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26天大逃亡
定  價:NT$400元
優惠價: 9360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旨在撰述1979年12月10日發生美麗島事件所引起警民衝突後的大逮捕,當天的遊行受到國民黨政府的壓制,隨即開始針對美麗島雜誌社與遊行幹部展開大規模逮捕行動。而身為美麗島雜誌社總經理的施明德卻在逮捕中兔脫了!究竟他是經由哪些人的幫忙而逃亡了二十六天?藏匿他的「義人」為何沒有受到五百萬高額獎金的誘惑而告密?逃亡中的施明德當時在想什麼?最後又是誰出賣了他?
本書揭露當年許多為人所不知的史實,包括國民黨特務系統下的警總,在密而不漏的圍捕過程中、在嚴刑拷打的酷刑中、各處佈下出賣自己靈魂的線民,國民黨真正得到正確完整的訊息嗎?而在整個大行動中,國民黨的目標真的只在施明德嗎?究竟在那個風聲鶴唳的年代,以國民黨務為首的政治體,他們是否真的毀滅了台灣人的韌性,願竊自蟲生苟活?或者,他們反而培養出更多堅強的英雄?本書都有驚人的揭露。
美麗島事件距今已36年,很多人、很多事逐漸被淡忘,年輕一輩在時間與歷史的沖刷後,可能連何謂「美麗島事件」都不知道。今天,我們希望歷史在自己手中寫出來,就不能讓年輕學子在過去台灣民主進程缺席,為不容歷史盡成灰,才有本書的出版。

林樹枝,1946年出生於台灣中和

最高學歷
火燒島政治大學12年

經歷
1. 殖民體制的良心犯
2. 黨外公政會執行秘書
3. 黨外編聯會紀律委員會召集人
4. 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副召集人
5. 台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秘書長
6. 新國家運動本部副召集人
7. 基層之聲地下電台台長

現職
台灣建國運動志工

著作
白色恐怖X檔案(日譯:台灣事件簿)
良心犯的血淚史
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
海洋的國家
火種——泰源監獄革命演義
震撼1987——台獨勢力的崛起
26天大逃亡

慷慨赴死易 從容就義難——作者序

三年前我就萌生記錄美麗島事件後,在大逮捕中兔脫的施明德,他得到十個人幫忙藏匿,逃亡了二十六天的歷史。因此,自二〇一二年開始,正氣團陪我訪談了吳文牧師、趙振弍牧師、黃昭輝弟兄等,我也獨自訪問了許晴富長老及許江金櫻長老娘;至於沒有接受我訪談的施瑞雲姐妹,則提供我她的口述歷史及歷史文獻。高俊明牧師則因其身體違和已久,我不敢去打擾而沒有去做訪談的動作,但攸關的史料卻已堆疊如山,我僅在他的回憶錄——《十字架之路》一書中,就能找到高牧師幫忙藏匿施明德的心路歷程。至於張溫鷹姐妹,她可能有什麼不便,打了幾次電話沒回,也以信函拜託她,盼能接受我的訪談,亦不得回音,情非得已下,在二手書店找到她的著作——《美麗島的歷史證言——施明德逃亡記》,書中鉅細彌遺地記載她如何為施明德做義齒、在沒有護士的協助下,如何為施明德做手術……最後她又是那麼灑脫、那麼勇敢的去面對黑牢——自首。而另一位可敬的林文珍長老,當時的她必須服侍一位八十多歲姥拗母親、照顧一位殘障的弟弟及僅讀小學三年級的幼兒。但是當高俊明牧師詢其能否幫助一位正在受到不義的政權追殺的人時,又不曾見過施明德一面的林文珍長老,竟毫不猶豫的答應。而在要到吳文家接施明德的車上,她對趙振弍說:

「美麗島事件是一件革命的行動,我們現在要做的也是一件革命的行動……」

她這種無顧於自身安危、捨身取我的精神是何等高貴!

