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御宅魔法師02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來是打算在家宅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但為什麼皇御騎士團的候補生招募我也要參加啊啊啊!

在姆瓦大陸的國王禁止科技研發之後,
廢柴魔法師貝魯一瞬間失去了遊戲機,宅生黯淡無光。

但此時隊長大姐芙卻傳來考進皇御騎士團的好消息!
看著芙接受大家開心的祝福,和她身上令人熟悉的騎士團正裝,
卻讓貝魯和嵐爾靜默下來……

只是沒有宅生可過也不需要逼宅當騎士團候補吧!
啥……為了那閃亮亮的金幣?
看著背後燃燒熊熊火焰的熱血哥哥,那、那……只好潦下去了。(大哭)

鬱兔

擅長用線上電玩風格的生動筆法撰寫故事,讓角色的活躍宛如真實一般的呈現,是非看不可的新生代作家。

繪者簡介
硝子

活躍於同人創作界的人氣插畫家,畫風豐富多樣,角色造型設計獨樹一格,人物個性氛圍掌握完全的新星繪師。

楔子
第一章  皇御騎士
第二章  主城──卓瑞恩
第三章  古城龍穴
第四章  逃離晴空島
第五章 又見神祕少女
第六章 冤家路窄
第七章  意外的巧合
第八章  舊娃娃
第九章 轉職特訓
第十章 魔物暴動

第一章  皇御騎士

今天一大早,還悠閒地吃著老哥做的早餐時,從窗外傳來街上人們騷動,好奇從窗外探頭望去,發現是許多人攜家帶眷、帶著行李似乎要遠行,而大部分的人似乎是在送行。
由於我們家這條是通往廣場必經的大路,平常人來人往流量大,原本還不以為意,但發現帶著行李經過的人怎麼越來越多,我猜應該是打算要搭乘廣場的空艇或前往別的城市的海港離開蘭姆鎮。
不過怎麼突然有這麼多人要離開?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怎麼了?」
老哥也走出門外,看了看情況,轉身問我。
「我也不知道……難道最近又發生什麼大事嗎?」我搖搖頭,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像是發現什麼,老哥突然訝異地瞪大眼睛,指向前方密集的人群:「那個人……不是恰北北嗎?」

我困惑地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真看見綁著馬尾的小恬正拖著一箱褐色的行李,牽著她爺爺的手,朝著廣場那方向走去。
原本心中還大喜,正想跟老哥說,「我們終於擺脫她的魔掌」時,卻不小心和小恬對到視線,她立刻拖著行李朝這裡快步走來,她的爺爺跟在後頭緩步走著,臉上依舊掛著溫和慈祥的微笑。
由於已經被小恬發現我注意到她,如果現在假裝沒看到只會讓她發火而已,所以只好待在原地等死,悔恨當初不該看熱鬧而出門,現在卻成了別人看熱鬧的目標。
「嵐爾、貝魯──!」
小恬朝著我們揮揮手,難得展露出清爽的無害笑容。
以前只有被她瞪過的經驗,現在單看她的笑容,還真的覺得她滿可愛的,尤其殺氣瞬間降到安全值,實在可喜可賀!

「你們……怎麼帶著行李?」老哥困惑問。
「因為我們要搬到菲洛里亞大陸去。」小恬的爺爺笑著回答。
發現他的臉色已經恢復紅潤,整個人看起來相當有精神,虛弱的身體經過調養,應該已經恢復不少。
「怎麼突然要搬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我忍不住問。
聽到的當下,還真是驚訝與欣喜參半,喜的是,她終於迫害不到我們;驚的是,怎麼會突然想跑到遠在海洋另一端的遙遠陸塊去?
小恬的爺爺笑容尷尬停在臉上,稍稍垂下視線,「因為菲洛里亞支持科學發展,且正在世界各地招收人才……我們國王堅持不能在姆瓦這塊土地研究科學……所以……」說著說著,笑容轉為無奈。
沉重的感受,使大家都安靜下來。

