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0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7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花火全彩》浪漫連載
人氣寫手 鹿靈 暖心追愛力作
喜歡是及時止損,愛是奮不顧身。


為找靈感去蹭課,旁聽一次誤終身
面對美色,她文思泉湧,卻被他沉聲點名:
“這位同學,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


戲精言情作家 套路 清冷心理學教授
“你肩膀借我靠一下?”
“一下不行,一輩子吧。”


知名作者徐葉羽在兩年前陷入瓶頸期,寫不出長篇作品,
原因是同為作者的表弟在和她酒莊的一次相處後抑鬱加重,再無作品產出,
小姨認為她是嫉妒表弟成績,所以故意中傷表弟,加重其病情。
而酒莊當天徐葉羽喝醉,並不記得發生過什麼,
被誣陷的徐葉羽踏上尋找真相和寫作靈感的路途,搬到了L市。
她想幫表弟治療抑鬱,也想寫一本有關心理學的長篇,
呼籲大家正視和理解抑鬱群體,於是旁聽L大心理學教授陸延白的晚課。
她替1012學號去上課,誰料陰差陽錯間被抽到檢查,自此開始了與陸教授的“補課之旅”。
在補課中兩人情愫暗生,觸發了許多啼笑皆非又浪漫可愛的事件,
陸延白後來也發現她並不是自己的學生,打破自己心中阻隔,與她相戀。
鹿靈

90後人氣作者,已出版作品《小淚痣》《以後少吃魚》,文字風格細膩清新,文藝又不失詼諧。
擅長浪漫撩人的感情線,少女心收割者,甜餅製造機。

【那些年,我是如何撩動我的教授的】
徐葉羽指了指他嘴角,胡扯:“您嘴邊有一點白色的奶泡。”
陸延白拿紙巾拭了拭嘴角。
“不對,不是這裡。”
他又右移了一點。
“也不是。”徐葉羽忽地站起身來,拿著紙巾傾身往前,手指落在他嘴角,“我幫您擦。”
感受到他明顯的一愣,徐葉羽捨不得鬆手,細緻地在他嘴角揩了揩,借機觀察了一下他好看的唇形。
手指若有若無地刮過他臉頰,徐葉羽抿了抿唇,那一瞬間她想,也許自己可以往前一步了。對上陸延白的眼睛,徐葉羽緩緩地輕聲問:“我現在對您,可以不用尊稱了嗎?”
太久沒聽到回答,她心裡徐徐惶惶著發怵,眨了眨眼,因為心虛轉向一邊的視線終於肯挪回來,跟陸延白的視線來了片刻相對。
徐葉羽終於慢吞吞地、一寸一寸地收回手,重新坐在位置上:“您不願意就算了。”反正就算你不同意,我從明天開始也不用尊稱了,她在心裡恬不知恥地想著。
“無所謂,你想叫什麼都可以。”他這會兒倒回答了,指腹搭在瑩白杯墊上,“學生對我的稱呼,我一般不做規定。”
——那可以叫“老公”嗎?
這句話差點脫口而出,徐葉羽咽了咽口水,裝模作樣地挖了一塊抹茶千層送進嘴裡:“那……那我以後就不用‘您’了。”
陸延白看她垂頭吃著東西,以手支頤,淡淡道:“回去之後,你好好休息一下。”這件事費了她不少心力,解決之後,她需要放鬆一下。
徐葉羽點頭:“好,我一定好好休息,然後再為您……為你賣命。”
她說得太誇張,陸延白扯了扯嘴角,鼻腔裡逸出一聲笑。
她低頭吃蛋糕的時候,注意到他的目光若有若無地滑過她剛剛給他擦嘴的那張紙,可能是想看她有沒有騙他。但幸好奶泡是白色的,紙巾也是白色的,沾上去根本就看不出來。所以即使她的的確確是在唬他,他也看不出來。
徐葉羽心想,再過一段時間,她就可以寫一本《那些年,我是如何用純熟的技巧撩動我的教授的》。


