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85357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妳擁有的是一項天賦,一項天命。
妳可以自己決定這個詞彙的意義。
沒有人能代替妳。」

二十年前,《哈利波特》的問世讓世界充滿魔法……
二十年後,《永無境》將替你開啟另一扇魔幻大門!

★繼《哈利波特》系列後,再次引爆歐美盛況空前搶購熱潮的奇幻文學巨作!
★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榜,橫掃國內外各大榜單,出版社編輯一致推薦「今年最棒的奇幻冒險故事」!
★二十世紀福斯重金搶下電影版權,由奧斯卡編劇提名人選德魯‧戈達德改編並擔任製片!
★Goodreads好讀網近四萬讀者評價,超過半數滿分好評推薦!
★「終於讓我找到能夠與J.K.羅琳棋逢對手的作家!」亞馬遜讀者★★★★★系列作五星好評!

▍獲獎紀錄
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榜、
《週日泰晤士報》青少年類別最佳選書、
《愛爾蘭獨立報》年度最佳童書、
亞馬遜編輯精選二十大最佳童書、
英國《書商雜誌》編輯選書、

2018年《愛爾蘭獨立報》最佳童書
2018年圖書館選書計畫當月最佳選書
2019年澳洲獨立書店大獎最佳童書獎入圍
2019年澳洲書業獎青少年小說獎入圍
澳洲尼爾森圖書掃描暢銷榜第四名
《週日泰晤士報》8至12歲類別最佳選書
澳洲恬墨書舍當月童書類選書
美國巴諾書店最佳中高年級選書
Apple書籍推薦「不容錯過的三十本選書」

▍「《哈利波特》的書迷一定會喜歡這個系列!」名家媒體接連盛讚!

「唐森所寫的第二集,再度令讀者無可自拔地沉浸在她創造的世界!這部小說揉合了《翡翠城》的魔幻、《霍爾的移動城堡》的緊湊、《波西傑克森》的幽默、《第十四道門》的黑暗,或許還有一絲《飢餓遊戲》當中第一區的墮落,絕對不會令奇幻迷失望。故事情節中精巧地融合了在群體中格格不入的狀況、階級特權、偏見、積極採取行動……等議題,老練的讀者想必會非常欣賞。作者的文筆非常引人入勝,唯一讓人難過的是:我們遲遲不知道,第三集還要再等多久才會出版?這本小說絕對值得奇幻迷收藏。──《科克斯書評》星級推薦

「潔西卡‧唐森的《永無境》絕對不容錯過,這本續集同樣精采至極,小說中對於世界觀的描繪出類拔萃,書中人物更是面臨了艱難的道德抉擇。莫莉安‧黑鴉順利進入幻奇學會以後,本來以為往後的人生會充滿驚奇、學到許多新的技能;然而,她身為世所罕有、令人懼怕的幻奇師,真正學到的卻是必須封閉自身力量,甚至認定自己也是壞人。就她所知,唯一同樣身為幻奇師的人是邪惡的埃茲拉‧史奎爾,不僅如此,史奎爾還憑藉他擁有的禁忌知識,不斷引誘莫莉安。」──《衛報》

「唐森的續集憑藉高超的說故事技巧、跌宕起伏的情節,必定令讀者不忍釋卷,一路見證莫莉安與她那些奇特的同學面臨忠誠與勇氣的考驗。未來,他們想必將迎來更多同樣的試煉。」──《紐約時報》

「這本小說中有光明與黑暗、有意想不到的轉折、有創造力,並且結合了關於偏見與排擠的大主題。」──《週日泰晤士報》

「《永無境》是我在2017年最喜歡的一本書,它完全沒有辜負如潮的佳評,創下銷售佳績,並贏得水石童書獎(Waterstones Children’s Fiction Prize)。在續集中,入學考驗已經結束,莫莉安即將展開在幻奇學會的新生活,探索學會中的所有祕密。我有幸試讀了幾個章節,已經深深為它著迷。大家就好好期待這本燙金、附插圖的精緻精裝書吧。」──《書商雜誌》

「非常機智、犀利的奇幻冒險小說,這是系列作的第二集。莫莉安‧黑鴉成為幻奇學會的成員(幻奇學會集結了擁有特殊天賦的年輕人),然而,莫莉安卻無法盡情運用她的魔法天賦,反而學到一個教訓:她的天賦很邪惡,根本不該存在。《哈利波特》的書迷一定會喜歡這個系列。」──《愛爾蘭獨立報》

