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時光與你同歡(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元
定  價:NT$216元
優惠價: 73158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和那個人重逢又重逢
一萬次以身犯險
誓護她一生周全
 
臨淵魚兒 “時光”系列
壁畫修復師 X文物警察
赤誠愛你的篇章
 
“如果當時你知道我要走,你會來嗎?”

霍寒和溫千樹有過一場短暫的情緣,但因雙方親人從中作梗,彼此間產生誤會。分離七年,在一座深山古寺重逢,此時溫千樹已是壁畫修復師,而霍寒則是成為了一名文物保護警察,跟踪文物販子來到溫千樹所在的寺廟,兩人相見卻因心存芥蒂而裝作互不認識,在慢慢接觸中,溫千樹事先知道當年只是一場誤會,面對對她存著 “露水姻緣”此類刻板印象的霍寒,她主動出擊,攻氣十足,把他逼得沒有退路……
臨淵魚兒
超人氣作家,作品連載期間每一部均上金榜,且多次拿下金榜第一的好成績。
和那個人重逢又重逢一萬次以身犯險誓護她一生周全臨淵魚兒“時光”系列壁畫修復師X文物警察 赤誠愛你的篇章“如果當時你知道我要走,你會來嗎?”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第二章 那人燈火闌珊處
第三章 忽如一夜春風來
第四章 千樹萬樹梨花開
第五章 一寸相思一寸灰
第六章 春風不度玉門關
第七章 昨夜星辰昨夜風
第八章 人間有味是清歡
第九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番外  幸福的猴子一家
後記
第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見 
 
