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歷史的暗線(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你有沒有想過,你熟知的歷史的背後,或許潛藏著會顛覆你認知的歷史真相。
歷史也需要新鮮感,艾公子所代表的“最愛歷史”平臺,一直秉持著紀實寫作、深度寫作的信條,不斷挖掘那些被遮蔽的歷史細節,更透過現象看本質,讓我們看到歷史的多面化,辯證看待史實。
歷史本來就是由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組成的,我們能接受好,也能接受壞,我們已經知道那些名人名事,也需要知道小人小事,若生命本來低在塵埃,他們的故事也需要撥雲見日。

艾公子,是微信公眾號“*愛歷史”創作團隊的集體筆名。本書三名作者為鄭煥堅、吳潤凱和陳恩發。其中兩名主創者鄭煥堅、吳潤凱均為《南方都市報》原高級記者,分別為華中科技大學文學碩士、南京大學歷史學碩士。艾公子團隊目前已出版《一看就停不下來的中國史》《文治帝國》《疑案裡的中國史》等系列暢銷書。

“*愛歷史”公眾號自2017年5月創辦以來,堅持深度報導式的歷史寫作模式,聚攏百萬+粉絲,躋身微信原創歷史類公眾號前三名。曾榮獲2018年度新榜“*佳人文自媒體”、2019年度UC大魚號“U創大獎”、2020年度今日頭條“優質創作者大獎”、2021網易“年度影響力創作者”等稱號。

現代人讀歷史,不可停留在看故事的層面,還要與當下的情境發生勾連。艾公子具有較強的問題意識,結合時事熱點講歷史,拉近了歷史與普通人的距離,相信對讀者也會有相當的啟發。
——馬俊亞(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讀史,在於“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此中的奧義,不僅僅在於要讀懂歷史,更在於要讀懂生命,從而為自己的生命進行“開局”和“破局”。從這個意義來說,相信艾公子對於歷史和人性的講述,將有助於讀者更好地參悟歷史的真相與生命的意義。
——龔雋(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第一章
王朝末世
西漢末年:一個大帝國說沒就沒/002
隋末大變局:平民與貴族的較量/011
大唐終局之戰:英雄敗於小人?/019
金國隕落:從巔峰到衰亡不過30年/029
最後的抉擇:天翻地覆甲申年/037
第二章
隱秘的細節
天佑中華:鄭成功收復台灣往事/048
海盜與海邊風雲/059
李鴻章在廣東的一段日子/074
鐵路之於晚清的那些事/081
第三章
潛藏的規律
那些想長生不老的帝王,都是怎麼死的?/092
為什麼說:“大唐出降臣,兩宋出忠臣”?/098
末代皇帝:深宮中的秘密與無奈/104
“普通話”是如何誕生的?/112
第四章
重審明清歷史
與海為敵:一項致命的決策/124
人才“逆淘汰”:皇帝見過的蝨子捉不得/132
這本書,曾經被狠狠地忽略了/141
清朝是如何錯過船堅砲利的?/147
康乾盛世:被世界反制的134年/156
第五章
亂世出奇人
胡林翼:一個被嚴重低估的晚清名臣/166
這六隻“羊”,影響兩百年/175
1909年,他開著艦艇到南海宣示主權/183
呂碧城:被遺忘的女神/189
中國出了個鬼才:趙元任/197
第六章
被遺忘的邊緣人
兩千年前,中國最後一個遊俠被殺了/208
貞節、自殘與病態:被逼出來的烈女/217
沒了鏢師,也就沒了江湖/226
最後一個太監,死於1996年/234
“神童”的前世今生/246
第七章
影響歷史進程的生態
氣候紊亂:亂世背後的隱形推手/256
中國洪水簡史/263
犀牛的消亡:那些漸漸消失的生物/271
災害與政治:歷史進程中的蝗蟲/282
第八章
地理與格局
論考試大省,必須有它的名字/292
中國的“俠氣”大省,如今深藏不露/301
這個省份,有著無法磨滅的輝煌過往/309
中國的疆域是如何變遷的?/320
參考文獻

 

與海為敵:一項致命的決策

當明朝大海商汪直(1501—1559 年)被拉到杭州一個港口處死的時候,

不知道他會不會扇自己兩耳光:為什麼信了徽州老鄉胡宗憲的鬼話?

