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鑒賞家:汪曾祺美食小說散文選(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6/1-6/30異域市集
滿$1000再享88折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鑒賞家——汪曾祺美食小說散文選》精選汪曾祺具有代表性的12篇美食小說和18篇美食散文,從美食的角度切入,來展現社會、洞察人性,寫得蒼涼中帶著溫馨,溫馨中見人性,讓經歷世俗波瀾的人們,品嘗種種人生滋味之後,在最平常的一飯一事中,感受生活的美感和愛,洞察世道與人心。


汪曾祺(1920—1997),江蘇高郵人,中國當代著名小說家、散文家、戲劇家。汪曾祺前承五四新文化傳統、師從沈從文,後啟尋根文學回歸民族傳統的思潮。他的作品文字飄逸,返璞歸真,在平淡中見真味,深受中外讀者喜愛。

王幹,出生於江蘇裡下河,現居北京。作家,學者,書法家。散文曾獲魯迅文學獎,著有《王幹文集》十一卷。


汪曾祺是一位最接近人間煙火的生活家。本書精選汪曾祺具有代表性的12篇美食小說和18篇美食散文,從美食的角度切入,來展現社會、洞察人性,寫得蒼涼中帶著溫馨,溫馨中見人性,讓經歷世俗波瀾的人們,品嘗種種人生滋味之後,在最平常的一飯一事中,也能感受生活的樂趣。


002 黃油烙餅 _

011 金冬心 _

018 安樂居 _

031 七裡茶坊

048 落魄 _

061 雞毛 _

071 歲寒三友 _

091 八千歲

109 橋邊小說三篇 _

129 熟藕

145 鑒賞家 _

153 職業

160 故鄉的食物 _

176 故鄉的元宵 _

180 故鄉的野菜

185 肉食者不鄙 _

190 五味 _

195 四方食事 _

204 家常酒菜

210 貼秋膘 _

213 手把肉 _

217 鱖魚 _

220 蘿卜

225 豆腐 _

232 豆汁兒

234 面茶 _

236 栗子 _

239 果蔬秋濃

244 尋常茶話 _

250 昆明菜


吃相與食相

—— 汪曾祺小說中的『吃』與散文中的“吃”

有人對我說,汪曾祺的小說和散文是兩樣東西。

我一愣,仔細一想,還真有道理。

汪曾祺的小說作得非常用心,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慘淡經營的隨便”,而散文帶著更多的隨機和隨心,他自己在《蒲橋集》的序言裡,就說自己寫散文是“摟草打兔子——捎帶腳”。這個“捎帶腳”,有點漫不經心,也有點意外之喜,摟草屬於“正常工作”,打到兔子,屬於分外的成就,當然有點驚喜。雖然汪老先生不在乎“兔子”,但兔子來了,他當然也不會放過。

之所以“人人都愛汪曾祺”,在於不同的人能在汪曾祺的作品中得到不同需求的滿足。汪曾祺受到中老年讀者的歡迎,源於其文化底蘊和藝術內涵,而年輕一代尤其是2000年以後出生的喜愛汪曾祺,看上的是那些散文,尤其是那些寫美食的散文,很多年輕人對《端午的鴨蛋》《故鄉的食物》等“耽美”(耽於美食)的文字耳熟能詳。汪曾祺自己不太在意的散文,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尤其獲得以網文為閱讀主體的年輕一代的青睞,這肯定是汪曾祺沒有想到的,他的“捎帶腳”帶出“跨世紀”的效果,以至於很多年輕人以為汪曾祺就是一個會寫美文的美食家。

汪曾祺對於自己的散文的地位不在乎,因為是“捎帶腳”,他更在乎自己的短篇小說。1994年《大家》文學雜志橫空出世,我請王蒙擔任長篇小說的主持,劉恒擔任中篇小說的主持,蘇童擔任短篇小說的主持,謝冕擔任詩歌的主持,汪曾祺擔任散文的主持。對散文欄目的主持,他有些不滿意,他內心覺得應該擔任短篇小說的主持。我當時也考慮讓汪曾祺擔任短篇小說的主持,可散文誰來主持呢?有比汪曾祺更合適的散文作家嗎?我把這一想法告訴老頭,老頭釋然了,興高采烈地去參加《大家》創刊在北京的新聞發布會。

汪曾祺的美食散文已是文壇一絕,其實汪曾祺小說裡也多次寫到吃,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金冬心》《七裡茶坊》《黃油烙餅》《熱藕》《八千歲》《雞毛》《職業》等十余篇小說都是從“吃”著筆,寫出了特定的生活景觀和人生況味。但為什麼人們很少注意到汪曾祺的美食小說,或者說很少注意到汪曾祺小說中的吃呢?我認為這是汪曾祺的高明之處,他準確把握了“摟草”與“打兔子”的分工,在小說和散文之間有自己的定位。

