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怪談病院PANIC!06(完)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美女厲鬼事件結案,生活回歸平靜……才怪!
不知何時開始,依芳竟偷偷脫離單身了。
羨慕歸羨慕,卻見她日漸憔悴、終日睡意侵襲外,
對方還是個日伏夜出、身影有點透明透明的人……
怎麼感覺這個「男朋友」不太對勁啊!

詭異男友之案還未查清,其他麻煩又找上門了──
大Boss再度回歸,準備帶綠豆與依芳下地獄作伴。
再靠過去那彆腳的驅鬼術,肯定會狠狠死個十幾二十次。
命懸一線時,身分成謎的最強蘿莉天師華麗登場!
★最終.通靈王大戰開打!★

「論打怪等級,我們應該算是人間最高了!(得意)」

小丑魚

作品換新家,小丑魚也要換新簡介啦!
本名:這不重要
生日:每年大家都要狂歡跨年的那一天
興趣:做白日夢、做白日夢,還是做白日夢
志向:能把未完成的坑填完
其他:最近很愛吃薯條

繪者簡介
炬太郎


ソシャゲエンジョイ課金勢
沉浸於社群遊戲課金中。

第一章 真相完結(一)
第二章 真相完結(二)
第三章 真相完結(三)
第四章 真相完結(四)
第五章 真相完結(五)
第六章 真相完結(六)
第七章 真相完結(七)
第八章 真相完結(八)
第九章 真相完結(九)
第十章 真相完結(十)
第十一章 真相完結(十一)
第十二章 真相完結(十二)
第十三章 真相完結(十三)
第一章 真相完結(一)
入秋的景致總是多了一絲蕭瑟,院內的綠蔭走道上布滿泛黃的落葉,微醺的西風撫過單薄而孤寂的樹梢,站在醫院門口的白衣女子的倦容上也現出一抹哀愁。
「依芳,妳臉色可以好看一點嗎!看起來就像被人欠下一大筆錢的債主,好歹今天是大場面,搞不好還會上電視,妳能不能和顏悅色一點?」站在女子身邊的豐腴女子同樣身穿白衣,正確來說,兩人穿著一模一樣的制服,而且還是重症單位的顯眼制服。
「學姐,動土典禮到底關我們什麼事?阿長級以上的醫護人員出席就好,幹嘛連我們大夜班的也被叫出來觀禮?現在是我們的睡覺時間,人死都要睡棺材了,活著時更該好好躺在床上睡覺啊!」依芳不耐煩地直跺腳,完全不把綠豆的警告當一回事。
之前建造重症大樓時,因為舊庫房一再出事而作罷,這次神父們和院長也不再鐵齒,特地請來專業的老師挑好日子,並盛大舉辦動土典禮,一來求心安,二來也找來媒體順勢打廣告。
為了壯大聲勢,除了高階長官外,幾乎所有大、小夜班的成員都被要求參加典禮。
想當然綠豆、依芳等人是難逃此劫,今天一早就被阿長抓到醫院門口集合,連落跑的機會都沒有。一向嗜睡如命的依芳,簡直像被雷劈到一樣錯愕崩潰,又不得不屈服在護理長的拳頭下。
唉……賺錢果然不是那麼容易的!尤其要在護理長的手中獲得優良考績,並得到優渥年終更不容易。
大批人馬浩浩蕩蕩地往舊院區移動,護理長還興致勃勃地鼓舞著一臉生無可戀的大夜班人員,直呼這是見證歷史的偉大時刻,能親身參與這樣的盛事,應該感到自豪才對。
「看得出來阿長睡真飽,能夠大肆拍馬屁還不會臉紅,她不去從政真是太可惜了!」綠豆不知死活地在依芳旁邊咬耳朵,對她而言,消遣護理長是目前唯一的休閒娛樂了。
「咦?」依芳正準備抬起頭附和時,卻不經意地瞥見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洪叔嗎?」
綠豆順著依芳的視線望去,只見身材略為矮小的中年男子正朝她們直揮手。綠豆只覺得這人要命的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妳忘了?當初我們被困在庫房時,是洪叔在外面接應啊。論輩分,他是我阿公的徒弟。」依芳一邊揮手,一邊跟綠豆解釋。
經依芳一提醒,綠豆才猛然想起這麼一回事,都怪當初他出現的篇幅太少,實在沒什麼印象。
老洪一身便裝,看似輕鬆地在舊院區閒晃,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看起來就像隨意逛大街的路人甲。只是在這樣的場合,除了院內員工和媒體外,應該不會有其他人出入才對,為什麼老洪會在這裡?
「洪叔,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依芳腦中浮現不好的預感,該不會又出什麼事了吧?
「哎呀,別想太多,我早就不來那一套了,現在只是幫人看看風水、算算命而已。今天是醫院請我挑個良辰吉時,畢竟這邊出了這麼多事,就算是阿豆仔也要入境隨俗,吃咱們東方人這一套。」老洪的笑容中帶著明顯的得意感。
依芳明白天師這一行常常會遇到許多無法預期的危險,所以很多修行之人退而求其次,不是當堪輿師,就是當算命師,求三餐溫飽也就夠了。老洪自己也有家庭,早就不再冒著生命危險接觸不正常空間的事件了。