林文珍在服刑時喪母,低能的弟弟乏人照顧,自己又罹患嚴重的胃糜爛,這種苦難若非依賴信心與毅力,實非常人所能負擔。在保釋奔喪時,於馬偕醫院一位記者問她現在最大的期待是什麼,林文珍急著說:

「盼望所有不自由的人,得到釋放。」

在哀痛苦難之餘,她所考慮的,還是眾人的幸福,尤其是「所有不自由的人」,這種胸襟與涵養,令人佩服!

與同案難友遲了三個多月才被捕的高俊明牧師,坦承他在等候被捕的日子,是他生命中最受煎熬之時。有幾次他有自首的衝動,但都被其他牧師勸止,要他以時間換取空間,讓總會有時間佈妥了國際人權救援組織後,再靜候他們來抓。

而四月廿四日晚間七、八點,大隊人馬衝進他瑞安街的家時,高牧師正在洗澡,他的女兒去告知有很多人來找,他答以:

「請他們等一下,我馬上出來!」

穿好衣服,走進客廳,他對兩位管區員警及十多位便衣人員一一握手問好,並說:

「辛苦!辛苦!」

在法庭上作最後陳述時,他完全不為自己辯護,僅陳述了:

一、我希望庭上能釋放本案的其他九位被告,印為他們都是心存憐憫之人,我願意為他們承擔所有刑責。如果用我的生命能換取他們的自由,我當覺得十分榮耀。

二、如果他們能得到無罪釋放,我願意把我所有財產分給他們。

由始至終,高牧師從未說他不認識施明德;由始至終,他沒有否認曾幫忙藏匿過施明德。從他身上,讓我們看到一位為上帝服侍的牧師,已將耶穌對世人的愛發揮得淋漓盡致!

X X X

貫穿「藏匿」全程的吳文,在十位藏匿者中,其環境該是最艱困的。當時他一家四口須寄住在丈母娘的家,且日常又無固定的收入,但當施明德找上他時,他扮演了最吃重、也是風險最大的角色。

在施明德逃亡的二十六天中,無論施在林文珍家、在許晴富家,他幾乎每天帶報紙、雜誌去探視施明德,每天為施禱告,也不止一次的對施說:

「NORI,你放心,我雖然很窮,但即使千萬、億萬也無法收買我的信仰!」

也的確是,十位「藏匿者」雖然都通過了人性最嚴苛的考驗,但吳文在仁教所服刑時,卻曾被誣指為「抓耙仔」,致使他在仁教所服刑的兩年中,幾乎沒有難友願意與他交往。若不是信仰的力量支撐著他,我們的確難以想像,在服刑中被指摘為「抓耙仔」的日子要怎麼過?

吳文又怎樣被難友誣指為「出賣者」?

因為他較施明德早了六個小時被捕,又是帶情治人員到許晴富家按門鈴,就如此這般,他被冠上了「抓耙仔」的污名。但誣指他的人卻不問,是誰出賣了吳文?當然是先有人向情治單位密報知曉施明德藏在何處,又檢舉吳文是貫穿「藏匿」全程的重要關係人,情治單位為了取得較容易逮到施明德的方法,當然是要先逮捕吳文,接著以「為降低逮捕時造成的任何傷害,你要帶我們到許晴富家按門鈴,若由我們攻堅強行進入逮人,如果施明德有武器的話,他一定會反抗,那我們也會當場擊斃他,這是你樂見的嗎?」照樣的話術騙取有疼心的吳文。

即使沒有這種說詞,吳文能反抗嘛?何況,情治單位已在真正的「出賣者」身上取得施明德的藏匿處,他們甚至將許晴富住家的門牌號碼告訴了吳文,如果是你,你要作何選擇?

失去自由還要受到污衊,這要令吳文情何以堪?

