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滅世審判02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人氣作者 YY的劣跡 × 當紅繪師 水々
--
第二審,開庭──
應魔物管家的要求,
王晨前往心理診所,學習如何當一個合格的魔物──
學習,捕食人類。
當怠惰成性的青年推門而入,
年輕的魔王候選人,聞到了食物鮮美的味道。
即將上桌的佳餚,
會是墮落的人類,抑或是貪婪的魔物?
候選人的爭奪戰,早已無聲展開。

作者 YY的劣跡

自認是一位夢想編織大師,相信我筆下的人物都真實地活在他們的世界中,認為傳奇就切實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只不過要用心才能看見。

繪者 水々

喜歡玩遊戲,總是改不了喜歡打混的病症而十分困擾。
平時以二次創作為主。


 

第一章 懶惰(一)
第二章 懶惰(二)
第三章 懶惰(三)
第四章 懶惰(四)
第五章 懶惰(五)
第六章 懶惰(六)
第七章 懶惰(七)
第八章 懶惰(八)
第九章 懶惰(九)
第十章 懶惰(十)
第十一章 懶惰(十一)
第十二章 懶惰(十二)
第十三章 懶惰(十三)
第十四章 懶惰(十四)
第十五章 懶惰(十五)
第十六章 懶惰(終)
番外 未來魔王陛下與管家的日常
番外 魔物與人類

