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4
不出聲的悄悄話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戶戶門聯,喜氣洋洋的說著吉祥話
收班公車們,耐著性子聽 講重複的冷笑話
麻雀逮到腿軟的小綠人,回不了號誌燈
石獅子靜靜的聽著小女孩傾訴祕密……
東西,都不只是「東西」!
只要用心,你會聽見──
感覺越來越寂寞的郵筒
夜裡暗自許願的投幣搖搖馬
手中不耐煩再當夜貓子的滑鼠
不出聲的……悄悄話

看誰在說話
媽媽跟小傑訂下一個賺零用錢的規則。小傑該如何在看似無聲的世界,聽出它們眾聲喧譁的故事……

逮到小綠人
夜深露重,辛苦一天的人們,多半回家休息了,街道上還有兩個人遲遲無法下班。他們是交通號誌燈上的小綠人和小紅人……

月下談心
15路公車滿足的閉上雙眼,讓強力水柱沖掉髒汙,強風再為他烘乾,前後只有短暫的幾分鐘,卻是他最享受的時光……

不低調的錢伯
錢伯錢嫂住在最繁榮的街道上,他們家財萬貫,整個家就是一座大金庫。有天半夜,錢伯睡得正熟,突然聽到錢嫂大叫:「救命啊!搶劫啊!」

街燈下的情侶
傍晚的街燈下,佇立著一對苦命情侶。那個女的,餓得站不住腳,就要靠到男的身上,看得出來,她是用最後的一絲力氣在支撐著……

藍寶奇遇記
藍寶是隻漂亮的電動搖搖馬,只要有人投幣,就會一邊唱歌,一邊載著小朋友搖呀搖。這一天,藍寶的眼前出現一道光圈,光圈裡還站著一位穿古裝的女神……

你叫小如,我叫阿茂
炎炎夏日的午後,街道上很冷清,百無聊賴的石獅,忍不住偷偷的搖了一下尾巴,正想開口打呵欠,「厚!我看到了!」有人說。石獅嚇了一跳,趕緊端正坐姿,……

「貓」追老鼠
「快!快許三個願望。」姐姐揪著老鼠小尾的尾巴,打秋千似的叫著。
「轟!」命運之神慷慨的將他送到夜市,小尾好像置身山洞的阿里巴巴,對著成堆的寶物,不知如何下手……

魚骨神算
街貓都會看相,這隻未成年的虎班貓也不例外,牠每天在街上看人,也在尋人。牠要找個好主人,有個溫暖的家……

羊咩數羊
羊咩是隻可愛的白綿羊,不過,他並不喜歡當綿羊。因為每到夜晚他們就得集體出動,到人類的腦袋瓜裡排排站,讓失眠的人一隻一隻的數…

施養慧

 鹿港人,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致力於童話創作,因為童話是最浪漫的一種文類,不僅讓凡人上山下海,也讓人間成了有情世界。
 已出版《小青》、《338號養寵物》、《好骨怪成妖記》、《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曾獲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獎。
 兒童是國家的希望,也是最純真的人類,可以為他們寫作,是莫大的幸福與榮耀,希望一輩子寫下去。

 

東西,或許不只是東西!

