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 如懿傳:一個愛恨分明的大清皇后

  • 系列名:古學.今用
  • ISBN13:9789863922452
  • 出版社:海鴿文化
  • 作者:喬小主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3cm*17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8/08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宮廷大戲《如懿傳》歷史原型,完整呈現如懿的一生!
如懿,一個真實的歷史人物,一個愛恨分明的大清皇后!
知名作家喬小主最新力作,最華麗也是最殘酷的後宮爭鬥!

如懿,一個四品佐領的女兒,十五歲入宮,成為寶親王弘曆的側福晉,後來因為殷勤侍奉皇太后而成為皇后。可惜的是,她一直無法得到乾隆皇帝的寵愛,皇帝的心裡只有一個已經崩逝的皇后,這是她最大的悲哀,也是最後悲劇的源頭。最終,她因為惹怒乾隆皇帝而被打入冷宮,成為清朝唯一沒有諡號的皇后!
直到垂垂暮年,乾隆皇帝才敢於面對幾十年前的錯誤,對她予以肯定。然而於她而言,孰是孰非,已經不再重要。她來過這個煙火人間,留下一抹倔強的香痕,便飄然而去。許多故事,被時光寫成或神秘或動人的傳說……
在後宮,恩寵永遠比真心來得可靠!
對她而言,最貴重的,是皇帝永遠不會放開的那雙手!
喬小主,資深撰稿人,一個遊走於現代生活中帶著桃花源氣質的女人,喜歡古典文學,喜愛低調生活,專注於中國歷史文化的研究與寫作,代表作品:《羋月傳》。
序言
第一章 溯流年:輝發那拉家族的萬丈榮光

