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聖誕小豬:《哈利波特》作者J.K. 羅琳最新作品!只要還存有一絲希望,沒有東西會永遠喪失。因為愛,讓我們永存不朽!
定  價:NT$399元
優惠價: 79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只要還存有一絲希望,沒有東西會永遠喪失。
因為愛,讓我們永存不朽!

《哈利波特》作者J.K. 羅琳最新作品!
台灣與英、美、法、德、日等全世界30餘國同步上市!

聖誕、新年假期最適合送給孩子的禮物,
也是全家人都會深深愛上的暖心故事!

傑克很愛他的玩具「德兒豬」,德兒豬之所以叫德兒豬,是因為傑克剛開始學說話時,把「The Pig」(豬)說成了「Dur Pig」(德兒豬)。不論傷心難過,DP永遠都陪著他,就算父母離婚了,他的身邊至少還有DP相伴。
但就在聖誕夜這天,可怕的事情發生了――DP不見了!它被媽媽新歡布蘭登的女兒荷莉丟出疾駛的車外,就此消失無蹤。事後荷莉雖然買了一隻「聖誕小豬」(Christmas Pig)還給傑克,但對傑克來說,這隻CP什麼也不是。
聖誕夜是個奇蹟的夜晚,睡眼惺忪的傑克聽見CP竟然開口說話了!CP提議傑克一起出發去尋找DP,但此時的傑克還不知道,他們即將踏上前往神奇的「失物之地」的驚險旅程。一路上雖然有會說話的午餐盒、勇敢的羅盤,以及一個長著翅膀、名為「希望」的東西幫助,但在這場旅程的盡頭,卻存在著駭人的「失地魔」,他痛恨物品、吃掉玩具,還會把每個屬於人類的東西,永遠吸進自己的地下王國……
J.K. 羅琳 J.K. Rowling
她是《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本系列的七部小說創下五億部的暢銷紀錄,並被翻譯成超過八十種語言,以及改編拍成八部電影。除了《哈利波特》系列,羅琳為了支持公益團體,另外寫下三部外傳作品,其中《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之後也成為新系列電影的靈感。J.K. 羅琳並延續哈利成年後的故事,與劇作家傑克.索恩、導演約翰.帝夫尼合作,推出舞台劇《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
2020年,羅琳帶著童話故事《伊卡伯格》重返童書世界,最初在網路上免費連載,分享給封城期間的孩子們,之後並將版稅收益全數捐給她創立的維蘭特慈善信託,協助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的弱勢團體。她透過維蘭特慈善信託支持眾多公益領域,也創辦了兒童公益機構Lumos。
羅琳獲獎無數,以筆名「羅勃.蓋布瑞斯」發表的偵探小說系列亦榮獲眾多獎項。她希望記得自己想要寫作的初心,在房間裡獨自完成作品,就是她最快樂的事。
她與家人現定居於蘇格蘭。想知道更多 J.K. 羅琳的消息,請至:www.jkrowlingstories.com

