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奮鬥者:候滄海商路筆記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520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熱血奮斗第二彈:公務員下海記!

一部民企教父的商路傳奇奮斗史,也是每一個人的命運打拼史。

從公務員到商人兩個身份的變化,從鄉鎮到全國5個層層遞進階段的摸爬滾打,從餐飲業到房地產9個不同行業的磨礪,以及1次史玉柱式的破產重來,構成了一個首富從草根人物到民企教父的奮斗之路。

上世紀90年代末,正逢經濟轉型、國企改制的風云變幻時代,出身于國營企業工人家庭的侯滄海大學畢業后考入基層政府部門,卻與女友兩地分居。為了與女友團聚,侯滄海抓住一切機會脫穎而出,女友工作調動卻陰差陽錯屢次落空。直接領導被調離,冤家對頭不斷打壓,家庭的突變,促使侯滄海痛定思痛,辭職下海,走上創業之路,20年后的山南省首富侯滄海的商路傳奇奮斗就此拉開帷幕……

翻開本書,跟隨侯滄海的成長,在中國跌宕起伏的時代變遷20年中,見識一個民企教父的熱血發家史。

小橋老樹

暢銷書作家。

原名張兵,重慶市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第32屆高·級研討班學員。

2010年至2013年,連續4年登上中國作家富豪榜。2010年和2011年,《侯衛東官場筆記》兩次入選《廣州日報》評選的中國圖書勢力榜。2012年,《侯衛東官場筆記》獲浙江省作協、中國《文藝報》等單位聯合評選的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銅獎。

主要網絡作品:《黃沙百戰穿金甲》《官路風流》《靜州往事》《侯滄海商路筆記》

主要簡體出版作品:《侯衛東官場筆記》《巴國侯氏》《侯海洋基層風云》《巴州往事》《奮斗者:侯滄海商路筆記》

第一章英雄救美

第二章先賺錢再談條件

第三章大廚到來

第四章廚房也是江湖

第五章制衡之術

第六章健康證風波

第七章見義勇為成被告

第八章飛來橫禍

第九章縣官不如現管

第十章心理暗戰

第十一章什么時候收回成本?

第十二章甩掉大包袱

第十三章不合時宜的懷孕

第十四章早餐導火索

第十五章樹立老板權威

第十六章解雇刺頭

第十七章有錢就要買房

第十八章上門求婚

第十九章誰在搞破壞

第二十章食品安全事故

第二十一章輸家變贏家

第二十二章母親得了尿毒癥

第二十三章忍痛割愛伙食團

第二十四章女友不告而別

第二十五章黑河醫鬧

第二十六章從此不再是國家干部

第二十七章下一站省城

第二十八章醫藥代表

第二十九章冒充記者做外調

第三十章第一次陌生拜訪

第三十一章馬不吃夜草不肥

第三十二章填報預算也是技術活

第三十三章開發新客戶

第三十四章組建新部門

第三十五章拿下私立醫院

第三十六章驚險打假

第三十七章寧當雞頭,不當鳳尾

第三十八章結交關鍵人物

第三十九章母女巧相認

第四十章投資合資公司

第一章英雄救美

2001年8月,山南省,江州市。

下午三點,正在年休的江陽區委政法委干部侯滄海在區房管所拿到房產證。他準備先將房產證放回黑河鎮政府宿舍,再到女友熊小梅承包的電科院一食堂。

公交車啟動后,侯滄海很快發現兩個小偷。

小偷東張西望,挑選下手目標。

一個年輕女子背著鼓鼓的包,戴耳機聽著音樂,沉浸在音樂世界里,沒有發現站在身旁的小偷。

小偷將手伸進女孩子背包。背包塞得滿滿的,有各種女孩子物品。小偷根本不在意滿車人的眼光,慢條斯理清理背包,拿到錢包后,順手遞給同伙。

侯滄海胸中涌出一股怒火,決定出手教訓小偷。他小時候長期混跡于魚龍混雜的世安廠青工隊伍里,學到很多社會知識,了解江州小偷的行為模式。他沒有馬上站出來,而是細心尋找小偷其他同伙。

全車乘客的懦弱鼓勵了小偷。小偷見女孩使用的隨身聽高級,貪心大起,竟然伸手抓扯隨身聽。女孩這才注意到異狀,雙手緊緊抱著隨身聽,道:“干什么?”