但浙直總督胡宗憲也是沒有辦法。

為了平息東南沿海的“倭患”,胡宗憲與汪直的海商集團鬥智斗勇多年。

兩人互相影響,竟然產生了共同語言。

汪直做過鹽商,後來加入海上走私集團。隨著勢力和威望攀升,成長

為東南海域乃至日本一帶的海上一哥。最鼎盛時,汪直擁眾十萬餘,大小

船隻無數,自稱“徽王”。過往的船隻,都要打著“五峰”(汪直,號五峰)

旗號方能通行。

然而,關於汪直的身份,朝廷和民間的認識卻出現了撕裂。汪直自認

是一個利國利民的商人,經營海外貿易,既能賺錢,又能為國家守衛海疆。

因此,他還曾自稱“淨海王”,海氛澄清,邊疆無事,有他的一份功勞。

但任何時代,朝廷都不能容忍任何私人武裝的存在。於是,汪直毫無爭議

地被官方定性為海寇。縱容?合作?都是不存在的。

胡宗憲正是作為汪直的死對頭,來到東南任職的。

在長年的鬥爭中,胡宗憲慢慢地有些被汪直“洗腦”了。他逐步認識到,

只有開放海禁,才能徹底平息沿海海寇,所以想改剿為撫。

胡宗憲與汪直談條件,許諾其不追究前罪,並開放海禁。有了總督大

人的包票,汪直進入杭州,暢遊西湖,就這樣被誘捕了。

胡宗憲立馬上奏,一心想兌現他的承諾,請求皇帝免汪直一死,讓其

充當沿海防衛,以安倭奴人心。

奏疏剛發出去,地方官員聞訊,紛紛傳言胡宗憲收了汪直幾十萬兩金銀,

才為其求情。

胡宗憲嚇蒙了,趕緊派人追回那封奏疏,重新發了一封。在新的奏疏裡,

胡宗憲措辭嚴厲,說汪直是製造沿海緊張局勢的罪魁禍首,罪不可赦!

