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2元
定  價:NT$312元
優惠價: 75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一個女孩子的成長。

許多年後,她回望人生,覺得這輩子她投的胎實在比上輩子強多了,那究竟是什麼緣故讓她這樣一個認真生活、態度勤懇的人走上了這樣一條搞笑的道路呢?


關心則亂

喜歡輕鬆浪漫的文風,也執著於嚴謹合理的結構,寫作是快樂並糾結的事。

作品:《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吳磊、趙露思主演電視劇《星漢燦爛》原著小說。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作者關心則亂驚艷口碑新作!關心則亂文筆細膩,文風逗趣,人物形象飽滿鮮明。將一幅古色古香、細水流長的古代生活畫卷徐徐展現在讀者面前。無論是美食還是服裝,都刻畫得細致入微,極富美感,字裡行間充滿著靈動可愛和生趣。

★一個“奇”女子的八卦人生。本書背景為社會正在欣欣向榮建設的發展階段,民風粗獷開明,女主程少商作為表面乖巧、內心強大的“嘴強王者”,帶著僅有的現代見識和滿滿的吐槽技能“開荒”,天高云闊,魚躍鷹飛,看她如何走出生機勃勃、燦爛驕傲的一生!

★特邀資深畫師符殊參與封面插畫繪製,畫師肥大不咕、歲辭、南山歸魚、青山折柳共同參與內頁及周邊繪製。知名設計師商塊三操刀封面設計,細節滿滿。

★封面反折設計,正封文字燙金,裝幀精美!封面前勒口反折,正封部分為主人公花墻下述事,打開後為精美題字。全書含8P彩頁,扉頁選用獨特的白金砂紙,內文為80g岳陽樓膠版印刷紙,溫和護眼。


卷二 青青陵上柏,磊磊澗中石

第十五回 返都備婚

第十六回 花墻雁塔

第十七回 婚事變故

第十八回 退婚定親


卷三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

第十九回 辭婚失敗

第二十回 樓何親禮

第二十一回 進宮面聖

第二十二回 宮闈見聞

第二十三回 溫情相待

第二十四回 拜見婆母

第二十五回 婚約戰爭

第二十六回 偃旗息鼓

第二十七回 皇后壽宴


第十五回

返都備婚

回程路上無驚無險,風調雨順。

前有假公濟私的程老爹領大軍開路,後有蕭夫人手下那飽經戰火洗禮的衛隊保駕護航——據說這支衛隊素日只聽她一人號令,連程始都得居次,號稱同等人數下還從未被攻破過防線。

但越臨近都城,少商和樓垚就越發委屈。

在外州、外郡還好,一進入司隸境內,蕭夫人直接按照和親公主的規矩來約束女兒。別說遊山玩水了,連馬都不讓多騎。那輛嶄新的金紅色小軺車被可憐兮兮地掛在車後,少商都能聽見它嚶嚶嚶的哭泣聲。置身於精致安穩的輜車中,謹守淑女的各種禮儀,她悶得都快發芽了。這幾個月剛得來的溫潤舒適的淺蜜色皮膚,這一路憋在馬車裡又迅速變回了饑荒式的蒼白。

蕭夫人其實不反對女兒騎馬,她自己文武雙全,本就十分贊成女孩該學些弓馬本事,只不過一旦放女兒到馬上,必然又會和樓家小子齊頭並肩,言笑無忌。已經臨近都城了,官道上來往的人流越發密集,雖說時人風氣開放,謹慎點總沒錯。

少商本想找程老爹求求情,誰知因之前過分護著未婚夫而惹惱了親爹,這會兒程始舉雙手雙腳贊成讓小兩口“規矩”些——他自己成婚前連蕭夫人的手都沒摸過,姓樓的豎子還想怎麼的?!

車簾掀開一角,塞進來一個束有錦繩的精致木盒,少商連忙解繩開盒,扯開其下的油布,裡面一片金燦柔潤,竟是甜香四溢的桃果幹。

少商用竹簽子插了嘗著,朝車外隨行的馬上少年笑道:“阿垚你說得沒錯,果然比都城裡的那兩家鋪子做得好吃!”