小偷道:“放開。”

隨身聽是女孩最愛,她不愿意放手,拼命爭奪,大聲道:“有人搶東西,搶劫啊!”

另一個小偷從后面踹了女孩一腳,罵道:“賤貨,放手。”

女孩聲帶哭腔,道:“不要搶我的隨身聽,不要搶我的隨身聽。”

小偷揚手給女孩一個重重耳光,發出“啪”的一聲響。清脆的耳光聲在車內回蕩,如扇在侯滄海臉上一般。他顧不得尋找有可能潛伏的小偷,站起身,走向女孩,大聲呵斥道:“放手,太過分了。”

小偷惡狠狠地道:“滾開,馬上消失。”

侯滄海吼道:“男人全都站出來。”

小偷被侯滄海的大吼聲嚇了一跳,左瞧右看,發現沒有人站出來。他膽子更大了,舉起匕首,道:“管老子閑事,今天讓你出血。”

侯滄海見小偷拿出兇器,喊道:“司機,我是政法委干部,你馬上朝派出所開。”又對其他乘客道,“馬上打110。”

另一個小偷顧不得搶奪隨身聽,抽出匕首,朝侯滄海逼過來。

車內狹窄,沒有回旋余地,這是車內見義勇為容易發生流血事件的主要原因。侯滄海緊盯匕首,退后兩步,與小偷拉開距離。車內過道也限制了小偷,兩個人只能一前一后朝管閑事的人逼過去。

匕首閃著寒光,刺向侯滄海。

侯滄海身體后傾,右腿兇狠地朝小偷下身踢去。這是極不入流的打架招數,學名叫撩陰腿。如果被高手使用,會被人嘲笑。性命相搏時,什么好使就用什么。

撩陰腿正中對方要害。小偷慘叫一聲,捂著下身滾在地上。

侯滄海手臂一陣疼痛,熱乎乎的液體將衣服粘住。第三個小偷終于站了出來。他恰好坐在侯滄海身邊,刺傷了這敢于出手的家伙。

一只羊領導一群獅子,獅群變成了羊群。一只獅子帶領一群羊,羊群變成獅群。雖然這是比喻,卻很有道理。侯滄海站出來以后,終于有觀望的男人也站了出來。持刀行兇的小偷被一個堅硬的行李箱敲在頭上,暈頭轉向地后退了兩三步。他看到車上男人齊聲發出怒吼,恐懼感油然而生,但表面上卻更加兇狠,不停揮舞匕首。

負傷見血,激發了侯滄海潛藏的兇性。他順手抓起身邊人遞過來的不銹鋼水杯,朝小偷砸去。

小偷被人猛推一把,踉蹌朝前,被不銹鋼水杯狠狠地敲在頭頂。昏頭昏腦的小偷又被人從后面踢了一腳,往前沖了幾步,胡亂揮動的匕首在侯滄海額頭上劃出一條淺淺的口子。

司機如配合小偷行事一般,打開了車門。最先露面的兩個小偷跳下車,奪路而逃,將行兇小偷拋在車上。

男人們興奮地圍毆倒地小偷。

被打小偷抱頭逃竄,剛跳下車,被追上來的人一個飛腿踹倒在地。

侯滄海沒有毆打被困小偷,他跳下車,彎腰撿起一塊象棋棋子大小的石頭,掄圓了朝小偷打去。石頭從小偷頭頂飛過,這個小偷慌不擇路,摔倒在路溝里。三四個男乘客怒吼著追了過去,猛踢摔進路溝的小偷。小偷的囂張氣焰早就丟到爪哇國,苦苦求饒。

在公共汽車旁邊倒地的小偷抱著頭,目光透過眾多大腿,恰好看見侯滄海扔石頭。

還有一個小偷鉆進竹林,不見蹤影。

黑河派出所的警察來到現場時,被圍打的兩個小偷身上布滿憤怒群眾的腳印,口、鼻流血,慘不忍睹。

侯滄海捂著流血的額頭,與艾明所長打招呼。

“侯主任,傷得重不重?我讓車送你到衛生院治療,等會你還是要到派出所幫忙做個筆錄。誰被偷了東西,也來派出所做筆錄。”艾明所長以前便與侯滄海熟識。如今侯滄海由黑河鎮政府調到江陽區委政法委工作,是上級機關工作人員,因此艾明對他更加客氣。

被偷東西的年輕女子道:“我被偷了東西。我在衛生院工作,先陪侯主任到醫院,然后我們一起到派出所。”

艾明疑惑地道:“你是衛生院的,怎么沒見過你?”