「如果你喜愛《永無境》的詼諧古怪、令人著迷的多元風情,你一定會想看續集,進一步了解這個魔幻世界。除此之外,作者唐森非常擅於為筆下人物安排難題,令他們陷入困境,不得不採取風險極高的行動,讓書迷時時屏住呼吸。」──《號角雜誌》

「眾所期待的《永無境》再度回歸,續集絕不會讓你失望……這裡有迷人的幻想世界、刺激的冒險、鮮活的人物,是今年聖誕節必讀的佳作。孩子必定會愛上本書描寫的友誼;莫莉安一面試著融入群體,一面努力忠於自我,箇中掙扎想必也能令孩子充滿共鳴。非常適合熱愛《哈利波特》的書迷。」──《南威爾斯晚郵報》

▍故事大綱
莫莉安‧黑鴉擊敗了致命詛咒,通過了危險的四大考驗,終於加入聲譽卓著的神秘組織幻奇學會。然而,她的旅程剛要展開……
  在充滿魔法的祕密都市永無境當中,人民始終記得,世上僅存的另一位幻奇師埃茲拉‧史奎爾曾殘酷無情地攻擊這座城市。大家似乎認定,莫莉安同樣是危險人物,絲毫不給她機會。
  因此,當幻奇學會的成員接連失蹤,莫莉安自然成了頭號嫌犯。
  如今,莫莉安必須與新舊朋友聯手,證明自己的清白──否則,她很可能被逐出幻奇學會,也永遠離開她唯一的家。

潔西卡‧唐森Jessica Townsend
住在澳洲的陽光海岸,但過去十年來會不時去倫敦體驗一番,將這個城市最美妙、最奇特之處記在腦海,以備未來創作之需。曾從事文案工作,也曾於野生動物兒童雜誌擔任編輯,該雜誌隸屬史帝夫‧厄文的澳洲動物園旗下。讓她著迷的事物包括公共運輸、古城、旅店、聖誕節、歌劇演唱家、萬聖節、祕密組織與巨貓──這些事物都悄悄化為這本小說的一部分。《永無境》系列是她的處女作,也是一座全然屬於她的城市(不過,這座城市現在也屬於你了)。


陳思穎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譯有《監控資本主義時代》、《四個神聖的秘密》、《機艙機密》、《快樂就是》等書。

第一章 天使伊斯拉斐爾
首年之冬,冬暮

莫莉安‧黑鴉自傘鐵一躍而下,牙齒打顫,緊握油布雨傘的雙手已然凍僵,狂風將她的頭髮吹得奇亂無比,她盡力將之梳順,一面快步追趕她的贊助人。那個人早已邁開好幾碼遠,迅速穿梭在波希米亞吵嚷、稠密的大街上。
「等等我!」她叫道,奮力擠過一群身穿緞布長裙與厚實天鵝絨披風的女人。「朱比特,走慢一點!」
朱比特‧諾斯轉過頭來,腳下絲毫不停:「慢不了,莫兒,我天生慢不下來。快跟上來。」
說完,他繼續往前走,直接穿過往來如織的行人、人力車、馬車及汽車。
莫莉安連忙追過去,不料迎面撞進一團寶藍色煙霧,味道甜膩,衝著她噴這團藍煙的女人手持金色細雪茄,指尖已被染藍。
「呃,好難聞。」莫莉安咳了一陣,揮掉煙霧。在這團迷霧中,有那麼一瞬間,她似乎跟丟了朱比特,但沒過多久,她便瞥見那顆鮮亮的紅棕色頭頂在人潮中載浮載沉,當即直奔過去。
「小孩!」藍指尖的女人在她背後喊道:「寶貝,你看,竟然有個小孩在波希米亞!好嚇人!」
「那是行為藝術表演啦,寶貝。」
「噢,也是。好新鮮!」
莫莉安暗自希望可以停下來四處轉轉,她從沒來過永無境的這一帶,要不是她很怕在人群中跟丟朱比特,她鐵定會無比興奮地東張西望,看看寬敞街道兩旁的劇場、戲院、音樂廳,欣賞炫目繽紛的明亮燈光與霓虹招牌。在各個街角,身著華服的人步下馬車,由工作人員引進豪華劇院;路旁攤商有的吆喝,有的吟唱,也有店員負責招攬行人走進喧鬧的小酒吧;有些餐廳擠滿用餐人潮,甚至將餐桌擺上了人行道,儘管天寒地凍(畢竟今天正是冬暮,也就是冬季最後一日),這些餐廳依然座無虛席。
莫莉安總算追上朱比特,他正站在一棟建築外頭等莫莉安。這棟建築是整條路上最擁擠的地方,卻也最富麗堂皇,由白色大理石與黃金構成,閃耀動人,莫莉安覺得這幢樓宇既像大教堂,又像個婚禮蛋糕。建築頂部,一個閃亮的招牌寫道:

新德爾斐音樂廳隆重鉅獻
琪琪‧葛蘭德

陰溝五人組

「我們要……進去嗎?」莫莉安喘著氣說,肋骨之間有些抽疼。
「什麼,妳說這地方?」朱比特仰望新德爾斐,臉帶輕蔑。「老天啊,不是,我死也不要進去。」
他鬼鬼祟祟回頭瞄了一眼,領著莫莉安拐進新德爾斐後方的小巷,遠離人潮。巷子很窄,他們只能一前一後,踏過無法辨認的垃圾堆與從牆壁剝落的碎磚。路上沒有燈光,飄著強烈的惡臭,越往前臭味越濃,像是有蛋餿掉了,也像是有動物屍體腐爛發臭,或是兩者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莫莉安掩住口鼻,這陣味道實在太衝,令她有點想吐。她只想折返原路,可是在她身後的朱比特持續向前,一路輕推著她前進。
「停,」就快走到巷底時,朱比特開口。「這個是……?不,等等,這是不是……?」
她回過身,只見朱比特正在察看牆上某個區塊,但那裡看起來跟其他地方毫無二致。他以指尖輕壓磚塊之間的泥漿,湊上去嗅了嗅,然後略帶猶疑地舔了一下牆壁。
莫莉安面露驚恐:「噁,不要這樣,你在幹麼?」
剛開始,朱比特沒說什麼。他注視牆壁好一陣子,皺起眉,接著抬頭,凝望夾在兩側建築中間的狹窄星空。「嗯,我就知道。妳感覺到了嗎?」
「感覺到什麼?」
他牽起莫莉安的手,按住牆面。「閉上眼睛。」
莫莉安依言照做,心裡覺得有點蠢。有時候,她很難分辨朱比特到底是認真的,或者純粹是逗著她玩,她懷疑這次八成是朱比特要對她開什麼白癡的玩笑,畢竟今天是她生日。雖然朱比特保證過不會給她驚喜,但要是他設計了一連串複雜又尷尬的噱頭,最終帶莫莉安走進一個擠滿了人的房間,大家一起對她唱生日快樂歌,這種事的確很符合朱比特的作風。就在她正想說出內心的懷疑之際──
「噢!」她的指尖傳來非常幽微的麻癢感,耳邊也傳來隱隱約約的嗡鳴聲。「噢。」
朱比特抓住她的手腕往後帶,稍微和牆壁拉開一段距離。莫莉安的手感覺到一陣抵抗力,彷彿那些磚塊具有磁性,不願意放她走。
「這是什麼?」她問。
「一個小小的機關。」朱比特喃喃說,「跟我來。」他略略往後仰,一腳踩上磚牆,再來是另一隻腳,然後──他輕鬆寫意地違反地心引力法則,繼續沿著牆壁往上走,特意縮肩拱背,以免自己的頭撞到巷子另一側的牆。
莫莉安盯著他,驚愕無言,過了一會才甩甩頭,逼自己清醒。她如今也是永無境的市民了,是杜卡利翁飯店的永久住客,更是幻奇學會的一員,她真的不能一遇到有點出人意表的事情就這麼驚訝。
她深吸一口氣(不料吸進惡臭,差點又一陣反胃),接著模擬朱比特的動作,分毫不差。就在雙腳踩上牆壁的剎那,整個世界猛然傾斜,隨即回正,讓她站在上面十分輕鬆自在,可怕的臭味也隨之消失,變成清新乾爽的空氣。忽然之間,迎著眼前那一方延展的星空,走在巷子的牆壁上,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莫莉安笑出聲來。
走到這條垂直巷子的盡頭時,整個世界再度傾斜,回復正常。
莫莉安原以為他們會走上屋頂,沒想到他們卻身在另一條巷子,這條路喧囂熱鬧,浸淫在詭譎的綠光之中。她和朱比特走向一條長長的人龍,排隊的人群被擋在一條絨繩後方,顯得很是興奮,激動的情緒散播開來,莫莉安也沾染上一絲期待,踮起腳尖,想看看他們在排什麼。最前面有一扇磨損的淺藍門扉,貼著一張潦草的手寫公告:

舊德爾斐音樂廳
舞臺後門
今日演出:天使伊斯拉斐爾

「誰是天使伊斯拉斐爾?」莫莉安問。
朱比特沒有回答,只是將頭一偏,示意莫莉安跟著他,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到排隊人龍最前方。有位一臉無聊的女子站在那裡,確認清單上的姓名,她穿著一身黑,從腳上厚重的靴子,到掛在頸間的羊毛耳罩,全是黑色。(莫莉安覺得很棒。)
「請排隊。」她頭也不抬就說:「不能拍照,演出結束前別想找他簽名。」
「我恐怕等不了那麼久,」朱比特說:「方便讓我現在進去嗎?」
女子嘆了口氣,敷衍地瞄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嘴巴半張,嚼著口香糖。「什麼名字?」
「朱比特‧諾斯。」
「你不在名單上。」
「不。我是說,對,我知道,希望妳可以替我安排一下。」他從那把紅鬍子底下露出笑容,含蓄地輕點領子上的金色「W」字小別針。
莫莉安不禁一抖。她明白,幻奇學會成員身為菁英,在永無境備受景仰,經常享有一般市民作夢也得不到的特殊待遇;可是,她從沒見朱比特這麼明目張膽運用「別針特權」。她暗忖,難道朱比特常常這麼做?
女子絲毫不顯動搖(莫莉安覺得這也是情有可原)。她蹙眉瞪視那枚金色小別針,再用畫著濃重金蔥眼線的雙眼,瞥向朱比特滿懷希望的臉龐。「但你不在名單上啊。」
「他會見我。」朱比特說。
她勾起上脣,露出一嘴鑲鑽牙齒:「證明給我看啊。」
朱比特微微偏頭,揚起一邊眉毛,女子模仿他的表情,滿臉不耐。最終,朱比特嘆了口氣,從大衣內掏出一根帶有金色斑點的黑羽毛,在指間來回轉動,一次,兩次。
女子的雙眼略為睜大,張口結舌,莫莉安看見她齒間的鮮藍色泡泡糖。她有些緊張,看了看朱比特背後越排越長的人龍,推開褪色的藍門,頭一歪,示意他們進去。「那就快點,演出五分鐘之後就開始了。」