文侑心理診所。
從計程車上下來,劉濤默念了一遍眼前的巨大招牌,拉一拉帽子,警戒地看著周圍。
今天出門之前,他特地打扮了一番,黑風衣、黑眼鏡,配上一頂寬簷帽,將臉遮得密不透風,只有這樣,他才覺得有幾分安全感。但在周圍的人看來,他卻是形跡可疑,這一副《駭客任務》的打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劉濤收緊衣領,碎碎念著什麼,快步向大樓內走去。
這時如果有人走近,就能聽見他的喃喃自語。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盯著我啊。」
他神經質一般地嘀咕著,躲避周圍人的視線,卻不知這樣更加引人注目。
好不容易走過人來人往的大廳,劉濤登上電梯,電梯一層一層上升,在目標樓層停了下來。大門打開,打扮時尚的男男女女們四處走動著,精英氣息撲鼻而來。
劉濤瑟縮了一下,再次拉低了帽簷。
他加快步伐,向十二樓的東區走去,找到一家掛著「文侑心理診所」牌子的公司,走到前臺。
「您、您好,請問您是?」
即便是訓練有素的前臺小姐,對著這詭異的風衣人也有些結巴。
低低的帽簷下,劉濤故意沙啞著聲音。
「我叫劉濤。」
「好的,劉先生,請問您是來治療還是諮詢?有預約嗎?」
「我來治病,我媽說有病,得找你們的醫生看看。」
「噗嗤。」前臺小姐捂著嘴,使勁憋笑。「好的,那我幫您查一下是否有預約。已經確定,劉先生您是十點的預約,請去裡面左拐那間房,醫生正在等您。」
「先生,竟然叫我先生……」第一次被人這麼正式地稱呼,劉濤一邊出神自語,一邊向裡面走去。
而在他走後,前臺的姑娘們轟然一聲笑出來。
「沒見過這麼奇怪的傢伙!」
「來心理診所的有幾個是正常人?但是這傢伙還真奇怪,他以為自己在演《駭客任務》嗎?」
後面姑娘們低低的笑聲劉濤完全聽不見,此時,他看著面前寫著「文侑診療室」的牌子,猶豫著該不該推門進去。
僅僅一扇門,對於許久足不出戶的宅男來說,不亞於一個巨大的挑戰。
他幾次伸出手想要觸碰門把,卻總在碰到的前一秒縮了回來。不過幾秒鐘,臉上竟然浮現一層薄汗。
一想到馬上就要進去心理診所,聽他們議論自己的心理問題,對於劉濤來說,就等於將自己傷口赤裸裸地呈現在陌生人面前,在那些審視的目光下,承認自己是個不正常的人。
他的手微微顫抖著,有幾分打退堂鼓。
啪,就在此時,門從內側打開了。
一個人探出身,笑咪咪地看著他,「劉先生是嗎?請進。」
「我……」劉濤有些結巴。
「你母親已經聯繫過我們了,她非常擔心你的現狀。今天的會面,我希望彼此能有個友好的交流。」
別人話都說到這個分上了,劉濤還怎麼拒絕?他咬了咬牙,跟著進去了。
這是一間十分寬闊、裝修舒適的房間。向陽那面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陽光從外面照進來,灑落在地毯上,給人溫暖的感覺。屋內的家具並不多,靠牆有一排堆滿書的書架,正中則是一套沙發組,坐上去應該很舒服。
出乎意料的是,劉濤進來以後緊張感消退了很多。
落地窗透光性很好,室內一片明亮。辦公桌旁,一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正看著他。那眼神既沒有好奇,也沒有令人不適的打量,不會讓人升起警惕心。
這傢伙還不錯。劉濤同樣看著對方,心下暗道。
他環顧這房間一圈,走到沙發邊坐下,軟綿綿的,果然很舒適。
劉濤在沙發上放鬆時,心理醫師拿了一份資料過來。
「我們受你母親所託,來幫助你解決一些問題。據她所說,你最近並不太愛出門。」
「我沒有什麼問題。」
「抱歉,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並不是指你一定有心理問題,也許只是一些生活習慣上的小毛病,但是長此以往可能會演變成……」
劉濤不耐煩地打斷他,「我說了,我沒有什麼問題!」
心理醫生放下報告,看著抗拒的劉濤,無奈道:「劉先生,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看成是你的敵人。畢竟在這裡,我們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就是讓你回到正常的社會生活中。」
「正常」兩個字刺激了劉濤,讓他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
「我哪裡不正常?哪裡?難道所謂的正常就是非要過著和你們一樣的生活,按照你們的規矩過嗎?你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評價我的生活?」
他看著眼前的心理醫生,色厲內荏道:「聽著!我來只是為了讓我媽安心,不是聽你們這些專家胡說八道。如果你想藉此大賺一筆,很抱歉我家沒錢,你們從我身上得不到什麼。」
對於這一番指責,醫師並不生氣,等他說完了才緩緩道:「事實上,通過這五分鐘的相處,我們已經發現你身上確實有一些問題。」
「你就瞎扯吧。」劉濤一臉不信。
醫師笑了笑,對身後辦公桌邊的年輕人道:「實習生,你來說。」
站在窗前的年輕人走上前來,靜靜地打量著劉濤。不知為何,被這一雙安靜的黑眸看著,劉濤就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進屋之前,你在門口站了五分鐘,猶豫著該不該進來,這說明你害怕未知的環境,不敢輕易接觸外界。」
實習生又道:「進來以後,你沒有和我們任何一人打招呼,而是自行走到沙發邊坐下,這表明:其一,在你腦海中沒有應有的人際相處禮儀,作為一個成年人來說,這很不禮貌。其二,在任何地方,你都想找個能夠依靠的角落,這會讓你有安全感。而你在沙發上只占據一個小角,證明你下意識地拒絕與外界有更多接觸。」
劉濤呆愣地聽他說,像聽天書。
「還有,和醫生談話時,你毫不掩飾自己的反感和厭惡。雖然誠實不是不好,但是面對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就如此直白地表達自己的好惡,表明你很不擅長處理人際關係。而且這裡是心理診所,你潛意識把我們當敵人,在敵人的大本營,你卻毫無顧忌地放狠話,不思考後果,說明你缺乏危機處理能力。
「綜上所述,你不僅缺少與外界交流的能力,甚至已經不適應這個社會,只窩在自己的小世界。情形再嚴重下去,這個社會會將你拋棄。要知道無論世界如何發展,人類都是群居動物,落單的個體只有被淘汰的命運。」
實習生這一番話說完,劉濤在原地靜了好久,好半晌,才愣愣道:「不、不就是宅嗎,有必要說得這麼嚴重?」
實習生看著他,輕輕笑道:「千里之堤,潰於蟻穴。疏忽小問題的人,往往都會倒在這些問題上面。你覺得呢?」
那雙黑眸直直看過來,漆黑的瞳孔中似乎還隱藏著別的什麼。劉濤扭過頭去,不敢再與對方對視。他想自己真是看錯人了,虧剛才自己還覺得這個人好相處,沒想到說起話來這麼不留情面!
像是探測到他的心裡所想,實習生道:「如果我說得委婉一點,你就能接受嗎?恕我直言,如果不能正視這些問題,你的生活只會變得更糟糕。」
那口氣聽起來夾雜著一絲失望。
劉濤被觸動了某根敏感的神經,騰地站起來,怒視對方。「我不需要改變!你們自以為很瞭解我嗎?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又瞭解我什麼?」
他氣急敗壞地向門口走去,心想自己根本不該來自取其辱,讓這些傲慢的人品頭論足。這些人根本不瞭解自己!
砰的一聲,劉濤奪門而出,大門在他身後重重關上。
在他離開後,實習生王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無辜道:「我說得太過分了?」
于文侑笑著搖搖頭,「你判斷得很正確,只是他太過敏感。或許,人類就是這樣脆弱的生物。」
脆弱嗎?王晨看著劉濤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另一方面,氣急敗壞地推門而出的劉濤,一出門就差點撞到一個人身上。
這人真高啊,他愣愣地想。隨後,高大男人淡淡瞥了他一眼,轉身走進屋內。
我靠,不就長得帥了一點嗎,有必要這麼囂張?劉濤氣憤地轉身就走,然而身後傳來的一道聲音,卻把他震驚在原地。
「殿下。」
只見半掩的門縫內,剛進屋的英俊男人正對著那實習生彎下腰,神情說不出地恭敬。
劉濤呆站在原地,直到大門在他眼前緩緩合上,他都沒回過神。
兩個容貌出色的男性站在一起,氣質各異,氣氛卻無比融洽,不由讓人想入非非。
趕、趕緊回去上網!劉濤扭過頭,健步如飛。他一定要快點回去,把在現實世界看見執事與少爺的場面告訴眾基友們!今天總算沒有白來!
走到一樓時,著急的劉濤不小心撞到了人,他匆匆道了聲歉,頭也不回地走出大樓。
被撞到的陌生男子在原地佇足良久,一直看著劉濤離去的方向。許久,在旁人看不到的角落,男人瞇起雙眸,緩緩勾起唇角,露出一個陰鬱的笑。
那笑容詭異,就像是垂涎獵物的野獸。