【醉倒在你的酒窩裡】
被攙扶著的徐葉羽一點不老實。走了一陣子,她揉揉腿:“我不想走了,白白。”
花了一分鐘左右,陸延白才敢確定她是在叫自己:“……”
“很快就到了。”他抿唇,“停車場離這裡有點遠。”
“那你為什麼不抱著我走?我真的太累了,我走不動了。”她說,“電影裡都是這樣的,女主喝醉了,男主要抱她回去。”
“你腿沒斷,”陸延白看著她,“還可以走。”
下一秒,徐葉羽裝模作樣地慘叫一聲:“我腿斷了。”語畢,腿一軟,整個人就輕飄飄地往下墜。
陸延白無可奈何,加上她勾著他脖子下滑,整個人彎成弓形。他只得伸手,手臂擦過她腿窩,把人打橫抱了起來。
徐葉羽的手指又在他臉頰上戳了戳,忽而粲然一笑,帶著乾乾淨淨的靈氣和一點點朦朧暈染開的傻:“教授,我發現你……好像有酒窩哎。”
夜色悠悠,月光在枝頭懸掛一泊,將墜未墜。陸延白懷裡的人不安分,手指還點在他臉頰上,足尖微微翹著,月色在她臉頰上陳鋪開溫柔的暗影。
他沒說,其實這是他第一次抱除去親人之外的人。可能是今晚月色太好,她太乖順,又太無理取鬧,才讓他破例地伸出了手。
徐葉羽喃喃,又重複了一遍方才說的話,迷迷瞪瞪地半眯著眼,口齒含混不清,舌尖抵著軟齶:“怎麼就……酒窩……”
陸延白猛地回過神來,重新邁開步伐,騰出空回了她一句:“我沒有酒窩。”
得到他的回復,她更肆無忌憚,腦袋靠在他肩膀上:“你沒有酒窩,那我是怎麼喝醉的?”
他啼笑皆非:“你在我身上喝醉的?”
“對呀。”她頭枕在他肩上滾了滾,抬起臉頰,“喝完就想睡。”
他垂眸,身後的影子跟著他緩緩移動,她的裙擺隨著風飄搖,輕輕掃過他手指。

借一下 養樂多強盜
借兩下 特殊的聯絡技巧
借三下 單方面宣佈結婚
借四下 小鱈魚之歌
借五下 再靠近一點
借六下 溫柔流淌
借七下 為折桃花
借八下 追追追
借九下 夜色輪渡
借十下 每一秒初吻
借十一下 溫室荊棘
借一輩子吧 我的暗號,我的城堡
番外一 兒童節福利
番外二 拖家帶口的同學聚會
番外三 懷孕這件小事
後記 在破曉時分