樓垚適才長途馳馬一個多時辰,此時正是滿頭大汗,可看見未婚妻比桃果幹還甜的笑容,竟是疲累全消。他笑得宛如一個熟透裂口的大蜜桃,道:“這裡離都城也不遠,你若喜歡,以後我常叫人買給你!”

少商揚起小鳥翎翅般秀麗精致的眉毛,故意一副薄怒道:“你也是,叫家丁去買不成嗎?還親自跑一趟,可累壞了吧!我看看,哎呦,鬢角都汗濕了呢!來,我擦擦!”

然後樓小公子就乖乖地將頭伸過去讓未婚妻從車中伸手出來擦拭汗水。望著少商美妍清澈的笑靨,他樂呵呵地險些一頭撞上車頂。

“哎呀,這可不成。你臉上這麼多汗,身上還不一定出多少汗呢!快回你自己的車裡,換身裡衣再出來!”少商一臉憂色。

樓垚連聲不用,女孩便瞪起漂亮的大眼睛,嘟著紅艷艷的小嘴,輕輕發嗔起來:“你不聽我的話了嗎?那我以後都不跟你說話啦!你若是因此受了風寒

得了病,我這輩子都不吃桃果幹啦!”說著便作勢要將那果幹盒子丟出車外。樓垚哪敢不聽話,立刻要回頭去更衣。

“欸欸,等一下,來,你也嘗一片……來來,張嘴,欸,很甜吧?”女孩用竹簽挑著果幹伸出車外,樓垚一口叼了去,樂顛顛地打馬而走,暈頭轉向之際徑直騎過了自家輜車,回神後又訕訕地返騎四五丈。

策馬側騎在旁的蕭夫人看了這一幕,暗自搖頭嘆息。在她眼裡,侄女程姎性情溫厚,顧全大局,不尖銳、不使性,和善可親,可這些貴重的品性與女兒身上的那股子鮮活靈嫵相比,全都黯然失色。

她也是過來人,如何不知道在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眼裡,程姎不過是一張安實可靠的案幾,牢固結實耐用,而少商卻是皎潔的月兒,醉人的春風,動人心魄的云海霧涯。

更何況,如今她已知女兒並非只會作嬌而不通庶務。與侄女相比,女兒所欠缺的不過是常識和章程,機變幹練猶有過之。她費去許多力氣才讓程姎知道如何對下恩威並濟,結果少商卻無師自通,將整座醫廬打理得井井有條,驅使那許多醫者學徒和仆從奮力勞作。

災後重建處處需錢,少商自不能懸之以利,只能誘之以名。每位從頭幹到尾的醫者,離去前都能得到程止親寫的白絹文書一卷,上面敘述了其人如何仁厚醫心,如何勤於任事毫不推脫,末了還加蓋縣令官印,以示嘉獎。

甚至女兒還用那口錢箱裡剩下的錢買通了巫祝,時不時來醫廬設乩壇占卜一番——今日算到這位仁兄日夜不分地救死扶傷,來世必得福報,會大富大貴兒孫滿堂;後日算到那位傷者無辜受戕害,天道為之不忿,這輩子沒享完的福

氣來世必會加倍補上……既振奮了眾人斗志,又安撫了哀慟情緒,一舉兩得。

蕭夫人又嘆了口氣——

再說了,樓垚又非長子。長子宗婦需要穩重得體,幺兒新婦活潑愛鬧些又有甚妨礙,何況她算帳管事樣樣來的,和兒子感情又好。她想象,倘若程筑想娶這樣一個新婦,大約她也會答應的。

真論起來,這樁婚事基本上是女兒自己掙來的,自己和丈夫沒費半分力氣就攀到了世家大族的親家。按照巫士的說法,這樣的女兒簡直是投胎來還債的,父母之前不曾撫養,之後自行解決婚嫁大事,一點都不用操心。

蕭夫人苦笑著搖搖頭。她自小不愛求神問卜,如今竟開始信這個了。

車裡的少商得意揚揚地吃著零食。其實她以前就隱隱覺得自己很有做戲的天賦。

在老家犟頭犟腦那是沒辦法,進了大學後,她心知一流學府裡必然藏龍臥虎,各種學霸和X二代云集,水深莫測,於是趕緊修身養性,低眉順眼地扮作個江南水鄉來的清秀小妹,成日裡裝得文靜可愛又上進。成果嘛,一位品學兼備家境優越的咸魚社長以及系裡男同學數字算不算?