「到了那裡之後,我會努力創造出能造福人類的科技……大家也是,所以我們並沒有要永遠離開姆瓦大陸。」小恬的爺爺又恢復慈藹的笑容,「如果有機會,一定要來找我們玩啊!」
「嗯,我們會的。」
雖然我口頭上這樣回答,但是誰會真想跑去被小恬欺壓呢?
「對了,這陣子謝謝你們的幫忙……這個送給你們。」
小恬從口袋中拿出一對銀白色的耳環,下擺有著幾縷銀絲穗,映著陽光,泛出漂亮的金屬光澤。
「這是……」老哥遲疑許久,一點都不敢伸手接下,分明是怕被下毒。
「耳環。」小恬理所當然地回答。
……我當然知道啊,只不過怎麼只有一副?要我們打架不成?
「……妳是想要我們打架嗎?」老哥非常直腸子,連想都沒想就將我剛剛心中想的話給說出口。
當下我直覺地多退幾步,怕等一下小恬的怒火又會波及到我。
「……」小恬果真白了他一眼,卻意外沒有動手,「你們很不識貨耶!這是上次我在街上看到時買的,是一人戴一個,一對的!」

聽完她幾乎是花盡所有耐性的解釋,怕她當街海扁我們,我趕緊乖乖接下並將它掛在左耳,而老哥則掛在右耳。
小恬滿意地點點頭,「還滿好看的,不准拿下來……你們知道吧?」她笑著說,不過不管做什麼都帶點威脅的意味。
我們點頭如搗蒜,左耳的耳環發出鈴鈴細碎悅耳的聲響,耳垂上的重量也還不太習慣。
「那我們走了……如果你們敢忘記我,你們知道會怎麼樣吧?我會寫信給你們的!一定要回信知道嗎!」
小恬臉上難得露出一點憂傷靦腆的模樣,只不過說出來的話還是如此不得理也不饒人,感覺到語氣中的確有絲絲的不捨,大概是被離別的感傷氣氛給影響,我也開始有點難過。
小恬和她的爺爺對我們點頭示意,然後拖著行李,頭也不回地走向廣場。
看著他們漸遠的身影,突然有股強烈的寂寞感湧上心頭。

「路上小心!」
我用盡最大的力氣對著他們喊著,小恬回過頭來對我揮揮手,也笑著回話:「我們會的,你們也要保重喔──!」
我們大力地對他們揮手,先前那些什麼不好的回憶突然一掃而空,現在心中只有對朋友遠行,不知道何時才能相見的那種滿滿的不捨。
陸續又有一些帶著行李的人們經過我們家門前這條大路,目送直到不見小恬他們背影之後,我們才轉身走回屋內。
「這個耳環看起來好像還滿值錢的欸……」
老哥一進門就立刻倒在沙發上,迅速取下掛在右耳的耳環,雙眼閃著金錢的光輝地仔細打量著它。
「……你要賣掉是可以啦,不過哪天小恬『不幸』回來,發現你居然把它賣掉的話……」
我這句話的結論都還沒下完,老哥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耳環乖乖掛回右耳上,還吹著若無其事的口哨試圖裝作若無其事。
不知道是想太多還是對魔法的感度,總覺得這對耳環好像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因為總是感到它透著隱隱約約的能量,不知道小恬這東西是從哪裡買回來的?
叮叮──
「歡迎光……咦?」

門鈴聲響起,打斷我的沉思,當回過頭想招呼客人,卻意外地發現來者是黛妮和安亞!
「貝魯、嵐爾,早、安、唷──」黛妮笑嘻嘻地跳進店裡,似乎相當開心的樣子,雙眉都笑開地上揚著,看來應該發生什麼好事。
「我們來這裡是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安亞眨眨靈活的大眼睛,難得綻放出邪惡度趨近於零的純真笑容(對我來說)。
「樂透頭彩?」老哥不以為意地說。
「才不是呢!」黛妮嘟著小嘴,瞟老哥一眼,又轉為開心地大聲宣布說:「姊姊她……皇御騎士的考試已經錄取囉!」
「什麼!?」
我和老哥一聽,兩人不約而同地瞪大雙眼,訝異的驚呼一不小心就從嘴巴竄出來,毫無掩飾。
聽說那考試可是相當困難,如果沒有一定的實力,很快就會被淘汰,是與一大群有能志士比試下的結果,有勇無謀與僥倖者皆不可能錄用,聽說錄取率只有百分之三!
叮叮──
又是一陣熟悉的門鈴聲,回頭看,許久不見的芙走進來。