1  德兒豬

德兒豬是一隻小小玩具豬,材料跟柔軟的毛巾一樣,肚子裡裝著小小塑膠豆,所以丟起來很好玩。腳蹄綿軟潮溼,大小正好用來抹去眼淚。德兒豬的主人傑克年紀還很小的時候,每晚都吸著德兒豬的耳朵入睡。
德兒豬之所以叫德兒豬,是因為傑克那個時候才剛開始學說話。他說了「Dur Pig」(德兒豬)而不是「The Pig」(豬)。德兒豬還很新的時候,顏色是鮭魚肉的那種粉紅色,黑色塑膠眼珠閃閃發亮,可是傑克不記得德兒豬那時的模樣。在他的印象中,德兒豬一直都像現在這樣:灰撲撲,褪了色,有隻耳朵經過不停吸吮而僵硬。後來,德兒豬的眼睛脫落了,有一陣子臉上只留下小小的洞,可是傑克在當護士的媽媽在塑膠珠子不見的地方,縫上了小小鈕釦。傑克那天下午從托兒所回到家的時候,德兒豬正躺在廚房桌上,裹在羊毛圍巾裡,等著傑克拆掉蓋住眼睛的小繃帶。媽媽替德兒豬寫了份病歷:「德兒豬.瓊斯做了鈕釦手術。醫師:媽媽。」
經過這場眼睛手術,大家開始用「DP」簡稱德兒豬。傑克從兩歲開始,一定要有DP陪著才肯上床睡覺,這點常常惹出問題,因為到了就寢時間,往往不見DP的蹤影。有時,爸爸和媽媽要花好久時間才找得到DP。DP會出現在各式各樣的地方:躲在爸爸的一隻運動鞋裡,或是擠在花盆裡。
「你為什麼一直要把DP藏起來呢,傑克?」媽每次千辛萬苦找到DP的時候就會問。DP不是在廚房抽屜裡蜷著身子,就是躲在沙發椅墊下。
這個答案不能公開,只有傑克和DP才知道。傑克知道DP喜歡可以窩起來睡覺,覺得舒適的空間。
DP喜歡做的事情跟傑克一模一樣:爬到灌木叢底下,鑽進可以藏身的地方,或是被往上拋進空中── 爸爸將傑克往上拋,傑克將DP往上拋。DP不介意弄髒身子,也不介意不小心掉進水窪裡,只要能和傑克一起玩。
傑克三歲的時候,有一次把DP放進回收桶裡。當他聽到媽媽說那個桶子是回收用的,傑克以為跟騎腳踏車有關。所以等媽媽離開廚房,他就把DP丟進去,想像蓋上桶蓋以後,DP可以騎腳踏車兜兜風。傑克解釋自己往桶子裡探頭探腦,是為了看看東西在動的樣子,媽媽哈哈笑。她解釋說,回收的意思跟騎腳踏車很不一樣。桶子裡的東西會被帶走,然後變成其他東西,那些東西就能夠擁有全新的生命。傑克可不希望DP離開,變成別的東西,所以他後來再也不把DP放進回收桶了。
種種探險讓DP身上浮現有趣的氣味,傑克非常喜歡。這個氣味混雜了DP探險去過的地方、傑克毯子底下溫暖陰暗的洞穴,加上一絲媽媽的香水味,因為她進來跟傑克道晚安的時候,總會順帶擁抱親吻DP。
偶爾,媽媽會斷定DP的味道有點太臭,需要好好清潔一番。DP頭一次進洗衣機時,傑克又怒又怕,躺在廚房地板上放聲尖叫。媽媽試著要讓傑克明白,DP非常享受在洗衣機裡繞啊轉的,可是一直要到那天晚上DP回到傑克毛毯下的洞穴,柔軟乾燥,散發洗衣粉的氣味時,傑克才真正原諒媽媽。他很快就習慣讓DP進洗衣機,但他總是期待DP恢復原本自然的氣味。
DP最可怕的遭遇發生在傑克四歲那年,那時傑克在海灘上弄丟了DP。爸爸已經把浴巾收好,媽媽正幫忙傑克換上運動服,這時傑克突然想起自己把DP埋在某個地方,雖然他不大記得是哪裡。他們找了又找,直到夕陽西下,海灘上的人幾乎都走光了,爸爸暴躁起來,傑克哭哭啼啼,可是媽媽徒手到處挖來挖去,一直要他別放棄希望。接著,就在爸爸要他們丟下DP逕自離開的時候,傑克的光腳往沙子一挖,腳趾碰到了軟綿綿的東西。傑克把DP拉出來,喜極而泣,爸爸說DP以後不可以再到海灘來玩,傑克覺得這樣很不公平,DP很愛玩沙,所以傑克一開始才會把DP埋進沙子裡。


