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畫江湖之不良人(1)(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8元
定  價:NT$168元
優惠價: 79133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唐朝末年,天下大亂,藩鎮割據,群雄並起。
據說黃巢叛軍攻陷長安之前,官府中的神秘組織——“不良人”,曾經執行過*後一次任務,然後便消失不見了,幾乎與他們同時消失的,還有叛軍搜遍長安也未曾找到的國庫寶藏,自此以後,江湖上便傳出一條謠言,在傳說中的龍泉劍上,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直到有一天,一個名叫李星雲的神秘孤兒,機緣巧合下被隱士陽叔子所救,並拜在其門下學武,數年之後,李星雲與師妹陸林軒下山歷練,途中結識了姬如雪和張子凡兩個好友,後來又偶然得到了傳說中的龍泉劍。
這樣一來,李星雲和龍泉劍引起了包括玄冥教、通文館、幻音坊和天師府等諸多門派的覬覦,他們動著各種各樣的心思,或巧取豪奪,或通緝追殺,各種手段招數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連消失已久的'不良人'也有重出江湖的跡象。
李星雲,這個身世成謎的少年,就這樣和他的朋友們周旋於險惡的江湖之中,為了求得一條生存之道而努力掙扎著。
一傷二十八
一傷二十八的文字帶有極其強烈的個人風格,其中蘊含的深厚古文學功底,能夠令得每個初次讀到的人不自覺得被吸引。在青少年群體之中有著*的共鳴。每一部作品的定位都非常明確,對於自己的創作思路有著極其清晰的認知,從一至終,貫徹到底。名下作品在網上已經有著300萬人次的閱讀量,數万忠實收藏粉絲,長期佔據各類榜單前列。


第一卷:龍泉再現
第01章幽冥暗影
第02章逃難乞丐
第03章醉仙樓父女
第04章錢袋由來
第05章竹林拜師
第06章死亡來襲
第07章竹林託孤

第二卷:劍廬學藝
第08章相依為命
第09章青蓮劍歌
第10章神秘人授藝
第11章師傅變了
第12章星雲破戒

第三卷:初入江湖
第13章火靈芝
第14章幻音訣
第15章藥效神奇
第16章再見無常
第17章酒鬼張子凡
第18章閻王蔣昭義
第19章禍事不斷
第20章不可拒絕的任務
第21章奇怪的男人
第22章危險與離別
第23章師傅有難
第23章歲月交織
第24章劍廬大火
第25章冥帝出場