  青鳴寺。
  天剛濛濛亮,西南角的鐘聲撞破熹微晨光,清晰而來。
  木案上一盞長明燈,燭火微微搖曳。
  溫千樹盤膝坐著,抄寫一夜的經書垂落在地,疊了幾個褶,她的手壓著紙輕輕一推,地上如同泛起一片明黃色的波浪。
  她對面坐著位老僧人,手裡捻著一串檀木佛珠,正喃喃道: “……伽彌膩,伽伽那,枳多迦唎娑婆訶。”
  念罷最後一遍往生咒,他睜開眼: “ 逝者已矣,還請節哀。 ”
  溫千樹放下筆,雙手合十,虔誠地道謝: “ 多謝大師。 ”
  老僧人朝她微一點頭,起身下榻,準備去主持早課。
  木門剛開一條細縫,身後又傳來聲音 ——
  “ 大師,我有個問題想請教。 ” 停了三秒左右, “ 人死了以後,會去哪裡? ”
  老僧人微躬身,眉間斂著一片平和安然: “ 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
  溫千樹聽後沉默。
  老僧人走出禪房,關門而去。
  沒想到才走幾步,手中佛珠線斷,諸珠盡落,如珠玉砸冰盤,清脆作響,他輕嘆一聲: “ 阿彌陀佛。 ”
  屋內。
  溫千樹仍安靜地盤膝而坐,滿滿一頁紙上寫著的全是那句: “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
  不覺已近正午。
  手機嗡嗡震動。
  溫千樹揉揉發紅的眼,好一會兒才看清屏幕上跳動的兩個字,手指也像麻木了般,滑了三四次才接通。
  那邊卻沒有人說話。
  她也沒出聲。
  直到那人柔聲喚她 ——“繁繁”,溫千樹堆砌起的心防一下潰堤。
  屋內信號並不好,她拉開門出去。
  陽光熱烈,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她下意識地抬手去遮眼,掌心緩緩暈開一片濕潤。
  “ 媽媽, ” 她說, “ 我沒有爸爸了。 ”
  沒有等到回答。
  手機的最後一點電量在她沙啞的聲音裡耗盡。
  溫千樹蹲下身,單手抱膝。腳尖前石板上的青苔已被洗濯得碧綠。
  好幾位僧人依次目不斜視地經過。
  她收拾好情緒,這才站起來,沿著青石階往下走。
  一路鳥聲悅耳。
  院外設有女寮房,專供女性香客居住,溫千樹因為工作,已經在這裡住了三月有餘。
  剛跨進門檻,便聽得一道清脆的女聲: “ 憑什麼她一個人住單間,而我就要和別人擠? ”
  “ 高明,你給我放手!聽到沒有! ”
  溫千樹倚在門邊。
  又有陌生男人的聲音出現,應該就是那個高明在說話,聽著有些低聲下氣: “ 琪琪,你別這樣好不好,教授不是說了,我們這段時間都是跟著她學習 ……”
  他不提這事還好,這會兒趙琪琪的火氣一下子上湧,聲音也提高了好幾個度: “ 我倒是要看看她有什麼資格帶我。 ”
  她一個國內 985 名校考古系的大二學生,專業排名常年位居第一,在核心期刊上也發表過文章,當之無愧是系裡最拿得出手的名片。從大城市一路顛簸來到這荒僻深山且不說,剛到,她就听說實習老師臨時換了人,而且換的還是一個年輕女人 ……
  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嗎?
  哐當一聲,應該是椅子被踢翻了。
  清修之地,向來清淨,哪裡有過這樣的聒噪?
  溫千樹聽不下去,推門而入。
  屋內三人齊齊循聲看了過去。
  高明驚得連嘴巴都合不上,目光難掩驚艷。
  溫千樹站在門邊,一襲嫩綠長裙,烏黑長發及腰,襯得膚色極白,尤其是那一雙明眸,彷彿被空山新雨浸染過,盈盈動人。
  “ 你是 ……”
  趙琪琪見男友如此失態,咬牙跺腳,在他腰間用力一擰,高明疼得回過神來,訕訕地摸了摸鼻子。
  “ 溫千樹。 ”
  三人聽後面面相覷。
  另一個男生林山先反應過來: “ 溫老師。 ”
  趙琪琪眼底的火更盛了。
  她本來就是美女,眼高於頂,看同性的目光更是挑剔,但不得不承認,自己向來引以為傲的資本,從這個女人一出現,便有搖搖欲墜的趨勢。
  有些美是天生的,無須脂粉去修飾,一顰一笑間都是掩不住的風華。
  儘管那張臉乾淨得連一絲表情都沒有,可這女人依然是美的。
  最重要的是,她還是自己先前嗤之以鼻的那個實習老師。
  趙琪琪嚥下一口酸水。
  高明清了清嗓子,也跟著叫了一聲 “ 溫老師 ”。
  趙琪琪冷哼,偏頭去看窗外。
  “ 如果對實習安排有什麼異議的話,可自行決定去留,我不做任何阻攔。 ” 溫千樹看著他們, “ 不過,有句話說在前頭,出了這門,後果自負。 ”
  趙琪琪氣得渾身發抖。
  她不就是掐準了 ……
  這地方離鎮上還有好一段距離,大多是山路,連車都打不到,路上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何況他們是來實習的,要是中途回去,學校那邊也不好交代 ……
  “ 沒有、沒有。 ” 林山頗識眼色地打著圓場, “ 我們都很滿意。 ”
  高明附和: “ 是啊、是啊。 ”
  溫千樹語氣清淡: “ 是嗎? ”
  高明眼巴巴地看向女友: “ 琪琪,你說是不是? ”
  趙琪琪不情不願地 “ 嗯 ” 了一聲。
  這場小風波就算告一段落了。
  溫千樹回到自己的房間,剛煮好一盞茶的工夫,一陣風風火火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停在她的門前。
  來的是個中年婦女,大家都叫她老張嬸,身材又高又壯,走路生風,尤其是那副大嗓門,不誇張地說,她在山下一吆喝,山上都能聽得到。
  她住在鎮上,家裡開著一家雜貨店,每週固定進山一次,送來水果、蔬菜和其他生活用品。
  溫千樹要的東西多,錢又給得大方,所以格外招這婦人喜歡,你來我往,便也算熟了。
  “ 姑娘。 ” 老張嬸未敲門就走進來,徑自找了椅子坐下,毫不客氣地倒了杯茶,仰頭灌下 —— 被燙得滿臉緊皺,直吐舌頭,模樣甚是滑稽。
  溫千樹卻沒什麼心情笑。
  老張嬸見她神色懨懨,尋思著,莫不是病了?
  “ 你們幹這一行的,哪個不是一身病? ” 她見怪不怪,又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 “ 你跟我說說,一個月工資有沒有這個數? ”
  她比了五個手指頭。
  溫千樹沒心情應付她,胡亂地搖搖頭。
  老張嬸唏噓一聲: “ 我前幾天剛看了條新聞,說是西江市首富將全部遺產都留給了前妻的女兒,他現任老婆一分錢都沒得到啊 ……那女孩真是好命,聽說有好幾百億呢。” 她捂著咚咚作響的心口, “ 這麼多錢,就算好吃懶做,十輩子都花不完啊! ”
  溫千樹撫在杯口的手指被燙了一下。
  “ 那女孩好像是叫 ……叫什麼來著?” 老張嬸想了好一會兒,急得直撓頭,猛地一拍掌,豁然開朗, “ 叫千樹!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