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殺鴨記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崔曼莉筆下的人物呈現現代人的生存困境。〈殺鴨記〉中的我被一群鴨子干擾了寧靜,面對生活中的困境,最後將鴨子活埋。〈卡卡的信仰〉十二歲的卡卡陷在對異國男孩信仰的情感困境中,而信仰也陷在對女老師曾蝶的情感中,他們該如何脫身?〈房間〉癱瘓在床上的少女,無法脫困的身體,該如何使心靈脫困?……

崔曼莉

崔曼莉,女,生於南京,畢業於南京大學中文系,現居北京。四歲開始學習書法,2012年前往德國參加世界書法與現代書寫大展,作品獲收藏。2002年發表處女作〈卡卡的信仰〉,出版過小說《最愛》,《沉浮》第一、二部,《琉璃時代》,《卡卡的信仰》……。曾獲金陵文學獎、北京文學獎……。《浮沉》改編同名電視劇獲第29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目前長篇小說《書巫》創作中。

殺鴨記
卡卡的信仰
山中日記
房間
兩千五百公里以外
他鄉遇故知
關愛之石
麥當勞裡的中國女孩
求職遊戲
做白
儺祝
仿殼記
羽仙記
熊貓

後記
附錄 崔曼莉主要創作年表

(殺鴨記〉

我的大門外,有一個小池塘。小池塘位於村子最邊緣的角落。每天中午我醒來,推開窗,坐在床上或桌邊,透過破敗的院牆,看著小池塘的景色,我便心情愉快。田園風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帶來的寧靜。我從中午看到下午,再從下午看到晚上,天漸漸黑了,一切又要從頭開始。
現在,我的寧靜已被打破一個月零三天。一群不請自來的鴨子,進入了我的池塘。開始我以為是鵝,後來鄰居告訴我這是鴨子,但又不告訴我這是誰家的鴨子。這隊像白鵝一樣的鴨子,從清晨到日暮,都在我的池塘裡嬉戲、覓食。牠們在水裡撲騰,站在岸邊用長扁嘴梳理羽毛。牠們白白肥肥大小不一,點綴著池塘裡的景色。
我再一次穿過池塘,朝鄰居家走去。我住的房子就是這家人賣給我的,三間瓦房,連門外約定俗成的池塘和樹,加起來一萬塊。當初賣房子的時候鄰居說,你一個人,一間燒飯、一間作堂屋、一間睡覺,多好!你也可以把地上鋪鋪,牆上貼貼什麼的,你們城裡人會弄。但是我什麼也沒有弄,只把房間的安排做了點變動,一間廚房、一間臥室、一間書房。在我搬到這兒的四年中,只有我母親來過一次,那還是剛搬來的時候,從此以後我再也不讓她來了。我也沒有接待過一個朋友。當初是我沒打一聲招呼從人群中自動消失的,後來,我想,他們大概慢慢地忘記了我。
在這裡我與眾不同,異類的好處就是寧靜。鄰居們很少打擾我,有了事情我就去找他們。我穿著樸素、談吐文明,也許是因為我長年閉門不出,他們總覺得我有些可怕。我走進鄰居的小院,男主人坐在一塊空地上,看見我,他站起來,姿勢有些不自然,他問我吃了沒有,我回答吃了,他又問過得怎樣?我說不錯,然後他就不說話了,抽著菸,等我開口。我問那到底誰家的鴨子,他遲疑了一下,眼睛看著別處,說不知道是誰家的,鴨子就會到處亂跑。我說是嗎,在說這話的時候我微微笑著,我說:「我不想牠們在我的池塘裡,你看看是誰家的鴨子,請他把鴨子領走。」他看著我,又遲疑了一下,就答了一聲好。我也就表達了我的謝意,告辭出來。
但這群鴨子還是每天都來。又過了半個月。我勸說自己要原諒牠們和牠們的主人――牠們畢竟是可愛的鴨子。每天清晨,池塘邊的樹、草和野花在晨光中清晰起來,鴨子們排好了隊伍,搖搖擺擺地走過來。牠們晃動著肥大的屁股,左扭右扭,看上去既滑稽又可愛。牠們中有一隻大白鴨,是領隊,小鴨子們也總能得到某種關照,從人性的角度說,牠們活得挺高級。這恰恰引發了我的生理情緒,還有什麼比生命更討厭呢?譬如人。當我坐著,窗前只有靜止的池塘,樹和一些花草,它們互不相關、漠不相連,當然通過生物書我們知道植物之間也相互依存,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眼睛是不會提醒這些的。終於有一天,我實在難以忍受,我迫使我自己站起來,走到院中,把堆在牆邊的舊籬笆舉起來,擋住了鴨子們的必經之路。
我太笨了。第二天,鴨子們繞過了籬笆,跳進了池塘。
我問自己:是和一群鴨子和平共處,適應新生活,還是痛快解決?
我第三次來到鄰居家,這下連女主人也出門迎接我了。這是四年中我去他們家頻率最高的兩個月,我的來意和我的說明一樣簡單,我說,請你們通知鴨子的主人,把牠們領走。
其實還有一些話,我只是沒有說,對於說話,我也習慣如此,我希望人們能自覺,如果人們不自覺,有些話說了也沒有用,如果他們自覺,有些話就可以不必說了。我的鄰居顯然沒有體會到我下一句話。我也沒有再去找他,我寫信給母親,問她如何殺死一隻鴨子。
母親回信了,她是個佛教徒,也吃些肉,但基本上不殺生。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說快入秋了,吃點鴨肉好的,要自己照顧好自己,最後,她說,鴨子還是讓賣的人殺吧。
我又寫信,說我的鴨子不是集市上買的,是鄰居送的,所以要知道怎麼殺。
她回信說,讓你的鄰居幫你殺一下吧,殺鴨子很麻煩,你得有刀,要抓住牠,找到血管和氣管,殺死了以後還要拔無數的鴨毛,她說真的很麻煩,你不如把鴨子還給鄰居吧。
我不喜歡見到疼痛,不管是人的還是動物的。現在,我要殺鴨子,要殺得輕鬆自如,看不到疼痛。
槍斃肯定不現實,我沒有槍;投毒容易汙染環境;活活餓死是根本不可能的,牠們都自食其力……活埋倒是一個好辦法,首先挖坑容易實現,只要想辦法把牠們趕進去,再把土填滿……至於牠們的掙扎,我是看不見的。在想像中,剩下一個環節需要解決,就是怎麼抓住一隻鴨子?

(未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