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孫權傳
  • 孫權傳

  • 系列名:歷史 中國史
  • ISBN13:9789570531589
  • 出版社:臺灣商務
  • 作者:張作耀
  • 裝訂/頁數:精裝/456頁
  • 規格:22cm*17cm*2.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10/01
  • 中國圖書分類:分傳
定  價:NT$680元
優惠價: 961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三國志》作者陳壽評孫權:
「任才尚計,有句踐之奇英,人之傑矣。
故能自擅江表,成鼎峙之業」。

孫權作為一方君主,無疑是一位有所作為、對中國歷史有重要貢獻的人物。他的功業雖不及曹操,思想內涵也不如曹操那樣豐富,但其權謀以及御將、用人等諸多方面都不乏過操之處,算得上是中國歷史上有所作為的軍事戰略家之一。曹操所謂「生子當如孫仲謀」當屬肺腑之言。

孫權(182-252),字仲謀,祖籍吳郡富春(今浙江富陽),於下邳(今江蘇徐州市邳州)出生,三國時代東吳的建立者。

孫權與曹操、劉備兩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孫權並非創業君主,而孫吳政權和曹魏、蜀漢相較,為建制稱帝最遲者。再細密考察孫權這位三國英雄,上溯孫家父兄發跡,孫權繼而臨危受命,對內討伐山越、開發經濟,對外抗衡魏蜀、開疆拓土,在江東開國稱帝,建立霸業。書中也直言孫權在位末年於政治上多有失當,引發繼承問題,又好巫信鬼,猜疑聽信讒言,不免讓人有晚節難全之嘆。

孫權的一生雖然不如曹操的波瀾壯闊,也不比劉備的跌宕起伏,但他未及弱冠,便身負重責,建立孫吳霸業,畢生有繼往開來之功,人生也不無傳奇。就讓我們隨著這本《孫權傳》,體會三國又一個傳奇的人生。


張作耀
1931年生,山東平度人。1955年考入山東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先後在中央政治研究室和馬列主義研究院工作;1977年調至人民出版社,歷任編審、編輯室主任、副總編輯,《新華文摘》和《新華月報》主編等職。曾兼任北京歷史學會常務理事、郭沫若學會理事、中國期刊協會理事等職。半個多世紀以來,主要從事政策理論研究和書刊編輯工作。學習和工作之餘,致力於個人學術研究。論文有《也談太平天國革命性質》、《中國農民戰爭與宗教關係》、《〈論語新探〉初辨》、《孔門弟子異同論》、《孟軻》、《廖仲愷思想芻論》以及有關曹操和劉備、諸葛亮等歷史人物的諸多專題論評等;編著或主編的工具性、知識性書籍有《中國歷史便覽》、《大哉孔子》、《中國歷史辭典》等;學術專著有《曹操評傳》、《曹操傳》、《劉備傳》和《孫權傳》。