兒童文學作家、兒少閱讀推手 吳在媖

放學了!你跟著班上的隊伍,經過了小巷、大馬路,回到家門口。
這條路每天都要來回走兩遍,已經走了好幾學期,如果半路把你攔下來問:「請問剛才走過來的路上,可有看到什麼東西?」你大概會白我一眼,想幾秒鐘,然後覺得我「有問題」吧!路上,哪有什麼東西?走過這麼多次,根本沒什麼值得注意的。
真,的,嗎?
你經過了餐廳,看到餐廳門口的石獅子;經過銀行,看到提款機;經過紅綠燈,看到小綠人;也經過公車站牌,看到往來的公車;經過書店,看到書店前的投幣搖搖馬;經過郵局,看到紅色跟綠色的郵筒;經過小巷的時候,還被貓追老鼠的景象嚇了一跳……但你一點都不覺得有看到什麼。這些東西有什麼值得注意,更沒想到有人可以把這些東西寫成一本書?
怎麼可能?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也可以寫成一本書?
有喔,這本書就在這裡——你手上這本,作者施養慧。
剛才提到的「東西」,在作者施養慧的眼裡,全部都有生命。
剛才提到的「東西」,在這本書裡,全部都有好好聽的故事。
覺得奇怪嗎?其實,這只是有沒有用心去觀察與傾聽而已,觀察和傾聽可是幫助你寫出好文章,不費吹灰之力的好幫手!
養慧之前的作品,《338號養寵物》有一棟老房子會養寵物、一臺電風扇會看書。想想,如果每件東西都會跟你說話、談心,還有自己的個性,這個世界是不是好玩多了?
作文課寫不出作文嗎?試著培養自己擁有一雙看待世間萬事萬物,皆有個性的觀察家眼睛吧!別讓自己在匆忙中,遺失了生命中原本就有的「好奇心」與「想像力」。
寫作,是需要慢慢孵化的蛋。
孩子,在人生路上慢慢的走,細心品味生活裡的小東西。別再匆匆經過。
在作者施養慧的眼中,萬物皆有情。
有情的書,推荐給有情的孩子——就是你。

耕耘自己的桃花源

我做的事情,百分之八十都是為了寫作。
曾幾何時,寫作已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從喜歡寫到非寫不可,是日積月累的轉變。為了寫作,我讀了一些相關與不相關的書籍和資料;努力的運動,為的是有健康的身心,可以繼續伏首案前;我盡量不在家裡寫作,因為待做的家事會讓我分心;我會去看某一部電影,因為聽說很特別,我得去看看到底特別在哪裡?我盡量不上臉書,因為裡面有太多的訊息會讓我分心。
我有時會做點跟寫作無關的事情,為的是讓腦袋休息一下,以便繼續寫……我盡量過得簡單,保持一顆平靜而單純的心,因為那是創作者最珍貴的東西。
我如此熱愛寫作,因為寫作是一個自由的工作。
無論是坐車、洗碗、運動或失眠時,我都可以在腦中編排故事,想想哪裡可以調整一下?人物還有什麼特色可以發揮?那樣的安排是否太過牽強?這個結局是否太過平淡?只要在安全無虞的環境下,都可以在腦中進行。
寫作是如此自由的工作,而寫童話,則是更自由!
童話的擬人化特性,給了寫作者最大的創作空間,許多現實生活中的極限,在童話世界裡都不存在,只要不違反故事最初的設定,任你天馬行空,上山下海。因此,它成了我最鍾情也是最得心應手的文類。
小時候喜歡童話,因為它總在溫馨之餘,多了點奇幻色彩;長大後,喜歡寫童話,不僅只因為它的擬人化特性,還因為寫童話時,就像玩著一個人的扮家家酒。
童話為我延續了童年的遊戲,創造出來的世界又比兒時還要豐富。只要我感同身受,身邊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礫,都會活過來,對著我說悄悄話。幾年下來,好像為自己開闢了一處桃花源。
我的桃花源裡,除了有經典的童話人物,還有幫人看相的貓、喜歡孩子的搖搖馬、感情內斂的石獅子、上太空的蜘蛛、一棵叫立正站好的剝皮樹、奮發向上的妖怪、舉杯邀李白的嫦娥、百發百中的小豆子、養寵物的房子、有個性的小青……我在那個遠離塵囂的祕境裡,優遊自在繼而流連忘返。
若問我寫童話時的心境,這首詩的意境頗為貼切,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陶淵明《飲酒.其五》

童話故事中的魔法,也確實在我生命中發生了。當我的故事變成了白紙黑字,就像灰姑娘有了神仙教母,神仙教母的魔杖一點,讓美夢成真。對我來說,出版一本童話書,就是一則道地的童話。
我將繼續在自己的桃花源裡耕耘,期待這片小小的園地,能擁有萬物的姿態、情感的流動,與幸福的迴盪。