秀女大選
親情是永生的牽掛
似海宮門,正悄然開啟
第二章 宮心計:皇位的誘惑如淬毒之刃

兄弟之爭
寶親王府的冷與暖
低到塵埃裡的愛
第三章 孤枕淚:繁花錦簇的落寞

雍正皇帝的遺詔
前朝與後宮的爭鬥永無休止
他的錦繡河山與她的荒蕪歲月
第四章 緣聚散:孝賢皇后最後的誓願

皇太后的疼愛
生死訣別
乾隆皇帝永生的傷心地
第五章 覽山河:願做一隻涅槃的鳳凰

愛之愈深,思之愈徹
后位的誘惑
冊后大典
第六章 衣鬢香:永生難忘的巔峰歲月

母憑子貴
永遠的盛京
邊疆的戰火
第七章 恨情傷:蒹葭蒼蒼,難抵命裡寒霜

姐弟生離之痛
木蘭秋獮,只是徒增悲傷
江南淚
第八章 愛未央:江山萬里,難尋一抹殘香

皇后斷髮
收得回的冊寶,收不回的愛恨
永遠的心結
後記
溯流年:輝發那拉家族的萬丈榮光
秀女大選
往事如落花在空中飛舞迴旋,輕輕落於地面,揚起薄薄的塵埃。青春如同花開,只有一次,如若不能盛放,便只能在夢裡重溫青春的嫋嫋餘香。
重溫一段被歷史的煙塵掩埋的故事,如同拾起一朵覆蓋塵埃的落花,輕輕拂去表面的塵土,依稀還能見到落花曾經美好的模樣。
那一年,她十五歲,正是如花般的年紀,她邁著輕盈的步伐,帶著忐忑的心境,走進紫禁城的金頂朱牆之內,開啟一段覆蓋著錦繡的哀怨人生。
這個步履輕盈的女子,有美麗的容顏,更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如懿」,象徵著美好,也象徵著女子的德行。再加上「輝發那拉」這個在清代象徵著榮耀的姓氏,任何男人都應該將她當作瑰寶一般捧在手中呵護。
只不過,萬千男人當中,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皇帝,沒有人可以獲得皇帝的專寵。因此,在走入宮門的那一刻,就註定她的光華只能在短暫的絢爛之後悄悄地消失。
這一年,是雍正十一年(1733年),輝發那拉‧如懿的人生,從這一年開始,將和一個人的名字永遠聯繫在一起,那個人叫愛新覺羅‧弘曆,也就是後來的乾隆皇帝。
一切源於那一年的秀女大選,這是大清國三年一度的盛事,按照清朝政府的規定,凡是八旗人家十三~十七歲的女子,在參加秀女大選之前不可以婚配,否則一家人都會受到懲罰。
有些人家為了讓女兒選中秀女,自幼就對女兒百般栽培,認為一旦成為皇家的女子,就會擁有錦衣玉食的生活,連帶著娘家也會飛黃騰達。然而,只要看過《紅樓夢》的人都知道,皇宮不過是一座用金子打造的牢籠,像賈元春一樣步入宮門,從此高處不勝寒的女子,哪裡能享受到人間炊煙嫋嫋的歡樂。
身為八旗人家的女子,輝發那拉‧如懿從一生下來,就無法擺脫秀女大選的命運。從順治皇帝開始,大清國就定下選秀女的規矩:八旗秀女每隔三年選拔一次,被選中者就會成為皇族的妃嬪;包衣三旗的秀女每年都會進行一次選拔,被選中者並不似八旗秀女那樣好運,只能成為皇宮中的宮女,服侍皇室成員的日常起居。
大清國是滿人統治的天下,滿旗女子自然成為八旗之首,再往下,依次是蒙旗女子,以及其家族建立一定功勳的漢旗女子。如果滿旗女子的父兄輩有官階很高的人,這個女子在選秀時則會得到特殊優待。
女子的容貌,並不是被選中秀女的主要條件。在清朝,尤其是皇室,更看重的是女子的品行和門第。每一個被選中的秀女,必定同時具備這兩個條件,也許這是對那個年代女子最大的肯定。
選中秀女的八旗女子,不是在日後成為皇后或者妃嬪,就是賜婚給皇親貴戚。父兄輩的官職越高,秀女在日後被加封的品級就會越高,如此一來,女子的容貌反而會被忽略。
注重女子德行的大清皇室,會刻意避免以貌取人。後宮中的女人,尤其是皇后,最重要的是能夠母儀天下,不失皇家的身分。她們在平日裡,更要安分守己,不爭不搶,默默地等待並接受一切命運的安排。
