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打破的古董(增訂新版)
  • 打破的古董(增訂新版)

  • 系列名:名家名著選
  • ISBN13:9789574449149
  • 出版社:九歌
  • 作者:杏林子
  • 裝訂/頁數:平裝/324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增訂二版
  • 出版日:2013/11/01
  • 中國圖書分類:散文;隨筆;日記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杏林子是最知名的病人,從十二歲起,就為類風濕關節炎所苦,失去健康,失去求學的機會,開始她漫長而千篇一律的「生病史」。但她的文章從來不說病痛,只把她心中最溫暖的愛,樂觀堅強的精神,將文字轉化成一篇篇動人的散文,鼓勵所有人。她更擴大愛心,創辦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為殘障者服務。
杏林子文如其人,讀她的文章就像聽到她爽朗清脆的聲音。文字舒緩,思考綿密,有哲理有抒情,文筆高華洗練,在在流露入世出世的胸襟與情懷。她不只是寫給弱勢朋友,更寫給迷惑、困頓的朋友,看杏林子如何以幽默的筆調,告訴我們在人生路上如何與信心同行,我們讀不到她的淚水,只聽到她以爽朗清亮的聲音為大家加油。
杏林子 (1942~2003)
本名劉俠,十二歲時罹患類風濕關節炎,全身關節均告損壞,但寫作不輟,並出版散文集《生之歌》、《生之頌》、《探索生命的深井》、《美麗人生的22種寶典》等多種。作品深受海內外讀者喜愛,屢被收入《讀者文摘》中文版,及港台國中國小、僑校課本。由小愛擴及大愛,創辦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為殘障者爭取福利。曾當選第八屆十大傑出女青年,以及榮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基金會社會服務獎。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

杏林子其人其文
杏林子小傳

輯一  天地歲月
春天走過
山水為懷
三毛錢的童年
也是一番癡情
天地歲月
大隱者言
人間世
花月正春風
臺北人

輯二  除了愛,我一無所有
另一種愛情
重入紅塵
濁  世
有歌的日子
情書與其他
除了愛,我一無所有
看雲
感謝玫瑰有刺

輯三  與信心同行
致戰友書
打破的古董
和孫大叔上街
英雄有淚
視死如歸
現代老萊子
美夢初成
好生好死

附錄
一個尊嚴的榜樣/柏楊
她,及她的書/張曉風
我的專職是生病,副業是寫作/陳素芳
杏林子大事年表
杏林子作品重要評論索引

春天走過
——寫給 ECHO


春天,在這裏原是不明顯的,特別是今年,溫差極大,不是熱如盛夏,就是冷如寒冬,幾乎嗅不到春的氣息,看不到春的蹤跡。
只除了滿山的鳥鳴。
春天,是屬於鳥的季節。今晨,我就是被鳥聲喚醒的,起先還是以為自己在做夢,但慢慢地,一點一點清醒,才發現是真的鳥叫,怎麼給人一種如真似幻的感覺呢?
我就這樣靜靜躺著,試著將牠們的音樂錄下來,錄在心裏。妳聽,有種鳥的曲子是這樣的:「一二三——一……」最後一個音是用顫音唱出來的。另外一種是「三二一——三二一」像滾動了一盤子的玻璃珠子,撞擊出脆亮的節奏。
還有一種簡直就好像在說:「弟弟,弟弟,我是弟弟……」牠們都是山中的主唱者,當然還有其他的鳥,有時也會聽到貓頭鷹的「咕咕」聲,前兩天有隻烏鴉一直「呱呱」地叫著,烏鴉碰到人也真是倒楣,平白無故的給扣上了個「不祥」的帽子。什麼是祥?什麼是不祥呢?人總喜歡把自己當做上帝。
有時我也在想,不知牠們都唱些什麼?是對生命的歡唱呢?還是彼此互訴情意?可惜我不是公冶長,聽不懂鳥國的語言。
其實,不懂也好,也許鳥類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單純快樂,也許牠們也要為生存掙扎辛苦,為彼此的利益爭鬥殘害吧!還是不懂的好,人類的是非已經夠多了,何苦再把鳥的也攬過來。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喜歡聽鳥叫。我窗外山坡上原本有株兩丈多高的桐樹,我稱之為小鳥的「米蘭歌劇院」。一到了春天,可真是眾鳥齊鳴,可惜前年一場大颱風(就是差點沒把基隆港吹翻的那場),把它連根拔去了,讓我心痛了好久。而山上的住戶越來越多,相對的,鳥就越來越少,沒有鳥唱的日子,我也寂寞。
前兩天,霍昆回來,我們一起學鳥叫,舌頭怎麼也繞不過彎來,真笨。結果他看著我,我看著他,相對哈哈大笑,他才三歲哪!