2  媽媽和爸爸

傑克即將開始上小學之前不久,有封信寄到家裡來,通知所有的家長,孩子開學第一天應該把自己最愛的玩偶帶去。傑克班上的每個人都帶了泰迪熊,可是傑克當然帶了DP。每個孩子輪流走到教室前面,說明自己的玩偶叫什麼名字,又為什麼喜歡這個玩偶。輪到傑克的時候,他解釋DP為什麼叫DP,也說到DP的眼睛做過手術,還有埋在沙灘裡、差點永遠搞丟的那天。DP和他一起冒險的故事,逗得全班哈哈笑;傑克講完的時候,大家都熱烈鼓掌。DP雖然是現場最破舊的玩偶之一,但輕輕鬆鬆登上最滑稽也最有趣的玩具寶座。遊戲時間,傑克和一個叫佛瑞迪的男生拿DP來玩拋接遊戲。下課時間結束以前,傑克不小心把DP弄掉在水窪裡。那天晚上DP不得不再進洗衣機。
如果傑克在學校過得不順心──像是拿到很低的分數、跟佛瑞迪吵架,或是有人嘲笑傑克捏得歪歪的陶盆,DP都在家裡等著用小小軟軟的腳蹄抹乾他的淚水。不管傑克碰到什麼事情,DP都在,準備理解跟原諒,身上帶著家裡那種穩定人心的味道;那個味道總是會回來,不管媽媽多常把它洗掉。
有天晚上,當時他才開始上學不久,有個噪音把他吵醒了。他伸手去找DP,在黑暗中將DP拉近。
有人在大吼大叫,有點像是爸爸的聲音。接著傳來東西碰撞的聲響,有個女人放聲尖叫:聽起來像是媽媽,但傑克從沒聽過媽媽發出這種聲音。傑克很害怕。他多聽了一會兒,用DP抵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他知道DP也很害怕。
傑克想說,媽媽跟爸爸可能正在合力對抗闖空門的盜匪。他知道報警必須撥哪個號碼,於是他在黑暗中下了床,悄悄走到房外的樓梯平台上。他躡手躡腳走下樓,懷裡依然揣著DP。爸爸依然大聲嚷嚷,媽媽仍然尖叫不停。傑克聽不到盜賊的聲音。
接著客廳的門砰地打開,爸爸大步走進玄關。爸爸身上穿的不是睡衣,而是牛仔褲和套頭毛衣,爸爸沒注意到傑克站在樓梯上。他打開前門走了出去,隨手用力甩上門。傑克聽到車道傳來汽車引擎聲。爸爸開車離開了。
傑克悄悄走進客廳,檯燈倒在地板上,媽媽坐在沙發上哭泣,臉埋在雙手裡。她聽到傑克的腳步聲時,驚跳一下,抬起頭來,然後哭得更厲害。傑克原本以為,媽媽會把一切解釋清楚,讓事情好起來。可是當他跑到媽媽身邊,媽媽只是緊緊抱住他,就像他覺得受傷或傷心時,抱住DP那樣。


