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紈絝世子妃7:大結局(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326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戰鼓敲響,馬聲嘶鳴,江山九州拉開決戰之火。
百萬兵馬,兩相對峙,四海大地在鐵騎下動盪飄搖。
皇權是支離破碎,還是九九歸一?
生鎖死情是同生共死,還是破繭化蝶,癡心不悔?
天下盛世由誰譜寫,才能落下最美麗的篇章?且看大結局!
後續20萬未公開番外,實體獨家放送,超值典藏,絕對私密!


榮華宮,牡丹發芽,立後大典勢在必行。
夜輕染要守住百年基業,守住夜氏天下。生鎖死情便是他唯一的籌碼!
鳳凰關,桃花枝落,百萬兵馬蓄勢待發。
容景要奪回他的女人,亦收服百年山河。生死相許便是他一生的執著!是以,夜氏新皇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慕容後主揮劍問情,血祭精魂。較量是開始,亦是終結。
層層偽裝撥開,紈絝世子妃終究不紈絝,她裝著一顆堅強堅韌堅毅之心。
遠赴雲山,求一線生機。十年磨一劍,雙雙淩厲出銷。
生鎖死情鎖不住十年籌謀十年心。鐵血馬蹄擋不住一人溫柔一心牽絆。
山河落幕,江山輕歌。一人與山河永寂,一片江山基業拉開榮華篇章!

西子情,女,天津作協作家、瀟湘書院金牌寫手、中國移動原創基地首批駐站寫手。“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因對古文字的喜愛和少時的夢想,大學畢業後遂執筆文壇。在喧囂繁華的城市,速食生活的時代,用優美細膩的文字撰寫流暢在你我心尖上的愛情和感動。品文學汪洋之浩瀚廣博,讀文字意蘊之錦繡妙絕,思青春深處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間眾生百態之旖旎穠華。

其代表作品《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紅塵醉挽柔情》等。

★今日容景,以風月立誓,雲淺月,吾一生之妻。她死,我死,她亡,我亡,她嫁,我娶。她嫁於他人,我殺天地,滅九州。風月若知我,當以我血祭精魂。
★夜輕染只有一條路,若不是和江山永存,便是與山河永寂。
◆兩個傾城男子揮刀策馬,山河動搖,拉開九州華彩!
◆一個風華女子鳳凰歸來,天地踏歌,唱響千載盛世!
這不僅是一部小說,更是一段傳奇!
第一章 舉國託付 
第二章 暗中設伏 
第三章 生生不離 
第四章 議婚立後 
第五章 心頭之血 
第六章 運籌帷幄 
第七章 一生之妻 
第八章 相思入骨 
第九章 血染之戰 
第十章 執棋之手 
第十一章 決心一賭 
第十二章 雙生之子 
第十三章 姻緣早定 
第十四章 懷有身孕 
第十五章 萬年寒池 
第十六章 烽煙迭起 
第十七章 以命易命 
第十八章 戰場招夫 
第十九章 撥開雲霧 
第二十章 雲山待產 
第二十一章 容淩降生 
第二十二章 萬里歸來 
第二十三章 心無可戀 
第二十四章 完美大結局 
番   外
《紈絝世子妃》——後記番外
  雲淺月悠悠醒來,入眼處是容景盯著她一眨不眨的溫柔玉顏。這樣的溫柔,像是碎了蜜一樣,將她整個人牢牢地鎖在他的眼裡,如被千絲網纏住一般,不能動彈分毫,讓她不由一怔。
  “醒了?”容景見她醒來,聲音分外低柔。
  雲淺月乍醒不能適應這樣的容景,雖然這人平時對她也是溫柔,但是那溫柔卻也包涵著大男子主義的固執在內,可不像如今,這般溫柔至極,她不由顰眉,“你怎麼了?”
  容景看著她,笑而不語。
  雲淺月愈發覺得今日他可疑,不由心下疑惑,細細打量他,一張玉顏除了溫柔還是溫柔,任她如何看也看不出什麼,不由移開視線,看向房間,房間內的陳設一目了然,再熟悉不過,她立即道,“我記得我們不是去了靈台寺嗎?怎麼如今在自家的房裡?”