楔子
洛陽,千年古都,今日卻被一種異常妖豔的火光所籠罩。
皇宮,人間至高所在,帝王寄身之處,已籠罩於漆黑的濃煙之中。
天子,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卻連自己身邊最親的人都無法保護。
“大唐,完了!”
焦蘭殿上,被大火遮掩的屋頂之上,一個高大人影迎著黑煙肅然而立。他的衣著極有特點,裹束全身的玄色長袍,腰間綁著一根蝠紋銀帶,再加上一頂遮蔽了他半張臉的斗笠,在大火和濃煙瀰漫的皇宮之中,好似憑虛御風的世外之人。
“大帥若是出手的話,想來還是可以為大唐延續一甲子的國祚。”
漸漸被大火吞噬的焦蘭殿屋頂之上,除了頭戴斗笠的神秘人之外,還有一個瞇著眼睛、手拄拐杖、面容滄桑的老嫗。
“如若在位的是太宗皇帝,那麼本帥無論如何,哪怕是合棄這一具長生不死之軀,都會逆天改命,為大唐再續三百年國祚。”
神秘人的聲音無比喑啞,好似在喉嚨之中堵著一塊木炭,無法如常人那樣清晰地言語。但是對於老嫗來說,這種怪異的語調,反倒是無比熟悉。
“李曄,還沒有令本帥犧牲的資格!”
隨著這句話語落下,焦蘭殿中的廝殺之聲開始漸漸地低落至不可聞。以屋頂兩人的修為,整座皇宮的氣息流轉都能夠映照於內心,對於其中的緣由,他們自然是十分清楚。
“他死了。”
老嫗佝僂著身子,看著伏在青磚之上的錦衣男子,眼中流露出了惋惜。
“自古亡國,未必皆愚庸暴虐之君。大唐禍亂之由深種,李曄雖有智勇,非常之才,奈何外患已成,內無賢佐,大勢已去!”
神秘人喑啞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毫無起伏波動,似乎這個天下已經沒有能夠令他動容之事。
“內受制於家奴,外受制於藩鎮,如此光景之下,李曄已經做到了最好。只可惜大唐早已支離破碎,任何一個手中有些兵力的藩鎮都能隨心所欲,無視王命。”
老嫗說著說著,遍布皺紋的臉上惋惜更甚。怎麼說他們不良人也是為了守護大唐而存在的,而現如今,坐視自己的主子死去,令她感覺到了自己的無能。
“雖然早已預料到了這一幕,但是當本帥真的再一次經歷改朝換代之時,還是有一種如夢似幻之感。”
如果有一個普通人聽到他的這番話,肯定會震驚不已。上一次改朝換代,是隋朝!若是從那個時候活到現在,豈不是已經有幾百歲之齡?難道此人當真有長生不死之命?
“歲月,已經奈何不得本帥!”
就在神秘人說完這句話之後,一聲充滿怨憤、痛苦、遺憾,乃至是淒厲的長嘯之聲在被大火焚毀的焦蘭殿中響起。
“然而,本帥依舊無法逃脫……天命?”
老嫗聽到神秘人的低喃,瞇著的眼睛微微睜開,手中拐杖好似無力,卻帶著千鈞之勢砸向了背後被濃煙和大火遮掩的陰影。
“竟然能夠把氣息控制得如此之好,令老身都無法察覺,不知是玄冥教的哪一位高手到了?”
點點墨汁混合著煙火憑空浮現,被一抹雪白的筆尖吸附,輕柔溫和地與老嫗砸來的拐杖接觸,進發出了好似金鐵交擊的燦爛光粒。
兩股無形卻又磅礴的氣勁擴散,在屋頂之上的濃煙和大火之中形成一片巨大的真空,露出了一個頭戴冠冕、身披黑金長袍、面頰瘦長、留三縷長須的中年人。
此人最吸引眼球的,莫過於被他負手握著的巨大毛筆,柔軟的筆尖上沾染的墨汁是早已經發黑的血污。
“生死筆!原來是崔鈺大府君來了,老身還在奇怪,刺殺皇帝這麼大的事情,怎麼玄冥教就來了五個二流的角色……”
老嫗說話之間,手中拐杖已經放下,身上那股攝人心魄的氣機也消散於無形。從剛才那一記試探之中,她知道眼前這個玄冥教的副教主不是一個可以輕易拿下的對手。
“幸好本府來了,要不然的話,恐怕就要錯過得到寶藏的機會了。”
崔鈺側目看向了從他出現就沒有絲毫響動的神秘人,心中卻是忌憚不已。剛才他就是因為聽到了這人話語之中的驚人秘密,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氣息,漏了破綻,被老嫗察覺。
“傳聞黃巢叛軍攻陷長安之前,官府中的神秘組織——不良人,執行過最後一次任務之後,便消失不見了。與他們同時消失的,還有叛軍搜遍長安也未曾找到的國庫寶藏。”
神秘人聽到這番話,終於有了一點反應,他抬起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雙好似有烈火在其中燃燒的眼睛。
“本府如果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傳說之中的不良人首領——不良帥吧!”
對於崔鈺這個在江湖上享有赫赫兇名的人物,神秘人只是開口,用獨有的喑啞之聲說了五個字。
“你,想要寶藏!”
“把龍泉劍交出來,本府做主,放你們一條生路!”作為洛陽城實質上的主宰,玄冥教的勢力之大,可謂是隻手遮天。哪怕是對不良帥這等傳說之中的高手,他也有信心用數万大軍將其磨死。“這個皇宮,的確在很久以前就屬於朱溫了,但想要留下本帥,卻是癡心妄想。”神秘人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他在用自己特有的語氣不疾不徐地說話時,無形而壓抑的氣場已經籠罩了整個焦蘭殿。
不知何時,崔鈺發現自己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動彈。
熊熊的大火和濃煙在神秘人的駕馭之下化作了一個巨大的球體,將三人都包裹其中,令得皇宮之中的玄冥教教眾都無法聽到崔鈺發出的瀕死慘叫。
“中天位的功力,折損在這裡,哪怕是朱溫,也會無比心痛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