***

舊德爾斐的後臺很暗,黑衣工作人員安靜而有效率地來回奔走,四周寂靜無聲,瀰漫著期待的氛圍。
「那根羽毛是什麼?」莫莉安小聲問道。
「顯然比別針更有說服力的東西。」朱比特喃喃回應,聽起來有些喪氣。他從一個標示「員工專用」的箱子中拿出兩副耳罩,將其中一個交給莫莉安。「來,把這戴上,他等一下就要唱了。」
「誰?你說那個伊斯……什麼的天使?」她問。
「伊斯拉斐爾,對。」他用手梳過紅棕色頭髮,莫莉安看出那是他緊張時的小動作。
「可是我想聽。」
「喔不,妳不會想聽的,相信我。」朱比特透過布幕間隙,從他們所站的位置觀望外頭的觀眾席,莫莉安跟著飛快偷窺了一眼。「莫兒,妳絕對不會想聽他們這一族唱歌。」
「為什麼?」
「因為,那會是妳這輩子聽過最美妙的聲音。」他說:「那個聲音會觸發妳腦內的某個東西,帶給妳無可破壞的全然寧靜,那是妳一輩子體驗到最美好的寧靜。它讓妳明白,妳是一個完整的人,妳的人生完美而圓滿,妳擁有了渴望的一切,需要的一切。寂寞與悲傷都會變成遙遠的記憶,妳的心會感到滿足,讓妳覺得這個世界絕不會再令妳失望。」
「好恐怖喔。」莫莉安說,語氣毫無起伏。
「確實恐怖。」朱比特堅持道,神色凝重。「因為那稍縱即逝。因為伊斯拉斐爾不可能永遠歌唱。當他停止唱歌,那種完美的幸福感終究會消逝,妳會回到真實世界,必須面對現實中的困難、瑕疵跟髒污,令人難以負荷。妳會感到極度空虛,就好像妳的生命停止了,好像妳被困在一個泡泡中,周遭的世界卻仍然不完美地轉動著。看到外面那些人了沒?」他稍微拉開布幕,兩人再度望向觀眾。
空曠的樂隊池設有燈光,照亮底下那許多張臉孔,人人臉上都是相同的神情──萬分急切,但卻莫名空洞,充滿匱乏,飽含渴求。朱比特繼續說:「他們不是為了欣賞藝術饗宴而來,不是因為喜愛大師級演出而來。」他低頭看著莫莉安,悄聲說道:「他們是毒蟲,莫兒,他們每一個都是。他們來,是為了再次享受快感。」
一名女性的說話聲劃破空氣,觀眾迅即靜默下來。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在今夜的舊德爾斐,為您獻上他第一百場榮耀超凡的演出……這位舉世無雙,絕塵拔俗,出神入化的演唱家……」經過擴音的聲音驟然降為戲劇化的低語:「讓我們熱烈歡迎,天使伊斯拉斐爾。」
寂靜瞬間被打破,音樂廳歡聲雷動,觀眾紛紛鼓掌、歡呼、吹口哨。朱比特用手肘猛力推了莫莉安一下,她急忙緊緊戴好耳罩,隔絕了所有聲音,只聽得見耳邊隆隆的血液奔流聲。莫莉安明白,他們來這裡不是為了觀賞演出,而是為了一件更重要的任務,可是就算如此……這樣還是有點討厭。
純淨的金色光芒點亮幽暗的音樂廳,莫莉安迎著亮光眨眼。在整個華麗空間的中央,從人群上方接近天花板之處,射下一道聚光燈,照亮一名男子。他美得如此奇異、脫俗,莫莉安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天使伊斯拉斐爾飄在半空中,支撐他的是一雙精實而強力的翅膀,羽毛漆黑如夜,點綴著閃爍流光的金線。這對羽翼自他的肩胛骨中間延伸而出,以緩慢的節奏拍動,翼展少說有三公尺。他的身軀同樣擁有強壯的肌肉,卻顯得輕盈健美,皮膚是冷冽的黑色,勾勒著細緻的金色流線,彷彿他曾經像花瓶一樣遭到擊碎,事後以珍貴的金屬黏合修復。
他垂眸注視觀眾,眼神既有幾分慈愛,又摻雜幾分冷淡的好奇。全場抬頭凝望伊斯拉斐爾,一面流淚顫抖,一面緊緊交握雙手,以求鎮定;有的人竟當場暈厥,倒在音樂廳的地板上。莫莉安忍不住心想,這未免太過頭了,他連唱都還沒開口唱呢。
然後,他開了口。
所有觀眾瞬間凍結。
有如再也不會動彈。
一陣悠長、凝滯的平靜氣氛,如雪一般飄落。