如懿雖然是滿旗女子,出身卻不算十分高貴。她的父親輝發那拉‧納爾布是正四品官員,職位為佐領。在清代,這不算是什麼大官,只能算得上中等的官階而已。反而是如懿的伯父輝發那拉‧羅多身為右衛護軍參領,在京城中任職,有「京官」的身分,享受萬千羡慕的目光。
於是,與許多出身並不算高的秀女相比,伯父的身分為如懿增添被選中的籌碼,有多少人羡慕她有一個在京城中做官的伯父,能讓皇室對她高看一眼。
然而,如懿卻對是否能夠選中秀女並不在意。對於她來說,紫禁城是一個遙遠的存在,她從未奢望能夠走進去享受萬般榮寵而錦衣玉食。尤其是在三年前看到家族中的幾個姐姐紛紛在秀女大選中落選,之後便許配人家成親之後,她更是覺得憑藉自己的出身,根本不可能成為皇室中的一員。
也許,正因為抱著一顆平常心,反而得到上天的厚待,命運偏偏要從這一刻起,許給她一個富貴榮華的人生。
其實,柴米油鹽的平凡,有時候卻是最大的幸福,濃濃的人間煙火氣,能夠帶給人飽含暖意的溫馨。如果如懿能夠被許配給一個門當戶對的人家,正好她的夫婿是一個滿腹經綸而可以與她舉案齊眉的溫和之人,這樣相夫教子的平淡一生,也許反而是幸福的。
從小到大,如懿是在父親的萬般疼愛之下長大的,做官的父親知道後宮中的女子都過著怎樣的生活,錦繡綾羅也不過是金箔般的華麗外衣,只要輕輕一碰,便會支離破碎。因此,他也暗自希望女兒不要被選中,後宮嬪妃的鉤心鬥角他看得太多,如果女兒得寵,便會成為眾矢之的,如果不能得寵,則要淒涼地度過餘生。
無論如何,被選中秀女似乎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因此在如懿準備接受選秀的同時,父親已經暗暗地物色合適的夫婿。父親最瞭解女兒的心思,從小,如懿就對煙雨如畫的江南充滿嚮往。因此,為女兒選夫婿時,他特意將目光放在江南的少年才俊身上。
如懿知道,即便是想要被選中,「三關」也是不容易過的。這是皇室為選秀女定下的三道關卡,第一道便是將適齡女子統一記錄在冊,之後經由參領、佐領、驍騎校、領催、族長層層呈報都統,最後才會到達戶部,並由戶部上奏給皇帝。經過皇帝親自批閱之後,才能定下具體選秀女的日期。
之後,獲得參選資格的秀女還必須被專人親自送到紫禁城的神武門,依次排好,由戶部內監進行引閱。
只有被內監記名的秀女,才有機會進入第二道關卡。至於那些無法通過第一道關卡的女子,就算是落選,回家後就可以自行婚配。
通過內監的第二次選閱,參加選秀的女子才能進入第三道關卡。這一次是由皇帝、皇后、太后一同選閱,這是最重要也是最難過的一道關卡,被選中之後便會身分倍增,進入皇宮生活。
如懿參加大選的那一年,父親納爾布剛好是秀女大選的負責人。大選的日子定在明媚的春日,父親親自護送如懿來到京城。
這是如懿第一次進京城,她只從別人的口中聽說過京城的繁華,親眼見到之後不禁驚歎,原來繁華的景象比別人口中形容的更熱鬧幾分。她的一雙眼睛幾乎不夠用,隔著馬車上的簾子,偷偷地向外觀看。
那個年代的女子不能輕易拋頭露面,尤其是即將參加秀女大選的女子,更要保持神秘感。從簾子裡看到的京城不是十分清晰,卻足以讓如懿知道,這裡與家鄉的景象截然不同。此起彼伏的叫賣聲充斥著她的耳朵,江湖藝人的身邊圍繞著層層疊疊的觀眾,不住地為他們的才藝叫好鼓掌。
一路的顛簸讓如懿有些疲累,好不容易到了驛站,卻只有一天的歇息時間,又必須與其他參加選秀的姑娘會合,一同準備正式參選。