導 讀:徬徨於各種正統的孫權 王安泰

緒 言

第一章 父兄開基立業
父親孤微發跡
兄長創基開國

第二章 受命於猝然之間
少年時期的磨練
構建自己得力的政治與軍事班子
外部有利條件

第三章 鎮撫山越,討不從命
鎮撫山越
討李術
解除孫輔兵權
殺盛憲,誅媯覽餘黨
征黃祖

第四章 赤壁之戰
戰前形勢和孫權的戰略調整
會戰赤壁
戰爭勝利的原因及其歷史影響

第五章 北抗曹操
主動應敵
濡須戰守與合肥失利

第六章 荊州借還之爭
限制劉備的活動空間
表面相安,內懷疑忌
奪三郡

第七章 把劉備的勢力趕出荊州
戰略調整
擒殺關羽
陸遜西上,把劉備餘部趕出荊州

第八章 勸曹操做皇帝 接受曹丕賜封
勸曹操做皇帝
向曹丕稱藩,受封吳王

第九章 夷陵―亭之戰
戰前的戰略調整
戰前的軍事備戰和戰爭過程
吳勝蜀敗的必然性分析

第十章 決策新變
兩手對曹魏
不再向魏稱藩
吳蜀復通

第十一章 做皇帝
積極准備
「正尊號」
吳蜀「中分天下」

第十二章 固土拓疆
加強交州的控制
謀有幽燕之地
遣將浮海求夷洲
平「蠻夷」、討山越

第十三章 吳魏邊境的攻防戰爭
主動進攻
被動受敵

第十四章 鞏固權力
自專軍政,不給丞相實權
地方上實行軍事統制政策
峻刑苛法
兩次吏治改革及其失敗

第十五章 開發經濟
寬賦息調
增廣田畝
發展商業、手工業和海上交通
提倡節儉

第十六章 實行文化寬容政策
好學習,廣讀書
「詔立都講祭酒,以教學諸子」
重儒,但不斥諸子之學
禮遇道士,為道教盛行南方奠定了基礎
親准建立佛寺

第十七章 誠待將,善用賢能
善御將,會用人
求諫、納諫與拒諫

第十八章 暮年諸失及其最後的歲月
廢立失度
信異兆,崇鬼神
最後歲月
孫皓失國

後記
附錄 三國大事年表

徬徨於各種正統的孫權 在《曹操傳》、《劉備傳》之後,張作耀先生這部《孫權傳》再度細密考察孫權這位三國英雄,上溯孫家父兄發跡,孫權繼而臨危受命,對內討伐山越、開發經濟,對外抗衡魏蜀、開疆拓土,在江東開國稱帝,建立霸業。此外也直言孫權在位末年在政治上多有失當,引發繼承問題,又好巫信鬼,猜疑聽信讒言,不免讓人有晚節難全之嘆。三國史事在前兩部《曹操傳》、《劉備傳》已多有討論,但三國鼎立,缺一不可。孫權的文治武功不乏可觀之處,更可供後世借鏡。孫權與曹操、劉備兩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孫權並非創業君主,而孫吳政權和曹魏、蜀漢相較,為建制稱帝最遲者。曹操死後,曹丕於同一年代漢稱帝;劉備死於稱帝後隔年,由劉禪繼位。孫權則是在父兄(孫堅、孫策)打下的基礎之上,進一步強化對江東的統治,並以吳國皇帝的身分主政長達近三十年。由於天生背景的差異,孫權相比同時代白手起家的各路豪傑,「三世祖」形象深刻。十五歲出仕,其後又以校尉官銜隨軍作戰,但孫權直至十九歲繼任大位之時,仍未有顯著戰功,因此其兄孫策稱「舉江東之眾,決機於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三國志.吳書.孫討逆傳》)歷年來史學家多已指出孫吳建國形勢險峻,除去轄境內深險之地有山越盤據,江東本地豪強大族長期自保一方,對外來的孫氏政權態度多所保留。而因戰亂自中原南下,寄寓江東的北方士人衡量時局,自然也少有對孫氏輸誠效忠者,「未有君臣之固」。孫權一即位,不拘禮法除喪視事,遣將鎮撫山越,又逐步吸納江東士人,尋求和地方大族合作的機會。經過多年經營,江東士人開始出任孫權朝中的文武要職,代表孫氏政權已順利整合地方資源,建立起一個具備地域代表性的孫吳政權。孫吳政權不斷進行「江東化」的程序,以求執政基礎穩固,或許是孫權未能及早稱帝的原因。曹丕代漢之後,孫權未如劉備積極謀劃跟進稱帝,反而接受曹魏的冊封,自居吳王之位。孫權對比曹操和劉備,論輩分實際為曹劉二人的子姪晚輩(曹操、孫堅都生於西元155年,劉備生於西元161年,孫權生於西元182年),或許還有來日方長的餘裕。