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明目張膽偏愛你(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8.6元
定  價:NT$292元
優惠價: 72210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矜貴冷傲陸燕臨VS驕縱千金林初瑩

《青梅七分甜》作者姜之魚娛樂圈甜寵之作

 

華盛總裁陸燕臨從不傳緋聞,冷淡嚴謹的他向來只出現在嚴肅的財經新聞上。

新一期的雜誌封面,他手上卻多了枚婚戒。

當月有媒體統計,一直沒曝光的“陸太太”成了全網受羨慕的女人。

 

天藝娛樂的林初螢每次都因“盛世美顏”而上熱搜,她明艷張揚,可背景成謎。

直到她上了一個答題綜藝。

 

節目中有一道冷門題,允許嘉賓場外求助,她撥的電話被接通,男人聲線低沉——“你早上沒找到的衣服在我襯衫下面。”

關於這聲音的主人是不是華盛集團的陸總,網友們討論了兩天。

第三天,論壇出現熱帖:“老天!我是最後一個知道林初螢的婚戒和陸總是一對的人嗎?!”

姜之魚

人氣作者,文風甜美,曲調治愈。

已出版《青梅七分甜》《櫻桃唇》《小月牙》《別動!我要抱你了》等作品。

第一章不准撒嬌

第二章悄悄話

第三章接你回家了

第四章新婚夜

第五章一點點熱情

第六章特殊謝禮

第七章交杯酒

第八章他亦是歡喜

第九章甜言蜜語

第十章公開秀恩愛

番外零花錢

第一章

不准撒嬌

 

 

 

1

會議室裡兩個經理吵了起來。

還有十分鐘就要開始公司這一季度的會議,會議桌前,兩個經理爭得臉紅脖子粗。旁邊一眾提前到達的人員在旁邊拉架,會議室門口也站了不少人圍觀。

“你要是能說服林總,那算你有本事!”

“林總剛接手公司,對這些事都不清楚,你想去瞎說嗎?”

“你以為我是你……”

不遠處,電梯門“叮”的一聲開了。

圍觀的人用眼角余光瞥見轉角的身影,連忙往後一退,低頭問好 :“林總早上好!”

一群人迅速站好,一身小禮服裙的林初螢踩著高跟鞋緩緩走來,波浪捲的長髮披在肩上,意味深長地看著他們。

會議室安靜下來,喬果上前推開門,經理們已經正正經經地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

林初螢抬頭:“要吵出去吵。”

“林總。”經理們全低著頭,現場鴉雀無聲。

林初螢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往後一靠,拿起面前的文件。

助理喬果趕忙說:“開始吧。”

今天是天藝娛樂下一季度的項目匯報,包括一些影視劇本和綜藝創意,還有一些藝人的合約問題。

張經理第一個上去複述,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面前這位冷豔的女人,這可是林氏唯一的繼承人。

複述完畢後,他輕咳一聲詢問:“林總,你覺得這個項目怎麼樣?”

林初螢翻了翻桌上的文件,這個項目不錯,但有風險。

她沉吟片刻 :“如果天藝投資的話,這個項目需要多久完成?”

張經理趕緊開口:“拍攝需要三個月時間,加上其他事情,等上線可能需要半年到一年時間。”

“投資多少?”

“一千萬。”

林初螢抬了抬下巴:“投了。”

張經理被驚喜突然砸中,幾乎要熱淚盈眶:“林總,真的嗎?”

旁邊其他經理提醒道:“林總您不需要再考慮考慮?這風險……”

林初螢睨他一眼:“一千萬的項目還用考慮?”