女子道:“我叫吳小璐,剛到衛生院,才上兩天班。”

艾明道:“新來的護士?”

吳小璐道:“我是醫生。”

艾明打量新分來的醫生,道:“你的名字和影星的名字一樣啊!你是當事人,給侯主任治療以后就到派出所,不能逃跑喲。沒有當事人無法處置這兩個小偷。”

“艾所長,他們不僅僅是偷東西,還明目張膽搶劫,全車乘客可以做證。”扒竊和搶劫性質不同,如果被定性為搶劫,必然會被判刑,這是侯滄海為免除小偷報復而極力想向警方說明的原因。

艾明皺眉道:“有搶劫行為?”

“他們先偷我的包,然后打我,搶我的隨身聽。”吳小璐舉起手中隨身聽,道,“這是進口隨身聽,很貴的。”

“等會兒你在做筆錄的時候要說清楚具體情況。”艾明很會辦事,讓警車送受傷的侯滄海去醫院。他和另一位民警將兩個小偷銬在客車上,與所有乘客一起坐客車回到黑河鎮。

兩個小偷被打得烏眉皂眼,坐在客車走道上,比喪家之犬還要凄慘。

衛生院,吳小璐換上白大褂,轉眼間就由被小偷欺負的女孩變成了白衣天使,身上自然而然帶出職業權威。

侯滄海身上傷口有兩處。手臂傷口不深,有六七厘米長,流血不止。額頭傷口淺,正在額頭中間,如包公額頭上的彎月亮。

吳小璐治療之時,侯滄海得以近距離打量這位新醫生。吳小璐皮膚白得透明,眉毛細長,很是嫵媚。讓侯滄海生出些“聊齋”之感,眼前的這個皮膚白得透明的女孩就如從野樹叢中出來的狐貍。

“謝謝侯主任。”

“我早就看到他們在偷東西,只是覺得他們還有同伙,所以沒有馬上站出來。后來他們打人,搶東西,我實在憋不住,這才站出來。”

“你真勇敢。”

“是男人都會這樣。”

“不,很多男人不會這樣。”

治療結束,吳小璐拿起外套走到侯滄海身后,溫柔地幫助他穿襯衣。吳小璐蹲在侯滄海身邊系扣子時,侯滄海低頭看到了溫潤如玉的手指,嗅到如蘭花般的女子香氣,心中一蕩。他提醒自己:“侯滄海,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路邊野花再香也不能聞,想都不能想。”

處理完傷口,侯滄海和吳小璐到派出所做筆錄。

正在家里休息的陳漢杰聞訊來到派出所。陳漢杰曾經在派出所當過協警,又曾在黑河鎮政府當過司機,與派出所干警熟悉。他與所長艾明打過招呼,進入里屋。

兩個小偷被手銬銬在窗戶鐵欄桿上,垂頭喪氣,一點都沒有在客車上的囂張氣焰。

“狗日的,敢打我哥兒們。”陳漢杰掄起巴掌,左右開弓,狠狠抽了兩個小偷幾個耳光,又踢了幾腳,這才心滿意足地等著侯滄海。

事不復雜,筆錄很快做完。

做筆錄時,侯滄海留了個心眼,為了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沒有說自己跳下車以后扔了石頭這個細節。

脫掉白大褂的吳小璐站在派出所門口又變成了可憐兮兮的女孩子,道:“謝謝侯主任,晚上您有空沒有,我請您吃飯。”

侯滄海道:“你別客氣,大家都在黑河,應該互相幫助。”

“你以后看病就來找我,我的技術不錯。”說完這話,吳小璐又覺得不妥當,道,“你最好不要找我看病,找我看病就意味著你生病了。”

陳漢杰笑道:“吃五谷生百病,偉人一樣得毛病,以后我家里有人生病就來找你。”

吳小璐溫柔地道:“明后天,過來換藥,我來給你換。”

從話語間,吳小璐透露出對自己醫術的自信,以及對鎮里醫生水平隱約的輕視。侯滄海好奇地問:“你是江州醫專畢業的?”