這一刻,汪直已經知道,自己的生命將畫上句號。

講這段史實,不是為了八卦這一對徽州人的恩怨,而是為了說明:在

明代,對待海洋的態度,關乎每個人的身家性命,無論你是商人還是高官。

支持海禁,抑或反對海禁,是兩條路線的殊死搏鬥。汪直的崛起與死亡,

胡宗憲的反悔與自保,都被裹挾在這場曠日持久的路線之爭中。而從世界

的角度來看,他們也將預見一個龐大帝國終將衰落的肇因。

1559 年,汪直被處死的那一年,一個叫努爾哈赤的人降生了。

同年,伊麗莎白一世加冕為英國女王。英國在她的治下,一躍成為歐

洲最強國。她因為縱容和扶持海盜集團的擴張,後來被稱為“海盜女王”。

1

在朱元璋之前,中國從未有海禁政策。遠的不說,在老朱建國之前的宋、

元兩代,均以開放著稱。

宋代的皇帝,無論如何荒唐或恐懼戰爭,經濟意識卻都十分超前。商

稅是國家財政收入的重要構成,其中源自進出口貿易的市舶收入亦十分可

觀。相比之下,明初的商稅年收入,僅為北宋時的1%,可見宋代商品經濟

的發達,以及老朱建國後的倒退程度。

宋代皇帝奉行實用經濟理性,不但不禁止海外貿易,有時還特別提倡

和鼓勵。元代基於大一統的開放性,較前朝有過之而無不及。最典型的表現,

是在南糧北運中採取了海運。由於元代的政治中心在北方,當時的經濟中

心在江南,這就需要啟動南糧北運工程,將江南出產的糧食運輸到京城。

隋代以後,南糧北運基本都靠漕運,即通過大運河運輸。但元代從

1282 年開始海運嘗試,歷經十餘年的冒險和試錯,終於找到了一條經濟、

安全、快捷的航線,從浙西運糧到京師,只要十多天時間。從此,海運與

元代統治時期相始終。更深刻的變化隨之而來。因為海運的昌盛,促進了元代商品經濟的活躍,

以及航海技術、造船業的大發展。以至於有歷史學家感慨,如果循著這條

道路前進,中國將成為世界上的海上強國,將加速資本的原始積累過程。

但是,歷史在這裡拐了個彎。

明朝建立後,朱元璋親手葬送了中國的海運之路。

具體來說,朱元璋建國後,數次發布禁海令,包括將各地市舶司撤掉,

頒布法律,規定片帆不許入海,民間不許販賣舶來品,也不許將圈定範圍

內物品販運出境。違者,最高將處絞刑。

朱元璋為什麼要實行海禁呢?這就涉及統治者的自私了。

明初海疆不靖,張士誠、方國珍等原本佔據江南的抗元力量,被朱元

璋打敗後,殘餘勢力逃亡海上。這些海上反明勢力,被定性為國家的不穩

定因素。既然剿殺不盡,朱元璋想到的辦法就是禁止人民通海,一來與反

動勢力隔絕,二來是想從經濟上切斷反動勢力的補給。總之,為了大明政

權的穩定,海洋經濟以及沿海人民的生計,都可以犧牲,而且必須犧牲。

如果朱元璋的海禁政策終其一朝而止的話,那中國也就失去三四十年,

不至於失去數百年。

但是,他是朱元璋,是開國太祖,他的話和政策被尊為“祖訓”,變

成國家的最高意識形態,後世子孫都必須嚴格恪守。這就對後來整個明朝

歷史產生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2

朱元璋的海禁政策,開了一個很壞的先例。在他之後,海運由盛轉衰,

海運與海禁進行了長期激烈的博弈,中國逐步由對外開放走向了閉關鎖國。

這中間的歷史頗多曲折反复,海禁政策並非一成不變,但統治階層的

觀念禁錮卻越來越嚴重了。

從明成祖朱棣時期開始,鄭和七下西洋,聲勢浩大,影響深遠。我們

一直以此自豪,說中國人的遠航,比哥倫布、麥哲倫早了一個世紀呢。但是,

真實情況是,鄭和的遠航,是去海外宣揚盛世王朝的德威,要四夷遣使來

朝,稱臣納貢。這是服務於明朝的朝貢體系,政治性遠大於經濟性。這個

理念跟近代的殖民主義迥然不同,不僅不追求經濟利益的最大化,反而是

去做賠本買賣。簡言之,鄭和下西洋就是去撒錢的,撒完了,換些奇珍異寶、

異域風物跟皇帝交差完事。

可惜了中國那時航海技術與造船工藝的世界領先性。這得益於宋、元

的傳承。但在鄭和之後,中國在海洋世界的榮光慢慢褪去,再回看歷史,

大家才驚覺,這竟是一次無可複制的迴光返照。

到了明憲宗時,皇帝想派人第八次下西洋,兵部車駕郎中劉大夏站出

來阻止。他先把鄭和當年出使西洋的檔案資料藏匿起來,準備銷毀,然後

勸諫說,鄭和下西洋“費錢數十萬,軍民死且萬計,縱得奇寶而回,於國

家何益?”

劉大夏說出了鄭和下西洋的本質—投入和產出不成比例,但他沒有

進一步想怎麼去重新設計這個傳統項目的效益,而是直接叫停了。

明朝就這麼“心甘情願”地進入了一個徹底守成的階段。私人的海外

貿易,這條路早被朱元璋堵死了;如今官方的朝貢體系,也坐等四夷來朝,

而且經常任性,要么對朝貢口岸時開時停,要么對某國實施經濟制裁,敕

令“爾等別來了”。

此時的明朝還是世界第一大國,然而,這樣一個保守的老大哥,在近

代化的前夕將會把整個東方世界帶向何方?是帶往大海星辰的征途呢,還

是帶進溝裡?

嘉靖一朝(1522—1566 年),中國的海禁進入史上最嚴時期。嘉靖帝

的政策,居然比“祖訓”還要嚴得多,簡直是比朱元璋還要朱元璋。

肇因其實很無厘頭。嘉靖二年(1523 年),日本一下子來了兩個使團,

都想跟中國進行朝貢貿易。明朝政府根本沒有人了解日本國內情況,不知

道當時日本處於“戰國時代”,別說來倆,來四個也很正常。大明官員擺

出一副“我們只承認一個日本”的姿態,導致兩個使團為爭正統,在中國

家門口打起來了。這場使團仇殺,最後殃及寧波、餘姚等沿途官民,被政

府扣上“倭寇侵擾”的帽子。

大明官員們藉此大做文章,搬出“祖訓”是最高指示那一套說服皇帝。

嘉靖帝一怒,都別搞了。於是連市舶、朝貢口岸都關閉了,省得生事。

官軍出動,在海上巡邏,緝捕出洋走私者。以走私起家的海商們,和

靠權力尋租獲利的官紳們,這下都坐不住了。他們暗中聯合起來,武裝反

抗緝私官軍。一場海禁與反海禁的戰爭,開啟了。而在史書上,反抗者都

被貼上“倭寇”的標籤。事實上,他們大多數是大明的子民。

大海商許棟、李光頭勢力最強,與巡撫浙閩的朱紈進行了殊死搏鬥,最

終二人均被俘。朱紈在給朝廷報捷的奏疏中,指責浙閩的世家大族與“倭寇”

有勾結。這不啻於在浙江、福建的沿海豪勢富貴家族中扔下一顆炸彈,炸開了。

兩地的豪門大族開始反擊,說被俘的許棟、李光頭等人都是良民,不

是賊黨,更不是倭寇,要求從輕發落。求情無效,被俘者96 人均處死刑。

這一下,浙江、福建籍的朝廷言官紛紛出動,彈劾朱紈。轉瞬之間,“禁

海”名臣朱紈,成了待罪之徒。

朱紈無限感慨:“去外國盜易,去中國盜難;去中國瀕海盜猶易,去

中國衣冠之盜尤難。”

衣冠之盜,指的是那些主張開放海禁的朝野士大夫。

朱紈陷於絕望之中,自知民憤極大,“縱天子不欲死我,閩浙人必殺我”,

喝下毒藥自殺。

這場海禁與反海禁的鬥爭,表面看來勢均力敵,各傷五百。但在十年後,

繼承許棟崛起的大海商汪直被誘捕後,胡宗憲明知海禁才是製造所謂“倭寇”

的原因,但他為了自保,卻不敢說出來。

可見,支持海禁的勢力已經達到了頂峰。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