  容景依然笑而不語。
  雲淺月皺眉,看向窗外,天色尚早,陽光正好,她伸手揉揉額頭,“我記得你去尋靈隱大師,我和容淩上了後山,他淘氣爬上樹去,之後……”之後如何,她卻是沒了印象,不由頭疼起來。
  “之後你暈倒了,將容淩給嚇壞了。”容景抓住她的手,溫柔至極地道,“你昏迷不醒,後來事兒自然想不起來,不要想了,免得耗費心神,仔細傷身。”
  雲淺月愕然,“我暈倒了?”
  容景將她的手握在手中,細細把摸,笑著點頭。
  “我怎麼會暈倒?”雲淺月愈發奇怪。
  “你說你怎麼會暈倒?自己的身子日日不精細注意,如此粗心,若不是容楓出現救了你,險些釀成了大錯。”容景責怪地看著她,想起這事兒,便是一陣後怕,若是容楓不出現,她身邊只有一個三歲的容淩,摔倒在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雲淺月本來奇怪自己竟然暈倒,還未容她細究,便聽他說起容楓,躺著的身子騰地坐了起來,喜道,“容楓來了?”
  容景早有防範,連忙將她身子穩住,板下臉來,“剛說你的話,便當沒聽一樣,動作還是這般粗重不注意分寸,你讓我怎麼放心?”
  雲淺月卻不理會他說什麼,根本無心去聽,繼續喜道,“他在哪裡?怎麼不見?”說著,便要推開容景,急著下床,口中嘟囔道,“兩三年不見他了,怪想的,難得雪山老頭將他放了出來,否則的話,難保我忍不住殺去天雪山將他搶出來,好好的一個人,那死老頭子非要栓在荒山野嶺的陪他,豈不是糟蹋了人。”
  容景見她急急躁躁,臉色頓時不好看,怒道,“雲淺月,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
  這一聲極大,一改早先輕聲細語的溫柔,帶著隱隱沉怒。
  雲淺月動作一頓,看向容景,想著這樣的他才是真的他,不由松了一口氣,白了他一眼,“這才是我認識的容景,剛剛我差點兒以為你被鬼附身了,否則好好的人,憑地弄成那副柔成水的樣子來。”
  容景聞言,頓時被她氣笑了,語氣陰沉沉地道,“你不想想我為何變成你口中柔成水的鬼樣子?”
  雲淺月見他真的怒了,也顧不得見容楓了,這尊大佛她向來惹不起,若不想自己遭罪,還是乖巧些,立即伸手抱住他的腰,軟綿綿,溫溫柔地問,“容公子,為何呀?”
  容景見她識時務的模樣,又氣又笑,撇過臉道,“你少拿這套來唬我。”
  雲淺月失笑,容景被她惹了發作得快,但被她略略一哄,也好得快,這個人向來是最好哄的,她笑問,“難道是發生什麼好事兒了?”
  容景聞言,嘴角笑容不自覺地露出,那模樣忍都忍不住。
  雲淺月看著他,越發肯定,不由繼續問,“什麼好事兒?說來讓我也高興高興。”
  容景轉過頭,眸光盯著她,又恢復溫柔似水的神色,語氣低柔,“你猜。”
  雲淺月眨眨眼睛,說道,“容楓領了媳婦回來?”
  容景頓時嗤了一聲,沒好氣地道,“你就惦記著他。”
  “不是他了。”雲淺月看著他,繼續猜,“那是嫂嫂肚子裡的小外甥生了?”
  容景臉一扭,氣道,“雲淺月,你還有沒有腦子?她年前才查出有喜,如今剛剛四月份,算起來才半年之數,哪裡能生得?”
  “我覺得也不該啊,還差幾個月才生呢。”雲淺月覺得自己近來腦子是不夠使,做什麼都提不起勁,想事情也丟三落四,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不由皺眉,煩悶道,“難道是容淩又認了哪個大臣家的弟弟或者妹妹?可你當爹的也不至於高興成這樣吧?”