她們必須很早地來到紫禁城的北門神武門外,這個所謂的「早」,並不是清早,而是頭一天的入夜時分。坐在馬車上的如懿,只能看到外面一片漆黑。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突然出現一片光亮,這意味著紫禁城已經近在眼前,她按照規矩,跟隨同行的秀女們依次走下馬車。這一步,也成為如懿人生中的一個重要轉捩點。
關於自己的未來,如懿沒有任何預料,還沒有參加第一道關卡的選閱,她就已經有些思念自己的家鄉。
如懿的家鄉在輝發河畔,在滿語中,「輝發河」的含義就是藍青色的水。如懿從小就深深地眷戀著那裡的每一處景致,河岸上的陽光似乎總是比別處更加燦爛,青草叢中盛開的不知名小花也似乎永遠比別處更加鮮豔。有時候,如懿喜歡靜靜地坐在河畔邊,看著河水汩汩地向前流淌。河水流動的聲音,彷彿是在緩緩向她講述一個與自己家族有關的故事。
輝發那拉一族原本是扈倫四部之一,在很早以前,「那拉」不是他們的姓氏,他們的姓氏是「益克得里」,居住的地方也不在輝發河畔,而是在黑龍江岸一帶。
在扈倫四部之一的尼馬察部,有一個人名叫昂古里星古力,從黑龍江岸一帶遷居到渣魯。當時,同屬扈倫四部的兩個人居住在張城,一個名叫噶揚噶,一個名叫圖墨土,他們有相同的姓氏——「納喇」。
於是,昂古里星古力便自願加入他們的氏族。為了讓加入氏族的儀式更加隆重,他宰了七頭牛祭天,從此改姓納喇,也就此成為輝發那拉氏族的始祖。
昂古里星古力一共有兩個兒子,一個名叫留臣,另一個名叫備臣。備臣又有兩個兒子,一個叫納領噶,另一個叫耐寬。納領噶有一個兒子名叫拉哈都督,拉哈都督又有一個兒子名叫噶哈禪都督,噶哈禪都督的兒子叫齊訥根達爾漢,齊訥根達爾漢的兒子叫王機褚……
一個家族就這樣世世代代地綿延下來,到了王機褚這一代,這個家族的命運發生一些轉折。他戰勝鄰近的許多部落,成立一個更大的部落,率領著族人渡過輝發河,來到河濱的扈爾奇山,建築一座城,並在這裡定居下來,因為居住在輝發河畔,就將這個部族命名為「輝發」。
王機褚率領部族遷居輝發河畔時,正值明朝末年,當這個部落已經傳到第四代的時候,宗族分成兩支,分別為長支和次支。
長支的首領名叫莽色都朱乎,次支的首領名叫旺吉努。這是一對親兄弟,同為宗族分支的首領,日後卻有截然不同的命運。
莽色都朱乎這一支曾經興旺過,因為他的小女兒嫁給清太祖努爾哈赤,也就是繼妃袞代。她的容貌傾國傾城,原本應該得到努爾哈赤的無比疼愛。可惜,她實在不是一個聰明的女子,不懂得如何取悅自己的丈夫,更不懂得如何讓自己得到更多的疼愛,反而得罪皇帝,落得一個被處死的下場。
如懿第一次聽到袞代的遭遇時,難免一陣唏噓同情。那是一個男尊女卑的時代,女性在男性面前似乎永遠沒有尊嚴和地位。尤其是身為皇帝的女人,必須要拼盡全力地去爭去搶,還要爭搶得不露痕跡,才能讓自己的日子稍稍好過一些,卻終究無法擺脫孤寂的命運。
於是,對於皇宮,如懿更多了幾分不嚮往,她同情袞代,也理解袞代。她們的身上,都有象徵輝發那拉氏的倔強符號,不願在強權之下低頭,也不願卑躬屈膝地為自己祈求什麼。
如懿也知道,自從袞代被努爾哈赤賜死之後,輝發那拉氏族中莽色都朱乎這支宗族就從此凋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個不得寵的妃子,連帶著她的家族都不被看重,甚至遭到排斥。
反而是旺吉努這個次支開始漸漸興盛起來,他們先是投靠努爾哈赤,並且得到重用,旺吉努官居「牛錄額真」,這是清朝早期特有的一種官職。在很早以前,滿族人出兵或者外出狩獵時,都會按照家族或者村寨組織隊伍,每十人之中選出一個首領,就是「牛錄額真」,這是滿語,翻譯成漢語,就是「箭主」的意思。
後來,努爾哈赤將一牛錄的人數從十人擴大為三百人,一牛錄就是一個戶口或者軍事編制單位,設一人進行管理,名稱依然還叫「牛錄額真」。只不過,擁有這個頭銜的人,已經從箭主上升為官員。