但面對同輩,比自己年齡小的曹丕(生於西元187年)登上皇位,孫權仍退居藩臣,箇中道理恐怕還是在於名分有缺,缺乏稱帝需求的正統。傳統中國朝代是一家一姓所傳承的天下,但實際遵循繼承順序登上帝位的人,並非多數。在正統概念下被視為篡奪帝位的人,無論是同姓宗室或異姓權貴為求收攬人心,都會積極塑造自身正統,亦即權力的合法性。史書便常見有在民間散播祥瑞、讖緯等異相,或是讓史官大臣根據天象符命作出詮釋,昭示新主當立。但是三國時期由於東漢皇室仍然在,因此更為強調名分的移轉。曹丕舉辦漢魏禪讓的儀式,宣示曹魏是合法繼承漢朝的新正統王朝。劉備則是在漢魏禪代後,以漢獻帝為曹丕所害為名,利用自己為劉姓漢室血脈的名分,延續了漢朝正朔。曹魏與蜀漢遂成為新正統(繼承漢朝)與舊正統(延續漢朝)的對決,但孫吳政權自孫堅時期便以?漢室忠臣?為旗號,也缺乏與漢代政權的連結,對於建構自身的正統性來說,毫無可施展之處。因此在曹丕、劉備率續稱帝之際,孫權採取了?以拖待變?的方式,靜觀時局變遷。孫權向曹丕稱臣,獲得吳王的稱號,得以專心對付劉備。不久又改變策略與曹丕決裂,繼續以吳王的身分為號召。推估孫權心中的盤算是曹魏與蜀漢正逢新帝即位,帝制草成,尚未消除統治集團內部的雜音,將會使政權陷入不穩定的狀態。例如曹丕代漢,原本奉獻帝為正統的漢臣可能難以接受,因此發生如同建安末年魏諷趁隙謀反(或是如同曹魏中期以降高平陵政變、淮南三叛等)的事件。蜀漢政權的危機更是明顯,劉備的繼承人劉禪過於年輕,政治歷練與聲望不高,難以服眾,朝中諸事悉聽重臣諸葛亮等人決定,又有劉璋故臣的隱患。如果魏蜀任何一方陷入動亂,孫權即可趁勢出兵,打破三國鼎立的均勢,再依勢決定自己稱帝的名分。甚至是交出帝位的漢獻帝(時已被曹魏封為山陽公),若有任何不測,也可以成為孫權打破現狀的藉口。在劉禪繼位的西元223年,孫權43歲,而漢獻帝年長孫權一歲,孫權正逢壯年,又預期時局走向將有利於孫吳,因此拖延稱帝。但在五年之後的西元228年,孫權48歲,已近知天命之年,同時期的曹叡26歲、劉禪23歲,魏蜀二國的政局相當穩定,沒有動搖的跡象,原來人身性命深受威脅的獻帝劉協也仍安好。孫權在此時已成為三國領導者的最高齡者,面對年紀尚輕的魏蜀皇帝,危機感油然而生。由於獻帝仍在世,孫權無法再從東漢正統之存續找出帝位傳接的理由,最終只能布置祥瑞符命預備稱帝,孫吳百官以孫權居天下大位已有時日,稱之「正尊號」。孫權在執掌孫吳大權的數十年間,展現過不俗的統治能力。他個人戰功不顯,但知人善用,得以悍拒曹魏南攻,又擴展疆土與蜀漢抗衡,終而在江東之地建立一方政權。不過,作為三國英雄人物,孫權總是不如曹操、劉備名聲顯赫。徵諸史籍,孫權有其個性,但卻不具有強大的個人魅力,甚至有其輕佻的一面。 (諸葛)恪父瑾面長似驢,孫權大會群臣,使人牽一驢入,長檢其面,題曰諸葛子瑜。(《三國志.吳書.諸葛恪傳》) 孫權當眾給驢題名「諸葛子瑜」,嘲笑重臣諸葛恪的父親諸葛子瑜面長如驢,諸葛恪或許已習於主上的嘲弄,只跪請將題簽添為「諸葛子瑜之驢」,化解尷尬。但由孫策指派的輔政老臣張昭則難以承受,張昭曾多次勸諫孫權勿耽於飲酒田獵。 (孫)權於武昌,臨釣臺,飲酒大醉。權使人以水灑群臣曰:「今日酣飲,惟醉墮臺中,乃當止耳。」(張)昭正色不言,出外車中坐。(《三國志.吳書.張昭傳》) 最初孫權對於張昭的諫言多能接受,並深感慚愧而收斂行為。但時間一久,孫權久居高位便不再虛心納諫。因為公孫淵稱蕃一事,張昭極力反對孫權遣使遼東,孫權按刀怒斥,兩人僵持不下。張昭自此不上朝以示抗議,孫權竟封其門洩憤。 昭忿言之不用,稱疾不朝。權恨之,土塞其門,昭又於內以土封之。……權燒其門,欲以恐之,昭更閉戶。權使人滅火,住門良久,昭諸子共扶昭起……。(《三國志.吳書.張昭傳》) 孫權所遣使者,最後果如張昭所言遭變節的公孫淵殺害,孫吳的野心反而淪為笑柄。孫權想弭平與張昭的爭執,竟放火欲逼人出門。歷朝君主好飲酒犬馬者多至不可勝數,易怒拒諫也是常見的個性,但行為舉措如此脫序者則是少見,孫權不乏體恤下屬,甚至為過世大臣素服舉哀的動情之舉,但這些性情卻未能調節孫權在決策中的剛愎固執,致使孫吳積蓄數十年的功業,在孫權晚年便已顯露敗象。