吳小璐略為自傲地道:“我是山南醫大臨床醫學專業畢業。”

侯滄海驚訝地道:“那你怎么會到黑河衛生院?”

吳小璐道:“我原本在江州一院實習,實習期間接連被投訴兩次,按照江州一院規矩,實習期間被投訴一次就不能進入江州一院,更何況我被投訴兩次。實習結束后,江陽區醫院當年進人名額也滿了,所以我就來到這里暫時落腳。我是山南醫大這一屆所有實習生里面最悲催的一個。”

侯滄海的好奇心被嚴重勾了起來,道:“什么事情被投訴?”

在實習期間被投訴讓吳小璐郁悶了許久,她自嘲地笑道:“第一次被投訴的原因說起來你們肯定不相信,但是我保證沒有虛構,百分之一百真實。那是我第一次被病人投訴,一輩子都忘不了。早上八點,我跟著主任醫師巡視病房,主任醫師走了以后,我又到一個做過手術的中年婦女病床前詢問她術后恢復情況,離開時我對她笑了笑。我想,當實習醫生對病人和氣一點,多一點笑容,沒有錯吧?結果那個中年婦女投訴了我,投訴的理由是‘醫生沒來由地笑著看了我一眼,肯定是隱瞞了什么事’,這就是我第一次被患者投訴,你說我冤不冤?六月飛雪。”

侯滄海張大嘴合不攏,道:“這個理由太扯淡。醫院也接受?”

“江州一院實習醫生很多,留下來的很少,不能留下來總得有點理由吧,投訴就是理由。”吳小璐又道,“后來我發現,醫生越是板著臉,病人越是覺得醫生技術好。有些病人眼里,有笑臉的醫生都不是好醫生。”

陳漢杰產生了強烈共鳴,道:“有些人真是賤,以前楊書記在黑河時,對大家都是笑臉相迎,客氣得很,許慶華這些屁眼蟲還豬不是狗不是。現在新領導來了,臉上不帶笑,見面不打招呼,大家覺得新領導有派頭。”

侯滄海不愿意在背后議論領導,道:“我先回去了,明天來換藥,再聽吳醫生講另一次被投訴的故事。”

回到家里,侯滄海發現手機丟了。電科院一食堂剛剛開業,沒有手機十分不便,從生意角度來說,手機是必需品。可是手機挺貴,一食堂剛剛開張,他手頭實在不寬裕。侯滄海決定買一部不花錢且單向收費的小靈通。

五點二十分,侯滄海前往電科院一食堂。

熊小梅正在廚房看著員工們準備晚餐,抬頭看見侯滄海額頭包著一大塊紗布進來了,不由得嚇了一跳。

侯滄海口氣輕松地道:“見義勇為一次,受了點傷。”

“在哪里見義勇為?”得知男友是在車上被小偷刺傷,熊小梅生氣地道,“全車這么多人,就你一人充英雄。傷到額頭,多危險,你如果出事了,我怎么辦。”

“沒事,額頭被輕輕劃了一下。何況,我是政法委干部,這時候不站出來,有違職業道德。”

“如果偏一點,就傷到眼睛了。”

“沒事,我不是第一次打架。”

學生陸續出現在一食堂。侯滄海額頭上有紗布,不想在公共場所露面,躲進小廳。

晚上八點半,侯滄海和熊小梅剛剛回家,住在樓下的政法委副書記楊定和找了上來,道:“聽艾明說,你在公共汽車上與三個小偷搏斗,手臂和額頭都受了傷,嚴不嚴重?”

侯滄海笑道:“受了點小傷,不太嚴重,只是看起來嚇人。”

楊定和道:“明天你到辦公室來一趟,蔣書記要見你。他已經知道你在公共汽車上勇斗歹徒的事情了,要和你談話。”

第二天早上,侯滄海在凌晨四點半起床,到批發市場買菜、收饅頭包子,忙至早餐結束,才前往區委。

侯滄海額頭包有紗布,如一只帶“王”字的老虎,走到區委大樓十分顯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