她穿著白底金色鑲邊的皇御女騎士制服,緩步走來,平常總是冷冰冰的臉上難掩喜悅的神采,每一個步伐都相當神氣,原本就充滿騎士英氣的她,被這身制服襯托得更加帥氣。
只不過突然闖進眼簾的這套熟悉服裝,有一剎那與我腦海中遙遠記憶相連的身影重疊起來,我霎時忘記呼吸。
不過我很快就回過神,搖頭試圖甩開過去的陰影糾纏。
「芙姊!恭喜妳──」安亞開心地跑過去,把芙抱個滿懷。
「謝謝。」
芙靦腆地笑著,拍拍安亞的頭,黛妮也開心地來到芙的身邊,將藏在身後的花束遞給她,還繞著她打轉,雀躍得不得了。
她們感情真的很好呢……
看到這溫馨的畫面,我不禁打從心底為芙開心起來。
瞥見老哥卻意外地發現他臉上沒有半點開心的笑意,反而陷入沉思,黯淡的視線從芙身上滑落至地板上停留良久。
看著一直無法掩藏自己情緒的老哥,我很明白他現在的沉重為何,但是在這種歡樂的場合之中,任何哀傷都很刺眼,我不想破壞這美好的氛圍,所以只能強顏歡笑著。

老哥突然站起身,一語不發地繞過他們走出店外。
在眾人錯愕之中,門鈴叮噹作響的聲音,在這安靜的氣氛中異常清晰。
「大哥他怎麼了……」安亞愣愣地目送老哥遠去的背影,困惑地說。
「……」芙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離開。
黛妮緊張地跑到我面前,擔心地問:「貝魯,嵐爾他怎麼了嗎?」
我愣了一下,「沒有啦,可能是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吧……」我喃喃地說著,視線卻下意識地避開所有人,「他等一下就會沒事的,不用擔心!」我轉而笑著對她說。
「嗯……」黛妮蹙著眉,安靜地點點頭。
「可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哥那樣……」安亞沉默一會兒,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他用試探的眼神看著我,似乎是想要我透露些什麼。
不小心對上他那眼神,我再次迴避,思考許久,不經意發覺大家都用與安亞同樣的眼神盯著我看,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招了。
「其實……我爸媽以前也是皇御騎士團的成員啦……」
「什麼!?」

他們果然不出所料地發出一陣驚呼,雙眼不可置信似地瞪大眼看著我。
「所謂的『好竹出歹筍』大概就是這樣吧?」安亞低聲喃喃說著,單手調整了一下發亮的圓框眼鏡,眼鏡底下的眼睛有著似笑非笑的輕蔑。
聽了這擅自被修改的諺語,我瞥了安亞一眼,卻一點都不想做出爭論。
令我覺得納悶的是,怎麼每次他顯露出陰險的真面目時,總是不會有除了我以外的人發現?
「貝魯的父母當過皇御騎士,這應該值得高興才對呀,但嵐爾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黛妮似乎摸不著頭緒,困惑地自言自語。
「嗯……」我頓了頓,遲疑了一會,下定決心地坦白,「因為,他們殉職了。以『皇御騎士團』的名義……」說到這,其實我也不想再繼續提這件事情了。
抬頭瞥見大家一臉錯愕,我又別過視線,在心中希望他們不要再繼續追問下去,不然連我自己都覺得難堪起來,可能還會後悔當初沒和老哥一起離開。
「對不起……」黛妮難過地說著,充滿愧疚的雙眸裡藏著淺淺淚光。
我為難地搖搖頭,希望她不要在意,明明想化解這尷尬的氣氛,但是逞強之類的玩笑我也沒有動力說出口。

