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4
你一定愛讀的中國戰爭史:春秋(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19.8元
定  價:NT$719元
優惠價: 75539
可得紅利積點:1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周王朝以“分封制”擴大了統治疆域,同時也給諸侯紛爭埋下隱患。鐘鳴鼎食的西周王朝滅亡後,天子的王權一蹶不振,進入“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的亂世。在這個被稱作“春秋”的時代裡,風云人物輩出,鄭莊公、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楚莊王、吳王闔閭、越王勾踐……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各領風騷數十年,共同書寫出一幅波瀾壯闊、精彩絕倫的時代畫卷。本書以戰爭史料為基礎,並參考學術界新研究,保證了文章的可靠性;與此同時,戰事雖簡化卻不乏細節,文字雖通俗但一針見血,精彩紛呈,又增強了其可讀性。


林屋公子,文史作家,知乎13萬粉絲答主,專注先秦秦漢史、神話妖怪學,出版專著《先秦古國志》《先秦古國志之吳越春秋》《山海經全畫集》《魅影:中國古代神靈志異圖鑒》《中華經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譯叢書?列仙傳》,文章散見於《國家人文歷史》、《北京晚報》、澎湃新聞等三十余種報刊媒體、門戶網站,並發行音頻課程《文物裡的先秦密碼:像偵探一樣學歷史》。


公元前757年,鄭國都城新鄭。

一位貴婦躺在床上,痛苦地掙扎著、呻吟著,黃豆般大顆的汗珠順著她白皙的臉龐流下。她是西申國君的女兒武姜,貴為金枝玉葉,從來沒有受過什麼磨難,也是第一次經歷生育的苦楚。她的丈夫——鄭國國君鄭武公靠在床邊,也是一臉焦愁,卻也無可奈何,只能緊緊握住夫人的手。產婆們忙上忙下,端盆遞水,亂成一團。終於在數個時辰之後,眾目睽睽之下,一雙小腳率先冒出了母體,然後身子、脖子和頭才相繼面對人世。一聲清脆的啼哭劃破緊張的氣氛,是個健康的男孩兒。

母子平安,鄭武公松了一口氣。然而,武姜夫人卻並不歡喜。這個孩子出生時,先出腳,後出頭,是個難產兒。正因如此,武姜的分娩承受了加倍的痛苦。面對自己的第一個孩子,武姜夫人一臉嫌棄,氣若遊絲地道:“這個孩子……就叫……牾生吧。”鄭武公眉頭微皺,“牾”(wǔ)是違逆的意思,“牾生”就是難產。哪有管自己兒子叫難產兒的?但是最終,他還是依照妻子的意願,給孩子取名叫“牾生”。“牾”和“寤”通假,所以也寫作“寤生”。

小寤生就這樣來到了這個世界。

兄弟鬩墻:鄭伯克段之戰

我們的故事所發生的年代,距今天已經有兩千多年了,史稱春秋時期。

大家知道《封神演義》的故事,講的是商朝末年,紂王無道,寵幸妲己,殺害賢臣,結果被周武王和姜子牙推翻。《封神演義》雖然是小說,但歷史背景確實存在。

武王滅商後,建立了周朝,定都鎬京(今陜西西安)。周朝傳承了兩百多年,到周幽王時,內有地震之災,外有異族之亂。而昏庸的周幽王偏偏不合時宜地廢黜王後,還把太子趕回母家申國。申國國君申侯大怒,立太子宜臼為王(周平王)。周幽王怒而伐申,結果被犬戎中途擊殺。這段歷史幾經後世夸大,還謬傳出了“烽火戲諸侯”的戲份。

戎人殺死周王後,長驅直入,攻陷鎬京。國都頓時淪為人間地獄,無數公卿貴族死在戎人的利劍之下。雖然鎬京淪陷,但周天子在東方還有個國都——洛邑(今河南洛陽)。周平王東遷後,周朝又在洛邑延續了五百年,至公元前256年被秦國所滅。所以,歷史上一般以公元前771年犬戎破鎬為界,將之前的時間稱為西周,之後的稱為東周。另一方面,史學家們為了敘述方便,便參照知名典籍《春秋》的斷限,把公元前771年—前453年這段時間稱為“春秋時期”。我們這本書的故事也就在這段歷史時期裡展開。

周幽王的叔叔是鄭桓公,他的國家原本在鎬京附近的鄭(今陜西寶雞),然而他卻早有預感,及時舉國搬遷到東方的東虢(今河南滎陽)、鄶(今河南新密)等十國一帶,建立了新的鄭國(都城為今河南新鄭)。趁著兩周之交、天下大亂時,鄭桓公、鄭武公父子相繼滅了十國,在中原終於站穩了腳跟。鄭武公成長於兩周之交,連年累月的戰爭與政爭,將他磨煉成一位成熟的政客。而鄭武公的夫人武姜,正是周平王母家申國之女,可以說是親上加親了。

嫡長子寤生誕生三年後,武姜夫人又生了個兒子。這次生育比較順利,兒子取名叫段。段長得俊美強壯,深得母親喜愛。等他稍微長大些後,武姜對幼子的寵愛愈來愈深,她居然向鄭武公提出,要讓段取代寤生的太子地位!然而,有周幽王廢嫡立庶以致國破人亡的前車之鑒,鄭武公作為見證人,往事仍猶歷歷在目。他現在又是周平王的卿士,相當於周王朝的宰相,怎麼能隨便受枕邊風干擾呢?於是他果斷地拒絕了妻子的無理要求,命她休要再提此事。