X X X

義氣參天的許晴富只不過經由與施明正在當兵時的關係,與施明德僅見過一、兩回,但當吳文奉施之命找上他時,他也無顧於自己的家庭、事業,毅然決然地接納了狼狽不堪的施明德,且更親自下廚為施做三餐。他不僅將施明德當作一位受壓迫者在保護他,更將他當成一家人,當成一位歷盡滄桑返家的弟弟在照顧他、鼓勵他、安慰他!

難道許晴富不知道幫忙施明德會招致什麼後果?他當然知道!就因為知道而無計後果,才是值得大家予以肯定!

為藏匿施明德,許晴富不僅被關了四年六個月,又在他坐牢不久,他所經營的製片兼發行的三家公司也宣告結束營業,更帶來日後家計的困頓。幸賴他的太太金櫻姐,非常堅強的面對挑戰,勤儉持家,才能將三個仍在就讀小學的孩子撫育長大,使許晴富能安心坐牢而無後顧之憂。

X X X

如果將吳文列為「藏匿施明德案」中的第一男主角的話,那趙振弍牧師就是第二男主角了。因為趙牧師不僅帶施明德找上吳文、帶施明德轉換藏匿處所——到林文珍家,又奉施之命去找陳映真、李昂及尤清。若少了趙牧師這位第二男主角,那「二十六天大逃亡」就沒有如此精彩的過程了!

當趙牧師自媒體獲悉施明德、吳文被捕後,他已經非常清楚再來就輪到他了。但他不想與施明德一樣的逃得那麼狼狽,他要採取「靜的被捕」(註:趙牧師用語)。但又不知此去要被關多久?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出關?於是他想到兩個稚子,一個四歲、一個一歲的男孩,趙牧師很少帶他們出去玩,當時他對溪頭情有獨鍾,就臨時起義,趙牧師用背巾背著一歲的孩子,帶著妻小,一路從台北背到溪頭。他認為至少應該留給兩個孩子一個再會前的印記。
(資料來源:趙振弍牧師的「藏匿師明德補述」)

趙牧師帶著妻小於一月九日到溪頭,在溪頭過了一晚,十日返北。十一日上午當他準備到聖經公會上班時,三、四位彪形大漢叫門進來,要他隨他們去問話,於是他隨那幾個情治人員下樓,坐上車直駛向保安處而去。

X X X

其實,「藏匿者」中的九人(我除外)被捕的過程都很精彩,難怪當我對趙牧師做訪談時,他說:

「施明德逃亡的故事若能拍成電影,一定會很賣座!」我相信也是如此。

「藏匿者」被捕時都是那麼灑脫、又勇敢面對,但反觀施明德呢?

高俊明牧師因擔心牽連更多人坐牢,因而要趙牧師勸施明德出面投案,林文珍也不止一次勸他投案,但他卻以「一定會被處死」為由而拒絕。

施明德認為老K會判他死刑,那是他高估了老K,也低估了自己。因為當時中國國民黨欺壓人權的事證已在國際上惡名昭彰,而「美麗島事件」也已引發國際媒體及國際人權組織的關注,老K又何必為了槍斃一個施明德再增添一樁欺壓人權的惡名?

老K的情治單位早已知道要如何處理施明德,而對老K也十分了解的施明德更知道老K不可能判他死刑,那他在怕什麼?簡單的回答就是怕「關」嘛!若不怕關,則他第一次坐牢時就不必裝病想要保外就醫,更不必向蔣介石寫「求饒信」了!

施明德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廿一日,第二度步出老K的黑牢後,始終要台灣人認他是英雄,其實他也有當英雄的機會:

在追緝令鋪天蓋地的時候,只要他向情治單位放話:只要釋放我美麗島被逮捕的同志,他們的罪責我一人承擔,且不追究藏匿者的刑責,則我願出面投案。……

若能如此,他不想當英雄也難。難怪古人說: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

慷慨赴死易  從容就義難——作者序
細說從頭:美麗島事件
大逮捕
如綁肉粽的逮捕行動
國民黨為何要打壓長老教會
美麗島世紀大審判
倒扁總指揮與提告達人施明德
施明德的總統夢