  容景失語,撇開頭,似乎懶得再和她說。
  雲淺月知道又猜錯了,不由想著容淩也該好好教育一通了,這孩子可有個不太好的毛病,不知道隨了誰,見到哪個大臣家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長得白白淨淨,就忍不住下手,非要將人家小臉搓搓,小手揉揉,實在喜愛的,就更是霸了人家認弟弟或者妹妹,弄得朝中大臣家有兒女的都不敢放進宮來,實在頭疼。
  “你真猜不到?”容景見她神色苦惱,頓時心軟,捨不得她再費神。
  “難道是有誰家了不得的女兒看上你了?”雲淺月忽然來了這麼一句。
  “雲淺月!”容景怒喝了一聲,臉頓時青了,頗有些咬牙切齒地看著她。
  “說著玩的,就算誰家的女兒看上你,你也看不上她。”雲淺月立即安撫地對他笑,討好地抱著他胳膊晃,“好容景了,我實在猜不出來了,你聰明絕頂,告訴我吧!”
  容景依然氣惱,想著本來好好的事兒,可是攤在這麼個女人身上,怎麼將好事兒轉眼間就抹殺了個一乾二淨呢?連帶他的好心情也糟蹋了,他氣悶道,“猜不出來,不准吃飯。”
  “你捨得?”雲淺月挑眉。
  容景一噎,他自然捨不得,別說以前捨不得,如今她肚子裡還有一個,就更捨不得了。
  雲淺月嘻嘻一笑,“你再不說,我就去找墨菊問問,那個鬼靈精一定知道。”
  容景哼了一聲,“你找不到他,他被我罰去暗室了。”
  雲淺月一怔,這才收了嬉鬧,正視起來,容景不會輕易罰人去暗室,既然罰了人,這是犯了大錯了,不由正色問,“他犯了何錯?沒看顧好容淩?還是……”
  自從她和容淩從東海回到這片土地後,容景就將墨菊安置在了容淩身邊,貼真看顧。
  “沒看顧好你。”容景臉色微沉,打斷她的話。
  “你說的是我暈倒的事兒?”雲淺月看著他,不由替墨菊說話,“我近來身體不舒服,想是快來葵水了,總是渾身疲憊無力,大約也是從萬年寒池裡帶出來的病根,還沒好全,也不叫個事兒,回頭你給我把把脈,再開幾服藥,我繼續調理就是了。墨菊本來是跟在我們身邊的,但我想聽聽靈隱那老和尚又私下裡和你編排我什麼話了,所以,才派了他暗中去了寺裡。我暈倒,他正好不在,這原也怨不到他。”
  “來葵水?”容景看著她一本正經的模樣,似乎根本想不到她肚子裡已經有他們的孩子了,心喜中不由洩氣,輕敲了她腦袋一下,嗔怒道,“說起葵水,你就不覺得奇怪?你好好計算計算,你葵水多久沒來了?”
  雲淺月一怔,反問道,“我哪裡知道?我的葵水不都是你計算的嗎?”
  容景一時無語。
  “難道是……”雲淺月本也是聰明至極的主,此時突然覺得哪裡不對起來,心中有一個想法,但也不敢去猜測證實,有些暈眩道,“我葵水向來不準確,多多少少的,在萬年寒池下,懷著容淩,到底是損了心血氣脈,容淩今年才三歲,怎麼會……”
  容景看著她不語,氣怒頓去,又溫柔起來。
  雲淺月想要證實,不由小心地問,“難道真是……”
  容景伸手將她緊緊抱住,心喜中心驟然地疼了起來,萬年寒池下的九死一生永遠是他和她心口的一道傷,也勿怪他和她雖然覺得近日來她身體不對勁,只當是萬年寒池留下的後遺症,愈發小心調理,哪裡想得到因為懷了喜,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低聲溫柔地道,“真是有喜了。”
  雲淺月頓時怔住。
  “雲淺月,既容淩之後,你真的有喜了,有我們的第二個孩子了。”容景重複一遍。
  雲淺月一時間只覺得不敢置信,心思如在雲霧中漂浮。她又有喜了?有喜了?
