衣服下去。澤宇在一輛車里對她招手。他的車是一輛寶馬。他把子萱帶到市中心一家寶島咖啡,坐下後,他用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說:「抱歉,這是我和客戶談生意常來的店,我對咖啡店知道得不多,不知道有什麼更有風情的地方。」子萱說:「這裡就很好了。」又說:「澤宇今年多大?」澤宇說:「二十八。」子萱說:「二十八歲就能擁有一家註冊資金千萬的公司,一定是付出了別人不知道的努力。」澤宇說:「不瞞你說,這是我開的第三家公司了。自己也有努力,但總是做得不夠,其實很大一部分還是靠父母幫助。」然後澤宇說他在高中的時候就試着幫班上同學修學習機賺錢,大學的時候更是學比爾蓋茨的樣子,組裝電腦賣給同學,然後大三的時候就註冊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澤宇說:「人家說第一個賺一百萬最難,在我這裡第一個一百萬是父母出的,所以我跳過了這一步,比一般人幸運多了。」澤宇又說他父母的創業經歷,怎樣從白手起家混到擁有上億資產的公司。子萱家也是做生意的,所以澤宇說的她倒挺有共鳴。只不過聽澤宇說這些的時候,她要努力把目光集中在澤宇的眼睛上。如果把目光往下移一點,移到鼻子上的話,子萱就會涌起想笑的衝動。不管澤宇描述的自己的創業史有多麼感人肺腑,一往他鼻子看的話,他說什麼都像是笑話。喝完咖啡,澤宇送子萱回家的時候,子萱心里幾乎有一種憤怒,心想,這麼勤奮優秀有實力的一個人,為什麼偏偏鼻子長得這麼古怪。
澤宇想追子萱的意圖是很明顯了。接下來的兩個月,澤宇幾次請子萱出去玩,吃飯。和澤宇出去,子萱可以去俊熙不可能帶她去的高級場所,去看票價不菲的音樂劇,去小城最貴的餐館吃飯。但子萱無法感到很滿足。名角演的音樂劇,美食雜誌有星的廚師做的菜,這些東西本身沒什麼問題,子萱享受時覺得挺不錯的,但是想到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是什麼長相,她總免不了覺得自己的快樂缺了一塊。特別是看完音樂劇從位子上站起來朝外走,旁邊的人朝她和澤宇看一眼時,或者吃飯時旁邊桌的人朝他們這裡看時,子萱就會覺澤宇的長相給她丟臉,然後再好的體驗她也高興不起來了。相反的,和俊熙去滑旱冰,去遊戲機廳抓娃娃,或者乾逛公園的時候,雖然眼前的東西挺無聊的,不過想到自己和一個好看的男生在一起,子萱莫名地就覺得挺開心。特別是要是走在路上有和她年齡差不多的女生朝他們倆投來羨慕的表情,子萱雖然知道這是因為這個女生不知道俊熙是個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她心裡還是會有點得意。
有兩、三個月時間子萱有意地不把這個問題當作一個問題。她知道有什麼東西正懸在那裡,但她裝作看不到,不去想。她想的是這件事可能她什麼也不用做,有一天會自己產生解決的辦法。直到有一次俊熙和澤宇選了同一天約她出來的時候,子萱才不得不接受這個已經很迫切的問題。她要在俊熙和澤宇中選一個。子萱想這真的太難了。要是俊熙有澤宇的實力,或者澤宇有俊熙的相貌,那該有多好。但是為什麼世上總不能有兩全其美的事呢?子萱想來想去做不出決定,於是她去找朋友商量。這天下了班吃過飯,她來到可穎家裡,和可穎聊了一會兒。在可穎房間里,她對可穎說:「如果有這種情況,有兩個男生在追你,一個長得好看但沒錢,一個有錢有事業但長得難看,你會選哪個?」可穎笑說:「怎麼,又有個有錢的男生在追你嗎?」子萱說:「就是假設一下嘛。」可穎想了一下說:「這就是看你自己的選擇吧。看你更在乎長相還是更在乎錢。」子萱說:「我就是做不了決定才來問你的啊。」可穎說:「要是我的話,應該會選有錢的那個吧。長相是一時的,長得再好看,相處久了也會看膩的。還是有錢實在。特別是將來組建家庭,要買車買房,小孩要上幼兒園,這些很考驗家底的事,沒有錢真的不行。」子萱聽了說:「但是一起出去的時候,要是身邊的人長得很難看,你不會覺得周圍的人的目光很難受嗎?」可穎說:「那你可以少出去或者不出去啊。總要做點取捨的吧。」子萱聽了點頭說:「那倒也是。」
和可穎聊過之後,子萱心裡似乎做了決定,開始傾向選澤宇的一方。但是這個週末她回父母家,陪父母看電視的時候,她又改變了主意。子萱在自己宿舍里很少看電視劇,通常只看新聞和真人秀,但她父母在追一部偶像劇,因此她也跟着看了一點。這天陪父母看着這部偶像劇的時候,她忽然發覺男主角和俊熙長得有點像。從這時起,電視裡演的這個男生和女主角之間的談情說愛的情節每一秒都給她很大的刺激。彷彿電視臺知道她的狀態,故意在她看電視的時候放這樣一部電視劇給她看,目的是為了告訴她,談戀愛就要和有這種長相的男生談。一個半小時兩集電視劇看下來,子萱推翻了心裡之前的想法,又開始傾向選俊熙的一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