附錄
一、節錄《吳文——美麗島事件中安靜的尊貴勇者》
二、我參與「藏匿施明德」的心路歷程——施瑞雲
三、從神學院到監獄——林文珍
四、施明德批高俊明  牧師娘:替施可憐
五、施明德不要跟魔鬼開玩笑——許晴富
六、挺扁反撲/藏匿施明德被關  牧師出面反施——趙振弍
七、施明德求饒信
八、饒了台灣吧!致施明德公開信——王幸男

二十六天大逃亡大事記

細說從頭:美麗島事件

一九七九年五月中,黃信介申請創辦一個新的雜誌,雜誌名稱與由來,乃周清玉提議、李雙澤編曲、楊祖珺演唱的歌曲——「美麗島」為名。六月二日,「美麗島雜誌社」在台北市仁愛路三段廿三號九樓之一正式掛牌成立。在七月九日的會議上,呂秀蓮、黃天福擔任副社長,張俊宏為總編輯,施明德為總經理。當時「美麗島」旗下網羅了各派的黨外人士,包括了當時傾向統一的社會主義團體「夏潮」,以及以康寧祥為代表的穩健派,但是主要還是以施明德等激進派為骨幹。

九月八日,《美麗島雜誌》在中泰賓館舉行創刊酒會時,以《疾風》雜誌社人員為首的群眾(領導者為後來擔任新黨主席的郁慕明,更有中興中學的學生參與其中)在館外聚眾抗議,並向館內正在進行酒會的人士投擲石塊、電池等危險物品,此即所謂「中泰賓館事件」。
《美麗島雜誌》自發行後其知名度不斷提高,一九七九年十一月發行量已經超過八萬冊。十一月廿日,「美麗島政團」在台中市太平國小舉辦「美麗島之夜」,會中開始籌劃世界人權日當天,將在高雄舉行遊行。

十一月及十二月初,美麗島雜誌社在高雄的服務處兩次遭人砸毀,多處各地服務處遭人破壞。十一月廿九日,黃信介位於台北市的住宅和立委服務處遭到搗毀,同日美麗島雜誌社高雄服務處也遭人持刀械破壞,雖然報警處理,治安當局一直未能查獲。十二月七日,美麗島雜誌社屏東服務處遭到「軍用斧頭」襲擊,並砍傷一人。連續數日,台北、高雄、屏東的美麗島雜誌社服務處皆遭攻擊,為美麗島事件的爆發埋下引信。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是世界人權日,美麗島雜誌社高雄市服務處正副主任以「人權紀念委員會」名義,申請集會。十一月三十日正式向高雄市第一分局提出申請,要求在十二月十日下午六點到晚上十一點,在大統百貨公司對面的扶輪公園舉行遊行演講活動,主旨為「慶祝世界人權日四十一週年」,但一直都未獲批准。在多次嘗試失敗後,黨外人士決定依原計畫在高雄舉行遊行。

X    X    X

晚間十時左右,裝甲車及警隊聚集於中山一路,釋放催淚瓦斯,鎮暴部隊同時手持盾牌配合鎮暴車逼近遊行隊伍,在場民眾還以石塊及棍棒攻擊,雙方再度發生更大規模的衝突,同時有「不明人士」攻擊民宅,直至半夜民眾才逐漸解散。事後官方宣稱軍警約有一百八十三人受傷,而民眾無人受傷,受到質疑後又改稱有五十多人受傷。事件之後,中國黨政府指揮新聞媒體一面倒地指責參與活動的民眾(全台灣只有《台灣時報》一家做出平衡報導,並冒險刊出二張現場的衝突照片,於翌日銷售一空),電視台不斷播放憲警住院,以及發動社會各界關懷及聲援憲警的情況。中國黨政府一味將憲警塑造成受害者,並鋪天蓋地批評黨外人士為匪黨、暴力份子、野心陰謀份子,意圖操作台灣民眾對黨外人士的反感與同仇敵愾。

大逮捕

「樹枝,NORI(施明德的日本名字)來了!」
「不要叫那麼大聲,厝邊頭尾的人會被妳吵醒……」林太太叫喊的同時,林樹枝已走到門邊,只見施明德與一位年約廿多歲的年輕人走進客廳。
「國民黨開始抓人了!」這是施明德走進林宅對林樹枝的開場白。
「由警總昨晚的記者會已可聞出一定會抓人的味道,但怎會這麼快?你怎麼能逃出來……?」林樹枝有點懷疑在牢中「體弱多病」的施明德怎可能逃過情治人員的毒手?