散文的食相:生活的美感和愛

民以食為天,天以食為民。文學要寫天,也要寫民,連接民與天最好的紐帶可能就是食了。從《詩經》開始,食的問題就是人們關心的生存大事。《小雅·鹿鳴》:“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這裡面不僅寫到了食物野蒿(大約類似今天的蒿子稈),還寫到了酒,可見美食美酒自古以來就是人之所愛。當然,更多的時候老百姓是為食所困,《碩鼠》裡“碩鼠碩鼠,無食我黍”,對於食物的關注,都產生怨恨情緒了,不論這個大老鼠是實指還是虛指,民歌傳達的百姓對糧食的關愛,確實是“以食為天”。至於小說中的美食,當屬曹雪芹的《紅樓夢》最為經典,他對食物的精美描繪,勾起了無數人的無數美談,以至於今天餐飲業的“紅樓宴”還有好幾個版本。

…… ……

作家的情感與作家的文學價值觀密切相關,汪曾祺號稱自己的文學觀是“人間送小溫”,他寫美食的目的是:

我把自己所有的愛的情懷灌注在喜好美食的文章中。

汪曾祺用詞一般是留有余地的,但這裡史無前例地宣稱“所有的愛”都用到美食的文章中,可見他對美食是自己所鐘愛的,而且是毫無保留的。 他把美食與生存結合了起來:“活著多好呀。我寫這些文章的目的也就是使人覺得:活著多好呀!”因此他寫的美食之中,看似平淡的文字中滲透了他對生活和世界的愛。香港美食家蔡瀾說過,美食=鄉愁+滋味。也就是說,美食源於一種感情寄托,是一種主客觀的結合體。主觀在於作家的某種記憶,童年記憶是鄉愁的源頭,而食物的滋味只有在鄉愁(這裡應該擴展為某種記憶)的照耀下才會發出迷人的光芒。在《咸菜茨菰湯》的結尾,作者突兀地來了一句:

我想念家鄉的雪。

這一句猛一看,極為突兀,但確實是神來之筆。“家鄉的雪”與咸菜茨菰湯之間在於,“一到下雪天,我們家就喝咸菜湯,不知是什麼道理”,濃郁的鄉愁油然而生。同樣寫《故鄉的野菜》,顯然不同於周作人的冷峻和淡漠,周的《故鄉的野菜》開頭就說,“我的故鄉不止一個,凡我住過的地方都是故鄉,故鄉對我並沒有特別的情分”,散淡是散淡了,與汪曾祺的“我想念家鄉的雪”的濃烈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同樣善於寫美食的還有梁實秋,汪曾祺的美食散文很多和梁實秋的文字有異曲同工之美,也有前後呼應之妙,他們的區別在於,一個在場,一個是旁觀者。汪曾祺的美食散文與梁實秋等人的文章相比,他的作品帶有強烈的參與感,而梁實秋等就難免有食客的嫌疑,像陸文夫筆下的朱自冶,只是一個資深的又善言說的“吃貨”。

汪曾祺不僅能夠品嘗美食,而且自己會下廚烹制美食,他說過:“喜歡做飯的人一般都是不自私的。” 汪曾祺的文章裡,經常寫到自己嘗試做新菜的過程,比如油條塞斬肉(肉圓)這道菜就是汪曾祺自己的發明。“年年歲歲一床書,弄筆晴窗且自娛。更有一般堪笑處,六平方米做郇廚。”“做郇廚”的樂趣,可能在一般人看來是可笑的,但汪曾祺自己覺得和弄筆一樣是“自娛”。汪曾祺喜歡畫畫,他覺得文人做菜就像文人畫畫一樣,隨性,卻又有雅致的講究。這種強烈的參與意識,會帶給讀者強烈的代入感。這種代入感,正是網絡時代閱讀者喜歡的代入感。

小說中的吃相:世道與人心

在那些美食散文中,汪曾祺基本描寫的是食物的美味、原料和制作過程,知識性的風俗以及美味的把玩,間或穿插自己的人生經歷和人生感悟,比如《故鄉的食物》《昆明的吃食》《端午的鴨蛋》《手把肉》等,以鑒賞家的口氣來展示這些美食的肌理。而在小說中,食不是主角兒,食物本身成為一個背景或者作為一個微創的切口,由此開采出去,展現世態人心。

…… ……

在汪曾祺的小說中,有一篇《金冬心》堪稱美食之集錦。小說寫“揚州八怪”代表人物金農,被財大氣粗的商人請去赴宴,陪達官貴人吃飯。他們吃的東西名貴而稀罕,名貴在於食材的難得,叫作“時非其時,地非其地”,就是一桌菜,沒一樣是當地出產,也沒一樣是當時所有。這在交通和物流極其不方便的農耕社會,可謂是天上神宴。 小說寫道:

涼碟是金華竹葉腿、寧波瓦楞明蚶、黑龍江熏鹿脯、四川敘府糟蛋、興化醉蟶鼻、東臺醉泥螺、陽澄湖醉蟹、糟鵪鶉、糟鴨舌、高郵雙黃鴨蛋、界首茶幹拌薺菜、涼拌枸杞頭?? 熱菜也只是蟹白燒烏青菜、鴨肝泥釀懷山藥、鯽魚腦燴豆腐、燴青腿子口蘑、燒鵝掌。甲魚只用裙邊。花魚不用整條的,只取兩塊嘴後鰓邊眼下蒜瓣肉。硨螯只取兩塊瑤柱。炒芙蓉雞片塞牙,用大興安嶺活捕來的飛龍剁泥、鴿蛋清。燒烤不用乳豬,用果子貍。頭菜不用翅唇參燕,清燉楊妃乳——新從江陰運到的河豚魚。鐵大人聽說有河豚,說:“那得有炒蔞蒿呀!——‘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有蔞蒿,那才配稱。”有有有!隨飯的炒菜也極素凈:素炒蔞蒿薹、素炒金花菜、素炒豌豆苗、素炒紫芽姜、素炒馬蘭頭、素炒鳳尾——只有三片葉子的嫩萵苣尖、素燒黃芽白??

這是有“秀”菜譜的嫌疑,但是讀者最終記得住的不是菜譜,而是那些拍馬屁的鹽商和無聊文人,他們跟在達官貴人後面,附庸風雅、夸奢斗富,足見當時的奢靡。小說的主人公是“揚州八怪”的重要人物金農,金農的內心很矛盾,他一方面要標榜文人的清高,但又忍不住奢侈美食誘惑,最後賣弄才華為達官貴人的無知圓場。 小說中不學無術的程雪門謅了一句“柳絮飛來片片紅”,犯了常識錯誤,明顯是薛蟠水平的,大家要罰他酒,程有些下不來臺,金冬心靈機一動,現場創作了一首詩,“廿四橋邊廿四風,憑欄猶憶舊江東。夕陽返照桃花渡,柳絮飛來片片紅”,且編造說這是元人詠平山堂的詩歌,救了程雪門的場。“第二天,程雪門派人給金冬心送來一千兩銀子”。金冬心又像自責,又像譴責說了句“斯文走狗”。豪宴的菜單最終成為金冬心糾結的內心的“引子”,文人當時的尷尬和酸楚在“吃相”中淡淡流出。

…… ……

為什麼汪曾祺如此重視這篇小說?他自己還在《北京晚報》上撰文推薦《職業》,他是從職業對人的異化角度說的,也是寫職業對人性的異化。我在《汪曾祺的現代性》一文中指出,“聲-生”的內外關係來表現人在戲仿中苦難與歡樂之轉換。這篇小說是通過“聲-生”的結構,通過聲音來展現人的生存狀態,每一種叫聲後面都是一種不一樣的人生。而聚焦到這個孩子身上,按照我們現在的文學邏輯,這個孩子是底層的,是苦難的,小說也有對比,那些背著書包上學的孩子和背著木盆的他,屬於不同的命運。小學生對他的戲仿,也是一種友善的遊戲,“捏著鼻子吹洋號”,也有潛在的戲弄、玩耍,本來是童年遊戲的一種。而這個孩子乘著無人,在對“捏著鼻子吹洋號”的戲仿,卻有著很復雜的情緒在裡面。童心,這個孩子雖然已經打工,但是童心未泯,遊戲和玩耍的心情還是個孩子。他在模仿別人對他的模仿時,他又是個孩子了。羨慕,上不到學的孩子,對上學的孩子是羨慕的,小說沒有寫怎麼羨慕,但這樣一個角色置換的舉動,說明對他們身份的認同,模仿本身就是一種學習,潛藏著對他們學習生活的渴望。悲涼,孩子等周圍沒有人才敢於模仿,說明他這種內心衝動已久,但不能公開表達,只能沒有人的時候才“捏著鼻子吹洋號”,他才能回到他應該擁有的童年。小說以市聲開頭,以戲仿之戲仿的童聲結尾,歡樂乎?悲涼乎?

這篇小說沒有寫“椒鹽餅子西洋糕”的食相,也沒有寫孩子們的吃相,但靈魂相是那麼的真切,汪曾祺人道主義的悲憫情懷和對世道人心的袒護自然流露。這就是汪曾祺的靈魂相。

初稿於2020年10月18日

定稿於2021年2月23日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