總而言之,孫權的一生雖然不如曹操的波瀾壯闊,也不比劉備的跌宕起伏,但他未及弱冠,便身負重責,建立孫吳霸業,畢生有繼往開來之功,人生也不無傳奇。就讓我們隨著這本《孫權傳》,體會三國又一個傳奇的人生。王安泰 內文試閱第二章 受命於猝然之間 建安五年(二○○)四月初四日,孫策傷重而亡。死前,深恐創下的基業付諸東流,急把張昭等叫到跟前囑以後事。對張昭等說:「中國方亂,夫以吳越之眾,三江之固,足以觀成敗。公等善相吾弟!」同時,也像後來劉備託孤那樣假惺惺,說了幾句言不由衷的話:「若仲謀(孫權)不任事者,君(張昭)便自取之。」張昭同諸葛亮一樣,自然不傻,只有表示忠心輔主。不過,據《三國志·孫翊傳》說,張昭等覺得三弟孫翊「性似策」,曾提議把兵權交由孫翊掌握。孫策沒有聽他們的,當即把孫權叫來,當著張昭等人的面立即交接,親自將朝廷授予的討逆將軍和吳侯印綬交給孫權。並講了孫權的長處,說:「舉江東之眾,決機於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很顯然,這些話不僅是講給孫權聽的,而更重要的是講給張昭等人聽的。希望他們團結一心,共保孫氏。孫策盛年而逝,事來突然。孫權只有十九歲,竟能處事不驚,很快穩定局勢,並且開始了固土拓疆的軍事行動,這決不是偶然的。 少年時期的磨練 歷史表明,孫權不像劉備的兒子劉禪那樣,生而懦弱,少不更事,長無主見,只能落得個「政由葛氏,祭則寡人」的下場;而是有點像曹操的兒子曹丕兄弟,少年時期即身臨前陣,習練軍政之事,既長成人,政有卓見,軍善韜略,藝有多能,學有所得。一、出生時的異兆和善相者的預言關於孫權的出生和少年時代,歷史記載甚少。因此,當他既成一方之主以後,志怪說異者、善相者和好事者,或憑藉想像,或據流言傳說,或捕風捉影,附會並記錄了一些故事。晉人干寶所著志怪小說《搜神記》對於一些歷史大人物的出生,最善收集或杜撰一些荒誕傳說或怪異徵兆。書中說,孫堅的夫人懷孕的時候「夢月入其懷,既而生策」。後來懷孫權的時候,「又夢日入其懷」,因對孫堅說:「昔妊策,夢月入我懷,今也又夢日入我懷,何也?」孫堅高興地說:「日月者陰陽之精,極貴之象,吾子孫其興乎!」《三國志·吳主傳》注引虞溥《江表傳》說:「(孫)堅為下邳丞時,(孫)權生(西元一八二年),方頤大口,目有精光,堅異之,以為有貴象。」建安三年(一九八),曹操控制的朝廷遣使者劉琬授給孫策討逆將軍的稱號、封吳侯。使者劉琬是個喜歡相術的人。他不僅見到了孫策,還見到了他的兄弟們。劉琬回到許昌覆命時對人們說:「吾觀孫氏兄弟雖各才秀明達,然皆祿祚不終。惟中弟(孫權)孝廉,形貌奇偉,骨體不?,有大貴之表,年又最壽。爾試識之。」這些故事,自然多為敷衍之文,不一定是真實的,但它傳達了一種訊息,即少年時期的孫權不僅得到父母的重視,而且已經引起時人的注意,同時也反映了孫權「方頤大口,目有精光」、「形貌奇偉,骨體不?,有大貴之表」的某些生理特點。二、少年時期的教育和磨練從歷史的記載看,孫堅在時,長子孫策常隨征戰,次子孫權、三子孫翊、四子孫匡以及庶生子孫朗等均因年少而未與戰事。他們在孫堅出征時大多時候並不隨軍行動,而是隨同母親吳氏寄居在地方,先居壽春,既而孫策根據周瑜的建議攜母徙居舒城。孫堅死後,因喪暫居曲阿。不久,孫策帶領母親及全家渡江,居住江都。孫權的母親吳夫人是一個很有教養的人。據載,她「本吳人,徙錢唐,早失父母」,與弟吳景相依為命。孫堅聞其才貌俱佳,欲娶之,「吳氏親戚嫌堅輕狡,將拒焉,堅甚以慚恨。」吳氏知道得罪孫堅等於引火焚身,因對親戚們說:「何愛一女以取禍乎?如有不遇(如果遇不到好人),命也。」於是,「遂許為婚,生四男一女。」這說明,孫權的母親不僅有才有貌,而且頭腦敏銳,有膽識,有遠見,善斷大事。孫權兄弟都從母親那裡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孫策善謀獨斷,不太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惟對母親言聽計從。