X    X    X

「我相信老K不會判我死刑……我們在國際上,尤其在美國,已經略有名氣……今天早上一大堆特務到林義雄家,先在樓下抓了林義雄,然後到了二樓抓了陳菊及呂秀蓮,要抓我的時候,琳達一直推我到陽台,要我從陽台跳下去。她說我如果被抓到,一定會被判死刑。於是我只好穿著睡褲及脫鞋跳下陽台……我不能被判死刑,被抓到一定要被判死刑……不對,老K不敢……」

在這麼重要的時刻,施明德會找上林樹枝,令林樹枝覺得有點意外。因為他們自出獄後就鮮少往來,尤其是施明德一向就看不起獨派的政治受難者,而當施明德在黨外團體呼風喚雨時,林樹枝也不曾找過他。

既然來了,林樹枝總不能趕走他,但他必須向施明德說明他住家的環境:「NORI,你既然來了,就安心住下吧。我的房子很小,但只有住我與秀琴(林太太),有一間空房是我母親偶爾會來住,但你在我這兒期間我不會叫她來。所以只要你不嫌棄,我歡迎你住下,但我住家距員山派出所只有二百公尺,這是我們要特別注意的……。」

X    X    X

七點三十分是電視新聞時間,施明德迫不及待地要林太太打開電視機。

半小時的電視新聞全部在播放今天清晨大逮捕的消息。原來今天被捕的有姚嘉文、林義雄、呂秀蓮、陳菊、張俊宏、王拓、許天賢、邱垂貞、戴振耀、紀萬生、邱茂男、陳博文、余阿興等六、七十人,且逮捕行動仍在持續中。新聞畫面也一再重複十二月十日晚上警民衝突的場景——一個「暴民」用拔鉤把一位警察的牙齒勾掉、數位「暴民」用火把攻擊憲兵及警察……原來所有參與遊行的黨外人士個個都是暴民,且是心狠手辣的「叛亂者」!

看完電視新聞,施明德的臉色愈顯沈重,他用幾乎僅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喃喃自語:「完了!完了!我若被抓到穩死無活……」但隨即他要林樹枝到外頭打公共電話(擔心家用電話被監聽)。打給一位叫TWO的人。

林樹枝告訴TWO,有一位朋友要與他見面。接到陌生人的電話,TWO竟然不問這位朋友是誰就答應見面,且約定見面的地方。林樹枝心想:TWO到底何許人也?

於是林樹枝用小發財貨車載施明德到TWO指定的地方——永和路上一個蓋房子的工地。

施明德與TWO談了些什麼,林樹枝因故意站得遠遠的,所以不知道他們交談的內容。約十分鐘後,施明德要林樹枝載他與TWO再回到林樹枝的家。回程中,TWO就僅能坐在後車斗了。

回到原來的地方,施明德請TWO安排更安全的藏匿處,他說這個地方(指林樹枝的住屋)離派出所太近了,毫無安全感。

TWO反問施明德:「那我們找吳文牧師幫忙?」

施明德立即答應,並請TWO立即到外頭打電話給吳牧師,且獲吳牧師應允接納。於是三個人到員山路旁攔了一部計程車往北投的方向駛去。

X    X    X

被吳文收留(藏匿)在北投尊賢路的施明德,看到吳文家的人口眾多——有牧師娘(宜美麗)、八十多歲的祖母、父母親、兩個弟妹,再加上吳文夫婦及兩位子女,九個人的大家庭竟然只有三個房間!而施明德「進住」後,吳文又將主臥房讓給他,令施明德覺得「此處絕非久留之所」!