想到這裡,少商又是一陣錐心疼痛,這麼個高質量男同胞她都沒享受一下就掛掉了,這叫什麼衰運呀,明明點個頭就可以,美滋滋得不行,她居然扭捏了兩三年?現在想來她都恨不得抽自己一頓,真是初戀白月光害死人!

少商暗忖,拿住樓小公子應該問題不大了,接下來搞定未來君姑樓二夫人,那就穩了。

此時天色漸暗,之前半日程始已提前將大軍送入都城郊外的磐磬大營,然後帶著家將侍衛趕來和妻女會合,打算一起進城回家。距都城不過十裡地時,程始便要和未來郎婿道別。

程家府邸走都城南門較近,而樓家府邸走北門更順,如果樓垚硬陪著程家從都城南門進去,那就要穿過大半座都城才能回到家,到那時都要宵禁了。

筆直的官道從西插至都城西側城墻,兩家在這裡分別,剛好能各走南北大門。

樓垚心知這回無法推托了,只好跟在自家車隊後面幾步一回頭地策馬離去。

程始看著樓垚那副戀戀不舍的樣子就渾身不痛快,再回頭看見自家女兒扒著車窗含淚揮帕,更加氣不打一處來。他忍不住酸道:“嫋嫋把頭收回去!這才認識幾天呀,弄得跟生離死別似的,為父去青州招安怎麼不見你這麼舍不得?!”

少商用絹帕摁著眼角,嘟囔道:“阿父說什麼呢,您去青州時我都快出司隸了。難道您和阿母成婚前就沒有難分難舍的時候?難道外大父就不曾為難過你?就不能將心比心嗎?!”

程始咳咳數聲,心道:還真沒有。

他從蕭家女公子不甚熟悉的仰慕者直接晉級為丈夫,費時總共不到五天時間,其中還有三天是幫著安葬未來岳父蕭太公的,夫妻情意全是婚後相處出來的。

程始瞟了眼遠在車隊前方的妻子,板著臉道:“把頭縮回去,在裡頭老實待著!”將什麼心,比什麼心?!最討厭婚前卿卿我我的小情侶了!他那會兒在蕭氏跟前戰戰兢兢的,生怕她什麼時候明白過來要悔婚呢。

又車行了近一個時辰,都城南面的開陽門就在眼前,城樓上四座高聳巨大的塔樓,暗沉的天色下,黑簇簇猶如四頭張牙舞爪的猛獸俯視著城下。

程始和蕭夫人本要上前向守城小將交付通城行令,卻見高大的朱紅銅釘大門緊緊關閉,城頭後影影綽綽的鋒銳箭鏃,城墻上各礙口皆燃起了巨大的火盆。

蕭夫人道:“情形不對!”

程始叫家丁上前叫門,城門依舊不開,只從城門上傳下一個輕飄飄的散漫聲音,道:“哦,原來是程將軍啊,然如今城門戒嚴,進出皆不允;小人斗膽請程將軍在郊外別莊暫歇,待到明日便都好了。”

程始心頭有氣,大聲道:“究竟有何事,我奉旨回都城,難道也不能進?!”

城頭後的那個聲音繼續道:“將軍莫要為難小人,上峰嚴令如此!”

程始捏著拳頭,怒錘一下馬上的鞍座,低聲對妻子道:“自來城門戒嚴多為拿人,那是許進不許出的。何況我們統共才這幾個人,進了城又能如何?!難道當我們是細作混進去?又不是兩軍開戰!哼,不過是看我寒門出身,官位不高,輕慢也無妨。若是換作萬家兄長在此,看他們開不開城門!”

蕭夫人策馬過去,輕輕撫摸丈夫寬厚的背部,乾脆道:“犯不著置這個氣,我們去別莊歇息好了。”程始點點頭。生氣歸生氣,強闖城門這種事他是不會做的。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