3  變動

在那之後,爸爸就不再跟他們一起住了。
媽媽和爸爸分別向傑克解釋,說他們不想再維持婚姻關係。傑克告訴他們,他可以理解。他說學校有些人的爸爸媽媽也不住在一起。他可以看出,爸爸媽媽希望他平心接受這一切,於是他假裝自己沒有問題。
可是有些日子的晚上,媽媽吻了傑克並關上房門後,傑克會對著DP軟趴趴的身體哭泣。不用對DP開口,DP便知道並理解所有的事情。DP知道傑克堵在胸口的硬塊。DP的腳蹄抹去了傑克的淚水。傑克在黑暗中跟DP在一起時,完全不需要假裝。
傑克六歲生日之後不久,爸爸帶傑克出去吃漢堡,送他一大盒樂高,然後解釋說自己找到海外的工作。
「不過,我還是可以常常跟你聊天,傑克,」爸爸說,「而且你可以搭飛機來找我,會很好玩,對吧?」
傑克不覺得聽起來有多好玩,根本比不上有個爸爸陪著一起玩,可是他沒說出口。傑克越來越習慣什麼都不說。
接著,媽媽告訴他,搬到外公外婆家附近可能不錯,她必須加班的時候,他們可以幫忙照顧傑克。她在一家大醫院找到了新工作,外公替他們找到一間有花園的可愛房子,跟外公外婆家才隔兩條街。外公外婆有隻非常調皮的小狗,叫托比。傑克覺得小狗托比很好笑。
「可是那樣我就必須離開學校囉?」傑克問,想到他的好朋友佛瑞迪。
「對,」媽媽說,「可是,我們新家附近就有一所學校。我知道你會很喜歡的。」
「我想我不會喜歡。」傑克說。
傑克不想搬家,也不想換學校。媽媽似乎不瞭解:他不想再有變動了。他想跟學校的朋友在一起,想留在老家,在老家這裡他跟DP有過那麼多探險。
外公外婆在電話上跟傑克聊天。他們告訴他,有多期待他和媽媽住到他們家附近來,到時一起帶小狗托比到公園玩,會多麼有趣。所以,傑克說沒關係,但那不是他的真心話。只有DP能夠體會。傑克知道,DP也會想念他們最愛的那些躲貓貓的地方。
媽媽跟傑克提起新房子的幾個星期過後,傑克向老師和佛瑞迪說再見。隔天,搬家公司過來把一切讓老家像家的東西全都帶走,媽媽載著傑克和DP,開了一百英里的車子。
傑克不得不承認,那趟旅程還滿好玩的。DP坐在傑克的懷裡,媽媽和傑克玩「我看到……」的遊戲,中途還停下來吃披薩和冰淇淋。媽媽讓傑克從泡泡糖機裡投幣買了兩顆巨蛋糖,一個給他,一個給DP(不過,傑克回到車上時跟媽媽解釋,他必須代替DP享用)。
傑克沒料到自己還滿喜歡這棟新房子的。他的臥房就在媽媽的房間隔壁,他的窗外有一棵大樹。外公外婆在他們抵達新家五分鐘後就來了,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塞滿了整個冰箱。小狗托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試著從傑克手中搶走DP。
「不行,托比,你明明知道DP是我的!」傑克說。他把DP塞進自己的毛衣前側,確保DP的安全。不過,他讓DP探出腦袋,這樣DP才能掌握現況。
搬家人員把他們熟悉的家具都搬進屋裡。媽媽和外婆忙著收拾廚房用品,傑克、外公、小狗托比和DP則去探索花園。那裡有好多DP躲起來會覺得有趣的所在,還有高高可以蹲坐的完美地點。不過,傑克隨身帶著DP,因為擔心小狗托比會想辦法再搶走DP。
那天晚上,傑克摟著DP躺在床上,吸進DP安定心神的熟悉氣味,他們都默默同意,搬家日沒有傑克原本想的那麼糟糕。傑克的窗戶還沒裝窗簾,DP和傑克在睡著以前,望著窗外樹葉襯著漸漸暗下的天空顫動著。