看到狼狽驚慌、像一隻動物蜷曲在他們夫婦讓出來唯一較舒適的主臥室一角、全身警戒著的施明德,吳文安慰他,並帶領他禱告!

X    X    X

TWO到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位於長春路的總會辦公室,找到時任總會總幹事的高俊明牧師,待辦公室門關起,室內只有高牧師的助理施瑞雲在場時,TWO對高牧師低聲說:
「施明德已經走投無路……希望你能設法幫忙。」

TWO的請求並未獲得高牧師的立即答應,他告訴TWO:「讓我想一想!」

高牧師想些什麼呢?他認為個人的命運如何比較無所謂,但是他還必須對全台灣八百多間長老教會和十六萬信徒負責。他在辦公室踱來踱去有十幾分鍾之久,經過思考也做了祈禱。

祈禱完畢,高牧師的助理施瑞雲提醒他:「這次施明德若再被捉,就是死刑了。」

高牧師內心一陣掙扎,他心想:「事態如果這麼嚴重,他不僅面臨普通的審判,更要面臨死亡。基督徒的信仰,愛護患難中困苦的人,責無旁貸,其他反而比較次要。耶穌說,人為朋友而放棄生命,沒有什麼愛比這個更有價值;在所有的愛心中,能為別人或朋友放棄生命是最要緊的。」

於是他對TWO及施瑞雲說:「好,我來設法。」

X    X    X

高牧師坦白地對她說:「如今事態嚴重,施明德有生命危險。根據我的了解,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疼愛台灣。如果他被逮捕、被槍斃,對台灣的民主是很大的打擊。是不是能考慮幫忙?」

林文珍並不認識施明德,而且她家有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兩名幼子,還有一位智障的弟弟,全家靠她一人支撐,肩上擔子很沈重。她面容憂愁地說:「請讓我想一想。」然後低頭祈禱。

沒多久她說:「好!」

高牧師說:「無論躲在哪裡,他不可能躲一輩子,而且國民黨的線民那麼多,檢舉獎金又那麼高,萬一他哪一天被抓,那麼所有幫助過他的人都要坐牢!我會心疼你們,尤其是瑞雲與文珍,你們是不是可以勸他出來投案,這樣才可避免愈來愈多的人受累!」

TWO等三人聽到高牧師如此說都深受感動,因為他是要防止更多人受累,所以才有「投案」的建議。

X    X    X

八點左右,TWO指揮昭輝在仁愛路、敦化南路附近的一條巷口停車,TWO搖下車窗向站在路邊等候的林文珍招手,她也隨即上到後座。

TWO指揮昭輝往北投方向行駛。昭輝答:「我知道。」

沈默了一大段路後,後座的林文珍忽然說道:「美麗島事件是一件革命行動,我們正在做的也是一件革命行動!」

「文珍姊,妳真的很勇敢,我很敬佩妳……」TWO真情流露的對林文珍表示敬意!

「沒什麼啦,我只是在做一件台灣人應該做的事而已。看看這個國民黨,連黃信介立法委員都敢抓了,我們小老百姓更不用說了……。」林文珍謙虛地回答。
 
X    X    X

車抵尊賢路二四五巷三十五號前停下,TWO下車將吳文及一位看似六、七十歲的糟老頭接上車。

只見這位糟老頭,頭戴一頂老人帽、滿嘴無牙,身穿一件黑色大衣。不用猜,這位偽裝成糟老頭的的就是警總正在全力通緝的施明德了!

行車中五個人都沈默無言,車子開到敦化南路時,林文珍指揮昭輝開進了三六九巷四弄,在四號門口停下,後座的三個人臨下車前,當司機的黃昭輝自身上掏出一疊百元鈔遞給施明德後,他也當即收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