經理:“……”

林初螢又鼓勵道:“好好乾。”

喬果很淡定,老闆想幹什麼她都支持。不就是一千萬嘛,對老闆來說不算什麼,根本就是零花錢。

最後一項會議內容是關於昨天發生的事。

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當紅女星的照片,旁邊是她的介紹,還有曾經出演的作品。她已經躋身小花行列,讓她大火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天藝娛樂投資的,天藝娛樂可以說是她的伯樂了。

“昨晚十點,江雪名在沒和經紀人商量的情況下提出解約,並且直接在微博上公開聲明,還上了熱搜。”

“公關部已經在著手處理這件事了。”

這事對天藝娛樂來說算是一件大事,江雪名的做法完全違反了合同。

天藝娛樂在娛樂圈屹立十年不倒,不僅公司藝人出色,其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背靠林家。

林家在盛城屬於名門,林初螢作為一個名媛,每天不是看秀就是在去看秀的路上。上個月,林氏將旗下的天藝娛樂交給她全權負責,是賺是虧他們並不過問。

江雪名敢這麼做,背後必定有人。

喬果咳嗽一聲 :“林總,據傳江雪名和程家小少爺前兩天一起吃了飯。”

林初螢頭也沒抬:“所以?”

喬果趕緊實話實說:“程家小少爺之前打電話過來了,當時您不在,所以就沒說什麼。”

在她眼裡,程家當然比不過自己老闆了。

上個月老闆剛接手公司時,有一個董事倚老賣老,沒想到林老闆手段強硬,直接把他請回家養老去了。

喬果覺得江雪名沒腦子,一個被天藝娛樂捧起來的明星,也從沒虧待過,沒想到她一聲不吭就直接公開解約。

“程家啊……”林初螢拖長了調子,“那就讓她走吧。”

老闆說話太爽快了,喬果覺得自己作為助理除了崇拜就只有崇拜了。

林初螢歪了歪頭:“會議結束了嗎?”

大家齊齊點頭。

林初螢站起來:“那回去工作吧。”然後她推開椅子,徑直離開了會議室,身姿裊裊,看起來又美又颯。

 

當紅小花江雪名解約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無數娛樂記者都蹲守在天藝娛樂公司門前,想挖出這其中的內幕。

江雪名在解約聲明中並沒有提到天藝娛樂的半點不好,但字裡行間的意思卻意味深長。

如今這份解約聲明已在微博熱搜上掛了一夜,網友一邊在她的微博下刷好感,一邊在公司官博下討論——

“你們說天藝娛樂會放過江雪名嗎?”

“我聽說合約還剩下兩年時間,這解約也太早了,都沒點風聲。”

“天藝娛樂這次被搞了個措手不及。”

互不相識的媒體記者們扛著攝像機,在花壇邊就這件事聊了起來。突然,有人叫出聲:“天藝娛樂發聲明了!”

時隔幾小時,天藝娛樂終於給出了他們的回复,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解約,可以,但要按合同來。”

 

總裁辦公室,喬果站在辦公桌前,認真地匯報 :“聲明已經發出去了。”解約這件事說起來也不麻煩,反正公司是佔理的一方,鬧到法院見也會是公司贏。

剛說著,內線電話響了:“林總,程少爺的電話。”

電話轉接進來,對方出聲道:“林大小姐,你可算是接了。”

林初螢轉了轉手中的簽字筆,聲音懶懶的,說出來的話卻很有壓迫感 :“程三你很閒?”

“這話怎麼講?”

“不然敢挖我公司的人?”

對方聞言,尷尬地笑了兩聲:“這個……說來話長,大小姐您就賣我個面子,可以嗎?”

“可以啊!”

見她這麼爽快,這邊還有點吃驚,然後就听林初螢補上一句:“只要給違約金。”

她勾唇:“喬果。”

喬果立刻開口:“江小姐的違約金是五千萬,再加上前段時間剛簽了一個代言,違約金高達兩千萬。”

說好的賣麵子就是花錢啊?!他還沒想好說什麼,那邊就直接掛斷電話。

江雪名趕緊靠過去問:“程少爺,怎麼樣?”

程少爺咬牙切齒:“成了。”

白白損失了幾千萬的程少爺心都在滴血,他前兩天看上的那款跑車大概要往後推一推了。他可不敢跟林初螢抬槓,這大小姐脾氣不小,要是惹了她不高興,明天他就會被家里長輩罵一頓。

和程少爺的懊惱不同,林初螢的心情還不錯。白白進賬幾千萬,這就是當老闆的快樂!

林初螢問:“我能提前下班嗎?”