4  荷莉.馬克利

星期一到來,傑克正要偷偷把DP塞進書包時,不巧被媽媽逮個正著。
「不行,傑克,」媽媽溫柔地說,「要是弄丟了怎麼辦?」
要是DP到了新學校,在一堆陌生人當中迷路還得了,想到就可怕,於是傑克把DP放回臥房,但是快到學校大門的時候,他覺得又孤單又害怕。
「你今天一定會過得很愉快。」媽媽說,在鐘聲響起以前抱了抱他,然後他就得進學校去了。
傑克什麼也沒說。他為了不要露出害怕的模樣,用力到皺起眉頭。
新班級的孩子都盯著他看,他們看起來比以前那個班的人都高大。老師和和氣氣對他說話,問他叫什麼名字。接著老師請班上的同學一個個輪流到前頭去,拿他們為了自然主題蒐集來的東西給大家看。傑克當然什麼都沒有,所以他看著同學一一向全班展示樹葉、橡實、七葉樹果。
接著是下課時間,傑克找到一個角落,在那裡沒人能打攪他。
下課過後,老師要大家拿出讀本。她拿了一本給傑克,接著對孩子們說,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一些年紀大點的學生要到班上來。每個人都會分到一位伙伴,那位伙伴會帶他們一起閱讀。
教室門打開了,好多高年級的大孩子走進來。他們全都咧嘴笑著,有幾個還對認識的小朋友揮了揮手。傑克比之前更害怕了。
有個高䠷的女生在這群人裡面很顯眼。她一頭黑色長髮,往後紮成了馬尾。她不像很多大女生那樣,用手遮嘴咯咯笑。老師邀請大孩子挑個伙伴時,她氣定神閒站著。這個高高的女生跟傑克對上眼睛時,他趕快低頭盯著自己的手指。
大孩子們開始在課桌之間穿梭,傑克的同學全都開始竊竊私語。「荷莉,荷莉!來這邊,荷莉!」
坐在傑克隔壁的女生也小聲叫著:「荷莉!荷莉!」
隔壁女生看到傑克望著荷莉時,自動解釋說:「看到她了嗎?黑色長頭髮那個?那是荷莉.馬克利。她是很厲害的體操選手,還上過電視喔。」
「哈囉。」有人在傑克腦袋上方很遠的地方說話。
他抬頭一看。是上過電視的荷莉.馬克利,她正低頭望著他。
「你是新來的,對吧?」她說。
傑克試著說「對」,但是聲音出不來。大家都盯著他看,呼喚「荷莉,荷莉,來這邊!」的急切聲音,比之前還響亮。
可是荷莉.馬克利不理會他們。她拉了張椅子過來,在傑克旁邊坐下。
「我要當你的伙伴。」她說。
拿軟趴趴的小豬,來跟上過電視的十一歲高大女生相比,感覺可能滿奇怪的,可是傑克不覺得。DP在他頭一天上舊學校的時候,替他招來了朋友,而在新學校,荷莉.馬克利發揮了同樣的作用。荷莉擔任傑克的閱讀伙伴才一個小時,傑克就不再是沉默寡言的新同學,而是荷莉.馬克利挑中的男生,是後來在放午餐袋的桌邊,荷莉.馬克利稱為「我同伴傑克」的男生。
他班上的同學都很佩服。他們現在都想跟他講話了。傑克在午餐時間吃完三明治後,有個叫羅里的男生問他,想不想一起踢足球。羅里知道很多精采的笑話。媽媽那天放學來接傑克時,羅里拉著自己的媽媽到傑克媽媽面前,兩個媽媽約好過幾天讓傑克到羅里家玩。
DP很高興傑克第一天到新學校這麼順利。DP很喜歡聽荷莉.馬克利和羅里的事情。當然了,傑克什麼都不必大聲說出口。DP窩在毛毯底下,聽著窗外樹葉的窸窣聲,就知道並理解一切,傑克都不用開口說。傑克臉頰貼著DP裝滿豆子的身體睡著了,DP身上的熟悉氣味,跟傑克房間的新油漆味混融在一起。


5  荷莉的DP

一整個學期,傑克和荷莉一直是閱讀伙伴。他越認識她,就越瞭解全班為什麼都想跟她做朋友。
荷莉.馬克利除了聰明伶俐,成績永遠拿高分,而且歌喉好到可以在朝會時獨唱之外,還是這個國家最優秀的小體操選手之一。她上過電視一次,上過報紙兩次。她的目標是參加奧運比賽。有些是她親口告訴傑克的,其他是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荷莉雖然很有名,但不會自以為了不起。她讓傑克看她摔下平衡木時的瘀傷。體操訓練感覺很辛苦。荷莉跟傑克說,她非贏不可,而且要百戰百勝,即使第二名都不夠好。如果要進軍奧運,她絕對不能輸。
接著有一天,荷莉來上他們的閱讀課時,神情怪怪的。眼睛紅紅腫腫,打招呼的時候,聲音聽起來很乾啞。
雖然傑克很喜歡荷莉,面對她的時候還是有點害羞。
「妳……妳輸了嗎?」他輕聲說。他記得荷莉上週末有一場重要的體操比賽。她搖搖頭。
「我沒去。」
「妳生病了嗎?」傑克問。
荷莉再次搖搖頭。
他們又讀了一頁傑克的讀本。接著一顆斗大的淚珠掉在頁面上。
「我媽離開我爸了。」荷莉悄聲說。
她用傑克的讀本遮住臉,將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訴他。
媽媽先要荷莉打包好行李,然後趁荷莉爸爸還在醫院上班時,把她載到一戶公寓去。荷莉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爸爸。她很想念他。通常帶她去參加體操比賽的是他。媽媽解釋說,她已經不愛荷莉的爸爸了。
「他們都要我跟他們住,」荷莉小聲告訴傑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閱讀時段結束以後,荷莉回到自己的班級,傑克想不通,荷莉為什麼要跟他講這些私人的秘密。他想,也許他就像荷莉的DP。雖然他沒說多少話,但他都能理解。