***

莫莉安很想整夜留在這裡,躲在舞臺側邊,旁觀這幕沉默詭譎的奇景,可是沒過幾分鐘,朱比特就無聊了。(果然是朱比特,莫莉安想。)
朱比特在煙霧繚繞的幽暗後臺,找到了伊斯拉斐爾的化妝室,兩人開門進去等伊斯拉斐爾。沉重的金屬門嚴密關上之後,朱比特才示意說可以拿下耳罩了。
莫莉安環顧化妝室,皺起鼻子。房裡垃圾成山,隨處擺著空罐空瓶、幾盒吃到一半的巧克力,另外還有十幾個仍插著花的花瓶,有的花早已枯萎凋謝,有的則是半死不活。地板、沙發、梳妝臺、椅子全堆著衣服,屋裡飄著衣物久未清洗的味道。天使伊斯拉斐爾居然是個邋遢鬼。
莫莉安困惑地哼笑一聲:「你確定是這間?」
「很不幸,就是這裡。」
朱比特在沙發上清出一個空間,好讓莫莉安坐。他小心翼翼拿起各式各樣的垃圾,放進垃圾桶……之後他就停不下來了,足足花上四十分鐘動手清掃、擦拭桌面,儘可能將這個房間恢復成適合人住的樣子。他沒問莫莉安要不要幫忙,莫莉安也沒主動插手。就算給她一根十來呎長的竿子,她也寧死不碰這個有害健康與人身安全的鬼地方。
「我問妳,莫兒。」朱比特一面打掃,一面說:「妳現在怎麼樣?妳感覺還好嗎?妳高興嗎?妳……冷靜嗎?」
莫莉安蹙起眉頭。她本來沉著得不得了,朱比特這下一問,她反倒開始覺得不對勁。要不是有什麼不該冷靜的理由,誰會沒事問別人冷不冷靜?「為什麼這樣問?」她瞇起眼,「怎麼了?」
「沒有怎麼了!」他回答,音調卻有點高,隱約帶著防備:「完全沒有,只是……要見伊斯拉斐爾這樣的人,保持好心情很重要。」
「為什麼?」
「因為伊斯拉斐爾這樣的人……會吸收其他人的情緒。要是你在特別難過或生氣的時候去見他們,這是……呃,很沒禮貌的,因為你會害他們心情很差,毀了他們的一天。而且,坦白說,萬一伊斯拉斐爾心情很差,我們就糟了,事關重大。所以,呃……妳覺得怎麼樣?」
莫莉安裝出燦爛無比的笑容,豎起兩根大拇指。
「好……」他慢慢地說,略顯不安:「也行,總比沒有好。」
後臺的廣播系統宣布中場休息二十分鐘,幾分鐘後,化妝室的門便被猛力推開。
今晚的演出主角大步走進來,他渾身是汗,翅膀收攏在背後,一進房間便直奔小推車,那車上擺滿許多深淺不一的黃褐色酒瓶,不住叮噹作響。他倒了一小杯琥珀色的酒,喝完又倒一杯,第二杯喝到一半,他總算注意到房裡有外人。
他瞪著朱比特看,把剩餘的酒一飲而盡。
「撿了隻流浪動物回家啊,親愛的?」他終於問道,頭往莫莉安一點。他說話的聲音同樣低沉悅耳,在莫莉安心中微微勾起一股奇異的感受,像是懷舊、鄉愁或渴望,卡在她的喉頭。她用力一嚥口水。
朱比特彎起一邊嘴角。「這是莫莉安‧黑鴉。莫莉安,這位是天使伊斯拉斐爾,他的歌聲無人能出其右 。」
「很高──」莫莉安正要說。
「很高興認識妳。」伊斯拉斐爾打斷她,籠統地朝整個化妝室揮了揮手。「我沒想到今天會有客人,恐怕沒什麼能招待,不過……」他往小推車比劃,「請自便。」
「我們不是來吃吃喝喝的,老朋友,」朱比特說:「我想拜託你一個人情,事情有點急。」
伊斯拉斐爾一屁股癱進一張扶手椅,雙腿懸在扶手邊,盯著手中的酒杯,顯得鬱鬱不樂。他那雙翅膀不住抽動,自動重新排列整理,鋪掛在椅背上,有如一件蓬鬆的羽毛斗篷,滑順優雅,有幾處從底下冒出幾根絨毛。莫莉安好不容易克制住伸手撫摸的衝動,暗忖:可能會被當成怪人。
「我早該知道你不是單純來看我。」伊斯拉斐爾說:「畢竟,你現在都不來找我了,老朋友。從十一年之夏開始,你就沒來找過我了。你錯過了我那場盛大的啟幕夜,你知不知道?」
「我很抱歉,你有收到我送的花嗎?」
「沒有。我不知道。大概吧。」他鬧脾氣地聳聳肩,「我三天兩頭收到花。」
莫莉安敢說,伊斯拉斐爾就是故意要讓朱比特內疚,偏偏她自己也不禁內疚起來。她原先根本不認識伊斯拉斐爾,但一想到伊斯拉斐爾不開心,她就難以忍受,內心湧起一種奇特的衝動,很想給他一些餅乾、送他一隻小狗,總之要給他點什麼。
朱比特自大衣口袋抽出一捲破爛的紙、一枝筆,一言不發遞了過去。伊斯拉斐爾不加理會,朱比特說:「我知道你收到了我的信。」
伊斯拉斐爾不吭聲,搖晃手中的酒杯。
「你願意嗎?」朱比特依然沒收回手,簡單地問:「拜託?」
伊斯拉斐爾聳肩。「我為什麼要幫你?」
「我想不出什麼好理由,」朱比特承認,「但我還是希望你點頭。」
此時,天使轉而注視莫莉安,臉上不露情緒,態度戒備。「能讓偉大的朱比特‧諾斯願意當贊助人,我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個。」他啜了一口酒,目光移回朱比特身上,「歡迎告訴我我猜錯了。」
莫莉安也望向她的贊助人。三人就這樣坐著,凍結在難熬的沉默中,伊斯拉斐爾似乎將此視為默認。
「幻奇師。」他壓低嗓音怒道。接著,他長嘆一聲,疲憊地一手抹了抹臉,一把搶過朱比特手中的紙捲,不理會他遞出的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所認識最蠢的傻子。對,好啦,我當然會幫你簽你的白痴防護契約,雖然這一點意義也沒有,我說真的。幻奇師!簡直荒謬。」
莫莉安在座位上動了動,覺得有些尷尬,又有些忿忿不平。這人的化妝室簡直就是個豬圈,他還好意思說莫莉安荒謬,實在令人火大。她吸吸鼻子,擺出一副高傲、毫不在乎的模樣。
朱比特皺眉。「小伊,我說不出我多感激你,不過你要知道,這件事是最高機密,只有你跟──」
「我守得住祕密。」伊斯拉斐爾厲聲說,一手往後探,從翅膀上拔下一根黑羽,吃痛地一縮。他將羽毛往梳妝臺上的一瓶墨水沾了沾,在紙捲底部簽了個鬼畫符,沉著臉交給朱比特,隨手就把羽毛一扔。那根黑羽飄落地面,金斑反射光澤,看來十分美麗,莫莉安很想將之拾起,帶回家當成寶貝收藏,不過她覺得這種行為可能有一點類似偷人家的衣服。「說實在,我本來以為你會更早來找我,你應該聽說卡西爾的事了吧?」
朱比特正往紙上的墨水吹氣,好讓它快點乾,頭也不抬地說:「他怎麼了?」
「他不見了。」
朱比特停下動作。他對上伊斯拉斐爾的雙眼,愣愣反問:「不見了?」
「憑空消失了。」
朱比特搖頭,「不可能。」
「我也這麼說。但就是發生了。」
「可是他……」朱比特開口,「他不可能就這樣……」
伊斯拉斐爾神情肅穆,看在莫莉安眼中,他彷彿有些懼怕。「就是發生了。」他又說了一遍。
沉默半晌,朱比特站起身,拎起大衣,示意莫莉安也準備離開。「我會打聽看看。」
「真的?」伊斯拉斐爾面露懷疑。
「我保證。」