喬果一時之間竟不知該怎麼回答。

不過林初螢還是在公司磨了一天,傍晚拿著新買的鉑金包準時下班,喬果將她送去了匯錦園。

陸堯早就等在外面,見到她便迎上去:“你能來參加,這次的慈善夜絕對夠熱鬧。”

包間裡放著舒緩的音樂,桌子中央擺放著一個精緻的雕花木盒,木盒裡的鑽石項鍊被室內燈光一照,光芒璀璨。

“大小姐,你真決定把這個拍出去?”陸堯再次確認,還提醒道,“這次的慈善夜別人可都是拍賣用過的包、傘啊什麼的。”

“不想要?”林初螢伸手。

“要要要!”陸堯生怕她反悔,趕緊把盒子蓋上,又遞給她一封燙金邀請函。好不容易有個重頭嘉賓,當然不能放過了。

 

快散場時,陸堯接到了一個電話。他和林初螢提了一嘴,推開門就出去了,走廊的燈光從門縫漏了進來。

“二叔?”聽見不甚清晰的聲音,林初螢順勢往那邊看。

門半開著一條縫,林初螢瞥見走廊處站著一行人。中間的男人最顯眼,他西裝的袖口挽起,手指微微曲起,骨節分明。

這身影,很熟悉,林初螢突然起身走過去。

陸堯正在詢問:“二叔什麼時候回國的?要不是他們說,我都沒收到消息。”

“今天。”陸燕臨微微點頭。

門被打開,林初螢倚在一側,剛剛喝了點酒,一雙眸子裡春意盎然,她笑著開口:“陸二叔。”

她這句“陸二叔”彷彿含著烈酒,能把人灌醉。

陸燕臨眼神微微一閃,然後輕輕地瞇了起來,一種無法言說的冷氣蔓延開來。

站在旁邊的陸堯禁不住摸了摸胳膊,感覺氣氛不太對勁,問:“二叔,你要不要進來玩玩?”

“不用了。”陸燕臨沉聲道。

怎麼一回事?陸堯來回看著兩個人。

他們兩家同在盛城,交集自然很多,不僅上一輩交情匪淺,小一輩也常在一塊玩。但二叔常年在國外,這幾年回國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林初螢和他二叔只見過幾次,兩人的社交內容僅限於彼此禮貌地問聲好,然後就結束了。

現在看起來,好像有問題。

林初螢直起身,準備往前踏一步。大概是沒站穩,她腳下一歪便向前倒去,突然,一雙強有力的胳膊橫在她腰間,林初螢聞到了熟悉的氣息。

纖細的腰盈盈一握,柔軟無比,陸燕臨神色淡淡地鬆開手。

林初螢按著他的胳膊站好,隔著一層單薄的襯衫,她白皙的手不小心滑了下去,圓潤的指甲似乎能觸碰到對方襯衫下的皮膚。

“謝謝二叔。”這回她直接省了姓。

話音剛落,一股壓迫感襲來。林初螢卻未察覺,她笑意盈盈地瞥了眼陸燕臨,目光在他的喉結上停留了一瞬。

一旁的陸堯咳嗽了幾聲:“二叔?”

陸燕臨抿唇:“我還有事。”他微微低頭,手指捋了捋襯衫的袖口,慢條斯理地說,“晚上早點回家。”

說罷,他就轉身離開了。

陸堯調侃道:“你可是穿慣了高跟鞋的啊,還能摔倒?”

林初螢瞥他一眼,陸堯連忙抬手 :“得,我不說了。不過我二叔讓我早點回家,晚上就不能熬夜了。”

他邊走邊小聲吐槽 :“我二叔就是這樣,看著冷冷的,從不親近旁人,我們小一輩都很怕他。”

“是嗎?”林初螢眉眼一彎。

從不親近旁人?在巴黎的時候,他可不這樣,她清楚地記得他眸子深處翻滾的情緒。

“你這話問得一點都不相信我的樣子。”陸堯說,“你和我二叔又不熟,還能有我了解?”