孫權受益母教更多。據說,孫權「性度弘朗,仁而多斷,好俠養士,始有知名,侔於父兄」。性格的培養,自然有來自社會和父兄的影響,但不能不注意到這同母親的言傳身教、精心培育也有密切聯繫。孫堅死時,孫權已經十歲。孫策特別重視弟弟們的實際鍛鍊。建安二年(一九七),孫策既定江南諸郡,立即把年僅十五歲的孫權委命為陽羨(在今江蘇宜興境)縣長。建安三年,曹操因欲撫納孫策,「禮辟策弟孫權、孫翊。」曹操給了孫權、孫翊什麼樣的官職,史無明記。胡三省注《資治通鑑》說得對:「操禮辟權、翊,欲其至以為質耳。」孫策、孫權兄弟當然明白曹操的用意,所以並未應召。與此同時,曹操授意地方對孫權「郡察孝廉,州舉茂才」,並授「行奉義校尉(一做行奉業校尉)」。孝廉、茂才是漢代仕途進身的重要條件,校尉是高級武職,可以帶兵越境作戰。這自然是求之不得。從此,孫策便讓孫權以孝廉名義預政,僚屬皆以「孝廉」尊稱孫權;並以「行奉義校尉」官銜隨軍征戰,經受戰爭鍛鍊。建安四年,孫權參與了兩大戰事。一是從討廬江太守劉勳,一是進討黃祖於沙羨。孫權頗有戰功,所以孫策在打敗黃祖以後給皇帝的上表中特別提到奉業校尉孫權同周瑜、呂範、程普、韓當、黃蓋等「同時俱進」的戰鬥場面。沒有多少年,孫權的睿智已有充分顯露。所以史稱:「及堅亡,(孫)策起事江東,權常隨從。……每參同計謀,策甚奇之,自以為不及也。」孫策明確地表示,將把孫權放在統帥的位置上,所以「每會請賓客,常顧權曰:『此諸君,汝之將也。』」 構建自己得力的政治與軍事班子 孫策傷重而死,孫權悲傷至極,痛哭不已。長史(相當於現在的祕書長)張昭等一幫遺僚受命視事。這是孫策經過數年經營而建立起來的一個得力的政治和軍事班子,文有張昭、張紘、顧雍,武有周瑜、程普、呂範、朱治、朱然、韓當、黃蓋、太史慈。張昭、周瑜等認為孫權「可與共成大業,故委心而服事焉」。一、張昭、周瑜「委心而服」,及時穩定局面孫策死時,江南六郡局勢很不穩定。《三國志·張昭傳》注引《吳書》說:「是時天下分裂,擅命者眾。孫策蒞事日淺,恩澤未洽,一旦傾隕,士民狼狽,頗有同異。」〈孫權傳〉說,孫策死的時候,地盤雖有會稽、吳郡、丹楊、豫章、廬江、廬陵六郡,「然深險之地猶未盡從,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賓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為意,未有君臣之固。」而且孫氏家族內也不無覬覦權力的人。比如,孫策的從兄孫暠就想乘機奪權。張昭、周瑜等認定孫權可以與之「共成大業」,因而「率群僚立而輔之」。歷史記錄了張昭對於穩定局勢所發揮的很好的作用:其一,他當即「上表漢室」,使孫權很快獲得了合法地位。是年十月,曹操即表孫權為討虜將軍,領會稽太守,准其屯吳,並派專人送達文書;其二,他以孫策「長史」的名義行文下屬各城,要求「中外將校,各令奉職」,不得妄動,從而保證了地方安定;其三,他說服孫權不拘禮制辦喪事,儘快視事,從而有效地安定了人心,穩定了大局。史載,孫權哭未及息,昭對權說:「孝廉(指孫權),此寧哭時邪?且周公立法而伯禽不師,非欲違父,時不得行也。況今奸宄競逐,豺狼滿道,乃欲哀親戚,顧禮制(按:指三年之喪),是猶開門而揖盜,未可以為仁也。」既而又說,為人後者,貴能繼承和弘揚先人的事業,「方今天下鼎沸,群盜滿山,孝廉何得寢伏哀戚,肆匹夫之情哉?」於是幫孫權脫掉喪服,換上戎裝,並親自扶權上馬,「陳兵而出,使出巡軍」,眾將士得見新主,「知有所歸」,群情遂定。周瑜未得召命而「將兵赴喪」的軍事行動,發生了威懾和穩定眾心的作用。據載,周瑜時為中護軍,領江夏太守,留鎮巴丘(在今江西峽江境)。巴丘距吳,何止千里,「策薨,權統事。瑜將兵赴喪,遂留吳,以中護軍與長史張昭共掌眾事。」 張昭、周瑜二人,「共掌眾事」,有力地加強並鞏固了孫權的地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