  “這是上天厚待你我,本來以為你活著就是最好,卻是意外驚喜給我個容淩,本來以為有你和容淩已然是最好,你身體能調理好,再有子沒子,已經不再奢求,也許五年之後,也許十年之後,待你身體調養好,能有就是萬幸,不能有,也不強求,如今卻……”容景聲音低低,說到這裡,卻是說不下去了。
  雲淺月聽著他絮絮的聲音,好半響才回過神來,遲鈍的喜悅一瞬間充滿了心肺,推開他,又問道,“真的是喜脈?你確定給我仔仔細細地把脈了?是喜脈無疑?”
  容景失笑,“自然是喜脈,我的醫術你還信不過?”
  “你的醫術我是信得過,但也分放在誰的身上,放在我的身上,難免你不關心則亂。”雲淺月喜意掩飾不住。
  容景歎了口氣,“你暈倒的時候,正逢容楓尋去了靈台寺後山,接住了你,給你把了脈,之後他和容淩去尋我,起初我也是不太信,回來仔仔細細又給你把了半響脈,又叫了大醫院的太醫來,所有人都說是喜脈,當是確信無疑了。”
  雲淺月伸手摸在小腹上,想著容楓、容景的醫術當是不必質疑,但容景竟然還請來了太醫院的所有太醫,不用想也知道太醫院那些太醫是何等的誠惶誠恐了,天下誰人不知道容景能活死人,肉白骨,醫術冠絕天下,太醫院的太醫對於皇宮內苑來說無疑是擺設,只給那些官宦門第瞧病才有用處,否則他們怕是連飯碗都沒了。又是好笑,又是感動,嗔道,“還說我信不過你,你連自己都信不過,巴巴地請了太醫來,這回傳揚出去,怕是全天下人都笑話你了。”
  “誰敢笑話?”容景眉梢一揚,隨即又失笑,溫柔地道,“笑話便笑話了,也不當事。你有喜了,才是真的喜事一樁。”
  雲淺月笑容蔓開,“那是自然。”
  容景溫柔地凝視她,低下頭,忍不住吻上她嬌嫩的唇瓣。
  雲淺月任他吻著,甜蜜充斥心間,須臾,在他放開她時,不由擔憂地道,“剛停藥了兩個月,不想便懷孕了,你本來說要停藥後仔細查看一段時間,再酌情看看是否繼續用藥調理,如今卻是懷孕了,不知道我這副身體能不能撐得住。”
  “自然能撐得住。”容景斷然道,“你這副身體被我調理了這麼長時間,原也是好了,只是我不放心,想再觀察一陣子,視情況仔細再調理年餘,不想比我預想的好,既然有喜了,便不必過多憂心,如今有我在身邊,難道你還能比在萬年寒池底下還苦不成?”
  “那倒是。”雲淺月放下心來,偎在他懷裡。
  容景捋著她零落的髮絲,氣息沉穩篤定,從容不迫。拿定主意,容淩的時候他錯過了陪在她身邊是憾事,這回定要寸步不離地照顧她。
  雲淺月不知他心裡所想,沉靜了片刻,穩住了心神,歡喜散去些,想起了關在暗室裡的墨菊道,“將墨菊關了多久了?放出來吧!本也是我的命令,他才離開,你罰的沒道理。”
  “兩個時辰也該讓他長了教訓了。”容景頷首,對外道,“來人,將墨菊放出來。”
  “是!”外面有人應聲去了。
  “原來我昏迷兩個時辰了。”雲淺月唏噓一聲,想起容淩,不由問,“容淩呢?”
  “還在靈台寺呢。”容景道。
  雲淺月立即道,“你怎麼將他扔在靈台寺了?他才三歲。”
  “容楓陪著他在了。”容景對她剛醒來就操心不滿,想著還不如讓她昏睡著,省心。
  雲淺月松了一口氣,想見容楓的心愈加急了,立即道,“容淩好不容易去了靈台寺後山看桃花,你我又不在身邊,他怕是成了放飛的鳥兒不得安生,容楓第一次見了他,性子軟,拿不住他,一時半會兒怕是被他鬧得回不來,你派人去喊他們回來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