借一下 養樂多強盜

此刻是下午兩點十五分,距離徐葉羽坐上這把椅子,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個小時。
她背部緊繃,手肘關節抵在桌角,用力搭在機械鍵盤上的手背浮現出掌骨,淺棕色眼仁正一動不動地緊緊盯著面前的電腦屏幕。
她極其專注,如猛虎即將衝破牢籠逃出生天的蓄力。
五分鐘後,她驟然泄下一口氣,背部一松,整個人耷拉下來,就連劉海都軟趴趴地垂在上眼瞼上。吹了吹輕飄飄的髮絲,徐葉羽認命地枕在手臂上:“寫不出。”
一周前,正在愜意午睡的徐葉羽接到編輯的電話,電話裡,編輯句句泣血,孤立無援地喊著她真名求助:“葉總,我這期一份稿子都沒收到!沒收到稿子代表沒有版面費,沒有版面費代表薪水微薄,薪水微薄代表我沒有錢還房貸奶孩子還螞蟻花唄,救救孩子吧,給我寫稿好嗎?!”
那時候的徐葉羽不甚清醒,關注點側歪:“你什麼時候背著我生孩子了?”
“哦,我說的是我新喜歡上的練習生,媽媽愛他一輩子!”編輯繼續暗示,“你都好幾個月沒寫短篇,兩年沒寫長篇了,你知道多少讀者日日夜夜地想你嗎?你還不搞點精神食糧讓他們爽一下,你還是人嗎?”
她打開電腦,看著回收站裡一堆廢舊文檔,囫圇答道:“什麼時候截稿?”
“兩周後!”編輯興奮不已,“我就當你答應了啊!兩周後見,愛您,愛光輝偉大的您!”
想到這裡,徐葉羽看了一眼文檔裡光輝偉大的字數——零。
跟空白文檔面面相覷了幾分鐘,徐葉羽拿起手機給室友向微打了個電話:“我卡文了,現在出去一趟找找靈感,你什麼時候回來,帶鑰匙了嗎?”
“我七點回去,帶鑰匙了。”向微,回道,又狐疑地補了一句,“你去哪兒找靈感,不會又去掰餅乾吧?”
遙想上次徐葉羽沒有靈感,去超市買了一堆餅乾回公寓掰,上午也掰下午也掰,睡前掰吃飯也掰,嘎吱嘎吱,差點把向微掰得神經衰弱。
徐葉羽有自己的癖好,某些奇怪的聲音可以激發她的寫作靈感。
徐葉羽:“不掰餅乾了,我找點別的。”
掛斷電話後,徐葉羽帶上筆記本電腦出了門。步行了十多分鐘,她拐進了方圓幾裡僅有的一家便利店。
正在便利店裡搜尋目標的時候,身旁走過一個拿著養樂多的小男生。男生的吸管戳破養樂多錫紙,“咚”的一聲輕響掠過徐葉羽耳畔,簡潔、舒爽,宛如天籟。
仿佛任督二脈唰的一下被打通——就是它了。眼底閃過一絲光亮,徐葉羽加快腳步,奔向冰櫃。
就在她走向冰櫃的時候,便利店內又走進兩個人。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材比例極好,長腿窄腰,掩在襯衣中的上身標準的倒三角形狀若隱若現。他五官清雋,鼻樑挺直,薄唇抿成一條線,雖有雙桃花眼,卻並不輕佻,倒多了分冷然與沉穩。
他身後跟著一個小姑娘,看樣子是讀初中的妹妹。小姑娘看到喝養樂多喝得起勁的男生,吞吞口水,抬手扯了扯男人的袖子:“哥,我也想喝。”
陸延白低頭看了看她,聲音低沉清越,似幽谷裡乍響的泠泠水聲:“喝了這個,等下就不能吃冰激淩了。”小姑娘垂了垂嘴角,陸延白繼續道,“空調風大,涼的吃多了鬧肚子。”
“好吧。”她抱緊手裡的書,妥協道,“我選養樂多。”
男人長得實在好看,氣質清冷矜貴,跟廣告裡一線小生比起來都毫不遜色,一進來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竊竊私語的女生和店員都豎著耳朵聽他講話,此刻聽說他妹妹要喝養樂多,更是主動跑到他身邊:“養樂多在前面冰櫃裡,筆直走就到了。”
像是受多了這樣的“熱情款待”,陸延白並不意外地頷了頷首,禮貌地道了聲謝,雖溫和,卻帶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離。帶著小姑娘走到冰櫃前,陸延白看她高興的眉眼,彎了彎唇,正準備伸出手,面前突然出現一隻纖細的手,手指纖長,到了指尖處弧度微向內收,彎出一個下弦月般漂亮的輪廓。食指骨節處還套了兩隻配套的骨節戒,碎鑽在冰櫃的燈光下靈動又明亮。
他頓了頓,禮貌地等她先拿。下一秒,徐葉羽伸手,幹脆利落地拿走了僅剩的兩排養樂多。
陸延白攏了攏眉,一陣無語。
徐葉羽渾然不知身後有人,愉悅地哼著歌走向收銀台。
看著妹妹皺了眉,陸延白徵求她的意見:“明天再喝?”
小姑娘心情鬱結:“可我現在就想喝。那個姐姐買那麼多幹什麼呀,肯定喝不完的,要不我們找她賣我們一瓶?”
沉默半晌,陸延白幾不可聞地歎了一聲,道:“喝完養樂多,你回去要好好寫卷子。”
“知道!”
找前臺要了吸管,徐葉羽帶著戰利品在店外找了個陰涼位置坐下來,打開電腦,空空如也的文檔浮亮。她雙手合十放在面前,開始禱告自己聽完十個養樂多開瓶聲,能夠獲得靈感。
陸延白甫一出來,就看到她擺著手勢,莊重肅穆地端坐在椅子上,仿佛要舉行一場祭天大典。他沒有上前打擾,就靜靜地等她禱告完畢。終於等到禱告完畢,他才走出去兩步,便看到她拆開養樂多在面前排成一排,然後,十根管子迅速而有節奏地嗒嗒嗒地逐一開瓶。
無一倖免,全數陣亡。
徐葉羽哪知道有人想要她的養樂多,只是看著面前一排插好管子的飲料,一股奇妙之感油然而生。
她拍了張照片發給向微:像不像管弦樂器?
向微:你又在幹啥啊?
徐葉羽:我活得好悲傷,我在雨中吹肖邦。
向微:???
聽完了十聲開瓶樂,徐葉羽只覺有一股氣流自體內湧起,直直沖向腦神經中樞,那股氣流衝擊得她不自覺地抬起手來,想要做些什麼。她慷慨激昂地在文檔裡敲下文名——《暫時不知道叫什麼,但是先這樣吧》,瀟灑地打完這行字,她驚奇而又並不意外地再次卡文了。
看徐葉羽停住了動作,陸延白感覺自己衣擺又被扯了扯:“哥,你說她會都喝了嗎?”
話音剛落,撐著腦袋的徐葉羽就拿起一杯養樂多,吸管銜在了嘴裡。
“算了,她看起來真的很愛喝那個。”
“真的很愛喝”的徐葉羽耗時兩個小時喝完了十瓶,收穫自然也不小,那就是一趟廁所和二十二個字。文檔比來的時候豐滿了許多,宋體五號字安穩陳列——
《暫時不知道叫什麼,但是先這樣吧》
文:是夜習習

將近五個小時,胡扯了個標題,落了個筆名,寫的二十二個字都是廢話……不知道編輯看了會不會打死她。徐葉羽認命了,又把空瓶養樂多拍照發給向微:肖邦吹完,葉羽下凡。
將養樂多瓶扔進垃圾桶,徐葉羽就帶著筆記本起身離開了,壓根不知道順便等人的陸延白和妹妹觀看了全部過程。
“那個姐姐有點奇怪,她在幹什麼?”
陸延白的聲音沉了沉:“可能是行為藝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