「威廉,你怎麼來了?」
剛送走病患就迎來了管家,王晨表示他有些驚訝。按理來說,現在正是魔物管家處理要務的時間,他不是應該在家裡忙得抽不出身來嗎?
「您第一天到這裡實習,我當然要關心一下。」
威廉說著,轉頭看向于文侑。
「情況怎麼樣?」
于文侑笑一笑,「放心,殿下十分優秀,才不過半天時間,他已經能夠熟練地分辨人類的情緒。真是相當有天賦呢。」
王晨哼了一聲,並不為這個評價感到高興。
這不是明擺著嗎?對於魔物來說,人類的情緒顯而易見,十分容易分辨,讓魔物當心理醫生簡直就是作弊。畢竟人類有什麼想法,魔物都能輕易感知,就像是腦袋裡裝了一個情緒感知雷達。
剛才之所以能夠輕易地判斷出劉濤的心理,並不是王晨有多高超的讀心手段,而是在魔物看來,人類的每一種情緒就像是不同口味的食物。區分人類是憤怒還是悲傷,就像區分食物是甜是鹹那麼容易。
不過……
王晨看向樓下。
「剛才那個人,好像有點不對勁。」
與一般人類不同,一接觸到劉濤時,王晨就聞到了一股不一樣的味道。簡單說,就像是在單調無味的白飯中混進一道咖哩雞丁,香味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對於魔物來說,只有精神發生異變的人類,才會散發出這麼誘人的香味。
「他是食物。」威廉說:「但不僅僅是我們的食物。」
「你這是什麼意思?」王晨問。
威廉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幽幽道:「走向墮落而不自知的人類,吸引的可不僅是魔物。」他注視著街道上匆匆而過的人群,似乎是漫無目標地掃過,又像是在追逐著什麼。
正是下班時間,街上的人們摩肩擦踵,疲憊的臉上堆滿了生活的不堪重負。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有幾人會墮落為魔物的餌食。
也沒人知道,這座城市還隱藏著多少詭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