隨著我的沉默,大家也安靜下來,空氣彷彿凝結一般寂靜。
「其實,我今天來是想趁大家都在時,轉達國王的意思……」
看芙表情依舊,只不過她的語氣相當低沉,看來還對剛剛的事情耿耿於懷,我原本想解釋老哥會這樣並不是她的錯,沒想到她卻率先打破沉默。
一聽這個消息有關於「國王」這種離我們普通人遙遠的人物,我們幾乎忘記前一秒曾經發生過的尷尬,轉而訝異地看向芙。
「國王?」安亞愣愣地說著,似乎在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芙點點頭,相反於訝異的我們冷靜地說:「由於這次通過試驗的人數比上一次少,加上國王似乎打算增加騎士團人數……因此我就向他推薦你們,他也答應了。」
「什、什麼──!我們可以成為騎士團的一分子?」
聞言,所有人訝異地張大嘴巴,不約而同地以幾乎尖叫的聲音大喊出來。
理由很簡單,就連如此困難的測驗都免了,還能直升騎士團,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好康」的事情,分明就是詐騙集團的手法啊!
「不過,他希望能先證明你們的實力。下個禮拜我們必須通過他親自指派的任務,並且證明我們的團隊默契合格,才有機會加入。」
聽她這麼一說,我們這才冷靜下來。

就奇怪皇御騎士團怎麼會這麼好加入,果然還是需要條件的……我看那個任務絕對不好惹,況且我沒有什麼興趣,我還是乖乖待在家發呆比較好……當一輩子的宅男,基本上我並不排斥。
「真的嗎!能和姊姊一起加入?」黛妮似乎相當開心,「那任務是?」她期待地趕緊追問。
「三天後到城堡報到才會知道。」芙簡單地回答,視線飄向門外。
我猜她應該還很在意老哥的事情,說不定她也希望老哥能有機會加入騎士團,而我本身也有點擔心他,我看向門外猶豫一下。
「我去找他!」
丟下這句話之後,我快步離開店鋪。

***

想說老哥會去的地方也只有那幾個,若是心情不好,很可能就會跑到城外的祕密基地去。
那裡是一座頗高的草坡,頂端矗立著一棵蓊鬱的大蘋果樹,爬上樹,就可以俯瞰整個被綠意包圍的蘭姆鎮。小時候總是喜歡到這裡玩耍,挨罵的時候也會跑來這裡避風頭。蘋果成熟的時候,還可以摘好幾籃回去做成果醬呢。
由於必須要越過一小段森林,還得鑽過草叢才能找到這裡,算是頗隱密的地方,若是不說出去,應該顯少有人知道。
或許他會在那裡吧!
我這樣想著,一面快步跑向祕密基地。
雖然已經有段時間沒去了,但是我一進入樹林,那條熟悉的路線早已經在腦袋中留下如地圖般清晰的記憶,走著走著,我來到一棵做了刻痕記號的枯樹前,望向前方,果然有一片茂密的矮樹叢。
鑽入樹叢中,陽光被綠葉遮閉透過隙縫呈現點狀灑落在地上,俯身穿越這條綠色隧道,伴隨著刺眼的陽光抬頭一看,如茵的草坡以及結實纍纍的蘋果樹闖入眼簾。
同時,也看到老哥坐在或青或紅的蘋果團繞的枝幹上,手拿著啃到一半的紅蘋果,惆悵地望向森林的另一頭發呆。

「哥!」我大喊他,拍掉身上的落葉,朝他大步跑去。
老哥聽到我的聲音,緩緩地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又面無表情地轉回去,順口咬了口蘋果,來自森林的清風吹拂著綠色的髮絲。
見他無視我,有點不爽,但是理解他心情的我也沒勁去指正他的態度,我在果樹的樹幹旁坐下,閉上眼聆聽來自大自然的聲音,微風彷彿能撫慰心靈似地柔柔吹拂,安撫受傷的靈魂。
腦海中突然浮現兩張應該要熟悉,卻又模糊的笑臉,明明努力去記憶他們的容貌,卻怎麼樣都記不起來。
我緩緩張開眼睛,看向樹上的老哥,低聲喚了聲:「……哥。」
「……」老哥並沒有理會我,只是默默地啃著他的蘋果。
看他那刻意不理人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心情不好或是生悶氣。
「你……還記得爸媽的臉嗎?」我問。
「……」
看他果然沒有回答,突然覺得,會問這問題的自己好像笨蛋,我攢眉無奈地苦笑起來。
說得也對,他們沒有留下照片,又是在我們還小的時候就已經離開了……怎麼可能還能非常清楚地記得呢?
「……記得。」
「欸?」
聽到老哥沉沉的回答,我愣了一下。