當皇太極成為大清皇帝之後,又將「牛錄額真」更名為「牛錄章京」。清朝入關後,改稱漢名「佐領」,雖然名稱有變,具體的職務卻沒有太大變化,依然是掌管戶口、田宅、兵籍、訴訟等內容。
就連旺吉努自己也沒有想到,由他率領的這支宗族竟然成為輝發那拉氏族最繁盛的一支,因為正四品佐領的職位是世襲的,所以旺吉努的子孫後代也日漸顯貴起來。
就這樣,佐領的職位一代代傳下來,身為鑲藍旗的旺吉努的子孫後代們,都因為自己高貴的血脈而倍感榮耀。終於,到了如懿的父親納爾布這一代,已經是康熙年間。起初,佐領的職位是傳給納爾布的哥哥羅多,羅多升任右衛護軍參領,進京做官之後,便把這個職位傳給弟弟納爾布。
命運想要給予這個家庭的歡樂並沒有結束,納爾布得知妻子有身孕之後,喜悅之情便在他每根神經中蔓延和蕩漾。他幻想著自己能有一個兒子,自己要教會他詩書與騎射,讓他成為文武雙全的優秀男子,等他長大以後,就把佐領的職位傳給他。
一個生命的誕生,總是詩意而溫情,一個嶄新的生命,插著一雙潔白的翅膀,伴隨著冬日裡的最後一場雪花降落在人間。
那一天,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二月初十,北方的春天總是來得特別晚,輝發河畔的冰還沒有徹底融化。一個小生命卻迫不及待地來到這個世界,那個純潔的身軀,彷彿要與雪花裝點的銀白世界融為一體。
這個剛出生的小生命就是如懿,她沒有像父親希望的那樣是一個男孩,不過為了迎接她的到來,佐領府從上到下已經忙成一團。這是一個伴隨著夕陽出生的女嬰,產婆一邊為她包好小被子,一邊極力地掩飾自己失望的神情。
就連產婆也希望能夠接生一名男嬰,如此一來,佐領府給的賞賜一定不會少。她偏執地認為,也許佐領大人對一個女孩子不會太在意,卻沒想到納爾布因為女兒的到來,變得非常激動。
其實,得知生下來的是個女孩的那一刻,納爾布不是沒有失望的。然而,初為人父,這份巨大的喜悅是任何小小的不滿都無法沖淡的,他將女兒當作上天送給自己的禮物,看著她姣好的容顏,「如懿」兩個字不知不覺地從納爾布的嘴邊流淌出來。
是啊,多麼美好的孩子,不如就將「如懿」當作她的名字吧!如懿的人生,從一開端就是美好的,幾乎已經美好到極致。多年以後,身居深宮中的如懿回想起自己的童年,也如同在欣賞一幅從歷史深處飄來的美好畫卷一般。濃濃的墨香還在鼻端繚繞,可是仔細回想,卻似乎早已過了千年。
雖然滿族人向來注重騎射,不過身為女兒家,父母還是希望如懿能夠成為一個溫柔嫺靜的女子。父母的愛,為她遮住外面的一切風雨,呈現在如懿眼中的世界,永遠有藍得透明的天空,散發出馨香的金色暖陽,以及整個世界的絢爛繽紛。
就連此刻,走在通往第一道秀女大選關卡的路上,如懿都未曾想到,宮中的生活會如此險惡複雜。她還是當年那個純真的女孩,內心最大的快樂,就是在家中的後花園中無憂無慮地徜徉。
家裡的後花園是如懿最喜歡的地方,一年四季,那裡總是能呈現出不同的美:春的婉約、夏的熱烈、秋的華貴、冬的純潔。少女如懿也是一名個性如同四季般分明的女孩,她喜歡將一切情緒都掛在臉上,從來不刻意隱瞞什麼,她天真地以為,別人的心境也是如她一般簡單明瞭。
一幅水墨丹青勾勒到此刻,剛好不輕不重,成為最恰到好處的一筆。對於愛情,如懿也是憧憬的,少女的心事,如同涓涓流淌的小河,她從未對人提及,卻只在心中默默期盼。屬於自己的那份愛情,應該是美好而熱烈的,可以讓她只要想起,就能感受到心田的滋潤。這並非過分的要求,可惜一朝踏入宮門,想要再擁有簡單的愛,又談何容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