公元前744年,鄭武公去世,十四歲的太子寤生即位,是為鄭莊公。鄭莊公尚且年少,所以實際掌權人便是太後武姜。武姜不希望莊公過早親政,勸莊公將政權交給卿大夫;同時為了避嫌,也主動提出自己掌管後宮。這其實是希望自己能夠在幕後,為公子段謀取更多政治資源。鄭莊公答應了母親的請求,將政事全部下放卿大夫。大臣邊父對此不滿,但鄭莊公依然無動於衷,對權力表示出極度的平靜。

武姜將這一切看在眼裡。

漸漸地,公子段成年了。於是武姜提出一個要求,把段封在制地。制地是當年東虢(guó)國的一處險要城邑,末代國君虢叔在此負隅頑抗,最終仍然被鄭軍擊殺。天子分封諸侯,諸侯分封大夫,似乎天經地義,實際並非如此。西周天子分封諸侯,是因為周王朝太大,大部分區域實在無法直轄,尤其是一些邊遠地區,管不過來,只能采取分封政策。而春秋初年,諸侯國規模小,並不一定需要分封。比如鄭國的公子呂,就一直留在公族。所以武姜這樣的要求,實質就是分裂鄭國。

鄭莊公當然不樂意,卻無法拒絕母親。他知道母親在鄭國數十年,人脈關係盤根錯節,如果違逆母親,除了會背上不孝的罪名,還可能會引起政局不穩。年輕的莊公深思了一會兒,對母親說:“當年虢叔喪生於此處,將弟弟分封過去,會不會不吉利呢?除了這裡,別的地方都行!”武姜覺得也有道理,於是又盯上了另一處易守難攻的地方:京。“京”的本義是高土堆,一聽就知道是易守難攻的險地,在制的東南方向,離國都新鄭更近一點兒。

這次莊公無法拒絕,答應將京城分封給弟弟。段本是莊公最大的弟弟,被稱為“大叔段”,到了京城就被叫“京城大叔”。大叔段從小得到母親寵愛,本來以為國君非自己莫屬,但父親卻不肯廢掉哥哥,這讓他心生不滿:寤生憑什麼奪走本應屬於我的位置!現在母親為自己爭取了封地,自己就擁有了與哥哥抗衡的資本,為什麼還要繼續甘居人下?我長得比他俊美,生得比他強壯!於是,大叔段開始修筑城墻,厲兵秣馬增強自己的實力,以便伺機而動。

山雨欲來風滿樓,大夫祭足首先發現了問題,於是報告鄭莊公:“根據法度,大城不能超過都城三分之一,現在京城這樣,到時候君上您怎麼控制呢?”鄭莊公卻不慌不忙地說:“這是母後的意思!”祭足勸他:“她是滿足不了的,趕緊鏟除別讓禍害蔓延吧!”鄭莊公卻邪魅一笑:“多行不義必自斃啊!”祭足本來就是老狐貍,此番無非是在君上面前表一個態,得到莊公響應後,便不再多說了。

得到鄭莊公放任的段,果然以為哥哥是小綿羊,於是開始進一步試探,要求鄭國西境、北境都聽命於自己。大夫公子呂(他大概算是莊公的叔叔或者庶兄)向鄭莊公表示了憂慮,而鄭莊公同樣輕描淡寫:“我們能有啥事?該出事的是他們吧!”

另一邊,大叔段不明其中關竅,尚在沾沾自喜:那我就得寸進尺點兒,把西境、北境全部收入囊中得了,再一路擴大到廩延(今河南延津)……公子呂沒有祭足機靈,急得要跳起來了。鄭莊公卻只笑笑:“他自己對我不忠,他的人也會對他不義,再厲害又有啥用呢?”

這邊鄭莊公不作為,那邊武姜立即將這一情況轉述給了大叔段。大叔段暗笑這大哥真是個軟柿子,既然你願意坐以待斃,那我就不客氣了!大叔段派人私下聯繫母親,希望能夠裡應外合偷襲國都。武姜也是豬油蒙了心,竟答應幫助大叔段。但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的一舉一動,其實都沒有逃過鄭莊公的眼線。鄭莊公雖然對大叔段長期處於放任狀態,但並非不聞不問。他沒對大叔段的事情公開表過態,但暗地裡卻一直往京城安插親信勢力。

公元前722年,鄭莊公三十六歲,大叔段三十三歲。年富力強的大叔段終於忍不住了。他準備好了戰車,充實好了裝備,只待母親在約定的時間打開城門,準備送給哥哥一個驚喜。然而讓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的密信落到了鄭莊公手上。鄭莊公了然地笑了,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啊!於是他馬上召見公子呂,派他帶領兩百乘兵馬去攻打京城。過去,公子呂曾多次勸諫鄭莊公,鄭莊公表面上沒有接受,但心底裡已經確信他十分可靠,這也正是鄭莊公識人和用人的藝術。

“乘”就是一輛戰車,每輛戰車上有三個甲士,左邊的是主將,通常選神箭手擔任;中間的是“御戎”,也就是開車的駕駛員;右邊的是“車右”,一般選一名大力士,拿著一支長矛;有的車上還有第二個拿長矛的人,叫“駟乘”。春秋早期,“一乘”車上的甲士加車下的步卒,不過三十人,當然後期有所擴張。春秋戰國時代,“乘”往往用來描述一個國家的軍事實力,所謂“千乘之國”“萬乘之國”便是如此。

公子呂帶了兩百乘,所以他這支部隊大概才六千多人,但是鄭莊公很自信,要收拾大叔段,這麼點兒人就夠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