每年我坐在窗前看它發芽,每年都一樣驚奇。
我不知它叫什麼名字,有人曾告訴我,但我又忘了,我原不想刻意去記住什麼。
冬天,它落盡了葉子,枯乾的好像八十歲老人衰退的手臂,黧黑的皮膚下,只剩下筋和骨頭,在冷風裏顫個不停。可是一等風變暖和了,鳥開始啼了,總是在某一個你不注意的清晨,發了一樹的嫩芽,嫩得好像小嬰兒肥胖的小指頭,恨不得咬一口。霍昆就常把他沾滿了巧克力糖的手指伸給我:「妳吃吃這根,比較甜!」好像我是食人族似的。

我是從不為落葉感歎,就像我也從不為夕陽流淚,因為我知道今年的葉落是為了孕育明年的新生,今天的日落是為了展現明天的晨曦,懷抱一個美麗的希望,這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生死輪迴,原是天地大法,沒有什麼可悲的。
年年我看它發芽,看秋去春來,生命的再生和成長於我是一種喜悅,一種感動。
生命真好,真的。
有個女孩問我,人生是否像戰場,需要我們勇往直前,勇戰不懈?
我說不錯,當我們處在困境或是遇到難關時,我們是需要鬥士一般的精神和勇氣,但更多時候,神也要我們享受生命。如果人生是一連串不停的戰鬥,那該是多麼殘酷痛苦,也許我們早已筋疲力盡,奄奄一息了。
在我生病的前一段歲月,我感覺自己有如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充滿了不屈的意志,向命運挑戰,而現在卻越來越像一首「快樂頌」,只有無盡的讚美和感謝。
貝多芬是在完全耳聾之後寫的這首曲子,我也是,在完全不能行動之後大徹悟。我們都已從苦難中把自己釋放出來,不再承受生的艱難、掙扎和痛苦,只願享受生命的歡愉和安寧。
是的,生命是需要享受,也應該享受的。就像山享受陽光,樹享受輕風,花朵享受露水,大地享受欣欣萬物。
上帝原把伊甸園賜給了人,人卻自己失去了它。


陽台上的海棠開了一整排,密密麻麻,像一堵粉牆。媽媽說了一大堆名字,什麼四季海棠、秋海棠、荷葉海棠、十字軍海棠……總有十幾種吧!妳知道我這顆像是粘滿漿糊的腦袋,從來也分不清誰是誰。
我們都戲稱這是媽媽的花兒子、花女兒,寶貝得很。連霍昆都知道,奶奶的花是不能碰的。
不明白媽媽何以這樣喜愛海棠,是否還包含了什麼特別的情愫?我始終不敢問,怕問出一些什麼。
這一排粉紅色的花牆中,獨有一盆紫色的非洲堇,小民愛若瑰寶(她有一本書的封面就是它),媽媽曾分植兩盆給她,但因為他們家陽台西曬,可憐她像陶侃搬磚似的,每天把這花寶貝搬出搬進,還是越養越瘦。有人說給非洲堇澆水時,不能灑在葉子上,否則會腐爛,媽媽就不信這個邪,花草本是大地自然的產物,沒聽過老天下雨也不沾濕它的。人把自己越養越嬌貴,把花也弄得弱不禁風的地步。
暮春初夏時候,有種大岩桐,美到極致。深紫和大紅的花瓣中,有著隱隱發亮的絨毛,像極了絲絨。那分豔麗,那分綽約,吸引得從來對滿園春色都視若無睹的父親都注意到了。如同玫瑰、蘭花、曇花一樣,它們只適合個別欣賞,混在一起反而顯不出那種風華絕代的特色來。這也是種悲哀,你要高貴,你要卓然而立,就先得忍受孤單和寂寞。而我,寧做草原上的一枝小小的酢醬草,我不需要別人來肯定自己,只要有屬於我的那一小撮土,我就可以活得自由自在。有一次看到董敏拍攝的一張油菜田的照片,一望無際的田野,開遍了密密麻麻像金子一樣的油菜花,那又是怎樣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我喜歡我的生命更貼近大地。

其實,桃也罷、杏也罷、芙蓉海棠也罷,總以自然為好。我是不怎麼欣賞盆景,尤其是那種用鐵絲竹條綁得奇形怪狀的,不論怎麼看都覺得匠氣十足,教人無法忍受(就像妳形容的,好比裹了小腳的女人,再美,也是病態的)。我寧肯喜歡門前山坡上那一片野草,一到冬季白花花的芒草(外形類似蘆葦),風起處展現出一種野性粗獷的動感。
連帶地,我也不喜歡什麼花道、茶道。喝個茶都費那麼大事,多累人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