林初螢看向走廊盡頭,恰巧陸燕臨經過轉角,她心想,睡過的關係算熟嗎?

 

2

林初螢自然不會同陸堯說這樣隱秘的往事,她看著走廊盡頭的轉角,輕笑一聲:“回去吧。”

包間裡一如既往的熱鬧。

得益於二叔的提醒,陸堯只能宣布 :“對不住了,今天我得早點回去。”

有人出聲:“回去這麼早幹什麼?”

旁邊的人附和玩笑:“不會是有……”

對方的話還沒說完,陸堯便開了口 :“別瞎猜了,我二叔今天回國了。”

包間安靜下來。

林初螢眼睛轉了一圈,心裡不知是什麼想法,她抿了口酒,半邊身子藏在陰影裡。

有些不知道陸堯口中的“二叔”是誰的人,低聲詢問現在什麼情況。有脾氣好的給了他們答案:“華盛集團知道嗎?”

對方點點頭,沒人不知道華盛集團。旗下的商場、酒店、房地產、傳媒均有涉及,威名顯赫,投資從未失手過。

“他就是華盛的當家人。”有人呼出一口氣。

“陸二叔”這三個字,圈子裡的小輩就沒人不害怕的。現在他回來了,估計連玩樂聚會都得消停點。

大家張大了嘴。

對方又往裡看了一眼,壓低聲音 :“那個讓陸堯獻殷勤的大小姐就是林家的。”

這下周圍又安靜下來。

 

陸堯這麼一說,大家沒多久就提前散了場。

“走吧,大小姐,我送你下去。”陸堯說。

“嗯。”林初螢隨意應了聲,匯錦園的走廊很安靜,她站在電梯裡,心思不知道飛去了哪裡。

陸堯下樓轉去停車場,林初螢則去了大廳外面,微風四起,有些涼,她有些後悔穿了一條露肩的裙子,然後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看今天鬧解約的新聞。

沒過多久,一輛勞斯萊斯停了下來。她關了手機,抬頭一看,並不是陸堯那個紈絝公子的跑車。

隨後車窗緩緩降下,露出熟悉的一張臉。

林初螢眨眨眼,心思轉得飛快,她手指動了兩下,撥通了陸堯的電話,壓低了聲音。

“我先走了。”

“啊?我還沒出來你怎麼就走了……”陸堯嘰嘰歪歪還沒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

隔著幾步遠的距離,陸燕臨望向林初螢,她髮尾捲翹,眼里水霧濃濃,皮膚嫩得彷彿能掐出水來。白皙的臉上泛著淺紅,讓原本就明媚的一張臉更添嬌豔。

不得不說,這張臉是極美的。

陸燕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陸堯呢?”

林初螢面不改色:“走了。”

陸燕臨擰著眉,有些無奈:“上車。”

果然!林初螢早有預料,她彎了彎漂亮的眼睛,然後優雅地上了車。

陸燕臨頓時眉眼舒展,而駕駛座上的陳特助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就當什麼也沒有看見,充當一個工具人。

林初螢一開始忘了說目的地,沒想到最後被送回了林家主宅。她皺了皺眉頭,打開車門,像是想起什麼,突然轉頭。

陸燕臨偏過頭:“嗯?”

林初螢彎腰往他那邊靠了靠,半晌,脆生生地開口:“謝謝二叔。”幾個字說得婉轉又好聽。

此話一出,陳特助的心一緊。

他可是知道這兩人的真實關係的,雖然別人這麼叫沒事,但他覺得林大小姐這麼稱呼自家總裁明擺著就是故意的。

下一刻,林初螢關上車門,頭也不回地進了別墅,獨獨留下那輛車在夜色深處。

又是二叔,陸燕臨捏著眉心,有些頭疼。

一股若有似無的清香散在車廂裡,很好聞,他忍不住出聲 :“熏香換了?”

沒聽到陳特助的回复,陸燕臨說:“有話直說。”

陳特助猶豫了一下,忐忑不安地開口 :“先生,車裡一直沒有放過熏香。”

言下之意,那是女人香,是林初螢身上的味道。

陸燕臨感覺頭更疼了。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