推荐序 東西,或許不只是東西!
作者序 耕耘自己的桃花源
看誰在說話 圖∕魏羽桐
逮到小綠人 圖∕魏羽桐
月下談心 圖∕巴克利
不低調的錢伯 圖∕魏羽桐
街燈下的情侶 圖∕余麗婷
藍寶奇遇記 圖∕魏羽桐
你叫小如,我叫阿茂 圖∕魏羽桐
「貓」追老鼠 圖∕陳銘竹
魚骨神算 圖∕陳銘竹
羊咩數羊 圖∕沙奇

看誰在說話

「買樂高給我啦!」四年級的小傑說。
「用自己的零用錢。」媽媽一邊看報一邊說。
「每天才五塊,要存到什麼時候?」
「卯起來跳繩啊!不是說好了?一百下一塊錢。」
「跳一千下也才十塊錢,根本不可能!」
「這樣吧!」媽媽抬起頭,「給你個賺錢的機會。」
小傑的眼睛亮了一下,馬上又黯淡下去說:「不可能!你是個小氣鬼。」
「是嗎?只要拍拍照,每拍一張就有一塊錢!」
「這麼簡單?」
「嗯!你只要出去拍那些『不出聲』的東西,然後回來告訴我,它們說了些什麼,這樣就有一塊錢。」
「不出聲的東西怎麼說話?就知道你在耍我!」
「誰耍你了?」媽媽說,「沒聽過『不叫的狗會咬人?』不出聲的東西,話才多呢!」
「怎麼可能?」
「每天出門看到那麼多字,每個字都在說話,你都沒看到嗎?」
「看到啦!那又怎樣?」
「那就簡單咯!譬如你去拍垃圾桶,回來就告訴我這兩個『垃圾桶』,正經八百的告訴大家,誰專吃『一般垃圾』,誰又吃『資源回收』,要大家尊重他們,不要隨便餵食,他們可不是餿水桶。」
「哈!簡單,」小傑笑著說,「就是擬人化!我馬上去拍垃圾桶。」
「我講過的不算!」媽媽瞄了小傑一眼。
「呵!你實在很壞!」
十五分鐘後,小傑跟媽媽坐在客廳裡,一起看著數位相機上的相片,「這是尋狗啟事,說話的是狗主人。」小傑說。
「就這樣?」
小傑想了一下,又說,「這個人說他的科基犬球球走丟了,希望大家幫忙找,而且,找到以後有獎金。」
「哦!那他很高興嗎?」媽媽問。
「哪有?感覺他都快哭了。」
「對啊!這是個心急如焚的主人。你要講詳細一點,才算是完整的作答。你看,這麼簡單就賺一塊錢,比跳繩輕鬆吧!」
「嗯!」小傑指著下一張照片,「這是一條好心的馬路,他告訴行人要走綠色的行人專用道;黑色的地方還有個『慢』字,就是在提醒駕駛,要減速慢行。?!他說了兩句話。這題有兩塊錢。」
「還有,」小傑喜孜孜的看著媽媽,賊兮兮的說,「這是一個囉唆的公車亭,他告訴我們,他有15、18、292……這麼多線公車,每輛停這麼多站,一站一塊,哈哈!我發大財了。」
「沒有這種事。」媽媽急著說,「那你去拍餐館的價目表、醫院的門診單、火車站的時刻表,我不就破產了?」
「你又想耍賴!」小傑不服氣。
「本來就是,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我只是跟你玩個小遊戲,讓你賺點外快,你不能太貪心,不然我就不玩了。」媽媽想了一下。「這樣吧!凡是公車的車班、商店的營業項目、價目表等,這種統統算兩塊。」
「才兩塊……好啦,就知道要賺你的錢,沒那麼容易。」小傑又指著一張「內有惡犬」的照片說,「這房子凶巴巴的警告路人,裡面有隻很凶的狗,離他遠一點!」
小傑的荷包在短短的時間內暴增了103元,媽媽看著正在數錢的他說:「其實你少賺了很多。光是我們家的樓梯間,就有好幾幅春聯,每天都喜氣洋洋的說著吉祥話;一樓的大門,每天也不厭其煩的叮嚀住戶,記得『隨手關門』、隔壁的鐵門,一直很嚴厲的對著大家嚷嚷:『貨物進出,請勿停車』、右邊那條小巷,總是小氣巴拉的說他是條『只進不出』的單行道。」
「可惡!」小傑扼腕。
「還有,每間房子都在自我介紹,有的說他是眼鏡行、有的是補習班,就算是沒做生意的,也有門牌號碼,告訴你他在哪條街上?住幾樓?還有很多交通號誌、指示標誌、廣告……多得不得了,所有的東西都在說話,熱鬧得很,外面的世界可是眾聲喧嘩啊!」
「停!別再說了。我要再去看看有誰在說話?」小傑開始樂此不疲。
「遊戲到此結束。」媽媽仰起下巴,「沒有天天過年的!」接著,轉身走進廚房。