6  更多變動

傑克已經習慣爸爸從出差的各個城市寄明信片來。媽媽把那些明信片貼在冰箱上,好讓傑克隨時都能看到。有一張是運河上的幾座橋,還有一張是坐落在積雪高山上的城鎮。傑克跟爸爸在電話上聊天,把在學校畫的圖畫,還有第四級游泳證書,拍下來傳給爸爸看。傑克很愛游泳。他是班上泳技最棒的其中一個,所以他的七歲生日派對就辦在泳池旁邊。班上很多同學都來了,包括他最好的朋友羅里。
學校放暑假以前,荷莉.馬克利第二次上電視。朝會的時候,她到最前面拿另一面金牌給大家看,全校熱烈鼓掌,她揮揮手並且對傑克眨了眨眼。
媽、傑克和外公外婆一起到希臘度假。DP也來了。DP好愛陽光,躺在傑克身邊,就在泳池邊的浴巾上,灰色的軟軟小身體曬得又褪了點色,但傑克記得不要再把DP埋進沙地裡。
新的學年,傑克回到學校,荷莉.馬克利已經升上大學校,看不到她,他還滿想念的,不過他現在已經交到不少朋友。
有天晚上,外公外婆過來照顧傑克,因為媽媽要出門。真奇怪,媽媽晚上通常不出門的。他問媽媽要去哪裡,媽媽告訴他,要出門跟朋友吃晚飯。她看起來很漂亮,身上穿著新洋裝。
之後,媽媽每星期會出門一個晚上,傑克不介意,因為他跟外公外婆相處得很愉快,他們會陪他玩桌遊,可是只要小狗托比來過夜,他總是記得要把DP放得高高的。
接著,某個天氣晴朗的週末,媽媽告訴傑克,她朋友布蘭登要開車過來,他們三個要一起出門走走。
「妳就是跟布蘭登一起吃晚飯嗎?」傑克問。媽媽說是。
布蘭登是個模樣友善、嗓音低沉的人。他開車載媽媽和傑克到鄉間的公園,那裡有個探險遊樂場。傑克滑下溜滑梯,爬上繩網,可是其實玩得並不怎麼盡興。不能獨享媽媽,感覺很奇怪。傑克玩夠了探險遊樂場以後,他們三人散步到河邊去。布蘭登示範給傑克看,怎麼用石頭打水漂。傑克寧願由爸爸來教。
布蘭登載他們回家,說再見以後,媽媽問傑克喜不喜歡布蘭登。傑克說他人滿好的。
之後他們經常跟布蘭登一起出遊。傑克看得出,媽媽真心喜歡布蘭登。有一次,他盪完鞦韆回來,撞見他們在椅凳上手牽手,不過當媽媽發現傑克看到了,便趕緊放開。
毛毯底下的DP什麼都明白,傑克完全不用開口。DP知道,傑克覺得布蘭登牽媽媽的手很奇怪,雖然傑克認識布蘭登之後,對他多了一分好感。DP明白,傑克寧可讓爸爸來握媽媽的手。DP跟傑克一樣擔心,要是布蘭登不再想跟媽媽做朋友,媽媽又會傷心起來。傑克多麼希望事情別再變動,而這個感覺他只能對DP訴說。在DP面前,他永遠不需要假裝。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