你只不過比我早出生個幾秒,應該沒有道理記憶力會比我好吧?
「衣服。」
老哥接下來補充了一句,讓我前一刻的驚訝轉為無言。
衣服我也記得啊!蘭姆城偶爾都能碰到巡邏的皇御騎士,所以這根本不是記憶力好壞的問題。
他說完那句話之後就沉默下來,抬頭仰望著藍天幾縷如白絲的散雲,略帶苦悶的雙眼,視線似乎飄到遙遠的過去。
過了許久,兩人沒再對話。直到發覺原本和煦的太陽都炙熱起來,估計現在恐怕已經接近中午,明明什麼事都沒做就過了大半天,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回去吧,大家都很擔心你。」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說。
「……」他沒有回答我,依舊失神地看向前方,「只是沒想到身邊又有熟識的人穿上它……」他語氣低緩宛如遊絲地苦悶說著。
我一聽,才霎時恍然大悟他為何會想逃開了,原來並不僅是不想勾起某段回憶,更怕那對我們來說是「詛咒」的白色制服,現在居然又依附在我們一位親友身上……彷彿是在預言什麼可怕的事情……

想到這,我低下頭,雙雙再度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看他這般擔心的樣子,真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芙希望我們能一起加入皇御騎士團的事情。雖然我對於加不加入都沒意見(不過最好還是不要),只有「考不考得進去」的問題。只是,連看到芙加入他都已經覺得煩悶了,更何況是要他自己本人?
「話說,芙來這裡是想轉達一件事情……」我想了許久,決定還是要說。
「?」
看老哥一臉困惑的樣子,我鼓起勇氣繼續說:「因為一些原因,芙向國王提出是否能讓我們加入皇御騎士團……而他答應了,不過還需要通過試驗……但我想你應該不會想參加吧?」說完,我偷偷用眼角觀察他的神色。
「……誰會……」老哥出乎意料之外冷靜。
聽了這開頭,就當我在心中大大鬆了口氣時,誰知道老哥猛然握拳站起身,一鼓作氣跳下蘋果樹,原本以為他非常激憤,誰知道一看,才發現他雙眼彷彿承載著金錢之神的光輝般閃亮無比,被他嚇了一跳的我跌坐回樹旁。
「誰會放棄這個機會啊!皇御騎士團可是領月薪的耶!」老哥說完,就朝著回家的方向邁著大步,發現我還錯愕地坐在樹旁,他揮手朝我大喊:「你還在幹嘛,走囉──!」說完,神色愉快,邊走還邊起舞地邁向家的方向。
被他劇烈的改變給愣住的我,一下子根本還無法回神,只能愣愣地目送他哼著歌愉快地離開的背影。
這傢伙一聯想到和錢有關,馬上就能掃除多年陰影,搞什麼鬼、把我剛剛的擔心和感性還來──

***

一推開店門,發現大家都還在,原本愁顏滿面的他們看到我們回來,才終於鬆了口氣地欣慰笑起來。
「你們跑到哪……」
「『我們』將要通往金錢的道路……不,皇御騎士的試驗!」
當黛妮擔心地走過來,問我們剛剛到哪去時,老哥已經一個箭步衝到芙的面前,大聲宣布他「私自」的決定,堅定的眼神閃閃發光。
「耶?」
一聽到老哥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答覆,眾人皆不可思議地發出訝異的聲音看向我和老哥,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我也愣了一下。
理由很簡單……你要報名就算了,幹嘛還把我算進去啊!
「不,我還是……」
就當我支支吾吾地想要駁回這個可怕的提案,沒想到我只不過剛說個否定詞而已,老哥立刻就瞪大眼睛掃來了濃厚的金錢怨念,感覺霎時好像有上百條幽靈的冰手朝我襲來,冷得我直打哆嗦,害我連原本打算說的話都凍結在喉嚨,進退兩難。
大家錯愕一會兒,黛妮和安亞這才露出欣喜的表情,似乎相當開心大家都能一起參加試驗的,芙雖然也有些訝異,但嘴角最後露出淺淺的微笑。

「那三天後就全員到首都集合吧!」
「嗯!」
芙說完,大家這時,就算是面對再大危險都不畏艱難似地士氣高昂大聲應答一聲,只有一個人保持緘默,那個人就是我。
我不想去啊!
我在心中竭盡所能地大聲嘶喊,明明都能撼天動地、這發自靈魂深處的淒厲吶喊,卻怎麼樣都傳達不到他們的耳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