***

他們走下巷子牆壁,走進燈火通明得宛如白晝、繽紛燦爛的波希米亞大街,穿越人群,前往傘鐵月臺,腳步比來時和緩自在得多。朱比特一手牢牢按在莫莉安肩上,似乎總算想到他們正身處人潮洶湧的陌生地區,而他很該顧好莫莉安。
「卡西爾是誰?」在傘鐵月臺上等候時,莫莉安問。
「伊斯拉斐爾的族人。」
「以前廚娘說了好多關於天使的事,」莫莉安說,想起她的老家黑鴉宅邸。「死亡天使、慈悲天使、失敗晚餐天使……」
「那不一樣。」朱比特說。
莫莉安滿腹困惑,「他們不是天使的化身嗎?」
「那大概是把想像給誇大了,不過某方面來說,他們確實是神仙。」
「神仙……指的是什麼?」
「喔,妳知道的,就是那些天居者,那些會飛來飛去好像很厲害的人,那些有翅膀、會用翅膀的傢伙。在神仙的圈子裡,卡西爾是個重要人物,萬一他真的失蹤……嗯,反正,八成是伊斯拉斐爾哪裡搞錯了。要不就是他誇張了點,小伊總是喜歡添油加醋。車來了,準備好了嗎?」
傘鐵呼嘯而過,莫莉安與朱比特把握恰到好處的時機,以雨傘勾住傘鐵架上的鋼圈,死命抓緊,一路飆過永無境迷宮般的村鎮。傘鐵的纜線遍布全市,勾勒出了不可思議的路徑,有時低空穿過大街小巷,縱橫交錯,有時又懸在高空,橫越屋頂和樹梢。像這樣到處飛馳,假如不想從高處墜落摔成肉泥,唯有用手牢牢抓住雨傘,在莫莉安看來,這種交通方式實在是危險得近乎愚蠢;可是,儘管傘鐵如此嚇人,當她看著底下的行人與建築飛逝,強風吹打臉頰,卻也十分刺激過癮。打從她開始住在永無境,這是她最喜歡的一件事。
「那個,有件事我得先告訴妳。」他們拉下操縱桿,讓奔馳的傘鐵鬆開雨傘,一躍而下,在自家附近降落,這時朱比特說:「關於……妳的生日,我沒有完全坦白。」
莫莉安瞇起眼,冷冷地說:「喔?」
「不要發飆,」他咬住臉頰一邊內側,滿臉罪惡感。「只是……呃,法蘭克聽說今天就是妳的生日,妳也知道他的個性,一有藉口他就想辦派對。」
「朱比特……」
「而且……而且杜卡利翁的大家都愛妳!」他的聲調比平時高了幾個音,明顯想哄她高興,用力的程度前所未見。「我總不能剝奪大家替妳慶生的權利,妳可是他們最最喜歡的莫莉安‧黑鴉,對吧?」
「朱比特!」
「我知道,我知道,」他投降般地舉起雙手:「妳說過不想太張揚。不用擔心,好不好?法蘭克答應過要低調,只有飯店員工、傑克、妳跟我,妳吹個蠟燭,他們唱個生日快樂歌──」莫莉安哀號一聲,光是想像那個場景,她就糗得要臉紅,灼熱感一路從脖子往上爬,直達雙耳。「──大家吃個蛋糕,收工,一切就結束了,接下來一整年都不會再發生。」
莫莉安瞪著他。「低調?你保證?」
「我在此發誓。」朱比特一手按住胸口,神色莊重。「我告訴法蘭克,務必收斂,然後再收斂一些,然後繼續收斂,直到他覺得實在是低調得慘不忍睹,然後再收斂個十倍。」
「是喔,可是他會聽嗎?」
她的贊助人嗤之以鼻,一副深受冒犯狀。「聽好,我知道我這人就是隨和好脾氣,什麼事都不在意,悠悠哉哉的──」莫莉安揚起一邊眉毛,適度表達她的不可置信。「但妳會發現,我的員工確實敬重我。莫兒,法蘭克很清楚誰才是老大,他很清楚是誰核發他的薪水。相信我,我叫他低調,他就會──」
朱比特打住話頭,嘴巴大開。他們正轉進人才大道,眼前是杜卡利翁飯店壯麗宏偉的正門入口,這裡就是莫莉安跟她贊助人所住的地方……而法蘭克這位非凡的活動策劃人,顯然為了今天的場合,特意大肆裝飾了一番。
杜卡利翁飯店掛滿顏色嬌豔如火鶴的彩燈,照亮整個黑夜。莫莉安想,這八成連外太空也看得見。
「──弄得超過火?」她替朱比特講完剛才的句子,朱比特已啞口無言。
一群人聚在杜卡利翁飯店的前門階梯,除了員工之外,在飯店中下榻的每一位住客似乎都被找來了,另外還有幾個生面孔。他們臉上滿溢興奮,圍在一個蛋糕旁,那蛋糕極盡奢華,共計九層,點綴著粉紅糖霜,莫莉安覺得這個蛋糕與其用來慶祝十二歲生日派對,還不如拿去慶祝皇室婚禮。一支銅管樂隊在噴泉旁待命,就在莫莉安和朱比特抵達之際,法蘭克下達指令,樂隊隨即奏起充滿歡慶氣氛的激昂進行曲。最驚人的是一面巨大霓虹看板,寬度橫越整個屋頂,上面用閃耀的大字寫著:

莫莉安十二歲了

「生日快樂!」員工和賓客組成的人潮大喊。
法蘭克往朱比特的外甥傑克一指,傑克點燃一串煙火,煙火嗖地呼嘯升空,將眼前景色綴上點點星塵。
著名女高音兼森林溝通師協會會長香妲‧凱麗女爵張口,唱起一個版本非常花俏的生日快樂歌(立刻引來三隻知更鳥、一隻獾、一家子松鼠,圍在她腳邊仰慕地凝望)。
杜卡利翁的交通經理兼司機查理牽著一匹梳過毛、裝上馬鞍的小馬,預備載壽星進飯店。
禮賓經理米范跟客房服務員瑪莎抱著滿懷禮物,笑容燦爛。
擔任房務總監、身形龐大的魁貓芬涅絲特拉,則趁亂用巨掌偷抹了一把粉紅糖霜。
朱比特緊張地偷瞄莫莉安。「我是不是該……呃……我是不是該跟我們的炒熱氣氛負責人私下談談?」
莫莉安搖搖頭,努力壓抑抽動的嘴角,最終還是壓不住笑容。胸口中央升起一股熱騰騰、陽光燦爛的暖意,彷彿有隻貓窩在那裡,滿足地打著呼嚕。她從來沒體驗過生日派對。
法蘭克還行啦,真的。

***

那晚,莫莉安盡情大吃充滿糖分的生日蛋糕,樂得暈頭轉向,又接受了上百位派對賓客彷彿永不停歇的生日祝福,整個人精疲力竭。她的床顯然深知她度過了極其漫長的一天,今晚變出許多羊毛毯,她爬進像繭一般裹住自己的被窩,幾乎一沾枕便陷入夢鄉。
接著,感覺只過了半秒鐘,她醒了。
她醒了,卻不在床上。
她醒了,非但不在床上,也不是獨自一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