三人就像許久不見的朋友寒暄一番,只是客套過後,老洪忽然感嘆道:「二十年前,妳阿公曾在這裡壓鎮鬼王,沒想到二十年後,身為徒弟的我則在同樣的地方舉行動土大典,只不過……師父當年的做法讓我無法釋懷,總覺得……」
「洪老師,時間快到了,麻煩您開始準備。」老洪還來不及說完,院長的貼身助理已經前來請他移駕至會場中心,準備舉行動土儀式。
老洪轉頭朝著依芳露出苦笑,略顯老態的神情上顯現著難以形容的鬱悶,依芳看得出來他有什麼事想釐清,而且和當年她阿公鎮壓鬼王的事件有關。
「妳阿公是個非常低調的人,我對內情也了解不多,希望是我自己多心了,不然除了妳阿公外,恐怕只剩下妳師姑婆有辦法處理……」
「洪老師,時間快來不及了!」院長的助理看著手上的金表,不耐煩的語氣完全讓老洪沒辦法繼續說話。
老洪只好摸摸鼻子,面無表情地跟著助理走向會場中心,留下滿腹疑問的芳和綠豆。
「他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妳還有師姑婆喔?怎麼從來沒聽妳提過?聽洪叔的意思,她似乎和妳阿公同等級的厲害人物,既然有這樣的狠角色,幹嘛不早點搬出來?」綠豆心想,早知道還有這號人物,就搬出來當祕密武器了,哪還需要自家這個連可靠都沾不上邊的學妹。
「誰知道洪叔是不是喝醉酒,說話沒頭沒尾,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從來沒聽過什麼師姑婆。」依芳不要不緊地回答,一向不喜歡花腦筋在與自己不相關的事情上面,畢竟這已經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和自己沒有多大關聯,總是以不惹麻煩為終身目標的她,自然沒有深究的興趣。
反觀綠豆,卻因老洪的一番話而搞得心神不寧,她的神奇第六感總覺得哪裡不對,但最近庫房裡風平浪靜,也沒聽說有什麼事……
「依芳,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洪叔那些話是不是話中有話……」
話還沒說完,兩人便感到腳底一陣搖晃?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原本堆成一座小山狀的黃土正在崩落,原本豔陽高照的天氣,瞬間被一大片烏雲遮蔽,天色頓時暗了下來,一陣陣風颳過臉頰,地面上的晃動不曾停歇,眼看四周飽受驚嚇的枝頭小鳥四處飛散,綠豆不由得渾身發冷,這個畫面簡直就是電影中災難發生前的標準流程,她有超級不好的預感!
「有鬼!我就知道這裡一定有鬼!」綠豆完全無法用大腦思考,相信自己的直覺絕對不會錯,劈頭就是一聲大吼,「大家快點逃命,這裡有鬼!」
綠豆真的是一名太有良心的好公民,就算急著逃難,也希望別人能脫離險境,畢竟俗話說得好──獨逃命不如眾逃命!
跑了幾步後,綠豆就感覺哪裡怪怪的,例如怎麼沒有預期中的尖叫聲、雜沓的腳步聲和爭先恐後的場景,最奇怪的是怎麼沒有搖晃的感覺了?
她機警地停下腳步,鼓起勇氣往後一看……
除了上百張閉不上的嘴巴和乘以兩倍的錯愕眼睛之外,綠豆什麼也沒看見,若要更仔細地描述,綠豆發現護理部主任那平時需要用牙籤撐開的眼睛,現在撐的比五十元銅板還要大,至於護理長的嘴巴,看起來快可以塞進兩顆拳頭了。
沒有阿飄,沒有天崩地裂,半點異常現象都沒有,就連老洪也以觀看世界真奇妙的眼神往綠豆這裡注視。
「MI(內科加護病房)的阿長!」雄壯的護理部督導一聲大喊,立即將所有人拉回現實,除了看起來已經快要爆血管的院長,和頭頂強強滾的主管們外,幾乎所有人都爆笑出聲。
另外還有個笑不出來的人,便是被點到名的護理長了。她不但笑不出來,還要強忍著嚎啕大哭的欲望,趕緊上前把綠豆領回典禮現場。
她實在很不想承認綠豆和自己同單位,偏偏身上穿著同樣的制服,就算想否認也沒辦法。
「這只是小小的地震!妳沒住過臺灣嗎?妳知不知道今天來了多少記者?就算妳想上頭版出風頭,拜託妳看一下場合行不行?乾脆老實告訴我,妳到底多恨我?吼!我真的快被妳整死了!」護理長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正在悶燒的燉鍋,咕嚕咕嚕地猛冒煙,光聽聲音就知道快爆炸了。
綠豆正想回嘴,卻發現窩在角落的依芳完全不顧形象地捧腹大笑,顯然她的餘興節目獲得相當熱烈的迴響。
「阿長,妳別再罵我了,我已經很想去撞牆了!」綠豆一看依芳的反應也知道自己糗大了,她哪知道地震會這麼剛好,沒事來個烏雲密布,外加鳥獸四散的場景,叫人不誤會也難啊!
「相信我,現在有人比妳更想去撞牆。」護理長的音調沒辦法控制的高昂起來,「那個人就是我!」
綠豆看著護理長的臉色,完全分辨不出她就是黃種人,如果自己再不乖乖閉嘴,只怕太平間會成為她往後的房間了。
唉……依照目前的情勢推算,回去又要吃一頓排頭了……不……應該是好幾頓。
往後的一個禮拜最好離護理長越遠越好,別再讓她看見,綠豆在心中邊哀號,邊警告自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