逮到小綠人
夜深露重,辛苦一天的人們,多半回家休息了,街道上還有兩個人遲遲無法下班。
「嘿!換你了!腳好痠……」小紅人將螢幕轉為秒數後,便大剌剌的坐下來,翹起了二郎腿。
小綠人的燈亮了,住在樓下的他邊走邊說:「我才痠咧!你只要站著就好,我還要不停的走!走!走!」
「站著不動更痠。」小紅人隱身螢幕後方,雙手像米樁一樣,搥打著大腿,邊搥邊說,「我好像犯了什麼不可原諒的過錯,每天都在大庭廣眾下罰站,丟臉死了。」想到這裡,他就臉紅得像火燒,只不過他原本就有張紅通通的臉,別人看不出來罷了。
「你就是臉皮薄!誰會認為你在罰站?只要把自己當成路人就好了。我才慘呢!不只要走給大家看,還要跑步,跑到後來,還得被倒數讀秒。」小綠人說完,開始跑了起來。
「呼!呼!對街的人全都盯著我一起倒數,壓力超大的,呼呼!好擔心自己有一天會跌倒。」
「千萬別這麼想,你越是這樣想就越危險!」小紅人站起來說,「現在又沒人,你慢慢走就好。」他已經準備好換班。
「說得容易,只要燈亮著,誰敢摸魚?呼……呼……好了沒?」小綠人開始最後衝刺。
「OK !」小紅人換了螢幕,用自己的站姿取代秒數。
關上燈的小綠人, 馬上將雙手撐在地上,唯有倒立,才能有效緩解全身的痠痛。
「嘿!該你了!」小紅人的聲音傳來。
小綠人這次稍微踉蹌了一下,遲了一秒鐘。
「哦!慢了,你慢了!」榕樹上一隻失眠的麻雀叫著。
接著,所有的麻雀都醒了,一隻接著一隻大聲的嚷嚷:「小綠人慢了,他慢了一秒鐘!」傳到最後變成:「小綠人累了、小綠人腿軟了……」
「叫什麼……」小綠人心煩意亂的走著。麻雀越叫越起勁,一起衝著他,有節奏的喊:「腿軟!腿軟!」
「這些壞傢伙!」小綠人開始跑了起來。
「跌倒!跌倒!跌倒!」麻雀歡欣的叫著。
「呼!呼!」小綠人邊跑邊念,「不能倒!不能倒!」
撲通!
「YA !」三十幾隻麻雀同聲歡呼,一起衝向靜謐的夜空,像剛加滿油的小飛機,繞著榕樹上下翻飛,邊飛邊叫,「跌倒了!跌倒了!小綠人跌倒了!」
「可惡……」小綠人拍拍膝蓋站起來, 正想開罵, 突然「啪!」一聲,頭頂上的紅綠燈轉換了,只剩下中間閃爍的黃燈。小綠人熄了燈,躺下來說:「下班,跟你們玩了。」
「唉!」小紅人無法下班,他無奈的將螢幕轉成閃光,開始值大夜班。
「Z、Z、Z……」小綠人的鼾聲迅速響起,單調的節奏聽在小紅人的耳裡,簡直如雷貫耳。
「睡得還真甜。」小紅人說,「全臺灣再也沒有比我更勤快的人了!」
小紅人直挺挺的站著,紅色的身影在漆黑的夜裡閃爍,他的眼皮也跟著一眨一眨的……終於,默默的閉上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